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34 部分阅读

    小丽妩媚的一笑:“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耍赖啊。”

    我呵呵一笑,把那勺粥吸到嘴里咽了下去。

    吃完了粥我正琢磨着要干点什么,房门忽然被敲得山响,跟警察临检似的,门外传来金叔的大嗓门:“小飘,收拾收拾准备撤吧。”我答应一声,让小丽侍候着穿上浴衣然后搂着她回到昨晚那间包房里,几个大叔萎靡不振的正坐在那里吃粥,见我进去连招呼都不打。倒是陪金叔那个姑娘招呼我:“弟弟,吃点燕窝粥吧。”

    我坐下看了看桌上的粥撇了撇嘴:“燕窝?多恶心,你们居然连动物的呕吐物都吃,我刚吃完小丽姐姐做的皮蛋瘦肉粥,那才叫好吃。”房间里几个姑娘同时睁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我身边的小丽,我扭头看了看她,发现她一脸娇羞。

    一个大叔在前台结了帐,又给我们一人办了张会员卡,同时见到了一个值班经理,还挺漂亮的,对我们笑得异常灿烂。我出门前回头看了看穿回一身旗袍的小丽,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看来颇有几分不舍。我指着她问那漂亮经理:“她们平时有没有私人时间?”

    “当然有了,下班以后的时间完全由她们自己支配。”

    我点点头,向小丽招了招手,小丽灿烂一笑连忙跑了过来。

    “弟弟,有什么事吗?”小丽问我。我问她有没有电话,小丽有些窘迫,摇了摇头。

    我从包里摸出张纸把手机号写了上去递给她:“白天没什么事吧?”

    她接过纸片摇了摇头:“没事啊。”

    “那中午给我打电话,我请你吃饭。”

    小丽笑得很甜,伸嘴在我脸上亲了一下,那边的姑娘们发出一阵笑声,我捏了捏她高耸的乳房在笑声中走了出去。

    金叔几个前辈看来是忙活了一夜,都声称要回宾馆休息。于是我们几个作鸟兽散。我开车直接就回了学校,今天还要上课呢。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六十六章 买衣服】

    !!!!回到学校时已经是上午十点了,我偷偷的溜到上课的教室,安琪素面朝天一如既往清纯动人,只是眼下一双漂亮的眼睛正狠狠的盯着我:“又到哪里鬼混去了吧?你说你成天游手好闲哪有一点学生的样子?我当时怎么就瞎了眼跟了你这么个花心男友?”

    安琪刚被我泡到手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不晓世事当真纯洁得一塌糊涂,不到几个月已然完全变了个样子,但清纯还是一如既往却多了几分野气,看来这段时间我的变化对她真的影响很大,我嘿嘿干笑,任由她眼中的柔情夹杂着幽怨地看着我,装作一副老实听课的样子。

    不过安琪也是个聪明的女生,她很清楚我的想法,特别是在计筱竹学姐的指导之下,她老老实实地做我的小女朋友,让我总觉得我欠了她点什么,一见到她发飚就赶紧投降。

    “老婆别生气,明天给你买个大娃娃……”我压低了声音:“要不,给你做个小娃娃也行,好不?”

    安琪红着脸啐了我一口,伸手在桌子下面掐了我一把。

    讲台上的教授还讲得口沫横飞的,不过我和安琪都压根没有听课,安琪在我耳边叽叽喳喳地说我现在是学校的大名人了,本来我以前骑宝马K1300R-NK还没怎么引人注意,毕竟一般的人都认为机车是便宜货,但前不久我开着劳斯莱斯幻影DropheadCoupe回来时,就已经引人注目了,世界车王的标记,稍有常识的人都还是认得的,再稍一打听,就知道幻影DropheadCoupe意味着什么了。

    但昨天我一口气开了三部名车回学校,蓝色的兰博基尼Estoqu、红色的法拉利California、黑色的奔驰ML550、再加上本来的银灰色的劳斯莱斯幻影DropheadCoupe,这简直是在学校里搞起了名车展览,而且这几部车,基本上都是今年最新的款式,特别是兰博基尼Estoqu,那是花钱都买不到的绝版!

