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3.监察总长半晴

    “那个移动自走的危险生物叫百目,现在正化名百慕在社会上游荡。”

    代替之前没有方便透露给南宫具体情况的千面,西荇在百目妖离开之后才向着南宫解释道,“她和我不一样……而且刚刚你也看见了,在没有动怒的时候除去有点会耍流氓之外也没有别的什么危险,所以她自然就成为了第一批拥有红袖章的妖怪了。至于她的可怕之处到底在哪的话……刚刚您应该也清楚了吧?”

    “啊,那么明显的让人害怕又讨厌的能力,想不知道也难吧。”南宫点了点头,回想着刚刚被百慕纠缠住的时候发生的种种。

    首先南宫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两眼一抹黑”的百慕肯定是拥有类似于读心之类的能力的,无论是南宫自己还是西荇,一些藏在心底或者是难以启齿的事情全部都被百慕给肆无忌惮的说了出来。

    第二恐怕就是她的视野问题,虽然百慕手上长着一只恶心的眼睛这件事的确吓了南宫一跳,但是仔细想想的话,似乎百慕并不是靠这一只长在手上的眼睛来作为“眼睛”为她提供视野的,而她长着眼睛的右手似乎大部分时间都是抄在口袋里。

    配合着她那被绷带裹的死死的双眼以及类似于读心术一样的能力来看,百慕恐怕在读心之外,还能够借用别人的眼睛,得到别人的视野。

    “总感觉就和间接性的掌握了别人的大脑一样。”

    “如您所言,和控制他人躯体的葵蕾相对立不是么?”在云淡风轻的闲扯了几句之后,并不想多浪费体力的西荇很快就变回刀落在了南宫的手中。

    拜七七的那一发一辈子估计只有本钱用一次的大招所赐,留给西荇的只是一个已经瘪下去的背包以及少量可供她食用的“食物”而已。虽然南宫也打算在那之后去回收一下七七砸出去的武器,但是一条这样的新闻彻底的让南宫的计划泡了汤。

    被那一套“七七财宝”直接糊了一脸,天晓得那个器灵还是不是活着的。不过从伊丽莎白那担忧中混杂着的紧张来看,她口中的器灵“芭蕾特”恐怕也不像是草草了结一生的喽啰。也就是说,南宫必须要在这一代所有她可能出没的地方找到她。

    夜色已经在南宫被百慕纠缠的时候早早降临了,等到南宫回过神来,这周围的路灯早就已经点亮了柔和的光。而在这夜色之中,每一类人,或者是妖怪都已经有了她们的归宿。

    对于上班族来说现在是回家休息的时刻;对于游手好闲的小混混们来说,这是他们狂欢的夜晚;而对于有着规定需要在入夜之前归宅的妖怪们来说,现在是她们必须遵守规定的时间。

    人类中混杂着妖怪,但是这些妖怪们都是服从管理的妖怪,她们遵守着并不算宽松也并不算严格的规定,来换取在这个人满为患的世界里生存的权力。

    或许逃跑的黑和白也和这些妖怪想的一样,只是很简单的想生存下去?

    异样的想法从南宫的脑海里飘过,但是现在考虑这些根本没有用。至少要抢在目前处于妥协状态的伊丽莎白发飙之前,找到黑和白,以及那位放冷枪的“芭蕾特”。

    还是第一次逛夜店的南宫显得有些兴奋与紧张,哪怕他的目的其实只是找妖怪而已。在物色好了一家不大不小,看上去会混杂很多妖怪的酒吧之后,刚打算悄悄溜进去的南宫却被靠在墙边的一个女孩给拦住了。

    对于判断妖怪越来越准确的直觉告诉南宫,这拦在他面前的女孩虽然感觉上和人类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身上还是若有若无的飘散着南宫所想的“妖气”。

    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大部分妖怪们需要归宅的时间了,虽然说有一部分妖怪有着夜行的特权,但是这个衣着暴露,穿着吊带,散落着黑发的女妖怪不管怎么看南宫都只能想到一个词……

    “你好……”

    “咳咳咳,那个,我很爱我女朋友。”

    在胡编乱造了一些事实,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一个正经人之后,担心会继续被这妖怪缠上的南宫甚至连她的编号都懒得要了。

    既然是夜行的妖怪,是生面孔也无可厚非,而且今天更主要的任务是找到芭蕾特,而不是对遇到的妖怪进行仔细的盘查。

    “编号我就不问你要了,嗯……总之注意防范措施。”

    慌慌张张的南宫拨开了女孩拦住她的手,不过这只“女妖怪”就像是看中了她一般,又不死心的再一次拦在了南宫的身前。

    “监察官?”

    女孩看了看南宫,继而又盯着南宫手里的妖刀看了好一会,“这一带应该是个女孩才对,难道你是新来的?”

    “差不多吧。”

    一次没甩掉,南宫定了定神,用一副“长官”的口吻打算把这个缠上他的女妖怪给甩掉,“本……本监察官现在有重要的任务要做,你们妖怪需要配合,知道了的话就快离开吧。”

    “噗,装架子可不是你这样装的,新人。”

    女妖怪不仅没上钩,反而还忍不住笑了出来,“喂喂,我守秘密可是很牢的,不如告诉我你来这里是因为什么任务好不好?说不定我能帮到忙哦?”

    总感觉威严扫地了,不过这只妖怪说的也没错。直接调查南宫已经能够想到有多么的危险,伊丽莎白所说的“接近芭蕾特”的方案完全是建立在芭蕾特当晚没有看清南宫的脸这个基础之上的。也就是说如果伊丽莎白的判断错误的话,找到了芭蕾特的南宫得到的估计不是来自芭蕾特大姐姐的飞吻,而是一颗冷冰冰的花生米。

    “那……你最近有没有在这里见到一个新来的妖怪?”

    南宫一边说着,一边竭力的回想着伊丽莎白的“灵魂之作”里芭蕾特的特征,“外国女人,红发,嗯……”

    “也就是说大洋马了?”女妖怪盯着南宫的下体看了好一会,突然很失望的摇了摇头,“筷子搅水缸,蚂蚁吞大象。你还差得远呢。”

    “喂!我不是那个意思!这是任务!任务你知道吗?”

    各个方面似乎都被歧视了的南宫差点没有被气死,可是就在她准备强硬的甩开这只麻烦的女妖怪的时候,对方却一个转身黏上了南宫的手腕。

    “喂,你这……”

    “东部地区监察总长半晴,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

    刚刚还用轻浮的口吻在调笑南宫的女妖怪就像是换了个模样一般,在一瞬间变成了比灵镜还要沉着冷静的女强人。而她手中亮出的证件正在不停的刺激着哑口无言的南宫。

    “既然你我的目的都是一样的,不如就互相配合一下吧,新人?”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