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5.真实与偏见

    南宫越来越觉得,灵镜的工作除去逛街之外,就和侦探没有什么区别了,尤其是在看见雪女的家所在的那栋楼,整个被围起来之后。明明已经是得到了曝光,应该交由警察来处理的事情,可是灵镜却好像更加着急了。

    “喂,这是怎么回事?”

    有些恼怒的灵镜回过头,看着躲在墙角,畏畏缩缩打量着远处,有家不能回的雪女,“你不是说在你走的时候谁都没有发现吗?”

    “呜……是,谁都没有发现嘛。”

    “那这把楼道都给堵住的警察到底是怎么回事!?”

    “呜……”

    “那个,打断一下,我觉得可能不是因为发现了,她的家中谁晕倒了吧。”

    即便迎上了灵镜质疑的目光,但是南宫还是没有选择沉默,或许是错觉吧,灵镜似乎对于这些事情好像并不是那么的了解,就拿现在,有警察把整栋楼都围起来这件事情来说。

    “这场面也太大了,一般如果是发现谁晕倒了的话,最多只是到现场吧,不会站在楼底,而且还封锁住现场的。我想可能是……”

    “大面积的……事件?”

    “嗯,应该是这样吧。”南宫嘀咕着,“因为电视剧都是这么演的。”

    “我几乎不看。”

    在冷冷的回答过南宫的话之后,灵镜默默的开始打量起那些正在忙碌着的警察们,雪女自然不用说,就连南宫都没有敢轻易的去搭话。

    此时的灵镜身上好像带着杀气一样。喂,她别是想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那个,既然警察都来了,也用不着我们了吧。”南宫小心翼翼的问道,“交给警察来调查,应该……”

    “怎么可能!我们和他们看到的东西,会是一样的吗?”灵镜瞪了南宫一眼,随即抽出口袋里的符纸,开始用手在上面绘画着,“必须要在他们弄乱了可能出现的证据之前调查完毕,如果你说的真的没错,是大面积的事件的话,现在还有机会。雪女。”

    “在!”

    原本就被灵镜的气势吓得不敢抬头的雪女现在连手都开始发抖了。

    “你寄宿的地方,是几楼?”

    “六六六六……六楼……”

    “好,那目标就是你寄宿的地方了。现在听好了,看见那些堵在楼道的人了没有?我想我不用多解释,你去把他们给挤开,注意不要有太大的声音和动作,这种情况下我认为‘神隐’并不会有太强的效果,小心被发现了。”

    “噫!?”

    “如果你还想得到老师安排下一处住所的机会的话,就快一点。”

    “呜……”仿佛死心了一般,在听到了那只狐狸的名号之后,一开始还十分不情愿的雪女也只得一步三回头的走向了楼道。

    “拿着,等下跟紧我。”

    在雪女离开之后,灵镜把刚刚画了好一会的符纸塞给了南宫一张,“另外借着这个机会你也好好理解一下,什么是‘神隐’。”

    神隐,是针对于那些,心底里留有“不相信妖物存在”这样想法的人类而出现的,他们会对于一些妖怪的行动,用一些能够说服自己的谎言去欺骗自己。

    “你挤我干嘛?”

    身材稍显矮小的雪女,就那么推开了守在楼道门口的人,可是无论是两人之中的谁,都没有对他们的身体突然间“被移动了”而感到疑惑。

    相反,他们或许正在用,被“对方推了一下”这样的谎言在掩饰着,这……就是“神隐”吗?还真是诡异的事情啊。如果说这种事情真的可以让人未知未觉的话,那么自己……

    “别愣着了!”

    就在南宫低头沉思的时候,看准了机会的灵镜立刻拉起了他的袖子,“不要大声说话,就这么跟着我。”

    又是因为,攥着的符纸的关系吗?

    被拉着匆忙穿进楼道中的南宫发现,明明应该是立刻被拦下来的自己与灵镜,却好像隐身了一样。紧接着,利用刚刚雪女挤出来的空间,灵镜成功的带着南宫来到了楼道之中。

    “……”

    虽然并不能大声的说话,不过南宫还是立刻理解了灵镜的意思,至少不可能是站在这里干等。

    虽然说现在这样的行为实在是有些不妥,但是……这不正是自己所期待的,只在接触到了妖怪之后才会遇到的奇异的事件么?

