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8 部分阅读

    我的用一条腿试图伸进席雅的两腿之间,开始她紧紧并拢双腿不让我得逞。我强行用力将膝盖顶了进去,最后席雅不得不让我的一条腿嵌入了她的两腿间。

    我这下可以用手伸到她屁股下端,继而摸到了她的阴部。席雅扭动屁股,试图挣脱我的抚摸,但根本不起作用。她那条十分合身的紧身裤使得我的手可以很好的感受那臀沟的深度和那柔嫩的感觉。我的手来回地在席雅的臀沟和阴部一带抚摸。

    不知道是处于公众场合被如此抚摸的不习惯或者羞辱,还是真的有了兴奋的反应,我明显地感受到席雅的臀部肌肉在不断地抽动。

    于是,我试探着把几个手指从席雅阴部抽回时,深深地滑入了她的臀沟深处,那臀沟很深,屁股非常肉感。尽管隔着内裤和紧身裤,我还是很熟练地找到了肛门部位。我的手指不轻不重地在这个要害撩到了几下。席雅的屁股微微颤动了一下。

    我继续往她另一个真正的要害——阴部,继续抚摸。这时的抚摸已经不像刚才了。如果说刚才的抚摸只是突发奇想,那么现在的抚摸则完全是在精心地挑起她的情欲了。她的身体线条简直是太过诱人了。

    席雅的双腿被我的一条腿分开,使得她的阴部完全处在随时可以被侵袭的状态。我的手指隔着席雅的紧身裤和内裤,撩拨着她的阴部。我发觉,席雅对我的抚摸有了反应,哪怕是臀部肌肉微小的一点颤动,我都会感觉到,我明白,她也激动了!

    我开始下一步动作,我把自己的胯部紧贴住席雅的屁股。早已硬挺的阳具贴在了她屁股上,那种感觉令我的阳具不由自主地颤动了一下。

    我的双手继续在两边抚摸她的臀部。席雅又开始挣扎,并试图回头,我的身体挤得她完全贴在车厢壁上。扭动身体已经变得不可能。我把她的风衣稍稍撩起,使得她臀部部分完全可以不被风衣盖到。

    我的手可以感受到我正在抚摸一个无与伦比的臀部。肌肉紧绷但又极富弹性,那浑圆的线条更是无可比拟的完美。我可以感到自己的阳具顶在一个非常突出的浑圆物体上。可见其臀部线条的高翘。

    席雅紧贴着车厢壁,使得我没有办法摸到她的胸部,并且那样的动作在车厢里也太过显眼。干脆,我的手现在直奔主题了。席雅穿的是低腰的长裤,我的右手从席雅的腹部和车厢壁之间摸到了小腹部,摸到了皮带。

    席雅似乎觉察到了我的行为目的,她死死地身体压住我的手,不让我有余地可以继续动作。但是,车厢摇晃地幅度虽然不大,可还是让我的手乘摇晃的间隙迅速拉开了裤子的拉链。

    席雅的继续试图挣扎,但还是徒劳。我的阳具直挺挺地顶在席雅的臀部,我发觉席雅的臀部绷紧着,但弹性仍出奇的好。席雅的扭动变成了对我阳具的厮摩。

    席雅似乎意识到我不仅仅是在对她性骚扰了,解开皮带,要做什么?席雅的手摸过来,想拉开我的两只手,但我的双手十分的有力,席雅纤弱的十指根本奈何不了我。

    我的手不费多大的力就解开了席雅的皮带,并且飞快地解开了裤子搭扣。随后的动作再次让席雅吃了一惊,我没有把手伸进席雅的裤子,而是艰难的回到了席雅的腰际,扯住席雅那几乎挂在髋骨的裤腰往下拉了!

    这可是在车上啊,捷运车厢啊!席雅的手拉住裤腰不让我往下扯。

    尽管席雅的裤子很紧,尽管她拼命地拉住,但我还是得逞了。我用一只手有力地抓到了她两只手,然后腾空另一只手死命地把她的裤子往下拉。

    我趁这个机会瞄了席雅的臀部位置一眼。我的手已经把席雅的黑色紧身裤拉了下来!席雅的裤子本来就是低腰的。只要裤带被解开,稍稍一拉就可以露出白白的臀部,而且现在已经被拉到了臀部下面了。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条很细巧的白色内裤,比这个更让我的眼睛出血的是席雅那突出圆翘的白嫩的屁股!

