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76 部分阅读

    ┳藕谧雍土Γ蟾鲂睦硌Ы淌谝谎髯欧治觥?br />

    「是啊!你说得没错。」龙宝答道。阿健继续他的话题,说道:「而作为一个妻子,在自己丈夫身边被别的男人玩弄身体当然是件羞耻的事情,这也就是小惠姐刚才为什么一定要我们到外面客厅玩的原因。」说到这里,阿健低头问小惠:「小惠姐,你说是不是啊?」

    小惠羞得满脸通红,低着头说道:「你别说这些了,好不好?被你们这样玩了还这样说。你们要玩游戏就快点啊!」

    这时候,黑子也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一边继续把玩着手中的乳房,一边说:「到底玩什么游戏,你倒是说啊!」「嘿嘿!」阿健奸笑一声,继续道:「你急什么!要玩当然是玩能够让咱小惠感觉最羞耻的游戏。再问你们一个问题,最能够让一个妻子感到羞耻的玩弄方式是什么?」

    龙宝想也没想,随口说道:「这个我知道,当然是当着她老公的面被别的男人轮番凌辱,在她老公目光的注视下被轮奸应该是一个妻子最羞惭的事情。」

    「哈哈!没错!聪明!」阿健拍了拍龙宝的肩膀。「可是……可是小惠姐在烂醉如泥的老公面前是体验不到这种极度的羞耻的。」黑子一度停止了对小惠乳房的玩弄。

    虽然,他们知道我是清醒的,但是妻子小惠不知道我是装出来的,所以她是体验不到他们所谓的那种羞耻。难道,难道他们为了要让小惠体验极度的羞耻而揭穿我在装睡吗?我听了阿健的话心跳不已。然而,阿健接下来的话否定了我的想法。

    「嘿嘿!虽然董大鹏现在烂醉如泥,但是我有办法让他们体验一种终极耻辱,也会让我们体验一种终极快感。」

    小惠依然低着头,听任黑子和龙宝玩弄着她身体的每一个性感地带,战战兢兢地听阿健说话。

    我注意到阿健的这句话中特意用了一个「他们」,而此时的小惠肯定不会留意这个细节。我不知道他接下来要玩什么把戏,但我可以肯定他们在游戏中必然把我也羞辱一番。

    「好了,不多说了,游戏开始了。」阿健象一名主持人一般宣布。「小惠姐,你现在爬到你老公身上去,所有的游戏都在你亲爱的老公身上进行!」

    「啊?啊……不要啊!」小惠惊叫起来,随即挣脱了正在自己身上上下游走的手掌,抱着自己的身体缩作一团,把一对乳房都快挤爆了。

    我听了也是心中直骂,真他妈的王八蛋!竟然想出这么肮脏的点子,竟然要让我妻子扒在我身上接受他们的玩弄。

    我真想现在就跳起来,把这王八蛋从楼上扔下去。可是,我身单力薄,他们三个都是年轻壮实的小伙,要真跟他们斗起来,从窗口被扔出去的可能是我自己。而且,妻子小惠可能继续被他们摧残凌辱,结局可能更是不堪。

    「哈哈!我靠!阿健啊!你小子可真够损的。这样的主意你也想得出来啊!哈哈哈!」黑子手指阿健狂笑道。「高啊!让小惠姐扒在她老公身上接受我们的大鸡巴,玩玩人肉三明治的轮奸游戏,爽啊!果真好主意啊!」龙宝对着阿健竖起了大拇指。

    「嘿嘿!怎么样?身下压着自己的老公,却被别的男人在身后轮奸,让别人的精液注入自己的子宫,对一个妻子,这算不算一种终极的耻辱。」阿健得意的说道。

    「不要啊!不要让我做这么羞耻的事情。」小惠的身子蜷缩得更紧,浑身剧烈地抖动,激烈地尖叫。「你……你……我怎么知道你会想出这样的坏点子,不行,我不做这么羞耻的事。」

    阿健冷冷地哼了一声:「哼!你不做也可以,那你准备好我们搞你搞到天亮,到明天你不能走路可别怪我们啊!」「岂止不能走路,记得上次那个妞被老子搞到下面虽然照样收缩不停,却再也喷不出水来,最后连大小便也失禁,一个星期下不了床。」龙宝威胁道。

    「对啊!小惠姐难道也想被他们搞到屁滚尿流啊!那样可就太惨了啊!」阿健抚摸着小惠赤裸浑圆的肩头。「你们……你们好卑鄙啊!」小惠抬头对着阿健,一脸怒容。「别生气啊!这是你自己答应的,别反悔哦!」阿健嬉皮笑脸地说道。

    阿健慢慢搀扶起小惠软绵绵的赤裸身体,小惠也没有作太多的抗拒,或许她也意识到,所有的抗拒只是徒劳,反而会引发他们更多的兽欲。小惠站在床头默默地望着我,她把目光慢慢移至我脸部。我赤身只着一条内裤,安静地俯卧着身子,一动不动,紧紧闭上了双眼。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会之赤裸娇妻】

