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71 部分阅读

    我实在很佩服设计者的伟大,这已经完全把女人最隐秘的地方更加清晰的暴露在空气中。

    外面披上一件低胸吊带睡衣,用的是一种薄得无法再薄的黑色透明的料子,让我妻子的身体上笼上一层摄人心魄的妖媚。

    如果说两件内衣是极尽淫荡的话,那么那件睡衣是让淫荡变得更富有美感。

    「啊……」妻子站在镜子前细细欣赏着自己的身体,细嫩的双手竟然在自己的身上游走,嘴里发出低沉的呻吟声。

    许久,妻子微步向我走了过来,在我的上方站立注视着我。

    我连忙闭上了眼睛,不让她发觉我是在装睡。

    「老公,请你一定要原谅我……」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要背叛你的。」

    听到妻子竟然开口说话,吓了我一跳,一开始还以为她已经发现我在装睡,后来才发现她是在自言自语。

    「我,我不能让你知道这一切,我不能失去你。」妻子的声音温柔却带着哀伤。

    「现在,我要去取回我自己种下的恶果。」妻子说完在我的额头上长长的吻了一下后走开了。

    当我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只看见一抹妖媚的黑色消逝在那扇被慢慢关闭的房间门的夹缝中……

    我轻轻地爬下床,顺着门缝向外看去。

    妻子打开了酒柜,拿出了我刚开启的,喝过了一点点的那瓶天狗酒,然后又拧开了盖子,把一包白色的粉末倒了进去。

    天那!她在下药!

    她把酒瓶摇了几下,等药粉充分溶解后拎着酒走向门口。

    妻子站在客厅门口,整理了一下身上那件极具诱惑的情趣睡衣,再抬手捋了一下美丽的黑色秀发后打开了大门。

    她犹豫了几秒钟后,晃动着黑色透明睡衣下又翘又圆的丰臀跨出了门外,随后轻手轻脚地虚掩上了大门。

    「她会到哪里去呢?又要去干什么呢?」我心里琢磨着。

    「咚…咚…」紧接着,门外传来几声敲门声,是隔壁海生兄弟俩屋门口传来的。

    该死!她居然穿成这样到刚才对她进行侮辱、奸污的人那里去。

    我连忙回房间又一次打开了连接隔壁摄像头的监视器,隔壁的景象一下清晰的呈现在我面前……

    「谁呀?」海生兄弟俩正赤膊面对面坐在一起下着象棋,海亮听见敲门声便起身喊了一句后走到门前。

    当海亮打开门后便怔住了,嘴巴张得好大好大。

    「哥!快过来看,是谁来了啊!」半晌,他才回过神来色咪咪的上下打量着门口的小惠。

    海生走到门前也愣了半天,随即道:「吆!稀客啊!打扮得可真是前卫啊!来,来,进屋让我们好好欣赏一下。」

    小惠不等海生说完便急忙窜进了屋子,她一定害怕被别人看到这副淫荡的打扮。

    「嘿嘿!还带着酒啊!给谁喝的呀?」海亮关上门后发现了小惠手中的酒问道。

    「还有谁啊?当然是给你们两位大哥喝的呀!」小惠竟然这样称呼平日里最看不起的人,还一副娇滴滴的样子,说完便把酒递到海亮手上。

    海亮接过酒后看了一下说道:「吆!还是名酒那!美女加名酒,咱兄弟今天的福分还真不浅啊!」

    「就是啊!我今天穿成这样就是为了来陪两位喝酒,增加点情趣的呀!」小惠说完用手拎了拎身上的睡衣,还故意碰了一下胸前的豪乳,让一对大奶子在黑色透明的织物下不住的跳动起来。

