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73 部分阅读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一百四十一章 故事会之赤裸娇妻】

    !!!!小惠紧紧闭着双眼,在她疼爱的董军面前,被男人高举着屁股撒尿的羞辱使她不敢睁开自己的眼睛。

    「哇!这么长的一泡尿啊!我的手都举得酸了。」海生故意高举着小惠肥大的屁股前后摇摆,小惠长长的尿液也随之成「S」形洒落,有很多尿液都飞溅到洗脸盆外面的地板上。

    「呜……」随着阴肉的几次猛烈收缩,小惠挤出了膀胱里的最后几滴尿液后软软的靠在海生的身上。「去,替你婶婶擦一下那里!」海亮用手指了指小惠湿淋淋的阴户,随手扯了几张纸巾递给董军。

    董军用手抓着纸巾,颤抖着伸向她婶婶迷人的私处,轻轻地擦拭那些残留的尿液。「啊……」小惠没有阻止董军的举动,反而在董军轻触那些敏感部位时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董军在听到小惠呻吟时吓得手都不敢动了,他一定以为是自己弄疼了自己的婶婶。

    「董军!快帮你婶婶擦呀!你婶婶是因为舒服了才叫唤的。」听了海亮的话,董军还是不敢伸手。「妈的!真是个小傻子!来!来!我来教你。」

    海亮伸出手指将小惠的私处分得更开,露出了阴道口的嫩肉和阴唇上方凸起的阴蒂。他指着那粉色小巧的阴蒂对着董军说:「来,你帮你婶婶揉揉这里,你婶婶一定很喜欢的。」

    董军小心翼翼的伸出食指轻轻地抚弄了一下突起的阴蒂,刚一碰触,阴部的嫩肉就强烈的收缩了一下。「啊……不要……小军……不要摸那里呀……」小惠惊叫起来。听到小惠的呼声,董军吓得又缩回了手。

    「不要听你婶婶的,你婶婶其实很喜欢你摸他的。」海亮竟然抓住董军的手往小惠阴部按去。他握着董军的手指在小惠张开的阴唇间和阴蒂上不停地挑动。

    「哦……啊……啊……」下体传来的快感让小惠不住的发出呻吟。董军也不再害怕,居然自己饶有兴致地用手指抚弄起小惠的阴户,还不时地观察他婶婶身体的反应,或许对于他来说,他婶婶的身体是件非常有趣的玩具。

    而海亮却在董军的身边指导他一会摸这里,一会插那里,直弄得小惠倚在海生的怀里娇喘连连。「啊……啊……」

    「噫?」忽然,董军停止了对小惠身体的玩弄,用手指着小惠两腿之间的位置扭头对海亮说:「婶婶……婶婶怎么…怎么又尿尿了?」

    原来,小惠在董军的抚弄下身体逐渐起了反应,阴蒂充血勃起,阴唇也变得暗红肥厚,整个阴道口一片湿漉漉的,盈满了透明的爱液。董军看到这样的景象还以为自己的婶婶又要撒尿了。

    「哈哈!小傻瓜,那不是你婶婶要尿尿,是她想要你用小鸡鸡插她那里。」海生狂笑起来。他低头又对着怀里面红耳赤的小惠说道:「是不是啊!小惠啊!你真够淫荡的,想不到被你的傻侄子弄得也会起性,那就让他来满足你吧!哈哈哈!」

    「不要啊……」海亮让董军站直了身子,董军的阴茎笔直地挺立在身前,小惠丰满性感的身体给了他强烈的欲望。「去!用你的小鸡鸡插到你婶婶下面的洞里,你婶婶在等你呢!」海亮说完轻拍了一下董军光溜溜的屁股。

    「小军…不要……」小惠喊叫起来,拼命扭动身体想挣脱海生双手的束缚。但是海生的双手象铁箍一样紧锁住小惠的身体,并把她肥白的屁股抬起后,将大大张开的阴部对着董军的身体。「去呀!你婶婶快等不及了。」海亮又在董军身后推了一把,使得董军的阴茎和小惠的阴道口之间的距离相差已经不到一寸。

    董军用颤抖的手握着自己的阴茎对准了小惠的阴道口,一点一点的靠近……

    「啊……不要……啊……」小惠无谓的挣扎着,却无法阻止自己张开的下体与自己侄子怒挺的阳具缓缓接近。她或许已经知道自己将不可避免地被自己曾经最喜欢最关爱的低能侄子奸污。