    !!!!过了片刻,我感觉有人爬上了床。随即,一具熟悉的温暖柔软的身躯轻轻伏上了我的后背,我清晰地感觉到两个鼓鼓囊囊的肉团首先贴住了我赤裸的背部,那是妻子饱满的乳房。而后是腰部的位置接触到了那丰腴柔软的腹部。妻子宽大的髋部盖住了我的臀部,我能够感觉妻子隆起的耻骨顶在了我的臀缝之间。

    可能是怕我受压后醒来,妻子双肘撑住了我两侧的床面,上身尽量撑起,不让我承受更多的重量。即使这样,妻子硕大的乳房依旧沉甸甸地垂在我后背,随着妻子上身的晃动而滚摆不停。

    「哈哈!淫荡的妻子,可怜的丈夫,多么奇异的姿势啊!」阿健叹道。「看啊!真是欠干的婊子啊!在自己丈夫身上都把屁股翘得这么高!把自己下面的骚洞露给我们看。」那是黑子的声音。

    其实我心里清楚,妻子并不是自己刻意摆出这样的姿势,妻子上半身苦苦撑起,腰部肯定下陷,原本肥大的屁股因为我臀部的支撑,显得更是高高翘起。而一双健美的大腿无可避免地分开在我身体的两侧,所以两腿之间诱人的生殖器自然而然地张开后显露在他们面前。

    在自己丈夫身上摆着如此淫荡的姿势,小惠丰满的身体因为屈辱而微微发抖。垂在我后背的乳房开始无节奏的晃动,我感觉那小巧的乳头在我的后背画着圈,时而又感觉到那硕大的奶子离开了我的肌肤,后又被重重地弹回在我的后背。有人在把玩妻子丰硕的乳房。

    「不要这样啊!不要碰到我老公啊!他会醒来的,你们要弄我就快点进来啊!」小惠说道。

    「嘿嘿!这么急啊!放心,你老公现在就算是一头大象压在他身上也不会醒过来。」阿健的声音在我耳际响起,把玩小惠乳房的也一定是他。

    「你们谁先来啊!我们的小惠姐已经等不及了!」阿健吩咐道。「我!还是我先来吧,看着这女人下面水淋淋的淫洞,我下面也胀得要命。」那是黑子的声音。「在一个男人身上操他的妻子,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啊!我先来试试这味道。」

    「啪!」一声清脆的拍打声从身后传来。「啊!」小惠轻唤一声,身体蠕动了一下。有人在抽打小惠的屁股。「腿再分开一些,老子要上来操你了,快张开大腿迎接我的大鸡巴!」

    身后的小惠有了动作,分在我身侧的两条大腿张得更开,膝盖放到了与我腰部平行的床面上。有人爬上了床,我身下的床晃动了几下,发出「吱吱」的响声。小惠清楚自己又要被男人从身后奸污了,而这一次是伏在自己丈夫身上接受身后男人的抽插。可能是为了减轻奸污她的男人身体重量对我的压力,她使劲把屁股抬起,小腹稍稍收起,离开了我的臀部。

    「啊……」惠发出长长的呻吟,身子剧烈的震动了一下。随即,小惠的腹部又重重贴上了我的臀部,我背部明显感到了沉重的压力。我明白,黑子的阴茎已经进入妻子的身体,他甚至没有做任何的前戏。

    「唔……」虽然妻子尽量压低了声音,但是,由于距离那么近,那种蚀骨消魂的呻吟还是清晰地传入我的耳中。「哦!唔……」

    随着黑子地抽插撞击,我身后温暖柔软的赤裸胴体也一阵阵的波动,那对硕大的乳房在我背部不停地前后滚动。「啊……啊……」在妻子淫荡的呻吟声,背后丰满肉体的蠕动刺激下,压在我身下的阴茎竟然渐渐勃起。

    天那!怎么会这样?我心道。在黑子的撞击下,小惠赤裸的身子伏在我身上不住地蠕动,而我的身体也随着妻子的蠕动而蠕动,勃起后的龟头受压后不断摩擦着内裤,一阵阵强烈的快感从身下传来。

    「啊……哦……请……啊……请轻一点……啊……」小惠边呻吟边断断续续地说着。黑子似乎根本没有理会小惠在说些什么,身体的撞击一次比一次来得猛烈。

    此时,小惠「啊……啊……」的淫荡呻吟声、黑子「呼哧!呼哧!」的急促喘息声,黑子结实的腹部与小惠肥大屁股撞击时发出的「啪!啪!」声,男女湿漉漉的性器抽插时发出的「嘬……嘬…」水声,身下的床不停晃动发出的「咯吱……咯吱……」声,以及龙宝和阿健的调笑声响成一片,强烈地激发着我身体的欲望,身下的阴茎更是愈发的坚挺。

