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7.提前到来的监察官阁下

    “不行啊,什么都找不到。”

    南宫的家已经重新被定义成了据点,在把所有幸苦得来的“线索”翻了好几遍之后,饶是灵镜口中“经验丰富,调查效率高”的葵蕾,此时也有些不耐烦起来。

    “啊啊,所以我一开始才不想接这个单子,你们看看这拍下来的到底是什么玩意,不就是一团影子嘛。不行了这活我做不来,定金我双倍还你。”

    “现在你要是走的话,我就把这件事在妖怪之间散布出去。”

    就在葵蕾站起身,拖着旅行箱就打算离开的时候,灵镜的一句话顿时让葵蕾从上到下都彻底“冷静”了下来。

    “妖怪之中声望不错的赏金妖怪‘葵蕾’,因为能力不足完成不了委托,提前赔偿定金打算一走了之。”

    灵镜冷哼了一声,以完全不符合她气质的笑容笑眯眯的盯着全身都僵硬起来的葵蕾,“这种消息一旦传遍了妖怪界的话,葵蕾,你可就得喝西北风了。”

    “咕咕……灵镜!”葵蕾尴尬的样子差点就让南宫笑了出来,不过灵镜的威胁对于葵蕾来说伤害的确是太大了,很快这个刚刚还打算开溜的赏金妖怪,就又坐下来盯着散落一桌的照片发呆。

    “你应该知道器狩有多难抓,对于我来说,想要抓住她至少得有时间让我布置好线,当然这和买彩票中一等奖没有什么区别。”

    或许是终于从职业习惯中清醒了过来,葵蕾看上去一点干劲都没有,“实不相瞒,不久之前开设的交易会,器狩就如约去光顾了一次,而且趁乱偷走了最值钱的宝贝。当时有太多太多厉害的妖怪在场,不过无一例外都还是被她给甩掉了,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器狩才跑来了这一带。老实说,仅凭我们不太可能抓住她。”

    “只是不太可能,不是绝对。”

    幸苦找来的证据看起来并没多大的作用,很快灵镜就像是刻意要忘记这第一次的失败一样,把照片揉成了一团扔到了垃圾桶里,“这话从我口中来说有些惭愧,但是老师负责的这一片区域,的确是这附近管理最不严格的一片。虽然这其中多半也有老师不愿意亲自来管理的原因,但是这也说明了我的能力不足。不过,这种境况,却是我们最大的机会。”

    “至少那个器狩会赖在这里不走,对吗?”

    南宫小心翼翼的接上了话,不过他也是在大概明白了灵镜话里的意思之后才打算说的。

    对于南宫来说,在没有遇到灵镜,成为监察员之前,他的兴趣一直都是四处寻找所谓的“妖怪”、灵异现象等等,既然要寻找的话就免不了要在城市的大大小小各个角落去寻找探访。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南宫很清楚这一片地域一定会吸引住器狩的视线。

    一个爱偷窃,抢夺宝物的妖怪,如果当她碰巧遇到了一片管理不是很严格,而且还有很多藏着的“宝贝”的地域之时,就算是赶她走,恐怕她也会继续赖在这吧。

    “也就是说,器狩估计不会在偷了博物馆之后就立刻跑掉,多半还打算谋划下一次的偷窃。”

    “嗯,就是这样,看来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

    灵镜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被我发现之后,器狩多半会更加小心,但是只要是在外的狐狸,就肯定会露出她的尾巴。至于用来勾引这只‘狐狸’露出尾巴的‘炸豆腐’,就是宝贝。所以南宫,这件事需要靠你的帮助。”

    “哎?我?”

    南宫指了指他自己,虽然家境还算殷实,每个月在外不知所踪的父母也会打一笔一个月怎么都不可能花完的钱过来,但是南宫实在是想不到他到底有什么地方会吸引到器狩。

    “我可不是宝贝啊。”

    “你当然不是,不过那个女人不就是了吗?”

    那个……女人?啊!难道说是西荇?

    “虽然我不是太想抬高那个女人,但是她也算是一把有历史的妖刀了,这种宝贝如果被器狩发现的话,在我看来器狩无论如何也会想得到的。”

    也就是说拿西荇来当诱饵?

    “不行,这个我拒绝。”

    没有多想,南宫就立刻回绝了。

    虽然西荇应该会无条件的听自己的命令,但是这种事情就与当初救下西荇的时候心里的想法截然相反了。

    而且,尽管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是西荇应该算是只属于自己的“妖怪”了,所以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把她推到危险的境地呢?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灵镜叹了口气,“还有别傻笑了,现在你看起来有点猥琐。”

    “哈哈!我懂的嘛!”不同于比较“委婉”的灵镜,葵蕾则是豪迈的拍了拍南宫的肩膀,“南宫,这就是青春啊!趁着年轻,赶紧去做一些不做以后就会后悔的事情吧!”

    喂喂,别拍了,你笑的要更加的猥琐吧。

    “没用的,人与妖结合倒还是有生育的可能,但是我还从未听说过人类与器灵有结合成功的例子。”灵镜一本正经的说着这根本不符合女孩子身份的话。这下连南宫都不清楚她是故意的还是真不知道了。

    “吼吼!你看,这下都不用买保险了!”葵蕾像是四十岁的单身中年大叔一样凑到了南宫的身边,“快点去快点去,我可以负责把缠着西荇的那个小鬼给支走,免费哦?”

    这不是免费的问题吧!

    “您的电话,您的电话,赶紧接……”

    好在这样尴尬的场面没有持续多久,葵蕾放在桌上的手机就嗡嗡的响了起来。

    “你好!这里是葵蕾,如果您有什么想要给我的委托……什么嘛,原来是臭狐狸。”

    葵蕾的脸色在得知了对方是千面之后立马就臭了起来,在嘟囔了几声之后就把手机交到了灵镜的手中。

    “你老师找你,似乎有急事。”

    “嗯,老师。什么!”

    才结果手机没多久,好像得知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的灵镜就差点把双手托着的手机给扔了出去。

    “我理解了,那么再见。”

    从灵镜的表情来看,一定是出事了,而且看上去并不像是什么好事。

    “出了点紧急的情况。”灵镜急匆匆的说道,“原本计划在不久之后才来的那位异国监察官,现在已经提前赶来了这里,现在的话多半已经在机场等候迎接了。”

    异国的监察官,之前灵镜也提到过,虽然她的目的只是来这里交流文化和参观,但是无论如何,这里发生的一切也会直接和她对这一带,也就是千面管辖的这一地区的评价挂钩。

    而现在,她偏偏在器狩大肆偷窃了一番,并且还没有被抓到的时候提前赶来了。如果要是被她知道了这里正有一个窃宝的妖怪在横行霸道的话……

    “计划暂时改变了。”

    灵镜想了想之后说道,“南宫,下一次你就不用和我们一起去抓捕器狩了,至少你跟着作用也不大。你的话有新的任务,在我和葵蕾去搜捕或者驱赶器狩的这一段时间内,你负责接待和陪同那位异国来的监察官。说是陪同,不过我想你也应该清楚,最重要的事情,是让她不要察觉到器狩的存在!”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