    这下我的风头出得够了,昨天我一到学校就陪金叔疯去了,计筱竹和安琪这两个我的正牌女友顿时就遭到了众多同学的狂轰乱炸,连学生会干部都凑过来东问西问的,校管处更是特意派了两个警卫站在我三部车面前,免得学生们去碰花了。

    安琪早就知道我买了几部车了,但她对我家是做什么的也是稀里糊涂说不上来,倒是计筱竹学姐,很是胸有成竹地对着来咨询的同学们介绍起了别墅学生会所的相关业务,现场做起了免费广告……那些学生们听说我们还有幢大别墅和一艘豪华游艇时,下巴都差点掉了下来,不过学校倒是为此放了大心,原来我运这么多名车回来是准备开展创业的,并不是招摇——最让学校放心的是,这些车啊船啊什么的,将来都会离得校区远远的,至少碰花了就没学校的事情了。

    安琪说现在人人都在羡慕她找了个又帅又有钱的白马王子,更有人在暗地里惊叹难怪不得计筱竹大校花会委屈自己二女共侍一夫,原来这个李飘飘居然是金龟婿来的……我听了只得苦笑,别墅游艇那边,计筱竹学姐可是拿的大头!怎么所有人都把她的钱算到我头上了?

    安琪又神秘兮兮地告诉我说,她们几个女生已经说好了,中午就去试车,问我去不去,我想了想还是算了吧,那有三部车耶,我倒是去跟谁的车啊?

    计筱竹?安琪?席雅?还是别的……别的女生都有谁啊?不过没跟我上过床的,计筱竹学姐也不会允许她们乱动我的车吧!

    让这几个丫头疯去吧,反正她们也就最多只是在学校操场上开开,又不敢开出去的,除了会引起一大堆车迷和色狼吹口哨,倒没有别的什么影响。

    也就所以,中午饭我是一个人回去到白芳那边吃的,连路静那个不合群的天榜校花,都去玩我的车了……好象我没有和她上过床吧?哦,错了,上过,还是计筱竹学姐亲自押着我捅破路静处女的屁眼的——难怪不得计筱竹学姐试个车也要把她叫上,而且更奇怪的是,她居然就去了?

    吃过饭后,白芳忙着照顾她的孩子,我没什么事做,就打开电脑没目的的在网站上流览起来,没多久就让我随着不断的点击链接找到个图片网站,里面尽是些不堪入目的下流东西,但我还是欣喜不已,因为有几个裸体美女确实动人,都让我硬起来了。

    我看着看着有些不能自持,手不由得就伸进裤裆里去打算自娱自乐一番,还没等套上几下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嗡嗡叫了起来,我吓了一跳,不由有些心虚好像被别人当场捉住的土流氓般脸热起来。

    “谁啊!”我打开电话没好气的叫了一声。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怯怯的声音:“弟弟……我是小丽姐姐啊。”我脑子一时没转过弯来,好半天才想起是昨天陪了我一夜的那个小丽,同时也想起了早上让她给我打电话的事。

    我早上为啥要让她给我打电话?我已经记不起来原因了,不过低头看了看还硬邦邦暴露在裤子开口外的阴茎我有些心跳加快,妈的,老子还没在这里和妓女打过炮呢,不知是什么感觉,想来在白芳眼皮底下搞上那么一下应该不是很难受吧?没有犹豫,我把地址给了她让小丽尽快赶过来。

    “这么急啊?有什么事吗?”小丽软绵绵的问我。

    “我想给你点礼物,快来吧……对了,到了后直接跟大门警卫说跟我约好了的。”

    放下电话我不由有些奇怪,这还是我吗?怎么随便就让一个妓女来电梯公寓呢?但就是这么怪,明知道不好还是让小丽来了。

    我边等待边继续浏览各色美女的屁股和阴部,明显感觉到性欲越来越旺盛,大概养了二十分钟左右的眼睛,我终于考虑是不是要继续刚才的手淫活动,但随后还是打消了念头。

    门被敲响了,白芳走了进来,脸色有些不善:“来了位漂亮的小姐,说和少爷约好了。你怎么把女人约到家里来了?小心我向筱竹姐姐告状!”

    “白芳,生气啦?晚上请你吃海鲜赔罪好不好?”我嘻皮笑脸企图蒙混过关。

    “这还差不多……”她得意的向我一笑:“看在龙虾的面子上放你一马,让她进来吗?”

    我点点头:“让她进来吧。”

    小丽一身干练的走了进来,丝毫没有了在百花居里时候的风月之色,怎么看怎么象个职业女性,当然我指的不是职业妓女。

    “马小姐,我可是等候多时了,坐坐。”我不知道小丽姓什么,随口胡扯了一个,我看了看还不肯退出的白芳,心想得找个什么借口支开她,不然晚上计筱竹回来就有我好看的了,忽然就想起早晨小丽说她没有手机。于是我打算起身和白芳交代一下,却发现鸡巴还亮在裤子外面于是不动声色的将大家伙收回裤裆内,然后起身走到白芳身边把她拉了出去。

    “什么人那?长得还挺美的。”白芳在我屁股上狠狠扭了一下。

    “小声点,这位可是很重要的客户——对了,你出去给我买个手机,漂亮点的……”

    “要给她?”白芳斜眼看了看我。

    我点点头:“是啊,远道而来总得意思意思吧……”我见她眼色又有些不善,忙加上一句:“给你自己也买一个,回来我报账。”

    白芳脸色变暖:“这还差不多……晚上别忘了向我负荆请罪!那我现在就去啦?”