    海亮看着这幕情形,深深地咽了一下口水。

    「快来啊!还愣着干什么?」小惠径直走到餐桌边打开了碗橱,抓了两个酒杯放在餐桌上。

    「慢着!有这么好的事吗?」海生上下端详着小惠,一脸的疑惑,接着又说道:「可是为什么要来给我们喝呢?」

    「我…我喜欢你们!」小惠的话音有些紧张。

    「哦?你可变得真快啊!怎么可能呢?刚才还巴不得我俩再去吃官司呢!」

    海生说着接过海亮手里的酒仔细端详着。

    「呵!还是开过的,别是放了药想毒死我们哥俩吧?」海生真是老奸巨猾,居然一下子怀疑到小惠此番来的目的。

    「不…怎么可能呀…是…我刚才被你们弄得好舒服,所以…所以我喜欢,我还想要。」小惠紧张得结结巴巴的,竟然说出这样淫荡无耻的话来。

    「呵呵!你可真骚啊!才干了你没多少时间又想要了呀!」海亮笑了出来,一边又走上前去抚弄起小惠的身体。

    「那你怎么不去找你老公要啊?」海生问道。

    「我…我老公他不中用,没你们的…那个大,还有…还有…我喜欢被你们两个一起弄。」小惠颤抖着说道。

    我听了这样的话气得直冒烟,虽然我知道这也许是她在应付他们,但是也有可能是实话,至少我的家伙的确没他们的粗大,听了心里实在窝火。

    「哈哈!好啊!我们兄弟俩以后天天一起干你。」海亮的手在小惠丰满的肉体上不断的游走,转头又跟海生说:「哥,看来这个骚货真是希望我们一起来干她。」

    「这么说你是诚心诚意的喽!」海生还是一脸的狐疑,又说道:「既然你那么诚心,那么你给我们到街对面的便利店去买一瓶没开启过的酒,如何?」

    海生这家伙果然厉害,我妻子的计划可能要就此泡汤。

    小惠听了神色一下变了,可是她又无法拒绝,如果拒绝的话,他们一定会看出破绽。

    「那……那好吧,我回去换件衣服,再拿点钱。」小惠无奈之下只能这么答应。

    「不用了,酒菜钱我们来好了,你只要给我们跑一趟腿就可以了。」海生上下扫了一眼小惠的身体后,淫笑着说:「至于衣服嘛!嘿嘿!我看这样挺好的,就不要换了。」

    「是啊!是啊!这衣服可是你自己穿出来的呀,还换什么呀?」海亮听哥哥这么一说,眼睛都亮了起来。

    此时小惠身上的睡衣已被打开,露出了雪白的大奶子和开裆的内裤,两腿中间粉红的阴唇被海亮的手指拨弄之后,有点翻了出来,整个阴部肥嘟嘟、湿淋淋的非常诱人。

    小惠听了兄弟俩的话,脸色变得煞白,忙说:「不要!请不要让我就这样出去。」

    「这么说你刚才都是骗我们的啰,连这点诚意都没有,你叫我们这么相信你啊?说不定那酒里真的下药了吧?」海生奸诈地说道。

    「没有…真的没有…」

    「没有…我没有骗你们…我…我这就去。」小惠情急之下居然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嘿嘿!这就对了。」海生说完拿出了几张钞票往小惠手里塞。

    这时候海亮一把抓住了海生的手,抢过手里的钱,对着海生狡猾地笑了笑,说道:「哥!钱攥在手里不安全,晚上街上坏人挺多的,还是藏在安全点的地方吧!」

    海亮把几张纸币卷成圆筒状后,淫荡的顺着小惠雪白的身躯,挑弄着坚挺丰满的奶子、胳肢窝、凹陷的肚脐、微微凸起的小腹一路下滑,在两腿之间的开裆处停了下来。

    「也没什么地方可以藏了,就这里吧!」海亮说着将圆筒状的纸币抵在了小惠微张的阴道口,并且慢慢地挤入。

    「不要!这里…这里不行…」小惠惊恐地喊道,一边用双手死死撑住海亮的手,阻止纸币的进一步探入。

    「嘿嘿!好主意啊!」海生奸笑着走上前,使劲把小惠的手拉开,然后将她的双臂反转到身后,用一根绳子从背后绑住了细嫩的手腕。

    小惠收起小腹,夹紧了双腿,拼命地挣扎。

    但是,纸币还是在海亮手指的加力下继续深入小惠的身体内部。

    「啊!」不知道是因为是异物插入而产生了快感还是因为干燥的纸币弄疼了娇嫩的阴道内壁,小惠发出了呻吟并将一条粉腿微微张开后抬起。

    纸币的大部分滑入了小惠的身体,留了一小节在粉红的阴道口露着,两片肥厚的大阴唇被开裆内裤两边的细带和中间的异物推挤得鼓了出来。

    海生蹲下了身子看了看这奇异的景象后忍不住摸了一下这个部位,淫笑着说道:「嘿嘿!好!这样就放心了,你可以去了。」

    海生说完将小惠推到了门口,将门打了开来。

    门外楼道里的灯发出昏暗的光线,透明的情趣睡衣勉强遮住了雪白的肤色,但是却根本无法遮住里面诱人的每一个部分、每一条曲线。

    由于双手被反绑在了身后,胸前那对本来丰满无比的奶子此时显得更加的高耸、坚挺,随着急促的呼吸而颤颤巍巍的,给人以一种呼之欲出的感觉。

    她害怕得缩紧了身子,怎么也没有勇气跨出这一步。

    海亮看见小惠犹豫的样子,戏谑着拍打了一下丰满、肥硕的屁股,而后猛的将她推出了门外。

    「去吧!不要怕!我们兄弟在窗口看着你呢!」

    海亮说完「嘭!」的一下子关上了门,小惠踉跄着身子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哈哈!这下有好戏看喽!哈哈哈!」

