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63 部分阅读

    “好了,开饭吧。小力,瞧姐姐给你做了好多的菜。”陈健说。“谢谢我的好姐姐,真香呀。”陈力挟了一下菜送到了嘴里。四个人边说边笑吃着饭。

    “我吃饱了。”陈健把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说。“我也吃好了。”陈力站了起来想要出去。

    “小力,坐下,姐姐还做了甜点,你们一定会喜欢的。”陈静急忙说。陈力就又坐了下来。陈静冲林玉洁挤了下眼,两个人站了起来开始把餐桌收拾干净。

    “玉洁,你让小力来收拾好了,你是客人嘛。”陈健对林玉洁说。“别这样说,我又不外人。您就把我当您女儿一样好了。”林玉洁说着冲陈静一笑。陈静也会心的笑了起来。两个走了出去。

    “爸爸,小力,甜点准备好了,在楼上,快来吧。”陈静喊了一声。“还要上楼吃呀?”陈力说,和陈健一起来到了楼上。

    两个人一进屋内就看到:地板上铺了一块又大又厚又柔软的毛毯,林玉洁和陈静两个一丝不挂,雪白丰满的身体能让所有正常的男人眼花缭乱。林玉洁爬在毛毯上,向上翘着圆圆的屁股正对着他们俩,轻轻地晃着,上面还有一个红红的苹果。

    陈静跪在毛毯上对陈力和陈健说:“爸爸,刚才玉洁不是让您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吗,您要吗?小力,姐姐的甜点好吗?”

    “当然要啊。”“真是太好了,可是玉洁姐……”两个异口同声地说。

    “快来享受甜点吧。”林玉洁回头妩媚地娇声地说。陈力和陈健的肉棒一进门就被这香艳的场景给刺激的充血了。此时急切地把身上的衣服脱去。“爸爸,让我先操一下玉洁姐吧。”

    “好,我等一下再操干她,我先让你姐姐爽一下。”陈健爬在了陈静的身体上分开陈静的双腿,把肉棒对准了陈静的小穴插了下去,陈静的小穴还没完全的湿润,紧紧地夹着陈健的肉棒,陈健只好微微地用了一点力才肉棒完全的送入。“噢……爸爸,轻一点……”

    这时陈力就站着在林玉洁屁股后俯下身将肉棒肏入了林玉洁的小穴,林玉洁的小穴却早已是春潮泛滥了,陈力毫不费力地把肉棒一插到底,抵在林玉洁的花心上。双手抓住林玉洁的一对乳房,大力的揉着。“啊,好爽,玉洁姐,姐姐你的小穴可真好。”

    “弟弟,你肏到我的花心了,好痒啊,好弟弟,别停,用你的大鸡巴操姐的小穴,你的鸡巴又粗又长,插进小穴,小穴好爽呀。”

    “玉洁姐,你说的话好浪啊。”陈力用肉棒狠狠地肏干着林玉洁的小穴,小腹打在林玉洁柔软的屁股上‘啪,啪’做响。

    “啊……呀……操得好……大鸡巴……再用力啊……啊,又操到了花心……噢……好爽啊,好弟弟……你不喜欢姐姐浪吗?”

    “我太喜欢了,你越是浪叫得狠,我操着越有劲。”“是吗……姐姐……使劲叫给你听……啊…大鸡巴弟弟……你操死姐姐吧…我好爽呀……把我插烂吧……呀……噫呀……我要死了……”

    陈静的小穴在陈健轻轻地抽送下也是淫水横流了,陈静向上挺着身体迎合着陈健的肉棒。“爸爸,我的小穴里痒了,好难受……”“让爸爸给你止痒。”陈健加快了肏干的速度,一下又一下爽得陈静立刻浪叫起来。

    “噢,爸爸,太美了,操得女儿好爽啊……狠狠操您的女儿……爽死了。”“我也是啊,你的小穴好美,夹住我的肉棒好紧,操着你好爽。”陈健说。

    “爸爸……那你就尽管操好了……把它操烂……啊呀……”“好女儿……爸爸可舍不得操烂它,我还要天天操它呢。”

    “您以后又多了一女儿……啊……爽死了……小力……玉洁操着好玩吗?”