    在黑子的冲击下,小惠的身体越来越酥软,整个上身全部压在了我身上,半边脸庞侧靠在我的后颈部,长长的黑发也纷纷洒落在我肩头。两颗圆滚滚的球体更是紧紧贴住我的后背,格外的酥软。

    「啊……哦……」妻子身体蠕动得愈发激烈,不时的向后挺动,迎接黑子阴茎的插入。赤裸的身子汗涔涔的,使得我的背部也一片湿滑。「嗷……嗷……」黑子的喉间发出野兽般的吼叫。

    我隔着小惠的身体也能够感到黑子的身体不停地抽动,一阵又一阵,将体内的精液射入我妻子的身体内部。而小惠身下的我,居然也在此刻射精,直感觉身体一阵抽动,体内的液体喷涌而出……我尽力压制着身体的反应,不让妻子发觉我身体的异状。

    小惠软绵绵地伏在我的身上,嘴里不断地喘着粗气,任由黑子将精液射入自己体内。或许因为黑子身体的抽动掩盖了我身体的反应,小惠丝毫没有察觉我身体的异样。片刻之后,我身上的压力一下减轻,黑子离开了小惠的身体。

    「哦!哈哈!爽啊!这样的搞法实在刺激,爽得老子才没鼓捣几下就射了。」黑子下床后乐呵呵地说道。

    「那还用问,小惠身下多了一张肉垫,感觉当然不一样。」「哈哈!只是苦了董大鹏啊!老婆被别的男人操,自己还要作肉垫。哈哈!」「小惠姐!在自己老公身上被人干的滋味如何啊?爽不爽啊?哈哈!」

    「她哪会不爽啊!老子刚上床,她下面就淫水泛滥,才干了没几下,她就举着大屁股使劲往后顶,弄得老子想慢慢玩也不行,没干几下就被她下面的骚洞给吸了出来。」三个家伙淫语连连,玩了我妻子的身体还不忘用言语戏弄一番。

    「快别说了,你们要玩就快点,下一个谁?快点上来啊!」小惠抬起上身催促道,她一定希望他们的凌辱能够快点结束。

    「嘿嘿!玩游戏嘛!干什么那么急啊!」阿健奸笑道。「你一直摆这么个姿势多没劲,咱们换个姿势玩玩吧!」

    「咱们今天每人换一种姿势,让你好好爽个够!」「来!你下来,让你老公先翻个身。」阿健吩咐道。

    我背上赤裸的妻子稍稍迟疑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情愿。片刻之后,妻子裸露的丰满躯体离开了我的身体。她一定知道,今晚,只有惟命是从,男人们对她的凌辱或许才可以早点结束。我依然俯卧着身子,侧脸眯着眼睛看了看周围。

    小惠背对着我坐在床沿,雪白的屁股近距离呈现在我眼前。由于是坐姿,丰硕的臀肉压着床沿向两旁鼓出,显得更是出奇的肥大。

    我的身子被几个家伙七手八脚的面朝天翻了过来。「咦?」有人用惊讶的语气发出声音。该死!我心中暗暗叫苦。他们一定看见我下体被自己的精液浸湿的内裤了。自己的妻子被他们奸辱,而我却在妻子身下射精,实在是最丢人的事情。

    「呵呵!嘿嘿!」他们忍不住笑出声来,还慢慢剥下了我的内裤。「哈哈!哦!哈哈!」有人用手拨弄着我萎缩的阴茎,还用剥下的内裤擦干了残留在上面的精液。阿健用手指提着粘了很多精液的内裤在我眼前晃了晃,转而一挥手扔到了地板上。

    「哈哈!哈哈!」知道我刚刚在小惠身下射精的秘密后,三个王八蛋哄笑个不停。「你们笑什么?」听见他们放肆的笑声,小惠转过了身子,疑惑地问道。

    「嘿嘿!也没笑什么,小惠姐,你看看,你老公的鸡鸡好小哦!比个田螺大不了多少。哈哈!」阿健一边笑一边用手指把我疲软的阴茎拨来拨去,在我的下腹部打转。「哈哈!怪不得小惠姐你要红杏出墙啊!哈哈!」「是啊!是啊!也怪不得小惠姐高潮一遍又一遍的,下面淫水流个没完。原来平时得不到老公满足啊!」

    「你们别这样,你们可以侮辱我,但是求求你们不要侮辱我老公。」小惠哀求道。「真是个好老婆啊!这时候还这样为老公说话。」「好!好!好!我们不侮辱你老公,我们侮辱侮辱你,咱们接着玩。」阿健拍了拍小惠的屁股,说道:「小惠姐,回到你老公身上去吧!现在轮到我这个小情人来干你了。」

