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组织豪杰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57回 西药大王项松茂

    在项松茂一生中,旧上海名人黄楚九是一个重要的引路人。黄楚九自己琢磨出一种“艾罗补脑汁”,因为药里添加了吗啡,喝了以后很容易兴奋。黄楚九又打着美国“艾罗博士”(艾罗即yellow的音译,指黄本人)和“强壮民族”的招牌,这个山寨药居然也卖得相当好。黄楚九推销“艾罗补脑汁”的过程中,黄楚九结识了精明强干的项松茂,在这位商界豪客的邀请下,项答应出任上海五洲大药房总经理一职,但条件是给予完全自主权。

    1911年,项松茂担任五洲大药房总经理,他把“勤俭”作为办企业的方针,先将店里的豪华陈设变卖,充为营业资金,又拉拢和钱庄熟悉的俞钜卿为副经理,取得金融资本的支持。他的朋友高友唐说他“事无巨细,必躬必亲,每至夜半始寝”。项松茂还对药房的组织机构进行了现代企业制度的改革:设立本牌药品总发行所、门市零售部和批发销售部。

    尽管身为总经理,但项松茂并没有徇私舞弊,在企业制度的执行上做得很好:亲弟弟项载伦染上鸦片烟瘾,又不戒烟。项松茂能挥泪斩马谡,把弟弟辞退。

    在当时的中国,西药完全被西方国家所垄断,传统中医药模式遭到了现代文明极大挑战,中国人渴望能够自己生产出真正的现代药品。

    “人造自来血”在某种程度上满足这种期待,该药还取得了内务部和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的许可,甚至还在巴拿马博览会上拿过奖,远销南洋一带。这个药品在当年畅销到连外商都眼红,德国普恩药局干脆在租界出产了山寨版的“人造自来血”药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项松茂是一个知识产权意识极强的人。他发现后,立刻反击,向公共租界巡捕房上诉,最后获胜,德商的产品被没收查处。

    五洲发展起来后,项松茂的地位越来越强势,而黄楚九作为股东同时还入股了中法大药房。最后,黄楚九将他拥有的五洲大药房的股份让给项松茂,项松茂则将他所拥有的当时上海非常知名的“新世界游乐场”的股份让给黄楚九,再由“五洲”补偿黄楚九现金22500元,作为回收黄楚九在“五洲”的终身董事权和终止“人造自来血”抽佣的补偿。达成协议后,双方委托律师登报声明。

    这样,到1916年6月,黄楚九完全脱离五洲大药房,由项松茂独自经营。

    项茂松在日本考察的经历让他痛感如果没有现代化制药工业,即便卖的自家药品再多,也不过是传统药铺而已。

    他开始投资现代意义上的西药制药业,这一方面是基于爱国理念,同时也是受到利益的驱使。尤其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的民族工业得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良机。精于市场的项松茂先后收购了德商在上海的固本肥皂厂和亚林制药厂,奠定了五洲新发展的基石。

    以今天的观点来看,项松茂在五洲建立了现代意义上的企业管理制度——产权明晰,管理严格、制度完善。在董事会、总经理之下,有店务、厂务、店厂联席会议和技术会议,又按生产、营业、财务、管理四个系统设置层级部门。1928年拨出资金50万元另组银产公司(类似今天集团公司里的投资部门)附设于公司内,收支**,自负盈亏。公司资本总额再增至150万元,职工由最初的30余人逐年递增至400余人。

    随着五洲业务的发展,项松茂又向大丰工业原料公司、开成造酸公司等13个企业单位投资附股,兼任它们的董事,以取得国产原料如硫酸、松脂、除虫菊等的低价供应,又以自产的甘油、硝酸、盐酸等原料销给大丰等家使用,密切了交换协作关系,降低了生产成本。

    项松茂的计划得以实现,中国人在西药上开始不再单纯依靠进口。五洲按照各国药典的不同规格,用中草药炼制酊剂软膏,特别是开始自制牛痘疫苗、醚精、硫酸低铁、纳夫他林、柠檬酸等化学药用原料。第一时间更新项又特约林德兴工厂仿制德国“蛇牌”外科手术器械和医院设备,成为我国外科手术器械制造的鼻祖。

    1931年,项松茂与邬志豪共同发起筹组宁波实业银行,以进一步与金融资本结合。项还与高恩洪联合组织沪闵南柘长途汽车公司,出任经理兼董事。五洲在房地产方面的投资亦达55万余元。

    至此,五洲药房已基本成为具有现代规模的资本主义企业集团。项松茂在社会上的地位,由于五洲的影响日益扩大而提高。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项松茂在厂内成立了一营的义勇军,还自认营长,并请军事教官加以训练。

    1937年8月13日,淞沪抗战打响,他积极组织生产军用药品。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五洲大药房二分店毗连战场,日军从店中查出义勇军的军服,将留守的11名员工全部劫走。

    身为总经理的项松茂先生大义凛然,不顾危险亲赴敌营要人,却被日军逮捕到海军陆战队司令部,他拒绝与倭寇合作,最终和11名员工一起被杀害。

    韩行看到了这里,不禁陷入了沉思,按说,项松茂已经牺牲快一年了,而如今他又来和我谈合作,莫非他也是穿越的人。但是不管怎么样,先和他谈谈再说。

    于是,韩行马上到了工业局一间小屋里,和项松茂单独进行了秘密会谈。

    项松茂一脸疑惑地问:“据我所知,青霉素是1928年2月13日英国伦敦大学圣玛莉医学院细菌学教授弗莱明发现的,1935年美国才能生产。韩局长呀,你是不是有点儿吹牛啊,凭着我们中国的技术,恐怕很难生产出来。出来个青霉素就够惊人的了,你还里还有红霉素,庆大霉素,这就更了不起了。你的这些根据和技术都是从哪里来的?”