    「哈哈!哈哈!……」

    我听了兄弟俩在门后的狂笑,浑身直发抖,我想门外的妻子此时一定也听到了他们的笑声,她一定也在发抖。

    我此时多么希望她能回到家里来,不要再承受这样的屈辱。

    可是当我想起她刚才对海生兄弟俩说的话,以及几次被他们淫辱时淫荡的表现,我的心中不免忿忿。

    「噔、噔、噔。」楼道里响起了我妻子下楼的脚步声。

    海生兄弟俩果然一起挤到了窗口,探出头注视着楼下的街道。

    于是,我也起身离开了监视器,走到了窗前。

    几盏破旧的路灯、昏暗的街道、几家破落的店铺、零星的路人组成了一副破败的景象。

    这是一条偏僻冷清的街道

    街上唯一的亮点也就是街对面左边百米处的那家刚开张的便利店,不过也没什么生意,只是依稀有一个男子扒在门口的收银台上打着瞌睡。

    这就是我妻子要去的地方。

    「快看!她出来了。」隔壁的窗口传来海生的喊声,我甚至能够看到他们兄弟俩探出的脑袋。

    我为了防止被他们看见就缩了一下身子,把目光投向了街面,搜寻着我妻子的身影。

    「倒!这娘们运气真好,现在怎么没有一个人。」海生懊恼的声音传来。

    这时的街道静悄悄地没有一个行人。

    我终于看见了路灯的光圈外有个黑色的人影在慢慢地浮动,是她,是我的妻子,即使这么远也能够依靠丰硕、肥满的身材辨认出那个女人是我的妻子小惠。

    她战战兢兢地尽量躲避着路灯的光线,实在避不开的地方就快速地闪跃过,引起胸前那对丰满的大奶子象个活物似的急剧地蹦跳、晃荡起来。

    「看,有车子过来了。」隔壁传来兴奋的叫声。

    这时,有一道灯光从远处射来,是一辆摩托车疾驶而来。

    那个黑影靠着梧桐树躲了一下,摩托车手没有发现我妻子几近赤裸的身躯,就在我妻子身旁几米处疾驶而过。

    「靠!真是个瞎子,笨蛋!」海亮这家伙竟然骂了起来。

    妻子的身影已经迂回到了便利店的门边,店里还是没有顾客,那个店员还在门口打着瞌睡。

    妻子背靠着墙壁一动不动的,似乎犹豫着什么。

    良久,她的影子才迅速闪进了门内,忽的从我的视线里消失。

    那个店员还是没有一点动静,就算是有人偷走他店里的东西也不会知道。

    我希望那个店员不要醒来,那样我妻子就可以挑好酒菜后偷偷地离开这里。

    「醒过来!傻瓜!有个漂亮娘们送上门来了。」海亮急促地咒骂着,他们兄弟俩肯定不甘心我妻子就这么顺利的拿了东西离开。

    过了一会,妻子被反绑在背后的手上拎了些东西走到了门前,也不知道她是如何用反绑的手从货架上拿物品的,那一定非常的艰难。

    在那个店员身前站住了,在店里明亮的灯光下,此时我妻子丰满的身体显得非常的清晰。

    我心里直喊:快走!快拿了东西走开!

    可是,妻子没有走,她背对着柜台将手上的东西艰难地放下后转过了身子,然后又用脚踢了一下柜台。

    「啊?那娘们怎么这么傻?这么好的机会不走开?」海亮疑惑的说道。

    「是啊!这女人或许真是个暴露狂,喜欢让男人看她的身体。」

    「唔…有可能,她可能甚至希望那个男人操她,说不定她今天来还真是来要给我们操呢!」

    兄弟俩谈论着。

    可我不这么想,小惠的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从小就受过良好的教育,就算现在店里没人,她也不会拿走任何不属于她的东西,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她或许是一个无比淫荡的女人,但是这并不能掩盖她的诚实与正直。

