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64 部分阅读

    掏峦碌亩晕医玻骸懊访罚衷谀闵洗笱Я耍绻龅胶鲜实哪泻⒆樱部梢浴Υ础!蔽倚α耍ё怕杪枞鼋浚骸奥琛抑馈!甭杪栌杂种梗奥瑁抑滥囊馑迹判穆铩!被邮趾吐杪枥贤范姹穑杪璧难劾嵊至飨吕戳恕?br />

    不知道等我走了之后发生了怎样的家庭大战,但老头儿哄女人的功夫绝对一流,居然事后一切风平浪静。

    我并没有刻意的要交男朋友,但一进校我就被我男友看上了,他来追我时,我想起妈妈的话,也没有刻意的拒绝,我总是向他抱怨,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没想一耍就成了,太不值了。男友抱着我得意的象个小孩儿似的。这是后话了。

    大一寒假,有一天在我睡觉前妈妈对我讲:“我今晚上要上夜班,家里有色狼,我给你把门反锁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后来妈妈总是反锁我的门,对我一点儿都不放心,让我很寒心,非常反感。结果,还没等我进入梦乡,老头儿居然就用钥匙把我的门给打开了,不知道他是那来钥匙的,后来我问他也不讲,他进来后,我只好又装睡,他很激动,把手伸到我睡衣中来摸乳,摸逼,我想起妈妈的反锁,有些好笑,逼逼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他硬硬的进来,时快时慢地抽插着,我继续装睡,我不想在清醒的时候和他乱来,那样我心理上受不了,清醒的时候,我真的完完全全的把他当着我的继父,所以我们的相处才十分自然、令人舒坦,连妈妈也看不出异样,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异样,完全是纯洁的父女关系。

    他正抽送着,忽然我的传呼响了,我没有理,然后床头的电话又响了。那个尴尬呀,绝对不亚于高三时被妈妈闯破。响四声后,我只好伸手去接电话,是我男友打来的,连忙回头警告老头儿不要动,原来男友忍不住对我的相思,千里迢迢来看我,现在才下火车,“讨厌,这么晚了还给人家打电话。”我向男友撒娇,可能男友还没什么,倒把插在麻逼中的肉棒逗得坚硬如铁,他又开始动起来了,我回头瞪他,天黑看不见,揪他,他更兴奋,把我的乳房捧得严严实实的,大力抽送,我快气疯了,拼命压抑,终于忍不住喘起了粗气,男友正滔滔不绝地讲着他对我的想念,觉得有点儿不对:“梅梅,你在干什么?”

    我抽泣起来,我的应变能力一流,当时已可见一斑。

    老头儿倒知道这不是捣乱的时候,停了下来,在我背上划了一个字,好像是“高”字吧,我恨得牙痒痒的。

    男友有些得意的安慰我,说他正在我们小区门前的,叫我去接他,我并不想去,沉吟着,老头儿在我背后不停的写:“下去”,“下去”,我只好答应了男友。

    我一挺腰退出了老头儿的肉棍,起身开了灯,回头望他,他静静的看着我,我静静的看着他,真不知说什么好。逐渐他的目光变得温柔,搂过我,吻了吻我额头,“丫头,快穿衣服吧,别凉着了。”我往他怀里钻了钻,嘀咕到:“我才不想去接他,这么冷!”老头儿一边玩着我的乳房,一边讲:“刚才你还感动得要哭,现在不去接他太说不过去了。”我想想也是,就想起身,他又按住我,“等等吧,矜持点,让他等等比较好。”我正想笑,他却又说,“我还差一点点儿,让我先出来了吧。”气得我直翻白眼。

    老头儿压了上来,把我的乳房压得扁扁的,算上第一次他强奸我,这是我们第二次用正常体位做爱,很舒服。老头儿想到我男朋友就在下面的,很兴奋,飞速的插了足足七八分钟,才一泄如注,这一次,他再没有射在我的屁股上,一滴不剩的全射在了逼逼里面,滚烫的精液打在我的肉壁上时,我抓紧了被单,绷紧了身子,挺起小逼逼,生平第一次达到了高潮。

    我穿好衣服,出门时老头儿讲不要带回来,也不要跟他走,你妈反锁门来着的呢,跟你男朋友讲是悄悄出来的,父母知道了不得了,等等,罗嗦,虽然每句话都正确,但我很反感,一下子觉得他面目可憎,十分讨厌。后来只要他指点我和男友的关系是我都很反感,男友是自己的,要骗也是自己骗,他骗我男友我就觉得他很讨厌。

