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6.逃跑Max

    芭蕾特推过来的酒杯里正荡漾着让人迷醉的液体,在这种昏暗,迷乱的地方,别说杯子里面装着的是酒了,哪怕就只是普普通通的矿泉水,喝起来都会让人迷醉。

    虽然刚才大脑发热说出了十分“男子气概”的话,但是这也无法改变南宫还是第一次碰真正能算是“酒”的玩意的事实。抛开这些不看,光是酒吧夜店这些地方,对于南宫来说都还是第一次进入。

    半晴似笑非笑的嘴角,芭蕾特那明显是在看热闹的神情,周围聚拢着的人群里或戏谑,或起哄的喧闹,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南宫有些不适应。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办法避免,这也是属于监察官的任务的一环。比起第一次喝酒,明显是第一次赌上生命危险去查妖怪的编号要更加的可怕。既然那都已经克服了,这一次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南宫定了定神,在被周围注视着的巨大压力下拿起了酒杯,酒精的气味扑鼻而来,杯沿还残留着芭蕾特留下的口红印,就算是属于外行的南宫也知道这一口下去要有多么的可怕。

    没事的,没事的,只要一口闷下去就……

    “嘿……打住打住吧,看你都快要哭出来了。”

    就在南宫准备“就义”的时候,芭蕾特突然把南宫手里的杯子夺了回去,“未成年的小弟弟喝喝啤酒就好啦。”

    周围顿时爆发了一阵哄笑,不过南宫却没有在意,倒不如说,根本就没有时间在意。在与半晴做了眼神的交换之后,南宫也确信了刚刚碰巧得到的信息。

    刚刚侧过身夺酒杯的时候,芭蕾特的腰间似乎与桌子有着硬物的碰撞声,当然芭蕾特肯定也不会穿什么金属裙子,也就是说这碰撞声是别的什么东西。而最有可能的,也就应该是枪了吧。

    芭蕾特本身虽然是器灵,但是她的本体应该是体积较大的组装型枪械,要是藏在腰间是根本不可能有空间的,否则会立刻露馅。也就是说现在芭蕾特腰间藏着的玩意……是之前遇到的那两把手枪的器灵么?

    南宫的后背顿时冒出了冷汗,因为半晴自然是不清楚之前南宫遇到过什么,但是南宫这一边可就有些不妙了,因为那两把手枪的器灵,明显是知道他的。自然,如果她们现在已经和芭蕾特提及的话……

    “只是喝杯酒,不至于吓成这样吧。”

    趁着芭蕾特被别的男性搭讪的功夫,半晴拍了拍南宫的肩膀。因为芭蕾特太过于瞩目的关系,似乎半晴也少了很多不必要的烦恼。

    “还是说你真的未成年?”

    “只是从来没碰过而已。”

    南宫摆了摆手,不过他的视线一直没有从芭蕾特的身上挪开。不是因为吸引,而是因为担心。

    但是,就算现在和半晴说离芭蕾特远一点,也是不可能的吧。

    不过,还没等南宫悄悄的和半晴说明事情的真相,芭蕾特那边就再一次发生了骚动,而这也正是南宫多多少少所预料到的。

    “随随便便就朝着别人屁股摸,真是不礼貌啊。”

    伴随着一个男人的惨叫,芭蕾特顺势把她扭着手,正在哀嚎的家伙给丢到了地上。紧接着猛地站起,把周围的搭讪者无一不吓退了几步。

    这多半也是因为她本身是器灵的关系吧,似乎一举一动都带上了一丝魄力。吓吓这些普通人还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今晚的酒真是掺上了不愉快的味道啊。”面对着匆忙爬起身,准备找她麻烦的家伙,芭蕾特所做的只是把台前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不光有着这些没胆子的普通人的腐臭,还混杂了两点监察官的杂质,太扫兴了。”

    被发现了!

    “泼墨!”

