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69 部分阅读

    我用双手扶着妻子的头,看着自己的肉棒整根没入妻子小巧的嘴巴,又被反复的吞吐着,上面因为涂满了唾液而显得闪闪发光。

    「哦!」一阵阵快感从我的下身袭来,忍不住按住妻子的后脑勺加快了抽送的频率。

    妻子的鼻息变得越来越沉重,那对丰满的奶子也因为身体的摆动而不停的跳动着。

    就在我感觉自己快要到达顶峰时,妻子将我的肉棒吐了出来,用手掌握住肉棒飞快的套弄起来……

    「哦……」我终于忍不住射了,妻子闭上了眼睛,任我将乳白色的精液喷射在她美丽的脸上。

    妻子喜欢口交,但是却不喜欢我射在她嘴里,每次口交总是以这样的方式结束的。

    「老公,今天你射得好多啊!呵呵!怪不得你这么猴急啊!」妻子一边擦拭着脸上的精液一边笑着说。

    「还说呢!这是我积蓄了一个月的精华啊,本来想回来好好填满你下面的小骚洞的,哪想到放了个空枪。」我笑道。

    「去你的,人家的脖子都弄得酸了,还不是为了你这空枪,以后空枪也不给你放了。」

    「好吧!好吧!我要去洗枪了,下次还要靠它打仗呢!」

    我一边跟妻子调笑一边转身走进了浴室。

    晚饭后,我坐在电脑前一边整理着一些资料一边对妻子说:「小惠啊,人家海生兄弟跟咱们打招呼你怎么理都不理他们啊?」

    「那两个乡下人啊!哼!这种粗人,我才不要理他们呢!」妻子坐在床上边看电视边轻蔑的说道。

    「你呀!话怎么能这样说呢?人家也帮我们做了这么多事情了。」我责备道,「你对阿健那小子那么热情,却对他们兄弟那么冷淡,人家会有想法的。」

    「怎么了,你吃醋啦,阿健是大学生,那两个乡下人怎么能跟他比啊!再说了,他们兄弟俩可是进过监牢的人,说不定哪天又犯了法也不知道。」妻子脸上一脸的不屑。

    海生海亮兄弟俩以前曾经犯盗窃罪吃过官司,所以两人都三十几了也找不到老婆。我知道他们有前科以后就偷偷在他们屋子里装了个微型摄像头,这样可以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因为万一他们再犯法的话,我这个房东难免也会牵连。为了省点钱,我这屋子出租又没去有关部门办租赁手续,出事的话,最轻也会被罚掉一笔钱。

    不过装摄像头这也是犯法的事,所以我装得十分的隐蔽,并且还没有告诉妻子。

    听妻子这么一说,我把监视器画面切到摄像头监视的隔壁屋子……

    我见到的画面有些奇怪,只见海生把脸贴在我们两间屋子相隔的这堵墙壁上,一动不动的。

    我正觉得奇怪,耳机里传来海亮的声音:「哥,有动静吗?」

    「没有,他们好像在说我们的名字。」海生说道。

    「在说我们?说什么?」

    「不知道,现在没有声音了。」

    妈的!这两个家伙原来在偷听我们说话啊!

    「小惠那骚娘们怎么还没开始叫春啊?你听听清楚。」海亮问道。

    「没有,那骚女人平时叫床声音很响的,不会听不见的。」

    那两个王八蛋!我心里骂道: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原来他们想偷听我们夫妻作爱的声音啊!看样子以前还被他们听到过我妻子叫床的声音。

    「难道他们还没有开始干啊?妈的!原以为他们小夫妻久未见面一定会急着干一场的。」海亮嘴里不干不净的说着。

    海生把脑袋从墙壁上移了开来,有点沮丧的说:「看来今天他们是不会干了,董大鹏那小子可能旅途累得不想干了吧!」

    「那小惠那娘们一个多月没碰男人,倒也受得了啊?」海亮说道。

    「哼!你怎么知道这几天她没碰过男人?说不定这些天被别的男人给喂饱了,哼哼!我看她一定跟阿健那小子有一腿。」海生冷笑着说道。

    「是啊!提起小惠那婊子心里就有气,跟阿健总是打打闹闹、眉来眼去的,我们帮他们做了那么多事情,她也不说一个谢字。」海亮恨恨地说道。

    「就是,那婊子高傲得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咱们兄弟俩。」

    「哎!」海生叹了口气说道,「董大鹏也真是块木头,你看刚才,老婆在自己眼前跟人打情骂俏的,也不生气。」

    我听着心里想:这是你们两个多心了,阿健在我们这里住了这么久了,彼此都很随便了,再说我妻子天性活泼开朗,平时和我的朋友打打闹闹是常有的事。

    「话得说回来,小惠那娘们人长得真是没话说,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特别是胸口那对大奶子,看得老子真想上去摸一把。」

