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70 部分阅读

    我看了实在忍不住,把发胀的阴茎从裤子里掏了出来,慢慢地套弄起来……

    「啊……我不行了…下面被你撑爆了,你的……你的……好大……好大……啊……」妻子疯狂的叫喊起来。

    「啊……啊……我……我……要丢了……哦……」

    「啊……哦……」妻子看来到了高潮。

    海生喉间发出「呼呼」的喘气声,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哦…」海生猛然间身体一抖,卡在我妻子阴道里的阴茎一下停住,一次次的搏动起来,将大量的精液灌入了我妻子的身体。

    海生将阴茎拔出后,我妻子体内的精液如潮水般喷涌而出。

    妻子扒在那里不停的喘气,一边说:「啊…阿健,你今天好厉害,插得我好爽。」

    「呵呵!我可还没有完呢!信不信我还能插你一次?」阿健嬉笑着说。

    这时候,海亮站在妻子身后,用手托着同样粗壮的阴茎挑弄着我妻子充血肥大的阴唇,用龟头把肉缝中不断涌出的精液涂抹在妻子肥白的屁股上。

    「不要开玩笑了,我去洗澡了,拜拜!啊?啊……啊……」妻子正想把屁股从门洞后移走,却被海亮粗壮的阴茎从后面插入。

    「哈哈哈!怎么样?我还行吧?」阿健大笑起来。

    「啊…啊…怎么可能?……啊……你这小子…今天吃什么药了吧?啊……」

    妻子喘着气说道,她哪里知道门后居然有三个男人在操她。

    「嘿嘿!我今天说过了,要插到你求饶为止。」阿健奸笑着说。

    「啊……啊……好……今天……我就奉陪到底……」妻子支吾着说。

    海亮飞快的插送着,每次插入时,从妻子的阴道口都溢出大量的精液,还发出象小猫吃粥一样的「嘬、嘬」声。

    「啊……啊……」

    「呜……」海亮也兴奋得发出闷吼。

    「啊……又……又要来了……啊……啊……」妻子淫荡的叫声再次响起。

    「啊……」妻子在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后又到了顶峰,体内猛烈的高潮引得美丽的肛门口一阵收缩。

    海生也再也忍不住,在我妻子阴道壁剧烈地收缩下一泻如注。

    这时候,海生的阴茎又挺立了起来,握着阴茎刚想上去却被阿健的手一把拉住。

    「呜…阿健啊!你今天实在不得了,我真要被你插死了,我的手撑得都快不行了。」

    「我去洗洗身子,下面被你弄得一塌糊涂,拜拜。」妻子说完离开了。

    画面又静止了下来,三个男人拉上裤子后围坐在一起。

    「真是太刺激了,阿健,真有你的,我还想干她一次,你为什么拉住我?」

    海生还有点不甘心。

    「你急什么,我们如果一刻不停地干,她一定会怀疑的,不如让她洗洗身子休息一下。等会我们再干她,反正今晚有的是时间,等会我们来个车**战,不过我们都不能在她体内射精,不能被她怀疑,她又不是傻瓜,一个男人是不可能不停地射精的。」

