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27 部分阅读

    白芳娇笑道:“怕什么啊,你又不是没见过。好了少爷,先不说这个了,我们现在开始‘工作’喽!”白芳看着我,很暧昧地把“工作”两子加重了语气,说着就解开了胸罩,一刹时,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呈现在我面前,真是美艳不可方物啊!此时的白芳除了阴部有一小块遮羞布以外,已经一丝不挂了。

    白芳走到我面前,大方把她的乳头放进我嘴里。在吸吮白芳乳房的过程中,我的手当然不会老实,在白芳的屁股乳房和小腹上不停地游走。一想到这么诱人的女生被我享用过,我就兴奋,手就越发用力地捏摸白芳的身子,直摸得白芳气喘嘘嘘,不时地发出嗯、嗯轻声呻吟。

    自从和白芳的关系变得亲密以来,每次吃奶的时候,我的手都不会闲着,现在除了白芳的阴部没有摸过外,白芳全身都被我摸遍了。几次我的手摸向白芳的阴部,白芳都主动把腿分开些,把她的阴部向我开放,但我还是强忍住摸白芳阴部的欲望,因为我总感到,只要我没有接触到白芳的阴部,或许就不算收钱吧,毕竟我还有些理智的。

    吃过白芳的奶,白芳坐在我腿上,身体靠在我怀里,一只手搂住我的脖子,又递上小嘴儿和我吻在了一起。看到白芳被我吻得脸色绯红,呼吸也有些急促,我才放开了她。我问白芳:“我和宝宝吃奶时有什么不同?”白芳脸上带着红韵说:“宝宝吃的奶时,就是吃奶,也没什么感觉,你吃时,我、我总是想到男女之间的事情”。

    我用手指捏着白芳的乳头问:“想不想?”白芳娇羞地低下头:“怎么不想啊!我在家里又见不到别的男人。”

    白芳又撅起了嘴:“我知道你宁可操别人也不愿意操我!”我已经是气喘嘘嘘了,白芳还是不依不饶:“反正我也不想去找别的男人,还不如给少爷呢!在女人看来,男人是没有什么区别的,我不信少爷不想要我!”

    我怕自己受不了白芳的蛊惑,干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来,赶紧强压住心底的欲望岔开话题:“白芳,这里有没有三极片或者A片什么的?”天啊,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一张口居然向白芳要的是这个?

    白芳顿时眉开眼笑道:“怎么少爷也看这个啊?其实啊,看那些还不如去挤公共汽车呢,趁乱还可以摸摸女孩子的屁股!再说了,我不比A片强啊!”说着,白芳的屁股就在我的手里扭动起来。我赶紧推开白芳:“我只是、只是想消磨一下时间。”“好吧”白芳站起身来“但我得找找。”说着,白芳就跪趴在电视下面的柜子前找起来。

    白芳趴到那儿,或者说是半跪在那儿,肥翘翘的屁股正好对着我,白芳两腿之间的阴户就圆鼓鼓地呈现在我面前,窄窄的一小条布已经无法把她那丰满的阴户完全遮盖了,两侧露着部分长着淡淡阴毛的肉瓣儿。我可以看到那团肥肉中间的缝隙,已经有些湿渍了。我的头脑一热,血往上就涌,下面又挺起来了。

    白芳可能早已料到我会看她的阴部,居然故意把雪白的屁股翘得更高,并对着我不停地慢慢扭动,还故意发出诱人的喘息声。弄得我心痒难耐,如果不是和白芳签了那个卖乳合约,担心计筱竹学姐笑我不守信用,我一定会扑上去扒下她的裤衩,搂着她的大屁股干了她!

    好半天白芳才慢慢地从柜子里面拿出一摞小影碟,我看着白芳站起来,真的有些失望,她的那个姿势真是太诱人了!我发现白芳也好象有些失望的样子,没准这小妮子刚才心里真的盼着我扑上去扒了她的裤衩呢。

    白芳主动帮我把VCD打开,然后就坐在我身边和我一起看起来,屏幕上一开始就是男女淫乱的画面,你想啊,本来我就已经欲火难耐了,现在看着这么刺激的画面不算,身边还坐着一个如此漂亮、诱人的美人,更加害人的是,她居然还是个挺着大奶子、几乎光着身子的性感美人!我的心简直痒的受不了了,不住地扭动身子,呼吸也急促起来。

    白芳笑咪咪地凑过来:“少爷,很难受是不?干嘛这么难为自己啊?”说着就把手伸到我的下身,隔着裤子抓捏我的鸡巴。我想拒绝,但却又对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感到无比的受用,反正白芳刚才已经摸过它了,现在享受一下有何不可啊!于是我干脆仰靠在沙发上享受起来。

    渐渐地我感到只是被白芳这样隔着裤子抓捏已经有些不解劲了,就伸手上去抓捏白芳的奶子,白芳媚笑着挺起胸任我抓捏,下面的手可没有停,解开我的前开门就伸了进去,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白芳就已经把我那粗大的鸡巴掏了出来,白芳欢叫一声:“哇,少爷,你的鸡巴真的好大耶!”

