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51 部分阅读

    想到要在飘飘面前轻解罗衫,她心里倒是有些刺激,只见她一双小手微微颤抖,绕到背后“刷!”的一声拉下拉炼,然后轻轻解开粉颈下的两颗钮扣,初时她还提着裙摆尚自不愿脱卸下来,听见计筱竹催促似的唔了一声,只好臊红着脸,蝉宝宝脱壳似的,一个玲珑浮凸的娇艳胴体乍现眼前。

    我心中暗暗好笑,知道事情的进展一定全在计筱竹掌握,路静那濡湿的双手,原本还急的找面纸擦拭咧,怎么这时脱衣服弄脏了也不管,嘿!女人呀,你要她堂而皇之的丢盔卸甲、除却罗衫,那无疑是要她的命,好似她是个多浪荡随便的女人,而一旦在外力逼使下,提供了她不得不然的借口,她反倒开始享受起暴露的快感。

    随着路静半裸的躯体显露出来,房间里霎时春光无限,日光灯管像霓虹灯般旖旎起来。她的确不负我跟计筱竹的期望,一对浑圆尖翘的乳房雪白高耸,硕大的乳球紧紧包裹在小巧的胸罩里面,看上去无比的诱人。

    再看底下的白色真丝内裤,低腰款式,薄薄的贴在三角地带,前头是网状交叉织缝,微微透出里头浓密的阴毛,亮黑的色泽对比着莹白的肌肤,更显黑的透彻、白的鲜嫩。

    在路静扭怩着褪去衣服之后,计筱竹一个箭步抢了过去,将她手里的连身衣服夺了过来。

    “你……你干嘛抢我的衣服!”路静可生气了!叉着粉臂气扑扑的说,乳房随着她的娇叱花枝乱颤。

    “哈!这下子看你怎么出去?要有别人来了,你就糗定了!”计筱竹真是坏透了,这下子笑的好贼。

    “你……你……你……我……我就知道你们不是好东西,一直要捉弄我,我可要喊救命啰!”路静支吾了半天,原来是想恐吓计筱竹。

    “叫就叫啰!你一定很爱大家来看你穿内衣裤的骚模样,反正安琪她们一定爱透了这种表演。”计筱竹唯恐她不叫似的附和她。

    “你……你又想怎样嘛?”遇着计筱竹算她倒楣,她哪斗得过一肚子坏水的计筱竹呢。

    “你……你爬上床,让飘飘帮你检查检查一下身体,刚刚你把他的弟弟搞坏了,不知道你自己身体有没有憋坏?得彻底检查看看才行。”

    听到这里,我还真以为自己听错了,没想到天底下竟有如此好事,人在床上卧,喜从天上来,我搞不懂计筱竹为何这么刻意地给我制造机会。

    “飘少爷,记得要配合哦。”计筱竹向我使了使眼色。我想起上次也是在她的算计下,路静迫不得已向我奉献了处女的屁眼,难道这次计筱竹是真的想让我给路静破处?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九十八章 后宫秩序】

    !!!!我心中暗暗叫苦,才泄过一发,便已经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阴茎好不容易伏贴下来,兀自隐隐生疼,紊乱的三魂七魄好歹又各就各位,现在计筱竹再度送上半裸的路静到跟前,还提醒自己必须贴身仔细检查,这样胡搞下去,自己搞不好立刻归位。我今天是病人耶,没有平常那么生猛好不好?

    “谢谢啦!这个礼物送的不是时候,我无福消受,学姐你留的自己用吧!”礼物虽是香喷喷、火辣辣,自己却没能耐继续,我婉拒了她的好意。

    “不要客气!谁叫你是我们的‘好’老公呢。”计筱竹咬牙切齿地瞪着我说。

    路静羞红了脸:“他才不是我老公呢?”

    计筱竹跟我闻言几乎喷饭,计筱竹喘了一口气,神情一肃,说:“你再不爬上床,我就真的叫人进来捉奸了哦!”

    路静一惊,面有难色的脱掉脚下的高跟鞋,像一只猫咪一样爬上床,瑟缩在床尾的角落,我的被单老早被她扯开,不管她再怎么小心,暖呼呼的大腿还是抵触上我的腿,最糟糕的是,想到即将有的艳福,我软瘫下来的阳具,又一分分的竖立起来。

    看到我的阴茎缓缓升起,路静又马上晕生双颊,怯怯地避过了目光不敢看。

    “谁叫你离那么远?靠近一点!”计筱竹命令着。

    她不情愿的向前匍匐几步,一阵淡淡香气迎来,让我闻之欲醉。

    我的阴茎再度上扬成为九十度角,她往前爬行的过程无法躲开这根阻碍,龟头就贴着乳沟间的细滑肌肤,扫过平坦的小腹,掠过有几根阴毛调皮窜出的小内裤,一直到她丰腴的股沟后头才停住,她总不能爬过我的头上,让乳房压着我的脸庞,只好一张俏丽无双的脸蛋与我四目相对,而这个姿势,我的阴茎恰恰顶在她的股沟间。

