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组织豪杰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78回 南杆保卫战(四)

    孙三民领着他的嫡系三连在南门镇守,他先把一个班的队伍带着一挺机关枪安排进了东南角楼,又把一个班的队伍带着一挺机关枪进了西南炮楼,接着把所有的队伍平均分配在南寨墙上。南寨墙上有300米宽,他这一百来个人往这寨墙上一撒,也就是三米一个人。

    山本亲自领着队伍来进攻了,他们带着梯子首先是开始越濠沟。

    别看这个濠沟是孙三民挖的,至于起什么作用,他也不大明白,只是听蒋二说,如果鬼子的坦克来了,只要进去,就上不来了。

    三连长王进斗还问他:“孙司令啊,鬼子正在过濠沟,我们打不打?”

    孙三民骂道:“打个屁!没看到鬼子有三四百人吗,我们也就一百来人,能守住寨墙就不错啦!”

    山本领着这一个日军中队,两个伪军中队的人马从容不迫地过了濠沟,就朝着寨墙上和角楼上招呼起来。别看鬼子没有山炮和迫击炮,就凭着这些掷弹筒也是打得挺神的。这些掷弹筒口径为50毫米,重量很轻只有2.6公斤,射程不到200米,但这对于寨墙上的孙三民来说,已经构成很大的杀伤力了。

    一颗一颗的榴弹开始在寨墙上爆炸,鬼子进攻的时候,集中于一点,而孙三民的防守却要分散开在寨墙上,这又让鬼子占到了一些便宜。鬼子再把歪把子机关枪集中封锁住两个角楼上的火力,寨墙上的火力又被完全压制住了,一些鬼子竖起梯子就开始攀登寨墙,而一但十几个鬼子上了寨墙,孙三民的队伍立刻就土崩瓦解了。

    要不怎么说货比货该扔,人比人该死啊,该死的就是孙三民的三连。孙三民一看守不住寨墙了,就来了个脚底下抹油——溜之大吉。孙三民一跑,王进斗也跟着跑,王进斗一跑,当兵的一看,当官的都跑了,我们还打个什么劲呀,所以也跟着跑,就连东南角楼和西南角楼这么重要的地方,当兵的也扔下角楼跑了。

    他们玩命地顺着南北大街往中心楼跑去,鬼子上来了寨墙,就摆上了机关枪,然后顺着南北大街一路狂扫,“突突突……”“突突突……”三连的士兵就是腿再快,也没有鬼子的子弹快,就和被屠宰的猪羊一样,瞬间被撂倒了不少。

    中心二层楼上,韩行看到了这危险的一幕,赶紧对向前说:“组织火力,抓紧把鬼子的火力压下去。”

    向前答应一声,抓紧组织了几挺机关枪,朝着南寨墙上的鬼子一阵猛射,才把鬼子的机枪压制下去。趁着这个空儿,孙三民领着他的残兵败将飞速地逃到了中心楼上,点了点剩下的士兵,也就只有三十多个人了。

    韩行抓紧和赵发荣研究着对策。韩行说:“赵营长,鬼子已经进了南门,北门还有必要再守下去吗?”

    赵发荣想了想说:“鬼子只要占领了南门,很快就会顺着寨墙再攻北门,北门危险。如果我们和鬼子硬拼,肯定吃亏。”

    “是不是可以这样?”韩行说,“既然南门丢了,北门我们也不守了,干脆下到了房子里面,就叫二连刘大荣的部队散开,以班组为单位,和鬼子打一打巷战。迫击炮排已经没用了,抓紧撤到了这里。还有两个地方不能丢,那就是东北角楼和西北角楼。”

    赵发荣略微想了想说:“和我想得差不多,咱就这么办了。”马上叫通信员迅速去传达命令。

    再说山本登上了南寨墙,又不费吹灰之力占领了东南角楼和西南角楼后,心里一阵狂喜,终于给日本皇军挽回了面子。要不然,这一仗要是传出去,自己只能落了个指挥无能的臭名,剩下的有两条路,一是提交军事法庭,第二就是破腹自杀了。

    身边的名屋一郎中队长对山本骄横地说:“山本司令,我看中**队并不怎么厉害呀!怎么小村秀三郎君和山野四郎君的中队就是打不下北门呢?真是奇怪啊——”

    不但名屋一郎奇怪,山本确实也有些奇怪,心里还在纳闷呢,是不是中**队有意放自己进寨子呢?这南门和北门的中**队也差得忒远了吧。为了表示他对部下名屋一郎的赞赏,还是夸奖一下他说:“一郎君,你的真正的日本军人,厉害,厉害,大日本帝国的英雄,我要回去,给你请功。”

    说完,又命令名屋一郎说:“再攻下面前的这个中心小楼,我们就算成功地占领寨子了。速速进攻!”

    名屋一郎:“哈意!”一声,立刻就去执行命令了。

    山本又命令另外两个皇协军中队:“你们,王队的从东边寨墙向北门前进,迅速占领北门。李队,从西边寨墙迅速向北门前进,在那里和王队会合。”

    王队和李队的伪军喊了一声:“是。”立刻领着自己的中队沿着寨墙从东西两面向北门进攻了。

    这时候,蒋二正一脸奸笑地站在山本的面前,山本对他拍了拍膀子,笑咪咪地说:“蒋先生,你该使出你的本事了,掏洞去吧,一定要把中**人统统的从洞里掏出来。”

    蒋二高声喊了一声:“放心吧,山本司令,我一定把孙三民从洞里掏出来,还有那个韩行,还有那个赵发荣,统统的,一个不剩的,从洞里掏出来。”

    蒋二顿时兽性大发,带着他那个二连长李发财,还有那一个排的士兵,就要轻车熟路地在这个寨子里大大地发挥一下自己的淫威。

    蒋二下了寨墙,领着这三十多个人,按照过去的版本就要钻洞的时候,突然发现不好使了,怎么过去的屋洞找不到了。顿时吓了蒋二一身的冷汗,这是怎么回事啊?是不是自己记错了,不会呀,钻过来钻过去多少回了,不会记错呀!