    鸡巴第一次被白芳抓在手里,我激动地浑身乱颤,腰一下挺了起来。白芳的手攥住我的鸡巴撸动起来,眼睛兴奋地看着我的龟头被她弄得进进出出。我的大鸡巴硬得一下一下地跳动着,白芳抬起她那迷人的脸蛋:“少爷,你想女人了,是吗?”说着就松开的我的鸡巴,双手一下就把我的睡裤连同裤衩扒了下了:“少爷,你想女人就操我吧!白芳会让你满意的。”白芳说着就搂住我的大腿,把脸贴在我的鸡巴上。“不!”我呻吟着“我不能的啊……”

    白芳不说话,继续用脸蛋贴揉我的鸡巴,我的理智在欲火的焚烧下开始动摇了,我必须找到发泄心底欲望的方式,否则我就完了,我一把把白芳推趴在地上,扯下她的小裤衩,然后合身压了上去,白芳很顺从地任我压在她的背上,我把鸡巴顶在白芳那丰满的屁股蛋间,然后就开始狠力地挺动屁股干起来,因为我知道,女人的不把屁股撅起来,而且屁眼不事先润滑好,男人的鸡巴是难以插入的,我就要在这里过过干瘾,即可以发泄欲望,又不会和白芳真的发生性行为。

    我发力地做着操逼的动作,白芳的屁股蛋狠丰满,压在上面舒服极了,大鸡巴在她的臀肉间抽插也真的象在操逼一样。我的动作越来越猛,毕竟这也是压着白芳的身子在干她啊!所以我很兴奋。下面的白芳刚开始还以为我要在背后干她,极顺从地叉开大腿迎合我,不一会儿就开始受不了了:“少爷,啊!少爷,疼啊!啊疼,别、啊、别操屁眼了好嘛……啊!还是、还是操逼吧,求你了,少爷,疼啊……”

    我不管她,继续这样用力干着她,忽然我感到龟头前面一松,“扑”地一下,我的龟头居然插进了白芳的屁眼里,白芳痛窑一挺,咬牙一声哀叫。虽然因为里面太紧进的不深,但也刺激的我一泻千里了……

    好久之后,我才象一个泻了气的皮球一样从白芳的身上滑下来,仰躺在地毯上喘着粗气。好半天白芳听到孩子的哭声才从地上爬起来,我看着白芳光着屁股向里屋走,脚步已经有些不稳,双腿也有些拉拉胯,明显是因为屁眼很痛的缘故。

    休息了一会儿,我一个人在浴室洗澡,想到白芳被自己压在身下干时的情景,我的下面不由自主地就又勃起了,这时就听见白芳在外面叫:“少爷,你什么时候能洗完啊?”我说:“再有十分钟吧。”可白芳在外面急的直蹦:“少爷,不行啊,人家憋不住了!你快些开门,让我尿完你再洗!”看来女人因为生理的原因,的确憋不住尿的。

    没办法,我只好用毛巾遮住下身打开门,白芳急匆匆挤进来,也不理会我在,一屁股坐在坐便上,只听一阵哗哗的水流声。我这才发现,原来白芳什么也没穿,是光腚跑来的。我下意识地瞧向她的下身,白芳微合着的两腿间隆起着一个肉团儿,上面附着一层淡淡的阴毛。虽然已经对白芳的身子很熟悉了,但毕竟她的阴部我很少见过,我不自觉地直往白芳的大腿跟处偷看。

    白芳尿完后,坐在那没有动,抬头见我直着眼盯看她的阴部,居然把双腿分开了来,立时,我的头翁地一下就大了,我看到白芳成熟饱满的阴户,白芳的阴户异常的丰满,就如同半个稍长的白馒头倒扣在那儿,粉嫩圆润,中间陷下去一条的肉缝,肥嫩得就象一只熟透了的水蜜桃,正是我最喜欢的那种肥逼,诱人极了!

    我是真的晕了,连手里用来遮下身的毛巾掉在地上也没有感觉,只是痴痴地盯着白芳的下身。白芳这时也正瞧着我的肉棒,我的肉棒早已变得又粗又大,坚硬如铁,真恨不得立即就插进眼前的那团肉缝儿里去好好过过瘾!