    “好好……”我连连点头。

    白芳怀疑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房里,这才走了。我挠挠后脑勺,心下不由疑惑,这丫头近来口气越来越象是我的什么人,莫非对我爱苗又长?这可不是好兆头,但看着她左摇右摆的丰满屁股我的心不由又热了起来,妈的,要不是小丽在屋里,真想操白芳的屁眼。

    我迫不及待的转身回房反锁上房门,来到笑语盈盈的小丽身边坐下:“来,给你看看礼物。”说着抓住她的小手塞到我的裤裆里按在还没软下去的阳具上:“怎么样?喜欢不?刚出笼的肉棒,还是热乎的呢。”

    小丽妩媚的笑了起来,起身跪到了我的两腿间:“弟弟啊,知道姐姐没吃早饭特意喂我的吗?”

    我掐掐她的嫩脸蛋:“是地是地,快尝尝味道怎么样。”

    小丽伸出舌尖舔了舔双唇,脸上平添了一丝妖媚,接着就张大了嘴把我已经硬得不能再硬的鸡巴慢慢的吮进了温暖的小嘴里。

    敏感的龟头所及之处尽是温湿,一片柔软。

    小丽的舌头宛如一条蛇般灵活,在我龟头上的敏感处不停的蠕动舔吮着,我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扭动着屁股尽情的享受着这湿润温暖的快感。

    “来,蛋蛋……”我捧住小丽的头,把她的小嘴向阴囊上压去,小丽含吮住一只睾丸,又将我坚硬的阴茎握住上下套动起来。

    “弟弟……”小丽松开口中的睾丸含糊的问:“不要我用下面侍候你吗?”

    “不用……”我轻轻扭动着屁股:“你就给我吹出来吧……”

    她嘻嘻一笑,再次埋首在我胯下。我哼哼着放松下来,真想让小丽给我舔舔屁眼儿,但这里不是百花居,今天我也不打算给小丽嫖资,所以今天我俩构不上买卖关系,我也就不好拿妓院里的那一套来要求人家,看她自愿吧,要是真自觉的给我舔舔屁眼儿我就你买套维纳斯,当然是比较性感的那种了……

    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小丽把我的屁股向沙发外拉了拉,我睁开眼睛,见小丽正把我的两片屁股拉开。“干啥你?”我惊讶的问她,心说咱俩可够心有灵犀的啊!

    小丽抿嘴一笑:“你们男人不都喜欢这个?”

    “心领了。”我慌忙从她手中挣脱,心里想是一回事,但一旦真的要发生我却觉得有些别扭。

    “弟弟,看你昨天不是好像挺喜欢的吗?”小丽奇怪的问我。

    “你从来没干过这个吧?”我坐好了问她。

    小丽点点头:“除了给你,我都没给别人吹过……”

    “那还是算了吧,这个能不干就别干……你接着给我吹……”我握住鸡巴顶在她嘴唇上。

    小丽把脸贴到阳具上看着我:“弟弟,你真好。”

    我好?我怎么没觉得?我扳住小丽的头,把龟头塞进她嘴里:“少拍马屁,快开工!”小丽乖顺的任我为所欲为。

    也许是环境的关系?没多久我就在小丽舌头翻滚的嘴中痛快的射了出来。小丽紧紧合住嘴唇,在我还不停抽动着喷射精液的龟头上不停的舔,直到我安静下来。

    我长吐一口气,睁开眼睛看了看小丽,她正握着我已经开始发软的鸡巴看着我嘻嘻笑,口中什么都没有。见我看她,小丽又张嘴把龟头含到口中吮吸起来。

    虽然龟头不再那么敏感,但小丽温暖湿润的口腔还是让我感到舒服,没多久我又勃起了。

    性欲越来越旺盛,我站了起来捧住小丽的两颊,打算运动运动再来次痛快的喷射,刚刚摆好架式门就被敲响了,没有精神准备的我吓得浑身一抖,一定是白芳!

    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飞快的穿好裤子窜到电脑桌后坐下:“谁?”

    “是我,少爷。”一个清脆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是白芳。白芳应声而入,我盯着白芳饱满的隐藏在衣服下的大乳房不住的纳闷:我怕她干什么?我可是她的老板啊?!

