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14.降服武林人士

    当南宫急匆匆的赶到千面店里的时候,这些之前还在商业街上演“怪物猎人”的“高玩”们,除去千面还和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啪嗒啪嗒”的敲着鼠标,西荇只是闭目养神之外,其余都是一副垂头丧气的脸。

    灵镜只是冷着脸盯着她的衣角,葵蕾像是断了线的木偶一样用十分诡异的姿势趴在桌子上融成了一滩“烂泥”。不过受到打击最大的似乎是伊丽莎白,背对着南宫的她正散发着一股强烈的怨气,如果不是知晓她的身份的话,南宫多半会认为这是一只生前在千面店里上吊自杀的怨灵。

    虽然已经大概猜到了会发生什么,但是没有抓到那只妖怪,似乎对她的打击着实有些大啊,不过考虑到伊丽莎白那认真到有些死板的态度这也不是太奇怪。

    “什么嘛,原来是南宫啊。”

    瘫软在桌子上的葵蕾只是动了动手指来表示了一下欢迎,“你回去看到了七七吧?也不想想七七怎么可能跑到街上去。”

    的确是看到了七七,尽管当时的她似乎也正好刚刚到家就是了。

    “哈……算是吧。”

    心急火燎的南宫已经没有功夫和葵蕾再多解释什么“七七跑到了哪”的问题了,现在的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和千面报告。

    一个就是关于这一次神隐的猜测,另外一个,就是刚刚遇到的那只蒙眼的怪异妖怪。

    “老师……”

    南宫突然感觉这两个词实在是有些难于说出口,老实说他的这位老师除去每天呆在店里玩耍之外,压根就没有教过他任何知识,“我有问题。”

    “别烦我。”

    千面的视线压根就没有离开过电脑,自然,她的手也压根就没有伸到鼠标或是键盘的区域之外,“我正和一个小娘皮斗嘴呢,这丫头片子竟把我族人写成了祸国殃民的女贱人,真是气死了。”

    刚刚才跑到现场,现在就能悠闲的和别人开骂战了吗?而且都是年龄未知的妖怪了,为什么还要计较这种小说里面杜撰的玩意啊!

    “一共有两件事,第一件是我在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妖怪。”

    虽然千面的眼睛还是没有离开电脑屏幕,但是南宫却还是发现她那对毛茸茸的耳朵突然动了动。

    果然还是在听着的嘛。

    “我问她要编号牌,但是她并没有。”

    “那就揪住扭送过来呗,多大点事。”葵蕾一边说着毫无营养的风凉话,一边口无遮拦的给着南宫暴击,“啊,差点忘了估计你扭送不过来。”

    “听我说完。”

    着急之下的南宫压根就没去管葵蕾的调笑,“接着那个妖怪给我看了一个像是红袖章的玩意……”

    说道红袖章的时候,原本还没有什么精神的葵蕾突然坐起了身,一直盯着屏幕的千面也扭过了头。灵镜,西荇,甚至就连伊丽莎白,她们全部都像是兜头冲了一盆凉水一样惊醒了起来。

    这种反常的举动,难道说那个妖怪口中的红袖章,真的是一种很大的权力标志?

    “是我的疏忽,原以为你基本不会遇到这类妖怪的所以就没有和你说明。”

    灵镜叹了口气,“袖章基本上算是一种身份的证明了,所以既然那位妖怪给你看了的话,多半不会有假。”

    “南宫小子,我问你个问题。”千面接过了灵镜的话头,“古代的历史片你也看过不少吧,抛开那些特效不说,你看到的官府朝廷,对那些所谓的‘武林帮派’采取的是怎样的措施?”

    “唔,给个……名分?”

    “没错,就是给了个名分,在让那些‘武林人士’享受到了‘被承认的快感’的同时,也用一条‘大义’来束缚住了他们,不让他们到处为恶。而你今天见到的那个带着红袖章的妖怪基本上就和那‘武林人士’差不多。作为遵守一些事项的同时能得到的好处,就是管理阶层的承认以及可以到处游荡,不受地域限制的权利。”

    狐狸“啪”的一声打开了折扇,“其实说到底原因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因为她们太厉害了,想治也治不了。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稍稍约束一下她们。姑且问一下好了,你见到的那个妖怪大概是什么样子?”

