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17.深夜守候

    接下来的时间里,南宫还是以十分普通的方式度过每一天。伊丽莎白所谓的“私事”似乎已经忙的她连联系南宫的时间都没有了,而灵镜与葵蕾仍旧是每天清晨集合在一起,不知疲累的在城市里寻找着她们根本不可能在白天找到的器狩的身影。

    七七就是器狩,这是一个只有南宫,和做出了“绝不外传”的西荇知道的秘密。仔细想一想的话,第一次见到七七的时候她的表现以及口述就显得十分奇怪。

    抛开这个小萝莉为什么会一个人站在街上不说,天下间能狠心把女儿给丢在街上不闻不问的母亲也是屈指可数的。

    在那之后,虽然器狩现身并且偷窃的次数只有寥寥数次,但是这些时间里,器狩都是处于一个人的状态。她趁着这个时间,已经先一步跑了出去盗窃。尽管在商业街的事件里,因为南宫的中途折返而被抓了个现行。

    在那之后七七给了仍然不明真相的南宫一个十分奇怪的保证。事实上她应该也的确做到了“答应一半”。因为那一半,也就是七七剩下的作案时间,被她安排在了……晚上。

    “我去休息了。”

    并没有什么食欲的灵镜站起身,连日以来的幸苦已经导致她精神都有些萎靡,“如果明天伊丽莎白仍然没有消息的话,你就和我们一起吧。”

    “我也吃饱了。睡觉去!”

    灵镜离开没多久,七七也跳下了椅子,啪嗒啪嗒的跑进了房间里。

    这几天晚上七七一直没有什么动静,不过今天从她有意无意透露出的兴奋劲来看,多半再一次偷窃的时间,应该就是今晚了吧。

    连日以来都在幸苦调查的灵镜已经没有了多余的精力去管器狩以外的事情,甚至就连日常对于妖怪的询问等工作也都交到了南宫的手中。自然,她也不会注意到那些在她看来无关紧要的小新闻了。

    之前伊丽莎白所说的夜间窃贼出没的新闻这几天已经不见了踪影,而这几天也正好是器狩因为太累而天天在家休息的日子。至于今晚的话……

    “多半今天七七就要继续了吧。”

    见西荇化为了人形跟在了身后,端着盘子走向厨房的南宫叹了口气,“总之今晚我先把你带到我房间好了,省的到时候弄出太大动静。”

    “是。”虽然南宫的话听上去有那么一点变味,但是就算是西荇也知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到时我会注意的。不过……我想还是趁着这个机会,告诉灵镜比较好。算上她的话,也更容易抓住七七就是器狩的证据吧。”

    “我不是要找证据。”

    南宫艰难的撇过头,到现在连他自己都并不清楚在得知七七的秘密后,为什么会是这样一种做法。

    没有告诉灵镜和葵蕾,告诉西荇也只是因为需要和她在晚上一起行动。

    “这件事情我再一次重申。”南宫定了定神,这还是他第一次对西荇做出要求,“不要和任何人提起。这是命令。”

    “是。”

    南宫并不清楚西荇的回应到底是因为器灵的天性还是她自身的意愿,但是必须得在这里把秘密守住。灵镜的确是一个称职的监察官,无论是在对职业的认真程度上,还是在她本身拥有的能力上。但是,灵镜她做的太“称职”了,称职到让南宫不希望她清楚“七七就是器狩”这件事。

    因为在那之后灵镜对这个抓了好久,却一直大摇大摆的生活在她身边的器狩做什么,南宫实在是不敢想象。

    为了能够最终证明“七七就是器狩”,为了弄清楚她为什么要到处偷窃抢夺,这或许才是监察官对器狩应该做的事吧。至少不应该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把她给揪住。

    在摇了摇头,甩开这些无用的思绪之后,南宫也提早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比平时更早的休息的话,想必七七也应该会提前趁着夜色溜出去吧。

    ……

    漆黑且安静的房间,虽然有了之前几天的经历南宫已经适应了在这样的情况下熬夜等待,但是这一次与之前不同的是,房间里多出了正闭目侍立在一侧的西荇。

    南宫一直都知道身为器灵的西荇在人形的时候,是优雅而美丽的。只不过或许是错觉,又或许是因为深夜独处的关系,今晚西荇看上去比平时还要有诱惑力。

    那个蒙眼的妖怪还真是没有说假话,阴错阳差的成为了西荇的主人之后,的确无论是在监察官的角度,还是在身为男性的角度,都已经算是中了头等奖了。

    “您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

    仿佛察觉到了坐立不安的南宫表现出的尴尬,西荇缓慢踱步到了窗前,“之前对我也是,现在对器狩也是。我一直无法理解您为什么要担上更大的风险,用更麻烦的方式来对待我们这些‘妖怪’。”

    “那样太盲目了点,虽然我也没办法解释清楚。”

    南宫摇了摇头,“西荇你的话是因为不得已而为之,所以根本不应该被扣上那么重的责罚。至于七七的话,在我看来她也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吧。如果像灵镜那样不管不问直接就抓的话,我想还是太着急了点。”

    西荇现在也真的做到了她当初的承诺,哪怕每天需要变为刀休息的时间越来越长,也没有再寻找普通人来“进食”。七七在平时也只是个淘气可爱的“妹妹”而已。所以比起惩治,南宫更愿意让七七自己去改正。

    至于灵镜,她似乎只是想抓住器狩。单纯的想惩罚这只扰乱了风纪的妖怪。这也正是自己与她观念相抵触的地方,所以这一次的发现自然也不能轻易的告诉灵镜,甚至就连以后也必须得隐瞒住七七的身份。

    葵蕾的话,一个只是想抓妖怪挣钱的家伙,自然也不会差这一个单子吧。要怪就怪她为什么偏偏接下了“抓捕器狩”的任务好了。

    “虽然我并不讨厌,但是这份善心会害了您的。”

    西荇叹了口气,“器狩我无法判断,但是我所见过的一些妖怪,真的不是用宽恕就能让她们改正的。您拯救了我,也许也能说服器狩,但是请您不要以为这种方法会对每一个妖怪适用。灵镜那个女人的方法虽然粗暴,但是却杜绝了很多潜在的隐患。所以……”

    “至少七七我觉得还是可以说服的。”南宫投给了西荇一个笑容,“而且真的要遇上了你想象中的厉害的妖怪,多半也不是我三言两语就能说服的吧。更何况不是还有你在吗?”

    “您您您……以后还是不要再这么草率了。”西荇慌慌张张的背过了身去,没多久她全身再一次冒起了热气。看来又是她所说的“刀身过热”了。

    “不过您请放心,您的安全已经是我心中的第一位了。”

    “谢谢。可以的话我倒是想学点灵镜用的那些招数啊。”

    南宫一边计划着这之后的打算,一边与西荇一起静下心等待了起来。

    家中,到底什么时候会传来七七外出的动静呢?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