    我觉得自己阴茎越顶越重,低头往下身看,两颗莹白的乳房遮住了我的视线,而白色镂花胸罩似乎只负责遮蔽小半个乳球而已,粉嫩可口的乳房几乎一览无遗,前端还硬硬的凸起两颗樱桃。

    路静呼吸渐渐急促起来,一阵阵香风拂上我的脸庞,我定定望着她的眼睛,里头没有圭怒,只有淡淡羞涩,我觉得喉头开始干渴,而小腹的热度又往上攀升,阴茎慢慢有了湿的感觉。

    “飘飘!看看她有没有隆乳,这两个奶子这么大,是不是真货!”计筱竹在床头坐了下来,同样盯着路静的丰满乳房直看。

    “你乱说!人家才没有咧!”她好像忘了应该羞涩,开口分辩起来。

    “我发誓你绝对有,要不然怎会又饱满又坚挺。”计筱竹说。

    “胡说胡说,我国中就那么大了,你要是不信,我就……我就……”路静想到不应该再说下去,竟结巴起来。

    “就就怎样?抓抓看吗?”计筱竹话还没有说完,已经抓住乳罩边缘往下带,丰满的乳房轻易的弹跳出来。

    路静伸起右手才想去挡,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见自己的乳房在身下乱颤,乳头还不争气的硬挺出来,脸上只顾着羞愧,没料到伏踞的身体单靠左手支撑不住,一个踉跄,身体全压在我的胸坎上,肉敦敦的尖挺乳房就像两团软球,我可以感受到那充满弹性的绝妙滋味。

    软玉温香抱满怀,可是计筱竹还要逗她:“我就说嘛!假的乳房才会像这样压不扁,你自己看看。”

    “有吗?”她自己也狐疑起来,微微仰起上身瞧了瞧,接着乳房又贴上我的胸膛侧头看看,羞红了脸抱怨:“你骗我。”

    话没说完,看我们两人憋笑憋的脸红脖子粗,她总算意会过来了,只听一声“我讨厌你们啦!”,她羞得埋首到我的颈项间,再也没脸见人了,就连耳根、粉颈都羞的一片桃红。

    我跟计筱竹都笑了起来,没想到路静居然也会有如此天真可爱的一面。

    听见我们的笑声稍稍止歇,路静偷偷的由我脖子间露出一只眼睛看了看,接着整颗红苹果般的脸颊也抬了起来,就是裸露的胸脯死命地贴着我的胸膛不肯起来。

    “呦!贴那么紧,我就知道你爱上飘飘了,难怪你肯帮他打手枪。”计筱竹激她。

    “哼!少来,你就想我坐起来,取笑我的……我的……我的……”

    “你的大奶子吗?”计筱竹替他接下去。

    “是……是又怎样?”她嘟着嘴说。“你的……比我还……还大呢!”

    “好!既然你那么爱黏着飘飘,就不要给我起来,我看你能挨多久。”计筱竹竟然坐上床边唯一的一张椅子,跷起二郎腿,悠哉悠哉的看着她。

    “……”路静傻了眼。

    怔忪半晌,路静银牙一咬,竟然坏笑起来:“哼!我就是要黏着飘飘,紧紧贴着飘飘,我爱死飘飘了,就算再帮他打一千次、一万次的手枪我也愿意,怎么样?嫉妒了吧?”说完重重的在我脸上香了好几口。

    听到一千次、一万次的手枪,我心中还来不及呼叫阿弥陀佛,骤雨一般的香吻已经没头没脑的落向我的脸上,一个个又香又滑的热吻硬生生把阿弥陀佛给赶跑了。

    计筱竹气得七窍生烟,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个不停,好一会,她忽然站起来,冷笑说:“既然你的奶子喜欢给飘飘碰,那我就让你碰个够,顺便做个顺水人情给飘飘。”停了停,接着又说:“可是我这个电灯泡赖在这里实在煞风景,不如我带着你的衣服出去晃晃!”说完也不理路静,迳自推门出去了。

    “别……别出去……你……你衣服还给人家啦!”路静急忙坐起来,忘记刚才还羞人答答的掩住尖挺双乳,打死不给人看,只不过这时房门老早又关了起来,她喊得再大声也无济于事。

    “怎么办?我穿这样怎么见人?难道……难道叫我披着被单出去吗?”她坐在我的小腹自言自语,两颗裸露的乳房不停颤抖。

    我的小腹感受到她内裤里头湿热的阴唇,挺翘的阳具依旧紧贴她的股沟,我移动右手轻轻放在她的腰身,安慰她:“不要紧啦!反正你不是爱死我了,那我们就多贴一会儿好了。”

    她在我肚皮上打个爆栗,嗔道:“是啰!你想的美!便宜都让你占尽,羞的可是我,以后在大家面前都不知道该怎么对你才好?”说完若有所思的发起呆来。

    看着她眉宇间一片幽怨神色,我几乎出言嘲讽她,可不是吗?房间里就只剩下两个人,孤男寡女、袒胸露腹,而我连阴茎都来不及收回裤底,她大可跳下床去,不必拿她那肥吱吱的阴户贴在我的小腹,勾得人乱心痒的。

    “你看!人家全身都被你看光光了,连……连乳房都贴在你身上,人家怎么……出去见人嘛。”路静深情款款的看着我。

    “今天还有一个地方没看到,干脆都看完再来想见人的事好了。”我很善良地建议道,却引起了路静的娇啐。

    忽然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有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隔着房门问道:“我可以进来吗?”

