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9.无脑吹

    为了防止伊丽莎白在见到灵镜和葵蕾这对组合的时候产生什么不必要的联想和误会,当然也为了能够尽早的找出线索把多半会坏事的器狩给抓住或者赶走,天还没有亮的时候,灵镜和葵蕾多半就已经出发了。

    不过相比于只需要专心捉妖怪的她们,南宫的任务则是意外的繁重。某种意义上,只要是陪着女性走路,不管是不是逛街,都会意外的让男性感到疲倦。

    “咳咳,那个孩子,其实带上也无所谓。”

    就在南宫跟随着伊丽莎白走访没有多久的时候,伊丽莎白突兀的轻咳了两声,“让一个小孩子独自在家,似乎不太妥当。”

    “啊,你是说七七吗?”

    南宫望了望伊丽莎白那涨红的脸,“应该没事,只要不乱跑的话。”

    在南宫家中呆了几天之后,七七就像是彻底把她亲人给忘记了一样,对于回家之类的事情绝口不提,每天所做的事情就是变着法子去粘着西荇。不过抛开这一点不谈的话,七七还是个挺懂事的孩子,至少这一次她老老实实的同意了南宫一个人呆在家中不出去的要求。

    不过伊丽莎白倒是意外的容易害羞啊,明明七七只是在见到她的时候,像是看见鱼的猫一样飞扑了过去用脸蹭她的腿而已。虽然这样的动作,南宫也只见过七七对着西荇用过。

    “咳咳,既然你这样说的话我没有意见。”似乎是因为水土不服的关系,伊丽莎白的脸色看上去并不是那么的好,“今天我们的目标已经定好,对于妖怪而言,最容易聚集的地方应该是有着代表性的地点,当然这也就代表着容易发生骚乱。所以我们的目标就是这些地方。”

    “代表性的地方吗?”

    似乎这一带还真的没有什么标志性的建筑,而且妖怪们聚集的地方似乎也只限于千面所在的那一条街道而已。

    但是在这里辩驳了伊丽莎白的话,恐怕会给她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吧。

    “去的话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不过稍稍缩小一下范围么?”

    “嗯,那么决定了,展览馆如何?”

    “噗!”

    这肯定是碰巧的吧!为什么一开口就说要去之前才发生盗窃事件的地方啊。

    “那个,能不能换一个地点?”

    一边后悔留给了伊丽莎白选择的空间,南宫一边说道,“那里正在维修……嗯,所以还不能进去。”

    “原来如此,那就换做商业街如何?”

    伊丽莎白点了点头,“如果是那种人流繁多的地方的话……”

    “等等等等……那里也不行。”

    二连发,人品爆表的伊丽莎白第二次的选择仍然是一个南宫绝对不能带着她去的地方。因为那里就正是灵镜与葵蕾今天的搜索范围,有着数不清的商品的地方,正是器狩有可能会光顾的场所之一。

    “那里……嗯,那里……”

    糟了,这次该用什么理由来阻止她完全想不到。

    “看上去是有什么隐情啊,那就更需要调查一番了。”

    南宫支支吾吾的样子很明显让伊丽莎白产生了怀疑,“不过请放心,我会如实描述我所见到的一切,绝对不会添油加醋。”

    正是因为这样才更麻烦啊!如果伊丽莎白在那里见到了灵镜和葵蕾的话,绝对免不了一番讯问的吧。如果再因此不小心发现了关于抓捕器狩的事情,那么拖住伊丽莎白,抓住或者赶走器狩的计划也就全盘泡汤了。

    不过伊丽莎白看上去已经不像是能够用劝说来让她回心转意的样子了,那么也只好期待着那街上的人流,能够完全让伊丽莎白找不到灵镜她们的影子吧。

    一路上,伊丽莎白已经赚取了太多太多路人的视线,不过她本身似乎并不是太能接受的样子。没过多久,一开始还抬头挺胸的她就悄悄的跟在了南宫的身后。

    说起来,这副明显是因为被关注而害羞,但是却强撑着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可爱。不过……某种意义上说,伊丽莎白也是属于“敌人”的一类吧。

    “呜哇,怎,怎么停下了?”