    小惠顺从地站起身子,又爬上了床。「转个身,把你的脸对着你老公的小鸡鸡,大屁股对着你老公的脸,跟你老公来个69式。」阿健指挥道。

    小惠没作太多犹豫,依照阿健的吩咐俯身跨在我身上,膝盖分开支撑在我颈部两侧,把肥硕的屁股高高翘起,上身慢慢伏下,贴在我赤裸的腹部。肥大的屁股、水淋淋的生殖器以及紧缩的屁眼竟然如此清晰的印入我的眼帘,我从来没有以这样的姿势近距离地欣赏过妻子的下体。我忽然发现,那粉色的阴道口有乳白色的液体慢慢溢出,在肥美的阴唇边缘慢慢汇聚,最后凝成一束后慢慢挂下……

    该死!那是黑子刚刚射进去的精液。我连忙侧了一下脸,但是,那束浓浓的精液还是「啪!」的一声落在了我的右脸颊。顿时,一股腥臭传来,我皱了皱眉头,一阵恶心。而此时此刻,我的手又不能动,任凭滑腻腻的精液在我脸上化开。

    阿健看着我狼狈的表情,捂着嘴巴强忍住笑。他悄悄俯身把嘴巴贴上我的耳朵,压低声音说道:「老婆扒在你身上被我们干,你一定觉得很爽吧!想不到你小子居然会射精,真不可思议!」我听了真是又羞又怒,羞自己不争,怒阿健卑鄙。

    「刚才你还不能看个爽,现在好了,你眼睛瞪大点,我好好表演表演给你看。」阿健给我做了个鬼脸,随即翻身上了床。

    不一会,阿健出现在小惠身后,身体对着雪白的大屁股,双腿分开跪在我的头部两侧。此刻,我的视觉全被毛茸茸的男女生殖器占据。

    阿健的阴茎挺得笔直,虽然不是很粗,但是非常的长,看起来足有十八厘米左右的样子。它直指着妻子毛茸茸、水淋淋的生殖器,仿佛就象一条就要入洞的大蛇。妻子两片肥厚的阴唇如花般张开着,阴唇结合部位的阴核象一颗小红豆一样勃起,淫水和精液聚集在一起,盈满了粉红色的阴道口,湿漉漉的,看起来格外的娇艳。

    阿健单手握着阴茎,用龟头挑弄起小惠的阴唇,「唔……」小惠忍不住发出呻吟,肥白的屁股开始不安分地摆动。阿健将龟头抵在两片肥厚的阴唇之间,轻轻摩擦着阴核。「啊……」小惠浑身雪白的肌肤都开始阵阵抖动。

    她的身体已经经受不住阿健的挑弄,举着肥大的屁股慢慢往后压,我在他们身下眼睁睁地看着妻子肥厚的阴唇慢慢包裹住阿健蘑菇般的龟头,阿健放开了握住阴茎的手,双手把住小惠肥大屁股的两侧,下身猛的往前一顶。

    「啊……」小惠浑身哆嗦了一下,发出呻吟。

    阿健粉色的龟头、黑黑长长的阴茎瞬间没入小惠湿淋淋的阴唇间,只余下满是皱褶的阴囊悬挂在阴道口,两人毛茸茸的生殖器紧紧贴住,合为一体,阴毛交错,黑幽幽的一片,分不清谁是谁的。

    「哦……」阿健低吼一声,年轻人结实的臀部开始挺动,对着小惠雪白肥满的屁股发起猛烈的冲击。「啊……啊……」长长的阴茎一次次地没入阴道的最深处,又一次次地被抽出,残留在小惠身体里面的精液被龟头根部的冠状沟带出,又随着阴茎的深入而挤迫在粉色的阴道口,形成白色的浆汁。性器与性器作着急速的活塞运动,在精液和淫水的作用下,阴茎每次插入都会发出如小猫吃粥般的「嘬!嘬!」声。

    「啊……啊……」在阿健强健胯部猛烈地撞击下,妻子白白肥肥的臀部阵阵抖动。妻子阴道口白色的浆汁越积越多,双方阴毛上也是斑斑点点,阿健不时抽出的长长阴茎上也裹满了白浆。「啊……哦……」阿健腿间悬挂的阴囊不停摆动,撞击着妻子因兴奋勃起的阴核。「啊……啊……」此刻的妻子显得十分投入,还不时地举着肥臀往后摆动,配合阿健的插入。「啊……哦……啊……」

    抽插了一阵后,阿健突然拔出了自己湿漉漉的阴茎,停止了下体的往复运动。「啊……啊?怎么了啊?怎么不动了啊?快进来啊!」失去阴茎的冲击后,小惠失望地叫唤,举着大屁股淫荡的摇摆起来,一副欲求不满的荡妇模样。

    「嘿嘿!小惠姐!你下面实在太滑太松了,我在你身体里就感觉是小泥鳅游进了大海,没感觉了。」阿健笑道。「啊?哼!被你们三个男人这样弄个没完,我下面当然变松了啊!现在还怪起我来了啊!都怪你啊!」现在的小惠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所遭受的凌辱,说话淫声荡气的,全无羞耻之心。

