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8.妖怪的苦衷

    昨晚的事情,就算是在南宫看来,灵镜也一定是受到了各种意义上的打击。不仅在之后甩手拒绝了帮助,而且第二天也没有按时的出现在南宫家门前。

    考虑到不仅在战斗上不是对方的对手,而且她的老师千面居然只是光看没有出手帮忙,灵镜会受到打击也不是什么难解释的事情。

    不过就当南宫费尽心思再一次找到那条“妖怪街”,并且想向千面询问一下昨晚不帮忙的原因以及再一次请求帮助的时候,却遭到了千面十分果断的回绝。

    “不要,我可不想随随便便往外跑。”

    千面一边用扇柄敲着桌子,一边用南宫都能听出来的谎话糊弄着他,“你小子,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赶紧去工作!工作知道吗?偷懒的话是没有工资的。”

    “工资我才不在乎啊!您现在不帮忙的话,灵镜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有什么胜算的吧?”

    南宫大概了理解了为什么早上灵镜没有如约出现的原因了,的确,一个人都应付不来的话,再带上一个拖油瓶只会更加的麻烦。

    “说起来,您当时为什么就光看不帮忙?”

    “不想帮……嗯,不对,是不能帮忙。”

    千面想了想,突然换了个措辞,虽然知道肯定是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不过南宫还是想不通到底为什么千面会这样做。一个是妖怪,一个是自己的徒弟,在这两者之间选择谁,应该根本不用犹豫的吧。

    “不过呢,说一说还是没有问题的。就有劳你去给灵镜传递点关于她的消息了哦,顺便希望她平安无事。”

    “才不要,自己去说!”

    南宫难得的有了点小脾气,不过或许是因为潜意识里还是有这样的期待?他转身离开的脚步也逐渐慢了下来。当然,也在这同时知道了很多关于那带着袭击人类的恶意闯入的妖怪的事情。

    “妖刀西荇,并不是妖而是刀凝结成的灵,也就是器灵,她怀里抱着的,也就是之前把灵镜的法术破的落花流水的刀正是她的本体,灵镜她从一开始就判断错误了,拿对付妖的方法对付一个器灵,自然不可能有什么胜算。”

    那一张由符纸结成的网,看上去也的确像是专门为了捕捉妖怪而准备的。按照千面的说法,如果对方本身就是一柄利器,自然结局也就注定了。哪怕那个西荇还穿了一身不便行动的衣服。

    “西荇她和别的器灵进食的方式有些不同。一般的器灵只要食用相应的材料就算是补充体力了,不过西荇……一柄本身就是靠吸取精力才能保持锋利的妖刀,你觉得她要怎样才能活下来?”

    似乎昨晚西荇是说过这样的话的,就像人类需要吃鸡鸭鱼肉一样,这在人类自己看来是基本权利的事情放到动物身上就会认为是屠杀。但是就算如此,也没有什么办法……

    “谁也不想留一个会经常扰乱治安的家伙在它们的管辖范围内吧,就算是我也不想被骂啊。所以西荇是永远都弄不到编号的妖怪,只能依靠不断的逃窜于各个地方这样的方式来生存。虽然还有一点其他的原因,不过我也主要是因为这个而不想……出手,你明白了吗?”

    “……大概吧。”

    南宫一边沉思着,一边慢吞吞的离开了千面的店。

    谁都有生存的权力,所以,即便是在立场上没有办法直接帮助西荇,千面也要想方设法的用其他的形式去“帮助”她。而昨晚千面的行动,或许就是这样一种体现。

    不过至少西荇也相对的作出了让步,在昨晚她也不是带着敌意的,或许她的目的也单纯的为了让灵镜知难而退吧。

    那么,这样的妖怪,像灵镜所做的那样,粗暴的把她给逮捕然后惩罚,真的是最好的办法吗?果然,现在应该找到灵镜,然后再……

    “早上好?”

