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10.哪怕是做一次圣母

    葵蕾,傀儡。用可以控制对方身体的丝线去操纵着对方的肢体的行动,从这一点看来,名为“傀儡”的确当之无愧。

    只要不是南宫弄混的话,这个自称“葵蕾”的妖怪,就是在之前袭击了西荇,并且还差点就得逞了的家伙。只是为什么……

    明显葵蕾从自己手上的伤知道了一切,可是她却连表露的意思都没有,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般与自己打招呼和攀谈。

    因为葵蕾是个笨蛋吗?还是说,她有什么其他的用意?

    南宫心不在焉的按照灵镜给出的地址缓缓的前进着,相对于心事重重的她,临行前的灵镜则显得十分的兴奋。的确,如果有了葵蕾那样的家伙和她一起去抓捕西荇的话,在南宫看来都是一件几乎不会失败的事情。因为那个葵蕾,似乎在对于这种接受别人委托并且完成的工作上,已经有了很多经验了。

    而且,或许是因为葵蕾的关系,灵镜也了解到了西荇属于“器灵”的身份,有了明确针对的地方,再加上葵蕾可以用来控制敌人的丝线……

    “啊啊啊,我在想什么……”

    南宫不停的甩着头,或许在路人看来,他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在因为什么事情而烦恼的少年罢了。可事实上他必须要在接下来完成灵镜所给予的工作。

    尽管兴奋但是还并没有自大的灵镜自然不会低估西荇的实力,准备好抓捕用的战场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对于普通人来说,因为神隐的关系所以并不用担心被发现的问题。而对于妖怪的话,恐怕一不小心就会被卷入到即将发生的战斗中,而且它们随意走动的话还说不定会影响到葵蕾的丝线。

    所以南宫的任务就是与那些见到的妖怪交涉,并且让她们尽快的撤离出西荇所休息的,也是即将发生南宫不愿意见到的事情的地方。

    ……

    “对对,没错,所以赶紧离开吧。”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也逐渐的黯淡了下来,尽管在劝说妖怪离开的过程中遭到了不少质疑和反对,但是只要一报上灵镜的名字,她们全部都乖乖的离开了。

    而且……就算是妖怪中的傻子也应该逐渐理解了吧,那逐渐要升起的月亮以及这周围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南宫丝毫没有怀疑葵蕾的推断,事实上他也相信西荇只是会在迫不得已的时候去袭击人类来获得“食物”。这种行为是错误的,但是现在的话还不晚,因为还有一个方法,一个虽然有些危险,但是西荇一定是能够接受的方法!

    果然,不能等到灵镜捉到西荇之后再提出交涉,那时候就晚了。更何况,似乎对妖怪抱有很大成见的灵镜,真的会仅仅只是抓住西荇而已吗?

    “……嘁,果然等不了啊。”

    在对方愕然的目光下,南宫甩下了才刚刚遇到的妖怪就朝着西荇所在的地方跑去。

    虽然听起来看上去都十分的“邪恶”,但是西荇的行为并不是她的本意,而且就算是她,也有生存下去的权力。更何况,现在也有办法去避免西荇吸取精气的行为。

    在这个时间,西荇恐怕已经在休息了吧。而如果说优雅的西荇会选择呆在哪里休息的话,一定就是那里了!之前她驻足停留的地方,也是她最喜欢的地方!

    “西荇!”

    南宫跳进了花坛之中,紧接着在那一团团繁花之间翻找着。

    周围的普通人到底会用怎样的想法来目睹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神隐会让她们脑补出合理的解释,就算没有神隐,无非也就是破坏花坛然后赔钱而已。

    被花坛之中带刺的花茎和锋利的叶片划伤也都不重要了,因为如果这样拨开花,就能找到西荇的所在的话,不就是流点血的代价而已吗?

    啊!找到了,在那花丛之下,安安静静躺着的被布包起的刀,和早上见到的一模一样。西荇就在那里!

    “喂!西荇,我和你说,现在这边……”

    “你来这里做什么!”头顶上方传来的声音,等到南宫抬起头的时候,原本还是一把刀的西荇已经化为了人形,而那把刀正被她紧紧的握着。

    “你是傻子吗!赶紧走开!”

