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36 部分阅读

    啡猓植煌T诘巴枭细笕嶙牛绱艘黄蝗啵惶子忠凰保茄艟吒怯舱堑母郑?br />

    “喔……好……吸的好……妳的小嘴真灵活……喔……”

    我舒服的哼出声音来,屁股开始往上挺,似乎要将大阳具整支挺入颜菲的口中才甘心。

    “喔……爽死了…!含的好……骚……喔……”

    颜菲的舌技使得我的哼叫声不断!她一边含着大阳具,一边淫荡的看着我的舒服的模样,一阵的拚命吸吮着龟头。

    颜菲吐出龟头,双手不停的在阳具和蛋丸上不停的捏弄问!

    “快吸……我……正舒服……快……”

    “哦……哦……喔……爽死了……喔……”

    “骚货!我的阳具已经胀的难受,快它舒服……舒服、”

    “我就知道!大色鬼,才一会儿上就忍受不了啦?死鬼!我就给你个舒爽……”

    说罢,低下头,左手握着大鸡巴套弄着,美艳的樱桃小嘴张开,就把龟头含在嘴里,但见颜菲的小嘴吐出龟头,伸出舌尖在龟头上勾逗着!

    “骚货……快吸……让我爽……快……”

    我无比的舒服时,她却不吸吮鸡巴了!我急忙用两手按住她的头往下拉,屁股挺起,大鸡巴硬涨的直在她的香唇上摩擦不已!颜菲知道我快到高潮了!于是她先以舌尖舐着马眼,尝着男人特有的美味,舐着那龟头下端的圆形棱沟肉,然后小嘴一张,就满满的含着它。她的头开始上上下下,不停的摇动,口中的大鸡巴便吞吐套弄着,只听到吸吮声不断。

    大鸡巴在她的小嘴中抽送,偶尔,她也吐出龟头,小巧的玉手紧握着,把大龟头在小手中搓揉着。

    “喔……好爽……好舒服……骚货……妳真会玩……大鸡巴好……酥……快……别揉了……啊……我要射了……”

    我舒服的两腿蠢动不已,直挺着阳具,两眼红的吓人!两手按住颜菲的头,大鸡巴快速的抽插着小口,颜菲配合着鸡巴的挺送,双手更用劲的套弄鸡巴,小嘴猛吸龟头。

    “哦……哦……我要射了……喔……爽死了……喔……”

    我腰干猛烈的挺动几下,全身舒服的一抖,高兴的射精了!一股浓浓的精液射在颜菲的口中,颜菲顺口将精液吞入腹中。

    “亲弟弟!你舒服吗?”

    她无比淫荡的双手抚着我的双腿,撒娇的说着。

    “舒服,舒服。骚货,妳的吹箫功夫……真好……”

    “那是你的鸡巴好……我才想含的.我想吸你的鸡巴……”

    想不到颜菲单靠小嘴就能将男人哄出精来。

    “老公!你好壮喔.射精了阳具还没有软……”

    只见颜菲双手又握住我的阳具不停的抚弄着,芳心似乎很高兴。

    “骚货!快骑上来,让阳具插妳个爽快……”

    我似乎意犹未尽的说道.两手在颜菲浑身的细皮嫩肉上乱摸一番,且恣意的在她的两只雪白的大乳峰上,一拉一按,手指也在鲜红的两粒乳头上捏柔着!

    “啊……你坏死啦……”

    刚才为我含弄阳具时候,她的阴户早已搔痒得淫水直流,欲火燃烧不已。此时乳房又受到我按按揉揉的挑逗使颜菲更加酸痒难耐.她再也无法忍受诱惑。

    “哎呀……人家的小穴……痒……嗯……人家要你把大鸡巴放进浪穴里……哼……干我……你不想干我吗……快点啦……”

    说着,颜菲已经起身,分开双腿跨坐在他的小腹上,用右手一往下一伸,抓住我粗壮的阳具,扶着龟头对准淫水潺潺的阴户,闭着媚眼,肥美的粉臀用劲的往下一坐。

    “喔……好美……哼……嗯……你的大鸡巴太棒了……哼……小穴好涨……好充实……唔……哼……”

    阳具尽根插入紧嫩的阴户内,令颜菲打从骨子里的舒服,她欲火难耐的像个许久未曾被奸淫的怨妇,沈醉在这插穴的激情之中,颜菲贪婪的把细腰不住的摆动,粉脸通红,娇喘不停,那浑圆的美臀,正上下左右,狂起猛落的套弄大阳具。细嫩的桃源洞,被我粗大的阳具塞的凸凸的,随着颜菲的屁股扭动,起落,洞口流出的淫水,顺着大阳具,湿淋淋的流下,浸湿的阴毛四周。

    “我们来点不一样的姿势吧!”

