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77 部分阅读

    小惠的脸突然变得煞白,她看着我:「老公,你一直都醒着……一直都知道?」看着她苍白的脸,我点了点头。小惠突然笑了起来,轻轻地挣动了身子,坚决地从我怀里挣脱出去,她满脸带笑地看着我,但那双眸子里面,却是说不出来的冰冷。

    我慌张起来,急忙道:「老婆,我……我只是想要拿回带子……」小惠摇了摇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低声说:「我以为……只是你的那里不行了,没想到……是你整个人都不行了……」我没太明白她这话里的意思,茫然地看着她。

    小惠冷冷一笑:「你还算是个活着的男人吗?」无尽的羞愧刹那间全部涌入了我的心头,想到最近经历的种种,我一时无言以对。小惠慢慢站起身来,开始寻找她的衣服,将她丰满白腻的身体包裹起来,我心里又慌又乱,想着伸手去拉她,小惠却用冰冷的眼神阻止了我的行为。

    「老婆,我是爱你的啊……我不想失去你啊!」我觉得自己很委屈,毕竟最初出轨的明明是她,为什么现在却像是我做错了事?小惠用仿佛要看穿似的眼神看着我,唇边又是一阵讥笑:「你爱我?把我送给一个又一个的男人羞辱,这就是你爱我?」

    「我……」我想辩解,但面对小惠的眼神,却始终说不出话来。「我是最先背叛了你,所以你发现后,就任由别的男人羞辱我,是吧?」小惠如同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这是你的报复,对吗?」

    「没有啊,我只是想拿回带子!」我急切地道。小惠突然问我:「那明天海生他们来了,又出现了一盘带子,你是不是要继续任由他们羞辱我,轮奸我?像今天这样?」

    我怔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里却隐隐知道,小惠说的这话不错,毕竟在我眼里,她又不是没被海生他们轮奸过。「是不是任何人有了我的把柄握在手里,你都会任由他们强奸凌辱你的老婆?」小惠眼中泛起了泪水:「即使是路边的乞丐?」

    我羞愧地低下了头:「我只是想保住自己的名誊……」小惠含着泪地笑着问:「那你在丢掉老婆的时候,保住了吗?」想到邻居间的那些轻蔑的眼神和流言蜚语,我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小惠叹了一口气,低声说:「我没想到,我选的老公,居然是这么一个愚蠢,懦弱,不知羞耻的男人……其实,你不算是男人!」我讷讷无语,面对小惠的指责,半晌说不出话来。「离婚吧,我们。」小惠平静地说:「虽然我的身体背叛了你,但你的行为,比我的背叛更可耻!可耻得甚至让我无法忍受!」

    「我爱你!」我着急地道:「老婆,我真的爱你,我不介意!」

    「可是我介意!」小惠愤怒地道:「我一看到你,一想到你,现在就觉得恶心,你比那些民工,还不是东西,他们只是羞辱我的身体,你却连我的灵魂都羞辱了!」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小惠向房间外走去,打开房门时回过头来,对我说了一句话。

    「有句话,对你来说,真的不算是骂人。」停了一下,她道:「你真的是个乌龟王八蛋!」说完,极其轻蔑地看了我一眼,转身就走出了门外。

    我看着小惠消失在房间里,一时间呆了,坐在床上苦苦地想,为什么我费尽心机,甚至忍受种种羞辱,想要保护我的婚姻和名誊,到最后,却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乌龟王八蛋?

    小惠临走前看我的眼神,我心里无比的清楚和明白,在她心里面,对我,已经彻底失望,像她所说的那样,甚至我连垃圾都不如!

    可是我真的爱她啊,是谁让我们变成了这个样子?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一百四十九章 小惠原来是小春】

    !!!!看着那个边讲边流泪的男人,房间里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女孩子们的脸色都是恐怖的苍白,而男人们的脸色也不太好看,是的,淫乱是一回事,但象董大鹏这样放任自己妻子被一个又一个的男人侮辱,偏偏他还说得冠冕堂皇的,口口声声地爱啊爱啊,真他妈的叫人觉得很恶心。

    妈逼的你喜欢看老婆被人奸淫就明说啊,这里都是一帮乱伦群交的淫人,都不太在乎这个,但这个董大鹏明显是又当婊子又立牌坊的,听得我们都很鄙视他。

    说穿了,不就是强奸加轮奸嘛?

    刚才赵菲也讲了她在公车上和茹洁被集体轮奸的事情,但那是就事论事,我们都听得很兴奋,但这个傻逼董大鹏一副道学家的口吻,口口声声不绝于口的多爱他老婆,听得我都堵得慌。

    我看着这个像是被天下人抛弃了的龌龊男人,忍不住问道:“后来呢?你老婆没跟你和好?”

