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2.蒙眼妖怪的眼睛

    伊丽莎白为南宫准备的报告中所写,再结合上南宫的亲眼所见。这一次伊丽莎白口中的“逃兵”、“通缉犯”,她们的数量已经比伊丽莎白预期的多出了一只。

    制式双枪,因为颜色的不同而被赋予了“黑”和“白”的代号。在南宫看来,她们是幸运的。因为在那一批一批的被制造出来的同款枪械中,只有它们幸运的成为了器灵。拥有了自我意识并且可以如同人类一般的行动,她们的同类一定是十分羡慕的吧。

    不过她们在幸运的同时也是不幸的,因为她们与历经了无数个岁月,从一把普普通通的刀变为了妖刀的西荇不同,至少在目前这个时代来看,她们永远都只是十分普通的器灵。

    用伊丽莎白的话来说就是:不值一提的小孩子。恐怕要是按照abcd来分等级的话,她们连c都达不到。或许,正是她们的这一份幸运和不幸,才导致了她们的弑主行为?

    撇开这两位器灵不谈,真正让伊丽莎白烦恼的似乎是协助她们逃离的那一只器灵。“芭蕾特”,这位让伊丽莎白愁眉苦脸的器灵和伊丽莎白一样,就是为了产出“器灵”而被精心制造出来的“武器”。而且她原先的地位似乎比伊丽莎白还要高上许多。

    可拆卸重组零件的组合型枪械,这让身为器灵的芭蕾特能够应对各种各样的战场,之前的夜晚躲在暗处的冷枪模式也只是其中一种而已。

    作为憧憬的对象和努力的目标,伊丽莎白自然知道一部分关于芭蕾特的喜好。当然,这也就很自然的变成了南宫需要去做的任务了。

    “性格豪迈,喜欢喝酒,经常光顾酒吧等地。对于异性的喜好上,似乎以青年、有实力的男性为主……所以就决定是我了?”

    南宫一边嘀咕着,一边把手中拿着的“伊丽莎白手绘”给揉成了一团。

    先不说伊丽莎白这灵魂一般的画技只让南宫认出了芭蕾特是位女性。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一次的任务很明显就是在耍“美男计”啊。

    “寻找到芭蕾特并且博取她的好感,最后利用她的信任来将她与黑白一网打尽。”一本正经的伊丽莎白在说出这个计划的时候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南宫那千变万化的脸,再把她的“灵魂大作”交给南宫之后就用“详细调查”的理由离开了。

    因为是任务的关系,所以哪怕再怎么不情愿,南宫也只得硬着头皮去寻找芭蕾特的踪迹。一般来说,喜欢喝酒的女人,酒吧应该才是她们最喜欢呆的地方。一边用妖娆的姿势品着酒,一边在物色心仪的异性的同时,也向周围的异性发送着“求勾搭”的信号。虽然一般小说中都是这样的桥段,但是放在现实中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吧。

    天色逐渐黯淡了下来,而这也正是喜好夜生活的人群们活动的时间。就在南宫打起精神,准备逛遍附近所有大大小小的酒吧的时候,在街边等红灯的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上次那个带着红袖章的妖怪!?按照千面的话来说就是:见到赶紧跑就对了。可是就在南宫因为吃惊而发愣的这短短的时间里,那只妖怪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

    “又见面咯,年轻的监察官?”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南宫还是感到背后有些发凉。无论是之前她好像能读心一样说出了南宫身边发生的事情,还是那被绷带紧紧裹住的双眼。

    千面的话真的没错,这样的妖怪,光是与她们在一起就已经有些发毛了。

    “这一次要不要再查一下我的身份呢?”

    蒙眼的妖怪故意把带着袖章的手臂伸到了南宫的面前,“这次可别说我是什么‘义务清洁工’之类的话咯?”

    “不用了不用了。”

    南宫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而西荇也变为人形挡在了南宫的身前。

    “那个红袖章可以让你随意行动,我已经知道了。”

    虽然很想立刻甩开这只妖怪,但是这种看上去喜怒无常的家伙,最好还是让她们自行离去,而不是当着她们的面溜走。

    “西荇,找到个挺费心的主人嘛。”

    蒙眼的妖怪似乎认识西荇,不过因为这个家伙眼睛被蒙住,又一直带着夸张的笑脸的关系,南宫根本看不出她与西荇关系的好坏。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把这扇窗户完全堵死的她,又怎么可能透露她的感情出去呢?

    “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能看见我们。不过这可不是满足的资本,赶紧教教他什么比较好哦?妖怪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不劳您费心。”

    “嗯嗯,让我看看。”蒙眼妖怪说着伸出了右手,虽然很快就缩了回去,但是还是被眼见的南宫发现了一些异常。西荇看起来像是在躲闪着什么,甚至突兀的重新变回了刀的形态落在了南宫的手中。

    “晚了晚了,谁让你这么没防备心。”

    蒙眼的妖怪说着笑了起来,看不到眼睛的脸让她的笑容显得有些可怕,“啊,主人最近又把器狩给驯化了,虽然食物有保证了,但是那个器狩也太大胆了点。”

    哎?这是什么?

    “你给我住嘴!”

    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羞愧,变为人形的西荇像是看见了仇人一样挥刀朝着蒙眼妖怪砍去。当然,这气急之下的斩击自然是没什么准头的,很快就被对方一边笑着一边躲开了。

    饶是如此,这只让南宫发毛的妖怪嘴上还是没停下:“这样一来,和主人呆在一起的时间就又……啊哈,西荇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吧。”

    最终,这只妖怪听起来十分“危险”的话语总算是在西荇把刀架在她脖子上的时候停止了。不过从西荇那满脸通红的样子来看,多半这个妖怪所说的……应该正是西荇的心中所想。

    之前她也说出了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这样看来的话,这只妖怪似乎拥有读心之类的能力?

    “没错没错,真是聪明的小伙,我很喜欢。”

    很快,这只妖怪就印证了南宫的猜想,与此同时,她伸出的右手掌心不断眨动的玩意也不停的刺激着南宫的心脏。

    那是一只眼睛,在掌心的周围还密布着血丝。比起移植,这眼睛看上去更像是原本就长在手上的一样。虽然各种各样奇怪的妖怪都见过了,但是这个看上去……果然还是有些恶心。

    “哎,怎么见过的都说恶心。”

    蒙眼的妖怪很快就把长着眼睛的那只手抄进了口袋里,紧接着在西荇戒备的神色中毫不在意的拨开了她的刀,缓缓的从南宫身边经过,“最近可能会有很多事情要麻烦您这位新监察官,所以还请多多照顾我哦?”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