    “嗯……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可以……”

    “那么,我们就到墙边站着干,好吗?”

    对于我所提出的建议,我们其实也未曾经历过。所以她的芳心既怀疑又跃跃欲试。

    “可以的,你难道不知道,男女在偷情时,常使用这种姿势!”

    说着,我就将大阳具抽出,起身下床,拉着颜菲的手臂,走到墙角边,颜菲被我轻推,粉背贴紧墙壁,然后,我就挺着粗大的阳具,近身两手按在她的细腰上,嘴唇就贴在颜菲的樱唇上,探索着她的香舌。一种无比的温馨氾起在她的心头,她禁不住,两条粉臂绕过我的颈子,主动的迎合着,吻了好一会儿,两人才吐出舌头,我在颜菲的耳边细语说道:“妳搂着我,然后把左脚抬起。”

    头一次使用这种姿势,颜菲害羞得双颊潮红渐起,娇声轻嗯一声。她两手轻搂着我的颈子,左脚慢慢的抬起,我笑了一笑,伸出右手抬着高举的左脚,扶着阳具,大龟头已经顺着湿润的淫水,顶到洞口。

    “唔……你可要轻一点……这种姿势……阴户好像很紧。”

    见到我插穴的动作已经准备妥当,颜菲紧张的心头小鹿乱撞,涨红着粉脸,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瞧着我,嘴里轻声的说着。

    “妳放心,我一定会干得让妳舒服的爽出来!”

    “嗯……你好坏……”

    由于我的身材高大,而颜菲的身材适中,仅到我的肩膀高度,所以,我右手扶着她的左腿,左手扶着阳具,对准穴口,双腿前曲,屁股往前一挺,一根又粗又长的鸡巴已经进没入阴户中。

    “喔……好涨……嗯……哼……”

    我屁股狠劲的前挺,力道过猛,使得硕大圆鼓的龟头,一下子重重的顶撞在花心上,顶得颜菲闷哼出声音!阳具插入肥穴中,我的左手就一把搂紧颜菲的柳腰,屁股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后挑,恣意的狂插狠干着!

    “哎……这被你干的滋味……真好……好舒服喔……”

    颜菲的两腿站在地上,虽然左脚被我高高抬着,但是这一种姿势,使得阴道壁肌肉紧缩,小穴无法张得太大,所以颜菲那个鲜红肥嫩的骚穴就显得比较紧窄,窄小的春穴被我那壮硬的阳具尽根塞入,只觉得阴道壁被塞得满满的,撑得紧紧的,令她觉得异常的刺激,不自禁的屁股也轻轻的扭转着。

    开始时,采取这种姿势,我们两人尚不熟练,只得轻扭慢送的配合着。抽插一阵后,两人的欲火又再一次的高涨,由于男贪女渴的春情,阳具挺插和浪臀款扭的速度,骤渐急迫,颜菲紫的嘴里的咿唔声也渐渐的高昂。

    “哎……哎……亲哥哥……哼……嗯……小穴美死了……唔……你的阳具好粗……唔……小穴被干得……又麻……又痒……舒服……哼……”

    颜菲被我干得粉颊鲜红,神情放浪,浪声连连,阴户里阵阵的爽快,股股的淫液汹涌的流出,顺着大阳具,浸湿了我的阴毛,只觉得春穴里润滑的很,我的屁股挺动得更猛烈阴唇也一开一合,发出滋滋的声音。

    “啊……亲哥哥……哼……我好……好爽……哦……阳具顶得好深……嗯嗯……我的脚好酸……唉……顶到花心了……我……没……没力气了……哼……唔……”

    颜菲两手搂着我的颈子,右脚站在地上,左脚被我的右手提着,浑身雪白的浪肉,被我健壮的身驱紧压在耳边,花心被大龟头,似雨般的飞快点着,直让她美得飞上天,美得令人销魂。

    “哎……亲爱的……我没有力气了……哎呀……又顶到花心了……唔……你好坏……哦……哼……”

    单脚站立实在令颜菲吃不消,每当右脚酥软,膝盖前弯玉体下沉,花心就被顶得浑身酥麻,不禁全身颤,秀眉紧促,小嘴大张,浪叫不已。我见她那一副不消的渴态,似乎有征服者的优越感,于是我伸手将她站在地上的玉足用劲的托起.颜菲这时就像是母猴上树般,两手紧搂着我的颈子,两条粉腿紧勾着我的腰际,一身又嫩又滑的身体便紧缠在我的身上。又粗长的阳具,高高的翘起,直塞入她的小穴中,我健壮的手臂就抱住她光滑细嫩的玉臀,双腿用力的站在地上。

    “哎呀……老公……这一种姿势……插死我了……哼……顶……哦……阳具……喔……喔……”

