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53 部分阅读

    的娇滑秀腿更是一阵痉挛紧夹住我的双腿。

    我感觉非常差异,只感觉身下这千娇百媚的少女那洁白如雪的平滑小腹和微微凸起的柔软阴阜一阵急促地律动、抽搐。

    在路静雪白平滑的小腹和阴阜一起一伏的狂乱颤抖中,少女那湿漉漉、亮晶晶,玉润无比的嫣红玉沟中,因情动而微张的粉嘟嘟的嫣红的“小肉孔”一阵无规律地律动,泄出一股乳白粘稠、晶莹亮滑的玉女爱液和她的处女血,这股温湿稠滑的液体流进她那微分的嫣红玉沟,顺着她的“玉溪”向下片片落红……一股熟悉的温热暖流又从她阴道深处潮涌而出,路静不禁娇羞万般,如花秀靥上更是丽色娇晕,羞红一片,真的是娇羞怯怯、羞羞答答、我见犹怜。

    这时,她诧异地感到,有什么东西正轻碰自己的香唇,原来,我那根肉棒不知什么时候已昂首挺胸,正在她眼前一点一晃地向她“敬礼”她赶紧紧合秀眸,芳心怦、怦乱跳,美眸紧闭着根本不敢睁开,可是,那根肉棒仍然在她柔软鲜红的香唇上一点一碰,好像它也在撩逗她。

    她本已绯红如火的秀靥更加晕红片片,丽色嫣嫣,秀丽不可方物。

    我捉狭地故意用肉棒去顶触少女那鲜美的红唇、娇俏的瑶鼻、紧闭的大眼睛、香滑的桃腮……路静给我这一阵异样淫秽地挑逗撩拨,刺激得不知所措,芳心怦然剧跳。

    而且她的下身玉胯正被我舔得麻痒万分,芳心更是慌乱不堪。她发觉那根粗大的肉棒紧紧地顶在自己柔软的红唇上,一阵阵揉动,将一股男人特有的汗骚味传进自己鼻间,又觉得脏,又觉得异样的刺激,她本能地紧闭双唇,哪敢分开。

    这时候,我口里含住路静那粒娇小可爱的阴蒂,一阵轻吮柔吸,一只手细细地抚摸着路静那如玉如雪的修长美腿,一只手的两根手指直插进路静的阴道中。路静樱唇微分,还没来得及娇啼出声,那根早已迫不及待的巨棒就猛顶而入……路静羞涩万般,秀靥羞红一片,她那初容巨物的樱桃小嘴,被迫大张着包含住那壮硕的“不速之客”。

    她用雪白可爱的小手紧紧托住我紧压在她脸上的小腹,而我同时也开始轻轻抽动插进她小嘴里的巨棒。路静娇羞万般,丽靥晕红如火,但同时也被那异样的刺激弄得心趐肉麻。

    我更加狂猛地在这清丽难言、美如天仙的绝色少女那赤裸裸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上耸动着……我巨大的肉棒,在少女天生娇小紧窄的阴道中更加粗暴地进进出出……肉欲狂澜中的少女只感到那根粗大骇人的肉棒越来越狂野地向自己阴道深处冲刺,她羞赧地感觉到粗壮骇人的“它”越来越深入她的“幽径”越刺越深……芳心又羞又怕地感觉到我还在不断加力顶入……滚烫的龟头已渐渐深入体内的最幽深处。

    随着我越来越狂野地抽插,丑陋狰狞的巨棒渐渐地深入到她体内一个从未有“游客”光临过的全新而又玄妙、幽深的“玉宫”中去……在火热淫邪的抽动顶入中,有好几次路静羞涩地感觉到我那硕大的滚烫龟头好像触顶到体内深处一个隐秘的不知名的但又令人感到酸麻刺激之极,几欲呼吸顿止的“花蕊”上。

    她不由自主地呻吟狂喘,娇啼婉转。听见自己这一声声淫媚入骨的娇喘呻吟也不由得娇羞无限、丽靥晕红。

    我肆无忌怛地奸淫强暴、蹂躏糟蹋着身下这个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肉体。凭着我高超的技巧和超人的持久力将路静奸淫强暴得娇啼婉转、欲仙欲死。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一百零二章 二度梅开】

    !!!!路静则在我胯下蠕动着一丝不挂的赤裸玉体,狂热地与我行云布雨、交媾合体。只见她狂热地蠕动着赤裸裸一丝不挂的雪白胴体在我胯下抵死逢迎,娇靥晕红地婉转承欢,千柔百顺地含羞相就。

    这时我们两人的身体交合处已经淫滑不堪,爱液滚滚。我的阴毛已完全湿透,而路静那一片淡黑纤柔的阴毛中更加是春潮汹涌、玉露滚滚。从她玉沟中、阴道口一阵阵黏滑白浊的“浮汁”爱液已将她的阴毛湿成一团,那团淡黑柔卷的阴毛中湿滑滑、亮晶晶,诱人发狂。