    董大鹏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她跟我离婚了。”他苦笑了一声,抹了一把眼泪,说:“现在我们那整个街区,都不叫我的名字,而叫我董乌龟……我的事情传到我们公司里,我被辞退了,离婚后本来想再找个的,但我们那的婚介都不收我的资料,说像我这种乌龟就别祸害女人了,直接买个吹气娃娃就行了……”他摇了摇头:“总之我是臭名远扬,山穷水尽,现在只是活一天算一天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听到他这种下场,心里却觉得很痛快,这时侯天问了一句:“你老婆呢?”

    董大鹏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小惠在跟我离婚后,由于她也名声糟透了,所以没能找到合适的工作,她一气之下,就干脆下了海,进了一所高档娱乐场所当起了小姐,还改了个名字叫小春……”

    我正在喝水,听到这话,“卟——”的一口水就喷了出去,刚好淋在正为我吮着鸡巴的茹洁脸上,我连声说对不起,却听到对面侯天和王强也在猛烈咳嗽,我们三个男人面面相觑,目光交流之际,却都是心照不宣地点了点头。

    看来都是百花居的常客啊,想起小春,我简直就是哭笑不得,那么娇艳妩媚的妓女,原来还是离婚少妇,还有这么一段令人神伤的往事,这世界之大,台湾之小,简直就是奇闻。

    大概是看出了我们脸上神情的怪异,董大鹏的脸色有些难看,低声问道:“你们……都见过小春?”

    “没见过没见过!”我和侯天还有王强异口同声的坚决否认,打人不打脸,伤树不伤皮,这个董大鹏都混得行尸走肉一般只剩一口气了,我们还说嫖过他老婆,那也太不上道了,我们虽然淫乱,但是肯定不是变态,对将自己的兴奋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面没什么兴趣。

    这时王雪走了过来,趴在我身边,用她弹性十足的大乳房紧贴着我的脸,我刚含着她的一只乳头,就看到何云灿正一脸尴尬地跟在后面,显然王雪还是没有谅解他。

    我忍不住问道:“怎么回事啊?”由于嘴巴里含有乳头,问的话也含含糊糊的。

    王雪摸着我的脸,神情有些淡淡地说道:“其实,刚才我还不是很生气的,但是听了董乌龟的故事后,我明白了一个事实,就算要出来玩,也得找有实力的靠山才玩得起,那种为了千把块钱或者一盒录像带就出卖自己女人的男人,绝对是靠不住的……”

    何云灿和董大鹏的脸色顿时都变了,王雪像是根本没有看到一样,继续喂我吃奶,说道:“就凭小爸爸你开的那辆车,我们都知道,你不会是个出卖女人的男人,既然都是出来玩的,那为什么我不找像你这种的,而要去找个窝囊废呢?”

    房间里的男人都沉默下来,大家都只是凑在一起淫乱的炮友而已,除了血缘关系,没有任何法律和道德上的束缚,别说像王雪和何云灿这种叔侄女的关系,就算是亲生父女,乱伦一方要真的不愿意了,还不是说断就断了,难道谁还敢在大街上去嚷嚷指责对方不成?

    侯天和王强算是这屋子里的上层人士了,他们虽然不清楚我的来头,但光看我那辆兰博基尼Estoqu,便知道我非富即贵,至于其他的人,层次就算再差,也知道我那车估计比普通的宝马奔驰还值钱点,也就更不会说三道四了。

    王雪摆明了架势要和何云灿决裂,虽然大家都很尴尬,但是谁也没有出声反对,何云灿呆了一呆,颓然地坐了下去,想伸手随便去捞个女孩子来抱,却捞了一个空,这时何云灿才发现,不知不觉之间,他和董大鹏身边,已经变得孤零零的了,一个女孩子都没有。

    玩淫乱群交甚至乱伦的女孩子,追求的都只是快乐而已,而听了这两个小气龌龊的男人的故事后,女孩子们自然对只能带给女性伤害和侮辱的他们没有了半丝兴趣,所以一个个都不落痕迹的避开了。

    何云灿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像是唱戏的花脸一样自动变个不停,终于,他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上楼去了,而董大鹏倒是颇有几分破罐子破摔的胆色,还是坐在那里不动,不过始终没有女孩子过去接近他,他坐了一会觉得无聊,也慢慢地走上楼去。

    看到这两个讨人厌的家伙终于离开了大厅,女孩子们齐声发出了欢呼,场内的压抑气氛顿时一扫而空,而听了这么多淫乱故事的男人们,早就一个个肉棒朝天,随便拉着一个女孩儿便开始再度淫乱起来。

    王雪柔软的小手摸索着伸向我的下身,我看着王雪婀娜多姿的娇躯,忘情地在王雪浑圆硕大的乳房上吸吮,一只手滑向她的阴部。“啊!咿呀!嗷!”王雪发出愉快的娇喘,我不慌不忙在小淫娃的肉体上爱抚着,最后,舌头停留在王雪的左乳头,右手不知厌倦地揉搓另一只丰硕乳房,左手食指和中指分别在王雪的阴蒂两侧轻轻地上下滑动。