    比起刚刚反应过来的南宫,半晴已经在第一时间唤出了她的器灵。身着旗袍的泼墨在出现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拿着和她差不多高的巨大毛笔在地上写画着。

    顷刻间,一个苍劲有力的“梦”字就出现在了地面上,这在外行人南宫看来,似乎已经超越了那些书法家的杰作。而在泼墨把笔尖朝着地面一戳之后,原本还在喧闹着的酒吧就只剩下了音乐的轰鸣声。

    这周围所有的普通人都像是吃了安眠药一样歪倒在了地上,而笔仙也搂着巨型毛笔站到了半晴的身后。

    “主上请留心,这蛮夷之徒只怕不止一只。”

    “真不愧是神秘而久远的东方之国。”

    芭蕾特一边打量着周围晕倒的人,一边拍了拍手,“就连器灵都显得如此特殊。当然两位的演技也不错,如果不是因为认识这位小弟的话,我说不定就中了你们的陷阱了。”

    “南宫,挺不错的嘛,在我之前就和她认识了?”

    半晴带着笑脸,不过很明显她是在生气,“不是新人的话,这已经是要掉工作的处分了哦?”

    “我和她也是第一次见啊。”

    虽然很想报怨半晴为什么不问,但是南宫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到,“她腰间应该还有两把手枪,她们也是器灵。是那两个小家伙看见我的。”

    “真是个不合格的属下啊。”

    半晴叹着气,不过眼睛里却没有一丝懈怠,“不过他这样的好下属至少是不会作出什么坏事的,我说的对吗?两个杀了自己主人的小家伙,还有包庇她们逃跑的芭蕾特?”

    “哈哈,看起来你应该是个职位挺高的家伙嘛。”芭蕾特挠了挠头发,“我们这边也有很多原因。都说神秘的东方人都很懂得包容,您就不能再考虑考虑么,对你我都好。”

    “你要我当着下属的面玩双重标准么?这可有点困难啊,身为总长我怎么也得做好表率。”

    在灿烂的笑容之后,是半晴冷漠的脸,“哼,办不到。”

    半晴的话音刚落,一团黑漆漆的玩意就朝着她飞了过来,就算是南宫也在一瞬间认清了这个拳头大小的硬物到底是什么。而刚刚还藏在芭蕾特腰间的器灵们也都窜了出来,两把黑洞洞的枪对准了半晴的前方。

    这,这简直比电影还要像电影啊!

    “不破之法!”

    代替没有表示的半晴行动的是泼墨,这一次她连字都没有写,就直接把毛笔向着前方一戳。

    “哎?”

    原本南宫所担心的爆炸并没有发生,周围晕倒的普通人被炸的七零八落的血腥场景也没有出现。因为芭蕾特扔过来的似乎并不是南宫认为的手榴弹,而更像是烟雾弹一样的玩意。

    密不透风的黑烟立刻扩散了开来,虽然因为泼墨那“帅气”的一戳所形成的“墙”把半晴和南宫周围的黑烟都给拦了下来,但是遗憾的是在这一片浓烟之中,芭蕾特和那黑白双胞胎似乎已经没有了踪影。

    被耍了!

    芭蕾特这家伙,居然扔烟雾弹来逃跑,而不是在这里开打?

    “万分抱歉主上!吾原以为……”

    “错不在你,我也被骗了。”半晴摇了摇头,如果刚才无视掉这个“烟雾弹”,只是单纯以躲避子弹为前提追上去的话,恐怕现在还是能找到芭蕾特和黑白的踪迹的。

    但是……谁又会料到一个明显打算开打的器灵的第一招其实只是为了逃跑呢?

    “估计她是不想波及无辜之人吧。”

    在环绕了一圈酒吧之后,半晴突然笑了起来,“这倒是和我有些不谋而合。不过只怕这最近她们也要躲藏起来躲避风声了,说起来这正好是个机会。南宫?”

    “在!?”

    “最近估计你也不可能找到她们了,正好我也想趁着这个机会捞一点‘假期’。”

    顿了顿,半晴拍了拍南宫的肩膀,“不考虑考虑立刻去修炼么?现在去可是会附赠你一个师姐的哦?”

    (对枪黑白人设已出,书评区置顶查看。)

    <a>手机用户请到阅读。</a>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