    我粗大硬硕的肉棒又狠又深地插入路静体内,我的巨棒狂暴地撞开少女那天生娇小的阴道口,在那紧窄的阴道“花径”中横冲直撞……巨棒的抽出顶入,将一股股乳白黏稠的爱液淫浆“挤”出她的“小肉孔”巨棒不断地深入“探索”着路静体内的最深处,在“它”凶狠粗暴的“冲刺”下,美艳绝伦、清秀灵慧的少女的阴道内最神秘圣洁、最玄奥幽深,从未有“物”触及的娇嫩无比、淫滑湿软的“花宫玉壁”渐渐为“它”羞答答、娇怯怯地绽放开来……

    这时,我改变战术,猛提下身,然后吸一口长气,咬牙一挺肉棒……路静浑身玉体一震,柳眉轻皱,银牙紧咬,一幅痛苦不堪又似舒畅甘美至极的诱人娇态,然后樱唇微张,“哎……”一声淫媚婉转的娇啼冲唇而出。

    路静芳心只觉“花径”阴道被那粗大的阳具近似疯狂的这样一刺,顿时全身冰肌玉骨酸麻难捺至极,酸甜麻辣百般滋味一齐涌上芳心。只见她一丝不挂、雪白赤裸的娇软胴体在我身下一阵轻狂的颤栗而轻抖,一双修长优美、雪白玉润的纤柔秀腿情难自禁地高举起来。

    路静狂乱地娇啼狂喘,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呼吸着,那高举的优美修长的柔滑玉腿悠地落下来,急促而羞涩地盘在我腰后。那双雪白玉润的修长秀腿将我紧夹在大腿间,并随着紧顶住她阴道深处“花蕊”上的大龟头对“花蕊”阴核的揉动、顶触而不能自制的一阵阵律动、痉挛。

    我也被身下这绝色娇艳、美若天仙的少女那如火般热烈的反应弄得心神摇荡,只觉顶进她阴道深处,顶住她“花蕊”揉动的龟头一麻,就欲狂泄而出,我赶忙狠狠一咬舌头,抽出肉棒,然后再吸一口长气,又狠狠地顶入路静体内。

    硕大的龟头推开收缩、紧夹的膣内肉壁,顶住她阴道最深处那羞答答的娇柔“花蕊”再一阵揉动……如此不断往复中,我更用一只手的手指紧按住路静那娇小可爱、完全充血勃起的嫣红阴蒂一阵紧揉,另一只手捂住路静的右乳,手指夹住峰顶上娇小玲珑、嫣红玉润的可爱乳头一阵狂搓我的舌头更卷住路静的左乳上那含娇带怯、早已勃起硬挺的娇羞乳头,牙齿轻咬。

    “啊……啊……啊……哎……啊……啊……哎……唔……啊……哎……啊啊……啊……”路静娇啼狂喘声声,浪呻艳吟不绝。被我这样一下多点猛攻,但觉一颗芳心如飘浮在云端,而且轻飘飘地还在向上攀升……不知将飘向何处。

    我俯身吻住路静那正狂乱地娇啼狂喘的柔美鲜红的香唇,企图强闯玉关,但见少女一阵本能地羞涩地银牙轻咬,不让我得逞之后,最终还是羞羞答答、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我舌头火热地卷住那娇羞万分、欲拒还迎的少女香舌,但觉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琼浆甘甜。

    含住路静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淫邪地狂吻浪吮……路静樱桃小嘴被封,瑶鼻连连娇哼,似抗议、似欢畅。

    这时,我那粗大的肉棒已在路静娇小的阴道内抽插了七、八百下,肉棒在少女阴道肉壁的强烈摩擦下一阵阵趐麻,再加上在交媾合体的连连高潮中,本就天生娇小紧窄的阴道内的嫩肉紧紧夹住粗壮的肉棒一阵收缩、痉挛……湿滑淫嫩的膣内黏膜死死地缠绕在壮硕的肉棒棒身上一阵收缩、紧握……我的阳精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我抽出肉棒,猛吸一口长气,用尽全身力气似地将巨大无朋的肉棒往路静火热紧窄、玄奥幽深和阴道最深处狂猛地一插……“啊……”路静一声狂啼,银牙紧咬,黛眉轻皱,两粒晶莹的珠泪从紧闭的秀眸中夺眶而出……这是狂喜的甜美至极的泪水,泪则全身仙肌玉骨一阵极度的痉挛、哆嗦,光滑赤裸的雪白玉体紧紧缠绕在我身上。