    那个男人被小惠踢柜台的声音惊醒了,抬起了脑袋,又揉了揉眼睛,突然间就定格住了,没有了进一步的动作。

    虽然我看不清他的神情,但是我知道,眼前这位美丽、丰满、几乎赤裸的女顾客给了他无比震惊。

    半晌,他才清点起放在柜面上的物件,操作起了收银机。

    当他把小惠购买的全部物品都放进塑料袋之后,向小惠伸手示意该付钱了。

    小惠没有什么动静,似乎是在向那个店员解释着什么,随后转过了身子。

    远远望去,只见小惠背朝着那店员叉开两腿,上身尽量的前倾,整个身子成了九十度的直角,两个大奶子颤悠悠地垂荡在身下。

    那名店员俯下身,从柜台后面伸出手来,把小惠身上那件黑色透明的睡衣撩了起来,使之挂在腰部的位置。

    这样一来,小惠淫荡的夹着纸币的阴道和那男人的目光之间没有了任何遮挡物。

    那男人似乎又怔住了。

    我很难想像那位店员此时的感觉,一个夏日的深夜,一名美丽、丰满、穿着暴露的女人突然闯入他的店里,这已经足够让他感到吃惊。

    更何况是现在,那位美丽的女人背朝着他,向他露出了雪白、肥硕的屁股,以及下面那插着纸币的淫荡的私处。

    那个男人终于有了动作,隔着柜台,他的手已经在小惠的肥臀后面开始摸索起来……

    那男人的手在抖动吗?他仅仅是在抽出那卷被阴唇裹住的纸币吗?不知道那男人在干什么,我此时有点后悔当初怎么没去买个望远镜。

    「嘿嘿!那小子真是艳福非浅,有这么一个美女送上门给他玩。」

    「呵呵!那小子还得感谢我们兄弟呢!哥,你说那家伙会不会忍不住在店里奸了小惠那娘们?」

    「嘿嘿!这个倒不知道,你看看,那小子在那娘们那里摸了那么久,总不见得是个正人君子吧!」

    「哈哈!是啊!是啊!说不定那小子真会就地奸了那骚货,哈哈!」

    兄弟俩沉默了半天之后又开始淫秽地讨论起来,他们巴不得我妻子被那个店员奸污、玩弄。

    这时候,我注意到小惠的身体在店员的摸索下开始不住的起伏、摇晃。

    那名店员的手在我妻子的两腿之间逗留了很久之后才依依不舍地的离开。这也难怪,有多少男人可以面对这样一具美丽的肉体而无动于衷。

    以这样屈辱的方式付了钱之后,小惠这才艰难地直起了身子,重新转过了身子。

    结算完毕后,那男人绕过柜台把一个装满东西的塑料袋放在小惠背后被绑住的手里。然后又乘机从后面摸住了一个肥硕的奶子。

    小惠猛的摇晃身子,摆脱了那个店员淫荡的手,一下子冲出了门口……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一百三十八章 故事会之赤裸娇妻】

    !!!!冷清的街道上又出现了一个鬼魅般的黑影,时而疾进,时而又消失在了梧桐树的阴影里。

    那个店员在门口远远地望着那性感美丽的影子,此时,他一定在后悔刚才为什么没有留住那个美丽淫荡的女人。

    很久之后,他才转身依依不舍地迈进了自己的店里。

    「笨蛋!傻瓜!胆小鬼!这么好的机会也不懂把握,真他妈的笨!」海亮那小子有些气急败坏。

    「别急,看!那里有人来了。」海生叫了起来,我看见他的手臂从隔壁窗户里伸了出来,指向了昏暗的街面。

    我顺着他的手臂望去,只见不远处有四个打扮入时、染了花花绿绿头发的年轻人一边打闹,一边大声叫嚷着走了过来。

    一看这几个就是些夜游的不良少年。

    小惠看见有人来了,照例将身子背靠住梧桐树躲了起来。

    由于四个少年是分散着向小惠藏身处走来的,所以小惠必须不断地调整自己站立的位置才能不被他们发觉。

    但是,还是有个家伙似乎发现了小惠的身影,在向其余几人打了手势之后,四个家伙一齐围住了那棵梧桐树。

    「哦!~哇……哦……」那几个家伙发现了小惠后不断的大声起哄起来。

    小惠的身子在四个少年中间左冲右突,想要挣脱出这些不良少年的包围。

    但是她娇弱的身子一次又一次的受到那些来自四面八方的手臂拉扯、推搡,此时的小惠成了一只落入狼群的羔羊,一只赤裸的羔羊。

    「啊!…啊…」远处传来小惠微弱的惊叫声,她拼命地扭动着身躯躲避着那些攻击她身体重要部位的一只只淫荡的手。

    「哈哈!哦!哦!」

    「哇!哈哈!」

    「……」

    小惠惊恐地惊叫声很快被那些不良少年的起哄、狂笑的声音淹没。

    那件黑色的睡衣很快被那些家伙从小惠身上撕脱,飘落在地上。

    人群中间只能看见有一个白色的影子在无助的扭动、挣扎。

    「嘭!」

    挣扎中,小惠手里的塑料袋掉落到了水泥地上,又传来一声玻璃瓶碎裂的声音。

    「糟糕!可能是那瓶刚买的酒摔碎了,那她拿什么回来向海生兄弟俩解释、交代呢?」我心想。

    此时,小惠的身体被一个家伙从背后紧紧抱住,使她几乎无法动弹的丰满躯体被另外三人任意地的抚弄、揉捏。

    远远望去,小惠赤裸的身体在昏暗的街灯下泛着闪亮的白光,只有乌黑的长发伴随着头部的摆动,扬起后在空中散开、飞舞。

    「好啊!奸了那娘们才好!看她以后还神气什么?」海生在隔壁愤愤说道。

    难道我真的要眼看着自己美丽的妻子被那四个不良少年当街轮奸吗?