    由于卫生间内的空间较小,我的身体几乎和白芳的贴在一起,“少爷,你的东西好大啊!”白芳舔着嘴唇小声说“我,我可以摸摸它吗?”说着也不等我回答,就用她的小手抓住我的鸡巴摸了起来,摸了两下,突然一低头,竟然把我的鸡巴含入了嘴里。

    “嗷!”我全身一颤,只觉得一种快感从鸡巴涌向全身,心里明知道这种事情不可以,但又不想拒绝。白芳的口技很好,小舌在我的龟头上来回舔着,并不时地把我的肉棒吞入吐出。

    舔了一会儿,白芳站起身来,抱住了我,在我耳边小声道:“少爷,你是不是很想看我的那里啊?我让你摸摸它好不好?”说着就吻上了我的嘴,并用小手牵引着我的手来到她的两腿中间,直到我的手指触碰到她的阴户。

    此时,我什么也顾不上了,我的手指在她的阴唇上抚摸着,白芳的阴毛不多,但阴唇很肥、很软,上面早已粘满了粘粘的液体。阴唇前部的那粒小小的阴蒂早已变硬、站立。我一碰,白芳的身体就一颤,终于我的手指向后插入到白芳的湿热的阴道中时,白芳呻吟一声,就软在了我身上。我用手指玩弄着白芳的阴户,心里不住安慰自己:“这不算收钱的,我没有和白芳发生性关系啊!”

    我的手在白芳的阴道里抠摸了好一会才依依不舍地抽出来,我俩紧紧地抱在一起,白芳抓住我的鸡巴,一边捏揉,一边往自己的下身处塞:“少爷,我知道你想了,就在这里打打飞机吧”。我的鸡巴就夹在她的两腿间,与她的阴毛和肥软湿漉的阴户挤在了一起,我能明显地感到自己的龟头正顶在白芳下面的嫩肉上,紧紧地抱着白芳,体会着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

    “怎么了,少爷?白芳那湿软的小嘴凑到我的耳边:“你平时打飞机就这样不动一下吗?”白芳吃吃地娇笑着:“别不好意思嘛,少爷,你可以动动它的,还可以说一些粗话,我知道你们男人在玩女人时都喜欢说粗话,没关系的!你高兴怎样都行。”

    受到白芳的鼓励,我的胆子大了起来,开始试着地把鸡巴在白芳的大腿里来回抽插、摩擦,做着干她的动作,每一次我的鸡巴插进去时,我都可以感到自己的龟头在白芳的肉缝间滑过,湿湿的暖暖的,我激动地喘息起来,极度的欲望已经烧昏了我的头,我用力搂抱着白芳:“白芳,我、我想、我想……”白芳一边挺着屁股迎合,一边逗弄着我:“想什么啊?说啊?”我喘着粗气:“我想操、操你……”

    啊!我终于说出了积压在心底的欲望,他妈的,今天老子豁出去了!反正我也没有真的操她。于是我加大了动作。白芳吃吃地轻笑着:“你现在不是在操我吗?用力操我啊!”

    我更加忍受不住了,加大幅度抽插着鸡巴:“宝、宝贝!”我一面挺动屁股一面喘息着“宝贝,你的逼真肥!”可能由于她的淫水太多的身缘故,我的肉棒在她的肉缝间滑动了不几下,突然向上一挑,噗地一声就挤进了她的阴户里,我和白芳同时“啊”地叫了一声,白芳的声音里很明显地夹着兴奋和呻吟。

    我的理智告诉我应该赶紧出来,但白芳却不让我出去。她搂紧我,扭动了几下屁股,使得我的鸡巴插入得更深了些,白芳凑近我的耳边悄声道:“反正已经进来了,就放一会儿吧,好吗?你不进来我会难过的哦!”

    我们俩个就这样紧紧地抱在一起,白芳的阴户一下一下地蠕动着,在啯吸我的龟头。我再也受不了了,心想反正已经进来了,干脆什么也不想了!就又小幅度地挺动起屁股,把鸡巴在白芳的阴道里抽插,虽然进的不深,但也过瘾极了,白芳的肉洞里的水很多,肉洞也很紧,我的大鸡巴在里面抽插十分舒服。白芳也很兴奋,两个丰满的乳房在我的胸口使劲地挤蹭着,压低了声音呻吟着。

    可能由于刺激的缘故,很快我就达到了高潮,什么也顾不得了,我低吼了一声,双手兜住白芳丰满的屁股,把鸡巴狠狠地往她的阴道里插,撞击在白芳的下身上“啪啪”直响。白芳也很配合地叉开双腿挺着下身让我干她,听着白芳那急促的呼吸伴着娇滴滴的诱人的呻吟,加上我的大鸡巴在她的阴道里进出的“扑哧、扑哧”声,直刺激得我血往上涌,我再也控制不住了,虎吼一声,猛地用力,一下就把白芳顶靠在墙壁上。

    “啊”白芳欢叫一声,整个身子被我顶了起来,双脚只有趾尖点在地上,白芳也就势搂住我的脖子,双褪大大地分开,我的鸡巴长驱直入,深深地插进她的阴道,痛快淋漓地在白芳的这诱人的身体里射出了所有的精液。

    慢慢地,我的鸡巴软软地从白芳的阴户了滑了出来,我们依然这样抱在一起,好半天我才在白芳的耳边说道:“宝贝,真是太过瘾了,谢谢你,好宝贝!”白芳不说话,只是紧抱着我,好半天,白芳轻轻推开我,低着头转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我恋恋不舍地望着白芳那不住颤动着的性感诱人的屁股蛋,在白芳的大腿根处,正流淌着好多我的精液呢。看来白芳真的和我作爱了,还是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呢!反倒是我,冲开了这道坎后反而轻松了。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五十三章 与学姐偷欢】

    !!!!今天下午有两节课,而计筱竹学姐有补课,我上完了就在学校咖啡厅等她,已经喝了两杯咖啡,计筱竹还没到,我心想这是怎么了啊?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计筱竹打来的。

    “学姐你在哪儿?”