    下楼见了男友,见他冷得缩成一团,我真的十分感动,扑上拥抱他,献上了我的初吻。我们吻得正深情,忽然我感觉到我的下体一股精液流了出来,尴尬极了,还好男友不知道,坚拒了男友的非份之想后,我回了屋,连声抱怨老头儿没给我擦干净,他说可能是射得太进去了。

    我男友给妈妈的第一印象很好,妈妈说这人不错,可以交往,我看人很准的。我心中表示严重怀疑,至少我的父亲和继父,这两人妈妈都没有看准。但有了妈妈的推动,我们的关系发展得还不错。

    在大二暑假的时候,有一天妈妈突然问我和男友那个了没有。

    “没有没有!”我连声否认。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在妈面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妈,都说没有啦。”我认真的说,“真的。”

    妈妈见我说的是真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良久,冷冷的说到:“那你内裤上的精液是谁的?”

    我一下子措手不及,脸都红透了,有些惊慌,结结巴巴的说:“那,那有——”,这才想起早上忘了搓内衣了。

    我想辩解,一时又找不到好的说词,恨不得有条地缝自己钻进去算了。妈妈冷冷的盯着我,半响,开始伤心的哭。

    老头儿回来后坚称是自己用我的内裤手淫来着,我顺势给他一耳光,捂着脸跑进房间,妈妈冷冷的看,我刚才的惊慌已经说明了一切,演再多戏都于事无补。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一百二十四章 故事会之刘梅】

    !!!!到大二的时候,妈妈有了外遇,一个比妈小十岁的编辑,妈妈爱得如痴如醉的,可能把对我的爱都全部转移到那小子身上了。一天,老头儿到学校来看我,我们到外面的去开了房,他把我剥光后,突然把头埋在我的胸前,放声哭了起来:“梅梅,你妈不要我了。”

    那天,我们没有急于做爱,彼此搂抱着,听他讲妈妈的一些事情,我这才发现,原来老头儿爱妈妈爱得很深,我听起来都有些感动了,到最后,我说,别说了,日我吧。

    他破天荒的做了三次,我严重怀疑他吃药来着,他诅咒发誓的说没有,我笑着说这么卖命干什么,是不是和我日告别逼啊,他默默点头,我抱着他不再讲话,心想如果就这么结束这种变态的关系也还不错。至于他和妈妈分不分手,管他的呢,这一两年,妈妈对我好像明显的淡了。

    他们最终分了手。

    那小子很坏,而且是不加掩饰的坏,刚见着我就说:“哇,好漂亮的一对姐妹花,我好有福气啊!”,一会儿又说下了你们姐妹俩的课,人生就太美好了,妈妈嗔怪的打他,更象是在调情,每当这时候,我只好冷冷的走开。

    正好在假期我和男友闹翻了,我非常的伤心,老小子经常给讲一些低级笑话,逐渐的我觉得他也不那么讨厌了,一天夜里他摸进了我的门,妈妈就在另一间房间,我真不知道妈是怎么想的,我当时犹如一具死尸,看透了人生。

    妈妈对他迁就极了,为了留住他简直是对他百依百顺。我之后再也不让他碰我,他在家里却越来越放肆,一天一家人正在看电视,他突然对妈妈说:“姐姐,坐过来。”妈妈依言而行,他又对我说,妹妹,坐这边来,我冷冷的看着他,不理。他见我不过去,就把妈妈抱起来,放在腿上:“小美人儿抱不到只好抱大美人儿啦。”妈妈说不要闹了,他不听,伸手摸妈妈的乳房,摸逼,一边乱摸一边还向我淫笑,妈妈抵抗着他,兴奋得浑身通红,我看不下去了,起身出门,狠狠地把门关上。

    妈妈还没有来得及和那小子谈婚论嫁,就遇到了意外,车祸,我急忙回家照顾她,当医生说妈妈有可能瘫痪时,那小子一溜烟的跑了。我正打算休学一年全力照顾妈妈时,老头儿闻讯赶来,叫我回学校去,别担误了学业,他来照顾妈妈,妈妈哭了,我也哭了,“爸”,我发自内心的叫到。

    老头儿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内付出了很多,时间,精力和金钱,之所以把金钱排在最后,是因为一百多万对我妈来讲可能是一笔非常大的数目,但对于老头儿还不至于伤筋动骨。妈妈很欣慰,终于有了患难夫妻的感觉,我也相信老头儿是真的喜欢妈妈,如果仅仅是贪图我的肉体,他大可以直接来找我,但事实上他和妈妈分手后一次也没有来找过我。

    老头儿全力照顾妈妈,终于让妈妈能够依靠拐杖行走了,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高兴极了,恨不得立即飞回去抱一抱老头儿,吻一吻他,男友说我那天兴奋极了,我说我妈好了我能不高兴吗,实际上我做爱时全想着老头儿的样子。

    我回学校后,老头儿把他那套房子拿给我住,令我非常羞耻的是,当老头儿问我学业时,我竟然想到的是有近两年没有和老头儿做爱了,有点儿想,嗯。

    妈妈在车祸后一直性冷淡,开始还可以应付一下老头儿,后来应付一下子都不愿意了,对老头儿讲,“老刘啊,少时夫妻老来伴,有你这个伴儿就已经是我天大的福气了啊。”老头儿久了就有点受不了,有一天恰好我在这边住,我正在看电视,听到妈妈房间一阵低声的求欢,我正在暗想老头儿可能没有多少机会时,突然听到妈妈冒出来一句:“你去找梅梅吧!”