    “姐姐,我爽死了,玉洁姐这样的美女看着就很爽,更何况能用肉棒亲自操呢?啊……我要把她干死……干死你……”陈力一边说一边用力的肏着林玉洁的小穴。

    “姐姐长得美呀,你喜欢……以后姐姐让你天天操姐姐的小穴……一直到你烦了……”林玉洁说。

    “啊……爽死……玉洁姐……你这么美的人……这么美的小穴……我一辈子也操不烦……”

    “好弟弟…你真要干死姐姐了……太爽了……你的鸡巴太有劲了……小静…我要被弟弟操死了……你怎么样……唉呀……我上天了……”林玉洁问陈静。

    “等一下……等一下,你就知道了……爸爸……爸爸……好会干小穴的……我现在爽得说不出来,只想叫……啊……啊……”陈静回答说。“是吗?……爸…爸爸……你要留点力气……等一下……操您女儿一下。”林玉洁也叫陈健爸爸起来。

    “好的,你这样漂亮的女儿,爸爸怎么会不去操你呢,”陈健说着,感觉要射精了,双手从下面抓住陈静的两瓣屁股将肉棒用力操着陈静的小穴,每一次都深深地插向最深处打在陈静的花心上。

    “啊……爸爸……啊……呀……好美呀……我不行了……我爽死了……把女儿的花心要操烂了……啊……”

    陈健疯狂了有几十下,终于将肉棒抵在陈静的小穴深处的花心上,浓浓的精液喷涌而出,打在陈静的花心上,流向她的子宫。

    林玉洁在陈力奋力的肏干下也来了高潮,爽得她只会大声‘啊’‘呀’了,陈力在她娇柔的浪叫中肉棒肏干的快感一浪高过一浪,最终淹没了他,把积压了几天的精液浇灌在林玉洁令人陶醉的小穴中。房中只剩下四人粗粗的喘气声。

    终于陈健和陈力变软的肉棒抵抗不住林玉洁和陈静收缩的小穴的压迫滑了出来。林玉洁一翻身来到了陈健的身旁,陈力却把陈静抱起来两个坐到了沙发上。

    “姐姐,你想死我了。”陈健抚摸着陈静的乳房说。“你呀,是想操姐姐的小穴罢了。”“你不想让我操吗?”

    “去你的。”陈静的娇嗔地白了陈力一眼,却用手将陈力软绵绵的鸡巴握在手心轻轻地抚摸着。

    林玉洁却把头伸在陈健的胯下用嘴含住了陈健粘糊糊的鸡巴吮着。舌头的肉粒刺激着陈健的龟头,麻麻地好不舒服。渐渐地大肉棒又挺拔起来,将林玉洁的小嘴撑得满满的。“玉洁,让爸爸操你的小穴好吗?”

    “我的小穴今天痒了一下午,刚才小力操得我好爽,可是现在它又痒了,正想有个鸡巴来操呢。”林玉洁背靠着陈健将屁股对着陈健挺立的肉棒慢慢地坐了上去,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真爽啊……”林玉洁依靠双腿的力量一上一下的套弄起来,陈健一动不用动就可享受操穴的快感。而且正好可以从林玉洁的背后捉住她正在上下波动的双乳,尽情抚摸。

    陈力的肉棒在陈静温柔的抚摸下也硬了起来,陈静的小手都握不住了。弟弟,你的鸡巴好热呀,还大。”

    “都操这么多回了你才知道大啊,以前你的小穴都没感觉呀。”“我就感觉插进我的小穴弄得我好爽,来,弟弟,来操姐姐的小穴。”

    陈力翻身而起,站在沙发上把陈静的双腿高高举起放在自己的肩头,使满劲的把肉棒肏入陈静体内。

    林玉洁奋力地挺动着屁股,从小穴中涌出一股又一股的淫水顺着陈健站着的鸡巴向下流去。

    “啊,爸爸,你的硬鸡巴,干得我好爽啊,美死我。”“现在可是你在操爸爸啊,爸爸是给你干得舒服死了,你屁股可真会干。”

    林玉洁一边发出一句句淫声浪语,一边上下晃着屁股,用小穴操着陈健的肉棒。由于身体重力的原固,每一次落下,肉棒都猛猛地撞一下花心,又酸又麻的味道让林玉洁每一次都全身发颤,爽到了极点。大约有二十多分钟,林玉洁又来了高潮,美妙的感觉让她全身无力,软绵绵地。陈健顺势让林玉洁爬下,抱住她的屁股,猛烈地的肏干起来。

    “呀……爸爸……我的大鸡巴爸爸……我要爽死了……你操死我吧……我上天了……好美呀……呀,呀!……大鸡巴呀……你要把我插透了……插烂了……呀!呀!”

    在陈健的肏插下林玉洁第一次高潮还没过去第二波的高潮就又来到了。而陈健也在林玉洁的身体内又射出了一点精液,软了下来。两人拥抱着抚摸着看陈力还在奋力地操着陈静,陈力的小腹打在陈静的屁股上啪啪地响,陈静被弟弟操得花枝乱颤,噫噫呀呀地胡言乱语。“…啊…爽死了……我死了……弟弟……你的鸡巴太会干了……啊!……”

    “姐姐……我就是要干死你……插烂你的小穴……”“是的……来吧……把姐姐操死好了,这……太爽了……啊!”