    「嘿嘿!小惠姐,你身上还有其他洞洞我们没玩过哦!嘿嘿!」阿健奸笑几声,用大拇指将小惠阴道口白花花的液体全部刮抹到紧缩的屁眼上,然后将蘸了一些液体的中指抵在肛门口微微加力……

    「不要啊!那里不要啊!」小惠意识到阿健的用意后连连惊叫,雪白的屁股拼命晃动以示抗议,肛门口也随之一阵紧缩。微微加力之后,阿健湿漉漉的中指笔直的进入小惠的肛门,有了液体的润滑,手指的进入显得不是特别费力。

    「啊……不要啊!那里不要啊……」小惠持续地抗议。「好紧的屁眼啊!一定没被开发过吧!」阿健全神贯注地用中指抠挖着妻子那从未被开垦过的肛门。「啊……没有……没有啊……会很痛的,你!你千万不要啊……」曾经有过一次,我试着进入妻子的肛门,当时我刚将龟头刚刚送入一点点,妻子就连连叫痛,所以只好作罢。

    「放心,不会痛的,我对玩屁眼有丰富的经验,会很温柔的。」阿健拔出了中指,随即又在妻子的阴道里刮了一些白色液体送入微微张开的肛门,他在为自己阴茎的进入作最后的润滑。看到阿健的举止,我心中不免痛惜,妻子对我一直坚守的处女地,今天很有可能不保了。

    阿健用手握起自己的阴茎,将龟头抵在妻子的阴唇间抹弄了一番,使上面沾满了亮晶晶的淫水,随后又缓缓上移抵住了美丽的肛门口。

    「不要!不要啊……」小惠惊叫起来,却又不敢作反抗,雪白的身子微微颤抖。阿健腰部发力,举着坚挺的阴茎缓缓往前顶,沾满液体的龟头徐徐撑开禁闭的肛门。「啊……痛啊……」肛门受痛后,小惠的屁股随之前倾,以躲避阿健的进入。接连几次,阿健只要一用力,小惠的大屁股就条件反射似的收缩躲避。阿健一时之间竟然难以得手。

    阿健不得已之下,向身边的黑子和龙宝使了个眼色。黑子和龙宝心领意会,两人分别走到床的两边,一个家伙将小惠拦腰抱住使她不能动弹,另一个家伙用两只大手用力掰开小惠两瓣肥厚的臀肉,以便于阿健的插入。

    在黑子和龙宝的配合下,阿健手举着雄赳赳的阴茎,再次用力前顶。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会之赤裸娇妻】

    !!!!身下的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强奸妻子的后门。「啊……」阿健大蘑菇一样的龟头顷刻没入小惠的肛门。「呜……呜……痛啊……呜……」小惠哭喊起来,身子剧烈地颤抖。

    长长的阴茎缓缓刺入小惠的直肠深处。「呜……啊……」妻子丰满赤裸的身体软软地扒在我身上,脸伏着我的下腹部,发出阵阵痛楚的呻吟声。见小惠不再挣扎,黑子和龙宝这才离开了她的身体。

    黑子扶着小惠宽肥的臀部,陶醉地说道:「真是好紧的屁眼啊!哈哈!想不到竟然可以在成熟迷人的小惠身上品尝处女的味道,味道真是好极了!小惠姐,刚开始有点痛,过会习惯了就会好的。说不定你还会喜欢上屁眼被插的乐趣呢!哈哈!」

    「呜……你……你这坏蛋!那里干巴巴的,怎么可以啊……呜……人家真的好痛啊!会不会撕裂啊!呜……」小惠带着哭腔说道。

    「不用怕啊,玩肛交最重要的是预扩张和润滑,我刚才已经用手指为你做了充分地扩张润滑准备,所以不会有事。因为你的直肠不能分泌爱液,所以,接下来的润滑工作,就由龙宝兄弟代劳喽!哈哈嘿嘿!早就跟你说过,玩女人,我兄弟龙宝可是高手中的高手,我们都叫他性博士。他懂得怎么让女人痛苦,怎么让女人快乐,更绝的是他能够让女人在痛苦中得到快乐。」

    阿健又扭头对龙宝说道:「龙宝啊!小惠姐现在说痛,你能给她一点快乐吗?」龙宝听了大笑:「哈哈!小惠姐,别的我不敢说,对于女人,你想要多快乐我龙宝就能给你多少快乐!」

    阿健开始抽动卡在屁眼里的阴茎,缓缓的拉出,再推进。妻子张开的肛门口红红的,括约肌象一个绷紧的粉色橡皮圈,紧紧地箍住阿健的阴茎,没有留一丝缝隙。肛门的抽插使下面湿润肥厚的阴唇不断地扇动,粉嫩的阴道口如鲜活的贝类一般不断开合蠕动。