    “飘飘对不起!今天教授多布置了两份作业,还没忙完呢!”

    “作业要做,饭也要吃吧?”

    计筱竹沉默了一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好想再见计筱竹学姐一面。

    计筱竹想了一下:“嗯!如果你方便的话,帮我弄一份吃的拿到我教室来可以吗?”

    我没来由的一阵兴奋:“没问题!二十分钟后帮你送到!”

    挂了电话,我立即交待餐厅做一份外带的大餐。

    二十分钟后,我拿着为计筱竹准备的餐盒走入她们的教学大楼,计筱竹的教室是在七楼,我出了电梯,走廊上灯光很亮,却没有一个人。

    我一路巡到教室门外,透过大玻璃,我看到计筱竹的身影坐在计算机前,我轻轻敲一下门,计筱竹起身打开门,她那晶莹剔透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瞄我一眼:“进来坐!他们都走了。”

    我被她瞧的有点心虚,尴尬一笑,走进她们学院大教室外间的电脑室,除了电脑桌之外,还有一套高级黑皮沙发,看起来有点像高级网吧,我在长沙发上坐下,将餐盒放在长茶几上。

    我说:“先趁热吃吧!”

    “等一下,我还不饿!”

    计筱竹说着端坐在沙发另一边,双膝并拢,两手放在大腿上,完全是一付教室里上课的淑女模样。

    她今天穿的是一身粉红色的套装,乳白色上衣领口,系了一条粉红乳白相间的领巾,合身的乳白丝质上衣掩不住她诱人的巨大双峰,也更显出她纤细的腰肢,她的妆也是粉红系列的淡雅宜人,粉红色的柔唇像棉花糖一样,让我忍不住想张口含住吸吮。

    下身的粉红窄裙因为坐下的关系被拉的更短,露出了大半截雪白圆润的大腿,只要稍不小心,就能由大腿缝中看到腿根部迷人的方寸之地,难怪她用手放在大腿上防着我看到裙内春光。

    不过光是看到她蹬着高跟鞋的修长小腿,也给人无限暇思,想到天天与她大干的情景,想到她层层圈圈嫩肉吸吮夹磨我的阳具的舒爽,裤裆里的大阳具早就一柱擎天了。

    计筱竹轻嗔薄怒:“看什么?”

    她这么一叫,才把我的魂儿叫回来:「哦!对不起!……男人要是看到妳还能头脑清明,这个男人一定有问题!」

    她瞪我一眼:“少胡说!讲吧!”

    “讲什么?”

    她又一瞪眼:“你少装蒜!你是不是强奸了土邦公主还有那个女警察?”

    我吓了一跳,连忙说:“你想到那儿去了,我再混帐,也不至于强奸外交友人啊,更何况还有女警官呢?」

    计筱竹聪慧的一笑:“我们都是长了眼睛的,那个土邦公主一住进美女楼,就到处打听你的消息……你当我白痴啊?”

    我脱口而出:“没这么夸张吧?我只不过当了两天司机而已!”

    计筱竹盯向我:“只是司机吗?”

    我一呆,有些犹豫起来:“哦!这个,应该只是司机吧?”

    计筱竹怀疑的看着我:“是吗?你是什么样子的人,我太清楚了,你真的会放过她?”

    “既然什么都瞒不过你,我告诉你实话好了……”学姐简直是太了解我了,我只得招供!

    计筱竹见我投降,得意一笑:“我在听!”

    于是我就从认识乐悦开始,一路讲到给埃丽娅下药并强奸了她全身所有的处女。

    计筱竹听到这里,脸红气喘,无限娇羞,忍不住问:“这么说!埃丽娅的处女膜被你给奸污了?”

    “乐悦说她处女膜是骑马时自己破的,不是我给戳破的!”我小声地解释了一句。

    计筱竹皱起了眉头:“是么?”我感觉得出来她听到埃丽娅的处女膜没被我破成,似乎有点儿失望。

    她盯着我:“你这两天爽翻了,对不对?”

    我避重就轻的说:“那个……纯粹是因为外交工作需要!”

    计筱竹有点气愤的说:“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真的没有一个好东西!”

    “主谋下药的又不是我,你干嘛一杆子打翻一船人?”

