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4.不明真相的吃冰雪女

    第一天上岗的见习生,一个连工作是什么都说不上来的老板,以及,一个除去必要的提醒外甚至连搭理都不会搭理自己的上司,啊……糟透了。

    一整个上午,费了好大劲才把灵镜给说服的南宫除去跟着这位一板一眼的上司绕着街道,单纯的转来转去之外,就再也没有做过其他的事情。

    没有什么想象中的,灵镜用华丽的技能和招式击溃了突然袭击而来的妖怪,也没有什么,用睿智的思考以及准确的判断发现了什么隐秘的地点。在南宫看来,这一上午所做的事,就真的只是单纯的“逛街”而已。

    终于,在肚子饿的咕咕叫的时候,南宫把看似还“意犹未尽”的灵镜喊住了。

    “那个……不吃饭么?”

    南宫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灵镜,看着她那笑起来多半会好看数倍的脸,上面的阴云一点点的加深。

    似乎她并不是对自己跟在她后面“见习”感到反感,而是,压根就在反对自己参与到这种事情中来。

    “已经中午了吧……是不是……”

    “我们还在工作中,不可以随便擅离职守。”

    工作……可是这一上午就只是在逛街而已吧。虽然说和一个女孩子一起“逛街”这种事情对于南宫来说真的没什么可以报怨的。

    “难道说没有午饭时间?”

    “理论上是没有的。”虽然这么说着,不过灵镜还是停下了脚步,开始四处张望着什么。

    “如果你真的有加入监察员的觉悟的话,就请做好挨饿的准备。这不是你想象中的,普通的工作。”

    监察员,这就是昨日那只自居甚高的小狐狸所说的,灵镜现在的职务。按照千面的说法,这大街小巷中,到处都存在着妖怪,而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有经过身份的核实,也就是说有着“编号”的妖怪,但是,也不排除一些故意不去核实身份,或者说是外来的妖怪,而正是这一小部分群体,也是最容易引发事件的。

    就像是之前南宫遇到的,那只在夜晚袭击了路过的落单人类的吸血鬼一样,它就属于没有编号的妖怪,而灵镜,也就是监察员,她们的工作就是去处理这些在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是今天一个上午,的确是在逛街吧,灵镜甚至还在中途看了路边的扭蛋机看了几分钟。

    “可是我有点饿啊,你,那个,也是人类对吧,难道不饿吗?”

    “只此一次。”

    灵镜叹了口气,看起来,她似乎也不是那种毫不留情的人,“但是明天开始,给我准备好。”

    ……

    并没有什么忌口的南宫在坐下之后很快就狼吞虎咽了起来,还顺带着把看上去没有什么食欲的灵镜的那一份也拿了过去。直到一边啜饮着饮料,一边做着最后的休息的时候,一直看着远处的灵镜才轻轻的敲了敲桌子。

    或许是错觉吧,“休息时间”里的灵镜,在南宫看来少了几分工作时的清冷,如果不是因为之前的事情的话,恐怕还真的会把灵镜当成是一个普通……不对,是一个足以吸引不少男性视线的女孩。

    一定是因为气质,没错,南宫现在越来越肯定,为什么灵镜给了她一种特别的感觉了。不同于曾经认识的同学、朋友中的女性,灵镜看上去就像是一位有着现代社会知识的古代女子一般,浑身上下透露着不属于这个快节奏时代的冷静与静谧。

    “有在听吗?”

    “啊,抱歉。”南宫匆忙的回过神来,看着与这周围环境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的灵镜。

    不过这也只是他个人的感觉而已,因为普通人看到的灵镜,也只是穿着私服,最多可以用漂亮来形容的灵镜罢了,而不是南宫眼中的,身着改造了的道服的灵镜。

    “你之前不是在报怨不清楚到底谁是混在人群中的妖怪吗?正好现在有机会,我姑且教你怎么判断明显的好了。”

    “哎?这里有……唔……”

    “你废话太多了!”没等南宫说完,灵镜就抓起一把薯条塞进了他的嘴里,“冷静下来,不要多嘴,看见那边正在排队的那个戴着帽子的女孩了么?”

