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75 部分阅读

    ,哈哈!」黑子对着我大笑着说道。

    两个傢伙越说越不像话,我冷哼着说道:「哼!看来你脸上挨一个耳光还不够。」「嘿嘿!值啊!能够操上你老婆这样的女人,老子再挨一百个耳光也值!」黑子那傢伙恬不知耻地说道。面对这些厚颜无耻的傢伙,我真的无话可说。

    「你老婆这样淫荡的女人,你一定填饱不了她吧!不如让咱们兄弟尝尝她的骚劲吧!」「呵呵!听阿健说,你董大哥很大方的,把老婆送给别人操也无所谓,还喜欢在一旁看着别人操你老婆,你今天是怎么了?」龙宝嬉笑着说道。

    一句话说到了我的痛处,当时,我的确默许了阿健跟小惠的性关系。而且那次在阿健房间观看他们隔着门洞性交的场面时,我的阴茎也的确被刺激后勃起。想不到阿健那王八蛋把这也告诉了别人,我直感到脸上一阵阵发烧。

    「嘿嘿!到时候你喜欢看我们怎么操你老婆呢?我们兄弟几个一定努力表演给你看,你说好么?」黑子笑道。「放屁!」我实在受不住这样的羞辱,用力猛拍桌子后站了起来,引得不远处的几位食客和服务生扭头观望。

    「哎呀!发什么火啊!来!坐!坐!」阿健急忙摁着我的肩膀把我压回到椅子上。「来!喝酒!喝酒!」阿健又把我面前的酒杯倒得满满。「照这样说,董大哥不想要回那盒录像带了吧?」阿健小饮一口酒后说道。妈的,这王八蛋又用这个威胁我。

    「明天一早,海生他们也该到了,你看我是不是把那录像带交给他们呢?」阿健玻ё叛郏ξ匚实馈!改恪恪刮沂种缸虐⒔。没肷矸⒍丁?br />

    我不能让海生他们得到录像带,如果让他们得到那录像带的话,小惠必定会落入他们兄弟俩手中,他一定会邀请那些邻居们一同玩弄奸污我的妻子,甚至还可能会有他们工地上的那些民工。到时候,我弄得身败名裂不说,连我的父母也会在人前抬不起头来。

    但是在这里不一样,即使小惠被阿健他们奸污玩弄,回家后也不会有人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不会影响到我以后的正常生活。

    这时候,一旁的三个年轻人鸦雀无声,他们在等着我的回答。许久之后,我一把抓起酒杯一饮而尽。「你们要我怎么做?」作出屈辱的决定后,我重重地放下了酒杯。

    「好啊!」「好啊!这就对了嘛!」「好!董大哥果然爽快!」那三个傢伙欣喜之下,连连叫好。阿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董大哥啊!这样就对了嘛!其实啊!你老婆被海生那帮粗人也玩过了,给我们兄弟玩玩又有什么?被一个人操过跟被十个人操过也没什么不同吧!再说,小惠姐也不是什么纯情少女,说不定她正巴不得我们去找她呢!」

    「废话少说!你说,你们到底要我怎么做?」我打断了阿健的污言秽语。「嘿嘿!董大哥!其实你什么都不用做,你只要装成醉得人事不醒就行了,我们把你抬进你们的房间,至於以后的事情嘛!嘿嘿!你就不用考虑啦!嘿嘿!怎么样?能办到吗?」阿健奸邪地笑道。

    无可奈何地点头之后,我再次举起了斟满红酒的杯子,透过玻璃,我看到那红色的液体中,有一具雪白赤裸的胴体在不住地翻滚、扭动。耳旁,又传来那慑人心魄的呻吟声。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一百四十五章 故事会之赤裸娇妻】

    !!!!黑子和龙宝一左一右搀扶着我走进电梯。其实并不用我装醉,我的两腿已经发飘,眼前的人影不断地旋转、重叠。酒喝得其实并不多,疲惫的身体和胸中的羞愤加速了酒精的作用。我使劲用手掌拍拍自己的脑门,努力让自己的神志清醒一些。「怎么啦?董大哥,我们叫你装醉啊,你可别真醉了啊!」阿健走到我面前直视着我。

    「你要是真醉了可就要错过一场好戏了呦!」阿健对着我戏谑道。「王八蛋!」望着阿健丑恶的嘴脸,我猛的挣脱了身边两人的搀扶,一记直拳直朝阿健脸上挥去。

    「哎呦!」阿健捂住右边脸庞发出痛楚声。他哪里会想到一直对他唯唯诺诺的我会有如此动作,一时躲避不及,左脸颊结结实实地挨上一拳。身旁的黑子和龙宝忙用力把我死死按在电梯的一角,防止我再次发起攻击。「妈的!喝了点酒就还真壮胆了啊!」