    「呵呵!是啊!那娘们的屁股可真是又翘又大,如果从后面插进去一定够爽!哈哈哈!」

    「这种骚娘们最好咱们兄弟俩一起干她,一前一后地插她,她才会满足。」

    「哈哈!要是这娘们还不能满足呢?」

    「那…那就叫咱们工地上的哥们排着队干她,干到她屁滚尿流。」

    「哈哈哈……」

    看来妻子说得没错,粗人就是粗人,怪不得妻子不理睬他们。兄弟两个越说越不像话。

    听着他们这样地污言秽语谈论自己的妻子,我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样的场面:在一间破旧的工棚里,那些污秽不堪的民工排着队,轮流奸污着我美丽赤裸的妻子,妻子丰满的身子上涂满了男人们的精液,而妻子还撅起肥白的屁股迎合着背后男人们的插送,胸前圆润洁白的大奶子不断的晃荡,嘴里还不断发出淫荡的叫声……

    浮想间,胯下竟然不知不觉的挺立起来。

    一直听到他们不再谈论我的妻子,我才关了监视器。

    这时候妻子已经睡了,侧卧着身子,抱着一条薄被,一条修长而白嫩的玉腿压在被子上,内裤包裹着的屁股显得极其丰满肥硕。

    五月的天气还是有一点凉意的,我怕妻子着凉,走上去轻手轻脚地把她的身子翻了过来,让她成仰卧的姿势,好把她身下的被子抽出来。

    妻子仍然睡得很熟,丰满的奶子即使是平躺也依然高耸,两腿微微张开着,洁白的内裤把整个阴户勾勒得十分清晰,有几根阴毛还从内裤的边缘跑了出来。

    我看着这淫亵的风景有点忍不住,把手往妻子的两腿之间伸了过去,用手指隔着内裤沿着诱人的肉缝细细地抚弄起来……

    忽然,我把手停住了,我猛的想起了一件事:不是说来月经了吗?可是为什么没有用卫生护垫呢?平时妻子总是在月经前几天就开始用卫生护垫,一直到结束后几天才停止用的。

    疑惑间,我再细细估算了一下妻子的月经日期,不对啊?起码应该在十天之后啊?

    怎么可能!我用手把妻子腿间的内裤往旁边拨开,美丽饱满的阴户立即呈现在我眼前。

    我把中指抵在肉鼓鼓的缝隙间,几乎不用加力,手指便顺着肉洞缓缓滑入…

    妻子的身体里面非常湿润温暖,若不是为了证实是否来月经,我一定会好好的在里边逗留玩弄一番。

    我算得没错,月经没来。我看着刚从妻子阴道里退出的湿润的中指得出了结论。

    她在骗我,可是有什么理由要骗我呢?难道是她因为没有性欲,不想作爱,所以这样骗我?

    不会的,我马上否决了这个想法,妻子不会为了这个骗我,何况刚才她还为我口交。

    她在掩饰什么吗?她一定是怕我发现什么?除了红杏出墙还有什么怕被我发现的?

    我想起了刚才海生兄弟的对话,难道妻子真的会红杏出墙?跟阿健那小子?

    想到这里,我心里涌起一阵酸意。

    我望着妻子露出的阴户直发愣,那里被我用手指插入后微微有些张开,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嫩肉,显得水淋淋的,极具诱惑。

    这时候,我想起刚才妻子阻止我的手伸进她的内裤,很显然,她不想让我触摸到阴道,可是阴道里又有什么呢?

    我浑身猛地一震:精液!男人的精液!她怕我发现那里有其他男人的精液!

    如果那里有男人的精液,那么也就是说妻子在来机场接我之前刚和别的男人发生过关系,想到这里,我立即站起身来快步朝浴室走去。

    在一堆洗澡后换下的衣服中,我找到了妻子的那条淡黄色的内裤,我用手颤抖着翻开,把目光投向了内裤裆部的位置……

    天那!我的头一阵晕眩,那地方赫然粘满了干涸的精斑,而绝不会是妻子的正常分泌物,是那样的醒目,那样的不容辩驳。

    所有的猜测都已经得到了证实:我最心爱的女人背叛了我。

    我努力克制住了把妻子从被子里拖起来的念头,一个人点了支烟走向了阳台……

    香烟是好东西!消愁的好东西!有时候比酒更能消愁,结婚前一直有这个习惯,有烦心的事情就走上阳台,一点就是半包,吞云吐雾中能理顺一个人的思路。

    但是这次似乎不太管用,半包烟过去我还是心乱如麻:事情已经发生了,我该如何面对,是吵着闹着让邻里都看个热闹。还是静悄悄地默认,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还是……