    “当然是和普通人差不多啊。”

    南宫也不是太清楚到底怎么描述那个让他后背发凉的妖怪,不过特点倒是已经牢牢的记下了,“特点倒是挺明显,她好像用绷带把眼睛全部都裹起来了。”

    “……”

    沉默。

    原以为千面会给出关于妖怪的信息,不过南宫在等待了好一会之后,得到的只是千面尴尬的笑容。

    很明显她是想在转移话题,那个妖怪,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哈,哈哈,这个嘛,总之下一次见着你就躲远点好了。”千面一边打着哈哈,一边瞥了瞥葵蕾那里,“看在你这么努力的份上,第二个问题我就勉为其难的认真听一听好了。”

    这明显就是在用好处来封口嘛。

    “算了,下次我会注意的。”

    南宫并没有多追究,事实上那只妖怪的问题也只是一个意外而已,抛开对七七留在家中的不放心来到这里的真正目的是……

    “老师你们是刚从商业街那里回来的吧,而且也没有抓到那个到处开枪的妖怪。我在家里的时候电视里的新闻就已经报道了,不过定性是“持枪抢劫犯”,老师……我觉得这里面有点蹊跷。”

    “咦,你小子,倒是先我们一步想到了有趣的事情啊。”

    千面把折扇一合,“哪里有蹊跷?我们刚回来,可是两眼一抹黑哦?别用什么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来浪费我时间。”

    “不浪费时间的话那我就先问您几个问题好了。”

    南宫擦了擦手心的细汗,“老师,有没有一种可能,因为碰巧导致了在同一时间发生了两次神隐?”

    “这种堪比买彩票的事情我可没遇到过。不过理论上说是不可能的。因为两个神隐同时出现并且影响的话,想想也应该清楚那些被影响的普通人到底会处于怎样一种混乱的状态了。毕竟不同神隐针对的目的肯定不同,你是想让那些受影响的人得精神分裂症么?”

    果然不能同时存在么?但是这也在计算之中。因为新闻中所说的也只是一个“神隐”导致的结果。

    “那也就是说只有一个神隐咯?”

    南宫定了定神,而灵镜似乎也察觉出了异常,快步的来到了千面的身边,“那这样的话,到底是哪一个神隐会留下来?还是说……会融合在一起?”

    “……你,想到了不得了的东西啊。我可以回答你,不过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当不当真就要你自己去考虑了。”

    随着南宫的发问,千面也皱起了眉头,“如果真的出现了你说的‘两种神隐在同时发生’这种事情的话,这就好似两个水平差不多的绝世高手在死斗一样,抛开一切其他因素不谈,理论上的结果应该是一死一伤。如果是放在神隐上的话,结果应该是一个神隐消失,这就好比死掉的那个高手。另外一个神隐被用作迷惑视线。不过消失的那个神隐自然也不会好过,肯定会留下一些线索。这应该就是受重伤的那个高手。”

    “持枪,抢劫……原来如此。”灵镜重重的对着墙壁捶了一拳,“我们不仅小妖怪没抓到,还……”

    或许是考虑到在场的伊丽莎白的存在,灵镜在伊丽莎白还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就不再说话。不过看上去,灵镜也在这一刻明白了今天她们到底错过了什么。

    与那只开枪的妖怪相比,器狩应该要更厉害一些。所以她抢劫了玉器店所产生的神隐自然也就强过了那只小妖开枪后产生的神隐。而这几乎在同一时间产生的两个神隐相拼之后的结果则是:持枪妖怪的神隐浮出了水面用来迷惑路人,器狩的神隐“受伤”留下线索后消失。也就正是新闻报道里的那五个字——持枪,抢劫,犯。

    有些,不,应该是太可惜了!明明葵蕾已经控制了监控室,就算抓不到器狩,说不定也能发现她的相貌特征。然而这一切却因为自己见到了陌生的妖怪就上前盘查的冲动而付之东流。

    这种明明没错,但是却“错了”的感觉还真是难受。而且,下一次再抓住器狩的“尾巴”,又要到什么时候呢?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