    我吃惊极了,立马竖起了耳朵,老头儿辩解,那哪能啊,妈妈说你们又不是没搞过,老头儿说不行不行,妈妈说你就别假正经了,去吧,我不会生气的,真的。那我去了?去吧。真去了啊?去吧。算了,还是不行。滚,梅梅的逼都不知道被你操了好几百回了,还在这里假惺惺的。后面一句话让我非常非常的不爽,实际上我们有一年没有做了,不是妈妈的话,有可能会继续纯洁下去,完全有可能。

    老头走了出来,对我讪讪的笑,有点儿难为情,我勉强对他笑了笑,示意他坐来过。说实话,我一点儿也不想,当时我和男友正在热恋之中,心里容不下任何杂物,但我还是努力的对他笑,我想我这算是献身吧。

    我微笑着看他摸我的逼,一点儿水都没有。

    “要不我们再去洗洗吧。”我想避免让他看出我的冷淡。

    他给我洗,然后亲我,舔我,没弄出多少水,他受不了就爬上来开始插逼。我怜悯的看着他在我身上动作,心中一点激情都没有。

    “梅梅,你是不是不愿意。”他停下来问道。

    “那有。”

    “你好象不太高兴呢?”

    “没有!想这么多干嘛,快点日吧。”

    “如果你不乐意我就不日了。”

    我气得发疯,说死老头儿,你爱日不日,不日就别来惹我。他见我生气了,说我真不干了,梅梅,我不勉强你。我急忙把双腿环过去,把他的屁股压下来,说,老头儿,你老了,越活越回去了,不干白不干,干嘛不干,不可能要我来主动撒。

    “干嘛你就不能主动,我长得这么帅。”

    “你去死嘛。”

    “我好些吗陈丽好些?”我问老头,陈丽是老头的秘书,长得很漂亮,对老头儿好极了。

    “陈丽和我不是很熟。”老头儿警惕。

    “得了吧,都说你们有一腿儿。”

    “她日起来爽些吗还是我日起来爽些?”我极力想找点刺激,又问道。

    “大姑娘家家的,那来这么多粗话。”他想叉开话题,我不爽了,嘟着嘴说,你的大鸡巴还插在我的小麻逼里面的,我这时不说粗话难道吃饭的时候来说啊。

    “你呀,总有一天我会死在你肚皮上!”文明人听不得粗话,他奋力的插着我,象是要把我的小穴插烂,恨不得把整个身体都钻到我的逼里面去。

    有一天妈妈突然发现老头儿下身有一处红肿,怀疑他得了性病,拷问他是不是找了小姐,他坚称没有,那点红也没什么事儿,妈妈不相信,出来后扒下老头儿的短裤,问我,梅梅,你看看你爸这儿是不是有问题。

    我过去看,“哪儿呢?”妈妈拨了拨老头儿的阴毛,指着大腿根部说,“这儿。”

    “我瞧瞧。”我伸手过去拨了拨阴毛,仔细看了看,“没什么吧。”普通的红色,看起来好象是抓红的。

    “是不是哟。”妈妈有些不确定,将信将疑。

    “那我仔细瞧瞧”,我拎起老头儿软软的鸡巴,手指仔细地在他下身拨拉,感觉自己象个专业的泌尿科医生。

    “嗯。是阴虱!你是不是找了小姐!”我佯怒。

    “冤枉啊,我那里敢啊,那里真的没什么,我都是医生呢。”

    “不然就是陈丽有阴虱!她传给你的。”我给妈妈讲了陈丽的事儿之后,我们总是拿陈丽来取笑老头儿。

    “天地良心,要传染也是……”他想说是我传染给他的,拜托,不会要我脱下裤头来对质吧。但他立马警觉住口不说,妈妈整了整面容,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转过头去看电视。我拎着他的鸡鸡,有些下不了台。

    “恶心死了!我给你把毛毛剃了,别传染给妈妈了。”我厌恶的说。

    老头儿见我真把剃刀拿出来了,捂着裤头不肯。

    “敢!不剃不许碰我——妈妈。”我怒道,强行加了妈妈两个字,虽然现在我们三人都心知肚明,面子上还是抹不开。

    他还是死活不肯,“都没什么的啊,给我剃了我怎么见人。”

    “拷,你那儿天天见人了?见陈丽啊。”

    “不是啊,总要上厕所的撒,别人看到不把我笑死。”

    妈妈在一边忍着笑,我得到了鼓励,更加兴奋,马着脸命令老头儿坐下来,又命令他脱下裤子,他只好一一照办,但捂着那玩意儿不放,我伸手过去,强行插进去抓住鸡鸡,微微一用力,说:“放不放?”

