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8.带回了一个男人

    等到迷迷糊糊的南宫被半晴唤醒之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低头道歉。一不小心就靠在半晴的肩膀上睡着了,这好好解释一下倒是没什么问题,关键是回过头的泼墨那充满了杀意的眼神,光是看看就已经让南宫冷汗直冒。

    “已经到了。”

    半晴指了指身侧那一眼望不到边的建筑群,“寒舍简陋,饮食清淡,希望你能忍耐一下。”

    饮食清淡这个还不清楚,但是……如果半晴的家也算是“寒舍”,十分的“简陋”的话,那么南宫只能说他一直住着的地方算是“破旧的厕所”了。

    就在南宫不知不觉睡着的时候,似乎泼墨已经驱车来到了一个完全属于世外桃源的地方。而从半晴那不以为意的神色上来看,这位总长大人的家世,恐怕已经不能用有钱、非常有钱来形容了。

    南宫更愿意相信半晴家中的产业已经完全承包了这一片“桃园之地”,目之所及的地方恐怕都属于半晴家的一部分。依山傍水的位置,虽然偏僻然而并不落后;简约中透着古香的建筑,比不上高楼大厦却显得小巧别致。

    追求快节奏的现代人也许会喜欢挤在市中心的小屋里蜗居,而反感在这交通不便的地方居住。但是这里对于那些尚存在于世间的修炼者们来说,恐怕已经算是天堂了吧?

    “再往前一些就是海岸了,家族世居于此。只不过家父在居住的观念上有些迂腐的过头,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搬去交通发达的地方。”

    半晴虽然这样说着,可是话里却没有一点讨厌这里的意思,“在正式训练之前你需要和我一起去见家父一面,他会给你详细的评价以及赠与你合适的修炼之法。家父观念有些保守,注意不要胡言乱语惹他生气,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半晴的父亲……记得不错的话应该是只龙吧。虽然半晴毫不介意的把龙也归类到了“妖”里,但是在南宫,也是大众的观念中,龙显然不可能是妖。无论是寓意还是多半它们会有的气度,都是“妖怪”们远远难以企及的。

    虽然只是去接受一下检查,但是还是南宫还是莫名的感觉到了压力,尤其是在泼墨递给了南宫一个同情的神色之后就更是如此。

    “泼墨你去采购一些南宫可能要用到的药材,记得全面一些。”

    在吩咐泼墨离开之后,半晴拍了拍还在发愣的南宫,“会有时间让你欣赏的,别让家父久等。随我来。”

    “啊啊,好的。”

    生怕走丢了的南宫急忙跟上了半晴,一边感叹一边看着那贴满了金龙,顿显大气的朱门缓缓打开。

    “小姐。”

    两侧的身着古装的多半就是这里的侍女,不过南宫很快也发现了她们之中一部分的特殊。虽然与普通人无异,但是那一股和妖怪差不多的味道还是让南宫意识到了她们的身份。而另外一部分则是普普通通的人类。

    “看来你也察觉了,她们之中一部分是人类,是家母家族里培养出来的女侍。另一部分则是家父的族人,自然也就是真正的龙。之前一直都随家父居住在东海中,如果不是因为照顾家母,估计家父这个老顽固连这里都不会买下。”

    半晴显得有些郁闷,不过南宫则是越来越拘谨。这些龙散发出来的感觉和妖怪是差不多的,恐怕半晴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把龙归为了“妖”。

    器灵,妖,神灵,三者里似乎也只有妖才更适合龙的定位。而且按照一贯的说法,龙在没有成为龙之前是被称作蛟的,而蛟放在妖之中则是没什么不妥。

    可是就算是这样,这里的气场也实在是太足了一点。光是跟在半晴的身后,南宫就已经尝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各种各样视线的洗礼。

    这些表面上看上去正老老实实低着头的女侍们,恐怕心底里正在想着什么“小姐居然带男人回家了,这还是第一次啊”这样的奇怪念头。否则的话她们的气场中也不会带着毫不掩饰的八卦,但愿别真的是这样就好了。