    「对,还是阿健你想的周到,小惠这娘们可真骚啊!人又漂亮,她可是我们兄弟梦寐以求的性对象啊!」

    「哼!这娘们从来都瞧不起我们兄弟,一定不会想到今晚被我们俩操了个够。」海生恶狠狠地说。

    「哎!可惜今晚过后,你就要走了,我们再也没机会操她了。」海亮叹着气说。

    「呵呵!我有个办法让你们以后可以天天操她,不过需要你们再付点钱。」

    阿健奸笑着。

    「什么办法?如果能让我们能天天操小惠这娘们,再多的钱,我们兄弟也会付。」

    「那好,等会我拍几张她的照片,你们拿去,到时候,嘿嘿!不怕她不听你们的。」阿健的想法竟然如此恶劣。

    「对呀!好办法!可是拍不到脸的话,她不承认怎么办?」海生欣喜地问。

    「笨蛋!你就威胁她说要给她老公看不就得了,呵呵!董大鹏可不会不认得这间屋子,这个门洞。哈哈哈!」阿健笑得有些放肆。

    我真的没想到阿健竟然会这样做,我们夫妻一直把当朋友,为了一点钱,他竟然把我们如此出卖,而且做得这么绝。看到这里,我的阴茎已经萎缩了下来。

    「阿健啊!你在一个人笑什么啊?傻啦!」我妻子的声音又从门洞那里传来。

    阿健忙说:「哦,我在看电视,喜剧片,很好笑的。」

    海生兄弟俩在一旁听了掩着嘴巴直笑。

    「哦,那我去睡了啊!拜拜!」

    「别走,我想拍几张照片留个念,行吗?」阿健问道。

    「我们不是一起拍过很多照片吗?还要拍啊!」

    「呵呵!惠姐啊!这个门洞里的照片可没有啊!」阿健淫笑着说。

    「啊?你要拍这种照片啊?不行,不行,万一流传出去叫我怎么见人啊!」

    妻子拒绝道。

    「我是自己珍藏,怎么会流出去啊?再说又不拍到你的脸,怕什么呀!」阿健真是个死皮赖脸的家伙。

    「好吧,好吧,你这小鬼,就是怪点子多。」

    说完后,妻子把一对奶子挤过来让阿健拍了几张照片,随后又转过身子撅起屁股靠向门洞。

    三个男人又在我妻子屁股后面围了上去,也不知道此时是谁拿的摄像机,镜头又朝着妻子肥美的阴部拉近……

    此时妻子的阴部非常的洁净,肥厚的阴唇耷拉在肉洞口,红扑扑的非常诱人,阿健拿着相机对着那里拍了好几张。

    「好了没有啦!人家被你这样看着,那里又要湿了呀!」妻子的阴道口果然又开始湿润了。

    「哈哈!你还真是个骚货啊!那好,我这就插你。」阿健说完把海生拉到我妻子屁股后面。

    海生把硕大的龟头抵在了妻子张开的阴唇间,慢慢地摩擦,顿时龟头上亮晶晶的粘满妻子的淫水。

    阿健拿着相机拍了几张这样镜头后吩咐海生插入,妻子湿漉漉的阴道又被再次打开……

    「啊……阿健啊,你今天怎么回事啊?都已经第三次了,啊……你真要弄死我啊……」妻子淫荡的呻吟。

    「嘿嘿!我不是说了吗?今天我要插到你求饶。」阿健又拍了几张妻子的阴道里被插入阴茎的照片后放下了相机。

    「啊……我……我……我不会求饶……啊……」妻子一边呻吟一边扭动着肥白的屁股。

    「你可真是个骚货啊!我明天走了,以后谁还能来满足你啊!」阿健问道。

    「我……啊……我……我也不知道啊……」妻子喘着粗气说。

    「你为什么不去找海生、海亮兄弟俩啊?」

    「啊……我不要,我不要他们……他们这种粗人我不要……啊……」妻子大声叫着,她哪里知道自己此时正被自己最看不起的粗人轮流奸污。

    海生听了举手在我妻子的肥大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下,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激起雪白的臀肉一阵激烈地抖动。

    「啊……你……你……哦……哦……」

    「又来了……到了……到了……哦……」妻子在海生巨大的阴茎飞快插送下又抵达了高潮。

    海生猛的把湿漉漉的阴茎拔了出来,一束精液在空中划了一段弧线后落在木门上面。

    海亮一把推开海生,对着我妻子还没有合拢的阴唇插了进去……

    我一边看着着淫荡无比的一幕,一边飞快的套弄着自己的阴茎,看到妻子被三个男人轮流奸污,我竟然非常兴奋。

    突然,录像机那里传来「卡嚓」一声,电视屏幕上一片雪花,原来不知不觉间三个小时的录像带已经全部放完,而三个男人和我妻子的性交居然还没有结束。

    我坐在沙发上,闭起眼睛,眼前全是刚才看到的画面……

    「叮呤呤……」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是我,阿健,怎么样?看了录像带没有?」听筒里传来阿健是声音,还夹杂着火车的隆隆声。

    「你…你他妈的王八蛋!」我对着话筒破口大骂。

    「哈哈!董大哥,你不要生气嘛!你们夫妻得感谢我才是,我替你妻子找了一对比我更出色的性伙伴,呵呵!那两个粗人真的够粗!」阿健大笑着说。

    「说实在的,你妻子的确是我遇到过最骚的女人,你知道昨天是谁先讨饶的吗?」阿健顿了一顿卖了个关子,「是我们,是我们三个人输了,输得心服口服,我们三人干到再也无法勃起,而你妻子居然还要,最后我不得不用了一根黄瓜给了她一次高潮,知道吗?是黄瓜,哈哈哈!」阿健的笑声是那样的刺耳。

    「那兄弟俩说了,以后要带你妻子到他们工地上给那些如狼似虎的民工玩玩,哈哈!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开玩笑,我真的好想知道你妻子最多能应付多少男人,哈哈哈!」