    「你他妈的忘记这里是什么地方,是谁的地盘了么!信不信老子今晚就叫上这城里我所有的兄弟当着你的面把你老婆轮奸个够,然后再做掉你们两个。啊?你信不信?」阿健捂着半边脸对着我咆哮,还真看不出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竟然有这样一副流氓嘴脸。不过,他的话还真有震慑力,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小城,我实在为我们自己的生命安全担心。我开始后悔当初的决定。

    「你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别忘了自己到这里的目的。」黑子指着我的鼻尖狠狠说道。电梯停在了8楼,电梯门徐徐打开,外面有几位等候的客人。身旁的黑子和龙宝又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搀扶着我走出电梯,只有阿健还捂着脸一脸怒容。

    走过昏暗的走廊,我们四个在一间客房的门口驻足。黑子一把将我推靠在墙壁上,一手按住我的肩头,一手指着我的鼻尖说道:「你小子给我放明白点,照刚才说好的办。我们这就进去,我们玩玩你的女人,你拿回你的录像带,你要是乱来,可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三个家伙都绕到我身前,用一种极其凶狠的目光瞪着我。

    我的无言在他们眼里应该就是默认和服从。也的确是这样,在他们的威胁之下,我不得不为自己和妻子的人身安全考虑。黑子和龙宝重新搀扶住我的身子,而我也装出一副烂醉如泥的样子。阿健随即摁了一下门铃。

    妻子很美、很性感,绝对的尤物。浴后的妻子更美、更性感。洁白色的浴巾紧紧包裹着健康丰满的娇躯,浴巾束得不算太低,但饱满双乳之间的沟壑仍然显得那样显眼。白里透红的皮肤上还挂着几颗晶莹的水珠,浴巾下一双健美浑圆的玉腿引人无限遐想。

    妻子用干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开门后看见门口站了我们四个人后似乎觉得有些突然,特意低头将胸前的毛巾往上提了提。

    「小惠姐,董大哥喝醉了,我们把他送过来了。」阿健对着小惠说道。还没等小惠应声,他手一挥,对着黑子和龙宝说道:「来,来把董大哥扶到床上去。」看着我人事不醒的样子,小惠也没说什么,将门开到最大后侧身让他们七手八脚把我扶进了房间。

    出乎我的意料,这么偏远的酒店条件居然还不错,除了卧室之外还有会客室。三个家伙七手八脚把我身上外衣脱去后放在卧室床上,我只着内裤扒在床上装出烂醉如泥的样子。他们显然没有做出要离开的样子,坐在床头嬉皮笑脸地打量着我的妻子小惠。

    「你们可以走了。」小惠手一扬作了一个请他们离开的手势。「嘿嘿!」阿健他们几个相互对视了一眼后笑了起来。「小惠姐,这么急着要我走啊,这么多时间没见面了不想跟我这个情人叙叙旧吗?」

    「哼!谁跟你是情人?就你那德行还不配!」小惠轻蔑道。「呵呵!说不配就不配啊!你这么健忘啊?你会忘了那个门洞吗?我可忘不了你在门洞后面撅起你雪白的大屁股给我操的样子啊!哈哈!」

    「你……你……」小惠气得说不出话来,还扭头朝我这里看了看,显然她是怕我听见阿健的话。我依然装作人事不醒、呼呼大睡的模样,偶尔眯起眼睛观望着房间里的一切。

    阿健走到了小惠跟前,用手指刮了刮小惠美丽的脸庞,而后用两根手指托起小惠的下巴。「别生气啊!小惠姐,我可真的很想你,来!我们亲热亲热吧!」说完,阿健那王八蛋竟然揽住小惠的腰部,俯首吻了下去。

    小惠猛的挣脱阿健的怀抱,退后了两步,手指着阿健,愤怒地说道:「滚!滚开!你们统统给我滚出去!再不滚开,我就报警了。」阿健脸上立即变得阴沉,冷冷说道:「哼!报警,哈哈!报警!别忘了你还有录像带在我手里,也别忘了海生兄弟俩明天也要到达这里了。」

    「听说你被他们玩得够惨的,好不容易拿到了照片可别让录像带也落到他们手里哦。嘿嘿!」小惠怔在原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连嘴唇也被气得微微发抖。「与其落到海生那种粗人手里,还不如跟咱们乐乐,咱们兄弟可最懂得怜香惜玉了。」

    阿健又扭过头对着龙宝跟黑子说道:「你们说是不是啊!咱们是文明人,知道怎样用文明的方法让女人欲仙欲死,对吗?」

    「哈哈!那当然,我们对女人最温柔了,尤其是对小惠姐你这样美丽的女人。阿健给我们看了录像带后,我闭上眼睛都是你雪白的奶子晃啊晃的,真是受不了!今日一见真人,可比录像带上更加性感丰满多了。」

