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14.天降之物

    readx;    如果是放在没有成为监察官之前,被漂亮可爱、热情大方的女孩子邀请的话,南宫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并且趁着这个机会早日脱团,但是对于半晴的邀请,现在的南宫已经没有一点点心中小鹿乱撞的感觉了。

    就算是心中有东西在撞,那肯定也是老虎而不是小鹿。因为邀请南宫的半晴在可爱的女孩子之上还有另外一重身份。

    顶头上司,而且这位上司现在的心情明显十分的差。明明用命令的方式要求南宫相陪,但是却没有给南宫一点点搭话的勇气。身为总长的她自然也不用担心什么安全问题,只是默默的走在前面,带着南宫穿过周围那一片片夜幕下显得有些诡异的景色。

    即便知道半晴是因为她即将成为姐姐这件事而心情变差,但是南宫还是没有去询问缘由的勇气。当然,南宫也不是笨蛋,明明在一件高兴的事情上却显得如此阴郁,其中的缘由半晴也多半不会随便说出去。

    半晴只是拉了个陪着散步的,而不是一个陪聊的。

    “再往前一些就是海边了,我记得这里应该有小路可以穿到沙滩边才对。”

    半晴指了指前方,虽然仍旧是一片黑漆漆的景色,但是南宫已经能够感觉到那只在海边才能碰到的,沾上了水汽的潮湿的海风。寂静的深夜,吹着海风的海边,心情阴郁的少女和跟着她散步的男孩,按照一般深夜档电视剧的套路接下来应该是女孩在被安慰了一同之后扑进男孩的怀中,然后拉上海面作陪衬来接吻。

    南宫并不是没有幻想过这种浪漫中带着惊喜的事情,但是显然这是不可能的。有没有胆子安慰半晴都还不知道,就更不要提什么接吻不接吻了。

    “我的家,不,应该算是老家了吧,就在海里。”在带着南宫穿过杂草丛生的小道之后,半晴在沙滩之前停住了脚步。

    落潮之后才有的沙滩,这也算是只能在夜晚才能享受到的福利。虽然与之相反的,半晴并没有享受这一份景色的心情。

    “我多半就是因为这一片海才有幸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半晴就这么穿着鞋子走向了浅海,海水漫过了她的脚踝。这个时间就算外面的温度不低,可是海水绝对是冰凉的,不过半晴好像专门就为了享受这一切一般停在了那里。

    “家母体弱,有一次在这里嬉戏的时候差一点就溺水了。当时是家父现身救下了她,之后也就慢慢熟络了起来。”

    南宫不得不承认现在眼前的半晴很美,那是一种与以往的“监察总长”不同的,静谧的美,可是在这同时南宫心中却莫名其妙的慌乱了起来。这种感觉不能说是动心,因为它完全是别的慌乱感。

    “家母是书香门第的千金小姐,现在跟在我身边的笔仙泼墨原先就是她的随身器灵,只不过在我出生之时赠与了我。而家父身为一海之主,自然家境也不会差到哪里。为了方便家母的居住,很快他就买下了现在的那一片土地。”

    “那个……总长……”

    “南宫监察官!”

    就在南宫试图用旁敲侧击的方式来稍稍安慰一下半晴的时候,原先还在海水中感慨着的美少女又变回了平日里的监察总长,“你觉得我是靠什么成为这东面版图的监察总长的?钱、权力、力量?不用在意我的想法,你觉得是什么就说出来吧。”

    那些大领导经常也这么说,但是这根本就不是有别的选项的问题吧!

    “应该是实力吧。”

    南宫想了想,不可否认半晴的家族的确富甲一方,但是半晴本身看上去并不是靠钱权交易坐上总长位置的人。

    “呼,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是这种标准答案。”

    不知道为何,半晴在听到南宫的回答之后反而显得有些失望,“那第二个问题,我想这也是你一直想说又不敢说的。为什么我马上就要当姐姐了,心情却还这么差?”