    「我没骗你吧,我没有射进你妻子的骚洞,不过,嘿嘿!以后你妻子的子宫一定会天天被灌满,哈哈哈!哈哈哈!」

    「啪!」我实在不能忍受阿健疯狂的笑声,重重地把电话机摔在地板上。

    我软瘫在沙发上,脑海里又浮现出淫荡的一幕:在一间破旧的工棚里,那些污秽不堪的民工排着队轮流奸污着我美丽赤裸的妻子,妻子丰满的身子上涂满了男人们的精液,而妻子还撅起肥白的屁股迎合背后男人们的插送,胸前圆润洁白的大奶子不停地晃荡,嘴里还不断发出淫荡的叫声……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一百三十六章 故事会之赤裸娇妻】

    !!!!天色已晚,我准备好了晚饭等着小惠回家,突然听见门外楼梯口的走廊里隐约传来一阵争吵声。

    「啊!哎呦!你干什么!臭流氓!」一声女人的尖叫怒骂声响起,紧接着又是「啪」的一记清脆的声响。

    我听着感觉是妻子小惠的声音,急忙从厨房里奔了出来,透过大门上的探视镜向门外张望。

    没错,果然是妻子小惠,只见她杏眼圆睁,怒目注视着站在她对面的海亮。

    「妈的,臭娘们,你敢打我!」海亮用手掌捂了一下半边脸骂道,他的脸上清晰地印着几条红红的手指印。

    「打的就是你这死乡巴佬,当心再被捉进去吃几年官司。」此时的小惠双手插着小蛮腰,激动得涨红着脸蛋,样子看起来凶巴巴的。

    「你……你……你个臭娘们,小心我揍死你。」海亮似乎被触及了痛处,激动得结结巴巴的语不成声,说完还真的扬起了拳头……

    我一看情况不对,正要开门冲出去的时候,发现海生赤着膊开门走了出来,于是我决定静观其变,重新俯身看着门外的一幕。

    「住手!怎么回事啊?吵什么呀?海亮,你打一个女人家害不害臊啊!」海生摁住海亮的手责骂道。

    「哥,是那臭娘们先打我的,你看看。」海亮指着自己的脸给海生看。

    海生侧脸看了一下弟弟的脸后转身对着小惠说:「小惠啊!看不出你娇娇嫩嫩的,出手也太重了吧!把我弟弟的脸都打肿了,都是为什么呀?」

    小惠听了冷笑一声:「哼!他那是活该,你自己问问他,他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海亮还没等海生问就自己说道:「哥!我刚才不过摸了这娘们的屁股而已,其他也没干什么。」

    我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我妻子这么生气,原来海亮这小子在楼梯口偷摸了我妻子的屁股,这小子一定因为昨天尝到了甜头,以为我妻子是个随便什么男人都可以上的女人,其实我妻子一直对他们兄弟十分反感,要不是昨天被阿建那小子骗了,说什么也不会被他们兄弟碰一下的。

    「你……你个臭流氓!这还没什么啊!你还想干什么,你怎么不去摸你妈的屁股啊?」小惠被海亮那小子气得破口大骂。

    海生眯着眼睛奸笑了几声道:「嘿嘿!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原来是摸了一下屁股而已,小惠啊!谁叫你的屁股长得这么诱人呢,我也好想摸一下哦!」

    海亮听了哥哥这么说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说道:「哈哈!老子以后不光要摸你屁股,还要摸你奶子呢!哈哈!」

    小惠被兄弟俩淫荡的笑声气得直发抖,怒骂道:「无耻!流氓!你们两个贱骨头,当心再被警察抓起来。」小惠又抛出这句话,她知道这话最能触及他们的痛处。坐过牢的人总是怕被人提起有这段经历。

    果然,兄弟俩的笑声一下止住,海生的脸一下阴沉了下来,「哼!臭婊子!

    还挺凶的,撕破了脸皮对你可没什么好处,要不要我说出昨天晚上的事,昨天晚上你可没这么凶,昨晚你更像一只温柔的母兔。」

    小惠听了征了一怔,急着问道:「你说什么?」

    海生奸笑着说:「嘿嘿!也没什么,我是说,昨晚看见了一只撅起屁股的母兔,一只温柔的母兔。」

    「是啊!昨晚阿健逮到一只又肥又白的母兔子,邀请我们兄弟俩一起玩了个够。」海亮接口说道。

    这时候,小惠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木然地站在那里,高耸的胸部随着急促的喘气而不断的起伏着。

    海生看见小惠这副摸样,胆子也越来越大,转身绕到小惠的身后,把右手搭在小惠的肩膀上,左手揽住了纤纤细腰,把头靠近她的耳旁说道:「还有啊,我们还给那只母兔吃了一根黄瓜,一根好大的黄瓜,呵呵!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母兔居然喜欢吃起黄瓜来了。」