    我斜眼看了看小丽,这姑娘正端庄的坐在沙发上,但脸上红霞密布,她正在害羞。

    “少爷,买来了。”白芳把一个盒子和一张卡放到我的办公桌上,然后用手捏着挂在她胸前的电话轻轻晃了晃。

    我笑了一笑,轻轻点了点头:“好啦,你出去吧。”

    白芳出去了,临出门的时候我见她瞥了小丽一眼。

    门关上后我打开包装,将里面的零碎都拿了出来。我对电话没什么研究,说实话也不喜欢小里小气的手机,眼下这个和白芳挂在脖子上的一样,模样看起来怪怪的,粉兰色机身,方方的,看看型号,是三星的xle1200,眼下姑娘怎么都喜欢这种怪模怪样的?我还是比较喜欢原来诺基亚的大开板式,看A片很清楚的。

    三两下装好了电话,再把电话插到充电器上。小丽一直看着我摆弄电话,见我忙活完了就问:“弟弟,你不是有电话么?怎么又买新的?”

    我微微一笑:“旧了就换那,我这个用了好长时间都用腻了。”

    小丽瘪了瘪嘴:“真浪费,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呀……”

    我凑过去搂住她:“刚才没弄爽,再给我吹吹好不好?”

    小丽倒在我怀里:“弟弟想要姐姐还说啥了……”

    “好宝贝儿!”我把她拉到桌前坐到椅子里,让她钻到桌子下:“来,在这里给我吹。”

    小丽捶了我的腿一下,然后从我的裤子前面的开口里掏出鸡巴裹了起来。我舒服的长吐口气,然后面向电脑把刚才最小化的网页重新放大,边享受着小丽的唇舌服务边欣赏光屁股姑娘的图片。

    小丽勤奋工作的同时我接了个电话,是金叔打来的,也不知道他在哪里鬼混,电话里全是杂音,我胡扯了几句就挂上了电话,这时候我射精了。刚才没有确认小丽是怎么处理我射到她口中的精液的,于是我在射精的同时低头观看起来,小丽含着正在射精的龟头不住的吮吸,当阳具停止脉动后小丽蠕动着舌头和喉咙,把满口的精液咽了下去。

    我看得一阵舒服,忙拉起小丽把她搂到怀里亲了亲她:“小丽,昨天晚上我是你的客人,那现在我是你的什么人?”

    小丽嫣然一笑:“是我弟弟!”

    我隔着衣服揉了揉她的乳房:“那好,弟弟给你个小礼物。”说着我把白芳买来的电话从充电器上拔下来塞到小丽手里:“喜欢吗?”

    小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这个……这个是给我买的?”

    我点点头:“你看你弟弟对你多好,给你吃肉棒给你喝牛奶还送你电话。”

    小丽搂住我的脖子在我脸上一阵狂吻:“谢谢弟弟……”

    小丽爱不释手的摆弄着挂在脖子上的电话,我替她收拾好充电器什么的,然后搂着她的小蛮腰:“小丽,陪我出去吃饭好不好?”小丽咬着下唇笑得宛如鲜花绽放。

    出门的时候我交代白芳下午我不回来了,有什么急事的话给我打手机。白芳有些不满,看着小丽的背影小声嘟囔着:“那你还向我负荆请罪不了?”

    我拍拍脑袋:“啊,差点儿忘了。晚上回来前我给你打电话。”说着拿起她挂在脖子上的手机:“号没换吧?”说着用手背在她胸脯上轻轻的蹭了一下。

    白芳打开我的手:“没换!”

    我顺势把手背从她胸脯一直到胯间蹭了一遍,然后用暧昧的声音说:“天儿这么冷,晚上负荆请罪之后我再给你买件外──套儿。”

    白芳显然是听懂了我加重了语气的最后那个字,白了我一眼:“就知道占便宜,好啦快去吧,‘客人’还等着呢!”

    “得令!”我严肃的一拱手,白芳扑哧笑了出来,嘴咧得象朵花儿。

    在小丽的要求下,我们到市中心的旋转餐厅吃了顿没滋没味的饭,我这是第二顿午饭了,吃得当然就不多,风景也没什么好看的,但看小丽兴致勃勃的样子我也只能干笑着陪她穷欢乐了一番。

    吃了饭我把小丽拉到商厦,想给她买几件衣服。跟我的美女们除了白芳好象都挺有钱的,平时都不用我给她们买什么东西,而白芳我从来只是给现金,没带过她买东西,但今天却心血来潮的要给一个混迹于风月的妓女买衣服,我想不出是什么道理。

    对女人时装确实没什么研究,但和女人混时间长了多少也知道几个比较牛逼的品牌,比如GUI,认识的好几个女生都穿这个,于是我就把小丽拉了进去。

    也许是看我身上穿的还不是很寒酸吧,一个服务小姐从我和小丽刚进门就开始问寒问暖,还净把我们往昂贵货物前面领。

    小丽拉拉我的衣服:“弟弟,你干嘛啊?”

