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9.赏金妖怪傀儡

    西荇的目的地南宫也大致的猜到了,就她这一身的花香以及那优雅的身姿来说,想必也不会去什么在她看来属于“庸俗”一类的地方吧。

    最终,西荇驻足在了一座随处可见的公园的花坛前,此时早已过了属于老年人们晨练的时间,而作为工作日,为了生计而奔波的中年人自然也不会有功夫在这里停留,至于小孩子的话,就算玩游戏估计也看不上这里吧。

    太安静了,西荇仿佛在思考着什么一般沉默着,而南宫自然也不会不合时宜的出声打扰。

    呼,不管是安静下来,还是在和灵镜战斗的时候,都必须要用美丽优雅来形容的西荇,为什么偏偏要因为不应该属于她的罪过遭到讨厌呢?

    “我原本是在战争的时期被锻造出来的一把很普通的刀而已。”

    就在南宫犹豫着是不是要和西荇搭话的时候,这把需要依靠人类精气才能存活的妖刀灵突然开了口,其中夹杂着连南宫都能轻松发现到的无奈与惆怅,“相比于那些名刀名剑,我甚至连它们的零头都比不上。可问题是,使用我的那个人。”

    “普普通通的刀不管怎样也是会在战争中折断的,不过因为当时主人的关系,很普通的我就这么完好无损的保留了下来。嗯……或者说,反而更加的锋利了。我想你是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吧?”

    为什么变得如此锋利,或许就是因为染上了敌人鲜血的关系,在这同时,西荇这把很普通的刀也渐渐的开始用那些刀下亡魂的精气,来充实着她自身。

    虽然这光是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妖刀西荇,的确就这么完好无缺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可是哪怕再长寿的人,也是会去世的。临终前主人为了不让我为恶,所以把我埋在了樱树下,打算就这么让我简简单单的生锈腐蚀,然后消亡。可惜……总是有人会来到树下乘凉,又或者是驻足观赏。”

    所以,谁也不甘心就那么轻易的死去,活着恐怕对于西荇来说也是属于本能的范畴。

    “后来因为很多事情……我就有身体啦,当然,也更加不可能心甘情愿的自我了断了。”

    西荇解开了包着刀的布袋,轻抚着刀身,“就算是我,也想活下去不是么?”

    略显突兀的,刺耳的声音,西荇好像察觉了什么似的抬起了头。

    为了生存,必须得用人类的精气来作为食物的妖刀,而它必须要袭击人类获取精气的理由,也只是为了下一次有力气能够行动。

    啊……对了!

    如果说西荇真正必须袭击人类的原因,是因为要获取足够的精气便于下一次行动的话,那么或许有一个办法是可行的!

    “呐,西荇,你有没有听到什么……”

    刺耳的仿佛木头摩擦一般的声音,而等到南宫扭过头询问的时候,发现的却并不是一样抱着疑问的西荇。

    略显粗糙生涩的动作,可是这仍然不能阻止西荇抽出刀,将刀刃触向了她自己的脖子。

    “喂!?你在做什么啊!”

    一瞬间,顾不得许多的南宫只能选择了用身体撞向了西荇,而就在他与西荇摔倒在地上的同时,西荇的双眸也似乎变得清明了起来。

    “这……喂!你快点走!”

    西荇粗暴的把南宫推到了一边,而随着西荇的起身,南宫也看到了盘踞在西行周围的,仿佛蜘蛛网一样的细线。

    透明的细线,如果不是在西荇衣服的映衬下,估计根本就发现不了。西荇刚才那么诡异和不合理的举动,难道是因为这些细线?

    “西荇!应该是这些……线。”

    南宫竭尽全力的想扯断视线之内的细线,可惜这玩意的硬度比他想要中的要大了很多。

    “……怎么这么硬?”