    龙宝在我身旁蹲下,靠在我的头部,和我一起观赏着阿健和小惠紧紧胶合在一起的下体。他又将两根手指插入小惠湿润的阴户,在里面不断搅动抽插,又不时的将亮晶晶的液体抹在那刚从肛门抽出的阴茎上,起到了润滑的作用。

    「呜……啊……」小惠的呻吟还是略带痛苦,但已经没了刚才那痛不欲生的模样。「啊……啊……」

    阿健目视着自己与小惠身体的交合部位,不紧不慢地抽送着自己的阴茎,龙宝的手指在小惠身体里灵活地抠弄,带出丝丝黏液。

    「哦……啊……」小惠的呻吟声越来越响亮,雪白的身体不住地扭动。「哈哈!龙宝你真了不起啊!这娘们果然又发情了啊!」黑子在一旁对着龙宝翘起了大拇指。龙宝用刚才的手法将中指抵住阴道壁后迅速地抽动起来,肥厚的阴唇间很快渗出大量的淫水,流淌到他的手背上。「啊……嗷……」小惠激烈地呻吟着,雪白丰腴的胴体又放肆地扭动起来。

    龙宝真不愧被阿健称作性博士,短短时间内就让小惠从肛门被插的痛苦中解放,反而让她沉浸在前后两个洞孔同时被入侵的亢奋中。我就在他们身下近距离地望着两个男人同时抽插玩弄妻子淫水四溅的下体,不由得哀叹女人的身体构造本身就适合被多个男人玩弄。

    阿健长长的阴茎更加猛烈地抽插着小惠紧巴巴的屁眼,把大屁股上雪白的臀肉撞得波动连连。

    龙宝的手指象装了高速电机一般,飞速地震动、抽插,「啊……啊……嗷……啊……」随着一声忘情地嘶吼,小惠整个湿漉漉的阴部剧烈地收缩了一下。龙宝迅速抽出了自己的手指。

    我明白,妻子又一次被玩到喷潮。一股亮闪闪的液体从妻子剧烈收缩后又猛张开的阴道口喷出,接着又是剧烈地收缩,再激烈地喷射,一次又一次……淫水四溅,有几滴还喷洒在我来不及闪避的脸部,滑腻腻的,滚烫滚烫。「哦……哦……」妻子的每一次淫叫都伴随着身体剧烈地抽动。

    我躺在妻子身下,赤裸的身体清晰地体味到了妻子高潮来临时躯体所发出的每一阵颤抖。阿健也停止了抽送,阴茎深深卡在直肠的最深处,似乎在体验小惠身体内部收缩所带来的快感。「嗷……嗷……」卡在小惠肛门中的阴茎又大幅度地抽动几次之后,阿健发出野兽般的咆哮。

    阿健射精了,在我美丽妻子的屁眼内。我看到阿健的屁股并得紧紧的,将长长的阴茎全部刺入我妻子的肛门,又黑又皱的阴囊贴着水淋淋的阴户,身体一阵又一阵痉挛似的勃动起来。高潮之后的小惠疲软地伏在我身上,呼呼地喘着粗气,任凭阿健将大量的精液射入自己的直肠深处。阿健射精之后,还意犹未尽地将阴茎留在我妻子的体内。

    「啪!」阿健狠狠地用手掌拍打了小惠肥大的屁股,引得小惠哀呼连连。「爽啊!在这骚娘们屁眼里体验她高潮时身体的收缩,真是爽死了!紧紧的,象被一张小手握着,比起另外那个骚洞,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啊!」

    「谢谢小惠姐把屁眼的第一次给了我!谢谢喽!哈哈!」阿健又拍了拍小惠的肥臀,对着小惠说道:「怎么样?小惠姐,屁眼被操的滋味还不错吧?」妻子伏在我身上一动不动,也没答理他。「嘿嘿!那还用说吗?你看她这次喷得比前面几次还要多。前后夹攻的滋味一定也让小惠姐爽翻了。哈哈!」龙宝嬉笑着说道。

    「喂!你倒是拔出来啊!还赖在里面不想出来了吗?」龙宝催促道。「该轮到我了,看你这样爽,老子都等不及了。」龙宝手握着自己的阴茎翻弄起来,一副猴急样。

    「嘿嘿!呆在里面舒舒服服,还真不想出来呢!」阿健这才依依不舍地将疲软的阴茎从小惠体内拔出,随即,白花花的精液也从妻子红通通的屁眼内汩汩涌出,在大大张开的阴唇间汇聚,逗留片刻后形成一束缓缓垂落。

    妈的,可怜的我被他们压着不能动弹,只能任凭那粘厚的精液流到我的下巴上,一阵腥臭。就这样,妻子后门的第一次竟然给了玩弄并出卖她的男人,卑鄙无耻的阿健。

    没过多久,轮奸游戏最后一轮的最后一个男人上场了。这次,妻子依照龙宝的吩咐,面对面地扒在我赤裸的身体上,她侧脸枕在我肩头,丰满的胸部压在我胸口,感觉特别的酥软。我们的下腹部也紧密的贴在一起,我疲软的阴茎甚至可以感受到妻子阴道口的湿温。