    我的下体立马胀得直立起来,我用手感知出席雅穿了一条低腰的T字内裤。那小巧的内裤在屁股的地方只是一根细细的带子而已,它已经紧紧地勒进了她的臀沟里。我的手指伸进裤腰里,拉下了内裤。我立刻感觉到这是一条质地十分高级的内裤,凭我的经验,这条内裤得价格起码在五千元以上。

    我的双手感受着那美妙的臀部,真是极品啊!滑爽无比的皮肤和绝美的形状!席雅的双手被我一只手牢牢地抓住,尽管还在试图挣扎,但我有力的左手令她无法挣脱。我的右手下伸到了席雅的臀部底下,很快就摸到了她的私处。

    我飞快地拉开自己地牛仔裤拉链,摸出早已硬挺的阳具贴在了席雅的屁股上。那种美妙的感觉,简直让我飞了起来。席雅的臀沟简直深不可测,我的阳具深深地嵌入那充满弹性的温柔峡谷。

    席雅好像放弃了反抗的努力,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捷运色狼!但我知道我是在强奸这个曾经被我强奸过的美女,相同的是,那次也是在车上……我的心跳骤然加速,我也觉得这么做不好,但还是这么不讲理地做了,而席雅大概也认命了,所以放弃了反抗……

    我用手伸进自己下体和席雅的贴合部位帮忙,我把自己的阳具重新往下压了压,正好让直挺的阳物卡在席雅的两腿开叉处中间,我惊喜地发现席雅的阴部早已经滚烫!不但湿了,而且正在源源不断地渗出液体!

    席雅的双腿微微抖动了一下,这个很细小的动作还是让我捕捉到了。我的阳具很直接的感受到了少女大腿根部肌肤的娇嫩。席雅热乎乎的液体不断的涌出。我的阳具一会儿就被全部裹湿了。我可以明显感觉到她在用大腿夹自己的阳具,这使我兴奋异常,阳具的硬挺度增加了,也更粗了。

    车又过了一站,我感到有些来不及了,我要实施刚才那个想法了。我把自己得已经涂满席雅淫液的阳具重新慢慢地嵌入了那深深的臀沟。然后,我非常熟练地找到了我的目标——席雅的肛门,我丝毫没有给席雅准备的机会和考虑的时间,狠劲地插了进去。

    由于我凑得离席雅很近,所以清楚地听到了席雅“噢——!”的一声叫了出来。但是这声叫在嘈杂的车厢里别人是无法察觉的。我也明显地感受到席雅肛门口急剧地收缩了几下,显然她也丝毫没有准备我会对她这个地方突如其来的侵犯。

    我利用了席雅淫液的润滑作用挺进了她肛门里,不过我很清楚,她的肛门肯定没有被开发过,所以涂了淫液我也进入得很辛苦,想到上次在车上破了席雅阴道的处,这次又是在车上破了她肛门的处,我就觉得非常兴奋!

    可我完全地进入后,察觉到席雅的肛门紧得超出了我的想象,而且刚刚进去时的反应非常激烈,看来肛交让她吃了很大的苦头,她一定非常的痛。

    我开始小幅度的抽插阳具。我感到席雅的直肠壁紧紧地包容着我。并且在一开始那阵因为突然的惊惶导致的胡乱抽搐之后,开始以一种平静和从容的方式有节奏的收缩和放松。这种有规律的律动明显是带有某种目的的。我很清楚,那种运动是在逼迫我很快可以射精。因此我又奇怪起来,这个席雅的肛交技术很有天赋啊。要不是她如此紧迫的肛门,我都以为她是个肛交老手了。

    这个美女身上让人感觉迷惑的地方太多了。不过这会儿我不愿意多想了。我现在要完成这次侵犯才是首要的,就是说,既然席雅已经被逼得只能接受我的侵犯而在用动作催促我快点完事,那么我也要配合才是。

    四周密集的人群,我也不敢干得太久,席雅的直肠收缩的刺激,让我迅速射精的强度,而我也不想控制了。我的双手抚摸的她屁股的两瓣圆肉,感受着席雅臀部那弹性的肌肉和娇嫩的肌肤,果然这个部位不是光好看而已,感觉竟也是美妙无比啊!这么想着,龟头上的承受的刺激达到了极限,我准备射精了。

    我可以感受到自己滚烫的精液一股接一股有力地冲出了自己的身体,注入席雅柔软的身体里。席雅的身体很快就有了反应,那种有节奏的收缩变得更快,更有力。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在加快我射精的速度和加强力度。我迎合着,拼命把体内可以射出的全部精液热烈的喷涌而出。足足持续将近三十秒的射精,使我痛快非常,而席雅的肛门和直肠似乎还在律动,还在榨取……

