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20.金盆洗手

    背着西荇偷偷的回家,既然七七已经说出了准备“金盆洗手”了这种话,那么南宫也并不想再追究她之前犯下的过错。而且如果不是七七的话,南宫估计就要把他的大好年华交代在这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了。

    不过,抱着美好愿望的南宫刚一踏入家中,迎接他的却是灵镜那如同罗刹一般的怒火。而从她看向睡着了的七七那不善的眼神来看,多半灵镜也差不多理解了七七的身份。

    而在第二天,勉强帮助七七逃过了一劫的南宫所得到新一个任务就是——再想办法安抚下仍旧怒气冲天的灵镜,以及一心想把七七给抓住回去领赏的葵蕾。

    千面的店内。

    虽然找到了器狩,不过也仍然只有千面和往常一样没心没肺的在扇着扇子。伊丽莎白似乎根本就没有在意器狩的问题,多半是因为没有抓住昨晚遇到的妖怪,此刻的她显得更加的沮丧。

    “好久不见啦,器狩。”

    千面合上了扇子,打量着躲在南宫身后的七七,“你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靠山嘛。”

    “是哥哥,不是靠山。”七七一边扯着南宫的袖子,一边冲着千面做起了鬼脸,“臭狐狸你的店里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臭,熏的我都没有找宝贝的兴致。”

    “七七先别闹。”

    面对化为修罗的灵镜和葵蕾,此时的南宫已经快要到了承受的极限了。在昨天对灵镜的半威胁之下,她总算是同意把事情留到今天来处理,只不过现在的情况看上去还是那么的糟糕。

    器狩的名声看上去比想象中的还要差啊,不过现在隐藏七七身份的计划已经泡汤,也就只有硬着头皮去交涉了。毕竟七七也不是利欲熏心的盗宝妖,至少在之前的晚上,她用背包里大部分武器作为“标枪”的代价换回了自己与西荇的安全。

    现在她背着的,已经瘪下去的背包就是最好的证据。

    “老师,这件事能不能……”

    “知道啦知道啦,又是和西荇一样的处置方法是吗?”千面挥了挥扇子,示意灵镜不要说话,“你那脸上早就把你想问的东西说的一清二楚了。不过我先提醒你,器狩和西荇不一样,严格的说在妖怪里算是未成年,小心别触犯了法律。”

    “这时候就不要开带颜色的玩笑了啊!”

    “原则上说,器狩犯的事已经足够蹲一辈子大牢了,不过因为是你‘抓’住了她的关系,我会尽量帮你这个‘妖怪’的伙伴疏通一下的。不过有几个要求。”

    千面用扇子敲着桌子,稍作思考后指了指南宫身后的七七,“首先器狩你得保证金盆洗手,至少别再去偷去抢。其他的手段嘛,我就管不着了。”

    “那也就是说骗呜呜呜呜……”

    拜托了七七你就别再添乱了。

    “老师您继续。”

    南宫一边打着哈哈,一边用手捂住了七七的嘴。

    “第二个我是代替灵镜提的,从今之后器狩你不得到其他的区域活动,至少大部分时间要处于灵镜或者是南宫的监视下。”千面的视线在南宫和七七之间来回扫了扫,“唔,这个条件看起来没什么问题,那么就剩下最后一个了。”

    “器狩,把你在交易会上抢走的紫药水给我。”

    葵蕾伸出了手,“同为妖怪一场我也不想看你太惨,但是就算你现在没事了,我也得拿一样东西回去交差。否则的话我的名声就算是败透了。”

    紫药水?

    南宫一愣,但是随即反应了过来,多半这又是七七顺走的什么宝贝吧。

    “七七。”南宫拍了拍仍旧有些不情愿的七七的肩膀,“把葵蕾说的东西给她。”

    “唔。”在犹豫了好一会之后,七七还是慢吞吞的从背包里翻找出了葵蕾所说的“紫药水”。虽然南宫也不认为这“紫药水”就是很普通的用来涂抹伤口的那个,但是在看到那小巧的瓶子的时候,目光还是不住的被吸引了过去。

    明明只是看上去很普通的紫色液体而已,可是总觉得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但是这危险却在不停的诱惑者南宫去接近。看来七七看中它并不是毫无道理,这玩意的确有一股魔性。

    “再怎么喜欢也不能给你哦?因为这可是有价无市的东西。”

    葵蕾郑重的接过了瓶子,并且放进了特意准备好的铁盒里,“这是某只妖怪在没钱花的时候才会出售的东西。有了它好像就可以肆意穿梭时空、地点,改变历史或者是未来都有可能的。尽管只能用一次,玩脱了的话会很有意思。”

    改变历史或者是未来……哪怕只有一次机会,估计这瓶药水也是天价了。好像刚刚葵蕾还说,这是某只妖怪提供的?

    再把药水交给葵蕾之后,七七的心情就有些失落了,除去一个劲的看着她那瘪下去的背包之外就没有了其他的动静。

    “回去的时候带你去看看‘宝贝’好了。”

    实在是不忍心的南宫在七七的耳边低语着,实际上七七对于“宝贝”的定义实在是太过于宽泛和摸不着边际,所以只要是还在出售的商品的话,多少就一定有七七所喜欢的吧。

    南宫的家境,只要七七不是狮子大开口的话还是可以满足她的,既然已经答应金盆洗手,那就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纠正一下七七脑袋里对于“获得宝贝”的观念。

    “哎哎,没错没错。抓?您老开玩笑呢,怎么可能抓到啊。”千面那里似乎也在和谁联络着,与此同时还挥舞着扇子示意南宫一行赶紧离开,“不过抓是没抓到,您被抢的那瓶药水倒是找回来了。葵蕾会送过去交差的。”

    “哈,就是这样。”

    葵蕾说着伸了个懒腰,拉起了她那从不离身的旅行箱就往门外走去,“盗宝妖器狩重伤后不知所踪,其偷窃的重要宝物被追回。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了。七七,以后可得老实一点了,别让你那老好人‘哥哥’再犯难了哦。”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