    「就是啊!听说小惠姐您要来这里,我特地两个多星期没碰过女人了啊!为的就是不让小惠姐您失望啊!知道你喜欢大家伙,你瞧瞧,我的家伙不会比海生兄弟俩的差多少吧!」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言的,黑子说着说着竟然脱了裤子把自己的阴茎掏了出来。黑子的阴茎已经勃起,真的是又长又粗,而且黑得发亮,跟A片里那些黑人的家伙差不多。

    「无耻!滚开」小惠扭过头,一脸的厌恶。阿健走出卧室,将客房的门关闭后又走了进来,手里拿了一盒录像带。

    「小惠啊!别什么无耻不无耻的,其实你今天没有选择的,如果你今天一定要我们出去的话,我不但会把这个交给海生兄弟,而且我会将这个制作成光盘,放到大街上卖,我相信这东西销路一定不错,我可不能保证到时候会不会传到你老公手里。」阿健真是无耻奸险到了极点,他知道小惠最在乎的是我,竟然用这样的手段让小惠屈服。

    果然,小惠听到阿健这样说后,一屁股坐在床沿上,原本愤怒的神色慢慢消失,转而闭上眼睛呈现出一种无奈的、完全丧失抵抗欲望的表情。百般无奈之下,小惠抬起头以一种微弱的声音说道:「不要,不要让董大鹏知道这件事情,你们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就是千万别让我老公知道。」

    阿健脸上的笑容泛起,他扶着小惠赤裸的肩头坐在了旁边,说道:「这就对了么,其实也没什么啊!就是我这两个兄弟看了你的录像带后,整天想着你,以至于夜不能寐。今天你就满足他们一下,让他们也尝尝你这大城市里鲜活美少妇的味道。当然啦!我这老情人自然也不能闲在一旁看哦!」

    「录像带嘛!嘿嘿!等会我们快活好了,自然会还给你的。」阿健扬了扬手中的录像带。「等会你可要主动一些哦,好好满足满足我的兄弟哦!」阿健说完起身示意黑子和龙宝一左一右坐在小惠身边。

    小惠终究不是风月老手,以前跟阿健和海生兄弟的几次性经历都是被欺骗或者是被逼迫的,听阿健这么一说,如今坐在两个龙精虎猛的小伙子中间,早已羞得满脸通红。

    那两个家伙刚才还口吐秽言,现在坐在美艳动人的小惠面前竟然也一时不知所措,木讷的坐着一动不动。「哈哈!看你们两个,光说不动啊!这事还要我来教你么!好吧!好吧!万事开头难,还是我来给你们开个头吧!」阿健伸手就往小惠的胸前袭来,想扯开她身上包裹的浴巾。

    「别!慢着!」小惠惊叫一声站起身来,双手紧紧护住胸前。「又怎么了?反悔了?」阿健疑惑道。「我怎么知道你手里的录像带就是我要的那盒?」小惠指着阿健手里的录像带问道。「哦!这个么?也好,我这就放给你看,让你放心地陪我们玩。」

    阿健把录像带放进录像机,打开了电视机,没错,果然是那盒录像带,阿健拿起遥控器摆弄着,电视机屏幕上出现了熟悉而又淫荡的画面……

    熟悉的门洞、雪白肥大的屁股、海生兄弟粗大的阴茎、淫水和精液四溢的阴户和男人们的喘息声、女人的呻吟声、湿淋淋的阴唇间被粗壮阴茎抽插时发出的「嘬、嘬」声、女人肥白屁股被男人下腹撞击时发出的「啪、啪」声,构成了世间最为淫荡不堪的一幕。小惠失神地看着电视机屏幕,似乎不敢相信眼前一幕是自己曾经经历的。

    「怎么样?小惠姐,没骗你吧!看自己演绎的A片感觉如何?」黑子拉着小惠又坐回了身边。「阿健,你好卑鄙啊!你竟然出卖我,让我被他们这样玩弄,你怎么可以瞒着我,难道你不知道海生他们是我最厌恶的人吗?」小惠抬头责问阿健。「呵呵!但是那次你很快乐,你厌恶的男人让你高潮不断,不是吗?这就够了!」阿健笑道。

    「那是我不知道是他们,我只知道是你,你好坏!」小惠的语气竟然开始变得暧昧。看得出,在录像带的刺激下,小惠的生理和心理有了些许变化。「好了!别争了,我们一边看小惠姐演的A片一边干小惠姐真人多爽!哈哈!」龙宝一把将小惠揽入怀中,一张臭嘴直朝小惠的唇上吻去。

    「唔……」小惠躲避不及,性感的嘴唇被龙宝封了个严严实实,双手本能地推住龙宝结实的胸膛,勉强作出抵抗的样子。事实上,小惠心理上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在阿健的威逼和录像带的引诱下,她已经准备承受三个家伙的凌辱了。而此时小惠身后的黑子也有了动作,一双大手穿过小惠的腋下,隔着浴巾抚摸着小惠的乳房。阿健也没闲着,在小惠身前半蹲着身子,一只手顺着小惠裸露光滑的大腿内侧往浴巾底下伸去。

    一场三对一的淫戏已经开始,我俯卧在床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另一张床上自己美丽的妻子被三个年轻人恣意凌辱而无能为力。

    上下左右前后不同方向都有淫荡手掌的轻薄,小惠的挣扎渐渐地激烈起来,上推下挡的,身体也不停的扭动,可一个女人家柔弱的双手又如何能够抵挡三个年轻小伙六条有力的手臂呢?

