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组织豪杰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3回 血战琉璃寺(三)

    齐子修脸皮也真够厚的,还在解释着说:“韩司令不要生气,我们也就是借借你们的武器使使,凭韩司令的本事,一百来支枪还不是这个口袋里放到那个口袋里,有什么舍不得的。  ”

    韩行气得脸都红了,大骂道:“苍天在上,青天作证,要是齐子修你敢打第一枪,休怪我筑先纵队毫不留情,坚决反击,是你们挑起了内战,大家都做个见证啊!”

    齐子修也翻了脸,大声地吼叫着说:“机枪准备。我是好说歹说,韩司令就是不同意借枪了。那就是逼人太甚了,开——”

    他的下一个字还没有说完,只要说完了开火,一场大血拼就要开始了。

    “慢着——”突然一声大吼,一个精壮的汉子站到了齐子修和韩行之间。他还带着手下的十几个弟兄,真是胖得威风,瘦得精神,二十往上,三十往下,个个一身的黑衣裳,打扮得利利索索,手里端的是德式冲锋枪,簇拥在这个精装汉子的周围。

    韩行定睛一人不是别人,正是聊城军统站的副站长,自己的结拜大哥赵洪武。

    有了大哥在身旁,韩行的心里先稳住了一半儿。

    要说赵洪武的这段经历,也确实有着不同寻常的复杂。在第一次南征的时候,赵洪武曾经奉戴笠的命令,想打入南征军,发展国民党的势力,而削弱**的势力。但是南征结束后,韩行利用种种的办法,把赵洪武的军统势力排挤在10支队之外。

    想是赵洪武的军统势力进入到10支队,那10支队就天无宁日了。

    赵洪武的军统除了在王金祥的情报部门有自己的势力以外,又在聊城有自己的据点,对抗日除奸也做了一定的贡献。聊城失陷后,韩行有一次到聊城,赵洪武还掩护过韩行。

    韩行对赵洪武的,只要是他还为抗日做一份工作,就要想方设法地拉他一把。

    齐子修当然是认得赵洪武的,知道他是聊城军统站的副站长,正站长是谁,他还不知道。

    齐子修知道军统不好惹 ,要是惹了军统,那就没有自己的活命了。他只好涎着脸,笑着对赵洪武说:“赵大哥,你怎么来了,有何贵干呀!有事的话,找个人来捎个话也就算了,何用你自己亲自出马呀。”

    赵洪武气哼哼地说:“像今天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来吗?我要是不来,就要出大事了。”

    齐子修小声对赵洪武说:“这个韩行,一贯和**穿一条裤子,今天我就要叫他难。机会难得呀!这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齐子修不知道赵洪武和韩行的关系,还想从中挑拨离奸。

    赵洪武心里骂道:“真瞎了你的狗眼,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他是聊城军统站的站长,我的四弟。”

    但是话到嘴边,赵洪武就不是这样说了,他对齐子修说:“你知道这个韩司令是谁吗?这是两次南征的功臣,委员长跟前的红人。上峰早有指示,重点保护的对象,别说你了,就连我见了他,也要敬他七分。”

    齐子修听了这话也是吃了一惊,韩行什么时候和委员长挂上号了。要是真是那样的话,自己就真的不能惹了,他为了掩饰自己在尴尬,也只好说道:“我也就是和韩行兄弟开了个玩笑,想借他这一百来支枪用用。没想到,韩行兄弟当真了,真和我急了。”

    “你还借他一百来条枪?”赵洪武勃然大怒道,“就连蒋委员长也就是向韩司令借了一支突击步枪,轻重机枪各五挺。你的脸多大啊,一下子就要把韩司令这支部队所有的枪支全留下。你真是门板上画个鼻子——好大的面皮,难道比委员长的面子还要大。”

    赵洪武绘声绘色地说起了第一次南征时,韩行带着他面见蒋委员长的荣耀场面。

    这些话,真把齐子修吓尿了,想不到,韩行的势力这么大呀,自己还是别惹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于是,只好又笑着对韩行说:“对不起!对不起!韩司令,这个玩笑开大了。队伍闪开,请韩司令过去——”

    齐子修的队伍赶紧从中间往两边闪。韩行是怒气冲冲,朝着后面一挥手说:“我们走,要是惹急了我。我就真到委员长跟前告状去,叫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赵洪武的一些人,手提着德式冲锋枪,在保护着韩行的队伍。

    张小三在前,替韩行挡着子弹。左有吴小明,右有李大中,那也是手端着突击步枪,执着大砍刀,时刻准备着拼死一搏。

    刘致远紧紧地跟在韩行的后面,手里端着二十响的驳壳枪,张开着机头,随时要向敌人点名。

    警卫连的战士们,个个是突击步枪挂在脖子上,轻机枪也张开着保险,紧紧地尾随而行。

    离开齐子修的队伍越来越远了,刘致远小声地问韩行:“你真和蒋委员长见了面,还送给他突击步枪,轻重机枪?”