    我爽够了,我慢慢抽出自己的阳具,龟头上还有残存的精液,整个阳具都是湿乎乎的,我恶作剧地用手把住阳具在席雅柔嫩的臀沟里上下来回擦拭着,捎带作事后的回味,席雅的臀沟因为粘液的作用,十分的幼滑。最后,还觉得没有擦干净,接着又在席雅的臀部最突出的圆峰上擦了几下,这才小心收回阳具,拉好裤子拉链。

    我在整理好自己的裤子之后,觉得这次强奸活动虽然告一段落,但整个事情远未结束,我显然不会甘心,寻思要找时间在床上彻底地体验一下席雅的妖媚才行。这个妖精一般美丽的席雅,上次在车上匆忙给她破处,这次又匆忙地和她肛交,虽然时间短暂,但我也觉得这真是个尤物,不可轻易放过。正想着这些,突然,席雅的手往后伸过来,用一个手指准确地勾到我的手指,然后猛力在我手上掐了一把。这个动作如此的细小,除了我,车厢里谁都没有发觉。我是聪明人,我知道这是席雅在向我渲泄她的气愤,不过我刚才强奸她肛门时,肯定不但比这痛得多,而且还流了血,我还有什么好和席雅计较的呢?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十六章 席雅女王】

    !!!!我和席雅走出车厢,这是大站,而且是市中心,几条捷运线在这里交汇,人流拥挤,席雅的脚步有些踉跄,我搂着席雅,席雅早就披上了风衣,稍稍宽大的风衣虽然不如里面的紧身衣裤使她周身的线条那么惹眼,但她不同一般的气质和高挑的身材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要不是她穿着黑色风衣,一定可以看到席雅正痛苦地迈着外八字的鸭子步。

    席雅除了掐我,还是掐我,气乎乎的一句话都不说,直到走出了捷运车站,周围人少了,她才生气地低声说:“你这是强奸,你这是耍流氓,你这是性侵犯——你这是犯罪,你知不知道?”

    我猛点头,很诚恳地承认错误:“学妹,我有错,我悔过……我有罪,我下跪……”

    席雅差点被我怠赖的样子气晕过去,她死命掐着我,羞恼地骂道:“你是死变态,大变态……上次就在车上强奸了人家,这次又在车上强奸人家……不但强奸,还……还……强奸……人家那里……”越说越气,席雅抬起脚就想踢我,不过她随即痛苦地“啊”了一声,两只脚都软了下去,一时间都站不稳了。

    我当然知道席雅这是扯痛了才被破处的屁眼,急忙紧紧搂着她免得她软倒在地,席雅虽然屁眼痛疼得直冒冷汗,但还是不依不饶地掐着我,嘴里不停地碎碎念:“叫你变态,叫你变态……”掐着掐着,她突然流下泪来,低声问我:“为什么你一直不来找我?”

    我呆了一下,心想妹妹,我倒是想来找你,但你也要我忙得过来啊!不这这话我可不敢对她明说,只得道:“我怕你……怪我……”

    “你在车上强奸人家时,你就不怕我怪你了?”席雅气愤地说,任谁一个女孩子,都希望自己最宝贵的第一次是在一个非常浪漫的环境中发生的,可怜的席雅遇上了我,不但处女膜是在汽车上被强行捅破的,现在连肛门的处女也在捷运上被我强行捅破了,她的气恼那是可想而知的。

    “亲爱的,一会我们去学校外面租套公寓,把那当做我们的爱巢好不好啊?”我含情脉脉地柔声说道。虽然我已经租了一套公寓了,但难道让席雅和颜菲这对校内室友又在校外成为室友,那我不是疯了?直接找死还容易些!

    席雅怔了一下,美丽的脸不但没有露出欣喜的神情,反而阴沉下来,冷冷地说:“你是想包养我让我做你的姘头?”

    姘头?……我一阵暴汗,心想这个席雅,这说的是什么话啊?

    “难道不是吗?”席雅冷冷地说:“你不和安琪分手,却又要和我悄悄在外面租房子,那不是想包养我当姘头是什么意思?”

    “那个……”我干笑着解释:“应该说是金屋藏娇比较恰当!”

    “正式的叫法,就叫姘头!”席雅冷冰冰地道:“你是这个意思,对吧?”

    我有些无可奈何了,看来这个席雅,跟颜菲与计筱竹,甚至左雪和凌雨都是不一样的,她的意思就是我想和她在一起,就必须得给她一个正式的名份,换言之就是我得和安琪分手,然后让她成为我正式的女朋友!

    但我能和安琪分手么?我这个人虽然比较滥情,但却绝对不是忘恩负义的家伙,要不然也不会被颜菲成天欺负来欺负去的了。

    看我一直不说话,席雅冷哼了一声,突然说:“一会儿我们去租房。”我惊喜了一下,谁知道又听到她说:“我付钱!”