    小惠徒劳的挣扎丝毫起不到任何作用,原本紧紧包裹身体的浴巾渐渐松脱,大片雪白的胸脯露了出来,让三个家伙更添几分兽性。黑子一手伸到小惠双乳间,抓住浴巾的上沿猛的往下一拉。

    顿时,小惠那对雪白粉嫩的大奶子象活物一般地弹了起来,在胸前蹦跳个不停。出于本能,小惠忙用双手想要遮挡住自己的胸前春光,却被黑子抓住双手后反扣在身后,头部又被龙宝抱住后激烈地热吻,使得小惠赤裸的上半身反弓着向上挺起,一对大奶子更如小山包般耸立并不住地抖动,被掀起后的浴巾随着小惠身体的晃动自动地徐徐滑脱。

    纤细的腰肢、宽大的髋部、丰腴雪白的小腹、凹陷的肚脐、茂密黝黑的阴毛都一一暴露,一具雪白丰满成熟少妇的赤裸胴体渐渐展现。尽管小惠的双腿并得紧紧的,没有一丝缝隙,但是阿健的一只手掌已经探入大腿内侧的根部,并试图进一步深入。可怜的小惠双手被困,只能靠双腿不停的搅动试图阻止阿健手指的入侵。

    「啊……」小惠终于挣脱了龙宝的嘴唇,深深吸了一口气后不住地喘息。「放开啊!你们别这样好不好啊,说好了要温柔一点的啊!」小惠坐直身子边喘气边说道,随即使劲抽出了被黑子抓住的双手。

    小惠揉了揉被黑子抓疼的手,撅起嘴巴说道:「你们这样跟强奸有什么两样啊!都弄疼人家了啊!」黑子从小惠身后用双手托住那对雪白的大奶子缓缓地揉捏起来。此刻,小惠也没有去阻止黑子的轻薄,皱了一下眉头后弯腰拽住了阿健放肆的手。或许,阿健的手指已经触及了身体最敏感的部位。

    「你们别这样,一个一个来好吗?你们一起来我会受不了。」小惠说道。

    阿健托着小惠的下巴笑道:「哈!你也会受不了?别骗人了,你看看电视机屏幕,那次我跟海生海亮三个人车**战都没能让你满足,最后还不得不用了黄瓜才喂饱你。你这种骚蹄子啊!就算我们三管齐下也不一定能够满足你,是不是啊?小惠姐!」阿健越来越粗俗。「哈哈!哈哈!」黑子和龙宝听了大笑。「要不要我打个电话再叫上几个兄弟过来玩玩啊?」

    「不要啊!千万不要!」小惠连连哀求,急得快哭出来了。

    阿健把臭嘴几乎探到小惠脸上,奸笑几声说道:「嘿嘿!那就好好表现啊,我们一定温柔地跟你做爱,会让你欲仙欲死的。」

    黑子依然不紧不慢的搓揉着小惠丰满的奶子,偶尔托起后左右甩动,嘴里直叹:「好大啊!老子玩了这么多女人,没玩过这么又白又大又挺的奶子,真是好宝贝啊!」黑子的话又惹来几声轻笑。

    「呵呵!你知道什么啊!这娘们浑身都是宝,别说奶子了,屁股又肥又白又翘,我最喜欢就是她的大屁股了,从后面上她可真是爽翻了。」「来!来!给我的兄弟看看你的大屁股。」阿健说完拍了拍小惠的臀部。小惠在他们言语刺激下羞得满脸通红,却又不得不照他们说的做。只得背对着那三个家伙在床上慢慢站起了身子。

    三个家伙一并靠在床头细细欣赏着美丽成熟的小惠。

    「啧!真是漂亮的屁股啊!」「听说女人屁股越肥性欲越强,看来还真是有道理啊!」「呵呵!就是啊!一看这大屁股,就知道这女人有多骚!」「照理说女人屁股大生孩子勤快,可是怎么就跟董大鹏到现在还没孩子呢?」「那是董大鹏不中用,跟小惠姐没什么关系的。」「那咱们今天就代劳代劳,在小惠姐肚子里多播些种子,替我们生个胖小子,哈哈哈!」