    计筱竹瞄我,晶莹剔透的眼睛实在迷人:“哼!就算没有下药,你上不上?”

    计筱竹冲我这一句,我一时无话可说。

    计筱竹有点酸溜溜的说:“真是可惜,她要是骑马前来访问台湾,说不定你早就把她的处女给……给破了!”

    见计筱竹酸溜溜的,我没来由一阵心疼,坐到她身边轻搂着她:“你别气,我跟你好了之后,什么女人都不去想了……”

    计筱竹扭身推开我:“你别碰我,你不想别的女人?那干脆叫太阳不要出来可能性还要大些!”

    我死皮赖脸:“学姐你对我最好了,我最爱的就是你了……”

    计筱竹气呼呼的嘀咕:“不要脸!你最爱的是操我的逼和屁眼才对……唔!”

    计筱竹话没说完,我突然吻住了她的嘴,不让她说下去,她羞怒的挣扎,我把舌尖吐进她的口中,手已经握住了她丰嫩硕大的乳房。

    也许我把强奸土邦公主的过程说得太精彩,激起了计筱竹的情欲,所以当我上面用嘴封住她的口,手又握住她大乳房搓揉时,她的最后防线崩溃了,在羞怒中伸出了柔嫩的舌任我吸吮,与我的舌头绞缠逗弄着,一口口的香津蜜汁流入我口中,全让我吞了下去。

    我握她乳房的手拨开她的胸罩,细嫩如脂的大乳房在我掌握之中,计筱竹开始大声的呻吟,她的乳尖已经硬如圆珠,我的嘴离开她的唇去吸住她的乳尖。

    伸舌玩弄着她早已变硬的乳珠。

    计筱竹脸色通红喘着气:“不要这样,这样我会受不了……啊!”

    我另一只手伸入她的短裙时,她忍不住叫出声来,也已不由自主的将并拢的大腿分开,让我轻易的就抚到了她隆起来的阴阜,触手一片湿软,她阴道内流出的淫液已渗透了她的透明内裤及丝袜了。

    我的手拨开丝袜伸入她的三角裤摸到她浓密的阴毛时,计筱竹再也忍不住,挺起阴户迎合我的抚摸,我又空出一只手,悄悄的解开裤裆拉炼,将我已经坚硬挺立的阳具掏出来。

    与我深吻的计筱竹口中突然发热,我正在揉动她阴核肉芽的手指感觉到一阵湿热,她的淫液一阵阵的由阴道内涌出,把我的手沾的湿淋淋的,我知道机不可失,立即将她的丝袜及透明三角裤扯到小腿下。

    计筱竹甩头挣开我吸住她柔唇的嘴:“不行!我们不能在教室……唔!”

    话没说完,计筱竹又被我吻住了,我将她的窄短裙往一堆到她的腰部,计筱竹曲线玲珑的下半身全部裸露在我眼前,如羊脂白玉的皮肤,乌黑浓密的阴毛,粉红色的外阴唇上清楚的看到她已经胀大的阴核肉芽,潺潺淫液蜜汁由紧窄的阴道上涌出。

    我口中含着计筱竹的舌尖,张大嘴吸吮着她的柔唇,她唔唔声中伸手欲推开我,再也忍耐不住,将身子压到她身上,底下用手拨开她欲合拢的雪白修长美腿。

    计筱竹还欲做最后挣扎,想将腿合拢,可是当我硬邦邦的大龟头顶住她的穴口,龟头马眼在她阴核肉芽上磨转时,阴道内又涌出一阵阵淫液,她反而羞涩的挺起已经被淫液蜜汁弄得湿滑无比的阴户,欲将我的大龟头吞入阴道。

    我再也忍不住,挺起大龟头一举刺入她的无上美穴,直插到子宫腔内的花蕊上。

    “哎呀!你轻一点……好深,痛……”

    我又吻她一下:“你别乱动,我会很温柔的让你舒服的……”

    这时计筱竹阴道内那一圈圈的嫩肉把我的阳具夹得好紧,蠕动的嫩肉把我的阳具刺激得就要爆发,我立即深吸一口气,将阳具整根拔出她的阴道,计筱竹见我拔出阳具,很失望。

    “哦……你……你别拔……别拔出来……啊!”计筱竹话没说完,我又将已固好精关的大阳具整根插入她的美穴中,她立即舒爽的呻吟,两条柔滑尚穿着高跟鞋的美腿抬起来紧紧的缠住了我的腰,挺起阴户用力往上顶,使我俩的生殖器紧密的相连到一点缝隙都没有。

    我阳具根部的耻骨与她阴阜上的耻骨紧抵在一起,不停的转动,让两人的阴毛相互的磨擦着,她似乎怕我再将阳具拔出,用双手紧紧抱住了我的臀部,使我俩的生殖器交合到最紧密。

    我在她花心顶磨的大龟头感觉到她的子宫腔紧紧的咬住了龟头肉冠颈沟,这时我与计筱竹的结合,已经到达水乳交融的地步了。

    计筱竹呻吟:“用力戳我……用力……戳到底!”