    这时从旁边突然钻出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来!是白志升!王雪坐了起来,看到眼前两个男人的身躯充满了雄性气氛。她偷偷瞄了瞄了白志升,这个象拳王泰森一样健壮的汉子,浑身肌肉疙瘩,两条粗壮的大腿之间,一条黑黑的肉棍子昂首挺立。

    我拉起她的小手按在白志升坚挺的阴茎上。

    王雪握着的肉棍七八寸长,童臂一样粗,龟头有大鸭蛋那么大!龟头后面的冠状沟棱角分明,一条肉棍上布满了凸起的青筋,一挑一挑地向上抖动着。

    我给白志升使了个眼色,白志升一把把王雪赤裸的身子推倒在床上,双手抓着她粉嫩的小腿往床边一拖,把丰满白嫩的屁股拉到了床沿上,再往上一举把王雪两条浑圆的粉腿扛在了胸前,王雪紧闭双眼只等着。“叽嘎!”白志升的大肉棍尽根刺入流水的阴道泉眼,“啊——”王雪发出一声愉快地呻吟。

    白志升双手抓着王雪的柳腰,阴茎在王雪湿滑的阴道里大力的抽送着。

    王雪下身已经如同河水泛滥一样,阴道口却如同箍子一样紧紧的裹住白志升的阴茎。抽送的时候王雪的身体更是不由得随着白志升的抽送来回的动着,伴随着不断的浑身颤抖和颤巍巍的哼叫声。

    我看着王雪被白志升大力奸污着,站在一边望了一会儿后,我俯下身子趴在王雪的胸前,边吸允她的肥硕的大奶子,边看大黑阴茎在王雪阴部进出的情形,听着两个人做爱的声音:白志升粗重的喘息、王雪有节奏的娇喘和呻吟,床上的扑腾声、阴茎在阴道抽插的水唧唧的声音……

    看着听着,我的阴茎已经硬了以来。

    “啊……嗯……”王雪的秀发此时披散着挡住了她秀美的脸庞,却能清晰的听到她发出的诱人的呻吟,一对丰满的大乳房被我占据着,她那白嫩翘挺的屁股用力地挺起老高,一根坚硬的阴茎正在两条雪白的大腿中间来回的出入着。

    王雪的呻吟越来越大,张开美丽的大眼深情地望着刺入自己身体的白志升叔叔,看到白志升浑身肌肉不停收缩,看到他壮实的汗津津身体,王雪觉得自己不是在被奸淫,而是自己在奸淫这个壮汉,自己很幸运能和这样的壮汉性交!白志升的一身肌肉是我和其他男人根本无法比的……在白志升不断的抽插下,她就要到高潮了,白志升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这时候白志升停了下来,手不断的抚摸着王雪的柳腰和大腿,下身缓缓的动着。

    王雪此时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屁股不断的扭动着,片刻的休息,白志升从缓缓的抽送开始快速的冲刺,一波波的浪潮再次席卷了王雪的身体。

    “啊……〃王雪按捺不住的尖叫刺激着白志升的神经,屋里两人皮肤撞在一起的声音越来越快,终于在王雪一阵有节奏的高昂的呻吟之后,声音停止了,只有两个人粗重的喘息声音。

    我在也坚持不住了,一把推开大肉棒还插在王雪身体里的白志升,拉起王雪让她跪俯在床上,还没等王雪反应过来,就把自己坚挺的大鸡巴从王雪大光屁股后插入流着白志升精液的阴道!

    唉呀~~王雪刚刚空虚的下身又被另一根大肉棒充实了,她动情地呻吟一声,像是欢迎我的大肉棒进入她自己的身体。

    “宝贝,你想死我了!”我开始抽插着,手伸到王雪的胸前抚摸着一对大乳房,屁股大力的前后运动着,王雪头贴在床面上,肥滚滚的大圆屁股用一种让人看了血脉膨胀的姿势用力的翘着。

    “啊……啊……哦……我又不行了,你……啊……”王雪一边轻声的叫着,一边嘴里哀求着,我的阴茎每一次插入,王雪浑身都会颤抖一下,这样的感觉爽的我快乐不已,阴茎硬的好象更粗了,“小雪宝贝儿,你真让人疯狂,每次操进去都有不一样的感觉,舒服死了!”