    而此时,隔壁屋里的我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人间最淫荡、最凄惨的一幕发生。

    就在董军充血的龟头即将抵在小惠肥厚的阴唇之间之际,董军的身子突然猛烈地抖动起来,随即,一股白花花的浓稠液体从他的龟头间射了出来,紧接着又是一股……

    董军早泄了,从未经历过男女之事的他被这样淫荡的场面刺激得早泄了。

    监视器前的我长吁了一口气,庆幸乱伦的场面终于没有发生。转眼间,小惠张开的阴唇间、洁白丰腴的小腹上和浓密的阴毛丛中都粘满了黏糊糊的精液。小惠马上停止了挣扎,静躺在海生怀里微微地喘气。虽然一直紧闭着眼睛,但她还是能够感觉到董军的反应,她一定也在庆幸自己没有被自己的侄子奸污。

    「妈的!不中用的小笨蛋!滚开!让你大叔教你怎么干你婶婶的。」海亮看见自己的安排没有得逞,气得一把拉开还沉浸在高潮中的董军。「哼!小傻子!让你看看咱们哥俩是怎样让你婶婶满意的!」海生也放下了怀里绵软无力的小惠。兄弟俩齐齐在小惠和董军面前脱了个精光,胯下的阴茎半软不硬的垂在那。即使是这样仍然显得异常的粗壮。

    「小惠啊!你先来帮我们吹硬,吹箫你最拿手了,今天也不用隔着门板了,让咱们舒服了,就让你尝尝咱哥俩这对大家伙的滋味。嘿嘿嘿!」海生兄弟俩在沙发上并排坐下后,叉开毛茸茸的双腿示意小惠为他们口交。

    「啊?不要在董军面前好不好,快让他回去吧,等他走了,我再好好服侍你们两位好不好嘛?」毕竟是在自己的侄子面前,小惠一边说一边犹豫着用纸巾擦拭着刚才董军射在自己身上的精液。「妈的!还磨磨蹭蹭的干嘛!老子都快憋不住了。」海生说完一把将小惠拖到自己叉开的两腿间。

    跪在海生面前的小惠正有些犹豫,却被海生的大手抓住头发按了下来,小惠眼看无从反抗,只得用一支纤细柔弱的玉手握住那根粗壮却有些松软的阴茎。那根阴茎一经小惠纤细的手掌握住就马上坚挺了几分,小惠用手搓揉了一番后,轻启猩红的嘴唇将硕大的龟头慢慢包围……

    小惠摇摆着脑袋慢慢地吞吐着乌黑的阳物,赤裸的上身开始有节奏地起伏,胸前洁白的大奶子也随之不停地晃荡起来。在小惠舌尖的挑动和嘴唇的套弄下,那根乌黑丑陋的阴茎变得越来越粗大坚硬,由于粘满了唾液而显得亮晶晶的。小惠的嘴巴几乎被海生粗壮的阴茎胀满,鼻息也变得越来越沉重……

    「来!小骚货!别光顾着帮我哥吹了,让我也快活快活呀!」海亮看了忍不住用手握着自己胯下的阴茎套弄了几下。

    小惠听见后抬头将海生早已变得粗壮坚挺的阴茎从嘴里吐出,用一只手握住后轻柔的套弄着。同时,她将上身往海亮那里微微移动了一些,低头含住了另外一根粗壮的阴茎重新吞吐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坐在隔壁监视器前的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曾经骄傲自负的妻子竟然轮流为两个男人口交,而他们却是她平时看也不愿意多看一眼的下等男人。如今,妻子却轮流将她眼中最下等男人龌龊的阳物放进自己的嘴里,并象个妓女一样地含着阴茎舔弄、吞吐。

    「哦!哦!真他妈的爽啊!哦……你的嘴上功夫不错噢!很多婊子都没你弄的舒服,呵呵!看啊!你婶婶是多么喜欢男人的鸡鸡啊!」

    海生兄弟俩一边享受着小惠嘴巴的服务一边用言语戏谑着。「唔……」小惠被堵满的口中发出呻吟,她似乎越来越投入,忽左忽右用双手和嘴巴套弄着两根同样粗壮挺拔的阴茎,似乎早已忘记了董军的存在。

    董军赤裸着下体呆呆的站立在一旁,用迷惑的眼神望着眼前的景象,似乎想不明白她婶婶为什么这么喜欢含那两个男人的大鸡鸡。海亮站起身来,握着自己粗壮的阴茎绕到了小惠的身后,用脚背轻轻踢了一下小惠的大屁股。

    「贱货,把你的屁股抬起来,该让你下面的嘴巴也享受一下我这大家伙的味道了。」小惠吐出嘴里的肉棍,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海亮,然后顺从地移动了一下身子,对着海亮抬起了丰硕的臀部,把原来的蹲姿改成了跪姿。「不许偷懒!」海生暴喝一声后,按住小惠的脑袋后,又将那粗大的阴茎塞入了她的口中。