    “嗯,看见了。”

    南宫点了点头,灵镜所指的女孩此刻正背对着南宫,虽然穿了一身看似挺厚的大衣,但是似乎还是没有遮住她那妖娆的身材。

    “怎么了吗,我感觉身材挺好的,但愿别是背影杀手就行。”

    “你居然问怎……呼……”

    仿佛看着不成器的弟子一样,灵镜无可奈何的扶着额头,“一般来说,你口中的‘妖魔鬼怪’能分成三大种,神灵,妖魔,和器灵,神灵的话,佛堂里面的那些佛就算是的。器灵是各种物件有了灵气之后化成的灵,如果它们刻意隐藏的话,就连老师都很难发现。不过妖魔的习性决定了它们的特征,相对于前两者要好判断的多。你再仔细看看,它有什么问题么?”

    “就算你这样说……”

    算是得到了提示的南宫再一次转过了身去,虽然灵镜的话外音已经说明了那个穿着大衣……

    等等,大衣?现在外面还算是挺热的吧,中午的时间有必要穿着又厚又长的大衣么?而且还戴着帽子……

    “我知道了!是衣服,一定是衣服吧。”

    “提醒之后才想到的,亏你还能这么兴奋啊。那你觉得她是什么妖呢?”

    “……”

    这种问题,是一个见习生能回答出来的吗?

    “她是雪女,明明是这么热的天应该不会出现的。”

    灵镜站起身,朝着南宫招了招手,“跟我来,有点奇怪,我要去盘问一下。”

    有些妖怪的称谓似乎并不是那么的难以理解,比如说这个雪女,虽然只是一些他人杜撰出来的故事,但是南宫还是认为和今天见到的这个“真货”是相符的。

    至少,雪女一定是害怕这种烈日下的酷热的吧,那么她不惜穿上大衣也要出门,而且居然还是为了去排队买快餐这件事就实在是有些奇怪了。而调查清楚这些不可理的地方,似乎也是属于灵镜工作的一环。

    等到南宫追上灵镜的时候,灵镜已经把那全副武装的“雪女”给拦了下来,被突然拦下来的她看起来有点惊慌,甚至连手中拿着的冰激凌都差点掉到了地上。

    不过,这雪女的正面果然也和书中所说的一样漂亮啊,尤其是那一双光是看了就会喜欢上的,如同大海一般的蔚蓝双眸。

    “……编号是正确的。”

    搜查完毕的灵镜点了点头,“不过,你为什么要挑在这个时候,来这里买快餐?据我所知,你是寄宿在别人家中的冰箱里,以冰块为食的吧。”

    “呜!我什么都没做啊。”

    原本就已经害怕的在呜咽的雪女在发现了南宫似乎能看见她之后更加的慌张了,“他能看见我,一定是您请来的阴阳师吧,请您放过我吧,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

    不不不,你绝对会错意了,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实习生而已。

    “这不是你说了算的。”

    灵镜一边说着,一边拉着雪女的袖子把她拽到了阴暗的地方,“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寄宿的那家人……突然就晕倒了,到现在也还没醒过来。”

    看上去被吓得不轻的雪女总算是能够把灵镜的问题回答出来了,不过,这就算是给南宫判断,多半也不是什么喜闻乐见的事。

    “然后……然后我把冰块全部吃完了,她们也还没醒过来,我没有冰块了,又不知道怎么弄,所以就……”

    “噗……抱歉抱歉。”

    南宫捂着肚子,“你居然不知道怎么造冰块么?你是……那个雪女吧?”

    “现在是讨论她是电器白痴的时候吗?”

    灵镜一边用眼神堵住了南宫的嘴巴,一边继续询问到,“她们晕倒的时候,你有发现什么么?比如惨叫什么的。”

    “唔……没有。”雪女好像很难受,不停的在扭动着身体,“请您让我快点回去吧,我现在感觉自己都要融化了啊。”

    “当然会让你回去的。不过你也给我们带路吧。”

    灵镜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符纸,在一阵南宫没有听懂的嘟囔后,她把这普普通通的符纸交给了突然喜笑颜开的雪女。

    难道说,这就是那所谓的……术法?等等,问题是这到底是怎么办到的?是符纸具有什么特殊的效果?还是说灵镜有着什么……类似于魔法一样的能力?

    如果只是说一些奇怪的咒语就能办到的话,那么自己也可以做到吧?虽然和想象中的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偏差,但是这种超乎常人想象的东西谁不想学呢?

    “先用着,至少能保命。”

    “啊!居然是……谢谢,谢谢您!”仿佛拿到了稀世珍宝的雪女对灵镜的态度突然就来了个大转弯,原先还在怕灵镜的她现在完全被驯化了。

    “想要感谢就快点带路吧,去你寄宿的地方。”

    灵镜说着,回身冲着南宫招了招手,“还在发什么呆,过来工作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