    “干嘛?给你买衣服啊?挑,随便挑,喜欢的我都给你买。”

    小丽象拉个冲不下水的水箱绳子一般连连拉我的衣服:“走吧弟弟,这里好贵的。”

    “贵怕啥,你弟弟我可是个资本家,有钱!”我顺手拿起一件衣服:“这个怎么样?”

    我威逼利诱了半天,最后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贱了小丽才扭扭捏捏的挑了些东西,好在GUI衣服、鞋、挎包之类什么都有,没多长时间就把小丽从上到下武装了一遍,小丽全身上下焕然一新,看得我打心眼里舒服:这小美人确实挺美,值了。

    我提着大包小包一堆东西和小丽出了门,看着小丽漂亮的脸蛋我正合计着是不是到哪里开个房再来一火,忽然接到个电话,又是金叔打来的。

    “小飘,新蕊刚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要找你。”

    我一愣:“她怎么知道你电话的?”

    “可能是问昨天陪我那个妞了吧,我把手机号告诉那个妞了。”

    “你把我的电话告诉她了?”我想起昨天新蕊光着下身跳舞的样子,胯下忽然有了反应。

    “嗯……我告诉她了,我觉得你应该和她谈谈,或者痛痛快快的臭骂她一顿……那样才算彻底的结束了不是么?”

    谈谈?也许是应该和新蕊好好谈谈,最少可以知道她为什么干上了这一行不是?

    但我却下意识把手机关了。

    看着手里的电话,我正在纳闷为什么要关电话,小丽在后面又拉了拉我的衣服:“弟弟……能不能求你点事情?”

    “嗯?”我回头看了看她:“什么事?”

    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弟弟,能不能借我点儿钱?”我心头火起,这妓女脸皮还挺厚,我说小姐,你是不是有点贪得无厌了?

    但我还是压着性子平静的问:“你要钱干什么?”

    “其实……其实也没啥,今天出门的时候没带多少现金,卡也没带……弟弟你给我买了这么多东西,我……我想给妹妹也买几件衣服……钱我明天就还给你,肯定还。”

    我的火气稍稍降下去一些:“这些衣服都是你的,分给你妹妹一两件不就可以了么?”

    小丽惊讶的抬起头来:“弟弟,这可都是你给我买的啊!你送我的东西我怎么能随便给别人呢?!”

    这丫头不是演技精湛就是真的心地纯洁,但这话听得我确实比较高兴,于是刚才的怒火转眼便烟消云散。我把东西交到左手,腾出来的右手落在她的小蛮腰上:“好宝贝儿,走,给我小姐姐也买几件名牌产品。”

    小丽拼命拉住我:“不行,她还是学生呢,不能给她穿这么贵的东西……她也不会要的。”

    闻言我来了些兴趣:“你妹妹上学那?”

    谈起妹妹,小丽的脸上露出一种看似自豪的神采:“是啊是啊,我妹在交通大学上学呢,资讯工程学系的,可聪明了,咱们家那里都没几个考上大学的……”

    交通大学?离我们学校不远啊,我记得交大在高商旁边吧?前不久我们学校还和交通大学搞联谊赛来着。

    我有些奇怪:“你们家那里?你家哪里的?”

    小丽看了看我:“我家是南部的……”

    南部?那边小地方就多了,我好像知道了些什么:“这么说,你现在正供你妹妹上大学?”

    “嗯。”小丽低下头:“我爸病死的时候我们家欠了别人不少钱,妹妹又考上大学,我……”

    虽然这类血泪史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可小丽的话却让我深信不疑,这姑娘是和我有缘吧?