    路静溜了一眼自己半裸的躯体,慌了手脚:“糟糕!怎么办?怎么办?这样怎么见人?”

    情急生智,我大声向门外喊叫:“等……等一下!我在小便啦!”

    “有没有陪护在?需不需要帮忙?”听这口气我就知道了,这是校医务所派来的护士。

    “不用!不用!我……我已经快好了!”我急忙拒绝了她的好意。

    “你的点滴应该滴完了,我要帮你换一瓶,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女生在搞什么鬼?居然没有陪护!”只听外头的护士竟然自己嘟囔起来,我抬头一看,可不是吗?点滴瓶里空空如也,塑胶管还回溯了好长一段血液。

    “喂!不是快好了吗?我等在门外,穿好裤子后就叫我。”护士这么说。

    我面带苦笑的望着路静,不知做何打算,她抓紧我的肩膀摇了摇,压低声音说:“快……告诉她待会你叫她。”

    “难……难道计筱竹不还你衣服你就不让我更换点滴吗?这样我的血液会不会流满整个点滴瓶?”

    “不会啦!把管子锁紧就好……这……这时候你还为难我!”她勾起点滴管就把开关抡紧。

    女人害羞是最动人的时刻,这时候我才不让她好过咧!我提议说:“这样也不是办法,来!我把双脚高高拱起,你紧紧抱住我,再用被单密密裹住,也许不会被发现哩!”

    “不会吗?”她怀疑的问。

    “你放心!如果被发现我就说是我女朋友,只要你不抬起头来就行。”

    考虑了一下,见我说得那么有把握,她只好点点头应允下来,可是点头归点头,却一直没见她开始动作,只是环抱着乳房,脸红红的瞧着我。

    “你还不快点抱紧我,我可要让她进来了。”我作势要呼喊。

    这下子她可俐落了,两只手环过我的胸膛,乳房紧紧贴在我的心窝,头屈曲着钻进我的颈项,待得我双腿弓了起来,一双粉腿绕过大腿外侧就缩进膝盖的空隙中。

    我拉起躺在一侧的被单手脚并用的把两人盖的密不透风,就只我的大头露了出来。

    “好……好了!护士姐姐你可以进来了!”我呼唤了一声。

    果然门马上被推开来,一个甜美的护士手提着点滴瓶走向我,后面还跟着贼头贼脑的计筱竹,计筱竹用食指向我比了个噤声的动作,我笑了笑,也不知她打什么鬼主意。

    “呐!滴完很久了吧?血都倒流出来了,真对不起。”看到塑胶管里暗红色的血液,甜美护士边更换点滴边向我道歉。

    “还好啦!完全没有感觉,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到。”

    “哦……还好你聪明,知道把管子锁紧,要不然你的手就肿起来了!”

    “我还要打多久的点滴呀?这样实在很不方便。”我问她。

    她已经换好点滴,提着空瓶笑着说:“大概得等到明天下午吧!你不要嫌麻烦,打点滴主要是方便我们加药剂进去,除非你愿意每三、四个钟头挨一针,我可以要医生停下来。”说到一半,突然看见我鼓鼓的胸腹,她“咦!”了一声,奇道:“你怎么那么胖,记录上你好像才只六十几公斤,竟然有一个那么大的肚腩。”

    我已经弓起脚,两手交握胸前抱紧路静,没想到她还是起了疑心,我连忙解释道:“那……那是五、六年前秤的体重啦,这几年大鱼大肉吃惯了,肚子跟着也大起来,而且这些点滴打进去,搞不好也有贡献哩!”感觉身上的路静钻的更是拼命,一双火球般的乳房死命贴紧肋骨,好像打算把它压爆。

    “呵!看你说的好像打了几百瓶的点滴,也不过才四、五瓶而已。”

    调了调点滴的流量,她好像就要告辞出去,突然看到路静的鞋子在床边,她不禁又问:“奇怪?是不是有人来过,怎么没看到她人呢?”

