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11.请放过我的日常

    “喔喔,你小子不错嘛。”

    在店里坐在椅子上的千面跳起来,像往常一样准备拿扇柄去敲南宫的脑袋,不过这一次却挥了个空。

    倒不是因为南宫躲掉了,而是因为在扇柄即将落在他头上的那一刻,被站在一旁的西荇牢牢的抓在了手上。

    “千面,不要为老不尊。”

    西荇一边松开了手,一边看着千面的小脸蛋逐渐鼓了起来。

    明显不高兴了的千面,从那次战斗之后就一直沉默不语的灵镜,以及……这总感觉无时无刻都在护着自己的西荇。虽然说找到了能够让西荇好好生存下去的方法,但是总感觉与此相对的,好像有什么更大的麻烦降临在了自己的头上。

    “好好好,我老我不尊。所以说器灵护主的天性真是麻烦。”千面一边嘀咕着一边收回了扇子,“不过总算是和平解决了嘛,上层的决议也下来了,自然没有什么理由反对。时刻保持人形消耗大的话只要找个主人随时带着本体就可以避免消耗了,嘛,这还真是只有身为男孩子的你能想到的方法啊。”

    “所以说不是您想的那样。”

    “是吗?”千面凑到了南宫身前,脸上带着坏笑,“帮西荇保养刀身的时候,真亏你能把持的住啊。”

    “呜……”

    鼻腔里突然传来了一股热流,吓的南宫急忙捂住了鼻子仰起头。与此同时,南宫也不得不佩服千面这诡异的侦察能力,毕竟她说的一点也没错。

    南宫原本的意思十分的普通,只是单纯的在西荇需要变回本体的时候帮忙拿着,可是也不知道是因为当时的战斗太激烈导致说错了话,还是被西荇曲解成了其他的意思。在战斗之后就半强迫的被西荇拉着做了一系列据说是“认主”的事情,然后稀里糊涂的就成为了西荇的主人。

    虽然说西荇只是一把刀,南宫也把这个事实在心中默念了很多遍。但是这把刀!在一天的小部分时间里,完全就是一个优雅美丽,还百依百顺的美人啊!

    有些时候,南宫甚至是靠着咬嘴唇的方式来度过对于他来说,属于“浩劫”的时间的。而首当其冲的,就是西荇提出的让南宫帮忙保养刀身,也就是“擦刀”的行为。尽管不愿意去想,但是在这过程中南宫还是会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一些奇怪的事情。

    西荇的本体就是正在小心翼翼擦拭着的刀,也就是说现在正在擦拭的,是躺在膝盖上的西荇的身体咯?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刀身居然还微微的发热了起来。

    南宫已经不愿意,也不敢去多想了,最终在鼻血和唇血两重作用的驱使下才艰难的完成了这个任务。而且这还只是个开始,南宫自然不会把已经认他为主的西荇扔在路边。这孤男寡……刀共处一室,擦枪走火什么的实在是太容易了。

    “鼻血止住了吗?”

    千面悠闲的扇着扇子,看起来因为西荇的事情得以解决,她的心情也变得十分的不错,“灵镜也是,西荇本意并非有意伤人,现在不是作为妖怪而是作为武器这件事也得到了上面的认可,只要一直在南宫身边就可以免去诸多限制。精气的需求已经减少大半,想想办法还是能够解决的。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嘛?”

    不止是千面,似乎就连之前的葵蕾也是在有意无意的给西荇方便。而在这之后,为了让西荇更好的生活,明明没什么能力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南宫硬是被千面升了官,成为了和灵镜一样的监察员。

    可是唯一让南宫感到不知所措的就是灵镜了,好不容易才在最近有了一些交流,可是在西荇一事之后,灵镜再一次变得冷淡起来。

    “没有不高兴。”

    阴沉着脸的灵镜回答道,“手续很正规,我没理由反对。”

    这一张冷冰冰的脸,明显就是在诉说着她的不悦。

    “那就是吃醋了?啊啊,我懂的嘛,这花季少女会想的事情。”

    千面捂着嘴窃笑了起来,连声音都变了调,“啊,怎么办,一直和我独处的男孩子居然有了新欢,而且还住在一起。啊啊啊!怎么办啊?难道是我没有魅力吗?”

    “老师!”

    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羞,红着脸的灵镜一个箭步把千面揪到了身前,开始捏起她那圆鼓鼓的脸蛋。

    一定是生气吧,害羞这种表情,感觉和灵镜应该是无缘的。

    “不过老师您的话并非无用。”

    在稍稍冷静下来之后,灵镜把目光投向了南宫。尽管在下一刻就和突然挡在南宫身前的西荇发起了一场“两人的战斗”。

    “南宫,我打算也住进你的家里。”

    “什么!”

    “别会错意了。”

    看着差点跳起来的南宫,灵镜接着解释道,“你与西荇是否属于不健全同居这件事我暂且不论,我住进你家中的目的是为了监视西荇的行为。虽然她现在已经作为了你的武器,但是也无法改变它是一把需要摄取精气才能够存活的妖刀这个事实。简单明了的说,西荇,我现在并不相信你。”

    “嗷……”千面用扇子捂住了嘴,“南宫,这就是修罗场啊。”

    不,这肯定不是,拜托了老师,您不要再添乱了。

    “是吗?我和南宫已是主仆关系,我想可轮不到一个外人来说三道四吧。”

    仿佛为了宣誓主权一样,西荇一边挽起了南宫的手,一边朝着灵镜投去了炫耀的神色,“相比于这些,随随便便就让南宫涉险的你,才更需要被提防一些吧。”

    “好!打住,修罗场到此为止。西荇你也一把年纪了,不要和小姑娘家争一些可有可无的东西。”

    千面用扇柄敲了敲桌子,“要去南宫的家住下我也没有什么意见,不过灵镜,你自己家里的麻烦解决了吗?”

    “已经解决了,她们两个已经被接走了。而且相对的我还接到了一个葵蕾带来的消息。之前妖怪开的交换会上,那个小偷似乎偷了压轴的宝贝逃走了。”

    灵镜的目光转向了西荇,虽然还是带着敌意,“庆幸吧妖刀,你一直烦恼的‘食物’问题,多半有方法解决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