    我喘着气:“你要我用什么戳?”

    计筱竹抱紧我上半身叫着:“用你的大鸡巴戳我…用力戳……”

    “用大鸡巴戳你那里?”

    计筱竹满脸羞红,闭目不语。

    我大力挺动,阳具在她的美穴内不停的进出。

    “快说碍…要我戳你那里?……”

    计筱竹也忍不住了,放弃矜持猛烈的上挺迎合着我的抽插,叫着:“戳我的小穴……我要你的大鸡巴用力戳我的小穴……”

    “叫我老公……”

    “老公!老公!我要你……快点动……快……啊……我要丢了……我要丢了……用力插我……抱紧我……”

    计筱竹说着张口就含住了我的嘴,柔嫩的舌尖伸入我口中与我的舌尖纠缠绞动着,我用尽力气紧抱着计筱竹,让她胸前两颗大肉球与我的胸口紧密厮磨着。

    而在此同时,咬住我大龟头的子宫腔内喷出了她热烫的阴精,烫的我的龟头更加亢奋,我全身舒爽汗毛孔都张开了。

    我们两人强烈的呻吟,猛力的挺动着下体相互迎合着抽插。

    我与计筱竹在大教室内纠缠着强猛的干穴的时候,怎么都没有想到路静这时会出现在教室外,隔着透明玻璃看着我与计筱竹的肉搏战。

    路静看着我粗壮的阳具像活塞般在计筱竹的美穴中不停的进出,带着计筱竹的丰沛的淫液流到股沟间。

    路静开始粗重的喘气,下面未经男人开封的阴道内热呼呼的奇痒无比。

    一股股的淫液渗过她细纱柔薄的三角裤流下了她浑圆修长的大腿。

    路静拿着一份精美的印度式风格家居设计图的柔滑玉手不停的颤抖着。

    她正隔着雕花玻璃望着电脑室内,两个下体赤裸得一丝不挂的男女,四肢纠缠的像卷麻花一样紧密。

    而两人下体相贴处只见黑乌乌的阴毛纠结成一团,看不出谁是谁的,不难想像这对男女的生殖器已经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了。

    如此动人心魄情欲缠绵的活春宫,看得路静面红耳赤,她深邃迷人的眼里似乎蒙上了一层薄雾,压抑多年的情欲在薄雾中隐现。

    她怎么也没想到校花计筱竹会与飘飘那大色狼在教室的沙发上如此狂野的交合,更没有想到压在计筱竹身上挺动大阳具把她插的淫声浪语高潮连连的飘飘,竟然已经在两天前把堂妹路飞飞干得欲仙欲死的了。

    看着计筱竹那双连女人看了都心动的美腿紧缠在那个飘飘壮实健美的腰间,飘飘胯下坚挺粗壮的阳具在计筱竹嫩红的阴道中强猛的抽插,大龟头的肉冠颈沟由计筱竹的阴道中刮出的阵阵的蜜汁淫液,把电脑室真皮沙发弄得水盈盈,亮晶晶的。

    是怒?是妒?是恨?是怨?

    路静那双动人的眼眶中泛起了细微的红丝,紧盯着这对迷失在情欲中的男女疯狂的挺动迎合着对方,耻骨阴阜顶磨得是那么的紧密,两人的生殖器互不相让的夹磨插干,浓密乌黑的阴毛已经绞缠在一起,分不出谁是谁的,似乎两人的肉体已经合而为一了。

    尤其是清晰的看到两人胯下,计筱竹那已经沾满了淫液蜜汁的粉嫩阴唇随着那根粗壮的大阳具抽插而翻进翻出,令人看了骨酥肉麻。

    路静彷佛又回到那天在公车上,那根眼熟的阳具在她的阴道中激情的浅浅进出,把外表妩媚迷人,个性却内向害羞的自己插得如痴如醉。

    难道做这种事真的有那么舒服吗?

    那天这个男人的东西顶着我的薄纱内裤才插进我那里一点点,我不是就高潮了吗?

    那个男人在我阴道内射精了,尽管隔着内裤,一定有很多精子打进了我的阴道。

    路静边想边看,迷人的眼睛盯着飘飘在计筱竹美穴中进出的阳具舍不得移开。

    路静不禁脸红心跳的想着:“如果那天飘飘拉下我的内裤,把他这根东西全部插到我里面,会是什么滋味?是不是等他的阳具插破我的处女膜之后,就开始舒服了?我该不该让他把他的东西整根插进我的阴道里试试看呢?”