    被单里的路静怕我出卖她,竟然抽出一只手,翻掌握在我来不及放入裤底的阳具,作势用力捏了捏。

    命根子抓在路静手里,虽然又暖又滑,好不舒服,可是难保她不会用力捏下去,我只好说:“有有有……她刚进来又出去了,衣服没忘记穿出去,鞋子倒忘了穿。”

    听见我说这种反话,计筱竹几乎爆笑出声,而握在阴茎上的纤纤素手也是用力一握,我原以为她会狠狠给我警告,吓得面色苍白,还好她点到为止,感觉我全身一颤,很快就松开来。

    “怎样?伤口疼是不是?我来帮你看看。”甜美护士看我脸色突然发白,关心的问。

    计筱竹的脑袋拼命直摇,甜美护士莫名其妙的看看计筱竹,伸手就把被单掀了开来。

    才想到要遭,随着两脚一阵清凉,我的阴茎却像突然进入一个温暖滑溜的夹缝中,有两片黏呼呼的肥美肉瓣紧紧贴在阴茎根部,许多毛发窜上龟头、爬向小腹,让人搔痒难耐。原来就在被子被掀开的一刹那,路静已经迅速的将我的阴茎塞入了她的三角裤里头,准确无比地靠在她逐渐泛情的阴唇间。

    就像夏天的晚霞,甜美护士的俏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她没想到被子里的情景竟是如此旖旎,一个穿着白色丝质内裤的女人丰臀倒扣在男人裸露的胯下,阳具虽然躲入了小小的内裤里头,但那直挺的形状、撑着薄如蚕翼的布料更是欲盖弥彰、呼之欲出,这不堪入目的情景活脱脱就是一副男女交媾的姿态。

    想到自己的窘状,顿时我脸红的说不出话来,怀中的路静更是羞急的紧紧抱住我,那蹶起的粉臀吹到冷风,一个劲往被窝里缩,热热的阴唇肉瓣好似把我的阴茎当成火车轨道,裹着它一路向前滑。

    甜美护士掩着脸转过头去,嘴里佯怒的叱责:“你……你们怎么可以在病床上做这……这种事呢?”手掌旁的耳根红得滴水。

    “难道不是在床上做这种事吗?”计筱竹欣赏着她的娇态,嘴里反问她。

    护士显然没想到这个美女居然理直气壮地问出了这种话,一时间手足无措,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怀中紧贴着丰满滑嫩的半裸佳人,我实在对床边发生的故事兴趣缺缺,虽然隔着压扁的乳房,路静急切的心跳依旧清晰可闻,而阴茎表皮上不断传来的潮湿感觉和丝丝热气更是要人命。

    只不过我还有左手,我慢慢伸手滑过她的腰身,爬上浑圆的粉臀,然后进入小小的三角裤里头,微微使劲掰开粉臀,我手指头就往潮湿的阴唇撩了下去。

    路静全身一颤,吟哦一声,小嘴在我右肩咬了一口,跟着右手也进入自己的内裤里头,只觉细嫩的小手握着我的手却不是阻止,竟然捏着我的指头上上下下的触弄起发烫的阴唇。

    我觉得自己像是一具傀儡,快乐的傀儡,不中用的快乐傀儡。

    路静捏着我的指头磨着豆豆,她的技巧竟然巧妙到能屈指撑开阴蒂绉褶,然后推着我的手指头上下厮磨。很明显的她全身骚浪了起来,骑在我腰间的粉臀原本已经大开,这时拼命使劲,几乎连菊穴也张了开来,我好怕她的肉缝跟屁眼裂成一气。

    我绝对要冷静,计筱竹学姐说过,在非常时期占有一个处女,会一直得不到她的心的,这可是非常非常的非常时期啊。

    那护士匆匆给我换了点滴瓶,也不说话,羞红着脸径自就走了,临走前只听她低低的骂了声“变态”。

    路静紧抵胸膛的粉脸烫的不得了,贴着我手掌的阴唇持续泛着淫水,胸脯一起一伏正喘着香气,房间里突然一阵静默,我只感觉到路静热呼呼的半裸娇躯在我胸膛上不断起伏,而右手被她小手由手背握住,就塞在丝质内裤里头,位置恰恰贴在股沟之间的神秘处所。

    意识一回到怀中佳人身上,原本忘掉的阴茎又开始作祟起来,“路静,求求你帮含含好吗?我好想要哦。”

    “你疯了啊?”路静抽出手仰起头看着我,满脸羞红又气又恼。

    “我真的好想要啊?”我哀求道。

    路静低头沉吟了一会,突然说:“行是行,可是你要叫她还我衣服。”说完粉脸一转,望向床尾坐着的计筱竹。

    计筱竹听到这句话脸上笑眯眯的说:“哈!我还以为美丽校花喜欢光溜溜的赖在飘飘身上,不再想穿衣服了,原来她还记得衣服在我身上哩!成!只要你帮飘飘吮舒服了,我马上亲手奉上衣服。

    “可不准赖皮喔!”遮着双乳,路静掀开被单,只见我的阳具依旧翘的老高,阴茎、阴毛以至于小腹全糊上一层水光,尤其阴毛上更是一片凌乱,许多晶亮的水珠凝结在毛发间,像透了清晨原野上的露珠。