    ……

    随着南宫对灵镜的隐藏技能“开锁”的发现,这扇原本是紧闭着的门也在灵镜对着锁眼折腾了好一会之后打开了。在扑面而来了一阵花香味之后,南宫也看清了屋子里面的状况。

    以南宫这个业余都算不上的“侦探”来说的话,就是一个词“违和”,大厅的桌子旁,躺着早已昏死过去的,家中的老妇,而她的丈夫则似乎是昏倒在了卧室中,因为视线的关系,只能勉强的看见他的一只腿。

    没有任何进贼的迹象,屋子里也没有什么煤气的意味,相反,或许是因为放置了什么香料的关系,屋子里还充斥着一股沁人的花香,也就是说,多半不会是什么煤气中毒了吧。

    夫妻二人都突然犯了什么病?不过这种说法估计灵镜根本就不会认同,因为看她的样子,完全是以“这是妖怪所为”这个前提开始调查的。

    但是就算有这样的大前提,又能够做到什么呢?

    在小心翼翼的关上门,确保声音不会传出去之后,灵镜谨慎的来到了昏倒在桌子旁的老妇人的身边。至于雪女,早在第一时间就溜进了冰箱的冷冻层里。

    尽管她在那一瞬间化成了一个巴掌大的小雪人这件事,让南宫有些难以接受就是了。

    虽然说雪女回到了冰箱里是高兴了,但是灵镜看起来就好像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一样,很快就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没有理由啊。”

    “那个,怎么了吗?”

    “没事。”灵镜赏了想过来搭话的南宫一个冷眼,“你去门口把风,不要让别人打扰到这里。”

    明显是陷入了难题了吧,不过或许现在还真的帮不上什么忙。

    无可奈何的南宫只得一边把耳朵贴着门,一边用眼睛的余光去看着正蹲在地上的灵镜。看样子,她应该是在找什么伤口吧,因为之前遇到的妖怪也是,如果是袭击别人的话,一定会有着什么伤口的出现。

    不过从灵镜的神色来看,多半她是一无所获。在对妇人调查无果之后,灵镜又站起身朝着卧室走去,在哪里昏倒的想必就是妇人的丈夫了吧。

    因为两人的昏倒,而且又没有谁发现,所以没有了“食物”的雪女才会铤而走险,穿着不合时宜的大衣,顶着烈日去买冷饮。真亏她还有“用钱”这样的观念啊。

    或许是因为开门后带起的风的关系吧,几片花瓣也随之飘落到了南宫的脚下,似乎一进门的时候就闻到了香味来着,看起来应该是这家的主人用了花瓣来为屋子里添上了一丝香气。

    “……”

    没有一会,脸色阴沉的灵镜就从卧室走了出来,从她的表情来看,肯定也仍然没有什么发现。

    “那个,刚才我就在想,是不是真的……不是因为妖怪之类的原因?”

    就在灵镜还准备不死心的再一次调查老妇人的时候,南宫开了口。

    当然,这也并不是因为南宫并不相信妖怪的存在,正是因为相信妖怪,所以才会有质疑。

    因为,不可能每一件事情,都是妖怪所为的吧,之前在狐狸千面那也听的很明白了,绝大部分的妖怪,都是有着编号的“正规”妖怪,她们肯定不会做这种袭击人类的事情。而剩余的少数没有编号的妖怪,真的会刚刚好在这么大的一座城市里,刚刚好袭击了这间屋子里的人类吗?

    这到底是有多巧?

    而灵镜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不相信妖怪的行为的人一样,似乎无论什么异常的事情她都要找到与妖怪的联系,并且把妖怪作为凶手来调查。

    这似乎也太武断了,而且或许这一次,真的只是碰巧的意外事件而已,比如……

    “或许去看一下厨房比较好吧,说不定只是因为单纯的煤气泄漏,导致的煤气中毒呢?”

    “怎么可能……这种奇怪的事情,只能是妖怪做的。”

    “但是这也是个科学社会啊,说不定最后专业的调查结果,真的是煤气中毒呢?”

    “那一定是‘神隐’导致的!都告诉过你了,‘神隐’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现象。”

    灵镜好像被激怒了一样莫名其妙的发起火来,“难道非要让这种事情亲自发生在你身上,你才能相信么!?”

    “……”

    为什么,为什么灵镜看上去,就像是非要把凶手推到妖怪身上不可呢?职业病么?但是她的职业是监察员,而并不是什么捉鬼师啊!

    既然如此的话……

    “啊啊啊,你不信的话我去检查一下就好了啊!”

    南宫说着绕过了似乎还在生气的灵镜,来到了厨房。

    在一番探索之后,南宫也终于找到了足以反驳灵镜观点的证据。虽然说这肯定会激怒灵镜,但是,果然还是不能让灵镜就那么随随便便的把事情归结到妖怪头上。

    被冤枉了的妖怪暂且不说,如果前提就错了的话,也是根本不会有什么调查结果的吧。

    “那个……灵镜,煤气是漏的。”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