    小惠用双手撑在地板上,伸着脖子含住海生的肉棍,一对丰满的乳房垂在胸前显得格外的巨大。跪着叉开双腿将肥硕洁白的大屁股高高抬起,纤细下陷的腰部和高高翘起的雪白大屁股形成非常漂亮的曲线。在大大叉开的粉腿间,美丽红润的阴户仍保持着湿润,肥厚的阴唇张开着,露出了粉红的阴道口,似乎随时准备着阳物的插入。

    「看,现在你婶婶看上去象不象一条发情的狗狗,嘿嘿!」海亮奸笑着对着董军说。董军憨憨地注视着小惠丰满的身体,居然真的点了一下头。「哈哈哈那你看好,叔叔现在要用大鸡鸡插你婶婶这条大母狗了。哈哈!」

    海亮狂笑几声后在小惠身后跪了下来,握着自己的阴茎抵在那张开的女性生殖器上慢慢的摩擦,象乒乓球一样大小的大龟头卡在两片阴唇间蠕动、游走,上面很快粘满了成熟女体分泌出的爱液。

    戏弄片刻后,海生的下体缓缓地向前推进,充血暗红的大龟头渐渐没入两片阴唇之间。「唔…唔…」小惠的喉间发出低沉的呻吟,一身雪白的肌肤轻轻地颤动。「啊……」在海亮猛的将下腹贴上肥白的屁股,将又粗有长的阴茎插入小惠身体之后,小惠忍不住吐出了口中的另外一条阴茎,发出长长的呻吟。身后的海生开始抽送起来,粗大的阴茎一次次地没入小惠的身体……

    「唔……唔……」小惠更加激烈地摆动自己的脑袋,吞吐着海生的大家伙,乌黑的长发随之飘动。小惠赤裸丰满的身体被海生兄弟俩巨大的阳物同时插入,洁白粉嫩的肌肤与两具黝黑强健的男性身体形成强烈的反差,构成一副淫秽不堪的画面。

    看到自己的妻子同时被两个强壮的男人奸污,坐在监视器前的我也不由得性欲勃发,胯下的阴茎也早已直直地挺立起来。毕竟,这样的场景只有在A片里才见过,想不到今晚居然会看见这么活生生的一幕,更想不到的是那个女人就是自己引以为傲的美丽妻子。现在,我心中有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我希望海生兄弟俩体内的药力不要很快发作。

    「呜……」小惠前后摇晃着身体迎合着海亮的每一次插入,一对丰硕的奶子象巨大的钟摆一样晃个不停。海亮巨大的阴茎象个大活塞一样的在小惠身体里进出,两片肥厚的阴唇也不时的被带入阴道,被大大撑开的阴道口交合处已经汇集了大量乳白色的黏液。

    那个傻傻的董军在一旁伸长脖子一会看看她婶婶嘴里抽插的阴茎,一会又瞧瞧海亮和小惠下体的交合处,倒也忙得不亦乐乎。「哦……哦……」「哦……」海生喉间也发出阵阵闷吼。小惠加大了头部摆动的幅度,那根粗长的阴茎居然一次次的整条没入那娇小的口腔……

    突然,海生用双手抱住了小惠的头,身子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呜……」小惠晃动脑袋挣扎着,但却被海生的双手死死按住。一丝乳白色的液体从小惠被堵住的嘴角溢出,随着海生阴茎的一次又一次的搏动,嘴角的液体越聚越多,一直流到了下巴。

    该死的家伙!我心中不由暗暗叫骂,可恶的海生竟然把精液直接射进了我妻子的口腔。妻子也曾经不止一次的为我口交过,但是,她从来不愿意让我把精液射在嘴里,她认为那太恶心。可是现在,该死的海生居然射了她满满一嘴。

    「不许吐出来,全部咽下去,不然有你好看。」直到那条丑陋的阴茎不再搏动,海生才放开了摁在小惠脑袋上的手。小惠这才抬起头,扬起脖子张开了嘴巴,虽然嘴巴里满是白色的精液,但是她还是不敢吐出来,只得闭着眼睛一口咽了下去。「呜……」吞下精液后,小惠开始大口的喘气。

    「呵呵!味道怎么样?哈哈哈!」海生用手指刮掉小惠下巴上的精液后送入她的嘴里。「呜……」被羞辱的小惠带着哭腔呻吟。海亮依旧不紧不慢地在小惠的身后抽送着,他似乎还不急于很快射精。

    「哥!你怎么这么快就交货了,对付这骚娘们要象我这样慢慢来。」海亮说着对着小惠肥大的屁股拍打了几下,激起雪白的臀肉一阵颤抖。「啊……」小惠仰着脖子呻吟。「哎!不要以为我不想慢点来,可是,被这骚货的小嘴弄得实在是…哎…」

    「哼哼!不过,我只要休息片刻就再来和你一起操翻这骚娘们……啊…啊…啊……」海生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看来,他体内的药力开始起作用了。海亮挺着身体猛烈的抽送了几下后,把湿漉漉的阴茎从花唇间拔了出来,这时,淫水已经涂满了小惠的阴户。