    海生的左手沿着小惠的腹部慢慢地上移,然后把手掌盖上了那高耸丰满的胸部……

    小惠还是没有一点动静,此时的她一定已经完全陷入了一种半迷糊状态,小情人阿健把她无情地出卖给了她最厌恶的人,她根本无法马上从这样的打击中恢复。

    海生的手还在隔着薄薄的上衣恣意地揉捏着小惠那丰满的乳房,一边淫笑着说:「小惠啊!你现在的样子才像昨晚的那只乖乖的母兔哦!」

    海亮看见哥哥如此轻易就把小惠玩弄于股掌之间,就也径直走到小惠跟前,从正面搂住了她的身体,双手捂住了他刚才曾经偷摸过的成熟、肥硕的屁股……

    忽然,小惠的身体猛烈地震动了一下,猛的将身旁对她上下其手的两兄弟推开,自己退后了两步,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厉声喝道:「你们干什么,给我滚开,我不明白你们究竟在说些什么。」

    本来沉浸在手足之欲快感中的兄弟俩一下倒也呆住了,似乎想不通小惠哪里来的勇气。

    半晌,海生才开口冷笑道:「哼哼!不明白?过几天我们会让你明白的,对了,忘了告诉你了,昨晚我们给那只母兔拍了很多很多照片,而且,那卷胶卷就在我们这里。」

    「对啊!那些照片一定很可爱啊,我特别想再看看那只母兔吃黄瓜的样子,哈哈!」海亮放肆是笑着。

    小惠又重新呆立在那里,美丽的脸上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她本来一定以为只要矢口否认就可以摆脱兄弟两人的调戏,她万万没有想到昨晚拍的那些照片会落到海生兄弟俩的手上。

    海生又重新走到小惠的声旁,用色咪咪的眼光打量着小惠,说道:「以后照片冲印出来后也给你和董大鹏看看好不好,你老公一定会很感兴趣的,呵呵!」

    「不要!请不要!」小惠用一种哀求的目光急切地注视着海生。

    「哈哈哈!为什么不要,我想你现在一定明白了我们说的话了吧?」海生问道。

    小惠无助的点了一下头,然后垂下了脑袋,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

    「那么,请告诉我,昨晚的那只母兔是谁?」海生问道。

    「是…是我。」小惠的声音颤抖而无力。

    海生用手掌脱着小惠的下巴,使小惠下垂的脸蛋抬了起来,「那我弟弟现在可不可以摸你的屁股?」

    小惠犹豫了半晌点了一下头。

    海生笑道:「呵呵!这可不行,你得亲自开口去告诉我弟弟呀!他可很想摸你的屁股啊!」

    该死的海生,竟然这样羞辱我美丽的妻子,他似乎并不急于占有小惠,试图利用照片相威胁,先催垮我妻子的意志。门后的我直起身子,又扭了扭脖子,长时间看着门外脖子还真有点酸。

    我此时的心情极其矛盾,一方面想打开门把妻子从羞辱中解救出来,另一方面却想看看他们接下去如何羞辱我的妻子。看见妻子被海生兄弟俩羞辱,心中有种被虐的兴奋感。

    我终于为自己找了个无动于衷的理由:管她呢!谁叫她先前对我不忠,跟阿健那小子在一起的,这些都是她自己造成的,活该被海生他们羞辱。

    于是我又俯身观看着门外……

    只见小惠缓步走到海亮跟前,用我几乎听不见的极其低微的声音道:「请…你…我的…股…」

    「什么啊?没听见。」海亮说道。

    小惠提高了一点嗓音,用几乎要哭出来的声音说道:「请……请你摸我的屁股。」

    小惠的语音刚落,海生兄弟俩一下笑了起来,小惠的脸在他们的笑声中红到了脖子根。

    「嘿嘿!真是个淫荡的女人,那好,把裙子提起来,我这就满足你的要求」

    小惠无奈地撩起了裙子,露出了粉色内裤紧紧包裹着的屁股和两条健美白皙的腿。

    「哇!好丰满的屁股啊!」海亮站在小惠的身后用手掌顺着小惠肥大的屁股和大腿内侧来回地抚摸,还不时的把指尖插进屁股中间凹陷的缝隙中,引起丰满的臀肉不住地紧缩。

    「求求你了,请不要在这里,会有人来的,会被别人看见的。」小惠轻摇着臀部小声哀求。

    「老子就是喜欢在这里摸你,我要当着这栋楼里所有人的面摸你的屁股,这是对你刚才抽我耳光的惩罚。」海亮恶狠狠地说道。

    海亮淫荡的手已经不仅仅满足于屁股的抚摸,更多的是把中指抵在小惠两腿之间的部位挑动,而小惠一直把两腿并得紧紧的,不让那根淫荡的手指进一步侵入。

    海生也走到了小惠跟前,直接把手伸进小惠的上衣里边细细的抚摸起来。只见手掌的轮廓在绷紧的上衣里淫荡地游走……

    小惠仰起头,无助地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不住的抖动着。

    当海生的手从小惠的内衣里抽出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件东西,正是小惠那件镶着花边的粉色乳罩。