    “真是的!我怎么流那么多水出来。”我讷讷的说。

    路静没好气的瞪我一眼,脸上红了红,赧着脸骂了声贫嘴,然后她捏着阴茎,慢慢地将绝美的红唇含了上去。

    我的阴茎被含进一个温暖无比的口腔里面,霎时间舒服到了极致,直似顷刻便要振翅而飞。

    “唔……真好!路静来吧!再躲进我被窝里头。”我张开双手向路静招呼。

    路静含着我挺翘的阳具,娇媚地看着我,坦露的乳房随着呼吸不断晃动,她吞了口口水,啐了声:“色鬼!又想打人家主意,我才不会上当。”

    “是吗?那是谁流的水黏在我身上粘得毛毛都在一起了?”我举起右手在鼻子闻了闻,不怀好意的看着她。

    “不管啦!反正就是不能在这里也不能是现在,你快还我衣服来嘛!待会要是有人进来看到我这副模样,我可没脸活了。”她焦急的说。

    听她的意思,换个时间就任我为所欲为了,我心底荡荡的好不受用,于是拿眼睛望向计筱竹,希望她赶紧遵守诺言。

    “呶……拿去吧!我说过的话一概算数,只是你没有让飘飘射出来哦,他少掉一次爽快的机会,实在可惜。”计筱竹边说边拿出衣服还给路静。

    路静背对着计筱竹很快的穿好胸罩、套上衣服,回复平日的整齐衣冠,有了衣衫做凭借,她红着脸说:“你们……真可恶!就知道成天欺负我一个人……”说完路静就急急地走了出去,走之前还狠狠恨了我一眼。

    我觉得计筱竹玩得有点过份,趁着房间只剩我们两人时,指责她几句,她却这么回我:“让一个女人记忆最深刻的人,不是对她疼爱照顾有加的,而是让她难堪与受伤最深的。”

    “你说,这下子她还敢不怕我吗?”计筱竹笑嘻嘻的望向我:“我不来这么一下,你真的收了她,我以后怎么管她?”

    看来计筱竹真的以我的正宫娘娘身份自居,开始着手建立我的后宫秩序了,我无可奈何,对于这种似是而非的歪理,辩驳也是多余的,我只得保持沉默。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九十九章 抓个正着】

    !!!!让我和计筱竹没有想到的是,不一会儿,路静居然裹着浴巾又走了进来。

    路静那双朦胧的美眸中荡漾起一丝媚人的神采,我如虚似幻的看着她缓缓走到我面前,浴巾下两条雪白修长匀称的美腿好似酥软无力的在颤抖中倾颓,她那让人血脉贲张如蛇般妖异的身躯软倒在墙上,原本如深潭般清澈水灵的眼中泛起如梦般媚人的神采,如精工雕琢的挺秀鼻端渗出点点的汗珠,两颊皮肤下流动的艳红晶莹如玉,红嫩的柔唇微张,我鼻中嗅入她口中处女的芳芬,“你温柔地摸摸我。”路静已展开浴巾,将处女的全部部位面对面展露给我。

    这下连计筱竹都傻了眼,愣愣地问:“你做什么?”

    “你不是说我没让他射出来么?”路静轻声回答。在我将我饥渴的嘴印上她柔唇的同时,她闭上了那令人做梦的双眸。

    我轻轻的吸啜着路静口中如玉液琼浆的蜜汁,她那柔软滑腻的舌头狂乱的伸入我的口中,我们两舌疯狂的纠缠盘结着,彼此都贪婪吸吮对方口中的津液,我俩紧吻相贴的唇好像磁石般再也分不开。

    包着她上身的浴巾滑落到地毯上,我健硕的胸部贴上了她富有弹性又坚挺的乳房,我壮实的胸膛揉磨着她那两粒已经硬如樱桃的乳珠,我的手轻揉的抚着她细致如丝缎般滑腻的肌肤,她如蛇般的腰肢颤抖着。

    她的小手握住我的肉棒将我的包皮温柔但很不熟练地翻起。

    我指尖过处,她嫩滑的肌肤泛起了阵阵鸡皮,当我的手探入她胯下浓密森林,触到她已经汁液淋漓的处女花瓣时,她两腿保护性的夹住了我的手掌,掌上传来她大腿肌的颤抖。

    “路静,我想操你好吗?”“不,那个不行!”“那你怎么让我射出来?”“你喜欢我用嘴、手或大腿?”在我的选择下,她用大腿内侧死命夹住我的肉棒,狠命扭动腰肢,我也不停地抚摸揉搓路静玉女峰,还不断地在她耳边说着情话来挑逗她:“好美!乳房非常有弹性……好滑……好软……”

    耳闻这样子的挑逗情话,路静不胜娇羞,红着脸闭上眼睛。但她大腿对我肉棒的夹击和香臀的扭转更加疯狂,很快我们俩都达到高潮,我的精液就像热浆糊似地喷射在她的玉腿间,浇得她的阴毛湿淋淋的。

    路静很兴奋,大胆又温柔地看着我“还来吗?”