    哎,西荇已经知道了吗?那既然这样的话,就直接和她说自己的想法好了。那个她一定愿意接受的想法,也或许是唯一能够拯救她的想法!

    “西荇你听我说,你可以……”

    “不要命的话去跳楼啊!别来这里!”

    伴随着肩膀传来的酸痛感,南宫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西荇用刀柄给打倒在了地上。而做完了这一切的西荇仍旧没有停下,而是立刻拔刀对着她的身前划去。

    细微的,绷紧的丝线断裂的声音……是葵蕾!那个妖怪已经来了吗!?

    化解了第一次危机的西荇的神色终于冷冽了下来,那是南宫从未见过的,带着杀意的神色。为了生存,她必须要带上杀意,哪怕这在灵镜和葵蕾看来,恐怕只是单纯的起了杀心而已吧?

    明明不用这样的,明明也不是这样的!

    似乎是为了便于观察,躲在暗处的葵蕾终于现身了,而等到南宫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却并没有发现西荇有什么主动进攻的动作。

    灵镜在那里!似为了掩护葵蕾而充当着前卫。

    “!”灵镜似乎终于发现了南宫,可是在短暂的讶异后,她还是没有任何打算罢手的意思。

    “南宫!这种妖怪的下场是唯一的!赶紧离开她,否则包庇妖怪,你也是同罪!”

    “听到了吗?我的下场是唯一的。”

    西荇的目光停留在了刀锋上,话语里带上了几分自嘲,“我已经没地方可以停留了,也差不多该断了吧。倒不如说停在世间这么久已经很赚了。”

    “不对!还没有到时候!”

    眼前的西荇挥刀划出了一道又一道的银弧,将那些南宫连看都难以看见的丝线割成两段。

    “你不用继续做违心事的!还有一个办法!”

    “办法?”

    持刀的手似乎已经不听使唤,而就在西荇已经闭上眼打算放弃的时候,南宫却扯住了缠绕在她手上的丝线。

    “还有……办法么?”

    随着几声轻响,虽然那一瞬间的表情实在是痛苦的有些滑稽,但扯断了丝线的南宫还是成功的让西荇燃起了一丁点的希望。

    虽然只是一丁点,但是,星火也是可以燎原的。

    “啊,没错。”

    强忍着手上那已经快要痛到麻木的触感,南宫背对着西荇挡在了她的身前。

    明明可以继续出手,可是在灵镜后方的葵蕾却微笑着向南宫打了个手势。啊啊,既然一开始就有心的话,就不要出手了啊。那线扯起来真的超疼的。

    快步走来的灵镜似乎已经没心思去在意葵蕾了,她手中的符纸已经拧成了一段长鞭模样的武器。的确,对于属于刀剑的西荇来说,这是完全相克的武器。

    “西荇,你袭击人,只是因为需要大量的精气来保持人形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一直是刀状态的话,就不需要那么多了吧?”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看着面无表情逐渐逼近的灵镜,南宫张开了手,虽然连他都不认为灵镜会因此停手,“我可不是小孩子,随时拿着把刀,还是拿得动的。”

    “你!哈……这,呵呵……带着我,你就不怕哪天成了干尸?”

    “不怕。”

    “……那,不许反悔哦?”

    当然了!

    正当南宫闭上眼睛,准备结结实实的挨一鞭子的时候,刚刚还站在他身后的西荇已经化为了那把她一直抱着的刀,旋转着飞到了南宫的手上。

    身体突然就好像虚脱了一半疲累了下来,但是这一定不是西荇的恶意。因为要终止这一场没有意义的战斗,就必须得让灵镜冷静下来。

    由符纸而凝结成的长鞭在南宫的眼前擦过,那刮起的风都让南宫感觉到了疼痛。

    身体已经没有了多余的力气,好在化为了右手握着的刀的西荇似乎还有着她自己的意识,引导着自己的行动。而且,灵镜的神色也出现了明显的动摇。毕竟她的对手已经换了一个人,一个除去能看见妖怪之外还显得有些圣母的普通人。

    “灵镜……”

    化为了妖刀的西荇的刀锋划了出去,和南宫所想的一样,对准的只是灵镜手持的长鞭而已。自始至终,西荇都没有任何想要伤人的意思。

    已经可以和平的解决了,所以……

    “请你冷静下来吧!”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