    我插入后,上来就大进大出,每次抽出都要露出龟头,每次插入都要尽根全没,胯部撞击大白屁股啪啪声不绝于耳。还有白志升在摩拳擦掌的候着呢。

    白志升从不同的角度欣赏着眼前上演的真实的A片,王雪丰满肉感的屁股在我有力的撞击下,有节奏的颤抖着,整个阴部沾满了乳白色的淫液,小肉沟下端不停的往下滴着从阴唇和阴茎之间流出的乳状液体,不知是自己的精液还是王雪的淫水,王雪胸前一对丰乳随着我的抽插,剧烈的抖动。

    白志升被刺激的再次血脉暴涨,下身刚刚射过一次的肉棍子迅速勃起。

    正在被疯狂抽插的王雪看到白志升胀起的黑棍子更加激动,屁股一沉坐在床上,我的大肉棒被迫滑了出来。王雪一手抓着白志升的大肉棍一手抓住我滑腻腻的肉棍,让两条坚挺的大肉棍都耸立在自己的面前。两条肉棍都硕大无比,真是哥俩比鸡巴一般大!只是我的龟头更大一些,白志升的更硬一些。王雪爱不释手的在两根肉棍上抚摸着,又张开樱桃小嘴东一口西一口地吸允着。

    我插的正起劲,这时被王雪一吸血脉直涌脑门,嗷的闷吼一声又回到王雪身后,扶正王雪的圆臀,噗嗤!再次重回故里!啪啪啪地抽插着……!

    白志升见我再次动作起来,自己也将大肉棍插入王雪的樱唇,前后抽动……!

    王雪上下两口同时被抽插着,满心欢喜,舒服得眉开眼笑,淫声浪语,哼哼唧唧叫个不停。

    “啊……哼……轻点顶……啊啊啊啊,不要啊……哎呀……不行了……啊……啊……”王雪被我再次带上快乐的巅峰。她感觉我的十多股精液射满她的子宫,连小肚子都有种胀胀的感觉。

    我射出精液的时候,王雪一下子趴在了床上都快昏过去了,屁股翘起着,阴部被干的红肿翻开,乳白色的精液顺着大腿沥沥下流,床上湿乎乎的一片水渍。

    我看到旁边王强正在奸污着刘梅,刘梅那肥嫩白圆的丰满屁股在灯光下充满了诱惑,我挺着鸡巴走了过去,王强拍了拍刘梅的屁股让她翻身跪骑在他身上,与她面对面搂抱在一起,我挺动大肉棍对准刘梅那两只雪白大圆球似的屁股中间的红嫩屁眼操了进去,被我操进屁眼,刘梅娇喘着抱紧王强的身子,享受着被两根肉棒同时奸淫的性爱快感。

    “梅梅,刚才谁操过你的屁眼啊,里边都操热了呢。”刘梅的屁眼又热又滑,我弄起来很轻松,不由得加快了速度,“我不知道啊……”刘梅喘息着回答,连哪个搞过她都记不清楚了,刘梅屁眼和阴道我们三人交合的地方传出了响亮的水声哧溜哧溜的摩擦声更是不绝于耳,刘梅也微微的发出了按捺不住的呻吟声,红润的嘴唇微微的张开,能看见粉红的小舌头都在嘴里轻轻的哆嗦着,整个身体前后的移动着,雪白耀眼的大屁股上面的肥肉都被我撞出一波波的臀浪来。

    享受着前后奸淫连续高潮的刘梅,软软的趴在王强的怀里,任由我操着她的屁眼,抽插几十下后,新一轮的强烈快感再次袭来。

    “啊!啊!啊!……小爸爸……啊!爽!……好硬啊……被你们……搞死了,啊!舒服!……又要来了……爽啊!啊!啊!死了——!啊,好哥哥,不要…不要……射在屁眼里面了……里面被你们灌满了!……好胀!……”

    我低吼着,在刘梅那不知道混合了多少男人精液的屁眼里面,再一次射出了精液,等我抽出鸡巴时,那些腻合成胶状的精液像是鼻涕一样悬挂在刘梅的肛门上,半天都掉不下来。

    而这次王强在下面干了很长时间,让刘梅高潮迭起,美不胜收,王强射精时没有射入刘梅的阴道,而是拔出来痛痛快快地射在了她的脸上。两人身上都出汗了,汗水和精液把刘梅额头上的头发零乱地粘在了美丽的脸庞上,王强更是汗流浃背。整个房间充溢着精液、淫水和汗水混合的淫亵气味。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一百五十章 情乱到天明】

    !!!!我抱过茹洁,一滩不知道是谁的白稠精液正由茹洁红肿开敞的阴唇口溢了出来,囤积在我的小腹上头,温温润润,还未完全冷却。我将茹洁被摧残过后凌乱的阴户移到大腿上,只见她娇吁了一声,显然腿毛搔着了她,迭声直喊好痒。

    “好茹洁,来!让它站起来,那我就可以再干你了。”我两腿张开呈大字型,才射过的鸡巴软软的还没有恢复。

    茹洁听到那么露骨的话,她的脸禁不住红了起来,盯着我淫汁淋漓的阳具,嘴里说:“哎哟!我又没说还要……逼里面都灌满了……”

    “来嘛!还不都是大家的东西,不会脏啦!”我伸出手拉过她娇躯,让她撅着屁股伏在自己的胯间。“你那里面还不是有好多我的东西在里头!”