    「啊……啊?怎么啦?」正沉浸在快感中的小惠下体一下空虚之后,放浪地摇摆着肥白的屁股叫道,此时的她已经欲火难耐。「叫什么?叫个屁啊!换个姿势,你到上面来,让老子也好好享受一下。」海亮粗俗的喝道,他转身一骨碌仰躺在了沙发上示意小惠也上来。

    小惠无奈的爬上了沙发,面对着海亮蹲跨在他身上,用手握着那根坚挺的阴茎对着自己的阴户,缓缓地坐了下去……

    「哦……啊……」当粗大的阴茎尽根没入身体内部之后,小惠扬起脖子发出忘我的呻吟。小惠身子前倾,双手撑在海亮的头部两侧,举着宽大肥硕的屁股上下套弄起来,让胯下坚挺的大肉棍在自己的身体里插送,胸前一对丰满的奶子也随之不住的跳动着。

    海亮仰躺着用双手抓住那对不断跳跃的奶子,在掌中象面团一样揉捏。「啊……啊……」这时候,我发现沙发另一头的海生闭着眼睛,耷拉着脑袋,在酒精和药力的作用下,似乎已经沉沉睡去。而正沉浸在性的愉悦中的海亮和小惠都没有注意到身边的海生。

    「啊……哦……哦……哦……」「噗嗤!噗嗤!」乌黑发亮的粗大阳物一次一次地尽根淹没在小惠淫荡的身体内部,毛茸茸的交合处湿淋淋的粘满了双方分泌的体液。「啊……啊……」这时候,董军站在小惠屁股后面注视着那正不断作着活塞运动的交合部位,张大着嘴巴,眼睛一眨也不眨。

    「啊…哦…哦…」小惠身体起伏的节奏越来越快,屁股摆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肥嫩的臀肉与海亮结实的身体撞击时发出「啪!啪」的声响,一身美肉激烈地颤动不已。「哦…哦…」海亮也情不自禁的发出呻吟。

    海亮的双手从小惠的胸前移走,扶住了那不断冲击自己的肥硕屁股,那对失去束缚的大奶子顿时夸张地跳跃激荡起来。「哦……呃……」突然,海亮的喉间发出窒息般的低吼。他扶住小惠的身体后,将自己身体奋力的挺动了几下后,猛的按住了小惠的屁股,上身随之象触电一般挺起。

    他射精了。在身体剧烈地抖动了数次之后,他静静地躺着,一动也不动。小惠伏下汗涔涔的娇美身躯,温顺地压在海亮黑黝黝的身体上喘着粗气,过了一会儿,两人的交合部位慢慢蠕动起来,那根本来粗壮坚挺的阴茎象一条死去的泥鳅一样从肥厚的阴唇间缓缓滑了出来。紧跟着,一股浓稠的精液涌出了阴道口……

    小惠这才慢慢撑起自己的身体,跨下了沙发。

    这时候,我惊异地发现海亮也已经闭着眼睛沉沉地睡去。酒精和药物终于使兄弟两人一起老老实实地昏睡在沙发上。小惠将一条腿踩在沙发上,扯了几张纸巾低头擦拭着自己粘满淫水与精液的跨间。

    忽然,她猛的站直了身体,闭合上自己的双腿,用双手遮住私处对着董军呵斥道:「你?小军,不许看!快转过身去!」原来董军这傻小子还在愣愣的看着她婶婶最羞耻的部位,听见小惠的呵斥,他这才怏怏地转过身子。

    小惠也没有再理睬他,赤裸着身体在这间屋子里翻箱倒柜了起来,看起来她在寻找什么东西。但是,忙活了半天,她似乎还是没有找到要找的东西,倒是弄得汗流浃背,赤裸的身子上粘了许多灰尘。「小军,你也来一起帮婶婶找一样东西好不好?」无奈之下她想到了小军,也顾不得自己赤身露体,站到了董军面前。

    董军点了一下头,目光直盯着小惠胸前丰满的乳房。小惠用一支手掌象征性地遮挡在自己胸前,用另一支手按在董军肩上继续说道:「小军,你知道什么是胶卷吗?就是拍照用的东西,圆圆的。」

    直到这时,我才完全明白了小惠的良苦用心,她之所以牺牲自己的身体,忍受海生兄弟随心所欲的凌辱玩弄,目的就是为了取回那卷胶卷。她清楚的明白,只有取回那卷胶卷,自己才能反抗,才能彻底摆脱海生兄弟俩的要挟。