    淫水,是一个女人到达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之巅、在“碍”随着一声娇羞轻呼,一股乳白粘稠的处女阴精从路静阴道深处的子宫内流射而出,顺着浸透在阴道中的肉棒,流出阴道,流出臀沟,沿着玉股,浸湿白洁中沾染着片片处女落红的床单这时,我的龟头深深顶入路静紧小的阴道深处,也在她紧紧含住龟头的子宫口的痉挛中,将一股又多又浓的精液直射入路静幽深的子宫。

    美丽、清纯的路静性交后已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她被我操得欲仙欲死,只见我们两人下身紧紧交合在一起的媾合处淫精爱液斑斑,狼藉秽液不堪入目……开苞炮打完后,路静一丝不挂地跳下了床,注视着床上同样一丝不挂的我。

    “你的床上功夫真棒,我是头一次做,你搞得我很舒服,凭你这身床技抢得我的初夜权,我也不怪你,但你别误会,这没什么,不能说明我已爱上了你,更不能代表我已选择了你。”

    我没说什么,这时计筱竹走了进来,看着赤裸的一对男女,计筱竹知道我已成功。

    “学姐,我对不起你。”看见计筱竹她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学姐,我被他奸污了。”

    “妹妹,失身没什么,不要哭,女人总有第一次,他是我们大家的老公啊,”

    “但我是被强暴的,在自己的公寓,在自己的闺房,在自己的玉床上被他破处的。”

    “强暴就强暴吧,我们老公床上功夫特棒,我想你被强奸中也得到了快乐。如果你要他随时可回到你身边,现在你重要的是做出抉择是不是要加入我们,我先睡了。”计筱竹出了路静的闺房回到安琪的房间。

    我也起了床,但还没穿衣服,路静同样一丝不挂地站在我面前,大胆地看着我,我觉得有望,她肯定要选择我,天啊,我太幸运了。

    “做也做完了,这么晚了,还不走?”路静冷冰冰地说。

    完了,我的情绪立刻到了最低点,她还是不选择我,我只好走了:“那,那,那就再见。”我的声音很低。令我吃惊的是突然路静的玉手抓住了我的肉棒,“很晚了,如果你不愿走,你可以留下。”路静俏皮地说“不过你的小弟弟似乎没有一丝睡意还想继续工作。”

    我大喜,一把搂住赤身裸体的路静重新上床。我的脸埋向路静的腿间,“唔……”路静细声地呻吟着。大腿紧紧地挟住我的脸。一阵轻微的体香刺激着我的鼻子。我的鼻子碰了一下她柔软的耻毛,将舌头伸进的肉缝开始激烈地舐了起来。

    “碍…啊碍…”路静拼命地想忍住喘息,但终于受不了这么激烈的刺激,还是开始呻吟了。我的舌头伸向那道裂缝不停的舐动着,待爱液流够了,舌头就拼命刺激她的阴蒂。爱液又粘糊又温热,还略带一点酸昧。接着阴蒂又开始闪闪发光,一下子就勃起了。

    她的下体已被我弄得爱液四溢,我的嘴色,脸颊也变得又粘糊、又湿滑了。我更进一步的行动是,要路静挺起腰肢,分开她那丰满的臀部,专心一致地去舐她的肛门。

    “噢鸣……”路静感到全身痒麻难当,拚命地扭动着腰肢。我再用唾液充分润湿她的肛门,然后将自己的食指,由浅入深地向肛门插进。

    “碍…你不要这样,停手……”她像拒绝似地收紧肛门说。

    “你放松一下啦……”我强行将手指插进。

    “碍…讨厌……”被我手指侵犯了肛门,路静无力地挣扎着。她汗流满面,披头散发,拼命地挣扎,修长的大腿也不停地战栗、哆嗦。

    我的整个手指都插了进去。“唔……”路静已经出了声,她的体内像被刺进一根木条,她不能动弹,全身肌肉顿时僵硬了……我再将大拇指插入她的阴道,两根手指捏住阴道与直肠之间的肌肉,不停地爱抚。

    “啊,碍…”路静摇头,身体挣扎着。我插入的两根手指继续蠢蠢欲动,且一面舔舐着阴蒂。同时又伸出另一只手,去揉摸她的乳房。接着从阴道中抽出自己的大拇指,那食指也慢慢地从肛门拔了出来。

    路静有排便似的感触吧,她用力地收缩着肛门。她的肛门一张一合,好像一朵花蕊,震栗着恢复了原状。

    “好啦!用你小弟弟再射我一炮吧!”路静主动要求。

    “我想从后面来呀,你将屁股翘高一点呀!”我捉着就要从后面向她进攻。

    路静的两手撑在床上,低着头、高高地突着自己的臀部。路静那雪白的美臀,像去壳的鸡蛋一样的嫩滑。我托住她的臀部,勃起的阴茎从后向她插去。不知是期待还是惧意,就在将要插入的瞬间,她的臀部不停地震动着。