    我怔了一下:“什么意思啊?”我知道席雅全身上下都是极为昂贵的名牌,连内裤都是几千元一条的,但难道我自己没钱么?租个房还要女人给钱,那我成什么人了?

    席雅冷冷地道:“我给钱!”我有些气恼地道:“为什么啊?”

    “因为我给钱,那就是我在包养你了!”席雅冷冰冰地说:“你就只是我包养的小白脸而已!”

    我差点气晕过去——我成了女人包养的小白脸了?这时我看到了席雅脸上的泪水,我突然明白了,这个骄傲的小妖精,只是在用这种方式,维护她那点可怜的自尊而已……如果租房的钱是由她出的,那她就不是在与别人分享男朋友,而是在包养别人的男朋友,虽然这是很明显的自欺欺人,但我还是被她的用心良苦感动了。

    “对不起。”我低声说,搂紧了席雅纤细的腰肢。席雅虽然满脸是泪,但语气还是冷冰冰的:“你同意我包养你了?”

    “同意同意。”我一连说了两遍,诚恳地说:“以后你就是我的女王,我就是你包养的小白脸了!”

    “那你跟我来!”席雅说了声,然后直接就走进了一家宾馆,甩出一张信用卡开了间房,我被她弄得晕头晕脑的,跟在她后面,实在不明白她这又是唱的哪一出戏!

    不过看到席雅蹒跚而倔强的背影,我似乎有点明白了这个她的意思,她这是——想行使女王的权利对我进行宠幸吧?我与席雅始终保持着一个人的距离。两人一前一后上了宾馆的大楼,席雅还是一直往前走。

    这个宾馆虽然不是很豪华,但也是三星级的,我不知道席雅订的房间是几层几号,席雅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着,走廊天花板上的每隔三五米就有一盏灯,席雅的头顶不断被灯光照亮又变暗,变暗又照亮。她走路的姿势千娇百媚。

    我的步伐很重,这里已经的非常的安静,我确信席雅可以很清楚地听到我的脚步声,不过她根本不回头看一眼。这个走廊不长,大概三四十米的样子,不过我好像觉得走了很久很久了。

    在快要到尽头的时候,席雅拿出房卡划开了走廊旁边的一个门,我也跟了进去。这只是一间普通的钟点房,看起来还算是干净的样子,房间并不大,灯光暗暗的装饰得也很简单。

    我进去的时候,席雅已经面对我了。她摘下了墨镜,虽然灯光很暗,但我还是看到她美丽无比的脸,魅力四射!那是怎样漂亮的脸啊。轮廓精致到无可挑剔,一双亮丽的大眼睛里流露出一种高雅、性感、骄傲的气质。现在,还有一种深深哀怨和气恼在里面。

    她靠在了墙上,把风衣脱了下来,扔在一旁的床上。我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我几乎是冲上去,直奔主题。

    席雅已经微微仰起头,我的嘴立即凑了上去和席雅接吻。而我的双手直接压上了席雅高耸的乳房肆意地揉捏着。而这个妖精般的席雅则更是直接,一手索性伸到我的下体,隔着裤子用力地搓揉我直挺的阳具。

    尽管我久经沙场,但是此刻心跳还是加速了很多。毕竟,这是和席雅正式进行的第一次。而这个绝色席雅正用她的手在搓揉我的阳物。

    席雅的手势让我马上明白,这是个控制高手,如果和她在床上翻滚,一定是非常令人疯狂的事情。不用说,席雅此刻一定非常气恼,刚才在捷运车厢她被我活生生的挑起了欲望,但又没能满足,后来又被我气哭了,这时她把我带到这里来,她需要的只有高潮!

    我用我的下体把席雅的下体压在墙上死死地厮摩,那个阳具已经在裤子里直挺挺地竖起。我用它感受着席雅柔软的小腹部。席雅的手绕到我的臀部,用力的抓揉我结实的臀部肌肉,并且拼命地把我的身体压向自己。

    我也不想再等了,我双手拉起席雅的紧身上衣,席雅戴着白色的胸罩被我迅速地找到了前面的扣子,一把扯开。我的双手立刻牢牢掌握了席雅的双乳。她的乳房不大,但很挺拔,而且弹性实足。双手握住,竟然有很强的充盈感。我感觉到席雅的乳头已经硬得像小石头一样了。