    小惠摆着屈辱的姿势,听着污言秽语,浑身都不自在,身体微微发抖。「别那么木讷嘛!来,摆个造型,把你的大屁股翘起来。」阿健吩咐道。

    小惠只得弯下腰,手撑着膝盖把屁股抬起,浑圆修长双腿的双腿紧紧并拢在一起,摆出屈辱的姿势。「多么性感的屁股啊!」龙宝咽了下口水说道。

    阿健移至小惠身旁,轻轻拍了拍雪白的大屁股,说道:「瞧仔细了啊!大城市里少妇的屁股就是不一样,虽然没有咱乡下姑娘的屁股结实,但就是特别肥大,皮肤跟婴儿一样又白又嫩,好似能捏出水来。」随着阿健的拍打,小惠雪白的臀肉如波浪一般微微荡漾、颤抖。

    「还害什么羞啊!把腿分开些,屁股也再翘得高一些,让他们两个瞧清楚些。」

    阿健用手掌重重的抽打了小惠雪白的屁股。小惠轻声呻吟了一声后顺从的把两腿分开,上身弯得更低,一对丰满的乳房低垂在身下,显得更是出奇的丰硕。这时候,身后的龙宝和黑子不仅能够一览小惠雪白的肥臀,甚至可以尽情欣赏那两腿之间最隐私的部位。

    那两个家伙看得眼都直了,鼻子几乎碰到肥白的屁股。这还不够,两人还用手掰开小惠两瓣肥肥的屁股肉,用手指拨弄起两腿中间肥厚的阴唇和粉嫩的阴道口,而阿健正饶有兴致地摆弄着小惠垂荡在身下的乳房,还用手指捏玩那小巧粉嫩的乳头。

    「呃……」小惠的身子发出轻微的颤动,喉间发出抑制不住的呻吟。小惠是个对性挑逗极其敏感的女人,在三个家伙的戏弄下,身体已经有了明显的反应。

    「小惠姐,你下面好湿哦!都快流出来了啊!」黑子的中指已经探入了小惠的身体。「呵呵!早跟你们说了,小惠姐最大的好处就是骚水多,你玩她一整天,她下面的骚水也就可以流一整天,呵呵!天生的淫妇啊!」阿健有些得意洋洋,转而又对小惠说,「对吗?小惠姐。」

    「啊……你们别这样好吗?你们要弄就快点开始吧!」小惠低声哀求。

    阿健一手象揉面团一样揉捏着一个大奶子,一边说道:「这叫前戏懂么?就象猫捉到老鼠先要好好戏弄一番才吃掉一样,好不容易到手的女人当然也要慢慢玩,知道吗?」

    「龙宝对付女人有一手绝活,他可以用手指找到女人的G点,然后搞到女人丢精。知道吗?他上次把一个卖淫的小妞搞得一个星期接不了客人。不信你问问他。」阿健说道。

    龙宝得意洋洋的说道:「哈哈!那还用问,那小妞至今看见我去找乐就躲着我。海生兄弟他们光是鸡巴粗壮没用,得有让女人欲仙欲死的绝活。嘿嘿!」

    「嘿嘿!就是,就是,今晚咱们有的是时间好好玩玩,玩到你这下面的骚洞流不出骚水为止。」黑子的中指在小惠的身体里搅动抽插,手上湿漉漉的粘了不少爱液。「我们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再扒下点,跟狗一样扒着,再把屁股抬高点。」龙宝吆喝道。

    小惠只得双腿跪着,脸侧着贴住床面,把整个又大又肥的屁股炫耀似的高高翘起,肥美的阴部也如花般张开在半空。

    「哈哈!这就对了,好像一条欠操的母狗啊!哈哈哈!是啊!是啊!快摇屁股,像发情的母狗一样把你的大屁股摇摆起来。」

    小惠举着肥臀勉强摇动了几下,做如此屈辱的动作还是十分艰难。

    龙宝用力拍打小惠的大屁股,喝道:「卖力点!摇啊!」「不行啊!别在这里啊!我老公在这里我实在做不出来啊!」小惠指了指我这边,低声哀求道。

    我赶紧闭上眼睛装睡。阿健扭头看了看我这边,说道:「怕什么,你老公一时半会肯定醒不过来。」「可是,可是他在身边我总放不开啊!」小惠吃力地说道。

    阿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惠,想了片刻后说道:「那好,为了小惠姐好好展现你淫荡的一面,我们到外边客厅里去干。」

    小惠正想坐起身子,却被阿健用力按住,奸笑着说道:「想走出去,没那么便宜,你现在不是大城市来的高贵少妇,要记得你现在是条母狗,发情的母狗,就应该像母狗一样爬出去。」小惠屈辱得浑身发抖,她可能从小到大还没受到过这样的侮辱,但如今也只能听从阿健这浑蛋的命令。