    “……”

    倒霉,好倒霉,就算一直在想着西荇的事情,也不至于真的在出了“妖怪街”才几步之后,就立刻遇上她吧?不过这扑鼻而来的花香,不用眼睛去辨认也能够猜出来这位开心的对着自己打招呼的妖怪到底是谁了。

    “早,早上好……”

    在这种一个人的时候逃跑绝对是最不明智的做法,南宫一边回答着,一边打量起了今天的,同时也是他真正算是“才认识”的西荇。

    即便昨晚才发生过战斗,可是此时的西荇却没有丝毫的顾忌。扑面而来的浓郁花香,穿起来优雅华丽的和服,唯一的不同恐怕就是多出了一把被她抱在了怀里的刀了吧。

    按照千面的说法,这把刀应该就是西荇的本体了。

    “只是普通的刀而已哦,有什么问题吗?”

    “……”

    “哎……那只小狐狸到底和你灌输了多少不应该知道的东西啊。”

    多半是已经察觉到了南宫那质疑的神色了吧,西荇放弃似的说道,“那么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呢?你这样普普通通的人,把刀递到你的手上,你也是摔不断的哦?”

    “不,那个,我只是想问。”虽然只是仓促的相遇,但是南宫也大概的想清楚了接下来的做法,“难道除了那种方式的进食……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那个,我觉得我可以帮忙的。”

    “唔,看来小狐狸告诉你好多事情啊,不过很可惜的是没有。”西荇摇了摇头,将包着刀的布袋给褪了下去。

    木制的刀柄,不过看上去似乎已经有一些陈旧了。

    不对,比起陈旧,这更像是很久没有经过保养的样子。

    “这就和你们吃饭一样的吧,不管换成了什么食物,吃饭本身是不能动摇的。有些事我也不想做哦,但是为了不让它突然在哪一天就那么断了,锈了,所以……”

    “所以?”

    “其实你是可以帮我的。”

    西荇说着将刀重新包了起来,继而似笑非笑注视着南宫。与之前的不同,似乎这一次又多了什么……其他的东西。

    而且,多出来的是什么,南宫很容易就看出来了。

    “这个……”不过,真正到这种需要实现诺言的时候,南宫才发现,行动往往比夸口要难得多。他的确能帮助到西荇,但是这帮助的代价……

    犹豫,困惑,一边是突然冒出来的和圣母一样的善心,一边是属于生物的求生的本能。

    就在西荇最后的一点点笑意也快要散去的时候,南宫总算是支支吾吾的开了口:“那个,吃饭的话也可以只吃一半对不对,所以……一半这种程度的话,我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噗……哈哈哈,你啊,是想下半辈子都在轮椅行度过么?”

    原本已经没有了多少笑意的西荇在沉默了一会后突然笑了出来,虽然说这种有些肆无忌惮的笑声和她样子实在是有些不怎么相符。

    “好人不是那么好当的哦,你这种性格可是当不了一个好的监察员的。多和那个女孩子学一学,对付我这样的,没有编号而且还四处惹事的妖怪就应该直接惩罚。”

    “可是……”

    可是这样不对,这也或许就是自己为什么会有些不认同灵镜的处事方法的地方了。不是所有的妖怪所做的事情都是带着恶意的,也不是所有的妖怪都必须要靠暴力去制服的,在别的事情上或许灵镜知道的更多,但是唯独这些自己却不想被灵镜的思维所局限。

    至少西荇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如果说她真的只是为了恶意去朝着无辜的人下手的话,那么自然也不会放过现在在她眼前的,毫无防备的自己吧?

    “咳咳,如果你真的这么有心的话……”

    就在南宫犹豫着的时候,西荇用刀柄敲了敲他的头,似乎从刚刚开始,她的心情就好了不少,至少连笑容也会一直挂在嘴角了。

    “那就麻烦你陪我去转转,如何?”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