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13.不尽职的姐姐

    readx;    在享受完了一顿蘑菇盛宴之后,无事可做的南宫只得早早的回去休息,为了应对明天就将来临的新一轮折磨。

    师姐柚梨的真实身份也在南宫的询问下被半晴遮遮掩掩的说了出来。管理南部的监察总长的女儿,换句话可以说成是一个官二代加上富二代。惹人怜爱的相貌,大方善良的性格,如果不是因为这缠在她身边的霉运的话,估计追柚梨的异性能环绕地球一圈。当然,这也只是如果而已,因为现在的柚梨正因为缠在身边的霉运而苦恼着,而且短时间也不像是能解决的样子。

    不过,正是因为柚梨对于想要成为监察官的坚持,这也就更让南宫没有任何理由去混日子了。贝多芬即便耳聋仍旧在最后“扼住了命运的咽喉”。而看柚梨的架势,她即便是被厄运折磨的精疲力竭也不会放弃心中的梦想。一个明明可以靠家世,靠长相活出十分滋润的一辈子的女孩子尚且如此,那就更不要提一个除去四肢健全之外一无是处的大男人了。

    这只是第一个原因,南宫把它归类为了理想和抱负。而第二个十分现实的原因则是笔仙泼墨为他真正兜头泼下的一盆“墨”:天生有大劫,不努力就会丢小命。

    南宫自认为他的祖宗三代之内都没有做过任何反天理反上帝的事情。爷爷是十分普通的军人,奶奶当时则是一位护士。父母虽然经常出差,一年都没有几天在家的时间,但是感觉也不像是在做什么“罪恶的交易”。俗话说“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从小到大根本就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的南宫可不会担心抬头看的时候老天一道雷劈下来。

    那么这道劫是从哪来的就显得匪夷所思了。从泼墨那一个劲的嘲讽来看,并不像是哄骗。天生大劫,小劫一个未应,这类烦乱的事情好像自从成为监察官之后就开始出现了。到底是因为身为普通人的时候不知道,还是普通人不用担心呢?

    就在南宫在床上翻来覆去,一个劲的打滚的时候,窗外的一声惊呼硬生生的把刚刚有了点睡意的他给吵醒了。入宅盗窃?但是想想也知道没有哪个毛贼会傻到来这种地方偷东西吧。

    很快,还没来得及捂被子的南宫就发现,今晚好像出了什么大事。不光是外面的灯啪啪啪的亮了一片,就连过道上也很快出现了一堆跑来跑去,看起来急急忙忙的侍女,热闹的程度堪比城市里的夜市。

    “夫人要生了!!快点!”在打开窗户之后,南宫才大概理解的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几个资历老的侍女正在不停的指挥着跑来跑去的手下,而她们的手中端着的几乎都是些用来生产的热水和毛巾。

    “赶紧把阿妈喊起来接生!误了时辰我们不掉脑袋也要褪层鳞!”

    啊,想起来了。之前半晴说过她的母亲已经怀孕了好几个月,多半最近就要临盆。而这些时间里没有见到半晴的母亲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毕竟就算是在城市里,一个怀胎数月的孕妇也不会挺着大肚子整天在外面乱逛。不过这临盆的时间还真是巧啊,孩子出生的话,是不是自己也要送点什么礼物来表示一下?可是这荒山野林的,能采到一束野花就算不错了,到哪找什么礼物……

    “啊,果然你被吵醒了。”

    就在南宫打开房门,打算出去看看情况,凑热闹顺带沾点喜气的同时,也撞见了靠在门旁的半晴。

    “家母晚上有要产子的迹象,外面这些侍女都在忙活。”半晴显然是专门为南宫解释而候在了门旁边,不过此时她的身上,散发着比之前还要强烈数倍的阴郁气息。

    因为夜幕的掩饰,南宫并没有看清半晴的脸。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能感觉到此时半晴的反常。没错,阴郁,幽怨,怒火,各色各样的负面情绪就好像半晴没有压制住一样,完全暴露在了她的周围。

    多半,半晴现在的脸色也不怎么好吧。明明即将当姐姐了,为什么要在这种属于全家的喜事上,表露出如此负面的情绪呢?

    “如果打扰到你的话十分抱歉,明天还有训练,早点休息吧。”

    “那个,请等等。”

    南宫在犹豫了一会之后,拉住了逆着侍女而行的半晴。显然,她在之后也不打算去看一看她的母亲。

    “能带我去看一看吗?”

    “你是说想去看一个妇人生产?”半晴回过头,笑的有些勉强,“而且这个妇人还是我母亲?你的兴趣真是另类。”

    “不是这意思,我就站在外面瞧瞧而已。”

    南宫急忙摆手,“凑凑热闹,嗯,说不定能沾点喜气什么的。”

    “喜气……吗?”

    半晴的声音就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憋出来的一样低沉,不过旋即还是笑着为南宫带起了路。

    “用这个做借口是翘不掉明天的训练的。”

    “才没那种打算。”南宫一边辩驳,一边跟上了半晴的脚步,“只是想第一时间知道一下出生的到底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半晴的脚步顿了顿,继而无奈的解释道:“你真当这是医院,在出生之前不会告诉你孩子的性别?家父和我早就知道了,是男孩子。对于我们整个家族来说也算是一件喜事,毕竟一位小龙王要诞生了。”

    “这样啊。”

    南宫并没有在意半晴那生硬的如同公式一般的客套话,最大的好奇点知道之后顿时就没有了多少在去凑热闹的兴致。

    现在屋内外的情况基本上也不会和电视剧中演的有什么差别,痛苦着的女主人,在屋外急的乱转的男主人,一堆端着热水毛巾的侍女,以及大喊“用力、深呼吸”之流的接生婆。

    现在跑过去的话,最多也只能做到添麻烦的程度吧。毕竟这是半晴的家事,而不是医院的妇产科。

    “咳咳,那个还是不去添麻烦好了。”

    南宫冲着背对着她的半晴说道,“既然知道是男孩子的话好像也没有什么在去凑热闹的必要了。而且我能不能站在那都是问题。”

    “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半晴转过身,虽然她脸上带着的笑容让南宫感觉和平时的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现在过去要是惹毛了家父,他可是会化身修罗的。毕竟他的儿子即将出生了嘛。”

    “哈……也是啊。”南宫挠了挠头,“那我就回去好了,明天还要早起。”

    “等等……”

    就在南宫准备开溜的时候,原本应该是去现场见证弟弟出生的半晴喊住了他,“南宫监察官,我用总长的身份命令你……陪我出去转转。”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