    小惠艰难地用双手先撑住地面,膝盖沿着床沿慢慢下移,肥大的屁股左右摆动,双腿跨下床时十分夸张地暴露出早以湿淋淋的粉红生殖器,真的好似某种庸懒的雌性动物。

    我扒在床上眼看着妻子晃动着丰满肥硕的大屁股象条母狗一样爬出房间,胸口因为耻辱而阵阵发痛。龙宝和黑子跟在小惠背后拍打着雪白的屁股也走出了房间,而阿健却向我这边走来。

    阿健走到近前俯在我耳旁低声说道:「董大哥,你老婆表现不错哦,很可惜,你看不到我们后面精彩的演出了。」我强压住心中怒火,对着阿健低声说道:「阿健,请你念在我们夫妻以前对你不薄的份上,别做得太过分,好吗?」

    「嘿嘿!你放心,我们会让你老婆得到满足的,我们三个今天都服用了伟哥,知道吗?你应该知道那玩意的效果,嘿嘿!」阿健说完竟然在我面前褪下了裤子,露出坚挺的阴茎,用手握着在我眼前不到十厘米的地方炫耀似的晃了几下,散发出一阵骚臭味。

    「怎么样?那玩意起作用了,嘿嘿!这根肉棒马上就要进入你老婆的身体了。再见了!」阿健说完转身赤裸着下体走出了房间,还特意把房间门开得大大,故意让我可以听见外面的声音。

    我直气得浑身发抖,可是事到如今,我也知道反抗的结果是什么,我也只有期盼这一切快点过去。外面客厅里很快传来三男一女的淫声浪语,由于我不在身边,小惠明显放开了许多,呻吟声、尖叫声此起彼伏。我用被子蒙住头,努力不让那声音传入耳朵。疲劳的身体加上酒精的作用,我在不知不觉中沉沉睡去。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一百四十六章 故事会之赤裸娇妻】

    !!!!过了很久,有人在我身边将我摇醒,我抬头一看是阿健。「怎么了?还真睡着了。」阿健轻声说道。我揉了揉眼睛,看了看时间,时间已经过去4个小时了。「你?你怎么还没走?」我惊问道。

    「嘘!轻点!走?你听听,你老婆跟他们还正快活着呢!」我定神听了听,果然,隔壁客厅依旧传来男人的调笑声和妻子忘我的呻吟声。「你们?你们竟然弄了四个小时?」我疑惑道。

    「当然啊!整整四个小时,我们轮流干你老婆,现在轮到我休息了,伟哥这玩意还真他妈的有用,我们每个都射了好几次了。」「你!你们!那小惠她怎么样了?」听他这么说,我十分担心妻子的状况。

    「放心,她好得很,高潮不断。龙宝那小子还真会玩,搞得你老婆下面喷了好几次,嘿嘿!今天她总算遇到了对手。说实话,我还真没见识过女人下面可以喷水,你也没见过你老婆下面喷水吧!哈哈!等会让你见识见识。不过,接连喷了几次后,你老婆身子软绵绵的,配合起来没刚开始那么带劲。」

    王八蛋!我心里暗骂,任何一个女人被你们三个年轻小伙子轮流这样搞都会挺不住,而且还用壮阳药物。

    「请你们到此为止吧,别弄伤她的身体。」为了妻子,我只得求阿健。「那怎么可以,我们跟你老婆说好了,要一直玩到我们谁都无法勃起才停止。」「你放心,你老婆好的很,不信我让他们抱她进来给你看看。」阿健说完走了出去。

    「怎么又进来了啊!别!别进去啊!我老公会醒的!」小惠拚命甩动着双腿被黑子抱进房间。小惠尽管神色看起来还不算太差,但是,赤裸的身躯简直惨不忍睹。原本乌黑发亮的头发凌乱的披散着,脸上和嘴角也都是粘乎乎的精液,丰满雪白的大乳房上有几道红红的抓痕,两腿之间更是一片狼籍,由于长时间的抽插,两片肥厚的阴唇松软地耷拉在阴户外面,白花花的精液不断从阴道口流出,沿着浑圆的大腿内侧往下流。

    黑子将小惠的身躯横放在床上,他故意将小惠赤裸的下体对着我,刚好可以让我可以看到妻子被轮奸后的生殖器,而小惠的头部在另外一边,所以无法看见我。小惠伸直了双腿,疲软地仰躺在床上不住喘息,看上去的确是累坏了。

    龙宝和黑子却仍然意犹未尽地扒在小惠身旁,两人各捧起一个乳房低头舔弄起来,而他们的另一只手不约而同地插入两腿之间,将两腿曲起后分开,用手指玩弄着小惠湿淋淋的生殖器。「呜……」小惠仰起脖子发出轻微的呻吟,闭着眼睛任由他们摆布,对他们的玩弄似乎已经变得麻木。