    我想过要冲出去解救我受辱的妻子,但是转念一想,我一个文弱书生又怎么是四个年轻力壮的小伙的对手,到头来不但没能解救妻子,反而被那些家伙狂扁一顿后羞辱,说不定那些家伙会当着我的面轮奸我美丽性感的妻子。

    「不行!我要报警!」一个念头在我脑海里闪过后,我转身从窗前离开。

    可是,当我拿起电话机时,却迟迟没有揿下拨号键。按在拨号键上的手指不住的发抖。

    我不得不考虑报警之后的必然后果:明天,我的妻子深更半夜几乎赤裸着身体跑上街头买东西,最后又被四个不良少年轮奸的消息会传遍我们整个小区,那个田二嫂也一定会对着好奇的街坊邻居添油加醋地谈论她看到的场面。

    而这消息也一定会传到我和小惠的父母那里,传到我的公司里,传到我的朋友那里……

    我的很多同事和朋友都一直惊羡于小惠的美貌与性感,从他们看她的眼神里,我甚至相信他们一定有过跟我妻子上床的幻想。

    妻子一直是我的骄傲。

    可是现在,我一想到他们聚在办公室的一角对着我指指点点,偶尔又掩嘴嘻笑的场面,我就忍不住发抖。

    「不行!我不能让他们知道这些。」我放下了耳边的电话,又将颤抖的手指从电话拨号键上移了开来。

    再次回到窗前的时候,我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我希望妻子能从这次侮辱中接受教训,重新回到我身边,做一个贤惠温柔的好妻子。

    「看!有个家伙在脱裤子了,他们真的要干那娘们了,哇!真是刺激啊!」

    隔壁又传来海亮欣喜若狂的喊声。

    这时我才注意到街灯下的画面又有了一些变化。

    有个家伙将妻子从背后抱了起来,另外有两个少年站在妻子的左右将她的双腿分开后抬起。

    这样一来,我妻子白皙的躯体已经被腾空架起,两条浑圆结实的美腿被残忍地最大限度的分开,让整个赤裸的下体都暴露于空气中。

    有一个少年在她身前大大分开的两腿之间站立着,并且褪下了下身宽大的裤子,露出了年轻人结实的屁股和大腿。

    妻子雪白的身子一下子剧烈地挣扎起来,腾空的腹部拼命地扭动,上下起伏着。

    她知道自己将要被轮奸之后作出了最后的挣扎。

    但是,羔羊终究是羔羊,在一群恶狼面前,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的。

    站在妻子身前的少年用双手托住正在作着无谓扭动的屁股,然后猛的贴上了我妻子雪白的身体……

    「啊……」妻子凄厉的惊呼声竟然传到了窗前。

    我美丽可怜的妻子终于又要被奸污了。

    那个少年开始快速有力的挺动起坚实的臀部,一次又一次的抽送起来……

    从我这个角度已经看不见我妻子的身体,只看见那少年身体两侧被架起的雪白的双腿已经放弃了挣扎,无力的垂在了空中……

    此时的街道静悄悄的,没有一个行人,而罪恶和淫荡在昏暗的街灯下、巨大的梧桐树的阴影里上演。

    隔壁的兄弟俩也静悄悄的,似乎已经被这种残忍却又刺激的场面深深得吸引住了。

    奸污仍在继续,小惠已经完全停止了挣扎,雪白的双腿反而在那位奸污她的少年身后曲起后勾住了结实的后背,让那少年更紧密地贴上了她的肉体。

    于是,那少年更加疯狂的大幅度挺动起健硕的臀部……

    妈的!我心中暗骂。真的不敢相信妻子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起性,作出如此淫荡的举动。

    看着这样的场面,我的耳边仿佛听到了妻子淫荡的呻吟声和那些少年的喘息声……

    不知不觉的,我胯下的阴茎已经涨得生痛……

    突然,那少年停止了挺动,身子前倾后抱住了妻子的身体,远远望去,少年结实的身体象雕塑一般,一动不动地肃立在紧紧勾住自己身体的两腿之间。

    我心里想着:那家伙一定射精了,可是不知道我那淫荡的妻子是否也到达了顶峰呢?

