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7.半妖半晴

    得到了比顶头上司还要高几级的长官的“信赖”和“推荐”,就算是后续的抓捕计划也必须要给半晴的“邀请”靠边。在芭蕾特事先暂时被搁置了之后,同样觉得短时间内是不会再发现芭蕾特踪迹的南宫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半晴的“提议”。

    “魔鬼地狱一般的修行”,不过这个形容似乎还是太委婉了一点。对于什么都不会的南宫来说,这简直就是跑过去当沙袋的。但是在与芭蕾特发生冲突之后南宫也意识到了他自身的不足,如果当时能够再稍稍可靠那么一些,哪怕能够保护好自身,说不定就不是“放跑芭蕾特”这个结局了。

    西荇毕竟只是外部的器灵,而且一把刀的作用,显然是用来战斗而不是当盾牌。

    “所以,我决定接受半晴的训练。”

    半晴似乎对南宫的事情十分的上心,在南宫答应之后的第二天,就赶早出现在了他的家中。而在宣布完这件事之后,南宫也立刻传达了他要暂时离开的信息,“因为是我个人的训练,所以西荇就不用跟去了。灵镜每天都要出门,所以得麻烦你看家和照顾七七。”

    “谨遵君令。”

    无法反驳的西荇只得点了点头,不过似乎她随后就把这股怨气发散到了半晴的身上。

    比起明显因为没有被南宫带着而觉得不爽的西荇,灵镜的表现倒是有些反常。从半晴踏入南宫家中之后,就一直沉默不语,只是一直盯着半晴在看。

    仔细观察一下的话灵镜和半晴似乎在某些意义上还挺类似的,或许是那处事不惊的态度有了共鸣吧,只不过相比之下半晴要显得更加成熟和老练一些。

    “你不是单纯的人。”

    在盯着半晴看了好久好久之后,灵镜突然冒出了这句话,“但是也不像是妖,你到底属于哪一类?”

    不像人不像妖?啊,没错。在第一眼见到半晴的时候就隐约有了这样的感觉了,既然灵镜也这么认为的话应该就没错了。

    “那你觉得我是什么呢?”半晴歪着脑袋,“不像人,又不像是妖?”

    人妖!

    危险的词被南宫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里,估计这话要是脱口而出的话,不死也得掉层皮。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好了。”

    半晴站起身,强势的气魄让南宫不自觉的挺起了背,而原本就躲在暗处偷偷打量着半晴的七七更是吓的藏了起来。

    老鼠怕猫贼怕官,这还真是永恒不变的定理啊。

    “我是东部地区的最高检察长半晴,换句话说,二位的长官千面,只是我众多属下中的一位而已。而我的身份灵镜监察官你判断的十分准确。我不是妖,但是同时也算不上百分百的人类,家父是世居东海的龙。换言之,我的身份应该算是半妖。”

    半妖,估计也就半晴自己这样说说,哪个监察官也不会脑子坏到去说她们的顶头上司是一个“半妖”。而且龙……能算是妖,应该算是妖么?

    所以说比起半妖,半晴或许被称作“小龙女”倒是更合适些。

    “主上,再不行必将堵车。”在半晴自我介绍完之后,她的器灵泼墨也闯了进来,西装革履,戴着墨镜,和之前见到的旗袍知性女简直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汝对吾之着衣有和高见么?”

    “没没有……”南宫急忙摆了摆手,不过同时也放心了下来。

    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就算换了一身衣服本身的恶毒性格还是没有变。

    “为妖亦当与时俱进,拘泥陈腐乃是不知变通者所为。”

    真与时俱进的话,麻烦先把你那一半古文一半现代文的说辞给换一套吧。

    “那么我就出发了。具体回来的时间会和你们联系的。”

    时间已经不早,而南宫对于即将到来的“修炼”多多少少也有着一些期待,在朝着仍旧躲在墙角的七七挥了挥手之后,南宫变背起行礼随着半晴一起离开了。

    总感觉灵镜在离开之前想说什么,不过再折返回去问也没什么意义了吧。

    “主上请坐稳。”

    一头钻进了驾驶室的泼墨完全变成了一位老手司机,豪车的轰鸣声以及突然疾驰而出的速度差点没把南宫的心脏给吓的飞出来,相比之下半晴似乎已经习惯了,甚至还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车窗外的风景。

    自己离家之后,灵镜每天必然还是需要出去巡查,好在这几天芭蕾特应该会躲避风头所以灵镜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西荇已经足够照顾七七了,而七七也在最近学会了网购,虽然总是会买回来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但是基本上都是些玩具所以也不会花太多的钱。家中的事情应该都处理完毕了,接下来就是……修行了吗?

    “在想什么呢?”

    似乎是有些无聊了,半晴拍了拍南宫的肩膀,“说起来那个住在你家的女孩也是监察官吧,你们两个……什么关系?”

    “……同事关系。”

    南宫想了想,有些沮丧的低下了头,似乎他和灵镜现在好像还算不上真正的“朋友”。

    “哎……我以为你不像看上去这么呆的。”半晴笑了起来,“在我提出要带你离开你也同意的时候,那个女孩明显想出言拒绝哦?估计是吃醋了。”

    吃醋?灵镜?不可能不可能……

    “主上,那女孩并非接受了正规培训就职的监察官。”正在开车的泼墨言语里似乎有些不悦,“若吾未看错的话,应为阴阳师一脉。虽是稀奇,然与我正统相比亦是相隔十万八千里。千面真是用人不当,撤职查办亦不为过。”

    “泼墨,不可以貌取人。”

    在出言提醒之后,半晴居然毫不吝啬的给予了灵镜表扬,“先不说千面收徒从未有过差错,而且那女孩心如止水临危不乱,绝对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兼容包并,母亲一直以来的教诲你忘记了?”

    “万分抱歉。”

    再道歉之后,泼墨就一心开车了。不过这样也好,省的这个器灵一激动乱碰了方向盘惹出什么大新闻出来。

    与之前在酒吧碰见,特意“丑化”过了的半晴相比,今天这位监察总长总算是在南宫面前展现出了她原来的面貌。比灵镜更甚的冷静与沉着,不过在此之上,也有着属于妙龄女孩的热情。而这也正是连笑一次都很难得的,灵镜所不具备的地方。

    她就是监察总长么?比起长官,更像是一个邻家女孩啊。

    “啊,差点忘记了。之前我应该也说过了,这一段时间在我家中修行的除了你之外,还有一位你得称呼师姐的女孩,记得不要动手动脚哦?”

    “啊,好……”

    “还有这段时间家父应该在家休息,所以……”

    “……”一成不变的景色以及泼墨老练的车技让南宫困意顿显,至于半晴之后说了些什么,南宫早已没有了那份精力去聆听了。

    “让,让我睡会好了。”

    “哎,现在的少年啊。”半晴一边叹着气,一边把肩膀凑了过去,接住了南宫那歪倒在了一边的脑袋。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