    她想想好似也没错,樱唇轻启,灵蛇般的香舌总算攀上服贴的阴茎。

    看着如花似玉的美人儿低头舔弄着自己的阳具,飘逸的发丝因为刚才的放荡散乱的披在两肩,一双美目中水光盈盈,高挺的鼻梁渗出点点汗渍,红嫣嫣的小嘴沾染到些许白稠精液,素手轻握,一上一下的吞食着阴茎,我感觉血液正开始往下腹部移动。

    “茹洁!好吃吗?”我促挟她茹洁编贝般的牙齿在我龟头一啮,口齿不清的呼咙道:“我……咬……咬死你!”

    听着她小嘴里发出的啧啧声响,瞧着粉臀的弧线摆荡出曼妙的节奏,阳具又给她舔的美妙异常,我似乎有点醉啦!

    “好洁儿,你喜欢被轮奸吗?”突然我问她。

    “干嘛问这个?”她停下嘴里动作,有些莫名其妙我用手抹了抹她鼻端沾到的精液。

    “我好想看很多男人轮奸你,那一定让我受不了。”

    看自己刚搞过的绝色美女,像狗一样给别人轮奸,那一定刺激死了。

    “不要啦,人家只想跟认识的人做嘛!才不让外人……搞……搞我!像人家多……多淫荡一样。”

    她大概以为我纯粹打趣她,低下头又卖力套弄起我的阴茎。

    一只大手突然摸在了茹洁的雪白圆臀上面,茹洁扭转粉颈一看,竟然是李峰,她埋首到我的两腿间,粉臀扭扭摆摆,一个水淋淋的蜜穴,门庭洞开的向着李峰。

    见茹洁一丝不挂的伏在我身上,撅着粉嫩浑圆的粉臀向着他,李峰眼中充满了欲念。李峰跪了下来,嘴巴就往茹洁股间凑去,起先她还扭着屁股闪闪躲躲,后来舌头贴上了她的阴唇,实在也没办法了,终于放弃抵抗。

    只见李峰的大舌在她的阴户上上下下,时而舔弄、时而吸吮,最后还伸进肉洞里搅弄起来,茹洁嘴里鼻间不禁嗯嗯哼哼的呻吟起来,也不知李峰舔到哪里,她娇喘了一声,眸里浪得溢出眼泪。

    眼看她淫水又泌了出来,逐渐爬上李峰的舌间,我为这幕荒淫的情景感染,阳具硬梆梆的又挺立起来。茹洁注意到了,一边失声的呻吟,一边张开檀口又套起我的阴茎。

    好一段时间,我耳边都是啧啧的吸吮声和茹洁强压下的娇喘呻吟声,然后我到了不得不发的时候了。

    我从茹洁嘴里面扯出大阳具,双手掰开茹洁紧翘的屁股,一寸寸的往潮湿的肉穴插了进去。

    “喔!……嘶……噢!……不要啦!……不要进来啦……”茹洁虽然美得呻吟出声,却还说不要,有谁会相信呢?“喔!……喔……不要……不要……人家的逼逼……都被操肿了……啦!”

    我恶狠狠的抽插起来,血脉贲张的鸡巴一下一下都插到了尽头,两瓣红肿小阴唇被插的翻进穴里又随着抽出的阴茎翻将出来,阵阵涌出的淫水搞得洞口一片狼藉。

    “喔!……好胀……好胀……哦!……臭飘飘……死飘飘……喔!……好痒……好痒……”茹洁嘴里娇骂,圆滚的肥臀却是不听话的迎合起来。

    “哼!骂我……那我就不动!”我停了下来,只留龟头含在阴道口,右手掏起一坨淫液涂在茹洁紧缩的屁眼上,拿中指绕着圈圈摩娑起来。

    茹洁的屁眼一定很是敏感,只看到套在龟头上的红肿阴唇随着我的撩拨,一阵阵的缩放,像是要把洞外的阳具吸进来一样。

    “哦……不要停啦……可以……可以进来一点点嘛……里头……好空……好难过。”

    “不是讨厌我吗?”我中指微微用力,一个指节没入茹洁屁眼。

    “哎呀!……快啦……快……快干我……干我……人家痒死啦!”