    “姐姐,真爽啊,我真是操不够你的小穴,啊,我不行了!”陈力将肉棒拔了出来,扳起陈静的头插进了她的小嘴,陈静配合地将湿淋淋的鸡巴含住吸了一下,陈力紧紧地抱住她的头,浓白的精液在陈静的嘴里流了出来……

    疲倦的四人草草地将身上秽物收拾了下赤裸裸地互相依偎在沙发上,欣赏DV刚刚录下的画面。

    “爸爸,弟弟,操着我爽不爽?”林玉洁问。陈力捏着她小的乳头说:“当然爽了,操一辈子都行。”

    “可是你的鸡巴硬不了那么久啊。”林玉洁笑着说,“刚才你们把我和小静操得爽死了,于是现在我却想到一件事要你们帮忙。”

    “什么事,我们一定都会帮你做的。”“是这样……”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一百二十二章 故事会之陈静】

    !!!!林玉洁和陈健、陈力、陈静一家人激烈的肉战终于停止。林玉洁对大家说:“我求你们帮忙的事就是要爸爸和陈力去操我的妈妈。”

    “为什么你要这样做呢?是不是不太好呀?”三个人问。

    “是这样,我的妈妈长得也是非常漂亮;可是在我12岁时,我的爸爸为一个别的女人还是抛弃了我们两个。我妈妈非常伤心,于是让我跟了她的姓;为了我,还有对男人的失望,她从来都没再婚的打算,现在已经十年了。可是今年她才四十三岁,在性欲的需求上正是最强烈的时候。她一个人怎么能忍受得这种寂寞呢!?”

    “当我长大品尝了性的甜蜜,而且沉湎其中时,心中就更能体会到妈妈的寂寞和痛苦了。我想帮助她,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我劝过她,对她说:‘现在我已经长大,可自立了,你为什么不考虑再婚呢?’她说一人这么多年都过来,已经无所谓了。”

    “你妈妈既然这么说了,如果我们贸然去做很可能弄巧成拙的。”陈健说。

    “是呀,尤其是你妈妈现在还是陈力的班主任。”陈静接着道。

    “林老师吗?我可没想到,不过你妈妈长得可真美。”陈力说。

    “今天以前我还为难呢,可是现在好了,只要你们答应帮我就行了。我已经想好了一个计划。”

    星期天下午,林冰回到了家。虽然是星期天,但是她仍旧要去学校去一趟。这在林玉洁的爸爸抛弃她们母女两个后已经成为了习惯,因为只有在工作时,才会把心中的寂寞烦恼暂时忘却。

    从门上的小视口看到林冰回来的林玉洁和陈力急忙跑回到屋中。两个人早已经是一丝不挂地做好了准备,林玉洁上身爬在床上,撅起屁股,陈力站在她身后把肉棒送入了她的小穴,林玉洁更是做作地大声地叫起床来:“……哎呀……好鸡巴……操死我了……好爽啊……”

    推门而进的林冰听到从林玉洁的房内传出的叫声,不禁一愣,向林玉洁的房间走了过去。房门不但没有锁,还开着一丝缝隙;正好可以从侧面把林玉洁和陈力的操穴场面一览无遗。

    林冰看到女儿在一男孩子的大力的肏操下,正在大声的浪叫。心中想:“玉洁可没对我说过有男朋友啊。再说,大白天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有心进去教育她一通。可是手才碰到房门却又把手缩了回来,心想是自己的女儿被人家肏干,自己现在进去了,到时传到别人的耳中,还是自家脸上无光。

    “玉洁姐,我的鸡巴好不好,操得你爽不爽。”

    “啊……好弟弟……你大鸡巴好大、好硬……把姐姐操死了……”

    在门前站了这么一会林冰这时也认出了陈力,‘这不是玉洁的好朋友陈静的弟弟,自己的学生陈力吗!哎,你们俩、你们俩,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看着自己漂亮如花的女儿被人肏干着,大声的浪叫,林冰有点站不住了,腰膝发软,气息也渐渐粗了起来,心底中那原始的欲望一点一点地膨胀了起来。林冰也意识到了,心想:‘既然我又不能进去说他们,我也不能在这儿看着自己的女儿被人家肏干的样子啊,这像什么话。’心中虽然这么想着,可是林冰还是看着陈力又狠狠地操了两下,才快步离开了。

    一直在偷偷地注意着妈妈动静的林玉洁,看到人影闪动知道妈妈走了,急忙让陈力停下。林玉洁来到门前看了看,林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随手一带门,却因为心不在焉,房门晃晃悠悠地又开了一条不大不小的缝隙。林玉洁一看大喜,对陈力说:“看来,配的钥匙也不用着了。我去看看。”