    我并未立即插入,我要慢慢体味个中的滋味,慢慢地蹲下自己的腰身。“噢!”当被插入的一刹那,由路静叫出了声,全身肌肉一阵紧张,腰肢也弯曲了起来。我的下腹部完全压在路静的美臀上,我感到又圆又有弹性的美臀,便更加用力地压在由她身上。

    我开始一前一后地挺动着腰身。“碍…噢……”路静咬紧牙关,紧闭着嘴唇,终于她也忍受不住,配合着我有节奏的动作,她也开始有规律地呻吟。粘膜的摩擦,发出“辟嗒辟嗒”的声浪,路静溢出的爱液将我的阴囊都弄至湿湿滑滑了。

    “你觉得舒服吗?你也试着扭动一下吧?”我屏息静气地说。我将整个身体都压在路静裸露背上了。又伸出我的双手,抓住路静的一对乳房,继续活动着腰身,继续向她压了下去。

    “碍…碍…碍…”路静被搞到已经喘不过气来,她缩起两只脚,拚命地挣扎着身子。由于是从后向她插入,路静受到了最大的刺激,我也感到特别销魂……

    我的肉棒前后抽插的时候都紧贴着路静鲜嫩的阴壁,两者结合得如此紧密,中间连一条缝都没有。这种紧密的接触对我来说是无与伦比的快乐和销魂,在整个抽动的过程中,我可以细致的体会两人肉体相交时产生的那种经过长久的抽插后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放松了,下体处透明的爱液迅速的润滑了两人交合的地方,在肉棒不断的进出时发出“滋、滋”的声音。

    一种从未经历过的刺激快感慢慢的滋生出来,并且逐渐扩散到路静的躯体和四肢。她原本雪白晶莹的胴体上已逐渐呈现出一种成熟、诱人的酡红,象是吸引着别人前来采摘一般,使她的身体越发的显得动人心魄。就连她婉转的呻吟声,逐渐也变得享受,我持续不断的引导着路静,直至两人都到达了交合的高潮。

    路静的身体微微的抽搐着,在肉棒的连续攻击下彻底臣服了。娇嫩的花房吸住了龟头,宫口张开的瞬间,一股阴精快速涌出,我感到路静的阴关已开,阴元已泄,在不知不觉间,路静自己也主动地一前一后地摇动着腰肢,开始配合我的冲刺。

    她自然而然地萌生了快感,因而她才会扭动着自己的身体……约略过了一会儿时间,路静终于忍受不住那股绝顶高潮,只见路静突然一顿,全身肌肉绷得死紧,抬头叫道:“碍……不行了……碍…好舒服……好……好爽……碍…我……我泄了……”刹时一阵天旋地转,全身不住的抽搐抖颤,我只觉路静的阴道嫩肉一阵强力的收缩旋转,死命的夹缠着胯下肉棒,夹得我万分舒适,急忙将肉棒紧紧的抵住穴心嫩肉不停的磨转,转得路静汗毛直竖,仿佛升上了九重天外,在一声长长的尖叫声中,一道滚烫的洪流急涌而出,烫得我的肉棒不住的跳动,我双手一用力,腰杆一挺,一手抱住路静浑圆雪白的柔软玉臀,一手搂住路静纤滑娇软的如织细腰,站了起来。

    “哎……”路静一声娇媚婉转的哀啼,随着我一挺腰杆,路静感到阴道膣腔内的粗壮阳具猛地又往她紧小的阴道深处一挺。“哎…”这令人落魂失魄的一下深顶,顶得路静娇躯酸软,上身胴体摇摇欲坠,她本能地用一双如藕般的雪白玉臂紧紧地抱住这个正跟她紧密交合在一起的我。路静娇羞万分地感到,我阳具顶端那粗硕浑圆的滚烫龟头已经结结实实地顶在了她阴道最幽深处最稚嫩敏感的娇羞花蕊——子宫口上。

    我的巨棒越来越深入路静幽深的阴道底部,我的龟头不断碰触到她体内深处最神秘、幽深的羞涩花蕊。终于,一波销魂蚀骨的狂喜降临到我们两个交媾合体的男女身上。我巨大的龟头深深地顶入路静的阴道,顶住她阴道最深处那粒早已充血勃起、娇小可爱的羞赧花蕊一阵揉动……而美貌佳人则全身仙肌玉骨一阵极度的痉挛、哆嗦,光滑赤裸的雪白玉体紧紧缠绕在我身上,在“啊——”长长的一声娇吟中路静从阴道深处又射出了一股又浓又稠的玉女元阴。