    屁眼被撩得搔痒到了极点,茹洁挺起玉股就要往鸡巴套去,我推着她的肥臀,不让她逾越雷池一步。

    “要不要小爸爸干你?”我故作姿态。

    “快啦……好……好爸爸……干……干我……快用力……干我。”

    淫水涌在穴口给龟头抵住,就快滴落下来。于是我扶住她又白又大的圆臀,忽快忽慢的又插了起来。

    我用尽各种招式,尽情蹂躏着茹洁淫荡不堪的小穴,最后把一滩白浊的精液射在茹洁粉嫩白晰的大腿间的阴道里面,而茹洁呻吟的几乎岔了气,随着我最后的一顶,娇呼一声阴精又泄了出来,气喘吁吁的瘫死在我的身上,乳白色的精液从外翻的阴唇流满整个大腿。

    我放下茹洁,早就等不及了的李峰将他的鸡巴又插进了茹洁还流着我精液的小穴,茹洁软软地呻吟了一声,瘫在那里任他奸淫,却是没力气动了。

    我走了一圈,看到侯靖正被陈健奸得死来的,两个人活色生香的场面吸引了我,我的阳具直溜溜的立了起来,龟头红通通的一片深紫,等陈健操完侯靖,我扶起她,就要她坐上我的鸡巴,侯靖却是浑身酸软无力,全身直冒冷汗。

    “不行啦,快死掉了,会给你们弄死了,逼里的精液都装不下了。”侯靖无力地说,她虚脱得两眼茫然。

    我才不管她咧,直想搞得她脱精而死。用力抱起她烂泥一般的身躯,扳开她的大腿坐上我铁棍一般的阴茎,就好似进入水濂洞一般,我的阳具泅泳般的进入了一个暖洋洋的洞穴,穴里头尚且一突一突的抽慉着。

    “噢呜!……好酸……小爸爸……人家不行了……等一下嘛!”

    侯靖都不知道被操了多少次泄了多少次,蜜穴里头又酸又麻还积满了男人们的精液,我的鸡巴贴着暖暖滑滑的膣肉,阴道口的缝隙间不断冒出的精液或淫水流过阴茎,酥痒已是不能忍受。

    扶起她的胯骨,我开始让阴户套着鸡巴滑动,侯靖浑圆坚挺的乳房恰恰倾在我的眼前,一伸嘴,我往两粒坚硬鼓起的樱桃吸去,舌尖滴溜溜的绕着乳头打转。

    “噢!……噢!……好酸……”侯靖微弱的又呻吟起来,小手捏着我的两臂微微出力。

    插着孱弱的女体,我的征服欲涌了上来,鸡巴一拉一顶的蛮动起来,想看看能把侯靖搞到什么模样。

    “喔!喔!……轻一点……轻一点……酸死了!……”她蹙着秀眉,哀声央求着。

    侯靖殷红的嘴唇,大概因为刚刚不知道给谁的口交,给精液染污了一大片,原本狐媚的双眸因为纵欲而散乱开来,长发凌乱,有一种风雨摧残后的柔弱感。

    我受不了了,鸡巴一直胀一直胀,庞然大物抵紧阴道,狠狠的撞击着花心。在侯靖有气无力的呻吟声中,我就着那些腻滑的精液操干了足足十分钟,低吼一声又在她被操得麻木了的阴道里射出了我新的精液,和别人的精液混合在了一起,将她的阴道彻底塞得满满的。