    他乖乖的放开,肉棒却开始在我手中膨胀,口中不住说,“别开玩笑,梅梅,别开玩笑,梅梅。”

    我也想着他大小也是个副院长,管两上千号人,也不好弄得他下不了台,握着肉棒沉吟着没有立即下手,肉棒却越来越大、越来越硬,我伸手打它:“死流氓、老流氓!老不正经的,老不死的!”抬头瞅瞅妈妈,发现她耳朵都红了,赶紧给老头儿悄悄讲:“妈妈有点兴奋了,快去!”

    妈妈发觉老头儿来抱她,急忙伸手推他,“去去去!谁招惹你找谁去”

    “妈妈,你放心,那儿没得事儿得,我出去了,祝爸爸妈妈玩得开心!”

    “梅梅,你个死丫头,象疯子样!”

    我跑出了家门,感觉很甜蜜。

    从此回忆越来越甜蜜,但绝不是变态色情狂所想象的那样,天天开无遮大会。实际上每天我们家都十分正常,该干嘛干嘛,人那有二十四小时都有情欲的,就是想天天有也不可能。所以绝大部分时间我们都是正襟危坐的,即使随意而坐,慵懒而卧,也不可得马上就要摸摸搞搞、肉帛相见的,没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情况下都没有,有时我懒得象过小猫,老头儿也只是过来拍拍我,“丫头,床上去睡,别凉着了。”

    我自认为还不算丑,和我相貌差不多的,性伴侣数量都不会太少吧,那天在寝室白娜对我讲说,我们这种级数的,五六个算保守,十来个算正常,二三十个才算烂,我说你夸张了点吧,你有多少个,她撇撇嘴,叹气道:“两只手就数过来了。”我说不错了不错了,我只需要动两指头。这下不得了,她非问另外一根指头是谁,谁的魅力这么大,我肠子都悔清了,早知道就说双手双脚都还数不过来呢。

    好长一段时间室友们都在严刑逼供,非要我说出另外一根指头,猜来猜去猜到了老头儿身上,说不会是你爸爸吧,另一个闺蜜说,她有一次看到,你爸爸在走廊上捏你的屁股蛋来着,我脸都白了,因为真有这种可能被她见着了,于是极力否认,本来她们可能还没在意,我越否认她们反而越相信了,我差点哭出来了,她们见我输不起了,心中肯定存下了疑惑。

    后来有天到老头儿办公室汇报工作,老头儿给我安了个学生会干部的破事儿,我正说着,忽然想起来室友们的猜疑,话就说成了这样:“青年论坛我们学生会要派两人过去,陈静今天在问这事儿……哦,对了,以后不许在学校摸我的屁股。”——思维跳跃得太快了,老头儿本来一直没理我,在那里装酷,这下子来了兴致,抬头亮了亮眼,起身向我走来。

    “陈静怎么说来着?”

    “你,你干什么?”我吓得直往沙发角落缩,但哪里逃得过他的魔掌,他过来一把抓住我的阴户,我的阴户很肥,是馒头型的,他总是一抓一个准。那里是我的命门,各位爸爸,那里是我的命门,只要你掌握的方法得当,你也可以来抓抓看,保证我立马乖上百分之八十,剩下百分之二十,就看你的造化了。哈哈,开玩笑啦

    我只让外人抓过一次,在公车上,一个变态狂在我身后摸摸搞搞,正当我忍无可忍即将发飙的时候,那人一把按住了我的阴户,我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了,很奇怪的体验,对不对。

    当然了,各位爸爸,接下来那贱人马上就犯了一个错误,如果他一直在我裤子外面摸的话,我说不定真的会让他一直摸到下车,摸出水水儿,甚至一起去开个房什么的——呸呸呸!罪过罪过,那人丑死了,无比猥琐,极其恶心,只是我当时没回头看,呸呸呸!想起来都恶心!