    林冰回到屋内,坐在床上,面前是一个梳妆台,注视着镜中自己年过四十仍然漂亮且毫无皱纹的脸,想着女儿刚才的样子,不由得心潮起伏。连门并没有关上,都没在意,更不知道有个人在外面看着她。林冰凝视着着镜子,就像镜子对她施了魔法般,解开了套装的扣子,一只手从衬衫下面伸了进去,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乳房……

    林玉洁看着妈妈的动作,这正是她想要的,也是她计算着要发生的。看着自己的计划一步一步开展着,林玉洁心中暗自得意。

    欲望慢慢地高涨。林冰仍在轻轻地抚摸自己的乳房,另一手却又把衬衫的纽扣一粒一粒的解开……乳罩也被扯了出来扔在了床上……

    “哇,粉色!无吊带缕花的胸罩,如果让人知道工作套装下妈妈穿得这么性感,只怕很多人都会流鼻血啊……”

    林冰双手捧住自己的乳房,轻轻地在空中转着。虽然乳晕和乳头不再是少女那种嫣红,颜色有些深了,可是在坚挺、丰满、白皙的乳座的衬托下仍是那么的诱人。

    林冰揉搓着自己的双乳,看着镜中自己近似完美的上身,不仅有些骄傲;心中难耐的寂寞却又化做深深的欲望淹没她的全身……

    林冰的气息渐渐地粗了,微微地张开了双唇。一只手伸向套裙里,屁股扭动着……一条缕花的内裤也脱离了林冰的身体,身体分泌的汁液让它的前端已经湿润了。林冰把它随手扔在了一边,就拉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将一个自慰棒拿了起来,操进了自己的小穴,吐出长长的一口气,闭上眼,仰面躺在了床上。

    林玉洁心说:‘我就等着你用它呢。’原来有一次林玉洁偶然收拾房间时发现了林冰的这个秘密。林玉洁对正在自己的房中看着等待的陈力一招手,陈力飞快地冲进了林冰的房间,挺着他那一直抚摸着不让它软下来的肉棒。

    林冰正闭着眼享受着自慰棒插进体内那种充实的快感,却感到有人闯进了自己的屋中。她还没反应过来,陈力已经把自慰棒拔了出来,用自己的肉棒插入了自己敬慕的美貌老师的小穴中,双手抓住了那对丰满的乳房。

    “啊!谁?!啊!不!陈力,你不可以!别这样做!陈力放手!”林冰片刻的迟钝后反应了过来,扭动着身体想要从陈力的身下离开。

    林玉洁也冲进了房间,按住了林冰挣扎的双手,“妈妈,小力都是为了你好啊,一个活生生的男人,又热又粗硬的鸡巴不比那冰冷的自慰棒好吗?”她示意陈力赶快抽插。

    “玉洁,你、你竟然要别人来干你的妈妈。”

    “妈妈,他不是‘别人’,刚才您不也看见我的小穴也让他干了吗!”

    “我不要……放开我……”林冰说着、挣扎着,仍然感觉到陈力大力的肏干下,炽热的肉棒摩擦着自己久未经人道的小穴,猛烈地冲撞在自己的花心上,给自己的身体带来一阵阵酥麻的快感。

    “妈妈,你知道吗?自从我知道你在偷偷地用自尉棒,我就很伤心。妈妈你太委屈自己了。人生很短暂,你何苦难为自己呢?小力是我找来的,今天这个事也是我计划的。”

    林冰在陈力的肏干下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全身在肉棒的打击下,快感涌上全身,乳头硬梆梆的,可是全身却已经软绵绵地无力反抗了。而且早已忘却了的舒爽的滋味,使林冰不自主地张开了刚才还要拼命合扰的双腿。林玉洁看到妈妈不再挣扎了就松开双手,把林冰已经解开纽扣的上衣和衫衣脱了下来。

    林冰开始喘气了,嘴里微微发出噫呀的声音。

    “妈妈,你是不是感到很爽呢。”

    “可是,你……不该这样算计妈妈,让人家给干啊。何况,小力还是我的学生。”林冰喘着气。

    “你的意思,如果不是陈力,妈妈您就乐意了。”林玉洁笑着说。

    “不……,我不是这意思……啊……呀……”一阵快感让被女儿看着被肏干的还有点羞涩的林冰不禁叫了出声。

    “事到如今,我总不能去报案说,我被我女儿和他男朋友强奸了……但愿你是对我好,爱我、关心我。”

    “妈妈,小力不是我的男朋友。他只是我追求肉体快乐的一个伙伴。在大学时,你不知道我有好多人。现在在这个城市,只有他和他的爸爸。不过以后还会有其它人。”