    「哇!好香啊!」海生拎着乳罩的带子放在鼻子上闻了一下,然后又拎到小惠脸上甩动着,继续说道:「小惠啊!你的身体好香哦!牛奶的味道哦,你也闻闻。」

    「请不要这样。」小惠摇动脸蛋闪避着,长长的秀发随之飘舞。

    「不要害羞嘛!让我欣赏欣赏你这对宝贝吧!」海生说完把小惠紧身的上衣捋了上去,直至颈部。

    顿时,小惠那对洁白、坚挺、饱满的大奶子一下子弹了出来,在胸前轻轻地颤动。

    小惠本能地蜷缩着身子,用手掌贴在胸前护住了胸前的一片大好春光。

    然而,小惠的努力却是徒劳的,一只强健宽大的手掌马上挤开了小惠那柔弱纤细的嫩手,握住了她胸前硕大、白洁的乳房。

    「怎么了,既然董大鹏可以摸,阿健可以摸,咱兄弟就不能摸了吗?」海生的手掌开始慢慢地揉捏起来。

    「哼!我知道你这婊子一直看不起我们兄弟俩,把我们当成最下等的人,从来都不正眼看我们,呸!今后我们兄弟非要好好玩玩你这自命不凡的臭婆娘。」

    海生手掌明显加大了力度,把一对大白奶子搓揉得变了形,口中的语气也变得更直接,脸上直透出一股恶狠狠的表情。

    「呜……啊……」不知道是否因为疼痛,小惠嘴里发出轻微的呻吟。

    这时,海亮在小惠的身后蹲了下来,歪着脑袋注视着小惠裆部的位置,细细地用手指挑弄。接着,他把手搭上胯部,用手指捏住内裤的两侧,将小小的内裤一点点的往下剥去。

    「啊……不……不…不要…」小惠拚命摇摆着肥大的屁股,试图阻止海亮的行动。

    海亮并不理会小惠的挣扎,猛的把内裤一拉到底。

    「啊!」小惠发出了一声惊呼。

    「天那!真是个诱人的屁股啊!简直无与伦比!」海亮一边蹲着继续揉捏着小惠丰满肥白的屁股一边说道。

    小惠在海亮的羞辱下把两腿并得紧紧的,整个身体都在轻轻地发抖。

    「把腿分开,我要看看你身体最淫荡的部分。」海亮命令道。

    小惠站着没有动,毕竟,那里是一个女人最隐私、最羞耻的地方,何况是在这随时都会有人经过的楼道里,更何况是在两个平时她最看不起的人面前。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啊!」紧接着就是小惠的惊叫声。

    只见小惠粉嫩,洁白的屁股上印上了五条红红的指印,妈的!海亮这小子竟然在我妻子肥白的屁股上狠狠地抽了一巴掌。

    「臭娘们!你还敢看不起我们,你可以淫荡得撅着屁股要给阿健看,还给他操,我们兄弟就不行了吗?」海亮恶狠狠地骂道。

    「呜……」小惠开始轻声地抽泣,屈辱已经使她的心志渐渐崩溃,她缓缓地将一条腿抬起,将脚腕从内裤中抽出,分开后站立原地,那条内裤仍然盖在另一条腿的脚背上。

    海亮蹲在小惠的屁股后面用手掌掰弄着两团肥白柔软的臀肉,还不时的用手指挑弄着小惠两腿间最敏感的部位。

    此时的场面显得格外的妖冶淫荡:一个美丽丰满的女人,闭着眼睛,叉开两腿,脚踩着高跟鞋,一条内裤盖在脚背上,几近赤裸的胴体被两个强壮的男子一前一后、一上一下的轻薄着。

    看着这一幕,此时的我早已忘记眼前的女人就是我深爱的妻子,胯下的阴茎早已被这淫荡的场面激得坚硬无比。

    「啊……」小惠丰润的唇间发出呻吟,身子也激烈地颤抖起来。

    「哇!这里已经湿了呀!你可真是个荡妇啊!在楼道里都能够起性,真是好淫荡啊!」海亮站起身子把手从小惠的胯下抽出,伸出中指在海生和小惠的眼前晃动。

    海生的中指上闪闪发光,粘满透明的液体,是小惠敏感的身体分泌出来的爱液。在兄弟俩的抚弄、挑逗下,小惠的身体出现了本能的反应。

    海生一边继续揉弄小惠的乳房一边淫笑道:「嘿嘿!她本来就是个淫荡的女人,说不定她就是喜欢在外面给别的男人干,喜欢被别人看到她淫荡的样子。」

    「可惜啊!今天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人经过,都错过了这段好戏了。」海亮戏谑道。