    “是傀儡,嘁,为什么她在这。”

    西荇挥动着刀,锋利的刀刃轻松的划断了数道丝线,可是没有等她喘口气,她那持刀的右手又再一次不听使唤了起来。

    不,比起不听使唤,应该是被这些丝线给控制了动作了吧。如果是这样的话,只要控制住这些丝线……

    “我的天,还真是,硬啊。”

    手掌掌心传来了针扎一般的痛感,不过现在可不是查看到底伤了哪的时候。好在南宫的猜测并没有错,果然只要影响了这些线,西荇被控制了行动的手腕也能够自由活动了。

    “我说!有线的话顺着线就能……找到那个妖怪了吧?”

    “差不多!你,自己保重!”

    顺利的切断了丝线的西荇并没有停下,而是抛下南宫就顺着丝线的轨迹追了过去。

    “傀儡,难道说是追杀西荇来的妖怪么?”

    直到西荇的身影消失在了视野里,南宫才突然感觉到手掌处的疼痛好像翻倍了一样袭击了过来。

    几道血痕,看起来刚才的动作已经完全让丝线嵌进了肉里。虽然说看上去应该是救下了西荇,但是……

    “被甩下了啊。”

    南宫一边嘀咕着,一边动身前往了千面所在的“妖怪街”。因为就算是灵镜,不,正是因为灵镜不在,才有必要向千面汇报一下刚刚的一幕。

    虽然千面一点也不想伤害西荇,但是现在西荇的处境,似乎有些不妙啊。

    ……

    至少,现在似乎出现了专门以西荇为目标的妖怪,而且看上去还有着诡异至极的能力。那几乎透明的细线,似乎可以操纵别人的身体。

    想到这里的南宫用尽全力的朝着“妖怪街”跑去,不过就在快要到达入口的地方,已经精疲力竭的南宫却发现了一个他现在最不想遇到的人。

    灵镜,而且与她一起的还有一个奇怪的女人,尽管以现在南宫的判断来看,肯定是妖怪就是了。

    灵镜是在查她的编号牌吗?现在的目的是和千面说关于西荇的事情,果然还是绕着走……

    “啊,正好。”在看见了打算偷偷摸摸绕过去的南宫之后,一直以来都是不苟言笑的灵镜破天荒的朝着他招了招手。

    “南宫你过来一下,正好接下来有你的一份工作。”

    “工,工作?”

    被发现的南宫只得一边装作偶遇的样子,一边朝着灵镜走去,好在灵镜似乎因为在思考什么的样子并没有看出他的慌乱。

    不过在灵镜身旁的妖怪,似乎就有点不那么好对付了。

    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女性,明明是夏天,却仍旧紧紧的裹着一件长风衣,宛如瀑布般的发丝就那么垂在了脑后。从灵镜和她此时的动作来看,似乎并不像是她在接受灵镜的盘查。而且,虽然很想否定,但是南宫还是发现了一点奇怪的地方。

    这个多半是妖怪的女性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了自己的手上,与此同时还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刚才因为拽住了丝线而划破的手掌。盯着手掌看,难道是看中了什么……

    “没错,工作。”

    灵镜点了点头,“刚才总算得到了一点西荇的行踪和信息,我也成功的捕捉到了西荇逃跑的路线,所以我打算在晚上将她抓捕。之前因为不知道她的妖刀身份而导致了失败,这一次有了充分的准备和帮手所以是万无一失的。因此南宫,你需要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啊……啊,我没什么问题就是了。”

    南宫点了点头,看上去灵镜已经得知了西荇属于器灵的事情。不过,她居然会找一个妖怪来帮忙,实在是有些稀奇啊。

    而且,总感觉这一次灵镜不仅看上去有些兴奋,而且好像还充满了绝对的信心。难道说是因为身旁的这个妖怪的关系?如果是这样的话……

    “嗯,挺不错的小子。”

    女妖怪一边带着笑,一边朝着南宫伸出了手,“你的话,叫我葵蕾就好了。葵花,花蕾,葵蕾。”

    “啊,你好。”

    出于礼貌的握手,而就在手掌因为伤痕的关系传来了骚痒和疼痛的那一刻,南宫也瞪大了眼睛。

    因为这个女妖怪,这个女妖怪她的名字……

    葵蕾……傀儡?

    (葵蕾人设已出,书评区置顶。虽然说图有一点点剧透就是了。)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a>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