    在饱受了八卦之魂的摧残之后,南宫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欣赏周围那难得一见的美景,就已经在恍恍惚惚中跟着半晴来到了“决战之地”。

    “家父就在屋内。”

    在开门之前,半晴再一次提醒道,“还记得我之前说的话吧,家父观念有些陈旧,切记不要胡言乱语。”

    老龙王就在里面……南宫甚至还没来得及思考他到底是一位怎样极具威严的男人,就已经开始吞口水了。这种感觉比之前发生战斗的时候还要紧张,甚至连汗都能紧张的憋回去。

    半晴可没有什么时间去观察南宫这一系列的小动作,在推开了门之后便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与此同时,南宫也终于看到了半晴,这位监察总长的父亲到底是怎样一副状态。

    虽然只是来接受检查,但是这一股见家长的感觉总是挥之不去。

    印入南宫眼帘的是一位背对着他的中年男人,身披黑袍,体格伟岸挺拔。此时的他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挂在墙上的衣服水墨画,画中的墨色蛟龙正在海面上翻弄波涛,哪怕是南宫这个外行人都觉得是出自名家的大手笔。

    蛟龙出海,这倒是和半晴的父亲十分的相似啊。这里地靠海边,仔细想想的话不也可以理解为半晴的父亲带着族人一起跃出海面么?

    “晴儿,人带来了?”

    半晴的父亲回过头,那是一张比南宫想象的还要年轻十岁的帅气大叔脸,处处透露着属于男性的成熟以及属于强者的自信。

    “吾名半云,不知年轻人你如何称呼?”

    “南宫。”

    南宫竭尽全力的支撑最终还是没有让他在第一句话就打结巴,不过这也几乎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虽然很想表现的好一些,但是莫名的压力总是从四面八方侵蚀着他的精神。

    “他就是这次我打算让您指导的监察官。”

    见南宫有些撑不住,半晴走上前解围,“他也是千面的门生。”

    “唔,那只狐狸收的徒儿啊。”半云打量了南宫一会,“非材非庸,资质中上,不过这也极好。免去了天才走火入魔之险,也不必受庸才一事无成之惑。不过这类人也不少,说起来你还是第一个被带到这来的男人。”

    果然是第一个吗!?

    不过顶着压力的南宫显然已经没有了多余的力气去考虑了。反倒是半晴很快就给出了解释。

    “父亲这种惹人误解的话你可以少说几句。”

    半晴在冲了一句之后补充道,“我并不是没有原因的。父亲,南宫天生能看见妖怪,而且……泼墨说她天生也有一大劫。”

    “天生能见妖?这我倒是头一回听说。”

    不知道为什么,半云就突然来了兴致。按着呆若木鸡的南宫的肩膀就开始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淡淡的书香味飘进了南宫的鼻腔里,显然这是面前这位大叔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

    “笔仙说的不假,你天生有一劫。”半响,半云才皱着眉头松开了手,“不过我弄不懂的是,你的从出生以来应该遇到的小劫居然一个都没有应,显然这也是人为。这目的就太奇怪了些,猜不透猜不透。不过晴儿带你来修炼也是最好的办法,否则你撑不过那次大劫的。当然,你如果修炼未成,也是免不了一难。”

    “我会尽全力的。”南宫回答的毫不犹豫,毕竟是关乎性命的事情,谁都不可能犹豫。

    “好,修炼之人自然要有把武器傍身,你选一类器灵吧。”半云说道,“无论是刀枪棍棒,还是枪械之流,既然你来了我也不会吝啬,只是与器灵磨合之事还得靠你自己。”

    “这个……”

    “父亲,他已经有器灵了,只不过不方便带来。”

    顿了顿,半晴似笑非笑的说道,“我想您应该认识。妖刀西荇,已经认他为主了。”

    “……哈哈哈,你小子倒是艳福不浅。”之前还一板一眼的半云突然就大笑了起来,弄的南宫有些不知所措。

    “既然这样我就不需要,也不敢再给你什么器灵了,你随我来里屋,我看看你适合什么修炼的方法。”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