    真不亏为西药大王,问都问到点子上了。韩行想,说也是白说,本来这些西药知识都是剽窃来的,可是这些事情没法给他说,干脆也就直接把那些资料拿出来,让项松茂观看。

    项松茂拿着那些资料先粗粗地扫了一遍,脸上出现了红润,接着又看了一遍,脸上红潮涌动,接着更加仔细地看了一遍,竟然满脸通红,激动地大喊了一声:“好!好!好呀!!值钱了,值钱了,这些资料值钱了。真想不到啊,韩局长才是真正的专家,真正的医药专家。今天,我算是真正地遇到名家了。”

    项松茂微微地闭上了眼睛,又想了一会儿说:“青霉素的原理和生产工艺是有了,可是设备呢,要使用的设备是太多了,最起码是发酵主要的设备有发酵罐、过滤有转鼓等,每一种工艺流程中都需要有一定数量的设备。这些设备自己制造有些困难,可要是采购的话,上哪里采购呢?哪里的设备又能生产出合格的产品呢,还请韩局长明示?”

    韩行恭维他说:“要不怎么不请别人,单独和你谈谈呢,你是西药大王,你是专家,我想,这些问题你会解决的。”

    项松茂想了想也是,现在青霉素只有美国才能制造出来,在中国自己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也就只能是自己想办法了。他对韩行说:“我试试看吧,如果不行,还得来找你。”

    韩行点了点头,鼓励他说:“你肯定行的,你要是不行,别人就更不行了。”“不过,”项茂松说,“朋友归朋友,挣钱归挣钱,我们还是要谈谈股权的问题。”

    韩行想了想说:“一口价,我以技术入干股,占股60%。”

    项松茂想了想也说:“青霉素主要是技术问题,要是技术能解决了,恐怕很多工厂都能生产了。你入干股,我同意了,那么实干就是我的事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两人又谈到厂址的问题,项茂松说:“工厂肯定是不能建在上海了,小日本要是知道五洲药房生产出了青霉素,那还不接着把工厂收了,好事都成了他们的了。”

    韩行笑着说:“绝对的,我这就领着你选选厂址怎样?”

    “那好啊!”项茂松愉快地说。

    宽广的护城河围绕着县城走了大大的一圈,构成了一个天然的水城,再往外就是大平原,大平原上,哪里建厂都是不错的选择。很快地,在田家庄选好了一块厂址,项茂松这才放下心来。到了这时候了,韩行觉得还有一个问题需要问问他,不问他的话,一辈子都憋得慌。

    “报纸上说,由于你抗日,五洲的一些员工被日本人抓去,你为了要回这些员工,为国捐驱了,你是怎么逃回来的啊!”

    “是这样,”项松茂说,“可恶的日本人,非要我们和他们合作不可,我那样做岂不成了汉奸了吗,所以死也不从。日本人一看没了办法,就把我们枪毙了,说也奇怪,我半夜里醒了过来,爬着找到了一个老乡家,被那个老乡救了过来。事后我也感到好奇怪,我怎么就没死了呢!莫不是阎王爷那里没有我的户口,又把我撵了回来。”

    韩行笑了,点了点头,心想,是不是项松茂也是穿越啊!自凡自己能穿越,j-20战机能穿越,那么项松茂也能穿越。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伐其身行,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自己一定要好好地活着啊,在这场难得的抗日战争中,一定要好好地表演一番。

    找麻烦的还是那个美国商人华尔,他拿着几张图纸找到了韩行,问:“韩局长,请问一下,这几张图纸是汽车上的吗?”

    韩行看了一下,说道:“是啊,这不写着汽车1066,1078,1999了吗?”

    “不对,”华尔肯定地说,“我怎么看着像是武器上的零件啊!”

    韩行心里笑了,没想到这个华尔还是挺内行的,瞒天过海的计策在他眼里不起作用了,可还是醉死不认半壶酒,强硬地说:“怎么不是啊,汽车上的转向机构,要求都是很高的。”

    华尔还是倔强地说:“我是个基督教徒,你敢对着耶稣起誓吗?”

    韩行心话,我又不是个基督教徒,对着耶稣起什么誓啊!但是话里也软了许多:“你心里想着什么,就算是什么吧!”

    华尔也笑了:“我看,你还是很聪明的。放心吧,以我个人来讲,我支持中国的抗战,支持你们的事业,我一定保质保量完成合同上的任务。”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