    我拉着小丽到商厦逛了一圈,用各色休闲装将几个包塞满,想了想又买了个相对便宜些的电话,小丽问我又买电话干什么,我捏了捏她的小嘴儿:“给我小姐姐买的,和你没关系。”小丽一声不响,象个受气的小媳妇儿一样低着头跟在我后面。

    上了车,小丽才幽幽的问我:“你干嘛对我这么好?我不过是一个……一个妓女而已,不值得你花这么多钱的……”

    我木无表情的看了看她:“你不用有什么负担,我花钱是为了买个高兴,所以以后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别把脸拉下来,我喜欢看你笑。”

    我觉得我说得很清楚了,要她笑。可这丫头不知道是没听明白话还是故意和我作对,竟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别哭!!”我喝道:“再哭我就把你强奸了!”小丽无视我的威胁,纵身扑到我怀里,哭得更大声了,还把一张满是眼泪的脸在我怀里蹭来蹭去。

    俗人做了好事一般情况下都有几分得意,我比俗人还俗,自然免不了沾沾自喜,再说这做好事的对象是个漂亮姑娘呢,虽然属于捞偏门的,但并不影响我的审美情趣,美女还是美女。

    等她在我怀里哭够了我才松开她。小丽用手绢擦着红肿的眼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六十七章 小丽的梦想】

    !!!!小丽在邮局九支对面的一座老楼里租了个带厕所的单间,房间不大。不太方便之处是要和别家共用厨房,也不知道是那个年代的建筑。和小丽大包小裹的提着东西进了房门后见一个长发姑娘正坐在床边的桌子旁上网,见小丽回来那姑娘欢呼一声:“姐!”但见到小丽身后的我后脸红了红:“姐,来客人啦?”

    这姑娘十分漂亮,和小丽长得有八分相似,一看就知道是亲姐妹,只是素面朝天不施粉黛,一副清纯的学生模样,和小丽的美艳相比另有一种风韵。我见小丽吭吭吃吃的说不出话,想来是不知道该怎么向妹妹介绍我。我把手中的东西放到地上上前一步伸出手去:“是小姐姐吧,我是你姐的男朋友。”

    那姑娘面露喜色,高兴的叫了起来:“姐!你交男朋友啦?!”随即又满脸疑惑地看着我:“怎么看上去这么小啊?还是学生吧?”

    小丽低下了头:“哎?哦,是啊~~把他带回来让你们见见面……”

    “给你的。”我把还没拆开包装的手机递给小丽的妹妹:“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她看了看小丽,见小丽点了点头才伸手接过:“谢……谢谢哦……嘻嘻,姐,我是不是该叫姐夫?不过他也太小了吧?干脆叫小姐夫好了。”我晕倒。

    小丽脸一红,伸手拧了她妹妹一把:“死丫头,快打开吧。”

    小丫头打开包装纸,忽然欢呼一声,接着就冲上来猛的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谢谢小姐夫谢谢小姐夫!!”然后就兴高彩烈抱着盒子跑到床上摆弄电话去了。

    小丽把给她妹买的衣服一股脑的扔了过去:“看你那疯样子,这都是你姐夫给你买的。”

    趁那丫头还在一声接一声的欢呼,我凑到小丽耳朵边小声笑问:“姐夫?”

    小丽的脸顿时飞红,转身向门外跑去:“我……我去给你做饭。”

    “喂,我说,还没到四点呢做什么饭那?”我扯着脖子高喊。

    小丽回头白了我一眼:“我饿了,做给自己吃不行么?”说着扭头,还是做饭去了。

    “哎,小姐夫!”那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身边,笑嘻嘻的看着我:“你是什么时候和我姐好上的啊?看你还不错嘛,怪不得我姐动心呢。”

    说着不等我的回答便推我出门:“你去帮我姐做饭好不好?我试试衣服。”

    这是个圈楼,站在这边可以看到天井对面的走廊,天井下面堆积着被住户扔下去的垃圾和各种奇怪的东西,我长叹口气,回头发现小丽正站在我的身后。

    “做完饭了?”我看着她。

    小丽摇摇头:“想问你喜欢吃什么,来了就见你自己在这里叹气……是不是想起……想起谁来了?”我看着她的眼睛,知道她问的是新蕊。

    “没有。走,陪你做饭去。”

    做饭的时候小丽一直没有说话,我也好像没有什么心情,一直默默的给她打下手。饭很快就做好了。

    吃饭的时候,除了小丽的妹妹边吃边摆弄着电话显得兴致很高的样子,我和小丽的话都不是很多。我边心不在焉的吃着边打量着四周。看得出姐妹两个人的日子过得不是很宽裕,除了两张单人床和一个不知道是哪个年头的立柜以外基本上就没什么家具了。房间里唯一值点钱的东西就是电脑,但看来也有些年头了。

    我看看小丽,正恬静的低头吃饭。她吃饭的样子很好看,看她此时的样子,怎么也不能和百花宫里那个风情万种的小丽联系起来。

    吃过了饭已经将近五点,我想起和白芳的约会就起身打算告辞。小丽也站起来说要上班。

    “我送你吧。”站在楼门口我问小丽。

    小丽摇摇头:“我自己去,你回去吧。”说着就低头匆匆走了。

    看着小丽渐渐远去的背影我有些感慨,这世上不如意的人太多了。

    坐到车上拿起电话才发现已经关机了,我开了机打算给白芳打个电话让她在楼下等我。还没等电话拨出铃声就响了起来,看看号码,又是金叔,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金叔,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啊?”