    早知道一下都不会让他碰——他本来得了天大的便宜,但却马上犯了一个错误,他才摸了三五下还没过到瘾肯定,就想把手伸到我裤子里面去,天知道他手有多脏,我甚至马上想象到了他指甲内的污垢!老天爷!!我立即回头扇了他两耳光,一看他那么丑,气得抬腿狠狠的废了他的武功,我保守估计至少三十天之内别想用了。

    哈,又扯远了,才说到老头儿按住我的阴户来着。我的阴户很肥,隔着衣服摸起来也可以感觉到象乳房一样的弹性,大阴唇肉肉的,粉嘟嘟的,把小阴唇包得恰到好处,既不象有些女人单薄得只有一个洞的存在,也不象有些淫女那样把小阴唇大刺刺的翻在外面,是馒头型的,这是老头儿鉴定良久后给出的专业定义,老头非常喜欢摸我的肥逼和大屁股,说简直是一种享受。

    废话,摸逼都还不享受什么才是享受!这你就不懂了吧,摸有些女人的逼纯粹是尽义务,仅仅是为小弟弟打头阵而已,而咱们梅梅的小逼逼,摸起来就跟做爱一样爽,当然日起来就更爽了!也不知道老头儿说的是不是真的,反正我很高兴。不过我问男友最喜欢我哪儿时,他却说是乳房,令我郁闷。

    其实我自己最自豪的还是屁股和阴部,我从别的男人的目光里看得出来的。我有丰满而完美的线条,常常引得系里的色狼们流口水,特别是每当我穿比较贴身的裤子的时候。我更适合穿裤子,特别是贴身的裤子,牛仔或西裤,显得我很干练很性感,站着时显我的身材、显我“诱人犯罪”的屁屁,坐着时,教室的男同学经常借捡东西的时候欣赏我的逼逼,当然是包得好好的啦!

    不过有一次,老头儿在办公室操了我的逼,没收了我的内裤,我回到自己教室时发现坐我旁边的男同学在血往上涌,我立马怀疑自己是否象一只刚下蛋的鸡,连忙照镜子,发现自己还是很端庄的,正疑惑,看到那崽儿在我下面瞄来瞄去的,坐下来小心翼翼的偷看了一下自己,天啊,原来薄薄的西裤下面,逼逼的形状都出来了,缝缝儿都隐约可见,羞死了。

    说到哪儿来了呢,唔,说到老头儿捂住我的逼逼来着,那儿当然也是他的自留地啦,他想来就来,也不问下别人同不同意,特别是该问下我男友同不同意,讨厌!不过他摸逼的手法倒是高级技师级别的,几下就让我上火,接下来我竟由着他做出一件令人万分心惊胆颤的事情来,他解开我的扣子,褪下长裤和内裤,把我雪白的大屁股和毛绒绒的肥逼逼……是细毛毛的啦,很柔顺的,浅浅的,肉嘟嘟迷你小麻逼专用毛毛,嘻嘻!他把我雪白的大屁股和毛绒绒的肥逼逼露出来晒太阳,我呼吸都没有了,心子都化了,要知道这时候门大开着,走廊上随时有可能进来人!

    他飞快拉开公文包,拿出一个粉红色的跳跳蛋来,我后来才知道那东西叫跳跳蛋,他在日本出差时买的,花了他四万多块,不是日元,是新台币,变态得很,那么贵也舍得买,他一下把跳跳蛋塞到我的阴道中,迅速拉上我的裤子,马上跳开,我赶紧拉拉链,扣扣子,我才刚刚坐直,一个老师就走进来了!我们是听着他的脚步声穿的裤子,好快啊,简直是在两秒内就完成了,好险啊!

    我起身向老头儿告辞:“刘院长,那我先回去了。”

    “好的,好的。”

    我才走到门口,突然脚下一软,赶紧蹲了下去。

    “梅梅!梅梅!怎么了?”老头儿一本正经、假意关切的样子令我恨不得马上杀了他,他奶奶的,原来还是无线遥控的呢!我恨得咬牙切齿,当别人的面,脸上还是只能纯纯的笑,“没事儿,爸,不小心绊着了。”

    整个一天,我都忍受着那个怪蛋的折磨,好象走到哪儿都有信号,气疯了。那天刚好我有课,穿着白外衣,看起来冷静沉着,年轻漂亮,谁会想到我胯下竟夹着一只蛋蛋,一只随时会发疯的蛋蛋呢?那天我当着同学的面,不时向桌子上趴,身子发抖,双腿发颤,有一次一位同学看不过了:“刘梅,你不舒服吧?”