    “什么,还有他爸爸。”林冰望着自己的女儿,觉得有些陌生,“玉洁,你怎么会如此呢。”

    “淫荡是吗,自从我知道爸爸和别的女人远走高飞后。我就想,为什么只许男人去泡女人,追求性的欢乐,可女人同样有欲望却不可以呢?后来我长大了知道多了,我也知道了这不是男人的专利。既然科学家为我们发明了避孕药,安全套,为什么我们不利用它们呢。”

    林冰听了林玉洁的话,心中感慨:‘女儿说得有点道理,男人的肏干真是舒服,自己的十年的青春就这样浪费了,每当夜深人静自已独处寂寞,孤枕难眠,虽然心有不甘,可是却怕人言可畏。’

    林冰虽然用自慰棒,可又如何和男人的的肉棒相比呢,陈力又一心想要把林冰干得最舒服,林冰在女儿面前的最后一点羞耻感也被陈力的肉棒操得无影无踪了。

    “啊……好爽啊……小力……好孩子……不……好哥哥……好丈夫……”陈力已经把她送入高潮的云端,花心中涌出一股高潮后的爱液,暖暖地刺激着陈力的肉棒。

    “林老师,你的小穴好紧,快受不了……”

    “能不紧吗,我好久没被操了,那个东西插进两下就又没意思了。好哥哥,你的肉棒太好了。”

    “妈妈,你叫他‘哥哥’,他还没我大,再说我们不是乱了辈份了吗。”

    “…啊呀…玉洁……妈妈是爽得美了……说了胡话了……反正操也操了……啊……我又不行了……啊、啊、啊……”

    “冰姨……我也不行了……我、我要流出来了……”

    “……好……好……你都操得我受不了了……。啊、不行,别射在那里,我没有避孕。”

    “来,姐姐帮你接着。”林玉洁跪在床上,噘起嘴,张开了双唇。陈力将肉棒狠命的在林冰的的小穴中操了十多下,操得林冰又是爽得乱叫,才把粘乎乎的肉棒插进了林玉洁的小嘴,浓白的精液激喷而出,灌满了林玉洁的小嘴。林玉洁把陈力推开,把陈力的精液咽了下去。

    “妈妈,你来把它舔干净,好吗?”

    “嗯,我试试……”林冰犹豫了一下,还是跪在了陈力的胯下咬住了鸡巴,给陈力舔了起来。把心里的羞耻感完全扔到了九霄云外。

    “玉洁姐,你把冰姨的裙子也脱了吧。”陈力看着面前这两个美艳的母女,一个刚刚把自己的精液喝下;一个在舔自己的肉棒,而且还是自己的老师,在学校是那么美丽高贵,现在却变得此的放浪。心中的欲望又起来,肉棒也跟着站了起来,顶进了林冰的喉咙。

    林冰张口把陈力粗大的肉棒吐了出来,“小力你好历害,才射过又硬了。”

    “冰姨,谁叫你长得那么漂亮啊?看见你就想操你。”

    “以前在学校时想过吗?”

    “当然想过,咱们班上好多男同学都说您长得漂亮,私下都想操您呢?”

    “啊、呸,你们这么大点的小孩子也花心!小力,再操冰姨一下好吗,玉洁你……”林冰谦意地看了林玉洁。

    “妈妈,只要你开心就是我最大的心愿。小力快点安慰妈妈的浪穴。”

    “妈妈才不浪呢,都是你……”林冰说着把身体扭过来把屁股对着陈力,陈力仍是站在地上,将挺立的肉棒向下压平,肏入林冰的小穴,硬挺挺的肉棒向上挑着。

    “啊……好硬啊……把我给挑起来……小穴给挑烂了……”

    陈力一只手抓住林冰屁股丰满的白肉,另一手揉搓着林冰在自己肉棒冲击下不断晃动的乳房。屁股一挺一挺把肉棒如飞般地在林冰的小穴中进出。

    没有多大会林冰就支持不住了,“啊……好爽啊……好美……”一句一句的浪语随着娇媚的喘息声迸了出来。

    陈力大约猛操了有十多分钟,林冰又来了高潮,整个身体都爬在了床上,双腿也伸直了,使陈力不得不趴在她光滑的脊背上。而林冰双腿紧紧地夹着,陈力肉棒也无法操了。

    “小力,别操我……你把我操死了……我受不了了……你操玉洁去吧……好爽啊……”

    陈力只好把肉棒抽了出来。林玉洁的小穴早已是春潮泛滥了,正用自慰棒在自己动手呢,见陈力过来,急忙把双腿大大的分开,高高地举在空中。

    “好弟弟,快来干我,姐姐的小穴好痒啊。”

    陈力把林玉洁往床沿边拉了下,抓住她的双腿,滋地就操了进去,将林玉洁的好多淫水都溅了出来。

    “爽不爽?”