    他又去找第二个墙洞,也发现找不到了,这是怎么回事啊,不会吧!不会是出了鬼吧。再找第三个屋洞、墙洞的时候,还是找不到了。蒋二这回终于明白了,坏了,是不是孙三民那些人在自己逃出来的这段时间里,把所有的屋洞、墙洞统统地改了呀!当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陌生的屋洞时,也不知道这个屋洞到底通到了哪里时,蒋二算是彻底地明白了这个道理。

    原来,在蒋二逃跑的这几天里,孙三民、韩行、赵发荣几个人研究了一番,认为原来所有的屋洞、墙洞已经暴露了,需要重改,所以就按照新图纸,把原来所有的屋洞、墙洞统统改了一遍。第一时间更新

    这下子,蒋二在山本眼里最值钱的东西,也就是所有的屋洞、墙洞的秘密,瞬间就变得一文不值了。

    蒋二只好带着这支队伍,哭丧着脸回到了山本跟前,支支吾吾地说:“山本司令官,不好了,他们……他们……他们把原来的墙洞、屋洞统统地给改了,新的墙洞、屋洞,到底怎么布置的,到底通往哪里,我也不知道?”

    山本原来就像一只充满了气的气球,鼓得登登的,这下子听了蒋二的话后,立刻就“吱吱”地泄气了,他抓住蒋二的脖领子问:“纳尼,照你这么说,你来南杆的意义,是不是一点儿也没有了!”

    “意义不意义我不知道,只知道他们改了屋洞和墙洞。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八嘎!你的死了死了的,良心的大大地坏了坏了的。”山本狠狠地扇了蒋二两个耳光,意犹未尽,又踹了他两脚。为什么到南杆来,还不是因为蒋二是这里的老二,熟悉这里的地形,这下子人家改了屋洞、墙洞,也就什么地利也谈不上了。寨墙、角楼的那点儿事,还用蒋二说,肉眼都看到了。

    “八嘎!八嘎!你的……你的……”山本气得简直说不出话来了,既然蒋二来到这里什么意义也没有了,难道说日军来这里还有什么意义呢?这不是拿着皇军精锐士兵的宝贵**,去碰这个本不应该碰的堡垒吗?“你的,你的,良心大大地坏了坏了的,既然你这个活地图什么用处也没有了,那么,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蒋二在山本眼里立刻就变成了这样的地位,叫蒋二的心里好不伤心。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蒋二哭丧着脸说:“本来我要来掏洞的,可是他们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快就改了洞口了呢?我也是没想到……我也是没有想到啊……”

    “那么,你要将功折罪,”山本想到既然蒋二没有什么用处了,那也就只好叫他们当炮灰了,“速速进攻前面的中心小楼,只要这个小楼拿下了,你仍然是有功的。我可以既往不咎!”

    蒋二本来拔凉拔凉的心里顿时像捂了一个热地瓜一样,来了一点儿热乎劲儿,到了这时候还说什么,自己真是鬼子手里的卒子——横竖都行,只是没有退路了。他只得勉强打起了精神,对着李发财和手下的一排士兵喊道:“弟兄们,只要拿下了中心小楼,这个寨子就是我们的天下了,那就是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要女人有女人,要钱有钱,可是要是拿不下这个寨子,我们真是爹不亲,娘不爱,没人管没人问了。弟兄们,上啊——”

    跟着他的人都是他的死党,既然到了这种地步,也知道除了当炮灰,再也没有其它的道了,只能是一阵狼嚎,跟在蒋二的后面嗷嗷叫着,往前冲了。

    中心小楼上,孙三民、韩行和赵发荣一些人正在紧张地注视着前面蒋二的这些人。这座中心小楼本来就是拿着这个制高点当作中心碉堡来设计的,四八的墙,足有半米厚,窗户很小,平时透光,战时就是一个个现成的枪眼。说是二层,其实比四个角楼都高出一截,从中心小楼的四面,分别能俯瞰到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和四条主要街道,也就是说,整个南杆几乎都被它控制了。

    孙三民在楼上骂道:“这个蒋二,真是个王八犊子,竟敢领着鬼子来打南杆,这就怪不得我了。弟兄们,给我狠狠地打——”

    于是,三连的机枪、步枪,朝着蒋二的一排人招呼起来。

    韩行对赵发荣说:“目前这个蒋二是我们最危险的敌人,他对寨子里知根知底,他要是不死,南杆就是藏着个定时炸弹。”

    赵发荣:“上回打虎未死,放虎归山,才招来了鬼子。这回要是再打不死它,还不知道惹多少麻烦呢。我们必须想办法,不能叫他活着出去。”

    这时候,达正的迫击炮排已经撤到了中心小楼上。韩行对他说:“达排长啊,还有多少炮弹。”

    达正报告说:“韩部长啊,还有48发炮弹,也就是每门炮还有4发炮弹。”

    韩行说:“那就赏给蒋二24发,务必不能叫他再喘气了。”

    达正答应一声:“是!”立刻就去布置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