    被我扒得一丝不挂的女人数不清楚,但从来没女人敢裸体站在我面前,我注视着眼前的绝姿美女圣洁娇挺的乳峰顶端,一对玲珑剔透、嫣红诱人、娇小可爱的稚嫩乳头含娇带怯、羞羞答答地娇傲挺立。

    那一对娇小可爱、稚气未脱的柔嫩乳头旁一圈淡淡的嫣红的乳晕妩媚可爱,犹如一圈皎洁的月晕围绕在乳头周围,盈盈一握、娇软纤柔的如织细腰,给人一种就欲拥之入怀轻怜蜜爱的柔美感。

    我简直爱不释手,顺着身体向下摸去,一片玉白晶莹、娇滑细嫩中,一只圆圆的、可爱的肚脐俏皮地微陷在平滑的小腹上。

    小腹光洁玉白、平滑柔软,下端一蓬淡淡的绒毛,她的阴毛非常茂盛,那丛淡黑柔卷的阴毛下,细白柔软的少女阴阜微隆而起,阴阜下端,一条鲜红娇艳、柔滑紧闭的玉色肉缝,将一片春色尽掩其中。

    她大胆地搂住我接吻,她口中突然发热,一股热呼呼的玉津灌入了我的口中,本来轻扶着我的玉臂突然像铁箍一般紧紧的环住了我的腰际,尖细的指甲刺入我的肌肤,微微生疼的刺激,使得我胯下那根在她姊姊计筱竹的美穴中尚未发射的坚挺阳具膨胀欲裂,那硕大泛着红光的龟头顶上了她已经流满淫液蜜汁的娇嫩花瓣。

    这时的路静背部紧贴着墙壁,退无可退,我空出一手扶着大龟头在路静的花瓣上缓缓的磨动着,肉冠上微张的马眼点到她阴唇上方微硬的阴核肉芽上,轻揉的磨动着。

    “唔唔~呃!呃……嗯~嗯~~~”嫩红的柔唇被密实的封住的路静粗重的呻吟喘着大气。

    阴核的肉芽被那肉冠上的马眼厮磨,已经硬如肉球,阵阵的快感电流使得路静混身酥软,子宫深处的酸麻使她情不自禁的挺动那万中选一女中极品贲起的包子美穴,迎合着我龟头马眼与她的阴核肉芽的磨动,本来箍在我腰际的手指再度使力,指尖扣入了我的股沟中,激起我另一波奇妙的亢奋。

    她贞守了多年未经开垦的花瓣被我的龟头趁着湿滑的淫液悄悄的顶开了。

    上面与我紧吻的柔唇粗重的喘着,她下意识的甩头,含糊的说着。

    “呃~~不要!”

    他妈的!船到江心,马到悬崖,老子的大龟头已经到了洞口,又说不要,今天再不干破你的处女膜,把你的包子穴肏翻,以后就别当男人了。

    我下定决心的将路静滑腻的娇躯紧紧的抵在墙面上,另一手托住了她翘美弹性十足的豊臀,欲将她下体压向我的胯间,方便我的大龟头刺入她的包子美穴。

    她扣在我股沟内的手指紧张中又扣紧了我的肛门。

    肛门传来的刺激快感,使我的大龟头在亢奋的挺动下分开了她湿滑的花瓣,刺入了她已流满淫液的处女阴道半寸,似乎敏感的马眼触碰到一层肉膜,是这位美艳如仙的美女的处女膜。

    “不要在这儿…我不舒服……”

    路静又喘着气含糊的叫着。

    呵~原来她说的不要是,不要把她抵在墙上破处,那容易。

    我再度用嘴封住了她的柔唇,免她再啰唆,下面两手一兜,她的两条浑圆修长的美腿拖起盘上了我的腰际,进入她阴道中半寸的大龟头还被她的花瓣咬合着并未分开。

    就这样上下相连着,我将路静抱向她那张双人大床,而计筱竹则是很搞笑地高举着点滴瓶跟随着我们,活像一个人形输液架一样。

    还好这张床够大,我抱着路静来到床边,将她的臀部放在床缘,再把她那双迷死人的匀称美腿放在床下两脚沾地,使她的两腿张开,胯间的阴阜自然贲起。

    这时的路静大概知道破处在即,不出所料,被我紧吻住的柔唇甩动着又想说话,腰肢又开始扭动闪躲,那雪白浑圆健美的大腿往内猛夹,如果不是被我的两膝撑开,只怕又要被她闭关,功败垂成。