    “爽、爽、爽得很,好弟弟,我太爱你的大鸡巴了,它叫我爽死了……啊…捣到花心了……把我捣烂了……啊……啊……好美呀……”

    陈力和林玉洁两人大干了二十多分钟,林玉洁来了两次高潮陈力才把精液射进了林玉洁的体内。

    激情过后的三人在床上休息,说笑了一会。天已快黑了,林冰要去做饭,被林玉洁给拦住了。

    “今天别做,我领你去一个地方吃。”“去哪里啊?”

    “你就先别问了,去了您知道了。”三人出了门打了出租,就去了陈静的家中。林冰一进门看见陈静,就明白了原来这是陈力家。桌上已经摆好饭菜,陈静和陈健正看着电视等他们。看见林冰他们进来,两人急忙起身。

    “小静,老实说,今天这事是不是你也有份。”林冰笑着对陈静说,

    “这也是孩子的一片心意嘛,说实话开始我也有点接受不了。”陈健忙说,“来坐下开饭。”

    “妈妈,他们父女都已经操了。”林玉洁吃着饭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对林冰说了一遍。饭也吃得差不多了。

    “冰妹,让我操操你的小穴如何。”“既来到你们家,吃了你们的饭,还不是你说了算。”林冰嗔笑着说,却动手把衣服脱光了,将娇美的身躯展示在陈健的眼前。

    陈健不由大为赞叹:“好美呀,冰妹,你不光脸庞生得好看,身体更动人。我快忍不住了。”

    林冰走了过去笑着说:“忍不住,就来吧。反正今天就得给你操。”伸手从皮带下面过去抓住了陈健勃起的肉棒,“我看你刚才都已经忍不住了。”陈健将裤子脱去,让林冰双手支着餐桌,把她的双腿打开从后面插了进去,“好紧,好美的小穴,我可不想就今天操你,我要天天操你。”

    “我要天天操冰姨,冰姨的小穴操起来好舒服。”

    “嗯…你的鸡巴好硬……好爽……只要你们愿意,我天天让你们操……喔…好美……”

    “这样好不好,干脆爸爸和冰姨结婚好了,这样我们一家人不是可名正言顺地住在一起了。”陈静拍着手站起来说道。

    “好啊,我这样我就又有妈妈了,而且还可以操妈妈的小穴,姐姐你太伟大了。”陈力第一个赞成。

    “不知道爸爸愿不愿啊!?”林玉洁来到陈健的身后抱住正努力地操着自己妈妈的陈健的腰撒娇地说。

    陈健回过手来捉住林玉洁的乳房揉搓着,笑着说:“我娶了你妈妈就会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妻子可操,还顺便能操你这样漂亮的女儿。我结一次婚,带回家两小穴操,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啊,怎么会不同意呢。冰妹,你怎么说。”

    “反正操都被你父子俩操过了,以后还能名正言顺点。”林冰一边浪叫着,一边说。

    “妈妈,你看我现在操你另外一个女儿。”陈力撩起陈静下面真空的裙子,把肉棒插进了陈静的小穴。

    “妈妈,小力好坏呀,欺侮我……”陈静撒娇地喊着。

    “你爸爸不也是在欺侮我吗……可好爽啊……我来了……我要不行了……玉洁……来……我不能做了……啊……啊……你来吧……我今天已经被操三次了…啊……喔……爽死了……”

    林玉洁扶着无力的林冰向沙发走去,让她躺在那休息一下。陈健急不可待地就在林玉洁走着时将肉棒插了进去,一步一步地走着操着,“让我操一下我漂亮的乖女儿。”

    一周后,陈健和林冰办了结婚的手续。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一百二十三章 故事会之刘梅】

    !!!!陈静的故事虽然淫乱,却是充满了异常的温馨,我抱着她亲吻着,陈静笑了一笑,将我的阴茎从她柔嫩的屁眼里面退出来,将位置让给了抽到下一支签的刘梅,刘梅坐到我的腿上,用她饱满肥腻的阴户将我的阴茎吞了下去,我感觉一阵舒适,不禁倒吸凉气。

    刘梅温柔地看着刘迎风,轻声地说:“我的父亲是继父,大家都是知道的……这要从很久以前说起了……

    在我的印象中,一直没有父亲的任何印象,妈妈对此有多种解释,但我一直没有见着我的父亲。妈妈很漂亮,正因为如此,从我记事起,就一直有人对着我和妈妈指指点点,一些小朋友还骂十分难听的话,每次,我都哭着回去找妈妈要爸爸,要么挨一顿打,要么惹得妈妈也是一阵哭。