    伊丽莎白摸着脑门,茫然的打量着四周。

    “已经到了,就在前方。”

    南宫顺手指了指,不过更多的是在观察着周围是否出现了灵镜和葵蕾的身影。果然,在今天之后得让灵镜学会使用手机,或者是弄到葵蕾的手机号了。如果可以用信息来联系的话,现在也不至于连走一步都这么胆战心惊。

    “怎么了吗?”

    “啊!没事,只是感觉太繁华了点。”

    伊丽莎白急忙摇了摇头,似乎是想把杂念给甩出去。这种怪异的变现,南宫也只在灵镜的身上看到过。

    似乎是因为长期和妖怪打交道导致了对一些必须清楚的紧跟潮流的文化与知识的缺失,灵镜看上去就和一位从古代穿越过来的女孩一般。如果说对电脑一类的器械不理解也就罢了,但是居然连手机这种基本的通讯方式都不会使用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而现在伊丽莎白的表现,似乎和灵镜差不多。

    “其实算不上多繁华啦。”

    南宫一边带着伊丽莎白在人少的地方穿梭着,一边留意着周围的人群,“只是很普通的,因为人类需要而形成的地方而已。”

    “原来如此,其实我并没有怎么接触这类地方,有的话也只是因为任务。”

    比起灵镜,似乎伊丽莎白要更坦诚些,或许这只是因为器灵的心思比较单纯的缘故?

    “我在身为监察官的同时,还是属于器灵的。而且在我们负责管理妖怪的‘裁判所’里,我也只是一把很普通的武器而已,有许许多多比我更强的同伴。比起我自己执行任务,更多的时候我是以武器的形态被主人所适用着的。”

    “你还有主人?”

    “这是肯定的。”

    伊丽莎白看了看南宫抱着的西荇刀,似乎在嘲讽他问了多么白痴的一个问题,“我只是因为主人的监察官的身份,才也被提升为监察官的。我的主人是一位绝对的天才,以历史以来最年轻的身份成为了监察长。”

    器灵都是护主的,现在南宫算是稍稍理解了一些这句话的含义。至少在这一路上,打开了话匣子的伊丽莎白无时无刻不在抬高着她口中的“主人”,甚至连一些根本不能说的,她的主人的相貌年纪等问题,都被她不小心说漏了嘴。

    “总之就是这样!我的主人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主人,明白了吗?”

    “嗯嗯,非常明白。”

    南宫略显敷衍的点了点头,虽然说听着伊丽莎白这一套千篇一律的演说的确有些无聊,但是让南宫分心的原因更主要的还是在前方不远处,人群之中的一个身影。

    以南宫这并不算是太纯熟的经验来判断的话就是——可疑。明明是一个披着斗篷的矮个子,但是周围的路人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不过这种名为“神隐”的现象基本上也可以确定那个矮个子的“妖怪”身份了吧。

    印象之中,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狼狈的妖怪,看上去就像是受了伤一样。

    “怎么了?”

    “没什么,一点小事。”

    南宫一边说着,一边尽量小心的朝着远处那背对着他的妖怪走去。

    之前葵蕾说过,器狩是因为在别的地方偷了宝贝被追杀才跑来了这里,那么着装狼狈一些也没有什么奇怪对。而之前根据灵镜的描述,器狩正是一个矮个子。这两点无一例外都与不远处的那个妖怪相符。

    而且,这里的地点。商品繁多的店铺必然会吸引着器狩,拥挤的人群也让逃跑变得容易了许多。可以说这里是器狩最容易出没的地方,而现在,就有一只如此可疑的妖怪就在前方。

    既然看见了就没有放过的道理,而且如果当着伊丽莎白的面抓住了器狩的话,对方对这里监察官的评价也会大大的上升吧。

    “我想去询问一下前面那个‘妖怪’的身份。能协助我盘查一下吗?”

    (明天开始恢复一天2更。)(考,什么是恢复,原本就应该吧。)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