    我从路静身后拔出肉棒,又从路静身前插入她那刚被破处的阴道,我就抱住这个温婉柔顺、千娇百媚、美丽清纯的美女那一丝不挂、柔若无骨、娇嫩雪滑的如玉胴体走下床来,在房中走动起来,而且我每走一步,阳具就路静那紧窄娇小的阴道深处一挺一送……我就这样在室内边走动,边插着胯间这个高贵纯洁、美丽优雅的路静那完美无瑕、一丝不挂、凝滑如脂的雪白玉体。

    路静又羞经了小脸,娇羞怯怯地一声声不由自主地娇啼轻哼。她不敢抬起头来,只有把羞红无限的美丽螓首埋在我肩上,一对饱满可爱的娇挺椒乳也紧紧贴在我胸前,那双雪白玉润、纤滑修长的优美玉腿更是本能地紧紧盘在我身后,死死夹住我的腰,因为一松她就会掉下地来。

    我一边走着圈,一边用我那异于常人的粗壮阳具狠狠地抽插着路静那娇小紧窄的滑嫩阴道,“嗯……唔……嗯……唔……嗯……哎……唔……嗯……唔……哎……哎……唔……嗯……”路静又羞红着俏脸,情难自禁地羞羞怯怯地娇啼婉转着,彷彿在回应着我阳具在她紧小阴道内的抽插。

    我抱着这个千娇百媚、一丝不挂、美丽赤裸的路静,火烫粗大的阳具在她的体内进进出出不断抽送,当我转到床边,路静那半掩半合的动人美眸猛地看见刚才她和我激烈交媾的洁白床单上的那一片片狼藉秽物,立时更羞得无地自容。

    因为,她同时发觉一股股温热滑腻的粘稠爱液正从她自已下身与我阳具紧紧“交合”的玉缝处流泄出来,顺着她光洁娇滑的雪臀玉股流下去,流到臀部的最下面时,已变得一片冰凉,“嗯……”路静花靥娇晕,桃腮羞红一片我的肉棒在圣洁美丽的路静的紧窄阴道中不断地抽插顶动着,美丽清纯的路静美眸含春、桃腮晕红,芳心含羞怯怯地娇啼婉转着,回应着他的每一下奸淫抽插……房间内呻吟娇喘声撩人阵阵,旖旎春色弥漫了整间睡房。

    一对精光赤裸的“情侣”忘情地沉溺在肉欲淫海中合体交媾着行当又一波高潮来临时,路静一阵急促地娇啼狂喘,“埃……碍…”一声淒艳哀婉的撩人娇啼从春色无边的室内传出,路静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猛地紧紧缠着我的身体,一阵令人窒息般的痉挛、哆嗦,樱口一张,银牙死命地咬进我肩头的肌肉中,路静再一次体会到那令人欲仙欲死的交欢高潮。

    我将路静重新放在床上,下腹压在她丰美的阴阜上,肉棒顶开了粉红色的花瓣,一阵肌肉收缩的感觉后,大量灰白粘稠的阳精从我的体内急喷而出,温热的液体顿时射进了路静的体内。

    粘乎乎的液体涌入柔软的子宫里,混合了体内原有的阴精,溢满了肉棒和爱穴之间的空隙。持续涌入的液体涂布在深谷中的每一处肉壁上,然后缓缓的流到路静的双股间。

    “啊碍…”路静抖动着全身,她在不停地喘息。大概她觉得精液喷到了子宫口了吧!她的高潮似乎还没有完,阴道在阵阵的收缩,她的情绪一时非常高涨。

    我体味看阴茎搏动的快感。待到精液都被榨干时,我便停止了动作,整个肉躯压在路静的背上。

    路静仍在呼吓呼吓地喘气,她已精疲力竭。她稍微扭动一下身体,全身的肌肉就会敏感地痉挛。

    肉棒射出最后一滴精液,绵软着从爱穴里被挤了出去,路静不由的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路静再也支持不住,身体无力的瘫软在床上。

    “全部射进去了吗?你觉得舒服吗……”路静问。

    “当然舒服了,我的美人。”过了好久,我才慢吞吞地起身,慢慢地将插入的阴茎抽出。

    “碍…”由路静细声地呻吟着。我的阴茎一抽出,精液混合着自路静分泌的爱液,顿时向阴道口倒流了。路静还在极度亢奋高潮中,秀靥晕红如火,美眸轻合,柳眉微皱,银牙紧咬进我肩头的肌肉里。

    高潮过后,我们两个赤裸裸的男女在交欢合体的极度快感的馀波中相拥相缠地瘫软下来。路静娇软无力地玉体横阵在床上,香汗淋漓,吐气如兰,娇喘细细,绝色秀靥晕红如火,桃腮嫣红,惹人怜爱。

    洗澡完后我拥着她双双赤身裸体地睡了,睡梦中我还捧着她一对玉乳,而路静的玉手也握着我的阳具毫不放松……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一百零三章 面具舞会】

