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6.让我为你指路

    强大到灵镜难以辩驳的事实,南宫也终于如愿以偿的让灵镜变得哑口无言。在亲自去了厨房折腾了好一会之后,低着头的灵镜终于走了出来。

    灵镜并没有发火,相反,南宫得到的却是灵镜“离开”这样的命令。但是在短暂的归途中,灵镜却再也没有说过话,甚至连普普通通的道别都没有。

    “这感觉不就像是我把她给弄哭了一样嘛。”

    浑浑噩噩回到家的南宫一头栽倒在了床上,呆滞的看着手机出神。

    原先的计划是在一天任务的结束后鼓起勇气去要到灵镜的手机号码的,不过就刚刚那个情况来看,别说是手机号了,就连搭理灵镜都不会再搭理自己。

    但是……真的没有说错啊,而且事实也是确凿的。煤气的阀门开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与灵镜没有受到影响,但是那也多半是煤气所剩不多的原因。

    而那家中放置的香料所释放出来的猛烈香气,多半也是为什么煤气味会被盖住的元凶。

    果然,这个时候还是去问一问那个刚刚认识的网友吧。如果是有着相同“信仰”的人的话,或许是可以给出什么主意的吧。

    在大概的把下午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下,并且隐瞒了灵镜的身份之后,南宫朝着远不知在哪的对方发起了求助。

    就算只有文字,南宫也立刻感觉到了对方的热情,因为回信几乎是在一分钟之内就完成了。

    真是迅速啊,这个家伙难道一天到晚都泡在网上吗?不过就算是网络,也不能随随便便把灵镜的事情给传播出去啊。

    ……

    在等待了许久,南宫都觉得是不是对方已经睡着了的时候,电脑的屏幕上突然跳起了几行小字。

    多相信一点……可是之前见到的,可是真真切切的证据啊。而且现在开始搜索一下新闻的话,也能看见“某老旧小区煤气大面积泄漏,警方正在全力调查”这样的新闻,很明显就是下午和灵镜去的地方。

    等到南宫再想辩解什么的时候,对方已经完全没有了动静,仿佛在催促着他赶紧想办法道歉。

    果然,就对待女孩子的态度而言,之前是不是太苛刻了一点。毕竟就算是灵镜,也会反感那直来直去的质疑吧。要是当时再委婉那么一点就好了,虽然说现在没有什么办……

    啊,对了,如果说从灵镜的师傅那边来旁敲侧击的话,说不定……还是能得到原谅的吧。

    “……”

    虽然窗外的天色已经变得一片漆黑,但是在片刻的犹豫之后,南宫还是冲到了门外,闯进了夜色之中。

    ……

    原本就已经暗下来的天色,更是因为稀少的路灯而让南宫的方向感再一次减弱了一层,虽然还是大概的能记得之前灵镜带着走过的路,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后半部分的路程,南宫的记忆已经开始模糊了起来。

    残存不多的印象就是在一同乱转之后闯入一个古风的街道,但是现在……

    街道没有见到,而且就连回去的路似乎也有些记不清了。

    问路人吗?但是,路人应该是看不见那个“街道”的吧,而且随随便便和一个人问“你知道有一条住着妖怪的街吗?”这种话,多半是会在对方报警后被带到医院的。

    果然只能先想办法回去,在明天想办法了么?不过……明天,灵镜还会来喊自己出门工作么?

    “那个,抱歉。”

    在短暂的思索后,南宫还是放弃了继续盲目寻找的打算,冲着从不远处路过的一名女子招了招手。

    “能向您问个路吗?”

    “哎……啊,没问题哦。”

    短暂的惊讶后,女子迈着碎步朝着南宫走来,不过……

    呜哇,好香,她到底抹了多少东西在身上啊,而且看上去还不像是香水,而是香料的样子。

    而且……这个家伙,刚刚衣服好像在一瞬间换了一件!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从长裙,突然就变成了眼前的和服!

    ……不会,这么巧吧。

    “问路,那,你是要去哪呢?”

    女子眨巴着水灵灵的眼睛,残留着笑意的目光仿佛在盯着属于她的猎物。

    果然……就身份来说,眼前的女性也有太多异常了。

    首先是身上的花香实在是猛烈的离谱,在这之后衣服也突然就变了一件,瞳孔的颜色似乎也并不是当地人拥有的黑瞳,而是仿佛渗了血一般泛着红紫色。

    之前灵镜有教过妖怪判别的方法,而且就算是不去刻意的判断,她也太过于异常了。

    这个女人,不是普通的人类!