    席雅的双手乘我的身体稍稍放松的时候迅速抽了回来,开始麻利地解我的皮带了!我也老实不客气,放弃了席雅的饱满可爱的胸部,直插她的腹部,解起她的皮带。

    两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男女急切地相互解着对方的裤子皮带,几乎是在同时,各自把对方的皮带扣子解开了。席雅一双纤细的手紧跟着扯开了我的裤子纽扣。我也扯开了席雅的紧身裤扣子,露出了白色的内裤,我的一只手仿佛是在争抢什么宝贝似的飞速插入她的裤裆,隔着内裤按住她的私处。那里竟然早就湿透了,而且滚烫滚烫的。

    我的手刚刚按上那春潮泛滥的部位时,席雅“噢——”地叫了很大一声。随即她的手隔着我的内裤疯狂地揉捏我的阳具,尽管我感觉出她此时已经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但是她的手虽然力气用的很大,却丝毫没有弄疼自己,她对这种手法的感觉似乎是天生的。

    席雅被逼到了墙边,裤子已经被拉开,我用手伸进她的裤裆里抚摸着,而这个席雅也用同样的手法回敬着我。我们两个人气喘吁吁。正在狂乱之中。真的没想到,那么漂亮的席雅,在人群里那么出众的席雅,这个时候竟然在和我做出这样的举动。

    这时候,我的手换了姿势,我伸进了席雅的内裤里面,席雅立即又大声地叫了一下,她不在抚摸我的下体,而是紧紧抓住我的双臂,垂下头,很享受地继续发出闷哼声。

    我的手换到她内裤里面的位置的时候,双手感到像伸到了水里,十指和掌心全部流满了席雅分泌出的液体,我用两个手指慢慢插进她的阴道,每插进去一点,席雅抓紧我双臂的手就紧一些,呻吟的声调也高一些。

    我把手指全部伸进去以后,席雅的呻吟停了一下,仿佛是在等待什么。我开始了手指的抽插,动作强烈但又有分寸,我早已学会怎么样使女人疯狂但又不会伤害她们的身体。席雅垂下头,开始娇喘。

    手指激烈的动作使得席雅慢慢变得失去控制,她不但把头垂下,而且身体开始前倾,双手死命地抓住我的双臂。我继续着抽插动作,我感到她的双腿越来越夹紧,并且不时地发抖,那种抖动分明是来自她迷人的胯部,那是她的性感中心。

    随着我不停地抽插,席雅的反映愈加激烈,她慢慢把身体弯成了弓形,呻吟声越来越大,她已经难以控制自己了。我感到席雅阴道里面的液体像泛滥的洪水,挡都挡不住。而且里面的热度越来越高。

    席雅的开始用自己的胯部迎合我的动作了,她扭动的身体,配合着阴道里的手指,而且幅度愈加增大,她直起身子,叫声由闷哼变成了“啊——”的声音,娇喘不断加剧。内裤由于剧烈的运动,已经渐渐脱落了原来的位置,套在大腿根部。

    随后,她继续前倾下身子,再次牢牢地抓住我的手臂。这次,我觉得她的手在颤抖了,不止是手,全身都在抽搐,尤其是双腿和胯部,几乎是一种狂乱的抽搐。终于,她全身绷紧了,双腿僵硬,胯部一阵抖动。阴道紧紧地包裹住了我的手指,开始收缩,并且激射出大量滚烫的液体,直冲在我的手指上并随之涌出秘道。“噢——”席雅发出了叫声。这是迷乱的欢叫,娇艳无比的高潮宣言。而她的下体继续着狂乱的抖动。

    疯狂的高潮使她几乎要虚脱。她娇喘着,慢慢抬起上身,用手往后捋了一下有点散乱的头发,站直了身子往后靠在墙上。我又被她的体态迷住。看着席雅的样子,她似乎有点懒散的体态是那么的性感。上衣已经由于刚才的剧烈动作基本回复到本来的位置,下身的紧身裤则被拉到整个胯部以下,那白色的内裤则移到了大腿根部,紧紧地绷在那里。

    我把手指放到鼻子前闻了闻,一股清香扑鼻而来。这是未经世事的少女才有的气味。我需要发泄!我一把拉住席雅,把她的身子转了过去。席雅似乎很配合地双手搭在了墙上,迷人的臀部微微翘起来。我压住她的身子,硬挺的阳具隔着内裤顶在她赤裸的屁股上。

    我把席雅套在大腿根部的内裤再往下褪了了一点。这时候,这小妖精用一只手伸到背后,摸到了我的下体,很轻巧地拉开我的内裤,往下拉到大腿处。我被她这个动作再次挑弄心跳加速,我的怒火朝天的阳具一下子释放了束缚,敲打在那娇嫩的屁股上。席雅很配合地翘起了屁股,我找准了位置,扶着阳具直直地插进了她的阴道里。