    我一直羡慕同学可以搂着爸爸撒娇,终于有一天,妈妈挽着一个儒雅的男子来到学校门口接我,说:“梅梅,叫刘叔叔。”那,就是我第一次见到老头的情形。老头当时四十二岁,看起来很年轻、很帅,风度翩翩,我当下十分高兴,热情地招呼着他。

    接下来一两个月内,我幸福极了,同学们都对我讲:“哇,你叔叔好帅哟!”妈妈也对我变得十分的温柔,老头儿隔三差五的送我一些娃娃、文具和一些精美的小东西。在一个下雨的夜晚,妈妈对老头儿说,雨下这么大,你就不回去了吧。当天晚上,妈妈的房间里传来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让我脸红。

    后来老头儿就来得更加频繁了,我也逐渐习惯了那些声音。那是一个夏天,天气很热,小城经常拉闸限电,当空调停下来的时候,我就去把门开一丝丝缝,以便吹进来一些凉风,终于有一天晚上,风可能大了些,把门完全吹开了,老头儿上厕所的时候看见了我刚刚开始发育的身体,然后就爬上了我的床。

    我剧烈的反抗,但老头儿对脱衣服有着深入的研究,何况又是在夏天,不到两分钟,他就粗暴的插了进来,我痛得几乎晕了过去,忍不住哭出声来,妈妈闻声过来,扑上来对他又抓又咬,把他赶了出去,然后抱住我放声大哭。

    妈妈又开始服安眠药——那天晚上,老头儿以为妈妈吃了安眠药后肯定睡得很死,但他没有想到的是,那段时间,妈妈根本无需药物也能睡得很香。

    中考我考得不错,恰好妈妈单位组织旅游,妈妈决定带我一起去。在机场,竟与老头儿迎面碰上,老头儿很绅士地向我们打招呼,妈妈没有理他,我平静地看了看他。老头儿没有尴尬,也没有愧疚的样子,大方的坐在我们对面,轻声地和他的陪同人员交谈着,看着他文质彬彬的样子,我不禁轻声的给妈妈讲:“妈,那个人看起来倒真是一个教授。”妈妈有点疑惑,老头儿是教育大学教育学院的副院长,早就不止是教授这个级别了,我恶狠狠地补充道:“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兽!”妈妈被我的话逗得扑哧一笑,立马又觉得这样子很对不起我,赶紧拉下脸来。

    他竟然与我们同机,上了飞机后,我忙着看窗外的风景,老头儿走了过来,和妈妈单位的好几个人打了招呼,全然不顾妈妈的白眼和恨意,和妈妈旁边的男士嘀咕了一番,同他换了座位。他并没有急着和妈妈讲话,我本来以为他会道歉的,但是他没有。他要了一份英文的《中央日报》,泰然的看了来起来,向妈妈请教了几个单词,得到的只是冷眼和低声呵斥,他也不以为意。大约飞了大半个小时左右,机长过来向老头致意,并邀请他到驾驶舱去,老头儿很随意的讲:“梅梅,一起过去看看?”我有些心动,妈妈正在犹豫,机长很热忱地说:“小朋友一起过去吧,驾驶舱的风景很漂亮的。”看着机长的制服和一身正气,加上其他人投来羡慕的眼光,妈妈同意了。

    这时妈妈单位上的同事才知道妈妈交了一个顶级男友,名气极大的副院长,连声恭喜,妈妈有些不知如何回应,但心里高兴是肯定的。下飞机时,老头儿极力邀请我们同他一起去,说有人接待,管吃管喝管玩,玩儿的地方也比跟团的好,妈妈单位的领导热忱的当着他的帮凶,妈妈只好问我的意见。“好嘛。”我冷冷的说。

    当我们三人终于有时间单独在一起时,老头儿郑重地向妈妈和我道歉,并说我现在都还是个小孩子,自己对那晚上的行为也不可理解、不可原谅,这种事情绝不会再发生,“我就当梅梅是自己的女儿一样。”他严肃的说道,很令人信服,“要不,梅梅叫我爸爸?”,“呸!八字都还没一撇也。”妈妈倒有些娇羞了,我有些不高兴。

    其实妈妈很担心我会不高兴,后来总是找了一些机会开导我,讲一些老头儿的好,我还是对他冷冷的,不过不太反对他们结婚了,他们在我高二的时候领了证,这时妈妈确信老头儿完全是一个好人,一个好继父,我也这么认为。但是妈妈忘了我初二的时候就被老头儿强奸了,我也忘了,高一的某天晚上,老头儿又跑过来悄悄的把我偷奸了。那一次我睡得死死的,老头儿在后面轻轻的抽插着,我心里极其厌恶,但仍然睡得死死的。