    我心想:幸亏我们这栋楼里没几家人家,而且这层楼面三间屋子都是我们家的,要不然这丑就出大了。

    这时候,海亮拉开了裤子的拉链,把那坚挺、粗壮的阴茎掏了出来,身子贴在小惠赤裸的后背上,这样一来,他的阴茎就直接顶到了小惠的胯下。

    「哥!我等不及了,你现在就做我们的观众,我要在这把这婊子给干了。」海亮把双手从小惠的腋下绕到胸前,抓住两个大奶子就揉捏起来。「好啊!让我看看这婊子在楼梯走廊里是不是也能像昨晚一样到达高潮。」海生说完站到了一旁。

    「啊!不要…千万不要…不能在这里,随便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请千万不要在这里。」小惠拚命地摇头抗议。

    可是,身后的海亮已经有所动作,他一把摁住小惠的脖子,使她的上身弯曲后靠在走廊里的扶手上,另一支手握住自己粗壮的阴茎直朝着小惠两腿之间捅了进去。

    「不……啊……」小惠被海亮强行插入后发出痛苦地呻吟,身子像触电一般猛的反弓了起来。

    「呵呵!味道怎么样!比隔着门板爽多了吧,我就在这里让你尝一下欲仙欲死的味道。」海生扶着小惠肥白的屁股开始激烈地抽送起来,那根黑黝黝的大阴茎又一次次地没入我妻子的身体。

    「啊……呜……」小惠咬住嘴唇努力掩饰自己身下传来的阵阵快感,让自己不发出声音。

    「呜……呜……」

    「呜……呜……哦……啊……」但是在海亮粗壮阴茎的攻击下,她还是忍不住开启嘴唇,发出阵阵呻吟。

    在身体欲望的侵袭下,小惠把手按在扶手上支撑起上半身,开始忍不住挺动屁股配合起身后海亮的抽送。「啊……哦……」

    「登!登!登!」突然,我听见从楼梯口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门外正沉浸在欲望中的海亮和小惠也似乎听见了这声音,一下停止了动作,静了下来。「登!登!登!」果然是有人上楼来了。

    海生侧着脑袋面对着海亮淫亵地笑了一笑,压低声音说道:「嘿嘿!我们的观众终于来了。继续演出吧!」海亮的表情看起来兴奋得要命,又开始了对我妻子的奸淫。

    「啊!放开我!快停下!」小惠紧张得脸都变得煞白,低声喊叫着,身子拼命地扭动,想摆脱紧紧抱住自己胯部的双手。但是海亮的双手强健而有力,小惠白净的身子象落入狼爪的羔羊一样柔弱无力。

    「登!登!登!」楼梯上的脚步声越来越响亮。

    「求求你!呜……求求你了……请你拔出来呀……」小惠的脸上的表情几乎要哭出来了,她使劲撑起上身,拚命晃动着屁股,试图让卡在自己阴道里的阴茎离开自己的身体。

    然而海生将自己粗壮的阴茎紧紧贴住了她的身体,随着她的屁股一起晃动,海生的阴茎本来就又粗又长,小惠的举动只能更加刺激海亮的兽欲。

    楼梯上的脚步声又近了些,好像还不只一个人,已经能够听到说话的声音。

    这时候,小惠的屁股停止了无谓地扭动,她努力使自己站直,将自己的上衣拉了下来,把一对丰满的奶子包进了紧身的上衣内,虽然乳头凸起的轮廓依然十分清晰,但是至少起到了遮羞的效果。

    海亮还是贴在小惠的身后,用手紧搂着她的腰肢,将自己粗长的阴茎从后面插在她的阴道里,由于小惠现在基本站直了身子,所以海亮只能减小了抽送的幅度,生怕自己的大家伙从阴道里滑出来。

    楼梯上的人已经出现了,我见到后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来者正是我们楼上的田二嫂和她的女儿小云。这田二嫂又是我们整个小区有名的快嘴,如果被她知道的话,不出三天,我们整个小区都会知道这事。