    沉浸在如梦似幻无边欲海中的路静,茫然而麻木的站在飘飘与计筱竹激情交合的教室外,不知道自己尚未开苞的美穴中涌出的淫液蜜汁已经顺着她雪白修长的美腿流到了光洁的地板上。

    计筱竹柔嫩的大腿如藤蔓般缠绕着我壮实的腰肢,肉与肉的贴合是那么的密实温暖,一波波的高潮使她那层层圈圈嫩肉蠕动夹磨着我不断进出她阴道的粗壮的阳具,天赋异禀的美穴子宫腔不停的吞噬吸吮着我胀极欲裂的大龟头。

    滑腻的淫液使我进出她阴道的大龟头磨擦出“噗哧!”“噗哧!”“噗哧!”

    的美妙乐章,这时我与计筱竹的交合已经进入白热化,两人粗重呻吟,大汗淋漓,不时的接吻撕咬吸食着对方的柔唇香舌口中甘露。

    计筱竹晶莹的眼中渗出了激情的泪水,喃喃的,像倾诉,又像哀求,痴迷的呓语着:“老公~!干我!用力干我……你的大鸡巴不要停……用力的戳到底……让我们的生殖器永远插在一起,不要分开……”

    我疯狂的扯开她的胸罩,一口咬住她滑腻粉嫩的乳尖,舌尖绕着她尖挺的乳珠打转,牙齿轻磨着她的乳晕,强烈的刺激,反而使计筱竹由疯狂的激情变为如泣如诉的呻吟。

    计筱竹心荡神驰的哼着:“哦~哼~不要……你太强了……不要……我受不了……再插下去会把插穿的……哦……哎……我要尿了……要尿了……”

    她缠绕在我腰部的大腿不停的抽搐着,胯下的美穴也随着她的呻吟强烈的挺动吞噬着我的阳具,子宫颈更像一张小嘴紧咬着我大龟头的肉冠颈沟,她的花蕊被龟头连续的撞击,一波波持续不断的高潮使得计筱竹一泄再泄,由阴道内涌出的热烫阴精淫液似乎将我俩紧密结合在一起的生殖器完全溶合为一体了。

    这时教室外传来一声轻响,是路静手中的文件夹掉在地上的声音。

    我紧压在计筱竹身上,脸颊贴着她滑腻如脂弹性如棉的乳房上,狂野的磨咬她乳头,下体凶猛耸动干她的美穴,激情的厮磨声掩盖了文件夹掉在地上的那声异响。

    陶醉在生殖器结合的美感已如羽化登仙的计筱竹也没有听到外面的异响,只是摇摆着头,甩动着秀发,狂放的呻吟嘶喊。

    计筱竹这时奔放的情欲一发不可收拾,语无伦次的喊着:“老公~我没有想到操逼会这么舒服……我要飘起来了~哎好爽~~我好像飞起来了……”

    听到她叫得这么淫荡,我忍不住问:“我棒不棒?喜欢不喜我肏你?”

    计筱竹连连点头:“棒!老公好棒……我要老公每天肏我……我要你每天用大鸡巴肏我……”

    我的情绪也被她夹磨到高峰,我耸动下身,粗壮的大阳具狂猛的戳着她的美穴,紧迫的追问:“如果你知道跟我操逼这么舒服,在学校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会不会立刻就让我肏你的穴?”

    计筱竹挺动阴户迎合我急猛的抽插,不停的点头:“会!会!我一定一跟你见面就让你肏我的穴……”

    我追问着:“如果你那个时候还是处女,也会马上让我肏你吗?”

    计筱竹激情的抱紧我,吸着我的舌头说:“会的会的……我跟你第一次见面就会把我的处女给你,让你帮我开苞……哦~碍…我好爱你……”计筱竹全身抽搐中,眯着晶莹动人的眼睛中似乎闪现出一道人影。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五十四章 路静又看到了】

    !!!!雕花玻璃外的路静,眼中幻发着奇异的神彩,挺秀的双峰似乎胀得欲破衣而出,胯下不断涌出的淫液蜜汁将她的大腿内侧弄得湿淋淋,黏糊糊的,两条浑圆修长的美腿已经被泄洪般的情欲冲得酥麻柔软,再也撑不住柔美动人的身段,两手撑扶着雕花玻璃缓缓往下滑。

    像是情欲的感应,身躯向下滑的路静奇异的眼神与正在激情奔放的计筱竹晶莹目光像磁石般吸住了,隔着透明玻璃就这么注视着对方,直到路静滑坐在地板上,紫色裙摆掀起,露出雪白修长匀称的美腿,两女的互视的目光没有分开,眼神中透出的炽热欲火也不相上下。

    埋头含弄计筱竹乳珠的我感觉到深插在她美穴里的阳具突然被阴道强烈的收缩夹得隐隐发疼,深入子宫腔的大龟头被强烈的包夹吸吮着,马眼与她的花心顶磨得又紧又密实,却不知道是计筱竹看到了外面的路静,而产生的生理反应。