    原来就欲火高张的颜菲,被这种特别的姿势和我强壮的阳具抽插干弄,刺激的欲情氾滥,雪白的屁股便不停的上下摆着,由于颜菲的娇弱,再次屁股猛力的下沉,使得龟头重重的顶入阴户中,弄得她粉脸的红潮更红,但得到全身的快感,浪入骨头的舒爽。

    “哎……好……好棒哦……爽……哦……我舒服……美喔……快……快……干我……干……我快忍不住了……哼……”

    我看颜菲要洩身,忙抱着她的身体,转身往床沿走去,到了床边,忙将上身一伏,压在颜菲的身上,手将她的肥美玉臀,高高的悬空抱起,屁股就用力的插着,并且大龟头顶在穴心上,狠命的顶,磨,转着。

    “唔……好……大阳具……亲丈夫……我……快活死了……哼哼……哎……花心顶死了……哦……喔……爽死我了……啊……啊……”

    大龟头在花心上的冲刺,在春穴里狠命的插送,这对颜菲都是非常的受用,只见她的秀发凌乱,娇喘嘘嘘,双手紧抓着床单,那种受不了又娇媚的模样,令人色欲飘飘,魂飞九天,突然:

    “哎……哥哥……哼……唔……干我……干我……唔……快……干……再用力顶……要丢了……啊……丢啦……”

    她的子宫强烈的收缩,滚烫的阴精,一波又一波的喷洒而出,伴随着尖锐的叫声,我受到又浓又烫的阴精所刺激,也觉得腰部麻酸,最后挣札了几下,龟头一麻,腰部一阵收缩一股热烫的精液,由龟头急射而出,直射在颜菲的穴心深处。

    “喔……老公……你也射了……哦……嗯……好烫……好强劲……嗯……哼……”

    她在我射精之后也达到高潮,我跟她之间的默契真是不错。我俩休息了差不多十来分钟,这时室友们都不在公寓,我就抱她去浴室洗澡,在淋水时,我双手轻轻的在搓揉颜菲的乳房,她的下体充满着浓密的体毛,看见女人黑里透红的地方,我又想操她了。

    当我还没有来的及回过神来,她已经把手握住我那硬的有点发痛的阴茎,慢慢的搓弄它,奶子整个的顶住了我的胸口,我几乎快要窒息了。

    我直挺挺的肉棒就昂首向前的雄雄顶出,涨成赤红色的肉棒,在她轻抚下更加的坚硬勇猛。一手托着我的根部,另一之手却灵活的把玩我的两颗蛋蛋,一波一波的热浪从下体涌出,从脊椎直贯脑门,我已受不了这种刺激,感到一股液体澎湃的要从龟头冲出。

    我极力的夹紧屁股不要射精出来,她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窘态,双手离开了我的肉棒,开始用香皂涂抹她的身体。

    “你在坐到小凳上去。”她打开莲蓬头将我淋湿,并告诉我。

    我以为她要帮我抹香皂,没想到她开始用涂满香皂的阴毛帮我擦背,从背部、肩膀、胸口,自然而然的我躺在地上让她骑在我上面帮我刷下体,那种用阴毛服务的洗澡,又比只用手帮我上皂技巧要高明多了,也另我兴奋的飘飘然去尽情享受。

    她含了一口热水,我正疑惑要干什么时,龟头已感到一股热流迴荡其间。含住我的龟头,用舌尖缓缓的缠绕,轻轻的舔,和这热水来回刺激,这次我真的档不住了。

    一阵强烈的刺激立时从下体溢入脑中,那是一种突如其来,连我自己都无法防备的刺激,短暂而强烈。阴茎强而有力的在她嘴里抽送,一阵一阵的液体从龟头冲出直入她嘴里,她手握住根部亦不停的来回抽动,让阴茎受到更猛烈更持久的刺激,全身的肌肉也紧绷到极点,血液几乎完全集中在下体,去感受那人间至上的肉体欢愉。

    当抽送逐渐减缓、减缓,我也精力放尽塌在地上。她露出一副满意的笑容,吸允着败战公鸡般的龟头上最后一滴精液,仰起头来一股脑的把口里的热水和我的精液吞下。

    “你还行不行啊?我们再来一次?”

    我动了动身子,四肢却根本不听使唤,真的是纵欲过度了。苦笑一番,摇摇头。

    她也不作声,一双手已攫住了我的鸡鸡,任意的恣玩。我全身无力但阴茎却在她的摆弄下迅速勃起,甚至还感到勃起时的辣辣痛苦。

    当她的舌尖在龟头缠绕时,一种兴奋夹着痛苦涌上来,真说不上来是快乐还是难过,她骑到我身上,用她女人的优势让我进入体内,忘情的自顾的摆动起来,这时阴茎传来的不是快感了,而是一阵一阵的痛楚,这简直是被她强暴嘛。

    好啊!妳想强奸我,先让我好好的干你吧!