    董军又点了一下头,表示他知道胶卷是什么东西。「那好!帮婶婶一起找吧!」小惠摸了下董军的脑袋,露出了久违的微笑。董军倒也不闲着,窜东窜西的和小惠一起忙活了起来。

    在屋子的一角,董军似乎找到了什么,放在眼前定睛看了一下后举在手上。我欣喜的发现,董军手上的正是一卷胶卷,那或许就是卑鄙的阿健留给海生兄弟的胶卷,正是那小小的东西让小惠付出了如此难以承受的牺牲。「婶婶!」董军转过头开口叫了一声。

    小惠没有回答,因为她此时正在一个储物的大柜子里翻找着,整个上半身都□在了里面,根本没有听见董军的叫唤。

    董军看见小惠没有反应,就朝着柜子走了过去。走近后,董军抬起手,似乎想拍拍小惠的身子。但是,扬起的手在小惠撅起的屁股后面停顿了一下后又放了下来。小惠费力地弯着腰将上身都□进了柜子,在里面翻找着。她将丰腴的腹部抵在柜子的边缘,踮着脚尖,屁股撅得高高的对着外边,露出了毛茸茸的阴部。

    董军站立在小惠的屁股后边,注视着那刚被奸污过的阴户直发呆。我惊异的发现,董军小腹下面的阴茎已经再次高高的挺立起来。忽然,董军走上一步,用手扶住自己坚挺的阴茎对准了小惠那微微张开的嫩红的阴唇间。

    天那!难道他想奸污自己的婶婶。而小惠正吃力地□在柜子里寻找着胶卷,丝毫不知道自己撅起的大屁股后面挺立着一根坚硬的阴茎,不知道自己又要被人奸污,而这次却是自己平时十分关爱的、有些低能的侄子。

    董军的身子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贴上了小惠高高撅起的肥大屁股,那根相对较细的阴茎迅速滑入了那已经被海亮拓宽过的阴道中。

    「啊?啊!」小惠的惊叫声从柜子里传了出来。「啊!小军!啊……你…你干什么……快走开……」柜子外面的肥硕屁股摇摆了起来,似乎想摆脱后面的阴茎。此时的董军面红耳赤的哪里听得进小惠的呼喊,反而用双手扶着那肥大的屁股更加用力的往里面顶去。

    「啊……小军……唔……快走开呀……你……你不能这样……啊……我……我是……我是你的婶婶呀……啊……」柜子里的小惠语不成声。被董军推挤后,小惠的原本踮起的脚尖已经离开了地面,失去着力点的身体更加无力抵抗董军的奸污。

    「啊……啊……」董军已经开始在小惠身后快速地抽插,少年人结实的臀部以一种极快的频率前后挺动。「呜……呜……」小惠似乎在哭泣,刚摆脱海生兄弟俩的凌辱却又被自己的侄子奸污,这种羞愤已经使她痛楚不已。

    「哦…哦…」董军抬着头长大嘴巴,发出愉快的叫声,却丝毫不知道她婶婶此时所承受的屈辱与痛苦。

    「呜……呜……呜……啊……啊……呜……」内心的屈辱和肉体被插弄后不可避免产生的快感使小惠发出哭声与呻吟交织的声音,这声音荡人心魄。看着美丽的妻子被自己的侄子奸污,监视器前的我也被这残忍而又刺激的一幕感染,正飞快地用手套弄起自己坚挺的阴茎,强烈的快感在浑身荡漾开来……

    「啊……啊……」妻子的哭声已经没有了,只有阵阵呻吟从耳机中传出。「哦……哦……」董军抽插的节奏更加迅速,就象一台开足马力的机器一样在小惠身体内部抽送,面红耳赤的脸上挂满了汗水。「啊……啊……哦……哦……」突然,董军的身体在连续快速冲刺了几下后停止了抽送,将阴茎深深插入后依靠在小惠屁股后面,身子发出阵阵抖动。

    董军已经抵达了身体的高潮,将精液送入小惠的身体深处。与此同时,我手中的阴茎也在此时喷发,大量的精液从我体内排出……

    片刻之后,董军将疲软的阴茎从小惠身体里抽出,大量黏稠的精液也随之从粉红的阴道口涌出,在两腿内侧流淌下来。小惠花了好长时间才费力的从柜子里爬出,脸上粘满了灰尘和泪水,模样显得狼狈不堪。

    「婶婶,给你。」董军战战兢兢的将手里的胶卷递给了呆立着一脸茫然的小惠。「啪!」小惠接过董军手里的胶卷一把摔在地板上,紧接着狠狠地往董军脸上扇了一巴掌。立即,董军脸上呈现出几道红红的指印。

    「呜……呜……」小惠突然捂住脸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哭声听着甚为凄惨。她可以忍受海生兄弟俩的凌辱奸污,却怎么也无法承受被自己的侄子强行奸污。董军捂住被抽打过的脸颊,一脸迷惘地望着自己的婶婶。他永远不会明白他婶婶为什么会如此伤心。「呜……哇……」董军居然也站在小惠身旁嚎啕大哭了起来。