    韩行踢了他一脚,小声地说:“别说这么些的废话了,不说能噎死你啊!你说得越多,我的罪就越大。”

    刘致远小声地对韩行笑了笑说:“你别害怕,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直到离开了齐子修的队伍有十多里地远,韩行才松了一口气,对大家说:“放松点吧,不碍事了。”

    张小三这才破口大骂:“这个齐子修,鸟**哄孩子——什么玩艺呀!放着日本人不打,却来找我们的便宜。早早晚晚我他们干一仗。”

    刘致远大骂道:“我齐子修早晚得和日本人穿一条裤子,早晚得和我们是仇敌。”

    韩行可没有闲功夫骂街,要谈正事,他对赵洪武说:“大哥呀,齐子修最近有没有投日的迹象啊?”

    赵洪武对韩行说:“这个齐子修呀,自从当上了聊城的保安副司令后,又是招兵买马,又是四处活动,和日本人眉来眼去的,戴老板早就要求我们注意他的动向。只是我们鲁西北的能力有限,实在是管不了他。我做吧,人啊,没有老死的,只有做死的。”

    韩行点了点头,对他说:“密切注视他的行动。”

    这个时候,到了一个路旁的小饭店,部队早就饿了,也乏了。韩行正要问赵洪武一下,从军统方面掌握的敌情,就对张小三说:“张连长,放出警戒,部队马上吃饭,吃完饭后继续赶路。”

    张小三答应一声,马上放出警卫,并叫部队吃个便饭,吃完饭后好继续行军。

    好在部队都是带着熟食,在小饭店里烧上开水,吃开吃开。

    赵洪武几次眼刘致远,那意思是:“守着外人说话不方便。”

    韩行对赵洪武说:“没外人,这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又对刘致远说:“这是我的大哥。”

    刘致远说:“早就认识了,在第一次南征的时候,还喝过好几次酒呢。”

    这样说来,三个人都不是外人,也就进了小饭店的内室,找了一个闲屋坐下。

    小饭店里马上上来了一盘馒头,二个炒菜,一壶开水。就是馒头吃炒菜,喝着白开水,韩行就问上了:“怎么这么巧,和齐子修遭遇的事情,叫你撞上了?”

    赵洪武一连吞着馒头一边说:“这两天我也正有些着急,你不来的话我也要找你去。正要找你去,不巧就碰上了。这几天,日军调动频繁,好像有重大的军事行动,我怕你吃了亏,所以不得不通知你一下。”

    “嗯,”韩行点了点头,心想这个赵洪武还不错,还想着我这个四弟。你这是给我送情报吗,其实也就是给筑先纵队和先遣纵队送了情报。“你说吧,我听着。”

    不但韩行在听着,刘致远也在听着,就连门外吃饭的张处长也在听着。

    赵洪武说:“前几天,日军有调动的迹象,今天早上,济南方面出动日军约一千余人,坐着18辆汽车,直扑茌平县的大吕庄徐庙许楼一带。禹城出动敌人约500余人,和琉璃寺东南方向的董寨陈营吴营扑去。从高唐出动的日军约500人,并配备50余名骑兵及8辆汽车,这股敌人向琉璃寺及琉璃寺西南的于屯王吉庄一带进击……”

    韩行听了这些话是把馒头往桌子上一放,直接站起来说:“这饭不能吃了,马上,马上……”

    他先站起来,对外面吃饭的张处长说:“张处长,你进来一下。”

    其实,张处长根本就没有吃饭,他在竖着耳朵听屋里面的说话呢。他立即跑进来,对韩行打了一个敬礼说:“韩司令,请指示。”

    韩行对他说:“我们谈的敌情,你听明白了吗?”

    张处长说:“听明白了。”

    韩行说:“立刻向筑先纵队汇报敌情。并设法联系先遣纵队,通报敌情。”

    张处长答应一声,立刻出门找到了电台,用电台向筑先纵队通报敌情。

    韩行埋怨赵洪武说:“这么重要的敌情,你怎么不早说啊?”

    赵洪武解释说:“我早说也得倒出嘴来呀,这么刚刚从虎口里逃了出来吗,这么刚刚脱离了齐子修的控制范围吗。”

    韩行和刘致远紧急研究军情。刘致远说:“要是情报确实的话,先遣纵队就十分危险了。一是先遣纵队兵力十分的分散,二是敌人是有备而来,恐怕早就做好了奇袭的准备。我们得小心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