    我知道这次再要是再依她,或者有一丝丝的不忍心,恐怕又跟上回一样,只能肏她的屁眼插她的菊门了。

    感觉到自己的两条大腿被那个男人分得好开,胯间的阴阜又如此羞人的凸起,好像对那男人的大龟头说着“欢迎光临”。

    路静这时内心的羞涩矛盾使她不知所措,眼看守贞多年的处女穴就要被眼前这个男人开垦了,自己也不知道是不甘心还是害怕破处的疼痛,反正就是想逃。

    我用舌头从路静耳垂舔到颈,然后到脸上慢慢的舔过去,双手握住了路静的乳房,手掌回旋抚弄她那满具张力的双峰,揉捏着她晶莹剔透、白玉无暇的一对椒乳,我一觉得触手温软,有说不出的舒服,左手更进一步攀上路静玉峰蓓蕾,轻轻揉捏,美丽的粉红色乳晕虽还未被触及,却一定已圆鼓鼓地隆起,我嘴巴一口含住路静右乳,低头吸吮,兹兹作响,还不时以牙齿轻咬玉峰,以舌头轻舔蓓蕾。

    “你先把肉棒抽出来,让我喘口气。”路静娇声要求。

    我顺从地拔出肉棒,目光扫视着路静的嫩穴,路静那方寸之地很是诱惑,最诱人的阴阜的曲线完全呈现,看着路静现的萋萋芳草的迷人草丛,一双宛如春笋般嫩白的修长美腿,浑圆挺翘的美臀,两腿交界处,一条细长的肉缝,搭配着若隐若现的特殊紫色茸毛,全身上下肯定找不到任何瑕疵,看了叫人垂涎欲滴,浑身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叫人目眩神迷。

    我剥开她的草丛,一窥迷人的神秘之境,她青葱似的雪白修长双腿与曲线优美、浑圆高挺的臀部,不论色泽、弹性,均美的不可方物。

    然后我右手沿着路静乌黑亮丽的秀发,顺着柔软滑顺的坚毅背脊,延伸到她坚实的大腿及浑圆的臀部间不停游移、轻柔的抚摸,像是熟练般的花丛老手,不时又像好奇的顽童试探性的滑入雪嫩臀间的沟渠,仔细搜索着路静最神秘的三角地带,摸着一丛柔软略微弯曲的毛发,她玲珑细小的两片阴唇想必色呈粉红,成半开状,两团微隆的嫩肉,中间夹着鲜润诱人的细缝,如同左右门神般护卫着柔弱的秘洞。

    “呃…这个臭男人,你要就快点进来,要不就…就…别…哎呀~!”

    我他妈的再让你逃我就去当和尚,这辈子不再干女人!

    想到这里,我管他妈三七二十一,屁股往后一翘,再狂野的用力往前一顶,坚挺又粗壮的大阳具狠狠的往路静那让每个男人发狂的极品包子美穴里猛然戳入,大龟头前端感觉遇到一层细薄肉膜的阻碍。

    虽然路静两片柔嫩的红唇被我的嘴密封得紧紧的,但由她甩头晃脑,美发飘散的唔唔声中,我似乎感受她心灵深处的痛叫。

    她原本扶住我腰际的手这时突然用力的抓紧扭捏着我的肌肤,扣在我股沟的手指猛的的刺入了我肛门的谷道。

    老子的谷道被路静的纤纤玉指突然的刺入,那强烈莫名的刺激,将我插在她阴道的大龟头逼上了亢奋至极的无上妙境。

    我清晰的感觉到本来比经硕大无比的龟头,在路静的引导内欲发的膨胀,将她初经人事紧窄的阴道撑胀得像要爆开。

    两颊艳红柔唇被我紧封的路静在唔唔声中,檀口中涌出一股热呼呼的玉液琼浆又灌入了我的口中。

    我感受到她引导的肉壁急剧的收缩,如婴儿的小嘴般不停的吸吮着我胀大的龟头,同时嫩肉紧紧的箍在我龟头肉冠的棱沟上,像吸盘似的将我与路静的生殖器卡得严丝合缝密实无间,这时她全身抽搐颤抖,两条浑圆匀称的美腿像八爪鱼似的紧紧的缠上我了的腰际,那两腿美腿用力夹合之猛,她的阴道是如此的窄紧,我沈腰挺枪,见缝插针的往前挤去,只觉的柔软的花径内壁像是一张湿湿的樱桃小口,把龟头舔吸的又酥又痒。

    越往前走,就越是寸步难行,阳具前端却遇到了阻碍,我知道那是路静的处女膜,我暗下决心要速战速决,于是先把武器退出了一小截,在她略为轻松的一刹那,我将肉棒微往后一退,然后一声闷哼,将胯下阳具猛然往前一顶,可是路静那层阻碍却没有如想像中一般应声而破,路静的处女象徵依旧顽强的守卫桃源圣境,不让我稍越雷池一步。