    夜已经深了,我站在阳台上有了点凉意,我缩了缩身子,再次点燃了一支烟……

    忽然感觉后背一阵暖意,有个柔软的身躯从后面将我抱紧,「老公,怎么又吸烟了,有心事吗?进去吧,外面凉,会感冒的。」妻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的身后。

    妻子的话语依然是那样的温柔体贴,若是以前,我怎么会想到她会背叛自己。

    「哦!你醒了,不是,没什么心事,只是有些睡不着,出来透透气。」我真的很佩服自己掩饰情感的能力,我知道我此时的语气对于妻子来说也是同样的温柔。

    我扔掉了吸了一半的香烟,慢慢地转过身子,扶着妻子柔弱的腰肢注视着自己的妻子。

    月光下,妻子熟悉的脸庞洁白而美丽,虽然带着几分倦意,但却更显娇柔,那一刹那,我心中有个信念:决不、我决不放弃这个女人。

    「干嘛这样望着我啊!喂!你中邪了呀!」妻子伸出手在我发呆的眼前晃动。

    「哦!回屋睡吧,我有点困了。」我拉起妻子的手想和她进屋。

    「不嘛!我要你抱我进去!」妻子又开始撒娇。

    我望着妻子的娇态,心里想: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和她的情人这样撒娇。

    犹豫了一下后,我低头吻了吻妻子的嘴唇,一下揽起她的娇躯抱了起来,朝房间里走去……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一百三十四章 故事会之赤裸娇妻】

    !!!!随后的日子里,我在妻子面前一直装做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暗中却仔细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妻子在幼儿园工作,每天都要上班,回家后除了有时候跟我一起出去外,难得单独出去,即使出去也是办点事后马上回来,所以平时应该没有什么时间去和他那个情人幽会的。

    如果说机会,那么也只有两种机会,一种是我出差的时间,打发生那事后,我就向我的上司打了招呼,以后尽量不安排我出差。

    另一种机会就是我单位值班的时间,每个星期四晚上我都要值班,这些日子里,我每次值班都偷偷溜回家一次。

    只有一次我觉得有些蹊跷,那次打开门后看见老婆浑身一丝不挂的站在房间里,脸上带着潮红,看见我回家神色极其慌张,我问她在干什么,她说刚洗完澡进屋穿衣服。我总觉得奇怪,但是我找遍屋子也找不到什么人,到头来还被她骂了一通,说是吓得她半死。

    转眼又到了星期四,这次恰好有些资料需要阿健翻译一下,这也等于有了一个回家的理由,省得妻子怀疑。

    到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了,我屋子里的灯已经灭了,阿健那里的灯还亮着,我就先朝阿健的屋子里走去……

    在门口我听见里面阿健的说话声,看来阿健有客人在。

    我抬起手正想按门铃,里面传来我无比熟悉的女声:「啊……你这小子,小小年纪的,也不知道怎么学来的这么多花样……啊……啊……」

    是妻子的声音,想不到她真的跟阿健搞上了,这次总算被我捉了个双。

    正要破门而入,转念一想:不行,这样的话岂不是让邻居们和海生兄弟俩笑话,丢脸的可是我。

    我掏出随身携带的钥匙,轻手轻脚地打开了房门进了屋子……

    这时候,我看到了一副令我无比惊讶的画面,只看见阿健赤裸着身子背对着我,弯腰蹲在一扇门前面,门上有一个洗脸盆大小的洞,阿健把头埋在上面似乎在舔着什么东西。

    我终于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了,那是一个屁股,雪白雪白的屁股,阿健把头埋在中间,用舌尖挑弄着粉红的阴唇。