    我现在才有些懊悔刚才没有阻止他们。

    「小惠啊!要出去啊!」这时候,田二嫂也发现了楼道上的海生兄弟和我妻子小惠。她以为小惠站在楼梯口是要出门。

    「呜…是…是…」小惠结巴着应和,双手紧紧地攥住自己的裙摆,不让对面的母女二人发现她那被一根粗大肉棍侵入的赤裸下体。

    「快向小惠阿姨问好。」田二嫂似乎并未察觉小惠的异样举动,吩咐女儿向我妻子打招呼。

    「小惠阿姨好!」小云奶声奶气地说道。

    这时候,海亮故意猛烈地在小惠身后抽送了几下,引起小惠身子一阵激烈地颤抖。

    「呜……乖…好…小云真乖!哦……哦……」小惠虽然努力地压制着强烈的快感,但是还是在海亮粗大肉棍的刺激下有点语不成声,几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滑落。

    此时的海生幸灾乐祸地捏着小惠的乳罩的细带甩动。

    田二嫂这才发觉场面有点不大对劲,她用疑惑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小惠,又在海生兄弟俩身上扫过,最后又停留在小惠身上,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

    「啊…」由于羞耻,小惠把头低得几乎碰到了自己丰满的胸部,在海亮不紧不慢地抽送下不由自主地发出低声的呻吟。

    「妈妈,小惠阿姨怎么了?她以前说话不是这个样子的呀!」小云天真的问道。

    「小孩子不要多问,快走。」田二嫂一把拉过小云的手。

    小云一边被她母亲拖着上搂一边又回头说了一句:「小惠阿姨,你的小裤裤掉了耶!」

    「扑哧」一声,海生忍不住笑了出来。

    田二嫂母女一走开,小惠挺直的身子一下又软了下来,又被海亮推挤在楼梯扶手上猛烈地奸淫、抽送。

    「啊……你…你们这样欺负我……啊……你们叫我以后怎么做人,啊……」

    小惠披散着头发大口的喘着粗气。

    「呵呵!我们不让你做人,我现在就让你做神仙。」海亮抽插得更加快速有力,小惠阴道里的爱液不断被他那根粗大的肉棍带出来,沿着两腿内侧流淌了下来。

    「啊……啊……你…你饶了我吧,我……我……不行了…哦……啊……」

    「啊……哦…哦…哦…」

    随着几声急促忘情的呻吟声,小惠的身体向后弓起,发出强烈的抖动,一次…又一次…

    「哈哈!瞧这荡货,在这里居然也可以到达高潮。」海生在一旁笑着说道。

    海亮忽然放慢了抽送的速度,但是幅度依然很大,二十公分左右的肉棍整个没入我妻子的身体。

    「哦……啊……」小惠依旧沉浸在高潮的兴奋中。

    「哦…」在一次深深地插入后,海亮停止了抽动。

    小惠意识到身后的海亮就要射精了,忙摇动屁股说道:「啊…别……别……求你别射在里面。啊……」

    在这关键时刻,海亮哪舍得把自己的阴茎拔出来,身躯一次一次地颤动着,将精液射入我妻子的体内。

    「真是个极品女人啊!爽啊!」海亮把半软不硬的湿漉漉的肉棍从小惠体内拉了出来,一边直叫好。

    小惠依旧无力地扶在楼道扶手上大口地喘气,任由海亮的精液从自己的阴道中溢出后沿着大腿内侧缓缓流下。

    「哥,你要不要也来玩玩,在走廊操这娘们真是刺激啊!」海亮拉上拉链后对着海生说道。

    海生摆了摆手道:「算了,反正咱兄弟今后有的是时间操这女人。」他走到小惠跟前托起她的下巴问道:「你说是吗?我们兄弟是不是随时都可以操你?」

    「呜……是…」小惠眼里满是羞愤的泪花。

    「哈哈!」「哈哈!」海生兄弟俩大笑着走进自己的屋内。

    一场淫戏终于收场了,我按了一下裤子里发胀的阴茎,也站起身来溜进了房间,打开了电视机。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一百三十七章 故事会之赤裸娇妻】

    !!!!妻子进屋的声音很轻很轻,几乎没有弄出一丝声响,不一会,从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半小时后,妻子裹着毛巾走了进了房间,刚洗过澡后的她显得容光焕发,丝毫也看不出刚才曾经受过羞辱和奸污。