    “小家伙,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金叔呵呵傻笑。

    “你玩得还开心吧?金叔。”我假惺惺地问了一句。

    金叔哈哈大笑起来:“小飘飘,你不是要创业么?”

    “是啊,你还特地跑过来证实呢,为了三辆破车!”我不满意地说。

    “我操,你个小家伙翻脸不认人啊,我那是破车吗?”

    “不破不破,什么事啊金叔?”我赶紧说。

    “哦,你要创业,我这边才认识个朋友,有个酒吧和套公寓,你有没有兴趣接手啊?”金叔压低了声音:“价钱绝对有搞头,我帮你狠狠杀过价了,而且地方也不错,这家伙急着要移民,所以卖得便宜……”

    “金叔你想让我把那房子和店买下来?”我吃了一惊,心想金叔还真是会给我惊喜啊。

    “少得了便宜又卖乖了,换了个人,我都不告诉他。”金叔懒洋洋地说:“你要是要了,钱我就先帮你垫上,你什么时候有良心了,就来还上,反正也不多!”

    金叔眼里不多的钱是多少呢?一亿,还是两亿?反正我想我肯定是暂时没良心的,我的良心至少要等这个酒吧赚到了钱才会长出来吧?

    不过金叔的眼光一直不错,他说这笔买卖有搞头,我没有犹豫就一口答应了下来:“那好,我明天来找金叔,你叫那人把房产证和你店里的相关手续都带来,咱们速战速决现场交结。”钱我是一分都不会出的哈,我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金叔当然知道了我的小心眼,只是笑骂了一句就挂上了电话。

    给白芳打过电话,我开车来到楼下正好是下午六时,等了没多久白芳就出现在门口。

    “快开车!”白芳刚坐稳就催我快出发。

    “急什么?把安全带缠上!”我不慌不忙的把车开了出去。

    “叫别人看到了多不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勾引你呢。”白芳系上安全带白了我一眼。

    把车开到道上,我腆着脸暧昧的看着白芳:“难道你没有勾引我?我看你天天都向我抛媚眼嘛?别不好意思承认,我这个人你还不知道?很博爱的,所以你要坚持下去一丝不苟的继续勾引我……”

    “老实开你的车!!”白芳狠狠的掐了我一把:“本小姐就是去勾引一条猪也不会勾引你的,少臭不要脸了……喂,你这是去哪儿啊?海馨龙宫往这边走!”

    “还真吃海鲜那?我都吃腻了……我说奶妈,咱们到中华楼去吃佛跳墙吧?”

    我诚恳的徵求白芳的意见。

    谁想她嘴一撇:“土少爷,那么没品的东西你也吃!我说了算,去海馨龙宫!”

    我没什么胃口,浅浅吃了几筷子就停下来看着白芳大吃特吃,她吃相十分不雅,丝毫没有在家时那种典雅羞眯的样子,我拍拍桌子:“喂喂喂,我说你多少注意一下形像好不好?让人看到了还以为我虐待奶妈呢。”

    “这不是没外人嘛!”她满不在乎,变本加厉的把每一根手指吮了一遍。

    我无言以对,只好做闷头葫芦一声不响。白芳吃着吃着,忽然神秘的看了看我:“你不是人!”

    “嗯?”我吓了一跳:“我又没作奸犯科,怎么不是人了?”

    “你是个花心大色狼!”她低下头继续对付龙虾。

    “我怎么花了?”

    “别以为我是个傻子,你说老实话,今天来找你那个女的是不是你刚泡的美眉?”

    白芳带着洞察一切的神情看着我,我脸上不由一热:“胡说……快吃你的东西!”

    “脸红了吧!我就知道,幸亏当时……”白芳脸上一红,把没说出的话连同龙虾肉一起咽了下去。

    “幸亏什么?幸亏没爱上我?”

    “呸,鬼才爱上你了呢……好啦,我吃完了,你去结帐吧,我去补一下妆。”

    说着白芳抓过皮包就逃出了包房。

    给白芳买了件大衣,这傻丫头穿上后美滋滋的,也不嫌热。

    “送我到大世界去。”白芳坐在车上对我指手划脚。

    我斜眼看看她:“有约会?”

    “嗯,和同学约好了……快开车啊,赶时间的!”

    车到了大世界戏院,白芳还没下车就对着戏院门口的两个长发姑娘猛招手,我瞄了瞄,发现两个姑娘姿色不俗,颇有几分看头。白芳忽然扭头看了看我:“不许打坏主意!”