    一刹那,我什么都明白了。

    那扇门本来是我家里面连接两个房间的门,门的那边就是我的房间,后来把屋子出租后,就把这扇门锁住了,门上的那个洞一直懒得修理,就在门后钉了张硬纸板挡住了事。

    「啊……啊……」妻子淫荡的呻吟声从门那边传了过来,我知道,我美丽的妻子现在就象条淫荡的母狗一般扒在门那边,举着肥硕的屁股把她那下面的骚洞对着门上的这个洞口。

    怪不得上次回来只看见赤裸裸的妻子,而怎么也找不到她的情人。

    「啊……啊……」

    「惠姐!你这里骚水好多啊!弄得我脸上全是你的骚水。」阿健把头离开了妻子的阴部,擦了擦嘴边的黏液。

    「啊……都是你呀!被你这个小坏蛋弄得下面痒死了,啊……」妻子一边喘气一边说道。

    「啊……不要停啊,快来插我啊!」妻子不停的摇动着肥白的屁股,中间的阴唇大大的张开,阴道口水淋淋地盈满了爱液。

    「惠姐!你叫我用什么东西插你啊?」阿健明知故问。

    「啊……你这个小坏蛋,当然是你的东西啦,快点、快点啊…」

    「我有什么东西可以插你啊?我的小惠姐!」

    「啊……阿健乖…我算求你了好不好?我老公说不定要回来了!」妻子把屁股紧紧地贴在门洞上,恨不得把整个屁股都塞过来,挤得大片雪白的臀肉都变了形。

    听妻子提起我,我这才记起我也身处在这间屋子里,奇怪的是,一个多月来一直寻找机会捉奸,可是当我现在看着自己妻子淫荡的样子竟然没有迈出半步,裤子反而被坚挺的阴茎顶了起来。

    「你老公回来关我什么事啊?」阿健继续戏弄着我妻子。

    「呜…输给你个小坏蛋,快用你的鸡巴插我呀!啊……」妻子淫荡地叫道。

    「哈哈!插你哪里啊?」阿健还不罢休。

    「呜……插我下面啊…插我下面的肉洞啊!啊……」妻子忍不住带着哭腔淫叫。

    阿健那小子这才握住跨下坚硬的肉棍对着我妻子的阴道插了进去……

    「哦……呜……啊……啊……」妻子被插入后发出阵阵欢叫声。

    阿健把手撑在腰上,不停地挺动着坚实的屁股,把坚挺的阴茎一次一次地送入门洞中雪白的肉体内。

    「啊…啊…」妻子在门那边一边呻吟一边晃动屁股迎合着背后肉棍的插入,直把门撞得「砰砰」作响。

    看着这一幕离奇而刺激的作爱方式,我感到下体都快爆了。

    「啊……快些…再插快些…我要到了…」

    「啊……到了……到了……」

    「啊……啊……哦……」妻子的呻吟越发的激烈,看来她到达高潮了。

    「哦…哦…」阿健的喉间也发出几声闷吼,几次深插之后,背部的肌肉一阵颤栗,靠着门一动不动…

    妈的!他把精液全部射进了我妻子的体内,过了一会儿,他才把疲软的阴茎从我妻子的阴道里抽出,顿时,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我妻子的粉红色的阴道口涌了出来,顺着门洞的边缘流了下来。

    「阿健,你真行啊,每次都弄得我好舒服哦!我先去洗个澡,说不定我老公又要突然回家了,上次真是好险啊!还多亏我们想出了这样的玩法。」

    「我去洗澡了,拜拜!」老婆说完后离开了门洞。

    看完了这一幕刺激香艳的活春宫,我用手按了一下裤子里涨得发痛的阴茎,免得让阿健发现我顶得高高的裤裆。

    「董大哥,请坐!」阿健弯腰拉上了裤子,突然冒出一句。

    我大吃一惊,原本以为他发现我在这里会很吃惊,没想到他居然已经知道我在他身后,我沉声问道:「你!你早就知道我进来了?」

    「是的,从你进门的那一刻。」阿健转过身子,一边扣上皮带一边对我说道,从他的脸上居然看不到一丝的愧疚。

    「妈的!你小子竟敢勾引我老婆!」我指着他的鼻子骂道。

    阿健用手把我快要戳到他脸上的手指挡开,对着我轻蔑的一笑,说道:「董大哥,你错了,我从来没有勾引过你老婆,是你老婆先找上我的。」

    「董大哥,你也用不着对我这么凶,这事闹开了对你我可都不是好事。」阿健一边说着一边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是啊!到时候这小子拍拍屁股走人,而我还要在这里生活,我是个极要面子的人,我绝对受不了那些邻居和同事的指指点点。

    此时的我站在那里倒有些手足无措。

    「坐吧!董大哥!」阿健伸手给我递来一支烟。

    我犹豫了一下,一抬手接了过来,点燃后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一口一口地猛吸了起来。