    我受不了,奔向厕所,想用两根手指扣出来,结果一抵就抵进去了,抵到花心了,身子不禁一哆嗦,赶紧站起来跳跳,好象滑到门门了,又去摸,又被抵进了,赶紧又跳,如此反复四次,第四次时,我终于奋力用两根手指夹到了点尖尖,正慢慢往外挪,一不小心,手指用力重了些,蛋蛋从双指间滑了出去,象发射了一枚枪榴弹,直射了进去,恰巧就在那一刻,蛋蛋发疯似的动了起来,持续了好长一阵时间,我的身子一下子滑到地上,全身都瘫了,第一次在没有做爱的情况下泄了身。我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什么也不管了,放声大哭了起来。

    “梅梅!梅梅!你怎么了?”同学在外面用力敲着门挡,我稍稍清醒,急忙深呼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冲了冲水,掏出镜子草草的补了补妆,穿好裤子,开门走了出去。

    “没什么,刚才痛经痛死我了。”我低头,浑身虚弱,头脑也有些不清醒,画蛇添了下足,“别给我男友讲。”才走到门口,就听见后面两人窃窃道:“可能流产了吧,刚才在里面搞好大一阵呢。”

    我在洗手处停下来,缓缓的洗手,告诉自己要挺住,一定要挺住!我握紧拳头,AZA!AZA!刘梅,AZA!心中默念,感觉又恢复了力量。

    我往老头儿办公室打电话,没人接,打手机,关机,可能开会去了,蛋蛋也安份了下来,我发了条短信,警告他不许乱来,心下才放了些心。

    中午的时侯我差不多忘了蛋蛋的存在,只有翘二郎腿时才明显意识到逼逼里面有异物的存在,这倒多少激起了潜在的有些情致,于是大方地在餐厅和两个男同学聊天,聊天正愉快,我有一句话还没说完,突然跳弹又动了起来,我停了下来,眯起眼,皱紧了眉,死死抓住靠椅,用力的夹紧了双腿,两个男同学大眼瞪小眼,张起嘴合不拢来了。

    还好只有一分钟,我对付两个臭男人还不在话下,当下也不看他们,不住抚胸,自言自语到,“挺住,挺住!”夹着腿儿拿卫生纸,大咧咧的说:“姑奶奶的,肚子吃坏了,差点流到裤裆里面了。”两男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下子暴笑开来,笑得前仰后合的,我假装恼怒:“滚!”

    那天我换了三条纸内裤,而且本来是穿着纯棉内裤来上的班,最后挂了空档回家,到家时裤子又湿了,人也完全虚脱了,都差不多死了,恨了老头儿好久。

    说完刘梅还狠狠地瞪了正抱着侯靖的刘迎风一眼。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一百二十五章 故事会之公车窃听】

    !!!!“又该谁了?”我在刘梅的肥嫩小逼里射出股股的精液,看到刘梅摇曳着肥嫩浑圆的丰臀前去折腾她的继父,乳白色的精液拖着长长的尾巴从阴道里流了出来,沥沥的坠落在地上。肥美的大屁股看得我直流口水。

    赵菲举起了手,说:“该我了,不过我父亲已经不在了,能不能不要说他,反正都是那么回事,我说一件更刺激的事情吧!”

    “什么事情啊?”我示意赵菲过来,将阴茎慢慢插入到她的屁眼里面,摸着她的奶子问道。

    “说件公车强奸的事情!”赵菲的话音刚落,我就看到茹洁美丽的脸突然就变红了,她羞答答地将头低了下去,我大感好奇,这时赵菲已经用屁股噌动着我的鸡巴,开始讲她的故事了:

    客运终于来了,本来担心最后一班已经走了,现在总算放下心。

    我刚到学校报道那天,由于去拜访亲戚耽搁了时间,接新生的校生走了,不过幸好我的行李被校车带回去了,我就单身一人改坐公交车。上了客运后直接走到最后一排右侧靠窗坐下,瞄了一下车内,由于是最后一班车,车上乘客恨很少,稀稀落落只有5个,4男1女。除我之外的还有另外一个女孩,长头发,抱着几本原文书坐在我左前方,侧面看起来挺漂亮的,似乎不比我逊色。

    车厢内冷气很冷,吹的我两条大腿凉飕飕的,不禁有点后悔没有换下短裤。

    我今年18岁,教育大学幼教系大一新生,在高中时是学校拉拉队队长,所以今天也习惯性地穿着啦啦队的短裤,而啦啦队的短裤一向很短,几乎全部大腿都露在外面,根本无法御寒。

    唉,算了,反正不过40分钟车程。

    由于刚才在亲戚家吃晚饭时喝了一点酒,头有点晕沉沉的,所以想打个盹,反正我坐到终点,不怕坐过站。

    眼睛刚阖上没多久,迷迷糊糊中感觉旁边有一人坐下,睁眼一看是个粗壮的中年男人,可能是刚刚上车的。顿时我警觉起来,车上那么多空位不坐,偏偏坐我旁边,分明不安好心。果然不到一分钟,他一巴掌放在我大腿上,我马上一手拨开,想起身离开。没想到他不动声色地从口袋掏出一把美工刀,在我面前晃了一下,随即又立刻收起来。这个简单动作却吓得我六神无主,脑筋一片空白,根本不敢再动。

