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15.刀身过热请降温

    商业街的所谓“持枪抢劫”事件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不过伊丽莎白在那时受到的打击似乎比南宫预想中的还要大上许多,甚至就连灵镜和葵蕾都已经恢复了状态,开始继续投入到了抓捕器狩的行动中,伊丽莎白还是时不时的看着她自己的剑发呆。

    如果光是这样南宫反而会很高兴,毕竟如果伊丽莎白如此心不在焉的话,不仅灵镜和葵蕾的调查可以不受妨碍,就连南宫也不用天天陪着这位器灵做高强度的散步劳动了。可问题是伊丽莎白最近似乎经常在偷偷的与谁联系,因为声音太低的关系南宫也只能听到一个大概。

    、。

    这是伊丽莎白经常提到的几句话,结合起不久之前发生的事件,南宫很容易就想到了伊丽莎白在做什么。

    打小报告!而且从这只言片语来看,很明显是在陈述着对自己这一带监察官表现的不满。

    不行,得阻止她,至少要在事态恶化之前才行。

    “哟!伊丽莎白!”

    “呜哇!”

    正在不知道和谁煲电话粥的伊丽莎白像是受了惊的兔子一样跳了起来,在一阵手忙脚乱之后立刻切断了通话,手机里传出的女声也迅速消失了。

    “之前那个妖怪……我的同事们已经去调查了。”南宫硬着头皮开始撒谎,事实上灵镜和葵蕾去调查的可不是之前遇到的拿枪的那只妖怪,器狩才是她们目前的目标。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至少要让伊丽莎白安心一些,最起码得让她停止那种多半是在“打小报告”的行为,“所以就不用在那个……”

    “她们!?可是……”

    伊丽莎白瞪大了眼睛,语气也变得吞吞吐吐起来,似乎有什么不方便告诉南宫的事实,“总之我们也不能闲着。另外今天我有些事情要单独处理,你就不用跟着了。你家中还有一个孩子吧,也许你多呆在她身边比较好,最近出现了一些无法判断到底是不是妖怪所为的入室盗窃案。像那样的小孩子一个人在家十分的危险。”

    “入室盗窃?”

    现在通讯发达,各个电视台的新闻层出不穷,南宫也并没有太多的功夫去关注。而且入室盗窃这种普通小贼也能做到的事情,如果与妖怪所为而产生的神隐混杂在一起的话,真的很难分辨。

    果然,这其中也器狩所做的事情吗?虽然毫无根据的怀疑一个妖怪并不是太好,但是这对于“劣迹斑斑”的器狩来说,估计也是类似于家常便饭的行为。

    “可是这种事情,不是很难判断到底是不是妖怪所为的吗?”

    “正因为如此才要更加的小心,谁也不知道光顾进家门的到底只是普通的毛贼,还是一个有着这种恶劣爱好的妖怪。而且你作为监察官也需要更多的了解这些发生在身边的事情,你的职责不仅仅只是抓和查。”

    伊丽莎白虽然是在对着南宫说教,不过她看上去更像是打算把南宫说服回家的样子,“那么多说无益,你快些回去吧。我在处理完自己的私事之后,还会与你一起考察这附近的治安问题的。”

    “啊……好,好吧。”

    南宫一边挠着头,一边看着伊丽莎白急匆匆的迈开了大步,逃也似的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伊丽莎白不像是个会随便撒谎的监察官,倒不如说她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是撒谎。不过这一次她把“入室盗窃”说的这么严重肯定也不仅仅只是提醒而已。因为这看上去,更像是在找一个借口让她独自行动。

    “这个蛮夷女,好像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们。”

    伊丽莎白离开后没有多久,变为人形的西荇贴着南宫的耳朵吹起了暖风,换做是以前,多半南宫是要被吓一跳的。

    “神色紧张,找借口离开,刚刚见面的时候还在和谁联系。呵,还自以为隐藏的挺好,区区一个丫头片子。”

    似乎是因为“血统”的不同,西荇一直对伊丽莎白显得有些轻视。用西荇的话来说伊丽莎白就是一个“蛮夷小岛”的黄毛丫头,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蛮夷的味道。再加上伊丽莎白那认真到有些死板的性格,这更是让对南宫以外的事情都十分随性的西荇感到不悦。

    “她也没怎么说错啦,虽然好像是的确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南宫站起身,伊丽莎白的话并不是毫无道理。毕竟现在七七一个人在家的时间要长了很多。而且因为上次做了保证,这几天她也真的没有再偷偷的一个人溜出去。可是正因为这样才有了危险。普普通通的小偷暂且不论,万一是妖怪,尤其是器狩,在只有七七一人在家的时候闯进家中去翻箱倒柜的话……

    七七还只是个孩子,但是南宫完全不敢肯定器狩会对放过这个孩子。毕竟千面已经多次强调过了。器狩在作为一个目前谁也抓不住的妖怪之后,还是一个会化身为强盗伤人的,穷凶极恶的妖怪。对于七七那个年龄段的孩子来说,如果发现了“贼”的话,多半第一件事就是喊“抓小偷”。

    当然,器狩或许也会因为这个而被激怒,而并不是逃跑。

    “就这样让七七一个人呆在家我也有些不放心,今天我们就一起回去好了。从明天开始,在灵镜她们调查有什么结果之前,西荇你就在家陪着七七吧。”

    西荇的脸色在南宫说完话之后就变得苦涩起来,比起不愿意,西荇给南宫的感觉更像是……有些害怕和七七相处。

    是因为不擅长对付小孩子么?明明七七对西荇的态度要比别人好上好几个台阶的。

    “有什么不方便的吗?”

    “…不,没有。”西荇艰难的摇了摇头。器灵不会拒绝主人的要求,不过从西荇这副犹豫的模样来看,估计南宫的要求对她来说有着天大的困难。“只要是您的命令,我都会完成的。”

    “不是命令啊,而且我们又不是主仆关系。”南宫摆了摆手,完全没有注意到他那“纯洁”的想法在西荇听起来立刻味道就变了,“所以……哇!你怎么了?”

    “没,没事,刀身有些发热而已。”

    西荇匆忙捂着脸背过了身去,饶是如此,南宫还是发现了西荇全身都在往外冒着热气,“另外您不用担心,哪怕是有抵触我也会保护好七七的。”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