    “噢——啊——!”席雅不由得又叫出了声,里面由于刚才的高潮,滚烫滚烫的。我立刻感受到这个席雅的火热的性感。阴道里面非常的紧,而且一直在不停的收缩,我感到一阵阵无法抑制的快感从下体传来。

    美丽席雅刚才的疯狂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她高潮的样子。那种令人心神激荡的动作和场面让我也处于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兴奋状态,漂亮席雅的高潮过后,她被这个我褪下内裤并让我从后面顶入。我的屁股有力地收缩着,并且以一种疯狂般的力度和速度前后运动。

    毫无疑问,我完全插入了席雅的身体,还在拼命的抽动。我一刻不停地抽插着,席雅的火热的阴道不时地用力夹我的阴茎,似乎还会前后的蠕动。那感觉好像我套在了一根紧缩的橡皮管子里,而管子外面还有一双手在用力来回套弄。这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啊!这不是尤物是什么?我感觉到这个姿势插入深度不太够,自己的运动幅度也不能很大,生怕会滑出来。我看到了身旁的床,我抽出了阳具,一把把席雅上身抱起,床上,把她的裤子拉到更下面一点。

    席雅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以为我要做什么更加暴力的举动,我却只是将她趴在床上从后面操她而已。

    我的喘气声也越来越响,我们的动作带动了床的摇摆。接着,我听到了席雅的娇喘,并且那种娇媚的声音渐渐响起来,终于我再一次听到了席雅的呻吟,“嗯……哈……”那声音比刚才席雅高潮的时候发出的不太一样,她似乎不去克制了,好像是由着性子发出的,有些相似,但还是有不同。

    我望着席雅趴在床上的身体,席雅的纤细的腰裸露着,皮肤嫩白,发出无限的诱惑力。腰部以下的臀部,那无比性感的臀部,现在正贴在我的下身,我的阳具正插在她的阴道里。我感到席雅的腰肢正在微微地带动着臀部扭动,虽然幅度不大,但是每一次的扭动都恰到好处地配合了我在她体内的抽动,我的阳具在她每一次的扭动中都能够体验到一种美妙的感觉。

    表面上看起来,席雅似乎并没有所动作,但是这种微妙的迎合,只有插入她的优美的身体里才能感觉到。我俯下身子,刚好可以闻到席雅的头发,席雅那秀发里散发着淡淡的香水和女人特有的气味。我加紧了下身的抽插。

    席雅上身被那我压得趴在床上,看起来她上身的衣物还算整齐,但短小的紧身套衫使得她的腰部暴露无遗,她那细长的美腿站在地上,黑色的紧身裤被拉到了将近膝盖的地方,内裤也被拉到了大腿中部,整个臀部裸露在外,就是说,她身体最最隐秘的部分反倒暴露在外面。

    在不算明亮的灯光下,那高翘的臀部以其迷人的光泽和优美的线条散发出无穷的吸引力。我的上身趴在席雅身上,下身也把裤子脱了一半,并且贴在席雅的屁股上,我还在不停地前后扭动自己的下身。我的阳具随着动作一下下地冲插着席雅的身体。并且动作的幅度不断地加大,速度不断地加快。席雅把脸侧过一边,嘴里的呻吟愈加放肆。

    我饱尝了小妖精秀发的温馨后,再度支起上身,开始冲刺,因为还要去给安琪买东西啊!席雅的声音忽然轻了下去,代之以低沉的闷哼。屁股扭动的幅度开始变大。我看着席雅的屁股扭动起来,我下体传来的感受无比刺激。

    席雅用她娇嫩的屁股不断的摩擦我的两侧股沟,而我在她身体里的阳具此时正遭受席雅致命的冲击。一阵阵的似有无穷媚力的波浪式的涌动……

    我更加有力地抽插着阳具,席雅也报之以更加热烈的反应。她身体里的涌动激烈起来,我明显感觉到了。现在和车上那次一样,我有了射精的欲望,我同样的不想抑制,而以更加勇猛的动作狠插席雅的身体。席雅的反应也愈加的明显和强烈。我分明感觉到她的屁股肌肉几次毫无规律的抽搐,秘道里的涌动开始打乱了节奏,温度也再次升高……

    席雅的腿突然绷直了,屁股也一动不动。她临近高潮了。席雅的身体一下子停止了扭动,双腿绷直,屁股上肌肉也绷得紧紧的,几秒钟之后,一阵抽搐,身体不停微微抖动,嘴里发出“啊——”的一声,随即变成持续的闷哼,屁股再次扭动起来。

    几乎同时,我也开始呻吟起来,并且下体猛的冲插着席雅的屁股,屁股上肌肉有力并快速的收缩,约莫过了半分钟,我俯下身子,压在席雅的上身上面,席雅屁股上的肌肉还在不断的收缩,只是稍稍减慢了。