    阿健朝我看了看,俯身用手掌压了压小惠的下腹部。顿时,一股浓浓的精液从小惠大大分开的阴唇间涌出,流到了洁白的被单上……

    我眯眼看着心爱的妻子身体里流出别的男人的精液,心理说不出的难过。「啊……」敏感部位在龙宝和黑子手指的刺激下,小惠发出长长的呻吟。阿健看了我一眼,扭头对着龙宝说:「龙宝,小惠姐还想要啊!你就再好好满足她吧!」

    龙宝将食指和中指并拢后滑入张开的阴道口,深入后手指向上勾起慢慢地摸索,或许,他就是在寻找所谓的G点。

    「呜……不要啊!别弄了啊!我受不了了啊!」小惠惊叫道,一边还并拢双腿试图阻止已经深入身体里的手指。「啊……不要……啊……呃……哦……啊……啊……」随着龙宝手指的挖弄,小惠的身体不断扭动,却将刚才并拢的双腿又大大的张开,一副欲拒还迎的淫荡模样。

    龙宝的手指不再翻转摸索,手指停在一个部位上轻轻蠕动……「呜……啊……」小惠伸直了脖子,忘情的呻吟。看样子龙宝还真有这本事,居然能够找到女人身体最敏感的G点。

    龙宝一边用手指刺激着小惠的身体一边给黑子使了个眼色。黑子笑了一笑,将自己的食指和中指并拢后插入已经有两根手指的阴道。由于长时间的玩弄,小惠的阴道口已经非常松弛,再加上精液和爱液的润滑,手指的进入显得毫不费力。

    「啊……」下体膨胀的感觉让小惠再度激烈地呼叫。这时候,小惠的下体被同时插入了四根手指,龙宝的两根手指在阴道的上方稍浅的部位,而黑子的两根手指深深地插进了阴道下方的最深处。

    小惠的粉红的阴道口呈O型包裹着四根淫荡的手指,阴道口上方的阴蒂如黄豆一般勃起,闪闪发亮,两片暗红色又肥又厚的阴唇大大翻开在两侧。龙宝的手指大约进入了两节左右,勾起后抵住阴道壁,在里面不停地震动。

    黑子的两根粗长的手指开始缓缓地抽插,还不时带出一些乳白色的精液和透明的爱液,阿健也没闲着,俯身在小惠丰腴的小腹上,用中指粘上一些爱液后抵住那勃起的阴蒂,轻轻地揉动,三个年轻人疯狂地用五根手指刺激着小惠身体最敏感的部位。

    「啊……啊……哦……啊……小惠的呻吟成了叫喊,身体剧烈地扭动,此刻的她已经全然忘记身边还有我这个老公在。「呜……啊……呜……」那叫声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

    龙宝手指震动的频率越来越高,黑子也更加快速的抽插,阿健的手指飞速的揉动,「嗷……啊……嗷……」小惠像一头发情的母兽一般嚎叫起来,脖子伸得笔直,青筋根根暴起。我从来没有见过妻子兴奋得如此模样。

    「嗷……哦……啊……嗷……」突然,龙宝和黑子的手指猛的从阴道里抽出,「嗷……」只见小惠的身子如受电击一般猛烈抽动了一下,身子象入锅的活鲤鱼一样反弓着高高弹起,一对大乳房剧烈的跳动起来。

    刚失去四根手指的阴道口来不及收缩,仍然张开着,甚至可以看到粉红色的阴道内壁在蠕动。随着小惠身体的抽动,那粉色的阴道口也剧烈地收缩了一下,一股透明的水柱从里面激射而出。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女性潮吹?

    喷射之后,小惠的阴道口如水母一般不停地开合,粉红的阴道壁不停地蠕动,「啊……哦……」随着一声声淫叫,小惠丰满的身躯不停的抽动,一次又一次,过了好久才平息下来。高潮过后,小惠香汗淋漓,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小惠姐,你又喷了好多水哦!把床单都弄湿了啊!」阿健看着筋疲力尽的小惠说道。

    龙宝竖起中指在小惠面前晃了晃,说道:「嘿嘿!怎么样?我的手指比海生兄弟的鸡巴强多了吧!到底第几次了,你自己也数不清了吧!哈哈!不过!你还真是天生的淫妇,一般的女人搞了两次就再也喷不出来了,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还能喷几次。」

    小惠听了连连哀求道:「别!我不行了,你们放过我吧,我下面已经被你们搞得快没知觉了。」

    「嘿嘿!那怎么行,说好了玩到我们再也硬不起来为止的,你可不能反悔啊!你看看,我们的家伙这么硬怎么解决啊?」三个家伙的阴茎果真都挺得笔直,他们围在小惠身旁用坚挺的阴茎轻轻甩打着小惠美丽的脸庞和袒露的乳房。