    过了一会,那几个少年交换了一下位置后,重新将小惠的双腿分开后,高高地抬起,又有一个少年站在了妻子的身前……

    这一次,妻子没有作丝毫的挣扎。

    我无法了解妻子此时的感受,也许是她觉得挣扎抵抗已经是徒劳,也许是她真的在那少年的奸污下有了性的欲望,也许……

    正思虑间,突然,那四个少年放下了我妻子赤裸的身躯,一下子逃散开来,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坏了,警察来了。」隔壁的海亮小声说道。

    远处,街道尽头的拐角处,有一辆亮着警灯的巡逻车缓缓驶来……

    我心里有点担心赤裸的妻子被警察发现。

    那辆警车似乎并没有发现这边的动静,在那拐角处转弯向另一个方向驶去。

    小惠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奸污中缓过神来,赤裸着身子软瘫在水泥地上,静静地一动不动。

    半晌,她才将身子移动到那个掉在地上的塑料袋旁边,然后艰难地用绑在背后的双手抓住了袋子,慢慢站起了身子。

    稳住身体后的妻子靠在了梧桐树的背后,探出头来张望着昏暗的街道。

    此时的街道清静依旧,没有一个人影。

    过了一会,一个白色的影子从梧桐树的阴影里窜了出来,向我们这栋楼的方向快速地靠近……

    那是我美丽的妻子,由于那件唯一能遮住妻子肌肤的黑色透明睡衣也已经被刚才那几个少年剥去,此时的小惠身上除了那几根黑色的细带和两腿间的一处黑色外,其余部分一片雪白。

    妻子丰满的身体越来越近,由于没有任何约束,妻子胸前雪白的大奶子在快速的跑动中十分夸张地上下跳动,就象两只不断跳跃的白兔。

    妻子雪白的身影最后终于消失在我的视线内,进入了我们居住的这栋楼里…

    「噔!噔!噔!」

    楼梯上的脚步声响起之后,我举步从窗前离开,重新坐到了监视器前……

    画面上,海生兄弟俩也已经从窗前离开,并且已经打开了门,正在静候着我妻子的到来。

    「噔!噔!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样的等待给人以一种窒息般的感觉。

    终于,妻子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我的视线内。

    她几乎是跌进屋子的,好在海生早有准备,一把扶住了她那几近虚脱的赤裸身躯。

    妻子靠在海生怀里不住的大口喘着粗气,雪白丰满的胸脯随之不断地起伏。

    此时,由于妻子的身体是直接近距离面向摄像头的,所以,她的受辱后的模样十分清晰地印在了监视器屏幕上。

    妻子的情形是那样的惨不忍睹,那样的令我震撼。

    妻子原本乌黑油亮的头发粘满了灰尘和梧桐树叶的碎片,几缕秀发零乱地散落在苍白的脸上。

    露乳胸罩的一根带子被扯断后耷拉在乳房的一侧,胸口细嫩的肌肤上被抓了好几道红印,隐隐还渗出点点血珠。

    两片肥厚的阴唇松软的耷拉在粉红色的阴道口,被奸污后的秘洞微微张开,隐约还有精液从里面缓缓流出,在大腿内侧与那些灰尘汇合后蜿蜒而下,形成一条颜色很深的污迹……

    面对着我妻子狼狈不堪的赤裸躯体,海生和海亮兄弟俩却表现出一副喜不自禁的神色。兄弟俩一左一右的扶着我妻子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小惠无力地倚在海生的怀里,一条粉白浑圆的大腿搁在了海亮身上,任由海亮淫荡的双手来回地抚摸轻薄。

    「吆!小惠啊!怎么弄得这么狼狈啊?有人欺负你了吗?看着你这副模样,我们俩可真是心疼啊!」海生眯着眼睛说,一边用手指拨开了露乳胸罩的黑色细带,然后用手掌托住了小惠胸前那对洁白丰满的奶子细细地把玩了起来。

    小惠微微抬了一下身子,用手轻推开海生捂住她丰乳的手说道:「还说呢!