    我不断下压的躯体随着肉棒的不住前进,路静秘洞内的薄膜不住的延伸,虽然处女膜仍顽强地守卫着路静的桃源圣地,可是也已经是强弩之末,眼看再也撑不了多久了。

    她顽强的处女膜在做最后挣扎,但是处女膜的守卫是那么的脆弱,连路静自己也意识到自己的处女初欢将不可避免和我发生,火烫粗壮的压迫感从她下腹直逼喉头。

    突然路静的脑海又浮现出自己在公车上的那一幕,想到自己平日引以为傲骨肉匀称的大腿被那个其丑如猪的男人强行扳开,胯间的神秘地带被那丑恶的男人胯下丑恶黑黝的那根东西已经抵到自己胯间那红嫩的花瓣,若不是刚好刹车,贞守了多年的玉女花蕊就要给那头猪采了。

    在秘洞之内的防卫即将失守的一刹那,路静大声一喊:“不要进,我不想失去处女身。”我楞了一下,“路静,怎么了?还想把处女身留到洞房夜?还是怕疼?”“我的处女身可以不留到洞房夜,但我不想在你挂着点滴瓶时失去贞操,你必须出来。”路静的回答很坚决。

    我回头看了一眼计筱竹学姐,却见她一脸微笑地对我摇了摇头,显然也认为今天并不是破处的好时候。

    我只好将兵器不情愿地从路静的美穴中出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那张秀美绝伦的脸,但见路静眉挑双目,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樱唇微启,贝齿细露,细黑秀发分披在肩后,水汪闪亮的双眸闪着羞涩而又似乎有些喜悦的辉芒,泛着纯洁优雅的气质。

    微弱光芒闪耀着,一尊玉雕冰琢的迷人胴体横陈地上,曲线玲珑,凹凸分明,肌肤晶莹透亮,光滑圆润,仿佛吹弹得破!

    两座鼓圆的圣女峰硬挺高耸,小腹平滑细腻,玉脐镶在圆滑的腹壁之中;在那令人遐想的桃源洞口,花房高隆,娇香可溢,黑浓的茵茵芳草覆盖其上,罩着神秘幽谷,整个赤贝粉红清幽,一条诱人小溪穿越小丘向后延伸,把这高挺唇肉一分为二;鲜红闪亮的嫩穴在芳草底下若隐若现,门户重叠,玉润珠圆,轻张微合,这个未经人事的处子是多么的娇媚!

    香臀浑圆,玉腿修长,纤臂似藕,腰细如折柳!

    酥胸玉乳,起伏不定,玉腿纤臂,抖动生波,更显妩媚艳丽!

    “除了阴道,你可以在我身上任何部位将你的精液射出来。”路静镇静地说着。

    我将肉棒埋在路静双乳间,双手尽情的揉捏着俏路静高耸滑腻的酥胸,肉棒舒适地在路静的玉乳间套弄,路静首次享受这样的待遇,贞洁的圣女峰从未受过这样的刺激,尤其是受到我那充满热力和魔力的大手和肉棒的强力刺激,路静忍不住在中发出呻吟,整个的揉捏还好,尤其要命的是顶端的蓓蕾遭受攻击,麻酥酥的电流一直从蓓蕾传向心底,路静整个身体不由得发出快乐的颤抖,“喔…喔…”富有弹性的身子下意识地扭动着,快乐着,舒展着……

    我当然快乐极了。

    我将自己的玉杵换姿式与路静抵死缠绵,龟头深深地埋在路静的乳沟中,左右摇动研磨,很快我感到自己的玉杵也进入最后关头,又拼命地套弄几下几下,路静不失时机用她的樱唇含住我的兵器,我精关一开,全身抖颤着,阴精奔涌而出,浓浓的热精射在路静口中,她将我的精液全部吞下。

    路静一丝不挂地跳下床。“你射出来了,我的任务完成了。”说着路静裹起了浴巾。

    “路静什么时候跟我破处啊?”“到时候再说。”“我好想要哦。”“我和你多次发生性行为,说明我们有缘,但你最终还是不能把我的处女身开苞,说明我们又无缘,这只能看命运了。”说着,路静推门走了出去,再也不理会我。

    “学姐?”我看着计筱竹,一脸的求助。

    计筱竹恨了我一眼:“今天还没爽够啊?挂着点滴都这么色,我看你以后怎么得了!”

    “可是路静!”我哀求道,我知道计筱竹学姐有的是办法让我达成心愿的。

    计筱竹看着我,良久叹了一口气,将我搂在怀里,揉着我的头发说:“知道了,你快快将身体养好,我保证你在出这房门时,一定真正操到她的逼好不好?”

    我听到这话就激动起来,伸手就去脱计筱竹的衣服,她今天穿的是淡粉蓝的丝质上衣,柔软的丝质衬衫贴着她硕大饱满的双峰,雪白的乳沟隐现,看了让人心跳加快。下身是约膝上十五公分的黑色迷你皮短裙,短筒细高跟马靴,肉色透明丝袜露出雪白修长匀称的美腿,将她完美的身材映照得曲线玲珑。

    当我脱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