    我抚摸着席雅的一头秀发,吻着她的后颈,这样过了好几分钟,直到席雅停止了抽搐,我才从她身体里抽出阳具,站了起来。

    那席雅稍后微微抬了抬身子,从床头柜上拿过一包面纸巾,回身递给正在整理衣裤的我,她命令:“帮我擦干净。”

    我是第一次听见席雅用命令的口吻和我说话,尽管那嗓子之前不断发出的只是呻吟,我还是感觉到席雅的声音和她人一样性感。现在这个嗓音居然开口说的就是这么一句话,那声音纤细明亮,但又略微带一点点沙,真的是一副诱人的嗓子。那语气似在命令,又似在回味,绕耳三日!

    我完全被眼前这个席雅迷住了,沉迷花丛的我居然在今天被席雅迷住了。我接过她递来的纸巾。席雅双手撑在床上,翘了翘屁股,好让我从背后擦拭她的下身。

    像是在做一次精典的回味,我擦得非常仔细,臀沟、大腿内侧、阴部,菊蕾和花瓣——那可以榨干男人的阴道入口,一一擦来。刚才这些诱人无比的部位,现在正在被我用纸轻轻擦拭,要不是已经发泄了两次,而且时间来不及了,我很想再次操进席雅的这些部位!

    这时我才发现,席雅的淫液早已顺着大腿一路流下,套在大腿的内裤已经湿透,淫液还流到了她长裤里,我一直擦到那里,把内裤上沾湿的地方敷上面纸尽量吸取一些,然后把席雅暴露在外的大腿部分全部擦干净。余下的淫液想已流入裤管,无法擦到,只能作罢。

    我和席雅在五分钟后走出宾馆,席雅在离我不远的前面走着,她挽着风衣,完美的背影和走路的姿势还是那么的迷人,依旧那么的冷艳、高傲,无数行人向她投去或欣赏或猥亵或嫉妒的目光,她依然还是人群中无形的焦点,谁会想到就是这么个席雅,刚刚一会儿还被拉下裤子在钟点屋里与我媾合呢?

    我知道席雅一会真的要和我去租房,我也知道她是真的要把我当成她的男宠,当然了,我是不会允许她还有别的男宠的。想起席雅那迷人的身体,还有那句让我回味无穷的女王般的命令:“帮我擦干净!”我就一阵阵的心跳。

    看着席雅倔强骄傲的背影,我觉得有些甜甜的,但心里又有些酸酸的,她明显不想被我拉着或者搂着,我只能祈盼以后在做这位高傲女王的小白脸时,能尽心尽力地为她服务,用我的温情暧化她这颗被我伤透的冷冰冰的心。951

    飘飘欲仙·元元独家发布TXT下载'

    【第十七章 美丽的陷害】

    !!!!路静这样级别的美女刚进学校就立即成为了风云人物了,不管男生还是女生,可能会不知道大学的校长是谁,但不可能不知道路静这个新鲜出炉天榜校花级的美女。

    “那不是外语系的路静么?”路静走进图书馆自习室,许多男生就热血沸腾了。很多人都不动声色的把一放在自己身边占位置的本子啊书包啊之类的东西塞到了课桌肚子里,以使得自己的身边看上去更空一点。

    但大家却不可思议的看到,路静居然直直的往安琪的男朋友那里去了。

    路静走到我的旁边,很温柔地笑了笑,说,“对不起,我可以坐在你这里么?”看到路静走过来的时候我也有点惊讶,这几天忙来忙去的,对安琪的这个新室友我虽然早已如雷贯耳,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不过听到路静这么说我还是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路静把自己夹着的书放在我旁边的桌子上,坐下来的时候还对我歉意的一笑,我觉得这个有着微卷的褐色长发的绝色美女倒是挺有礼貌的,就连坐下的时候都有点风姿绰约的味道。“你也喜欢话剧?”正这么想着的时候,我发现路静的目光扫过了我手里的书。

    “还算喜欢吧。”我只得点了点头,什么喜欢啊,我这是在完成安琪布置的作业好不好?我的正牌女朋友,一看到我买回去的那一大堆书啊光盘什么的就抓狂了,说她看到下辈子都会看不完的,所以就逼我给她整理一份详细的重点笔记出来,不然我跑到图书馆来做什么?

    只不过听到路静这么问,我只得打肿了脸充胖子说自己喜欢了。

    “我也很喜欢话剧。”路静惊喜的用纤细的手指在空气中划动,“从小我就喜欢话剧,可是我老爸老妈硬是要我学外语。”我哦哦地说,父母都是这样,他们只会以自己的想法来做事,却很少会知道我们到底喜欢什么。路静点了点头说,那你可以教我看剧本么?