    “……那个,问路的事情先等等好了。”

    片刻的犹豫后,南宫朝着女子伸出了手,毕竟哪怕是实习生,他也有义务去履行监察员的职责。

    “你是妖怪吧,请出示一下……编号牌。”

    “……”

    紧张,或者说应该是已经有些害怕的麻木了。哪怕是什么都不懂的南宫,也在这一瞬间感觉到了眼前女子眼睛里流露出的,宛如利剑一般的凌厉气势。

    对方是妖,而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最多添上一个“可以看见妖怪”的标签。但是绝对不能再这里服软。因为如果这时自己撒腿就跑的话,到底会不会有危险暂且不说,这样的行为……多半也不是灵镜想看见的吧。不管怎样,哪怕是实习,自己也算是一个“监察员”了。

    拜托了,就算千面说的是“绝大部分”,但是这种倒霉的事情,一定不要降临在自己的身上啊!

    “呼,哈哈哈……在我印象里,可没有普通人当过监察的哦。”

    刚刚凌厉的气势仿佛在一瞬间消退了,与此同时南宫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不是监察员吧?”

    “那个,我还在实习……”

    “原来如此,在这种晚上也要工作真是幸苦你了。”

    女子笑着点了点头,“不过实在是抱歉哦,我的编号牌放在家里了,毕竟我只是来附近散散步而已,而且那种和狗牌一样的东西,不是谁都愿意戴着的哦。”

    “啊?这……”

    “说起来,你是想问路吧,不如这样如何?”

    女子冲着南宫笑了笑,“我为你指路,这一次的事情就当作没有发生,好么?”

    ……

    怎么可能不答应啊。而且,如果对方真的没有编号的话,倒霉的也只会是身为普通人的自己吧。

    一边庆幸着总算和平的和未知的妖怪达成了协议,被带到了之前来过的地方的南宫开始寻找起那只金毛小狐狸的店面。

    妖怪的街道,在晚上就显得更加清冷了,不过饶是如此,还是有一些南宫看了就会觉得害怕的妖怪在街上摇摇晃晃的散着步。

    “啊呀?这不是昨天才见到的小弟吗?”

    呜哇……不好,是之前那个半人半蛇的女妖怪。

    “不进来坐坐吗?”女妖怪一边扭动着真正的“水蛇腰”,一边朝着南宫靠近,“姐姐说过的吧,给你一点小礼物。”

    “啊!啊哈哈哈……不用了不用了,真的。”

    不行,果然太危险了,就算是这个女妖怪真的看起来很美很有诱惑力,但是也绝对不能拿生命去开玩笑啊。

    仓皇逃窜的南宫很快闯进了千面的店里,不过,或许是因为时间太晚的关系吧,虽然小狐狸千面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但是已经开始像小鸡啄米一样打起了瞌睡。

    说起来,她的这家店开着到底有什么意义,都完全没有弄懂。

    “唔!欢迎光……什么嘛,是小家伙你啊。”

    睡相倒是十分像小孩子的千面在醒来之后立刻摆出了一副老者的姿态,“奇怪,没有灵镜带着,你居然也能找到这里来啊。”

    “这个……啊哈哈,我碰巧找到的。”

    南宫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挠着头,毕竟,不把那个妖怪的事情说出去是有过约定的。

    “嗯,嗯,那你运气倒是不错。”

    千面问道,“那小家伙,你这么晚来找我,而且还是单独一个人来的,是因为……灵镜的事情吧?”

    “!”

    “现在的年轻人啊,躁动的心思我还是了解的,但是你们相处的时间还太短,虽然灵镜是个好孩子,可是你这么快就……”

    “哎……等等,等等……”

    这话题,怎么好像在一瞬间就歪了许多?

    “我不是因为那种事情啊!”南宫试图辩解,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处。

    “什么嘛,不是因为被发卡你来和我哭诉什么……”

    表白的对象是灵镜,这种明知道结局的事情,自己怎么可能去做啊!

    “是这样的。”

    南宫定了定神,在等到千面也严肃下来之后说道,“今天我和灵镜有了点……矛盾,所以我想听一听您的判断。”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