    他见已经吓住我,又把右手放到我大腿上,开始肆无忌惮的抚摸。我不敢再反抗,谁知道他有没有暴力倾向?只能自认倒霉,心想反正在公交车上他也不可能太过份,没想到我错了。

    我看着窗外尽量不理会他,但被抚摸的感觉仍不断触动我的神经。他的手掌很粗糙,摸的感觉和我以前男朋友完全不同,这其实很舒服,但这种色狼行径又使我十分厌恶,整个感觉很复杂。

    摸着摸着已经摸到我私处,我尽量夹紧大腿让他不容易活动,没想到这无耻的色狼居然一把将我左腿拉开,放在他右大腿上,右手又继续隔着短裤抚摸我的私处。我还记得那把美工刀,所以仍旧不敢动。

    5分钟后,我竟然感觉到下体已经流出淫水。虽然我心里极端厌恶,但两个多月没被人碰过的身体却做出不同反应。这时的心理十分矛盾,居然有点希望他不要停。

    「我是被胁迫的,并非我喜欢。」我这样告诉自己,希望为我的配合找到理由,以降低我心中的羞耻感。

    他见我没有抗拒,动作更大胆,伸出手解开我的裤扣,更顺手拉下拉炼,直接伸进我的小内裤去摸我的下体。当他发现我已经湿了,变的更兴奋,粗糙的手指在我阴唇上来回磨擦,并不时去触摸阴核。这感觉比刚才隔着短裤抚摸要强上数倍,顿时一股电流直通脑门,不禁全身酸软,只能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轻喘。

    过一会儿,他右手绕过我背后,一巴掌盖在我右乳上,左手则继续抚摸我私处,将我整个人搂在他怀里蹂躏。

    他一定是个老手,下手不轻不重,弄得我淫水不断流出。说实在我生理上是很享受的,虽然心里仍然厌恶,但在我不断为自己找理由,羞辱感也减低不少。

    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胸罩已被解开,他的右手已伸进T恤内直接搓揉我的乳房,并轻捏我已变硬的乳头。我的胸部不算小,32C,却被他的大手一盖就盖去十之**,在他粗糙的手掌搓揉下又痒又舒服。

    我一定是发出了一些声音,从半睁半闭的眼睛中看到那位长发女孩似乎已察觉异状,不时回头查看,一张俏丽的脸充满讶异。这个男人也不管,动作变本加厉,右手将我屁股一抬,左手便去扯我的短裤。

    我这时开始惊恐,这已经大大的超出我原先以为只是轻薄的行为,因此双手紧紧抓着我的短裤,企图阻止他的动作。但此时他已色胆包天,不但不停止,反而更用力拉扯。在挣扎中,我瞥见他狰狞的眼神,一害怕手一软,竟然连内裤也被一并扯下,无力的挂在我右脚踝上。

    就在这时,一名年轻男乘客也发觉了,穿着西装好像是个上班族,缓缓走过来。这中年男子也不惊慌,反而是我很害怕,因为他左手放在口袋,想必正握着美工刀。

    这个上班族走到我们前面,低头对中年男子轻声说了几句话,这中年男子笑了笑,便站了起来。我正高兴有人来解围,这上班族却一屁股坐下,将我搂进怀里,低声说:「别叫,一叫全车都看到你这样子。」

    天啊!又是个色狼,不是来解围的,而是来分杯羹的。不等我反应,他把我放倒在椅子上,立刻吻上我的小嘴,舌头迅速钻进我的嘴里,不停搅动我柔软的舌头。两手也没闲着,先将我的T恤及胸罩往上推让白嫩的乳房完全外露,接着一手摸我的乳房,另一手扒开我双腿,中指则不断攻击我的阴核。

    在我被推倒的那一剎那,我看到那中年男子走到长发女孩旁边坐下。唉!又一名受害者,但我已经无力关心她了。

    在这上班族的挑逗下,阵阵快感接踵而来,淫水不断从阴道渗出,沾满屁股沟及大腿内侧。这还不够,这上班族随后将中指插入阴道,快速的抽插。若不是小嘴被堵住,我一定会大声呻吟,但这时我只能发出「唔……唔……」虚弱的淫声。