    我心想我会看什么剧本啊?但出于男人的面子,我还是死不要脸的点了点头说可以。路静听到我这么说,突然又很是忧郁的说,“可是我要是经常到你的公寓去看剧本的话,那你们那边的男生看到就会以为我是你女朋友了啊。”

    我很想说看到也没关系啊,全学校的人都知道我是有女朋友的,再说来找我的又不是只有我女朋友一个美女,我才不介意多一个呢。不过这种话我当然是不会说的,于是也忧郁地说:“那怎么办啊?”路静想了想,说:“反正我也没有男朋友。要不我冒充你女朋友好了?”

    我翻起了白眼:“冒充的多没意思啊……那不成了虚假伪劣产品了么?”

    路静呵呵一笑说:“那好吧,那我们就先从朋友做起好了。”

    “咣当!”一下,我周围一群竖着耳朵偷听的男生全部摔倒在地,他们明显不敢相信才进学校就获得了天榜校花称号的路静居然会这么随便就说要做别人的女朋友,最可恨的是那个家伙还根本就是已经有女朋友的!男生们异常悲戚的这么想着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看到路静用纤细修长的手指往门外打了个暗号。

    在我莫名其妙的时候,一个小美女已经扭着小腰肢笑嘻嘻地走了进来。我看到她有点熟悉的感觉,不过当我又看到席雅也出现在小美女身后时,我就想起来了这个小美女是那个和席雅关系很好,在军训车上与安琪一起坐座位的女孩子。

    “飘飘帅哥,这么巧啊?”小美女一副相见不如偶遇的样子,在我的桌子上敲了敲,又看了看我身边的路静说,这又是你从哪里骗来的美女啊,长得这么漂亮。

    看到席雅满脸怒气的样子,我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头,当下闭着嘴不说话。路静却说这位女同学怎么回事啊?小美女说你不知道还怎么回事啊?你知道他是谁么?他是我们学校最大的一个花花公子兼流氓!我吓了一跳,说你说什么啊?光天化日的诽谤我的名誊?

    小美女冷笑说:“你还有名誊么?我们都知道你有女朋友的,你又去招惹席雅,亏得席雅还说你是一个忠贞不二的好男朋友,结果呢?”

    路静死命的看着我,问:“你有女朋友了?”我一阵沉默。小美女就冷笑着说:“不仅仅是有女朋友,他的女朋友还就是你和席雅的室友安琪呢!流氓就是流氓,有了安琪还来招惹席雅,你想把她们公寓通吃啊?”

    “我……”我一阵无语,心想颜菲早就被我上了,在路静没来之前,她们公寓还真的被我通吃了!而这时“啪!”路静已经把几本书砸在了我身上,亮亮的眼睛瞪着我说:“想不到你是这种人,我对你太失望了。”然后转身就走。

    “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勾三搭四的,不然我就张榜告诉全校的人你是个流氓!”小美女说了这么一句话后也趾高气扬地拖着席雅离开。这时我就算再白痴,也知道路静是被小美女怂恿来试探我的了,很明显,席雅第一次在大巴车上被我强奸后,她的这个好朋友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而这两天席雅肯定因为我又显露了心事,这个愤愤不平的小美女为了让她慧剑斩情丝,就试图向席雅证明我是个花花公子加大流氓,甚至连路静都被她鼓动了来当我的试金石。

    我不知所措地坐在那里,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那个有着褐色长发的路静是真的很漂亮,但我身边的美女也比她差不到哪里去啊,我刚才也就是随口说说,但没想到这居然是个陷阱,看到席雅临走时苍白的脸,我心头有点隐隐的痛,但更多的还是被愚弄了的生气。

    当天下午我就知道了,那个小美女名字叫做糖糖,是席雅高中时好朋友,也住在美女楼里,更让我目瞪口呆的是,这个糖糖,居然是和我一个公寓的柳州的女朋友……这缠夹不清的关系,实在是让我头痛万分。

    我被路静戏弄的糗事很快就传遍了学校,毕竟是在图书馆里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又是路静这种新生代天榜校花的亲自出击,一时间流言蜚语,众说纷纷,连安琪都知道了,还特意跑来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老老实实地说这是席雅她们打赌和我开的一个玩笑,安琪就去找席雅求证,席雅当然是帮着我说话了,好不容易才把我的正牌女朋友糊弄过去,不过正牌女朋友糊弄过去了,和我有着不正当关系的两个学姐却又打电话,气势汹汹地命令我到秘巢报道听审。

    是招?还是不招?

    这个问题深深的困扰着我,我心里很是犹豫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