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9.阳气最盛的地方

    虽然被看上去十分年轻,但是具有成熟男性韵味的大叔给仔仔细细的检查了身体,但是郁闷之下的南宫已经没有什么心思去在意这些羞耻的事情了。

    在得知南宫的器灵居然是西荇之后,这位原本还不苟言笑的大叔顿时看南宫的眼神都变得有些暧昧。而且还在检查南宫身体的,也就是半晴不可能在场的时候,为南宫解开了他一直以来的困惑。

    哪怕这个困惑南宫真的很希望一辈子就这么放着。

    “听闻西荇已经不再为害。”半云一边在南宫的后背揉搓着,一边问道,“但是你也应该清楚西荇食物特殊,她这段时间是怎么熬过来的?”

    “不到必要时刻不现身,基本都是我带着刀。”南宫一边感叹着西荇的“知名度”,一边老老实实回答道,“器狩随身还剩了些宝贝,正好可以用来给西荇用,所以目前还没有问题。只是,原来叔叔您也认识西荇?”

    “怎能不认识,当年妖怪的世界还没有这般的秩序,都只是为营的时候,我就奉命去讨伐过当时为害甚多,处于全盛时期的西荇。虽然最后勉强赶跑了她,但是我一身鳞片都被她砍碎了大半。”

    半云脸上浮起了感慨之色,好像并不是在谈论一个曾经的敌人,而是在诉说着友人的过往,“现在的西荇与曾经相比已经善良了许多,而且还认主了,也算是迷途知返了吧。只是西荇常年状态低迷估计也要有你一分错,小子你清楚西荇的‘食物’么?”

    “精气……”

    “太大太宽,这精气也分好几种,效果各有不同。”在把南宫衣服给拉回去之后,半云突然笑了起来,“一个就是曾经西荇所为的多人意识,这是下下之选。第二个就是你现在给她提供的宝器,这算是中等。对西荇来说,最好的食材要么就是杀人嗜血,要么就是阴阳之气。”

    杀人嗜血……西荇曾经也说过她实在是不想做那样的事情。但是剩下的那个阴阳之气……

    “哈哈哈,你小子倒是单纯的紧。我点你一句。”半云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南宫的肩膀,“你一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哪里阳气最盛,那里对西荇来说就如满汉全席。明白了吗?”

    阳气最盛……啊……

    南宫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也瞬间明白了之前百慕所说的“西荇太矜持了”的意思。

    能够和西荇呆一起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出事,实在是个奇迹。

    “好了,该说的都说了,你自行考虑。”半云挥了挥手,“你筋骨尚佳就是缺乏锻炼,先去练几天身体再来要修身之法吧。”

    ……

    回去之后到底该怎么面对西荇,这是南宫在检查完甚至之后的唯一想法。

    “脸色看上去不太好嘛。”

    仍旧留在大厅的半晴正在用勺子搅拌着咖啡,敢在这种画风的家中喝咖啡的估计也就只有她一人了。

    “惹家父生气了?”

    “没有,只是接下来要锻炼身体。”南宫想了想,还是把方才的那番话给隐瞒了下来,不然总感觉半晴要拿这件事去涮他。

    “我也觉得你那瘦胳膊瘦腿是需要练一练。随我来吧,我带你去修炼之地。”半晴说着站起身,一边招呼着下人把咖啡收拾干净,一边带着南宫快步离开了这里。

    一路上,虽然南宫刻意没有去在意那些往来匆匆的侍女,但是她们那明显慌乱的动作还是引起了南宫的注意。按照道理来说,这些常年在这里做工的下人,应该不会有这么慌张的时候。

    而且她们无论是谁,手里都必然带着东西。有的是托着精致的瓷碗,里面装着的是香气四溢的汤水;有的则是拿着毛巾和热水跑来跑去;更有的侍女甚至着急的连她自身的问题都忘记了,正拖着一条堪比扫帚的尾巴匆匆的从南宫的面前跑开了。

    “好大的阵仗……”

    “家母已有身孕了,而且算算时间,估计最近也要临盆了吧。”

    半晴轻描淡写的给了南宫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虽然从她的脸上南宫没有看出一点点对于即将成为姐姐的喜悦,反而是在提及这件事的时候,原本热情的她整个人都变得有些阴暗。

    是担心即将出生的弟弟妹妹抢她一般财产?但是半晴也不像是会去在意身外之物的人吧。

    这还是南宫第一次在这位开朗热情的监察总长身上看出了一些真正算得上“阴暗”的情绪,不过这股负面情绪很快就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既然家父让你先练骨,那你也要做好吃苦的准备。”

    半晴的话明显是在岔开话题,但是现在南宫也没有什么胆子再去追问,“芭蕾特那一边就算是躲起来避风头,也不可能躲太长的时间,更何况除了你我之外,不是还有直属的监察官去抓她们了吗?再加上我也不是天天闲着没事的,所以这几天的时间里,你能学多少就学多少,剩下的你就只有在真正的战斗里体会了。”

    “嗯,谢谢。”

    南宫一边应着,一边随着半晴一起停下了脚步。原以为会被带到密室之类的地方进行魔鬼特训,可是最终的目的地在南宫看来更像是一个花园,只不过代替那些花的却是一些木桩而已。

    “修炼不分场所,这里只是其中一处,别会错意了。”

    半晴解释道,“到这里是带你认识一下你接下来几天需要喊‘师姐’的人,她姑且也算得上是你的前辈了吧。”

    “师姐?”

    南宫环顾着四周,最终在清澈的池塘边找到了他接下来的“师姐”。从背影看,这位长发飘飘的师姐最多也打不了南宫几岁,此时正安安静静的坐在池水边,用专业术语来说应该是叫“静坐”。

    不过很快南宫就有些忍不住了,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差点让南宫没有笑出来。电视剧里高人的打坐都是什么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一坐就忘记了周围的一切。但是这位师姐的静坐看上去就有些多灾多难了。

    天上飞过的飞鸟的一泡鸟粪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师姐的脑袋上,虽然师姐在颤抖了一下之后还是勉强忍住了,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则是让南宫看了都觉得有点疼。

    落到她头顶的啄木鸟多半是把她当作了木头,在东张西望了几下之后毫不客气的用她的尖嘴开始啄起师姐的头。路边不知道从哪窜出来的野猫似乎发现了这只“飞行玩具”,一个飞扑扑到了世界的脸上。

    总感觉,只是第一眼见到,就有些同情这位倒霉的师姐了。

    在静静的欣赏完这一出闹剧之后,半晴看上去心情似乎好了些。不过这也不能否认师姐实在是太倒霉的事实。

    “她就是你的师姐。”半晴拍了拍南宫的肩膀,“先过去打个招呼吧。”

    (半晴人设已经完毕,书评区置顶查看。)

    <a>手机用户请到阅读。</a>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