    「我……我怎么知道你们这么厉害啊!一次一次没完没了了啊!」可怜的小惠哪里知道他们三个家伙都服用了壮阳药物。

    「我真的不行了,你们别作弄我了。我求你们了」小惠哭丧着脸苦苦哀求,模样楚楚动人。

    阿健看着小惠可怜的模样,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奸笑。阿健掌托着小惠圆润的下巴,说道:「小惠啊!今天我们哥几个搞得你舒服吗?还要不要再来几次高潮啊?」

    「唔……我已经很累了,实在不想再要了。」小惠盘腿坐起,雪白的大奶子颤巍巍的耸立,抬头乞怜地望着阿健。

    阿健没再答理小惠,转而问身旁的龙宝和黑子:「你们怎么样?今天玩得爽不爽?」

    「当然爽啦!大城市里少妇的味道到底不一样,皮白,奶大,屁股肥,下面水又多,就是叫唤起来也比咱乡下妹子嗲上几分。今天咱们干脆玩到天亮得了!」黑子又在小惠身侧揉捏起小惠胸前的一对大奶子。

    「不……不要啊!」一番话把小惠吓得尖叫起来。阿健笑道:「哈哈!你们两个家伙怎么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啊!你们再这样弄下去,小惠姐明天可能连路都不能走了。哈哈!」

    「小惠姐!在你老公身边被搞到下面喷汁爽不爽啊!」阿健问道。「你还说呀!人家都快羞死了,万一我老公他醒了,我怎么办啊!」小惠娇声说道。

    「吆!你这骚货还会害羞啊!当初你撅起大屁股跟阿健偷情怎么不知道害羞,怎么不想想你老公啊!」龙宝一番话说得小惠哑口无言,她把头深深低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盖住了美丽的脸庞。可能此时的妻子才真正后悔自己当初的背叛。人,为什么总是要等到咽下苦果之后,才意识到苦涩的种子却是自己亲手播下的。

    我恨,恨妻子的不忠。我记得她曾经跟阿健说过,她依然爱我,也没有背叛我,只是她自己的肉体背叛了她的感情,她的感情属于我,而她的肉体需要别的男人。好堂皇的背叛!她错就错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妻子,单身的女人或许可以这样说。但她是一个妻子,妻子的感情和肉体应该都属于丈夫。

    爱,本身就是精神与肉体的结合物。她错了,所以她为此付出了代价。此刻的我,不再为妻子的受辱而愤怒,我只希望她能够从这次的耻辱中得到教训,真正地懂得什么是爱,怎样做一个真正爱丈夫的妻子。

    阿健继续托起小惠低下的下巴,凑近说道:「小惠姐,我觉得刚才的还不够让你害羞,我们做个能够让你真正害羞的游戏好么?做完了游戏,你拿回你的录像带,我们就此结束。」

    阿健直视着小惠的眼睛,一张狡诈的脸几乎碰到小惠的鼻尖。他一定有了更肮脏下流的主意来凌辱小惠。被阿健一次次地羞辱折磨后,小惠胆却得几乎不敢看阿健的脸,战战兢兢地说道:「你……你还要我做什么游戏啊?」

    龙宝和黑子也迷惑地望着阿健,说道:「什么游戏啊?我们的鸡巴都还硬梆梆的,做什么鬼游戏啊!」

    「嘿嘿!我们每人一边干上最后一炮,一边做游戏,保管你们爽到极点。」阿健奸笑道。「怎么样?小惠姐,先答应我,游戏做不做?」

    小惠半信半疑地问道:「你们保证是最后一次吗?」「那当然!我保证,不然我不得好死。」阿健拍了拍胸脯。「那好,我答应你。」小惠虽然一定知道他们没安什么好心,但是或许为了早点摆脱他们没完没了的奸污,她点了点头。

    「你们要我做什么游戏啊?」阿健放下小惠的下巴,转而对黑子和龙宝说道:「你们说说看,你们为什么对小惠姐这么感兴趣?」

    「废话!她漂亮、性感呗!瞧这对大奶子,摸着就觉得兴奋。」黑子用手掌托着小惠胸前一对丰满的乳房捏弄着,还不时地左右甩动,使得那对大奶子象活物一般蹦跳起来。「这只是一个方面,还有呢?」黑子和龙宝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迷惘的望着阿健,不知道阿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呵呵!还因为她是一个有老公的少妇,她被你们玩弄的时候还有强烈的羞耻心,她越是觉得羞耻,你们玩得越是兴奋,这就是你们今天能够射了一次又一次的原因,你们觉得呢?」阿健眼瞟着黑子和龙宝,象个心理学教授一样作着分析。

    「是啊!你说得没错。」龙宝答道。阿健继续他的话题,?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