    屋子里静悄悄地,我和阿健吸烟、吐烟的声音也十分的清晰。

    「好,我说吧,就在你上次出差去的第二个晚上,小惠姐找上了我。」阿健顿了一顿后继续说道,「她希望我能够满足她身体的欲望,当然,我没有让她失望。」

    我埋着头静静地听着,心里有说不出的沮丧。

    阿健抬头看了我一下,继续说道:「在你出差的一个月里,我们天天在一起。」

    「那么我回来的那天呢?你们也……也……」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问下去。

    阿健打断了我说道:「是的,那天我们也做了一次,做完后时间很紧,惠姐来不及洗澡就去接你了。那次她叫我一起去,我没有去。」

    果然没错!我听了把手肘撑在茶几上,用手掌捂住脑袋喃喃说道:「她背叛了我,她终于背叛了我……」

    「不,你错了,惠姐没有背叛你。」阿健对我说道。

    我抬起头疑惑地望着阿健:「怎么说?」

    「惠姐只是背叛了她自己,她的肉体背叛了她的情感,她的肉体需要男人,而你不能完全满足她的渴望,于是她找到了我。」阿健吸了一口烟后继续道:「我对于惠姐来说只是一个工具,供他发泄的工具。她亲口对我说过,她的心里永远只有你。」

    「不可能,怎么可能?」我听了觉得有些不敢相信,我妻子找情人怎么可能只是为了性欲。

    「如果你不相信,等会我可以问她,你在旁边听着。」阿健说道。

    「董大哥,你刚才看着我跟你妻子作爱是不是很兴奋?」阿健带着微笑注视着我。

    「胡说,我怎么会?」我极力否认着。心想:难道这小子看见我裤裆里的反应了。

    「哦,我认识一对夫妻,是在网上认识的,那个男的很喜欢看他的妻子和别的男人作爱,我和我的一个同学是他家的常客,那个男人总是一边看着我们玩弄轮奸他的妻子一边自己打手枪。」

    「你不要指望我能够象他一样。」我语气强硬的对阿健说道,虽然我也曾经有过这样的幻想。

    「可是你刚才为什么不是一进来就阻止我们,而要看着我在你面前操你的妻子,看着我把精液射进你妻子的肉洞里。」阿健话语中的字眼开始变得极为露骨。

    我默默无言,我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的行为,不知道如何反驳他的问话。

    这时候,门洞那边又传来妻子甜甜的声音:「阿健,我洗好了,你怎么还不睡觉啊?」

    「哦,我看一会电视再睡。惠姐啊!有件事情想问你。」

    「什么事啊?你说呀!」

    「你还爱董大哥吗?」阿健问后看了看我。

    「小子,你问这干嘛呀!不是对你说过了吗,我当然爱我的老公,我的心永远属于他。」

    一个多月来心里一直觉得自己已经失去心爱的妻子,现在妻子这么说,心里感受到一种极大的安慰。

    「那你跟我这样做,有没有感到过对不起他?」阿健问出了我心里想问的话。

    「是的,这些天来,我总有一种强烈的负疚感,我怕我老公知道后会伤心,会跟我离婚,可是我又实在无法忍受肉体的冲动,你要知道我老公很少跟我作爱,他一到床上便呼呼大睡,我每天只能靠手淫解决身体里的欲望。」妻子的语气显得很沉重,很无奈。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要去睡觉了,拜拜!」妻子说完后,那个门洞被重新用纸板掩了起来。

    「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你不用担心了吧!惠姐依然对你一片深情。」阿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此时我的心里一片茫然:是的,是我的错,我从来没有好好关心过妻子身体的需求,妻子是一个性欲极其旺盛的女人,每天晚上都会暗示我,挑逗我,希望我能够和她作爱,刚结婚时,我勉强还能应付,到后来我便装作糊涂,直管自己睡觉。

    我看着阿健那张年轻英俊的脸心里做出了一个决定。

    「好!阿健,我当你是我的朋友,以后你可以享用我的妻子,满足她的性欲。但是为了不被别人怀疑、说闲话,你们只能以这样的方式作爱。」我也把手放在阿健的肩膀上拍了拍。

    「董大哥,你真是个开明人啊!我太感动了!」阿健握紧双拳在空中击了一下,似乎有些欣喜若狂。

    「还有,你千万不要告诉小惠我已经知道你们的事了。」我对阿健说完后回头走出了门口。

    当我站在门外正想走开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就马上招呼阿健俯首过来。我把嘴巴放在他的耳边轻声的对他说:「小子,以后不许你再把精液射到我妻子的身体里,我不想做个现成爸爸,你给我记住!」说完后我用手在他的头上猛拍了一下。

    「嘿嘿!知道了,董大哥!再见!」阿健狡猾地一笑后随即把门关上。

    我离开阿健那里后直接去了单位,一路上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一个月多来压在我胸口的大石终于搬走了。