    !!!!病已经好了,校管处当然就不会再允许我住在女生公寓里面,这毕竟是不合校规的,不过校管处说我可以晚上再走,这就又让我多了一个白天的时间。

    我坐在电脑前,想像着昨天晚上将路静操得要死要活的情形,感到一种巨大的快意,我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连路静进来我都不知道。

    “喂!醒醒吧,做什么白日梦呢笑得像个白痴一样啊?”我回过神来,发现路静的小脸正悬在我高高仰起的脸上方,这让稍稍的吃了一惊,同时下意识的挺直了腰板想做起来,可就是这下意识的行为让我的嘴贴到了她的小脸上。

    路静反应神速,她微微的呻吟了一声,飞快的转过小脸一口咬住我的嘴狠狠的吻了一下,然后像只兔子一样飞快的跳到一边背着手歪着头笑咪咪的看我。

    我心里有些慌乱,但很快就平静下来,板起脸来训斥她:“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你看看你看看,还背着个手,你以为你是领导人啊?哪个大学生像你这么没规矩,嗯?”

    路静不为所动,依旧笑眯眯的看我,等我唠叨完了她才走过来,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巾,仔细的在我嘴角擦拭起来:“小屁孩儿还一本正经起来了,真的以为是人家的老公啦?我可还没有承认呢。”我一听就急了,伸手就要去捏她的屁股。

    路静却站直了腰,重新走到我前面站好说:“楼下面来了个军官找你。”

    我一愣,军官?谁呢?我扯着脖子向下望了一眼,我拷,原来是上官,他穿着笔挺的大校军装,我赶紧下楼,这家伙看见我后十分利落的给我行了个军礼:“多谢飘长官接见!”我好想踹一脚过去,翻了个白眼:“你找我有事?”

    “嘿嘿嘿……”上官咧嘴笑了起来:“其实找你也没啥事,这不是到饭口了么,我就是来蹭口饭吃……飘少,你也知道我们军人平时有多苦,你一个豪门子弟,应该成为劳军的典范代表……”

    “打住打住!”我懒得听他这些老掉牙的贫嘴:“你就直说来我这里要饭么,乞丐要饭还这么多话——走吧,正好我也饿了。”

    向楼上的路静挥了挥手,我和上官就向外走,他指着停车场上一辆显眼的军用悍马说:“那边。”没想到上官这家伙居然是开着车来的,我斜眼看了看他:“行啊,都混上悍马开了,瞅着比我都有钱怎么还跑我这来混吃喝啊?”

    上官哈哈一笑:“借的借的。”切~防区参谋长还用借车?当我真是白痴啊?

    说话间已经来到车旁边,上官让我坐到副驾驶那边,上了车后我才发现车后座有两个挺漂亮的小女兵,看起来连二十都没到,青春得很。俩姑娘很有礼貌的跟我打了个招呼,一点都不认生。

    “谁啊?”我问上官,上官边倒车边回答我:“我们警卫师宣传队的——我说,你请我们到哪里吃饭啊?我还没去过立慈呢……”

    还没等我回答,车已经向市中心方向开过去了。还没到下班高峰时期,所以上官很快就把车开到立慈饭店。

    停车后这小子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从车后座拿出一套便装自顾自的换上了,口中还念念有词:“麻烦麻烦,以后找你们再也不穿军装出来了,你看你净把我往这种奢侈糜烂的地方领,你这不是腐蚀高级军官么?不是削弱**战斗力么?要不是看在你诚心诚意请我吃饭的面子上我才不来呢……”

    这番话把我气得七窍生烟,却逗得后座两个小女兵直乐。

    两个小姑娘说想吃西餐,于是我们便来到西餐厅找了张桌子坐下,坐下后我发现,这张桌子是上次绒绒过生日时候我们坐过的。

    绒绒这丫头不知现在怎么样……

    上官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有些走神的我打醒了。

    “干啥?”

    我扭头看看上官,这家伙正一脸淫秽的看着我:“这俩丫头咋样?”

    我左右看看,俩姑娘已经不见了,上官又拍了拍我:“别看了,都上厕所去了……我说你没玩过女兵吧?这俩你挑一个。”

    “这也行?”我很惊讶:“你他妈的还算军官那?!怎么说,她们也是军人啊?!”