    都是你们啊!让我穿成这副模样上街给你们买酒,当然会被别人占便宜的呀!」

    「是吗?被人占便宜了?被谁占便宜了?说给咱们听听。」海生明知故问。

    「我…我…其实也没什么啦!只是被便利店里的那个男人摸了身体呀!」小惠支支吾吾的,「这都怪你们啊!你们把钱塞在我那里,付钱的时候被那臭男人摸了很久,弄得人家好难为情啊!」

    「呵呵!那他没有操你吗?」海亮笑着问道。

    「没有啊!幸亏我跑得快,不然说不定真会被他强奸了呢!」小惠捋了一下垂在她眼前的几缕秀发,似乎来了点精神。

    「那街上呢?有没有人看见你,把你强奸了啊?」海生的双手又开始揉捏起我妻子胸前一对丰满的乳房。

    「还好啦!街上没有遇到一个人,你真坏啊!你是不是希望我被人看见,然后被人强奸,你们才开心那!」小惠说完竟然发嗲似的握紧拳头在海生赤裸强健的胸前轻轻地捶了几下。

    该死的贱货!监视器前的我心头暗骂。小惠啊小惠!那可是玩弄奸污你的家伙,你这样如何对得起我这个老公。

    「哦!真是没人看见你吗?真的没人强奸你吗?我可不相信哦!」海生嬉皮笑脸的,抬头又对着海亮说:「海亮,你来检查一下,看看我们的大美人有没有被人强奸。嘿嘿!」

    「嘿嘿!好啊!我来看看。」说完,海亮把小惠原本搁在他身上的一条粉腿高高地抬了起来……

    「不要啊!」小惠惊恐地尖叫,拼命地把另一条腿抬起后夹紧,想遮住自己被那几个少年奸污过的羞耻的私处。

    但是,海生的手却不容许她这么做,一只强劲的手抄在粉嫩的腿弯里把洁白的大腿分开后折叠在胸前,圆滑的膝盖几乎碰到了丰满的奶子。

    「啊…不要看那里啊…」小惠徒劳地挣扎。

    海亮蹲下身子,把脸部靠近不断挣扎晃动的两腿之间细细地观察着女人最隐秘的地方,似乎在鉴赏一件很珍贵的艺术品,又仿若一位正在工作的妇科医生。

    此时,我妻子美丽洁白的身子横躺在两个半裸男人之间,两条修长浑圆的腿被男人强劲的手硬生生地分开,露出了一个女人最隐秘、最羞耻的私处。

    刚刚被奸污后的阴唇似乎微微有一些红肿,显得特别的肥厚,阴道口一片狼籍,粘满了黏糊糊的精液。

    「不对啊,小惠啊,你下面好脏,有好多好多黏糊糊的东西啊,是浆糊吗?我们没让你买浆糊啊?」海亮装出一副疑惑的口气问道。

    「哈哈哈!是吗?下面涂了浆糊吗?那地方糊住了就不好玩喽!」海生听了放声大笑。

    「不……不…不是浆糊…快放下我,求你不要看那里呀!」小惠在兄弟俩的笑声中哀求,使劲地扭动身体,想尽量夹紧双腿。

    海亮腾出一只手伸向了小惠的两腿之间,用两个指头按在阴唇的两侧让那个部位更加的暴露分开,露出了粉红色的阴道内壁。

    顿时,一股白色黏稠的液体从我妻子的身体内部流淌了出来。

    「哦?不是浆糊是什么啊?好像里面还有很多在流出来呢!」海亮戏谑着说道。

    「嘿嘿!是什么?说实话就放你。」海生奸笑道。

    「不…不要……」

    「好…我…我…我说,那是精液,呜……我被人强奸了…」小惠结结巴巴地带着哭腔说道。

    「哈哈哈!」海生兄弟俩齐声大笑,他们这才一起放下了气喘忽忽的小惠的双腿。

    海生又抓住了小惠的大奶子揉捏了起来,一边说:「哈哈…总算开始说实话了,不过你也真是奶大没脑!四个人操你应该叫轮奸,你应该说是被人轮奸了,知道吗?哈哈哈!」

    「啊!原来你们都看见了啊!你们知道了还捉弄我,你们真坏死了!」小惠用双手轻轻地拍打着海亮的胸膛,扭动着赤裸的娇躯,竟然在海生的怀里撒起娇来。

    「嘿嘿!我们一直都看着呢!怎么样?那几个小伙子弄得你舒服吗?」海亮问道。

    「还说呢!我都快吓死了,哪还会舒服啊?你们也不来救我,我今天真心实意来陪你们两位,你们却这样捉弄我,再这样我可要回去睡觉了。」小惠说完挣扎着摆脱了兄弟两人的缠绕,站起身来,作出一副转身要走的样子。