    一晃又是一个月过去了,阿健毕业了,明天就要回家了,我和妻子商量好了一起去火车站送他。

    晚上,我坐在床头正看着报纸,妻子端了杯热牛奶走过来轻声对我说:「老公,今天你早点睡吧,明天一早还要去火车站送阿健。」

    我接过杯子一口喝完后抬头望了望妻子,说道:「老婆啊!阿健明天就要走了,你是不是有点舍不得他走啊!」

    妻子叹了口气说道:「哎!毕竟在一起已经四年了,一想到以后可能不会再见面了,总有些感伤。」

    我笑了一笑,继续道:「哇!原来你对他已经有了感情啊!那你明天跟他一起走得了,省得你以后挂念。」

    「呸!说什么呀!人家只是朋友之情嘛!你吃什么干醋啊!不理你了!」妻子说完一扭身走开了。

    我望着妻子扭动的丰臀有点发呆,她的屁股很美,宽大而丰满,在她那细细的小蛮腰衬托下显得极为性感。

    这些日子来,就是这张肥肥的屁股,每个星期四的晚上总是撅起后对着那个门洞任凭门后男人的抽送。

    听说女人被操得越多,屁股就越翘越肥大,不知道有没有道理。

    胡思乱想间直感觉眼皮越来越沉重,意识渐渐模糊……

    「叮铃铃……叮铃铃……」睡梦中的我被一阵闹钟声唤醒。

    天已经大亮了,我坐起身子后觉得有些困惑:昨晚怎么睡得这么熟,竟然连衣服也没脱,和衣睡了一夜。

    妻子还没有醒,我摇了摇她裸露的肩膀喊道:「喂!小懒虫,快起来了,太阳照到你的光屁股上了。」

    妻子扭了扭身子迷迷糊糊地说道:「让我再睡会嘛!」说完掀掉薄被后又呼呼睡去。

    妻子昨晚是裸睡的,扒在床上的身躯曲线玲珑,曼妙无比,雪白的肌肤柔嫩光滑没有一丝瑕疵,一头乌黑的长发呈扇状洒落在床头。妻子的屁股如小山般高高地凸起着,一条粉白的大腿曲起后压在被子上面,露出了饱满丰润的阴户。

    这时候我发现那里有些异样,妻子嫩红的阴唇似乎有些红肿,阴道口微微有些张开,里面还有些白色的黏液在慢慢地流出来……

    妈的!我看见这副景象后暗暗叫骂,原来他们昨晚趁我睡着的时候又干了一次,看样子还挺激烈的。

    这倒没什么,最让我生气的是阿健那小子又在我妻子的体内射精,等会找个地方我一定骂他一顿。

    火车站门口的广场上,人潮涌动。

    「阿健,你要常来看看我们哦!不要人一走就什么都忘了。」妻子说完打了个哈欠,一路上她一直在不停地打哈欠,昨晚他们一定干到很晚。

    「小惠姐,我怎么会忘记你呢?你给我带来了那么多的快乐!我一生一世都不会忘记。」阿健说完对着我妻子挤了下眼睛,又拍了拍我的肩膀,「当然还有你,董大哥,没有你我也就没有快乐。」

    我对他笑了笑,知道他话中有话。

    「阿健啊!你一走我们这里可要冷清许多了,我会感到寂寞的。」妻子的语气又有些伤感了。

    「不会的,小惠姐,我可以保证你以后绝对不会寂寞。我也会想你的。」阿健双手扶着妻子的肩膀说。

    妈的!还真的当我不在这里了,亲亲热热的象对热恋的情人一样,我分开他们对着妻子说:「老婆,你去买点饮料来,我有点口干。」

    妻子走开后,我一把拉过阿健,问道:「昨晚你们又干了,是不是?」

    「你知道了啊,是啊,呵呵!」阿健嬉皮笑脸地说。

    我伏在她的耳边低声骂道:「妈的!你这小子,叫你不要射在她身体里,你偏要射进去,你小子存心要我好看啊!」

    阿健摇着头说:「我没有啊!我没有射在你老婆里面啊!」

    「妈的!你还狡辩,我都看见了。」我气得把声音提高了一些。

    阿健见我真的生气了,就俯首对我说:「在我的写字台抽屉里,有一盒录像带,是我昨天晚上用摄像机拍下来的,我也拷贝了一份留做纪念。那盒是给你的,你看了就知道我没有说谎。总之,你可爱淫荡的老婆以后不会寂寞的。」