    许久之后,小惠止住了哭声站起身子,擦拭了一下满脸的泪水后,走到还在哭泣的董军跟前。在注视了董军片刻后,她伸出纤纤玉手,用手指刮抹着董军脸上的泪水,接着用双手捧住了他的脸颊。

    「别哭了,小军,婶婶不怪你。」小惠的轻声说道,此时她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的温柔。董军止住了哭声,茫然的望着小惠,似乎想不通自己婶婶的语气一下子有了这么大的转变。

    「是婶婶自己的错,不关小军的事。」小惠微微低着头说,更象是在自言自语。小惠又侧脸看了一眼董军被抽打过的红红的脸颊,用手轻柔地拂了一下,心疼地问道:「还疼吗?」董军脸部的肌肤抽动了几下,似乎又要哭出来了。看着董军可怜巴巴的模样,小惠不顾自己赤身露体的样子,一把将董军搂住……

    「都是婶婶不好,婶婶不该打你。」小惠让董军的脑袋靠在自己圆滑白皙的肩头,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后脑勺。此时的她已经恢复了往日对董军的温柔和关爱。董军静静地靠在自己婶婶的肩头,享受着小惠给他带来的,亲姐姐一般的呵护。许久,小惠拾起了刚才怒摔在地上的胶卷,赤裸着诱人的胴体,手搀着董军朝门口走去。

    即将迈出门口之时,小惠回头看了一眼昏睡在沙发上的兄弟俩的赤裸躯体。她的眼神就象从前一样,带着鄙夷。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一百四十二章 故事会之赤裸娇妻】

    !!!!一星期后。

    夏夜的街道,繁灯点点。微风过处,梧桐树叶片片抖动,发出沙沙的响声。

    今夜,有了一点凉意,连续多天令人几乎窒息的高温终于有了缓解。街道上三五成群纳凉闲聊的人群明显比前几天多了许多,男男女女地凑在一起,闲话着谁家的三长两短,构成了夏夜特有的街景。

    总算要到家了,我一边擦拭着头上不断滚落的汗珠一边看了看手表。由于路上堵车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已经很晚了。小惠怕我出什么意外已经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给我。

    不远处,我家小区的门口处一家杂货店外面围着五六个人,似乎正聚精会神的听着中间的那位说着什么精彩的故事。走近了才发现外面那几个都是住在我们楼里的老邻居,我看见他们全神贯注的样子便没有跟他们打招呼,匆匆从旁边走过……

    「……我跟你们说,那娘们下面的骚水真是多啊!嘿!我才插了没几下,她就像只发情的母猫一样浪叫个不停……」听到里边的人说话,我猛的停住了脚步,那说话的人分明就是海亮那小子。我悄悄地靠在其他人背后往里边张望……

    果然是海亮那小子,他正唾沫横飞地说着,而那几位听者更是津津有味,那个张老头的唾液从嘴角缓缓流了下来。「那娘们正浪叫个不停的时候,突然就呜呜的叫不出声来了,你们猜猜怎么了?」海亮那小子说到这里居然还卖了个关子。

    「怎么了?说呀!」「怎么了,你小子倒是说啊!真急死人了。」「快说!」那几个听者急得直催。「哈哈!看把你们这些色鬼给急的,嘿嘿!还能怎么着,那娘们的嘴巴被我哥的大鸡巴给堵住了呗!咱兄弟一上一下把她两张嘴都堵住了!哈哈哈!」海亮说完了大笑。

    妈的!王八蛋!我听着气得心里暗暗叫骂!不用说,海亮那小子说的一定是我妻子小惠,怪不得这几天这些邻居看我的眼神总是怪怪的,有说不出的不舒服,一定是海亮这家伙给传出去的。妈的!这家伙真不是个东西,小惠的身体已经被他们尽情地玩弄过了,还要把这些过程讲给这些天天见面的熟人,这叫我们夫妻以后怎么见人。

    看来,小惠那次付出身体,受尽屈辱后换来的的确是那卷阿健偷拍的胶卷,所以海生兄弟俩这一个星期也没对我妻子怎么样,只能卑鄙地在背后绘声绘色的炫耀着自己的战绩。

    「吆!董大鹏!」心里正恼火着,海亮看见我了。

    「哦!海亮啊!」看来躲是躲不了了,我站在人后抬起头应了一声。那些邻居们都回过头来,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的望向我,每个人的眼神都带着些许轻蔑,让我感觉浑身不自在。