    上官不屑的撇了撇嘴:“什么他妈的军人,我告诉你吧,那个所谓警卫师宣传队不过是个后门兵的聚集地,里面那帮所谓军人都是些地方议员的公子小姐,连他妈的军训都没受过,都是那帮肥得像猪头的市县领导硬塞到军队里的,还他妈不好不接收,所以就搞了个宣传队,把这帮兵不兵民不民的玩意圈起来养着,部队里有几个把他们当军人看的?就说这俩吧,高个儿那个梅梅是北部一个小市的立委的女儿……”

    他话还没说完两个女孩儿就回来了,我仔细打量了一下两个小姑娘,以我的眼光来看,两姑娘身上果然没有一丝军人的味道,难怪让上官这士官出身的家伙看不上眼。

    我对这俩女孩儿没什么兴趣,连看都懒得看上一眼,上官大概是看出来了,他借口上卫生间,临起身给我使了个眼色,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不对胃口?”上官撒完尿,浑身抖了一下。

    我系上裤门走到洗手台前去洗手:“没兴趣。”

    上官跟了上来问:“晚上没啥事吧?市警察局外事处一个家伙请我参加一个聚会,据说十分刺激,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

    “去吧?我谁也不认识,自己去也没啥意思,你就当陪我得了?”上官眼巴巴的看我,我实在不忍心看到一个大叔流露出如此可怜的眼神,只好同意了。

    吃过了饭,上官给某人打了个电话,没说两句他就给挂了,然后直楞愣的看着我:“那家伙告诉我说要自带女伴,还说……”他凑到我耳朵边小声说:“还说是很开放的那种聚会,你说咋办?”

    我立刻明白过来那是个什么样的聚会了,肯定是那种连磕药带淫乱的派对,我没什么兴趣,倒不是对淫乱反感,主要是对那些磕药以后丑态毕出的男男女女倒了胃口,听说有些人实在是很恶心。

    上官可能是见我犹豫,一把拉住我的手:“飘侄,你不会不想去吧?那你也得可怜可怜我不是,我在金门什么苦都吃了,现在正要开始享受呢,你就算帮我一把不行么?一起去吧?”

    我答应了上官,这家伙眉开眼笑,就像捡了一皮包般高兴,可还没出厕所,他的一张老脸又拉了下来:“姑娘呢?我他妈到哪里找女伴啊?总不能把我老婆拉来吧?”

    我脑中念头一闪:“外面那俩丫头不就是现成的么?这种丫头在地方不可能是什么老实人,没准比我们玩的都疯,你出去试试她们。”

    上官看起来有些不太情愿,想来是不怎么愿意带那俩小女兵去参加派对,但他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不出我所料,当上官假装无意地向我提起,晚上有个“可能很刺激”的聚会时,那两个小丫头都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我问上官,以前有没有参加过类似的聚会,上官摇头说没有,我便把那种聚会的种种大致介绍了一下,随后我给上官使了个眼色,他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桌子。

    两个小丫头咬了两句耳朵,然后其中一个稍微有些羞涩的问我:“飘少,你晚上是不是和上官大校一起去啊?要不……要不带我们也一起去看看吧?”

    我问:“你们没听到我刚才说什么?去那种地方没准就会和不认识的男人上床,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另一个丫头看来是豁出去了,起身走到我身边坐下,挽住我的胳膊:“多大点事啊,不就是和男人上床么,小意思,其实我们主要是好长时间没摇头了,想去疯一下,你就跟上官大校说说,带我们去吧?”

    看到上官从那边回来,我忽然有些兴起,便起身站了起来,跟两个小丫头低声说:“你俩跟我过来。”

    我又走向卫生间,两个小丫头等到上官回了座位,大概是报告要上厕所,随后也跟了上来。

    走到卫生间门口,我进了男卫生间里看了看,里面没人,于是我向两个丫头招了招手,走了进去。

    一会儿,两个小姑娘也跟了进来,我把她俩扯进一个隔间划上门,然后二话没说从裤子里掏出鸡巴然后坐到马桶盖上,两个小姑娘不是雏,见状很利索的一左一右在我旁边蹲了下去,然后握住我软绵绵的鸡巴就含到了嘴里。

    虽然两人都不是生手,但相互间的配合还生疏得很,动作连接十分不流畅,我稍微指点了一下,两个姑娘就开始做得熟了起来,没多大功夫就配合默契,看来不去百花居那种地方真有些浪费了。

    志不在射精,我稍稍享受了一会儿两姑娘青春的小嘴便拉起其中一个,伸手向她衣服里面摸去,从奶子一直摸到内裤里,摸够了就换另一个。

    摸得差不多了,我才站起身,把鸡巴收回来系上裤门,一个小丫头还奇怪的问:“你还没射呢啊?收起来干嘛?”

    我拍拍她的小脸:“差不多就行了,咱们饭还没吃完呢不是?再说晚上有得是机会。”

    两个小姑娘听出来我要带她们去,都雀跃起来。

    回到座位,我跟上官说:“晚上就她们俩吧,省得再找了。”上官点点头,倒没说什么,我见两个小女兵还没回来,便问:“两个你都上了?”上官摇了摇头:“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还不如那兔子么?”