    我舒爽的呻吟出声:“就这样……计筱竹!好老婆……就这样夹我的鸡巴……老婆!你真会夹……我的鸡巴从来没有被女人的穴夹磨得这么舒服……”

    计筱竹知道我没有看见跌坐在外面地板上的路静,聪明绝顶的她知道这时如果我想将粗大的阳具插入路静的处女美穴,路静一定不会拒绝,也许出于女人的自私,或者是比较的心态,她一心要让路静亲眼看到我在她的胯下称臣,也有可能是因为有了路静如此绝艳的美女旁观,更增加了心理上的刺激。

    计筱竹突然将我的头紧紧的抱住,深埋在她的乳沟之间,用力挺动下体,将她凸起的阴阜不停的顶撞着我阳具根部的耻骨,子宫颈紧咬着大龟头肉冠的颈沟不放,紧密的程度,让我感觉想将粗大的阳具拔出她的阴道都很难,如此密实的结合,也让计筱竹又登上了高峰。

    计筱竹狂野的大叫:“老公!戳我!用力戳我……老婆要丢了……又要丢了……戳快一点……老婆小穴好痒……真的好痒……快干老婆的小穴……用力肏……不要停……”

    我的腰肢被计筱竹嫩白浑圆的美腿缠绕得像快断了似的,她伸两手紧压着我的臀部,将我的阳具与她的阴道完全贴切的溶合,她丰美肥大的臀部像磨盘般的摇摆旋转,大龟头被吸入子宫颈内与她的花心厮磨,马眼与她喷射阴精的花蕊心小口紧紧的吻祝刹时一股股热烫的阴精由花蕊心喷出,浇在我龟头的马眼上,我这时头皮一阵酥麻,脊梁一颤,大龟头在阵阵麻痒中,再也忍不住精关,一股滚烫的阳精像火山爆发般狂放的喷放而出,浓稠的阳精全部射在计筱竹美穴深处的花蕊上。

    我叫着:“缠紧我……我要来了……我射了……”

    计筱竹被阳精烫得忍不住叫了出来:“出来了……我感觉到你射出来了……老公你射得好多……哦~好舒服……就这样插紧到底,不要动……”

    计筱竹张口吸住我的嘴唇,雪白柔滑的四肢把我扎得密不透风似的,外阴唇紧紧的咬住我阳具的根部,阴阜与我的耻骨密贴相抵,两人下体纠缠紧密的一点缝隙都没有,龟头喷出的阳精被计筱竹的美穴吸的一点一滴都不剩,两人高潮过后,肉体依然像连体婴般不舍得分开,我又在计筱竹身上尝到了欲仙欲死,水乳交融的无上美境。

    隔着透明雕花玻璃跌坐在地的路静被我与计筱竹如此狂野的交合刺激得淫液横流,两腿发软,欲离开却动弹不得,只是不停的轻喘。

    捉狭的计筱竹在我俩肉体紧密的纠缠享受高潮余韵之时,悄悄在我耳边说:“有人在偷看我们耶~”我听了猛然一惊,转头看到外面坐在地上面红耳赤的路静,整个人都呆住了,真是要命了!

    为什么每次我跟计筱竹交合的时候,都会被她看到?

    脸红耳赤的路静跌坐在地上,鼻尖渗汗,呼吸混乱的喘气,紫色裙因滑倒在地而掀到大腿根,露出了整条雪白浑圆修长的美腿。

    我喃喃的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她在外面?”

    计筱竹脸红了一下,亲我的嘴说:“我有说啊!可是你疯的像野兽一样,拚命干……人家,根本就不听我说话!”有说过?我在她猛干狠肏的时候,她要是有跟我说过路静在外面偷瞧,我的大鸡巴从此就不再肏女人的穴。

    这时我已经知道上了计筱竹的大当,如果我早一步看到外面的路静,说不定真的会暂时停止与计筱竹的激烈肉博战,转而去勾引我做梦都想干的路静,而且此情此景,相信路静一定不会拒绝我的大阳具将她的处女美穴开苞,可是现在大炮才发射过,软的可以打结,就算身经百战,一时半刻也硬不起来,这下子错失良机了。

    我立即就要由计筱竹身上爬起来,但没想到计筱竹两条美腿却紧缠着我的腰部不放。

    计筱竹柔腻腻的说:“你怎么插我的过程人家可都看的一清二楚了,你还害臊啊?”

    我一时不知所措:“哦我……唔!”

    我才开口,计筱竹的柔唇就印上了我的嘴,香嫩的舌伸入我口中堵住我的话,搂着我的脖子与我深吻,她舌尖送来玉液不停的灌入我口中,我满脑子想的却是坐在地上裸露出雪白大腿的路静。

    路静睁着迷蒙的双眼,怔怔的看着我与计筱竹在高潮过后还深甜的拥吻,两人赤裸的下体还紧密纠缠着不分开,这是多么美好的结合啊!

    想到这里,路静感觉到胯下?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