    丢下晕死过去的侯靖,我走了两步,看刘迎风托着陈静的圆臀淫液纷飞地抽插着,我的阳具又缓缓立了起来。

    我从背后拥紧陈静,舌尖舔上了她雪白的耳根,刘迎风的鸡巴在穴里出力顶住她,同时他让陈静把雪白嫩滑的圆臀撅了起来,我右手抚上陈静嫩得快出水的雪白屁股,拨弄她的屁眼。

    “喔呜!……哦!……讨厌啦!”陈静阴道酸麻未消,又受我对她屁眼新的刺激,樱唇迸出呻吟声,虚弱的有气无力。

    刘迎风像领会了我的意思般,脸上露出贼贼的笑,阳具随着淫荡的思绪在陈静的阴道里缓慢抽送着。

    我在陈静阴部抹了一巴掌透明黏稠的淫水精液混合物抹在自己的阳具上,又抬手便往陈静屁眼上抹去,陈静倒不以为意,插都给我插过多少遍了,摸摸捏捏又有何妨。

    刘迎风这时拥紧陈静,他腰身缓缓摆动,每一次都拉了满弓,确确实实的插到尽头。

    “喔!……喔!……糟糕……又开始了……喔!”陈静大张的双腿开始迎合了起来。

    大约是看我准备得差不多了,刘迎风狠狠的一棒顶向花心,让陈静滚圆的屁股高高地翘起。

    “喔!……好……好爽!……亲哥哥……亲老公……再来……再来……不要停嘛!”陈静迷乱地喊叫着。

    刘迎风环着她,陈静两粒雪白的乳房在他胸腹间挤成扁平状,我扶着水淋淋的大鸡巴就要往陈静小巧的屁眼里塞。

    “哎呀!不行啦!不能插那里啦,今天操太多屁眼了,你东西那么大,痛死了,进不去啦!”陈静感觉到我正要插入她的肛门,她死命的摇起了头。

    “不要啦!人家屁眼都快被操烂了,会死的啦!”她慌乱的求饶,刘迎风牢牢拥住她,大嘴堵住她的樱桃小口,不让她哀号出声。

    我双手用力掰开陈静圆滚滚的雪白屁股,藉着无数精液淫水的辅助,总算把硕大的龟头塞了进去。

    刘迎风用力阻止陈静娇躯的扭动,嘴里堵紧她的樱唇,只有连续哼哼啊啊的挣扎声透了出来,因为吃痛,陈静媚眼中泛出泪水。

    我扶着粉臀,把鸡巴一寸寸的推了进去,毕竟陈静的屁眼真的已经红肿不堪了,我怕伤了陈静。

    而刘迎风鸡巴插在另一个穴里,隐隐约约可以感受到另一股力量正逐渐侵入,陈静暖暖的小穴痉挛了起来。

    我插入过了三分之二,好似遇着阻碍,我停了下来,嘘了一口气,就这样前后抽插,也不再深入禁地。

    过了一会,我看陈静脸上痛苦的神色稍霁,慢慢松开了嘴。“喔呜……痛死了……你们……喔!你们真想玩死我吗?”陈静边喘边埋怨。

    “对不起啦!下次不敢了……好陈静……到底是什么感觉?”我看着陈静痛苦的表情,问道。

    “被强暴的感觉啦……肛门快要爆裂开来……你每次一抽……就像……就好像要大便一样……难受死啦!”她蹙着眉埋怨道。

    “一定是操太多了,屁眼性神经麻木了,再多操几次你一定爽歪歪!”我开始摇动起腰身,鸡巴随着刘迎风的律动,同步的抽插着。

    “爽你的大头鬼啦!下次叫男生插你屁眼!”她白眼恨恨的瞪我一眼。

    两支鸡巴前后奸淫着陈静的两个洞穴,我们同时插入的时候,在那瞬间阴茎感到空前的紧实,挤得我飘飘欲仙。

    起先陈静还是痛苦的哀号着,但渐渐习惯了之后,哀号声已经露出快乐的呻吟,而蜜穴里头骚水又开始氾滥起来,她也慢慢的高翘起圆滚滚的雪白嫩屁股,让我能顺利插入。

    “喔!……喔!……美死……了……好棒的鸡巴……操得……操得我舒服透了!”陈静的快感渐渐升起,仰着头淫声浪语起来。

    不知是否肛交的淫靡感开始让她兴奋异常,陈静热热的肠道好紧好热的箍住阴茎,每一次插入都把我带向爆发的边缘。

    “噢!……啊!……里面一点……再里面一点……用……用力干我!”也不知叫我还是刘迎风,陈静已经浪到胡言乱语。

    我和刘迎风心头一荡,同时将阴茎插到尽头,感觉她的小腹瞬间鼓了起来。

    “喔!爽死了……怎么会那么舒服……我……我……快死了……快死了。”陈静美目紧闭,摇头晃脑,身上细汗直冒出来:“快……快……喔!……用力干死我吧……对……两根鸡巴一起往里操……对……里头……就是那里!”

    我狠狠的插到她的屁眼最深处,刘迎风发紫的鸡巴也从阴道操入直没到尽头,顶上了陈静的花心。

    “啊!……完蛋了……喔……来了……来了……哦……我……我……我……不行了!”

    陈静屁眼湿热的肠道里史无前例的紧缩起来,那紧密夹挤的痉挛缠得我倒吸凉气,我被她剧烈收缩的肛门咬得魂飞魄散,浑身上下一个哆嗦,龟头狠狠迫入陈静屁眼里那些别人浓腻的精液,刺入到了别人都从来没有进入过的肛门最深处。陈静大声尖叫着,阴道里灼热奔腾的阴精没头没脑的盖了下来,刘迎风被嫩穴里无边无际的暖洋洋搅的龟头阵阵哆嗦,阳精再次射向子宫深处。

    我也大吼着,鸡巴一跳一跳的,在陈静从未有人进入过的屁眼最深处射出了大量的精液,射得陈静哦哦连叫,足足半分钟我才停了下来,我们三个人插在一处,抱着直喘气。

    歇息久久,我由陈静屁眼中拔出白花花的阴茎,我扶起陈静,刘迎风将他的阳具遁出了她痉挛发紧的蜜穴,我抽起一叠卫生纸,就着她的浑圆滚翘的丰臀,拭着大股大股由她红肿阴户与屁眼潺潺流出的精液。

