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15.五行

    readx;    半晴的亲自指导,而且学习的内容也不是和之前一样的,单纯的身体锻炼,而是南宫真正向往的,超越了一般常识范畴的东西。

    西方把它们叫做魔法,而东方则是以术来称呼。但是不管是哪一种,在接触了它们之后,也就意味着使用者彻底的和“普通人”这个称呼脱离了干系。

    如果半晴的话说给其他普通人听的话,多半会被当成精神病送往医院吧。但是有些客观存在的“事实”却不是作假就能完成的,至少在半晴一个响指之后,海面顿时产生了电视剧中的小爆炸这样的景象后,南宫就再也没有任何疑问了。

    “南宫你肯定和家里的那些老顽固们不同,所以有些废话我就不多说了。”

    站在落潮后的沙滩上的半晴一边卷着头发,一边开始仔细的观察起南宫来。

    按照半晴的意思,身体上的修炼在短时间内根本不会有太显著的效果,而南宫在这里短暂的停留后,回去要面对的则是抓捕三只器灵的艰难任务。如果没有什么主动进攻的措施的话,就算身体练成了钢铁侠也无济于事。所以哪怕只是三脚猫的程度,有能力傍身总比没有好。

    而这真正的“单独授业”则是被安排在了白天锻炼之后的傍晚,地点则是之前半晴带着南宫散步所去的,落潮后才有的海滩。说没有什么特别的期待肯定是骗人的,不过南宫的好奇心还是很快就被半晴所展示给他的“崭新的世界”所吸引。

    “接下来你临时抱佛脚的东西,放在西方应该会被叫做‘魔法’,我想你肯定不陌生。不过近年来那些金毛们开始追求生产出来的器灵武器,所以魔法的流派已经有些没落。我们这边称呼是‘五行’,什么仙术道术其实都差不多,全部基由元素而生。与金毛们不同,得到老一辈授业的弟子并不多,所以也谈不上什么没落与否。”

    此时的半晴已经完全化身成了一位老师,而随着夕阳的逐渐落山,半晴的脸也因为夜幕的降临而变得柔和了许多。

    虽然只是南宫的猜测,但是从昨晚之后,半晴好像就变得更加的开朗了。不光是去看了她新出生的弟弟,而且还亲手抱着他四处乱转。明明在那之前,半晴对她即将出生的弟弟表现出的可是很明显的抵触。

    而且这“单独授业”也是,明明之前也没有被列在计划之中。

    “就算是妖怪也逃不开五行的束缚,虽然有很多旁支,但是严格的来说我的家族是属水的。”半晴指了指南宫,“但是放在你身上就不一定了,不按照五行相性去修炼,就算是天才也做多成个凡人。无形你应该知道吧,你回想一下平时对哪一类更有亲切感。顺带一提别把‘金’当成了钱,谁都喜欢钱。”

    “亲切感……”

    南宫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随即摊了摊手,“我说不上来。”

    “那就只好用找虐一点的方法了。”

    半晴狡黠的笑了起来,不禁让南宫有些发毛。一瞬间的功夫,半晴的手掌之上就出现了五个漂浮着的,散发着不同颜色的光球。

    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南宫再笨也知道它们到底是什么了。

    “五行元素,因为你也不清楚所以只好抽奖了。”

    半晴说道,“如果其中一样和你本身不符的话摸上去会很烫手的,不过别担心,最多也就是被开水浇了一下的程度。”

    那手绝对会肿起来的吧!

    然而,关乎到以后的大事南宫可不想就这么骗过去,否则最终倒霉的还是自己。在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平时到底对哪一样元素有亲切感之后,死心了的南宫只得把一切交给了运气。

    五个大小不一的光球,其中代表了水的蓝色显得更大一些,这多半也是因为半晴自身的属性所致。而同样的,因为水被土所克制的关系,其中的棕色泥球一样的玩意显得要小了许多。

    小的话说明它肯定没有别的几样光球要强,在连“抽奖”都毫无主意之前,果然还是先选一个摸上去稍稍不疼的好了。

    一咬牙一跺脚,南宫闭着眼睛就把手按了上去。不过预期而来的灼痛感却迟迟没有发生,明明应该摸上去了,可是却一点点感觉都没有。

    “怎么了,被烫的抽不回手了么?”

    “不是……一点感觉也没有。”

    南宫睁开了眼睛,一脸呆滞的打量着攥紧了光球的手。代表了土的棕色光球,可是摸上去连实感都没有,“就感觉是在摸空气。”

    “不觉得痒?”

    “一点没有。”

    “唔,看来你运气不错,五分之一的概率被你蒙对了。理论上说你应该是土行,不过算是幸运又算是倒霉的是,你的适性似乎没那么强。”半晴沉吟了一会,“说起来,在修行者之中也有极低的概率出现多元素适应的,你要试一试么?”

    “不不,这就不用了。”

    南宫急忙摆手,按照泼墨的说法他只是一个资质普通的人而并非什么天才。所以南宫才不想白白的被开水“浇”一次手。

    “适性不强的话学起来就要更加努力了,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在面对与你相克的属性的妖怪的时候,你不会那么的吃亏。现在想想也没错,妖刀西荇五行乃金,五行属土的你的确会让她有亲近感。”

    半晴叹了口气,“不过这下你又在给我添工作了,因为这一行我能教你的真的不多。”

    “既然这样的话,就去藏书阁翻翻吧。”

    草丛间突然传来了中年大叔的声音,很快半晴的父亲就踱着步来到了南宫身旁。从半云了然于心的脸色来看,多半他很早就已经在看了。

    或许是因为西荇的关系,这位在半晴口中有些顽固和严厉的中年人并没有让南宫觉得十分的严厉。

    “虽然临时抱佛脚不是太好,但是在实践中弥补也不错。”半云说道,“晴儿,回去为他挑些古籍。既然他已经有西荇傍身的话,就专门捡以辅助为主的类别吧。与此同时再需要注意的就是身体的强度和反应就可以了。”

    “是,今晚我就去选。”

    半晴低头答应了一声,不过就在她准备带头离开的时候,却被半云喊住了。

    “晴儿,我有一件事想问下。”半云的声音低沉了下来,空气里也弥漫着一股让南宫感到不适的“味道”。

    那是在二流电视剧里才有的勾心斗角的味道,但是南宫更愿意相信这种感觉和气氛是不可能在一对父女之中出现的。

    “昨天你弟弟出生的时候,你来的有些晚。”

    “当时我在南宫房间前。”

    仿佛是为了得到南宫的证明一般,半晴的目光直视着南宫,一瞬间竟让南宫觉得有些害怕。

    事实的真假肯定是毋庸置疑的,因为当时半晴的确在房门前等候,多半为了自己被吵醒之后给予歉意。但是……

    这个事实的完整性,就不只是半晴所说的那些了。因为半晴回到家中去看望新出生的弟弟的时间,是在来到沙滩边之后的。

    “嗯,没错,当时我被吵醒了。”南宫只得点头,因为在这里如果有什么异议的话,总感觉会十分的不妙。

    “原来如此,那晴儿,昨晚你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么?”

    “没有,一切都很正常。”

    半晴平静的回答着,那是让南宫觉得平静的有些过头的表情。

    “在和南宫解释过之后,我就去看母亲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