    我粗暴的咬她、抓她,用力的攫住一对玉乳大力揉弄,猛然咬住乳头让她发出惨痛的叫声,我已丝毫不再怜香惜玉,顶开她用力夹紧的大腿,让阴茎在她体内胡乱的冲撞,用坚硬的棒子捣破最软的肉壁,用睪丸撞击最私密的部位。

    我俯身压住她的身体,手掌一边一个地捏住乳房,将我的脸埋入她的乳沟,然后双手将她的玉乳靠到我的双颊,去感受这美妙的触感,贪婪地吸取发自美丽乳房上阵阵浓郁的乳香。随着呼吸上下起伏,逐渐膨胀的半球形乳房摊开在我的眼前,粉红色的乳头挺立在爱抚渲大的乳晕上,强烈地散发出饥渴的电波。

    我抽出肉棒,扳开颜菲雪白的大屁股,坚硬的肉棒挤开她潮湿的屁眼,肆无忌惮的进入肛门,温软的肉棒进去后是一种黏滑紧密的感觉,加上一点类似手掌略微紧握的压迫,还有一种热度的包容。坚挺的肉棒插进她并拢的直肠中,承受着龟头被夹住那种即将爆发的欲火,我更加狠狠地捏住那两片肥臀,狂暴地使她的屁股更加靠紧。双手施力在她的肥臀上,使她屁股细嫩的皮肤上下撞击我的睪丸。

    “哇!啊……痛……死人……不……不……要……嘛。”

    她的叫声一声尖过一声,早已分不清是快乐的叫春,还是痛苦的求饶。一次又一次的抽送,下体传上来也分不清是快感还是剧痛,我只知道我要狠狠的干她。

    “不要不要!我不要!”

    我抓住她双手,让她动弹不得,双腿用力撑开她过度紧绷的大腿,更猛乱的用肉棒撞打她的屁眼,用龟头挤压她的直肠。

    “我……不要了……我痛……啊……飘飘,我受不了了……屁眼好痛……你放了我吧!”颜菲从来没有被我操过屁眼,看来真的是痛得很厉害。

    我大力地又抽插了几十下,颜菲学姐开始哼哼起来,我看她似乎早已没有刚才那种痛苦表情了,反而很陶醉的用手指放进嘴里吸允。

    “啊……我不要……不要玩了……你不要再插进来了……痛死了。”

    “唔……唔……哼……哼……快点……慢点……啊……重一点……慢……啊……啊……插深一点……哼……嗯……”

    “妳真是个骚货,今天我决不饶妳。”

    “唔……唔……哼……哼……啊……大力……点……慢……哼……哼……深一点……啊……插死我了……哦……”

    我恶狠狠的把肉棒再一次猛插入屁眼深处,听到她舒爽的浪叫声音,却更燃起我的性欲,我握着奶子更用力摆动下体,让她一声一声的大叫,直到下体不住的紧抽紧抽,知道即将要出来了,挺身压紧肉棒,她高翘着肥臀,阴茎在她直肠中喷洒、浓稠的液体灌满整个屁眼,我喘息了良久,才满意的抽出。

    “你这是个变态……”颜菲捂着自己流淌着鲜血的屁眼,雪雪呼痛,恨恨地盯着我。

    我呵呵傻笑:“学姐,以前你男朋友都没有玩过你这里啊?”

    “他们倒是想呢,我会愿意吗?”颜菲哼了一声,又怒视着我:“就只有你这只小鬼,一点都不心痛人家,强按着就乱来……真的好痛哦……”

    “学姐我还想操你屁眼……”我摸着她肥翘的圆臀,腆着脸说。

    “操个屁,痛死我了,你这只变态的色狼,去操你的计筱竹屁眼去!”颜菲怒道。

    我呵呵笑:“早操过了,计筱竹学姐屁眼的处女也是给我捅破的呢。”

    “你还真是个变态的色狼啊!”颜菲捂着自己的屁股,发出了一声惊叹。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七十章 大事件】

    !!!!大事件,我家老头子来了。

    我家老头子是来追车的,不知道我把他的劳斯莱斯开车后,这段时间他是不是真的开老妈的宾利在混,但是他之所以过来,主要还是来找金叔的,金叔来了台湾,居然窝在我这边鬼混,在老头子看来,这简直就是不可饶恕的罪恶,所以他得到消息后,就马不停蹄地杀了过来。

    当我赶到立慈饭店时,迎头盖脸便遭到了老头子的一阵痛斥,说金叔来这么多天,我居然隐瞒不报,简直就是大逆不道,胆大包大,态度非常恶劣。一阵狂轰乱炸让我晕头转向,半天都不敢说一句话。

    还是金叔看不下去了,在一边说:“老李,你就别折腾儿子了,我让他不说的,他敢说吗?”