    「好!好!不要走,我们相信你就是,来,先一起喝点酒助兴,咱们三人今晚好好乐乐。」海亮看见小惠要走,忙起身搂住了小惠赤裸的身子。

    「那好,可是刚买的酒摔碎了,我带来的酒又下了毒,怎么办?」小惠用眼神扫过兄弟俩的脸,使了个激将法。

    海生和海亮对视了一眼,接口说道:「哎!呵呵!其实刚才不过开了个玩笑而已,海亮,把小惠带来的酒拿来,我们这就喝酒。」

    这时候,小惠的脸上露出一丝旁人极难察觉的笑容。

    「急什么呀!你们看我的身子脏成这样还怎么陪两位大哥喝酒啊!你们先准备好,我进去洗个澡后再来陪你们。」小惠说。

    「嘻嘻!要不要我来帮你洗洗啊?」海亮色咪咪地说。

    「呸!被你这双脏手洗过了,只会更加脏。」

    说完,小惠摆动着丰满肥硕的屁股一溜烟跑进了浴室,轻轻地关上了门,只留下一个白色的身影在玻璃门的后面晃动……

    「啪!」海生和海亮相互对视后居然击掌相庆。

    「哈哈!哥,想不到这贱货这么快就象变了一个人似的,竟然主动上门服务来了啊。哈哈哈!」海亮笑道。

    「呵!女人其实就这德行,以前瞧她装出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其实骨子里都骚得很。」海生说道。

    「不过,话还得说回来,若是没有阿健没有安排那次在门后面操他,若是没有那卷胶卷,这贱货还不一定肯乖乖地听从我们。」海生继续说道。

    海亮听了点了点头,接口说道:「也是,白天在楼道上还被那婊子狠很抽了一巴掌,到现在还有点痛。」说完,他捂了一下自己的脸。

    「呵呵,谁叫你这么猴急的,不过,你也应该满足了,毕竟很少有人能够体验在楼道上操逼的感觉。」

    「嘿嘿!这话不错,那时的确爽极了,特别是楼上那母女两个经过时,那真叫刺激,我差点就射出来。」海亮脸上露出激动的神采,咽了一下口水,「哥,你刚才为什么不试试呀?」

    「哼!急什么,胶卷既然在我们这里,咱们高兴怎么玩她就怎么玩,别说在楼道里,就是在大街上也照样操她个爽。」海生说道。

    「呵呵!对!哪天我们玩得腻味了,就把她带到咱们工地上,给那帮哥们也尝尝鲜。」

    「哼哼!这婊子不是挺能操的吗?上次我们和阿健三个人轮流上也没有满足她,嘿嘿!咱们就让她尝尝十几杆大炮的冲击。」海生阴笑着说。

    「到时候就怕她受不过,屎尿都给操出来!哈哈哈!」海亮狂笑了起来。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一百三十九章 故事会之赤裸娇妻】

    !!!!我在监视器屏幕前听了兄弟俩的污语秽言不免暗暗心惊,同时,脑海中又浮现出淫秽的那一幕:在一间破旧的工棚里,那些污秽不堪的民工排着队,轮流奸污着我美丽赤裸的妻子,妻子丰满的身子上涂满了男人们的精液,而妻子还撅起肥白的屁股迎合着背后男人们的插送,胸前圆润洁白的大奶子不断的晃荡,嘴里还不断发出淫荡的叫声……

    到现在,我实在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看到这一幕,身体的器官总是被这一幕刺激得兴奋异常,而理智总是要我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而此时,我两腿之间的部位已经被脑海中的这幕刺激得坚硬发胀。

    「该死的贱货,慢慢吞吞的,怎么还没好?我进去看看。」

    海亮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一把推开浴室门,冲了进去……

    「哎呦!你怎么进来了,人家还没有好呢,快出去呀!」浴室里传来小惠十分做作的撒娇声。

    「嘿嘿!你洗的这么慢,还是我来帮你洗洗吧!」海亮淫笑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谁要你洗啊!哎呦!……」

    「呵呵……哎呦…好痒啊…呵呵…」

    「嘿嘿…」

    「啊…这里不要…这里不要你洗…啊…」

    「嘿嘿!这里最关键了,不洗怎么行?」

    「……」

    「哦…哎呦…你…你不要…」

    「里面也要洗干净的喽!」

    「呵呵…哎呦」

    「……」

    浴室里面的调笑声此起彼伏,玻璃门上印出两具白晃晃的身影。

    许久,门被打开了,海亮抱着小惠雪白赤裸的身躯走了出来。

    「呵呵呵!快放下我呀!」小惠用双手勾住海亮的脖子不停的甩动着小腿。

    一头湿漉漉的黑色长发如瀑布一般洒落在海亮粗壮结实的手臂上。

    海生对着餐桌指了一下,示意海亮把小惠抱放在这里。

    海亮会意的径自走到餐桌前,把小惠雪白的胴体轻轻地横摆在桌上。

    「干什么呀?怎么把我放这里啊?不行,让我下来。」

    小惠说完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可是海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