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4.总长的神威

    “我说,你紧张可以,但是手别发抖。”

    虽然脸上那不良少女一般的笑容搭配上暴露的着装,让半晴看上去真的和一个败家的富二代少女一样。但是就算是用仍然存活着的为数不多的脑细胞来思考,南宫也知道半晴这是装出来的。

    天衣无缝的演技,相比之下南宫就像是小学生见到了校长一般,不光是身体僵硬,就连手都一只在因为紧张而发抖。

    “你这是明摆了告诉别人我有问题么?放轻松南宫,我没那么可怕。”

    “我尽量,尽量……”

    南宫一边硬着头皮应付着,一边悄悄的再一次仔细打量起这位属于她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

    细看的话半晴似乎化了很浓的装,原本淡妆应该才能体现出她最美的一面,如此的浓妆艳抹反而让半晴的气质连掉了好几个档次。不过就算是南宫也知道,作为一个女人半晴没有可能不清楚怎样的状态更适合她自己,因此这样潦草的浓妆多半也只是她来到这里之前而特意准备的。

    是为了不吸引无关人士的注意,还是说有什么其他的初衷?但是不管怎样,半晴还是成功的和这充满了酒气、廉价香水的酒吧融为了一体。

    这种连空气吸起来都有些**的地方,半晴的样子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真正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的反而是一脸“新人”样的南宫,或许用……职位的差距来形容就再合适不过了。

    东部地区的监察总长,南宫在千面的教导中也曾经听说过。简单的来说半晴就是千面的顶头上司,掌管着四分之一大陆版图里的检察长,也就是千面那样的家伙。但是让南宫弄不明白的是,如果半晴也是来寻找芭蕾特的倒还能理解,为什么在第一眼看见半晴的时候,总感觉她是妖怪呢?

    那是一股若有若无的感觉,虽然半晴也许是用了什么道具来伪装的,但是她应该完美没有这样做的理由才是。

    “唔,看起来没来?”

    嘈杂而拥挤的夜世界里,如果不出风头,谁也不会注意到两个新加入的“普通人”。在随处找了个空位舒舒服服的坐下去之后,半晴像是变魔术一般凭空抓住了一只毛笔。

    谁也没工夫去在意这个突兀的情况,甚至连神隐都没有出现。

    “泼墨,去门那边守着。”半晴把毛笔扔了出去,不过那只毛笔很快就消失在了南宫的视线中,“目标来了就回来。”

    毛笔……估计是半晴的器灵吧,虽然从物品上看,这还真是一位挺特殊的器灵。

    “笔仙泼墨,我的器灵。你应该不至于看呆了吧。”

    半晴指了指南宫怀里抱着的妖刀,“虽说仙妖无法放在一起比较,不过你的西荇在全盛状态下也并不差,毕竟是千年历史的妖刀嘛。”

    可是,想要西荇处于全盛状态,这基本是不可能的吧。毕竟西荇的食物也实在是太特殊了一些。

    “西荇食物特殊,精气这东西获得的渠道基本都是禁止的。不过也不是没有别的方法,说起来西荇你也是因为太矜持了些才不肯用的吧。现在找到了好主人了,不试着和他说说么?”

    半晴用很怪异的目光打量着妖刀,虽然南宫不懂得半晴的话外之音,但是到现在居然还没有动静的西荇也实在是有些反常。

    “哎,真是忘恩负义啊。明明你认主之后的一切手续都是我给你办妥的,当时可是有不少老家伙反对来着。”

    半晴摇了摇头,似乎对没有什么表态的西荇失去了兴趣,“另外就是南宫你了,有了西荇的前车之鉴……器狩是不是也是你用差不多的方式解决的?”

    哎?这女人……

    “别告诉我什么器狩重伤逃跑,把宝贝给找到了这种天方夜谭是真的。这种说辞也就骗骗那些冥顽不化的老妖怪而已。”

    “对不起,器狩现在在我家中居住。”

    在对上半晴那明显等待着答案的眼神之后,南宫总算是稍稍了解了一些“东部监察总长”的厉害。最起码一些精心布置好的谎言在她眼里就和废纸一样。

    “不过器狩已经向我保证不会再偷窃了,所以……”

    “当初器狩可是视宝如命的,如果这种真相真能放上台面的话你可是大功一件,不过显然这个荣誉你是得不到的。”半晴顿了顿,说道,“之前那场所谓的流星雨是器狩的杰作吧,所以你也不用操心那些武器的问题了。我已经派人把它们全部都收集了起来准备发还给失主,这就当作器狩之前犯事的抵罪好了。”

    “可是新闻上说是警察……”

    “哈哈哈……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了?”半晴开心的拍着南宫的肩膀,似乎在她看来调教一个新人十分的有趣,“别以为妖怪什么的真的就只有监察官清楚。所以像我这样的,为了管理方便,一些必要的身份还是得有的吧。”

    能够动用警察的力量,这对于封住一些普通人的口风是最好不过的方法。半晴,东部监察总长。果然她和那个守在店里整天睡懒觉打游戏的千面是不一样的。

    至少她比千面要更像是个监察官……

    “呼,看来你还真是个绝对的新人啊。虽然我并不讨厌新血液,但是你这种程度还是太弱了点。”

    半晴盯着南宫看了好一会,“就当作是给你稳住器狩的奖励好了,你说说你想要什么样子的器灵吧,我给你沟通沟通。”

    “给我器灵!?”

    南宫心中一喜,然而手中妖刀传来的冰凉感瞬间让他冷静了下来。

    之前百慕窥视并且说出了西荇心中所想,原本多一个七七就已经让西荇有些不悦了,现在要是再要一个器灵的话……

    “咳咳,我不是那么肤浅的人。”

    南宫装模作样的轻咳了两声,“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所以比起器灵什么的,我更想学一些监察官需要掌握的……能力。虽然我只是个普通人,但是应该也有针对普通人的什么秘籍吧?”

    “咦……啊哈。”

    在将视线挪到妖刀上的时候,半晴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你这思想可是很危险的哦,西荇。一把刀可是护不了你主人周全的。不过既然连当事人都这么说了的话,我也省的再去问了。南宫,什么九阴真经九阳神功这些秘籍书什么的给你看也看不懂,而且纸上得来终觉浅,实践才是最好的锻炼方式。”

    “实践?”

    “没错。”半晴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交换个号码吧,在你觉得有时间我又有空的时候,来我家接受地狱魔鬼培训。”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