    老头子这才气咻咻的说:“关键是这小子,还把我的车开走了!老金你都不知道,这段时间我都不好意思出门了!”

    “切,一辆破车,还得瑟上了!”金叔不屑地看了老头子一眼:“你不会说,你跑过来,还要把那车要回去吧?”

    “怎么不要啊?我那可是劳斯莱斯耶!”老头子肯定不会在意金叔的眼光,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就丢人吧!”金叔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斜着眼睛看我家老头子:“我那有辆百年幻影,也是劳斯莱斯的,要不你拿去凑合?”

    我一听就跳了起来:“金叔,拿给我凑合吧!”百年幻影耶!我拷!

    金叔瞪了我一眼:“拿给你泡妹妹?这车全球才三十五辆,你坐上去简直就是浪费了,还是拿你老头子坐吧……反正他那么爱劳斯莱斯,老李先说好啊,两千五百万,少来跟我叽叽歪歪的,不要就拉倒!”

    “要要!”老头子乐得眉飞色舞的,“听说这车在大陆都被炒到四千万了耶,唉……老金你不会后悔吧?”

    “一辆车而已,后悔什么?”金叔不屑地道:“最近看上了部布加迪威龙,把车库腾腾,都挤不下了……”

    我缩在一边不说话了,布加迪威龙是什么概念?光是一辆布加迪EB17。6威龙就要一百五十万美元,折合新台币将近五千万了……算了吧,我还是呆在墙角画圈圈了。

    “傻小子愣在那里干什么,进来给你介绍几个朋友。”金叔笑着对我招了招手,浑然没把我家老头子看在眼里。

    我跟在老头子和金叔后面进了包房,看到大圆桌边已经坐了五六个人,每个人都足可以当我的叔伯辈了,金叔大大咧咧地指了两个满脸横肉的大叔,对我说:“这两个是关西王座和太阳会的要角大胖哥和来飞哥,道上有什么事情,找他们摆平就是了。”两个大哥看着我满脸带笑连连点头。

    我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着金叔:“我会有什么事情啊?”

    “你现在当然没什么事情了,你一个学生,难道人家还会进学校找你麻烦啊?”金叔嘿嘿笑着说:“但是你马上要开学会所了啊,还有别墅,名车,大游艇什么的,你知道这些东西多惹人眼红么?还有我不是给你盘下了间酒吧么?那更是惹事的行当啊,小飘啊,虽然你不用在道上混,但认识些朋友,总是好的嘛。”

    听金叔这么一说,我只得点了点头。关西王座和太阳会,这个我倒是知道的,这两个本地帮派都是属于一个大黑帮的分支,但是却一点都不和谐,经常在街头械斗,要是走在街上看见有小混混骑着机车挥着西瓜刀砍人的,八成都是这两个帮派中的,还有一个黑帮叫风飞沙的也很有名,听说老大是搞沙石运输的,不过前不久被人挂了,据说就是在座的这两个老大中的某一个做的。

    “这个是警察第二分局的杨局座,不管是你的酒吧还是别墅,都属于他的管辖范围,哦,这个是东势派出所的钱所长,有官面上的事就找他们两个。”金叔大大咧咧地指了指,“那个老杨老钱,你们一会把电话留给我小侄儿啊。”

    不等两个警察头子说话,金叔手又一指:“这个,是你们这里的民意代表,本市立委陈可娇女士,你得叫她做姐,听见没有?”

    我看着这个女立委,心头叫了一声我拷,早听说政治玩美女,美女玩政治,这个陈立委还真的是个美女——哦,熟女美妇!

    陈立委听到金叔让我叫她做姐姐,一张脸早就笑得乐开了花,对于眼下这种本市黑白两道齐齐出来捧一个小家伙的场面,她倒是处之泰然,一点都不惊讶,估计是平时这种场面见得多了,不过想想也是,凭金叔的面子,别说在我们这个小地方了,就算扔到东亚西欧,那也是山口组和黑手党抢着巴结的人物啊!

    没见大片都在演,黑社会交易最喜欢什么,极钻啊,这东西比黄金还保值呢。

    “还有这位,市政府秘书处王主任,市长几年一换,他却是雷打不动,在这位子上蹲了十几年了,嘿嘿……称得上是官场一霸!”金叔毫不客气地指着一个胖子对我说:“这六个人,基本上可以保着你在这座城市里横着走了,不过你也别惹事啊!听见没有?”