    很多次与妻子以这样女上男下的姿势做爱,也很多次以这样的姿势感受妻子丰满娇躯的疯狂扭动,更有很多次以这样的姿势在妻子体内一泻如注。相同的姿势,截然不同的感受。

    妻子丰满的胴体赤裸依旧,温暖依旧,我们重叠的身体也依旧贴合得密不透风。不同的是,我们如今的姿势是屈辱承载着屈辱,屈辱压迫着屈辱。妻子的身体,我的灵魂,一起被惨无人道地轮奸,再轮奸。

    「呜……啊……」伴随着身体的激烈抖动,妻子呜咽声再度响起。我明白,妻子的下体再度被男人的阳物无情地侵入。而且应该还是肛门。虽然我看不见那里的情形,但是我依旧能够从妻子带着哭腔的呻吟中作出判断。

    我眯眼望见妻子身后龙宝丑陋的脸庞和一副享受的神情。「果真好紧的屁眼啊!夹得老子好舒服啊!」随着龙宝身体的抽动,我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直把我压得透不过气来。「啊……哦……」没过多久,妻子又发出愉悦的喊声,丰满的身体随即又疯狂地扭动起来。

    真是个淫荡的女人!身下的我心中暗暗骂道。不得不佩服妻子超人的性欲,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轮奸、凌辱,以及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喷潮,竟然还能够这么轻易地在自己丈夫身上这样性欲勃发。难道女人真的可以从肛交中得到如此享受?

    「嗷……嗷……啊……嗷……干……干我……」小惠激昂的喊叫已经作了最好的诠释。「好…好舒服啊……下面……下面也要啊……快……快给我啊……」

    经过前面一个回合阿健和龙宝的前后刺激之后,妻子淫荡的身体已经不再满足于单一的肛门刺激。我能够真切地感受妻子拼命挺动的下体,妻子空荡荡的阴道一定也大大张开着,正在渴求异物的进入。

    「嘿!从来没见过这么淫荡的女人,一眨眼的功夫,下面又淫水泛滥了。」是黑子的声音。「好吧!我也用手指给你通通吧!」

    突然,下体传来一阵酸麻,我感觉有人在摸弄我疲软的阴茎。王八蛋!到底想干什么!一定是黑子,我心想。那家伙竟然用手指反复翻弄刺激我的阴茎。随着他的翻弄,下体传来阵阵快感,胯下的阳物随之渐渐变硬。

    「小惠姐,要不要我的手指啊?」黑子问道。「啊……要……要……快点……快啊……啊……」小惠扭动丰臀淫叫连连。「嘿嘿!我的两个手指要进来了啊!」龙宝奸笑道。

    我只感觉有人将我勃起的龟头挪至一处湿湿软软的地方,然后又用手指捏着往里面按去,我只感觉自己的龟头忽的滑入一个熟悉的、湿漉漉的温暖洞穴内,下体立即传来一阵快感,天那!那是妻子的阴道!

    黑子那王八蛋竟然把我的阴茎弄硬之后塞入妻子的阴道。竟然让我和另外一个男人同时奸淫妻子的身体。龙宝依然不紧不慢地抽插着小惠的肛门。

    此时,我和龙宝的阴茎仅仅隔着一层薄薄的肉膜,我膨胀的阴茎能够清晰的感觉龙宝的阴茎在我妻子身体的另外一个洞孔内滑动。我一动也不敢动,以免让妻子察觉到我的阴茎已经进入了她体内。尽管如此,龙宝不断抽送的阴茎透过隔膜摩擦着我膨胀的龟头,使得下体传来强烈的快感。

    「啊………舒服……你的手指……好舒服……啊……」妻子还真的以为是黑子的手指进入,伏在我的肩头兴奋得直发抖。黑子手指握住我阴茎的根部,缓缓地拉送,耻辱与快感交织,我的脑海一片昏昏然。

    过了一阵,我感觉到龙宝的阴茎从妻子体内退出。紧接着,一根湿漉漉硬邦邦的棍状物体贴住了我的阴茎根部,并且挤迫着我深入妻子体内的阴茎慢慢往里面顶。「啊……好胀啊!……」小惠高声喊叫。

    龙宝那小子居然要将他坚挺的阴茎插入小惠那已经被我占据的阴道。小惠的生殖器经过长时间的抽插,虽然已经松垮,但是,一时间终究难以容纳两根阴茎的挤入。每次,龙宝的阴茎刚挤入一小段,我的阴茎就会马上滑退出来。

    「呜……下面……下面好胀啊……手指……手指拿出来啊……」小惠哎喘连连,她还以为是黑子的手指跟龙宝的阴茎一齐进入她的身体。我感觉黑子的手将我膨胀的阴茎深深插入妻子的阴道,而后又握住阴茎根部,不让它再滑落出来。又一根粗大的肉棍慢慢撑开妻子的阴道,我的阴茎受到挤压后传来一阵压迫感……

