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18.夜斗

    如同南宫所想的一样,在老老实实的用好几天的休息来养精蓄锐之后,今天一天都表现的十分兴奋和急不可耐的七七果然行动了。虽然只是背起大包时包里传来的金属的碰撞声,但是这还是被敏锐的西荇所察觉。

    虽然之前说着要一起等动静,不过南宫还是因为各种原因没过一会就开始了“小鸡啄米”。

    “您醒一醒。”

    西荇推了推因为单调的等待而有些昏昏欲睡的南宫,并没有因为南宫的打盹而感到失望。能够和南宫一起等待这就已经让西荇很满足了。

    “七七,不,器狩已经有动静了。刚刚我听见了金属的碰撞声,多半是器狩已经背上包准备离开家中去行窃了。”

    “果然。”

    南宫一边站起身,一边揉了揉因为睡眠不足而有些阵痛的脑袋。指针指向了一点,原本这应该是一个舒舒服服躺在床上做梦的时间。

    七七可以不用解释,在白天用睡眠来补充体力。但是一边要维持着基本的家务不让七七察觉出异常,一边又要在晚上偷偷守候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次情切的七七,这对南宫来说就有些吃不消了。

    因为是深夜的关系,无论远近的住户们早已经关上了灯进入了梦乡。不过在路灯的照耀下,南宫还是发现了一条长短交替的影子,看起来七七已经出门了。

    “门没有什么响动,是从窗户跳出去的么?”

    “这些并不重要。”

    一边打量着还在揉着太阳穴的南宫,西荇一边说道,“其实,我独行也无妨,您最好还是休息吧。况且如果真的被发现真身的话,就算是那个器狩也……”

    “没关系,这次我必须亲自跟着七七,而且七七不会是你想的那样暴躁的。”

    南宫顿了顿,“这也是命令。别犹豫了,赶紧走吧。”

    “……请您务必小心。”在苦涩的点了点头之后,西荇重新变回了刀的形态。

    而南宫也没有丝毫的犹豫,在把刀紧紧的系在腰间之后,立刻从窗户跳到了外面。夏日白天的晴空顺带着把夜晚也粉刷成了清爽的样子,再找到了七七的行动轨迹之后,南宫便小心翼翼的跟在了后面。

    这个路线看上去并不像是继续前几日的入室盗窃,似乎是打算往别的地方去。难道说是因为休息了好几天,准备去做一次“大买卖”么?

    因为身后背包遮挡的关系,南宫根本看不到七七更多的情况,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她背着的大包几乎快要把她给压垮了。就在七七突然拐到了另外一条街上的时候,南宫突然听到了七七有些气愤的声音。

    “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不知道这里是我的地盘吗?”

    “一个贼没有地盘可言。”

    陌生的女声,至少在南宫的印象中并没有这种声线的妖怪的存在。是七七的朋友吗?但是这充满了火药味的对话比起朋友间的交流,更像是……

    两个小混混在争地盘啊。

    “我不管!”七七的语气强横了起来,“我已经打算不做了,但是你们却把脏水往我身上引!总之你们这些家伙给我滚出这里!”

    “那是你自己作孽。”

    陌生的女声似乎还想说什么,不过却突然没了动静。这反常的情况不禁让南宫探出了脑袋。

    背着包的七七以及……两个裹在斗篷里面的家伙!?等等,它们无论是哪一个,看起来都像是之前商业街跑掉的妖怪啊!

    至于为什么她们都没有了动静,是因为抽出了剑的伊丽莎白正迈着步子朝她们走去。难道伊丽莎白也……不对,伊丽莎白并不是冲着七七去的,似乎她的目标是那两个裹在斗篷里的妖怪。只是情况不太妙啊,甚至连交谈都没有,双方都露出了**裸的杀意。

    “……终于,找到你们了!”

    伊丽莎白愤怒的双眼中涌出了一丝狂热,对于认真刻板的她来说,似乎这种简单粗暴的解决方式非常的适合她。佩剑的锋芒如同雷雨中的闪电一般在两只裹着斗篷的妖怪身前掠过,而那两只妖怪也在后跳之后纷纷拿出了各自的武器。

    无一例外都是手枪,之前千面说过她们其中之一应该是器灵。难不成是枪械里的器灵么?

    “主人的指示果然准确。”也不知道是不是愤怒之类的情绪激发了伊丽莎白的情绪,在这连续不断的枪声下她竟然毫发无伤。一边挥舞着让南宫都有些找不着踪影的佩剑将朝她而去的子弹弹的四处乱飞,一边揪住空档就朝着其中一只妖怪奔袭而去。

    “做了逃兵的下场,你们很明白的吧!?”

    逃兵?先不考虑这些问题了,得先把还处于战场之中的七七给带到安全的地方才行。

    “七七!?”

    南宫不顾一切的冲到了七七的面前,虽然得到的只是七七那在讶异之后变换不停的表情。

    惊讶,慌张,不过更多的却是胆怯。

    “你……怎么……”

    “先别说这些,赶紧和我过来!”

    南宫顺势抓住了七七的手,虽然因为七七背着的包让南宫感觉就像是在拉一辆汽车,但是好在七七还算配合的关系还是顺利的把她拽到了安全的地方。

    小家伙似乎还没有从慌张中缓过神来,是因为自己身份暴露了而在感到慌张吗?真是,明明没必要这么担心的。

    “七七你听好,先在这好好呆着。”

    虽然很想趁着现在就带着七七回去,但是既然见到了伊丽莎白与那两只妖怪的战斗,南宫也没有理由临阵脱逃。

    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七七不要因为身份暴露而做什么傻事就好。

    “要么哪也不要去,要么就乖乖的先回家。千万不要做蠢事,这是……嗯,哥哥的命令。”

    “……”

    “拜托了!”

    不远处的交火已经越来越激烈,如果只是一只妖怪的话南宫倒是愿意放心的交给伊丽莎白,但是现在伊丽莎白要面对的是两只持枪的器灵。枪这种“高科技”的玩意,实在是小瞧不得。

    “喔,你还是回来了啊,感谢。”

    因为南宫的折返,原先还在围攻伊丽莎白的器灵们也都重新聚拢在了一起。不过从她们毫不掩饰的敌意来看,似乎也并不想就此撤退。

    “你认识这两个器灵?”

    南宫拔出了刀,用并不标准的姿势站到了伊丽莎白的一旁。眼前的器灵因为刚刚激烈战斗过的关系,戴在头上的帽子已经滑落,一黑一白两种发色的小矮子只让南宫想到了“双胞胎”这个词。

    看得出伊丽莎白并不是无意中发现她们的,而是早就有备而来,难道说她这一次突兀的来这里“视察”其实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么?

    “她们有些特殊,因为是对枪的关系所以本体只是一只器灵,注意她们的配合。”

    月光下伊丽莎白的神色显得无比的冷冽,这还是南宫第一次见到她如此认真且愤怒的样子。

    “其余的事后我会说明,既然你来的话,就先协助我把她们击倒吧。”

    顿了顿,伊丽莎白以低哑的声音补充道,“生死不论!”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