    我猛点头:“知道,我哪里会惹事啊!”别人只要不来惹我,就行了啊。

    “我倒是知道你不会惹事,但你小小年级,搞这么多生意出来,没人罩着,别人会把你连骨头都吃下去的!”金叔感慨地叹了一口气。

    “行了啊,这是你儿子还是我儿子啊?”老头子不高兴起来,在一边嚷嚷,惹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我倒知道他是你儿子呢,可是你李家拿得出来什么啊?”金叔不屑地说道:“屁的个钻石大王,出了这岛,谁认得你啊?”

    老头子的脸被金叔说得一阵阵发白,金叔又说:“而且你知道你这小崽子前不久对我说什么吗?他说我要是不便宜处理给他汽车,他就来泡我的女儿……听到没有,老李,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啊,我的女儿可是才五岁……”

    我赶紧把头埋到了桌子下面去,没办法,金叔太厉害了,大庭广众的,居然扯起了这个……

    这顿饭吃得我焦头烂额的,根本都不敢看老头子,倒是金叔叫来特意来罩我的几个人都和我聊得很开心,也不知道他们拿了金叔什么好处,反正一个个的都跟我像亲人似的,电话住址甚至汽车牌照都留给我了。

    反正一句话:有事随叫随到,没事喝茶打炮——和陈立委不能说这个,暧昧了。

    吃过饭,金叔扔给我一堆文件,就跟着老头子走了,临走时,还是开走了我的车——那本来就是老头子的,只不过金叔答应老头子的百年幻影还不知什么时候送到呢,老头子拐了我的车走,也是理所当然的。

    转眼间大家都散了,我闲着也没事,看着手上的文件,想了想,就招了部车,去这个酒吧看看。酒吧位于科学工业园的生活街,这地点确实不错,附近全是高收入人群,养活这么个小资酒吧简直是毛毛雨的事情。

    我去之前打了个电话,所以到的时候,酒吧的员工也都在等我,基本上都是些小姑娘。

    “各位!!”员工到齐以后,我倒是一脸自来熟:“我就是你们的新老板李飘飘……”

    我站在这十来号人前,在他们好奇眼光的注视下清了清嗓子:“我不喜欢听别人叫我老板经理什么的,以后统一叫名字,如果实在要尊重,就加个哥。你们前老板特意关照过我,说你们干得都很出色,希望我不要进行大的人员变动,所以我决定一切不变,大家都好好工作,只要大家做事肯卖力,我是不会亏待你们的……嗯……这个月开始你们要做的事情应该比以前要多,所以我的另外一个决定是给你们全体加薪,好了,先讲这么多,以后再补充吧。”

    那帮丫头小子满脸兴奋,有几个还蹦跳着把巴掌拍得挺响亮,见我回头,一个胆子大点的小姑娘大声问我:“飘哥哥,你要给我们加多少薪水啊?”

    我问了句:“你们每个月能拿多少啊?”小姑娘说:“平均起来一人能拿二万五六左右。”

    我晕,还没我给白芳的钱多啊……我笑着看那小姑娘:“你觉得我给你们加多少合适?”

    “当然是越多越好啦!”

    “呵呵……”我忍不住笑出声来:“还挺贪心那,我刚接手,还不是太了解情况,这样吧,等我这两天熟悉了情况以后再给你们个具体的答复,怎么样?”

    看着这酒吧半旧不新的,我想了想,抬手给正在装修别墅的装修公司打了个电话,叫他们的技术总监过来一下,然后跟着这帮小姑娘胡扯,过了二十几分钟,一辆半新的雪佛兰停在了酒吧门口,一个小西装背着个包斯斯文文的从大门走了进来,来到我旁边后他向我诉苦:“老板,这个——地方不好找啊,我所以来晚了。”

    我点点头,对着小西装指了指店里面:“你好好看看吧,最好明天就能给我个设计方案……”说完我指着刚才问我话的那个女孩勾了勾手指让她过来,她惊讶的指着自己的鼻尖:“叫我吗?啊?”

    她走到我们旁边站定:“飘哥哥有什么事吗?”

    我哭笑不得:“你能不能把两个哥去掉一个?我听着怎么这么难受啊?”

    “嘻嘻……”她一笑。

    我打量着她曲线动人的身体:“你带这位小哥哥在店里四处转转,他是设计师,我打算把店里简单的重新装修一下,就由他负责了,这段时间你帮帮他,你们以后就算是同事了……对了,你叫什么?”

    “我姓麦,叫小节,飘哥以后就叫我小麦好了……他呢?”小麦指了指小西装。

    我看着不由好笑:“自己问他去。”我都不知道这小西装叫什么名字,是路静从交大土木系挖来的人材,建筑学硕士。

    我看没什么事了,就想打道回府,酒吧的经理连忙送我,出门的时候我忽然发现酒吧旁边有一大块空地,我扭头问经理:“这块地方是谁的?”