    终于,龙宝和我的阴茎一齐同时深深地插入妻子的阴道。「啊……好胀……啊……啊……唔……」突然,我肩头传来一阵刺痛。原来,不知道是因为痛楚还是兴奋,妻子竟然张嘴咬住了我的肩头。此时的她早已不再考虑身下的我是否会醒来。「唔……」

    龙宝小心翼翼地小幅度抽插,生怕自己的阴茎又不小心滑出。我的龟头传来阵阵快感,虽然我的阴茎被黑子推住后不能动弹,但是龙宝的肉棍紧紧贴靠着滑动,足以让我感受强烈酥麻的快感。我们的毛茸茸的阴囊也抵在一起相互摩擦,带来酥素痒痒的感觉。

    「啊……啊……」小惠终于松开了嘴巴,放声呻吟起来。「啊……好舒服……好……啊……」小惠的大屁股死命地向后挺动,夹住两条肉棍的下体不安分的蠕动。「哦……啊……不行了……我……我要不行了……啊……干我……用力……干我……哦……哦……」

    此时,我已被下体传来的强烈快感和妻子的淫态刺激得意识模糊,全然忘记身受的耻辱。「啊……呜……」随着妻子一声长长的带着哭腔的呻吟,我的阴茎感受了妻子生殖器的第一次强烈收缩。我明白,妻子又抵达了最高潮。「哦……」

    包裹着两根阴茎的阴道口括约肌一次又一次地收缩,将我的龟头刺激到快感的巅峰。我又射精了,我的阳具在妻子阴道的收缩和其他男人阴茎的压迫刺激下射精。妻子的阴道一次又一次的收缩,我的阴茎也一次又一次地勃动。真不可思议,我们夫妻竟然在这样的羞辱中同时到达身体的最高潮。

    这是一种终极的耻辱。我强忍着一波一波的快感,努力不让自己的身体跟着一起抽动,尽量不让高潮中的妻子发现。这时候,龙宝喘着粗气开始大幅度的抽插起来。黑子放开了手,我射精后疲软的阴茎很快滑出了湿漉漉的阴道。

    「嗷!嗷!」龙宝最终也嘶吼着完成了最后一次射精。当他离开小惠身体的时候,大量热乎乎的精液流到了我疲软的阴茎上。妻子侧脸伏在我赤裸的肩头,丰满的身子依旧软绵绵地压在我身上,一动不动。

    三个家伙穿戴整齐后一起走到床前。「小惠姐,你真了不起。」阿健似模似样的说道。「我们兄弟领教了你的浪劲和非凡的性欲望。」

    「呵呵!我们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今晚的性游戏。」阿健回头看了看黑子和龙宝,继续说道:「你们说是不是?」「当然!那还用问,小惠姐这样的女人一辈子也不会遇上几个。」两个家伙连声应和。

    「好了,不多说了,你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带你见一个重要人物。」阿健瞟了一眼疲软地扒在我身上的小惠,笑了笑说道:「呵呵!今天你也够累的了,好好睡个觉吧!」阿健把录像带取出后走到床边,在我们身边蹲下身子。

    他用手捋开几缕盖在小惠眼前的长发,用手掌轻轻抚摸着美丽却略带憔悴的脸,说道:「我说话算话,你要的这个我还给你。不过,可要好好放妥当了,因为明天海生他们也该到这里了,可别让这东西落到他们手里哦!」

    小惠依旧闭着眼睛,懒得看阿健一眼。见小惠没有什么反应,阿健把录像带放在枕边站起身子。

    「我们走吧!」阿健一挥手,三个家伙陆续走出了房间。可恶的黑子临走还在小惠的肥臀上狠狠抓了一把,痛得小惠眉头直皱。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妻子柔柔的呼吸声耳边轻响。一段时间过去了,妻子还是没有从我身上离开。

    「呜……」一声凄厉的哭声响起,压抑已久的委屈与痛楚终于在此刻宣泄。「呜……呜……」妻子赤裸的身躯随着愈加伤心的痛哭声发出阵阵颤抖。这一刻,我的心碎了。「老公……我忍受不了啦……我是个坏女人……不配得到你的爱……」小惠喃喃说着,她坐了起来,拿起了床头柜上的一把水果刀,缓慢而坚定地向着她的手腕割去。

    一直装睡却从眼缝里看到这一幕的我,顿时惊得魂飞魄散,我猛地抱住了小惠,急声道:「老婆,你怎么了?你在做什么?」小惠吃了一惊,被我牢牢抱在怀里,手上还拿着那把水果刀,她惊讶地问:「老公,你怎么醒了?」我怔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惠的脸突然变得煞白,她看着我:「老公,你一直都醒着……一直都知道?」看着她苍白的脸,我点了点头。?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