    在他上下夹攻下,我居然达到第一次高潮。

    高潮后我只觉得全身虚脱,但他还不放过我,迅速脱下裤子坐在椅子上,并将我压倒跪在他两腿间,压着我的头将已勃起的阴茎塞入我的樱桃小口。

    突然,我发现那位长发女孩已被带到最后一排左边,想必那中年男子重施故计,亮出刀子胁迫她就范。最令我惊讶的,除了那中年男子外,还有另一名年轻人,一左一右将长发女孩夹在中间,在她身上不停肆虐。

    我的天啊!难道男人全部都只有兽性,不但不阻止,还加入暴行,这些人的书都读到哪去了?司机呢?司机应该已经发现才对。

    没时间细想,那上班族敲一下我的脑袋,狠狠地说:「专心点,吹喇叭也不会吗?」这种情况下我已完全放弃抵抗,努力地吸吮他的阳具,舔他的阴囊,左手握着他的鸡巴上下套弄,希望能尽快完事。

    这时长发美女的衬衫已被完全解开,粉红色的胸罩也被从前面打开,牛仔裤也被脱下吊在右腿上,那件比我的还小的蕾丝内裤则还穿在身上。她显然十分害怕,一边啜泣,一边哀求:「呜……放过我……呜呜……求……求你们……不要这样……」

    唉!真傻,这样只会更刺激这群野兽。

    果然,那年轻人立刻从中间拉开她的小裤裤,用舌头去舔她的下体,还不时将舌头插入阴道,整个阴道口湿淋淋的,不知是口水还是淫水。那中年男子则努力亲吻她的乳房,和我一样,她的乳头也是漂亮的粉红色,胸部比我还大,她的左手被中年男子抓着,正握着他的大鸡巴,那根鸡巴真的很大,少说20公分,又粗,那女孩的手还无法整个握住。

    这女孩的身材比我还好,我一向很自傲我的164CM,32.23.34的身材,但这女孩大概有34.24.35,168CM,两位美女同时被玩,真是便宜了这群色狼。

    在两人的夹攻下,这美女已无招架之力,虽然还在抗拒,却已忍不住开始呻吟:「喔……啊啊……嗯……喔……嗯……啊……」

    被她淫媚的声音感泄,我又湿了,那上班族也忍不住了,抓住我的头在我嘴里一阵猛插。虽然他的鸡巴比那中年男子小,大概13、14CM,但也弄的我的小嘴又酸又麻,接着他便在我嘴里泄精了。泄了后还不抽出阴茎,逼我将精液全部吞下。

    我从未曾让男人在口内发射,更别说喝精液了,想不到第一次居然是被陌生人射在嘴里。

    回头一看,两个高中生站在背后,约15岁,一高一矮,神情有些犹豫,但眼睛都充满兽欲。此时中年男子说:「还等什么?你们说不定一辈子都碰不到这种美女,而且还是两个。」

    在他怂恿之下,两个高中生不由分说将我拉过去,这时我已完全绝望,一切逆来顺受。他们先将我外套脱下,再将我的T恤从头脱掉,当我双手举起时,他们分别扣住,不让我放下,接着掏出他们的鸡巴凑到我嘴边。

    我含着泪,顺从的先含住其中之一,头一前一后的替他口交,过一会再换另外一根,由于双手被制,只能靠嘴巴服务,所以特别辛苦。这种姿势似乎让他们特别兴奋,一边享受我的口交,一边揉着我的奶子,没多久两人都完全勃起了。令人惊讶的是那矮个子却有一支巨炮,尺寸直追那中年男子,含着他的鸡巴特别吃力。

    这时那长发女孩被带到我旁边,她已被剥得光溜溜的,而我也只剩脚上的球鞋。调整姿势后,那中年男子和矮高中生分别坐在地上,我们两个女孩则像狗一样趴在他们两腿间,我替那中年男子口交,长发女孩则替矮高中生口交。那高个子高中生则手口并用,在我屁股后对我阴道及屁眼又摸又舔。

    现在高中生的技巧怎么会那么厉害?弄得我快感连连,脑筋一片混沌,什么羞耻心都没了,只会不断浪叫,淫水泛滥,地上湿了一大片。

    那长发女孩也一样,被那年轻人舔得失去了理智,完全不再抵抗,不停的呻吟,还不时将嘴里的大龟头吐出来,大叫:「啊啊……喔……舒……舒服……啊啊……不行了……」

    那中年男子把大鸡巴深入我嘴里,淫笑着说:「乖乖吃,等等大鸡巴会让你们爽死。」

    「你们两个小骚货真会叫,今天不好好干你们几次,就太对不起你们了。」

    这时我们后面的人已经要插入,但那中年男子却做个手势要他们暂停,同时将我们美丽的脸抬起,问说:「想不想要?」我们不约而同点点头。

    「要什么?」

    我们没回答,后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