    “这里也是酒吧的一部分,原来我们打算用来做停车场的,结果开车来的人都把车停后面住宅楼前面去了,那边进出酒吧更方便,所以这里就一直空着呢。”经理回答道。

    我脑子里忽然冒出小丽和我说的那番话,关于水晶花店的那番话。我转身走回店里把正拿着卷尺到处丈量的小西装叫了出来,指着那块空地对他说:“店里简单翻修一下就可以了,你现在主要的任务是在最短的时间里在这块空地上给我搞出个水晶宫一样的花店出来。”

    “水晶宫?”小西装挠了挠脑袋:“要盖宫殿吗?”

    “笨!”我拍了他脑袋一下:“我说的是象水源KBS总部一样的建筑!”

    小西装恍然大悟:“我知道了!都用玻璃!”

    “你多长时间能完成?”

    “一周!”小西装斩钉截铁的告诉我:“地方又不大,一周就够了!”

    我哦哦应了声,把这里都丢给小西装,然后打辆车直接回学校,到了学校后闲得没事,终于想起来了去校管处取回了我被扣压的机车,看着校管处那位大叔如释重负的表情我觉得有些好笑,这么久我没来拿,他是不是以为我不要了啊?百把万的机车,出了事可有得他们赔的!

    好久没有骑车了,感觉还真有点怀念,骑着车在校园里晃了两圈,我看了看时间,突然想起这会离路飞飞放学时间不远了,便一车轰到了附中门口去守着。

    路飞飞出来时看到我怔了一下,接着她的小脸就红了,我叫她上车,路飞飞也不吭声,我就直接把她拎上车,一路上她也不说话,直到我把她载回家门口。

    这次我也没找什么上洗手间的借口了,很皮厚地直接就跟着她进了家门,路飞飞红着脸进了屋,也不给我倒水,也不叫我坐,我就陪着她在屋里乱晃。

    她一边将书包放下,一边红着脸说了一句。

    「我姐知道我们的事情了!」

    是在对我解释吗?我摆出一付若无其视的贱样,走到客厅,再度看墙上的画,她走到我身边。

    「我姐很美是不是?」

    「还过得去啦!」

    「如果我有她那么高就好了……」

    「高有什么好?女人太高就没有女人味了……」

    「少来这套,每个人都说她女人味十足!」

    我转头看向她。

    她脸颊上又飞起红晕。

    「看什么?」

    「看长高了没有啊?」

    「瞎说什么,才几天啦?」

    「你也知道我们几天没见了啊,还这么冷淡?」

    她羞的转过身去,移动间,校服裙下晶莹如玉的大腿若隐若现。

    「我要去换衣服了!」

    说着她往房间走去,这时我再也忍不住,由她身后抱住她。

    「啊……不要这样……」

    我趁她侧过脸说话时,用力吸住了她的柔唇。

    「唔唔唔……」

    她使劲挣扎,我抱她的手像铁箍一样令她动弹不得,她那圆美的翘臀刚好与我那根已经顶起帐篷的阳具密实相贴。

    这时我的舌尖已经顶开她紧闭的柔唇,吸啜着她口里的香津,她的身子开始发热,丰美的臀部不由自主的向后顶动,与我的阳具磨擦着,毫不迟疑的拉开长裤拉炼,早就想出来透风的铁硬阳具赤裸裸的贴在她的股缝间,只有薄薄的一层丝阻隔,我的大龟头感受得到她股缝间的温热。

    她的身子开始软化,灵巧的嫩舌开始与我的舌头玩起翻江捣海的游戏,两人口中的津液不停的交流。

    在她的惊叫声中,我的右手由校服上衣的领口伸入,握住了她挺立乳房,左手由后伸入她的校服裙内,抚着她腻滑的大腿直入她的胯间。

    「唔唔唔……不要……唔……」

    她又开始挣扎,我这时已是船到江心,马到悬崖,刀架在脖子上也要干到她不可。

    触手一片湿淋淋,原来她早就氾滥成灾了。

    当我的中指揉到她阴唇上那粒小豆豆时,她全身发软,突然反手抱住我,我感觉到她的柔唇变得铮剩看蟮奈艺嗤肺胨目谥校榍傻纳嗉馊谱盼业纳喔煌5拇蜃业慕蛞旱奈胨目谀冢硗范Γ抑浪盐业目谒辈韬鹊蕉抢锶チ恕?br />

    男人至此,要是还能忍住不上她,非男人也!