    我听了觉得有点莫名其妙,正想开口,我妻子拎了几瓶饮料过来了。

    「你们两个大男人靠那么近,都什么悄悄话啊?」妻子问道。

    「哦,没什么,我叫董大哥以后好好照顾你。」阿健回头对妻子笑了笑,「总之你以后绝对不会寂寞的。」

    互道珍重后,我和妻子怀着各自的心事,默默地看着阿健的背影渐渐远去…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一百三十五章 故事会之赤裸娇妻】

    !!!!回家的一路上,我一直在琢磨着阿健话里的意思,但还是百思不得其解。妻子也一反常态的一声不吭,心里也一定在想着阿健最后那句话的意思。

    到家后妻子接了她同事的一个电话后出去了,我果然在阿健的屋子里找到了一盒录像带。

    我急不可待的把录像带拿回家放进了那台久未使用的录像机里,打开了电视机……

    画面上没有人,是静止的,说明摄像机是被搁在房间的哪个角落里,镜头对着大半个房间,也包括那个被纸板封住的门洞。

    「阿健,你说今晚给我们介绍个漂亮妞给我们兄弟打一炮的,可是现在人呢?」有个十分熟悉的男人声音响了起来。

    「对呀!人呢?」另外一个声音响起,也是十分的熟悉,可是我一时间却怎么也想不起是谁。

    「别急嘛!人过会就到,包你们俩满意,并且绝对漂亮,绝对性感,如果我骗你们就不要给钱。」阿健的声音想起。

    原来阿健这小子还给人拉皮条啊!我不免有点佩服阿健的生意头脑。

    这时候镜头上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我看到后吃了一惊:原来是海生啊!

    怪不得声音这么熟悉,另一个不用说一定是海亮了。

    「最好要象隔壁小惠那样漂亮性感的女人,如果象她那样的女人,我们就给双倍的钱。」海亮说道。

    妈的!他们俩兄弟就只知道打我妻子的主意。

    「呵呵!别急,人长得怎么样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的。」阿健笑着说。

    「啪!啪!啪!」传来三声拍门的声音。

    「嘘……人来啦!」阿健小声对海生兄弟俩说。

    只见阿健走到那扇有破洞的门前,也伸手拍了三声,原来刚才也是从这扇门上传出的声音。

    门上面的纸板被挪走了,从那边传来我妻子娇滴滴的声音:「阿健啊!我老公睡了,照你的吩咐,我今天在他的牛奶里放了两片安眠药。你可以放心了吧!」

    怪不得我昨天睡得那么死,原来是她搞的鬼啊!