    「回来啦!怎么刚回家就去洗澡了?」我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瞥了一眼妻子。

    「哦!今天外面好热啊,出了一身臭汗挺难受的,就先洗了个澡。」妻子很会撒谎,接着又说道:「老公啊!我回来之前你听见过门外什么声音吗?」

    呵!她想试探一下我有没有察觉刚才的事情。我回答道:「没有啊!我一直在里面看电视,有什么事吗?」

    「哦!也没什么,只是回来时看见外面好多陌生人,挺吵的。」妻子背对着我拿走了身上的毛巾,在衣柜里拿要换的衣服。

    妻子赤裸背部的曲线很美,肥美白嫩的屁股在细腰地衬托下显得极为性感。

    而在一片洁白的臀肉上却清晰地印着五条红红的指印。

    妈的!该死的海亮,下手居然这么重。看见这里,我怜惜的从后面紧紧抱紧了妻子柔软的身躯。

    妻子也温柔地把头后仰靠在我的额头上,湿漉漉头发搭落在我的脸旁散发出一股洗发水的香味。

    我忍不住俯首轻吻起妻子颈部细腻的肌肤,那里也是妻子的性敏感地带。

    「啊…」妻子在我舌尖的挑弄下发出轻微的呻吟。

    我把双手绕到她的胸前把玩起那对肉鼓鼓的大奶子。

    「不要啊!老公,让我换好衣服呀,我肚子饿了,去吃晚饭吧。」

    又是「不要啊」,刚才海生兄弟羞辱她的时候也是不停地说这句话,这使我眼前又浮现出刚才的场面,腿间的阴茎马上坚挺了起来。

    我一把搂过妻子,猛的将她仰面按倒在床上,自己翻身压了上去。

    「啊…哦…」妻子被我突然的举动弄得娇喘连连,赤裸丰满的胸部不住的起伏颤动。

    此时的我早已欲火焚身,也顾不得什么前戏了,站起身来松开了皮带。

    「真的不要,今天我有些不舒服,改天吧!」妻子一骨碌翻身站起后拿起替换的衣服一溜烟跑出了房间。

    妈的!气死我了,可以在楼道里给海生兄弟俩玩弄奸污,却不让我这个做老公的爽一下,简直岂有此理!

    一直到睡前,妻子都一直嬉皮笑脸的在逗我开心,但是我没有答理她一句。

    我怎么也无法忍受她居然这样对我。

    「喝吧,不要象小孩子一样,乖!」妻子像往常一样在床头柜上放了一杯牛奶。见我没有抬头看她一眼,怏怏地走了出去。

    我坐在床头,心里越想越气,抓起牛奶杯走到窗前打开了窗户,也不管下面有没有人就把满满的一杯牛奶倒了下去。

    随后,返身回到床上抱着枕头倒头就睡。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我依旧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录像带及楼道里的一幕幕淫荡的画面总是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房间门开了,妻子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先看了看原先盛牛奶的空杯子,又推了推我的身子,俯身在我耳旁叫道:「老公…老公…」

    我装做睡着了没有理她。

    「老公…老公…」她一边使劲摇了摇我的身子一边又大声呼唤了几声,我直纳闷:她为什么要这么大声啊?这声音足以把一个熟睡的人惊醒。

    我突然想起那杯牛奶,难道…难道她又在牛奶里放了安眠药。想到这里,我索性一动不动的继续装睡,暗中却眯起眼睛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妻子看我没有动静后,一屁股坐在我身旁低声抽泣了起来。

    「呜……呜……」那声音渐渐提高了一些,听上去真是令人心酸。

    过了很久,她才止住了哭泣,然后做了一个令我十分惊讶的举动。

    只见她站起身来,把身上刚换上不久的睡衣和内衣、内裤都脱了个干净,露出一身白皙丰满的美肉。随后又从衣柜里拿出另外一套睡衣,一件一件的穿在身上。

    那是一套三件组合的情趣睡衣,是我上次在网上给她买的,买回后只穿过一次,她说太淫荡了不肯穿,唯一的一次也是在作爱前我逼她穿给我看的。

    而如今,她居然在这个时候穿了起来,真是不可思议!

    当我看见她把这一套东西全穿在身上后,身下的阴茎立即挺立了起来。

    那是一副让任何一个正常男人看了都要流鼻血的打扮。

    一件镶着闪光花边的黑色乳罩,说是乳罩,其实根本没有罩住乳房的任何部分,只是几条黑色的丝带箍住了乳房的下部和边缘,让两个大奶子紧紧靠住后向上托起,露出了深深的乳沟,雪白的乳房和暗红色的乳晕全部都露在了外面,两粒小葡萄般诱人的乳头傲人地向上略微翘起。

    内裤是开档的丁字裤,做成了一只展翅蝴蝶的模样,挂在腰部的细带上面,其实也比真正的蝴蝶大不了多少,只是盖住了少许阴毛,而蝴蝶的尾翼在阴道口上方沿着大阴唇的两侧分开,形成两条细带,勾勒住肥美的阴部后又在肛门处汇合,延伸到身后,整个肥硕的屁股除了一条嵌入臀缝中的黑色的细带外全部暴露在外面。

    我实在很佩服设计者的伟大,这已经完全把女人最隐秘的地方更加清晰的暴露在空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