    “因……因为……”

    权力吗?但是一个刚出生的毛头小子,怎么可能会把半晴的总长位置给抢走。而且如果半晴是靠自己的实力得到的相应的地位的话,也根本不需要害怕别人的抢夺。

    那就是因为爱吗?虽然是一种看上去十分理想化的答案。但是……从半晴的父亲对她的态度来看,早就已经建立了一种基于父爱之上的信任。半晴如此成熟,还不至于因为多了个弟弟分走了她父母的时间就因此感到不悦。

    那么,果然也就剩下了最后一个,也是最俗套的答案。

    “因为钱?”南宫说出的话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难为情,“多出了个弟弟,所以家产就被分了一半什么的……”

    “噗……你是把我想的有多么的不堪?”

    答案很明显的错了,不过南宫却惊喜的发现,似乎半晴的表情在这之后开朗了许多。

    “好吧好吧,我就是这样一个物质的女人。那么现在这个物质女要回去看她刚出生的弟弟了。你要跟过来吗?”

    不跟着半晴回去的话,会被夜里巡逻的警察当作深夜在海边独自一人玩水的变态的吧。可是就在南宫转身打算带头离开的时候,一道宛如流星一般的不明物体夹杂着刺目的闪光出现在了南宫的视野之中。甚至没有给南宫多少反应的时间,就已经擦着他的脸颊飞了过去,继而落在了海中。

    幻觉?

    可是刚才那么明显的刺痛感却无法说谎,南宫打赌如果不是他运气好的话,恐怕会被那自带闪光特效的不明飞行物打爆脑袋。

    “总长,刚才你是不是也看到了……”

    “除非是你眼睛近视了,不然谁都会看见的。”

    刚刚还准备返回家中的半晴也突然改变了目的,朝着不明飞行物坠落的海面趟水而行,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南宫还是在海水中发现了一道与月光倒影完全不同的闪光,恐怕那就是刚刚飞过来的东西的所在之处。

    如果说是流星的话那也太小了,但是到底怎样的东西才会在这种时候从远处飞过来呢?别是什么仇人盯上了半晴吧。

    “总长,要不要我帮……”

    “别过来!”

    半晴的语气里带上了让南宫发毛的阴森感,夹杂着慌乱的声音在让南宫不免担心的同时也让他硬生生的停在了原地。半晴可是监察总长,就算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一个新手监察官过去帮忙其实也只是拖后腿吧。

    海水已经漫过了腰间,但是在找到异物所在之后,半晴还是不顾一切的弯腰把头贪进了海水里去捡拾。很快,一个通体闪耀着白光的石头状物体已经紧紧的被半晴抓在了手中,继而消失在了南宫的视线里,想必是被半晴用什么法术给收了起来。

    此时的半晴浑身都是湿漉漉的,海水不停的从她的长发处滑落,在海面上洒下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可是这只“美人鱼”却让南宫没有一点点敢多看一眼的心思,因为刚刚还有说有笑的半晴,再一次变得让南宫有些害怕起来。

    不,这比之前的感觉还要强烈。一步步走近的半晴甚至让南宫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是在面对怀有恶意的妖怪的时候才会产生的危机感,妖怪的目光里带着犹豫、警觉、杀意、思考……就和现在半晴看向自己的目光一模一样。

    刚刚还好好的半晴,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那个石头一样的玩意?

    “南宫监察官。”就在南宫浑身寒毛都竖起来的时候,半晴已经来到了南宫的面前,而刚刚那让南宫感到不寒而栗的气氛也像是开玩笑一般消失的一干二净。

    眼前的半晴仍然是那个监察总长半晴,好像没有任何的不对劲。

    因为太困而出现的幻觉么?还是接受了魔鬼训练之后对于半晴产生了本能的恐惧感?不管怎样,一瞬间把半晴想成了不怀好意的妖怪,真是太对不起她了。

    “刚刚的事情我希望你保密,对任何人保密。”

    半晴一边拧着她的衣服,一边说道,“毕竟这是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异物,我需要事先秘密的调查。这是……命令。”

    “我不会说出去的。”南宫点了点头,对于这种事情,很明显还是听长官的命令比较好。口风不紧反而会被不怀好意的家伙盯上。

    “呼,谢谢你能配合。另外……”

    半晴上下打量了南宫一番,“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在平时接受普通的锻炼之后,你有兴趣和我学一些只有我的家族族人才会的术法么?”

    (泼墨图已经完成,书评区置顶。)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