    「惠姐,那我们今晚好好痛快的干一场了,哈哈!」阿健一边笑着一边对海生兄弟使了个眼色。

    海生、海亮兄弟一开始脸上满是惊讶,到后来喜形于色,对着阿健翘起了大拇指。

    我这才恍然大悟!天那!阿健那小子竟然在给我的妻子拉皮条,而且还把我妻子介绍给了她最讨厌的两个家伙,我妻子竟然还全蒙在鼓里。

    「好呀!就大干一场,到时候就怕你不行。」妻子说道。

    「哼!今天我不把你插到叫饶,我就不是男人,你先替我吹吹吧!」阿健说完褪下了裤子,叉开腿贴在门上把松软的阴茎伸进门洞里……

    几分钟后,等阿健把阴茎抽出时已经变得坚挺笔直。此时海生兄弟俩也早已褪下了裤子,露出了坚实强健的大腿,胯下的阴茎黑黝黝的出奇的粗壮。

    「惠姐,把你的大奶子伸过来给我好好玩玩。」

    马上,门洞里伸过来一个白忽忽的大奶子,阿健从门口移开,对着海生兄弟俩使了个眼色。

    兄弟俩蹲了下来,颤抖地伸出手来在我妻子丰满的乳房上细细的抚摸起来,妻子小巧诱人的乳头在他们的抚摸下很快挺立起来,门那边开始传来妻子动情的呻吟……

    「啊……你弄得我好痒啊…」

    「惠姐,把你另外那个奶子也塞过来吧,我要插你的乳沟。」

    「小家伙,你的玩法还真多啊!好吧,让我试试。」

    妻子把一个奶子退了点出去,把两个大乳房并拢后一点点的推挤过来……

    「不行啊!门洞太小了。」妻子气喘着说。

    「哈哈!不是门洞太小,而是你的奶子太大了,好!我来帮你。」阿健笑着说。

    海生兄弟一人捏住一个奶子往门这边拉,把我妻子大大的乳房都拉得变了形。

    「不要啊!好痛啊!」妻子在门后尖叫。

    「好了,好了,哇!好大的奶子,好深的乳沟啊!」阿健示意海生兄弟停止拉扯。

    这时候,破旧的门洞被妻子两个大乳房给塞得满满的,没有一丝缝隙,因为太挤的缘故,一条乳沟显得更加的深。

    海生兄弟各捧着一个白净的乳房捏弄着,还时而把乳头含进嘴里舔弄。

    「啊……阿健……我怎么感觉有两张嘴巴在舔我的乳头啊!啊……」妻子又开始呻吟。

    阿健看了看海生兄弟凑在一起的脑袋笑道:「呵呵!我怎么会有两个嘴巴呢?只有你才有两个嘴巴,一张吃饭,一张吃精液,哈哈!」

    「啊……你这小子,总是拿我开玩笑,啊……」妻子呻吟着说。

    「哈!我要尝尝乳交的滋味了。」阿健说完走了上去把坚挺的阴茎抵在双乳之间慢慢插入……

    海生兄弟俩帮着把两个乳房分开,让阿健插入后再推挤在一起,把阿健的阴茎深深地埋在中间。

    「哇!好柔软,好舒服啊!」阿健快活得叫了起来,随后开始抽送了起来。

    我看着这一幕,胯下的阴茎竟然如此坚硬,从一开始的惊讶,到后来对阿健行为的不齿,到现在的兴奋,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哦…哦…小惠姐,我还从来没有跟女人进行过乳交,因为大多数女人奶子都太小了,董大哥真是幸福,娶了你这么个尤物。」阿健一边抽送一边说,海生兄弟俩仍然蹲着把玩着两个大奶子和翘起的乳头。还不时的拍打一下,激起一阵跳动。

    说来惭愧,虽然和妻子生活这么久,但是却从来没有享受过乳交这种性交方式,现在想来觉得真是浪费了这一对大奶子。

    「哦!哦!」阿健几声低吼之后,把阴茎从乳沟中抽了出来,一股白花花的精液洒在了我妻子的大乳房上。

    「啊……怎么啦,你射精了吗?」妻子在门后叫道。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射呢?」阿健忙说道。

    「啊?那我怎么感觉有股热乎乎的液体洒在我那里。」

    「哦,那…那是我的口水。」阿健打着顿瞎说一气,一边擦拭着自己射出的精液。

    「骗人,我不相信。」妻子也不是傻瓜,当然能感觉出一些什么的。

    「那好,我让你感觉一下我的硬家伙。」阿健说完把海生拉了过来。

    海生握着自己那根坚硬黝黑的大肉棒不容分说一下就顺着我妻子的乳沟扎了进去……

    「怎么样!惠姐,今晚谁先叫饶还不知道呢?我怎么会这么快就认输呢?」

    阿健问道。

    「咦?你真的还没射啊!那好,我一定把你吸出来,看你能坚持到几时。」

    妻子感到有点惊讶。

    海生也开始抽插了起来,坚实的臀部飞快的挺动着。

    「阿健啊!你不要光顾自己快活了,我下面好湿啊,快要忍不住了呀!」妻子淫荡的说道。

    「那好啊!你把屁股转过来,我用我的家伙帮你通一通。」

    妻子听后把一对大奶子慢慢地小心抽了回去。

    这时候,画面开始晃动了起来,那个门洞被拉得很近很近,看样子阿健开始提着摄像机进行拍摄。

    门洞那里出现了一个我无比熟悉的肥大屁股,中间的粉红的阴唇湿淋淋的充血张开着,显得非常艳丽。

    「小惠姐,你好骚啊!下面的淫水都快流出来了。」阿健戏谑着说道。

    「还不是被你这个小坏蛋给吊出来的呀,快来插我呀!」

    海生没等阿健指示就迫不及待地挺身而上,一棍到底,飞快地插送起来……

    「啊……」妻子被猛烈的插入后叫了起来,「啊……小坏蛋,你今天好粗好硬啊…啊……」

    「呵呵!怎么样?插死你个骚货。」阿健说道。

    「啊……啊……我快要死了,啊……」妻子激烈地淫叫。

    海生激烈地挺动着臀部,把那扇木门撞得「砰砰」作响。

    阿健把镜头移到了门洞的上面,离海生跟我妻子交合的部位很近很近,整个电视机画面上被双方的性器占满,只见海生粗大的阴茎闪闪发光,粘满了我妻子的淫水,象个大活塞一样在我妻子体内抽送,妻子不停地将屁股后摆迎合着海生的插入,每次抽出时,阴道口粉红的嫩肉都被带了出来,一次…又一次……

    我看了实在忍不住,把发胀的阴茎从裤子里掏了出来,慢慢地套弄起来……

    「啊……我不行了…下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