    而她温柔地靠在我的肩头上,让我帮她擦着,还轻轻用嘴唇咬我的耳朵,眼眸之中,尽是温柔无限。

    爸爸们大概都累了,全倒在一边休息,只剩下我一个人,还在努力地发泄着年青的欲望和无止境的精力。

    我不间断地轮流奸淫着女生们,我自己都不知道射了多少次精,让多少个女生达到了高潮,玩得兴起时,我把九个美女大学生并成一排,让她们跪在两张连在一起的沙发床上,九个形状各异,雪白滚圆的屁股肉挨肉地贴在一起,那情景简直是说不出的淫荡。

    我站在女生们后面,鸡巴挨个地插进去——白娜、陈静、刘梅、赵菲、李倩、茹洁、侯靖、王琳琳、王雪,九个美女被我插得呻吟连天,九对大小不一的乳房摇曳得如同节日的气球一般让人头晕目眩。

    我先依次每人插一会儿阴道,到最后一个时,又返过来每人插一会儿屁眼,然后再依次插入阴道……不得不说实话的是,同时插九个美女是很刺激,但这样移来移去的,也真是相当累人的体力活,而本来就被爸爸们玩得奄奄一息的女生们,更是只支持了一会儿,就东倒西歪地软倒在了沙发床上,堆积成为了一座美丽无比的肉山。

    当我最后一次把李倩送上快乐的峰巅时,已经是凌晨4点了。这个时候,整个大厅,只有我一个人还清醒着在操着李倩红肿破皮的肛门。李倩则早就陷入半昏迷状态了,连被我插着的屁眼,都是有气无力地,半天才咬合一下我的阴茎,像是性神经也睡着了一样。

    所有人都精疲力尽的睡了过去,李倩睡在我身边,手里还握着我软腻腻的阴茎,我咬着李倩的尖翘弹乳,一只手摸着李倩的圆滚肥臀,另一只手插在李倩两条雪白大腿中间,四条腿交织在一起……李倩被爸爸们操得流血的阴部和屁眼一直往下流淌着乳白色精液,其中混合着缕缕的血丝……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一百五十一章 路静的温柔】

    !!!!现在很多人一想到我是嫉妒的要死,因为现在我和计筱竹、路静和安琪都是公开的恋人,很多思想不纯洁的学生看到我和三个女朋友时,总是会幻象我和这三个美女是如何交往的。

    同时交三个女朋友,而且其中两个还是校花,最主要的是,这三个女朋友相处还很和谐,基本上都是住一个公寓的——颜菲由于老不回来,所以计筱竹就住进了她的房间。

    事实上我是经常到安琪公寓里来,不过没有男生们想得那么风流快活,因为要年考了,所以计筱竹学姐每天都在给我们三个新生补课——用她的话说,如果我们几个因为恋爱而功课被当掉,那简直就是侮辱她的选择!

    计筱竹的男友,只能样样都出色,才可以堵住别人的嘴巴。于是我每天都是遭受非人地煎熬,甚至有时补课晚了睡在她们公寓时,我就窝在外面的沙发里,她们和我早就约法三章说好了。不许偷看她们洗澡,在考试成绩没有得到她们的认可之前,不许乘着月黑风高摸到她们床上去,否则的话,吊起来打。

    这天我比平时早起了半个小时,生怕吵醒计筱竹等人而轻手轻脚的收拾沙发时,我却发现路静已经醒了。

    路静正在厨房里安静的洗杯子,路静有一早起来先喝一杯微温的温水地习惯,而每天晚上安琪总喜欢喝些奶茶啊,乐百氏啊之类的东西,因为喝上一杯这样浓浓的东西总是会让安琪感到房间里都充满温暖,可是安琪每次晚上喝完都懒得洗杯子,所以很多时候路静起床喝水的时候。就总是把安琪的杯子给一块洗了。

    背对着我安静的在洗杯子的路静穿着白色细花的睡衣。上下两件的那种,长长地略带褐色微卷地长发披散下来。从背后看上去美得要死要活的,我在凝视了路静十几秒钟之后,就穿越了四米地空气走过去慢慢的从背后抱紧了路静。

    “哗啦”一声,路静手里的杯子在水池里激起了轻微的水声,转头看到是我的时候,路静就不动了,只是扑闪着眼睛看着我,“她们都在里面呢。”

    我抱着路静不说话,低下头想亲路静。

    路静脸微红的避过了,略微挣扎着说:“我你放开我,我不想她们看到……”

    “我不。”我固执的说,“小静你不知道这段时候我是多么的想你……”

    路静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我,“以后好么?”

    “我不。”

    “不要。”

    路静古典的鹅蛋形脸蛋,弯弯的柳眉,笔挺的小瑶鼻,红润的小嘴,高耸饱满的双峰配合翘挺的圆臀,修长圆润的玉腿。面对这样光彩照人的路静,我便愈加的欲火中烧,我想从后面抱着路静雪白丰腻的屁股抽插而射精。

    我迫不及待的压在了路静身上,我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