    吃了饭,上官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开车奔着聚会地点去了。那是在华杨戏院附近一家大公司的招待所。上官到了有警卫把守的大门前,打了个电话,过了一会儿,那警卫的对讲机响了起来,里面传出几句我没听清楚的话,那警卫便把我们放了进去。

    在招待所前停了车,我们四人上了台阶走进大门,这招待所外表看起来毫不起眼,但里面可豪华得有些过分,甚至金碧辉煌得有些俗气。

    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迎了上来,微笑着给我们每人发了一个面具,都他妈是蝴蝶形的,让我想起几个印象深刻的欧美A片来。

    引着我们上楼以后,那小姑娘把我们领到一个房间,又交给上官一把可以拴在手腕上的房门钥匙,然后轻声说:“今天招待所里都是来参加聚会的人,几位先生小姐进房间以后可以把衣服脱下来留下,然后上七楼的俱乐部。”

    这是要我们光着屁股上楼啊。我有些不情愿,但既然来了就要遵守规矩,于是我还是脱光了衣服,两个小姑娘也利索的脱光了,然后戴上面具,只有上官还有些扭捏,我踹了他一脚:“快他妈脱!”上官这才嘟嘟囔囔地脱光了,又学着我戴上了面具。

    光着身子开了门,正好对面的房间也被打开了,一个腆着老大肚子的男人领着两个身材一流个子比他足足高了一头的女人往外走,男人见到我们到没什么意外的表现,可那两个高个女人却下意识地用手掩住三点,低着头跟着那男人向电梯走去。

    我走在他们后面,仔细欣赏着两个女人形状优美的屁股,尤其是那个穿着长筒皮靴的姑娘,身材十足魔鬼,那翘屁股足以跟席雅比美了。

    一起上了电梯以后,其中一个女人摁了七楼的电钮,电梯便向上开去。忽然那个我们一起的高个女孩儿悄悄捅了捅我,我扭头看她,她看看我,然后冲前方摆了摆下巴,我顺着看过去,原来是那大肚子男人正眼都不眨的看着我们这边的两个青春少女,胯下那蚕蛹般的小鸡巴已经直愣愣的翘了起来。

    见我看他,那男人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倒是很镇静的对我开了口:“兄弟艳福不浅啊,小妞嫩得很……”说着他拍了拍身边两个女人的屁股说:“一会儿换着玩玩?”

    两个小女兵的身子确实很嫩,还属于少女范畴,而他身边的两个女人看身子也有二十出头,已经完全成熟,可以叫做女人了,想必是这哥们儿已经玩腻了,因此见到小女兵更加青春的肉体便色心大起。

    我倒是没什么意见,扭头看看上官,这家伙正盯着对面那个穿高跟鞋的大奶子女人发愣,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意见,于是我点了点头,吩咐两个小女兵:“今晚你俩就陪那位哥哥吧,记得,想玩好就要听人家话。”接着我低声告诉她们:“不过你们如果不想找麻烦的话,死也别把自己的职业和姓名告诉别人,也别把面具摘下来。”

    两个小女兵显然主要是想摇头跳舞,对陪什么男人倒是无所谓,因此对我点了点头,表示听懂了之后就很乖巧的走了过去,那两个女人也顺从的走了过来,我一把拉过大屁股的长筒靴,照着她的屁股就是一巴掌,她惊叫一声,对面的男人一手一个搂着两个小女兵呵呵笑了起来:“哥们儿随便玩。”

    说话间电梯已经停下,门也开了,我们走出电梯,发现走廊里三三两两的来回走着裸体男女,有的正常走路,有的已经开始就地苟合了,男人是高矮肥瘦各色都有,女人可就是清一色的妖艳身材。

    我搂着长筒靴向走廊尽头的俱乐部走去,一路在那些女人身上摸个不停,那些男人都是出来寻乐子的,也不生气,只是不少都伸手来摸长筒靴子,算是找点利息回去。

    俱乐部并不算大,也就二百平米左右,地上铺了厚厚一层地毯,左右分开,一边一圈沙发一个舞池,沙发都不是靠背式,而是能让人半躺的,用来让男男女女们淫乱。

    看来聚会已经开始了,俱乐部内一片燥热,但快曲却还没有放,不少光着身子的男女正在打K,有的已经进入闪讲状态,等待药力上头。

    想来是面具让上官放心不少,虽然他没吃药,但很快他进入状态,等快曲一开始便拉着高跟鞋冲进舞池狂跳起来,我领着长筒靴走到放药的柜子前,拿出一片有春药成分的麻古扔进嘴里,然后问那女人:“你吃什么?”

    长筒靴倒也是行家:“也是麻古吧。”看来这女人主要是来寻找性高潮的。

    吃了药,我随便找了个沙发坐下,然后让那女人给我口交,她顺从的伏到沙发上把我的鸡巴含到嘴里,我半躺了下去,边享受边打量四周,不远处,那两个小女兵正撅着屁股轮流让那大肚子哥们儿操……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