    「哦!是董大鹏啊!也出来走走啊!」楼下的小王跟我打招呼。

    「没!刚回家路过这里,还没吃晚饭呢!你们在聊天啊!」我明知故问道。

    「哦!也没聊什么,听海亮讲故事呢!」张老头转过头笑嘻嘻地对我说。

    「那你们聊,我先走了!老婆还等着我回家呢!」这样的场合让我如何呆得下去,我一扬手跟他们道别后扭头就走。

    「哦,就是,可别把小惠给等急了啊!呵呵!」海亮沖着我大声说道。

    「嘿嘿!嘿!」人群中有人掩嘴发出轻笑。

    没走几步远,又听见海亮大声嚷嚷道:「不说了,不说了,老子说得嘴巴都干了,哪个要听下去的,等会买了酒到我那里,我跟你们一边喝酒一边实地讲解。」

    回到家,妻子没在,给我留了字条,大致说是被朋友约了一起出去逛街,让我自己一个人吃晚饭。我胡乱扒了几口妻子给我准备的饭菜后,就早早的打开了连接隔壁屋子的监视器,戴上了耳机,想知道到底有谁愿意买了酒来听海亮说那些淫事。

    摄像头下,隔壁屋子的所有景象尽收眼底……妈的!刚才那帮家伙居然一个没少的又聚集在一起,把海亮那小子围在了中间,一个个竖着耳朵,张着嘴巴,怕听漏了一个字。

    「你们别看小惠那娘们平日里装得一本正经的,偷起男人来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海亮举起杯子喝了半口酒。

    「就说那个门洞吧,也亏那婆娘想得出来,居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不出屋子就可以跟阿健那小子偷情,还真服了她。」

    「那天,我们哥俩看见小惠又白又肥的大屁股出现在门洞那里,一时还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

    海亮又喝了一口酒,眼看杯子快见底了,正想伸向那酒瓶子,边上的老张怕耽误了海亮说话,马上夺过酒瓶帮海亮斟满。

    海亮瞟了一眼老张,继续说道:「嘿嘿!话得说回来,要不是这个门洞,我们兄弟哪有机会搞上这自命清高的性感尤物啊。小惠千算万算也不会想到那门后操她不光光是阿健……」

    「嘿嘿!那一晚上可真叫爽啊!我们三个轮番上那骚娘们,直把她操得淫叫不断,高潮连连……」

    旁边的小李深深咽了一下口水说道:「被你们这样操,小惠那女人倒也受得了吗?」

    老张对着小李白了一眼「你懂什么?小惠那婆娘奶大屁股肥,天生一副能挨操的淫荡身板,三五个男人当然不在话下。」

    「可不是,那晚上我们三个搞到下面再也挺不起来,可是那娘们晃着那肥肥白白的大屁股居然还要,阿健就顺手操起一根这么粗的黄瓜,对着那娘们水淋淋的下边捅了进去……」海亮边说边用手指围了一个圈以表示那根黄瓜有多粗。

    「真不可思议!也怪不得董大鹏,他那副斯斯文文的模样哪满足得了这样的骚货老婆啊!。」老张摇了摇头叹道。

    听到提起我了,我才从监视器屏幕前回过神来。海亮那小子说得绘声绘色的,虽然我见过那盒录像带,但是还是被他的描绘吸引。

    小惠性欲一直非常强烈,这点我很清楚,其实我自认不是个性无能的男人,每周四五次的作爱频率应该也不算太少。但是,这样的次数似乎远远不能满足我那娇人的妻子。

    虽然妻子也一直很照顾我的感受,每次做完后都装出一副很满足、很尽兴的模样,但是我清楚的知道她根本还没满足。有好几次我们做完,当她以为我睡着后,还会偷偷地拿些黄瓜、茄子什么的自慰一番。我也装作不知道,免得她难堪。

    「最后阿健握着那根粗黄瓜一直捅到手酸,那骚货浪叫着到达高潮才罢休。」海亮继续说道。「黄瓜拔出来后,那娘们下边的骚洞张开着,骚水不断从里边涌出来,里面粉红色的嫩肉就像那水里的河蚌肉一般,不住的收缩,蠕动……」

    海亮讲故事的水平还真是一流,把当时的景象描绘得真真切切,直把那些围在身旁的家伙吸引得目光呆滞、口水直流。

    「哇!!!真是个骚货啊!」有人感叹道。「现在阿健走了,也不知道她以后会找谁来满足性欲。」小李在一旁嘀咕。

    「嘿!你小子就别想了吧!你这么瘦的身子骨,隔壁那娘们还不把你给吸干了,哈哈!」海亮拍了下小李的脑袋笑道。

    「不过,这几天我觉得奇怪,大白天的,董大鹏也不在家,隔壁总传来那娘们的浪叫,害得老子心神不宁,说不定这骚货又搭上了哪个男人。」海亮喝了一大口后像是在考虑着什么。

    「真的!你这里能够听到隔壁传来的声音?」小李惊讶地问道。

    「那还有假,那娘们叫床的声音要多浪有多浪,我们哥俩住隔壁可真是既是享受又是折磨,经常睡不好觉。」

    「不信,你们听听,运气好的话可以听到那娘们的浪叫,这要看董大鹏今天行不行了。」海亮说完指了一下连接我们屋子的墙壁。

    还没等海亮把话说完,本来围在一起的家伙一个个站了起来,把耳朵贴在墙壁上,还真用心听了起来……

    我看见这样的情景,真是又气又好笑。气的是海亮这王八蛋居然什么事都跟这帮邻居说,好笑的是这帮邻居平时看起来一个个道貌岸然,其实都是些好色之徒,居然想偷听我妻子的叫床声。

    海亮说白天听到小惠的浪叫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我美丽的妻子真的又给我增加了一顶绿帽子吗?

