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1.弑主的器灵

    七七的正式定居也让南宫家中那尴尬的气氛缓解了不少,原先只要见面就会吹胡子瞪眼的西荇与灵镜,似乎也不愿意在七七这个“小孩子”面前掉了身份。而七七所说的“金盆洗手”似乎也不是开玩笑,虽然这其中也有西荇一大部分的功劳,但是从那晚之后七七就再也没有一个人偷偷的溜出去做坏事。

    “有些抗拒和七七相处。”南宫也终于明白了西荇话里的意思,身为器灵的她的确是经不住七七那又摸又舔的攻势的。

    在七七的问题解决过后,南宫也就很自然的被伊丽莎白给缠上了,这位认真到有些呆板的器灵似乎终于意识到光靠她一个是没办法抓住她的目标的,所以也就认准了南宫这个在她看来目前属于“最强”的帮手。

    “请您祝我一臂之力。”

    现在,伊丽莎白正用十分诚恳的语气向南宫请求着,“如果您协助到位的话,我会向总会申请为你颁发‘荣誉监察官’的勋章。”

    荣誉?那不就和挂牌的没有什么区别么?而且……

    “我不是为了勋章……”虽然之前的一战中那股由紧张而衍生出的狂热让南宫有些向往,但是那种走钢丝一样的“表演”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南宫并不想玩第二次。

    比起目前还只是个普通人的他,显然这里要有更好的帮手。

    “而且找她的话比我要可靠多了。”

    南宫指了指正在喝茶的灵镜,虽然并没有参与进来,不过她也应该在听着的吧。

    “她还是我的……前辈。”

    “恕我直言。”

    就在南宫以为他的话奏效,而灵镜也站起身准备详细的来找伊丽莎白讨论一下的时候,这只情商看上去一点也不高的器灵却立刻反驳了南宫的话。

    “想她这样年纪的普通女孩,又没有器灵的帮助,是绝对不会有什么实力的。”

    喂!这个笨蛋不知道灵镜的能力也就算了,就算是坏话,也不能当着别人面说啊!更何况还是那个对“妖怪”有些偏见的灵镜。

    “那个,人不可貌相嘛。”赶在灵镜样子有些不对劲之前,南宫把她推了回去,“你看正在看电视的七七,虽然她是个矮个子,但是力气却很大对不对?”

    “力量与体格的大小对于妖怪并不适用。”伊丽莎白毫不掩饰的说出了灵镜的“缺点”,似乎她对于“委婉”这个词压根就不了解。

    “这位小姐体格暂且不论,首先她四肢无力,甚至奔跑不了百米就会精疲力竭。再者她没有器灵的帮助,以普通人的身躯面对妖怪会占尽劣势。所以她并不适合与我同行。”

    不,那是因为灵镜压根就不是走这个暴力路线的嘛。就算是游戏都还有职业分类一说,就更别提比游戏还要复杂的现实了。真的按照职业来说的话灵镜可是属于“法师”一类的,比起那向前冲锋的战士要更加的珍贵吧?

    “呼,说的也是,我只是个连跑步都要喘气的普通人。”

    事态似乎越来越朝着南宫不愿意看见的方面发展了,饶是平时冷静如斯的灵镜,也不可能受得了这种当面的,明显是错误的嘲讽。

    “那么远道而来的监察官,如果因为你的疏忽而导致了你口中的妖怪对这里产生了危害,到时的责任应该如何分担?”

    “我会付权责,并且辞职来抵罪。”

    伊丽莎白挺了挺胸。看起来她的情商真的不是一般的低,甚至连灵镜话里的部分威胁都没有听出来。

    油盐不进的执拗器灵,这一下终于是让再怎么冷静的灵镜也忍不住爆发了,只不过除去这一时带来的怒气,南宫似乎还感觉到了灵镜有那么一点对他的不悦。

    “搞砸了。”

    望着明显是因为生气而默默离去的灵镜以及仍旧对刚刚发生了什么一点也不了解的伊丽莎白,南宫叹了口气。

    原本有了灵镜的协助的话,无论是什么事件都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帮助,但是现在只剩下了一个情商不高的伊丽莎白以及自己这个普通人。尽管真的失败了的话灵镜也不会不闻不问,但是一顿训斥绝对是免不了的了。

    南宫可不是m,所以自然不会期待那种情况的发生。

    在打量了一眼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视的七七之后,自知无望的南宫只得老老实实的说道:“好吧,我答应你。不过你得解释清楚之前遇到的那些……器灵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们是逃兵……不,比起逃兵,现在用‘罪人’来定性要更为合适。”

    伊丽莎白的神色严肃了起来,“涉及到我们内部机密的情报我不能透露,不过可以说明的是,原本同样是身为监察官的她们因为不明原因,合谋杀死了她们的长官。并且在那之后抗拒抓捕,用偷渡的方式来到了这里。从昨晚的事件可以看出,除去主谋,也就是那对双胞胎之外,还有一个同伙也随她们一起在暗地里活动。”

    躲在暗处放冷枪的器灵么?之前因为当时是夜晚的关系,那象征着枪线的红点暴露了那只器灵的攻击目标,如果说是在宽敞明亮的地方的话……

    总感觉,好像从伊丽莎白这里接到了一个十分危险的**烦。

    “之前持枪与我们发生了冲突的两只器灵只是普普通通的制式手枪而已,不过因为制造师的有意为之而让她们变为了黑白两色的对枪,总的来说她们只能算是一只器灵。”

    伊丽莎白沉默了一会,“她们除了逃跑比较厉害之外也算不得什么,最大的麻烦相信您也清楚了,是躲在暗处的那一位器灵。原本她是比我还要高上一级的监察官,而且也从未有过任何的不良记录。但是却仍然帮助通缉犯潜逃,我实在是无法理解。”

    帮助别人的理由细数下来的话根本就不多,一个就是朋友间的帮助,另外一个就是关切到了自己的利益。既然连伊丽莎白都不清楚那只放冷枪的器灵为什么会抛下职位选择当一名“犯人”,那么原因也就只剩下了关乎她自己的利益了。

    伊丽莎白口中的“逃犯”逃跑的原因,真实情况恐怕并不是完全与她的说法相符。

    总感觉,被卷进了一个很不妙的阴谋里。

    “那么你说应该怎么办吧。”

    南宫摇了摇头,比起担心这些目前还无关紧要的念想,还不如赶紧抓住伊丽莎白口中的“逃犯”,然后顺利的把伊丽莎白送回她的地盘。

    “和你想的一样,我们这里监察官很少。刚刚你又说了不需要灵镜的帮助,现在也就只剩下我了。”

    “我有办法。”

    伊丽莎白的脸上带上了自信的笑容,虽然这不免让南宫背后有些发凉,“只不过需要您的鼎力协助。”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