    我将她的身子转成与我正面相对,她的校服裙被我掀起。

    「不行……唔……不要这样……」

    路飞飞无力的抗拒着,欲拒还迎的挣扎着,最终被我推倒在大沙发上,分开了她的大腿,雪白的胯间出现一片浓密的黑森林,小溪早已淹起了大水,我粗大的阳具乘着湿滑的水流直捣黄龙,在大龟头顶到她花心的刹那,她大叫一声。

    「啊!痛~~」

    我低头看到我与她的小腹已密实相贴,两人的阴毛已纠结难分,在我轻轻将阳具抽出时,看到她嫩红的阴唇随着阳具翻起,晶亮的淫液在我的阳茎上闪闪生光,当我一桿到底时,感受的却是她阴道的蠕动吸吮,尤其花心那一小粒滑润的肉球与我的马眼紧蜜的相抵,这时她混身开始抽搐,一股热流浇在我的龟头上,嘿!这么快就泄身了。

    我抬起头,嘴离开了她的香唇,让她喘口气。

    「你好坏……唔!」

    她用力扭头闪开我的强吻。

    「不要在这……」

    我立刻紧捧住她的臀部,让我们的生殖器紧密的咬在一起。

    「你的腿缠紧我……」

    路飞飞不由自主的照着我的话做了,在她柔美白嫩的大腿缠住我的腰儿时,我已托着她的臀部将她抱起,走入了房间,来不及看房内的摆设,已将她压在床上,挺动我的大阳具继续肏她柔嫩的美穴。

    她这时兴致高涨,匀称的小腿扣紧了我的腿弯处,贲起的阴阜用力的向上挺动迎合我的抽插。

    「噗滋!噗滋!」声中,她再度达到了高潮。

    「哦!啊……」

    「舒服吗?」

    「嗯!」

    「要不要我再用力肏你?」

    「嗯!呃……」

    我又开始大力的抽插,两人的生殖器因为强烈的磨擦,带出的淫液已湿透了床单,两人交合的生殖器也越来越热,她犹穿的高根鞋的美腿除了紧缠我的腰间外,贲起的阴阜也不忘与我的胯间的耻骨强烈的顶磨着。

    「妹妹!叫我哥哥……要我干你……肏你……快叫……」

    「哥!肏我……干我,用力干……」

    叫声中,路飞飞两条大腿又开始抽搐,阴道吸住我粗大的阳具有节奏的蠕动,子宫腔内的花心与我的龟头马眼紧蜜的研磨,一股股热呼呼的淫液不停的浇在我的大龟头上。

    她呻吟着将俏美的臀部用力向后与我阳具根部的耻骨紧密相抵,使我与她的生殖器密合到一点缝隙都没有。而我则伸手环住她滑腻却毫无一丝赘肉的小腹,将她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与我的大腿紧密的相贴,肉贴肉的廝磨,我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富有弹性的大腿肌肉在抽搐着,接着她本已将我粗壮的阳具紧紧箍住的阴道,又开始急剧的收缩,阴道壁一圈圈的嫩肉强猛的蠕动夹磨我的阳具茎部,而子宫深处却像小嘴一样含着我的大龟头不停的吸吮。

    路飞飞粗重的呻吟一声,一股热流再度由她的蕊心喷出,她二度高潮了,我的龟头上的马眼被她热烫的阴精浇得又麻又痒,精关再也把持不住,一股浓烈的阳精由马眼射出,灌满了她的花心,她舒服得全身抖动,花心接着又射出一波热呼呼的阴精,与我射出的阳具溶合。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七十一章 间隙偷欢】

    !!!!“这几天学开车学得怎么样了啊?”我光着上身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用一条大白毛巾擦着头发。

    “还行吧,只是不敢上路。”席雅趴在大床上翻阅着一本时装杂志,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吊带小可爱背心,下面是配套的半兜臀小内裤,两条小腿弯起来,套着纯白色薄棉袜的小脚丫交叉着在空中微微晃动。

    安琪的公寓现在我是堂而皇之地有着钥匙,今天实在是想她们了,就偷偷给席雅打了个电话,叫她在公寓等我,席雅就找了个理由不练车了,早早在公寓里一个人等着我。我进来抱着她就想亲热,她却逼我一定要先洗澡。

    “三辆车你们怎么分的啊?”

    “轮着开呗。”席雅看了一眼高大的我,“计筱竹喜欢法拉利,我喜欢奔驰。”

    “兰博基尼没人开啊?”我把毛巾扔到了一边,坐到床上,在女孩圆嘟嘟的屁股蛋上“啪”的轻拍了一巴掌,雪白的肌肤立刻泛起一片娇艳的微红。

    “哎呦!”席雅夸张的叫了一声,扭头委屈的望着我,大眼睛里噙着两泓泪水,“又打我,再……再也不理你了……”她说着就转回头,继续看她的杂志。

    我差点没昏过去,这种挑逗?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