    这星期,小惠的工作单位幼稚园放暑假了,可能受了那天晚上为了骗取胶卷被海生兄弟俩淫辱的影响,前几天看上去心情也不太好,据她说也没出去过。会不会把哪个相好带回家呢?

    我满心狐疑。正思虑间,客厅里传来开门的声音,妻子回来了。

    我赶紧关了监视器,一骨碌爬上床,闭着眼楮装出一副熟睡的样子。

    小惠进卧室看见我已经熟睡,便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不一会,从浴室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洗完澡后,小惠轻轻地在我身旁躺下,侧身从身后将我抱住,用柔软的手掌在我胸前轻轻地抚摸……

    妻子是赤裸的,我的后背直接能够感受身后那具温暖而湿润,散发着成熟体香的胴体,一对丰满的乳房紧贴着我,我甚至能够感受那两颗乳头的位置。小惠的手顺着我的胸口缓缓的往下滑,用指间挑起内裤的边缘后直接伸了进去……

    随着縴縴玉手在我裸露肌肤上滑过,我浑身感觉说不出的舒服,但是我依旧装出一副什么也没感觉熟睡的样子。

    那手掌在我内裤里搜索了片刻后,轻握住我那疲软的阴茎,并且开始轻轻抚弄起来……小惠以前性欲来临时也经常在我熟睡的时候挑弄我的阴茎,在我坚挺之后为我口交,用这样的手法把我彻底弄醒后满足她的欲望。

    但是今天不一样,我脑子里全在考虑海亮说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哪个男人让我妻子淫叫连连的。所以,一时之间,我下面怎么也硬不起来。

    小惠的喘息声渐渐地变得急促,丰满温暖的身躯也开始蠕动了起来,柔软的手指来回不停地在我的阴囊和阴茎间穿梭、翻弄。

    可是,我还是装作什么也没感觉,下体也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感觉小惠的另一只手掌开始抚弄起自己的身体,两条浑圆的大腿开始不安分的相互摩擦翻动,细细的呻吟声在我耳畔想起……

    见我没什么反应,小惠把手从我内裤里拿了出来,柔软的身体也从我身后移开。

    身旁,小惠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身下的床也有了轻微的颤动。很显然,她在继续自慰。

    为了能够看清小惠的淫荡模样,我翻了一个身后继续装出一副鼾声如雷的熟睡模样。

    小惠在我翻身的刹那,停止了声息。「呜……」片刻之后,那种被勉强压低的呻吟又渐渐响起……

    我眯着眼楮,偷偷地观看起妻子自慰的模样。

    妻子闭着眼一副陶醉的神情,两腿分开仰卧着,两个丰满的奶子即使以仰卧的姿势也显得那么坚挺。两支縴縴玉手分别在乳房和胯间游走,洁白的身躯如水蛇般缓缓蠕动。美丽而又淫荡的女人!能够娶到这样的尤物,我真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悲哀。

    「呼……呼……」小惠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忽然,小惠停止了自慰,用手支撑起自己的身子,侧身在床头柜的抽屉里翻找着什么东西。

    等她恢复姿势重新仰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发现她手里多了一件东西……天!那是一根仿真阴茎,被妻子縴细的手握着,显得异常粗大而逼真。

    见到这玩意,我心里是暗暗叫苦:董大鹏啊董大鹏!你怎么就娶了个这么淫荡的女人做妻子,阿健刚走就耐不住寂寞,自己去买了个假阳具自慰,难道她下面一刻没东西插就不行吗?

    但是转念一想,哎!小惠性欲旺盛,而我自己又不能完全满足她,用这玩意自慰总比她以后再去找男人强。想到这里,心里倒也宽慰了许多。

    小惠握着那根假阳具放到了嘴边,闭着眼楮张开性感的嘴唇含住龟头的部位,忘情地舔弄,时而又把她放在小巧而坚挺的乳头上擦拭。

    「吱……」突然那根假阳具扭动起来,龟头部位竟然还可以单独转动,发出轻微的声响。看来那居然还是个电动的家伙。

    随着假阳具在白皙的皮肤上翻滚扭动,小惠的丰满的身躯也扭动起来……

    小惠吐出了口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