    “没啊!”我举起两手:“天地良心,我是那种人么……喂,我说就你们三个美女唱歌?不需要个服务员啥的么?”

    “美得你!”白芳下了车跑到两个姑娘面前,三个女人叽叽喳喳的说笑起来。

    “别说还真不错……”我死盯着其中一个姑娘鼓囊囊的胸脯:“不知道有没有男朋友……”白芳好像听到了我的自言自语,忽然转过身双手掐腰狠狠的瞪着我,然后伸手向我车头前方的大道一指,示意我可以滚了。

    我把脑袋伸出车窗:“老婆,别玩太疯了,孩子还等你回家喂奶呢!”说完赶快缩头回来溜之大吉。

    我漫无目的的在街上兜风,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正想着是不是去找计筱竹电话就响了。“哪位?”我懒得看来电显示,随手打开电话贴到耳朵上。

    “小侄儿干嘛呢?”金叔声音听起来中气十足。

    “没干嘛,在街上溜达呢。”我心想金叔还真是关心我啊,今天一天打多少通电话了?

    “喂,过来接我,咱俩到昨天那儿去爽一爽,昨天那小妞刚给我打电话。”

    想起小丽妖媚的样子我心里不由一热:“你说好地方等我吧,我马上过去。”

    门口还是老样子,黑乎乎的。一个警卫走到我车窗旁边:“先生,有什么事儿吗?”

    金叔掏出VIP对他晃了晃,警卫笑了一笑,转身打开了铁门。

    我和金叔刚推开门一个小妞就迎面扑进了他怀里:“哥哥,怎么才来啊,想死我了。”我把视线从这对狗男女身上挪开,向那队身着旗袍的少女看去,小丽却不在其中。

    “小丽有客人了?”我扭头问陪金叔的那个小妞。

    小妞妩媚一笑:“放心吧,小丽可知道弟弟你要来呢。”

    我看了看金叔,他贼笑一声耸了耸肩膀:“咱宝贝儿可特意交代让我叫你一起来的,是不是宝贝儿?”后一句话却是对怀里的小妞说的。

    说话间小丽从楼上走了下来,那帮小姐叽叽喳喳的叫她:“小丽,你小老公来啦!”

    小丽婷婷袅袅的走了到我身边挽住我的胳膊:“来啦?”

    还是昨天的包房,只不过没有了昨天的喧闹。金叔搂着他的姑娘在那边缠绵悱恻卿卿我我,我却抱着小丽一声不响,我不想说话,只想静静的体会这心中片刻的宁静。

    酒上来了,我们四个连着喝了几杯,小丽的情绪似乎被调动了起来,她拉着陪金叔的那个叫月月的姑娘到卡拉OK前唱歌,金叔拿着酒杯凑到我旁边:“新蕊给你打电话没有?”

    我摇摇头:“下午没怎么开机,不知道她打没打……新蕊给你打电话的时候都说什么了?”

    金叔喝了口酒:“没说什么,直接就问我要你的电话……好了,不谈她,咱们喝酒,好好玩一晚上。”

    我喝了口酒,眼睛看着前面正在唱歌的小丽,心里却想着新蕊:她找我干什么?解释以前的事吗?还是要给我讲述她落入风尘的凄美故事?总不会是要和我破镜重圆吧?

    小丽坐回我身边:“我唱得好不好?”

    “嗯?”我还没有从纷乱的思绪中挣脱出来,胡乱的点点头:“好好好,唱得真不错……”

    小丽幽怨的看了我一眼,显然是看出了我的心不在焉。沉默了好久,小丽拉了拉我的胳膊:“别把我的事告诉我妹妹好吗?她一直以为我在公司上班……”

    我长叹口气,把她拉到怀里。小丽忽然情动起来:“弟弟……咱们……咱们去睡房吧……”

    看着她水汪汪的双眼,我心里一热:“好,走……”我把手伸到她衣服里面揉住她柔软坚挺的乳房:“今晚糟蹋死你!”

    刚一进房间小丽就猛的扒下我的衣服把我推倒在床上,然后骑在我的胯间,将身上的衣服缓缓的脱掉。两只饱满洁白的乳房暴露在我的眼前,这对成熟美艳的果实让我心痒难熬,我猛的坐起来,抱住她,张嘴含住一只乳头大口的吮了起来,小丽挣扎着脱离我的怀抱:“别……让我来。”说着再次把我推倒在床上。

    她低头长久的看着我,然后满满低下头,将双唇印在我的嘴上,紧接着一条柔软的小舌头带着如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