    老头儿很有公德心,在我身上偷偷地发射了之后并不会仓皇逃离,他会很温柔地给我清理,他轻轻的擦拭,这时我竟然会有一些快感。

    整个高二,由于妈妈看得很紧,我也十分警惕,他完全没有机会。

    到了高三,我的学习逐渐有些吃力了,老头儿可以给我作一些辅导和讲解,为了给我作辅导,他专门去找了一套完整的高中课本来看,这让妈很感动。当他站在我身后,给我指指点点时,我忽然感受到了我们家一直缺少的雄性气息,似慈爱,又似温暖。有几次他伸手过来验算时,不小心用手背碰到了我的乳房,麻酥酥的,十分受用。妈妈注视着父女俩的背影,很欣慰。也许是得到了鼓励,也许是这样在眼皮底下偷偷摸摸让他感到十分刺激,他的胆子越来越大,趁妈转身去别处时,他的动作越来越大,终于有一天,他干脆就一把抓住了我的乳房,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

    作为超越常人的冷静,我想就是这个时候开始向老头儿学习的,我仍然平静地问问题,他也一本正经的解答,妈妈很紧张我,但她没有发现这些。我一直确信妈妈没有发现的是,老头儿在那之后总是在我熟睡之后跑来偷偷奸我,大约有十几次吧,每次我都睡得死死的。

    有天妈妈在单位加班,老头儿给我辅导,他大概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十分兴奋,手都抖了,浅浅的挨了几下了终于忍不住了,一屁股坐下来和我并排,然后伸两手把我环抱过去,把玩我的双乳,我试图象往常那样平静的接受他的亵玩,但不行,他开始过份,把手伸到衣服里面去摸我的乳房,我有些厌恶了,于是我停下来,不说话,他以为还可以玩,手伸向我的下体,我开始反抗。

    他不管我,把我抱起来向床走去,我奋力挣脱,狠狠地给了他一耳光,对他讲:“爸,”那是我第一次叫他爸,我喘了一口气,“爸,我希望妈妈有一个恩爱的男友,我希望我有一个慈祥的父亲,我不希望你又来破坏这一切,好不好?”

    老头儿非常羞愧,接下来乖了好多天,辅导时都不碰我,我倒有些不习惯。找了个机会把乳房严严实实的贴在他的手臂上,这样偷偷摸摸的挨挨擦擦,我感觉比他晚上来日我还爽。老头儿聪明绝顶,他很快明白了我的底线,父女这层窗户纸不能捅破,要玩儿也要一本正经的玩儿。于是他又开始放心大胆、若无其事地在我妈的眼底下把玩我的青春。

    久走夜路都要闯鬼。当老头儿和我都开始习以为常时,未免就会放松警惕。临近高考的前几天,老头儿给我检查复习情况,天气很热,捂在乳罩内的肉肉开始发烫,老头儿很体贴我的心思,妈妈到厨房弄饭去了,他抛起我体恤和乳罩,轻触我的乳头,一阵凉风吹过,两只大白兔起了一阵鸡皮疙瘩,爽到命头去了。所以他要放下我的衣服时,我制止了,要他接着给我讲下一道题,他乐得下体都硬了,一边玩着我一边讲,很快,我们俩都被正义事业吸引住了,我们讨论着题目,却忘了我的乳房,和他的手在干什么,直到妈妈走进屋来。

    妈妈进屋时他正在轻轻拉起我的乳头,放开,弹回去,又捻起来,又弹回去,他要感受难得的少女弹性,虽然当时我只有十八岁,但完全成熟了,乳房比妈妈的还大一号,浑圆挺拔,又白又嫩,这样一只乳房上有一只青筋暴暴的爪子,对妈妈来讲,是怎样一种视觉冲击啊!

    我很镇静——老头儿说他是那时发现我非常适合当领导的——立马站起来整理好衣服,低头离开了房间。

    妈妈忍了又忍,终于没有大闹,可能是我马上要高考的缘故。我只是在吃饭时发现老头儿脸上有几道明显的抓痕,耳朵都快流血了。妈妈对我忍了又忍,终于没有说什么。

    我确信妈妈是准备等我高考结束之后就跟老头儿算总帐的,但她没有找到那样的机会,老头儿借故出差了,等我成绩出来之后才回来,不出所料,我这个曾经的三好学生考得一塌糊涂,妈妈还没有来得及和老头儿追究原因,老头儿就奔波开了,他拉着妈妈一起,放下架子,四处求人,终于在开学前十几天把我安排到了教育大学他分管的教育学院幼儿教育学系。

    然后,妈妈给我准备行装,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离开妈妈过,妈妈很舍不得,哭了好几回,责备我的话也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分别时终于忍不住吞吞吐吐的对我讲:“梅梅,现在你上大学了,如果遇到合适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