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组织豪杰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55回 三方的角力竞争

    上一些文字是笔走偏峰,这一会儿再收回来。韩行回到了聊城后,还是和陈苹继续领导着第六区工业局的工作。韩行的工作也是非常有特点,经常晚上插上门,独自把自己关在屋里工作。第二天一早,把打印好的一些文件不是拿到了机械研究院里,叫工程师们拆图纸,就是到办公室里,把自己的一些资料交给办公室里的那些秀才们,叫他们按照自己的纲目,依次办理。

    至于戏子潘小安和万能神手倪时迁,韩行叫他俩成立了一支保安队伍,潘小安任队长,倪时延任副队长,专门负责工业局的保安工作。这个部门极其重要,要是叫日本人掏了老窝,那就麻烦了。

    玉石女呢,好像这一阵子也并不急于对韩行追查黄金的事了。她不追问,韩行也就装傻卖呆,不提这个事了。韩行把玉石女安排到办公室里,虽然她文化不高,但也叫她长点儿见识,学点儿管理经验。

    至于赵洪武呢,为了工作方便,韩行叫他城里开了一间杂货店,这也算有了一个地方作掩护,军统的那些特务们有了一个安身之处。杂货店和工业局还安上了电话,以方便于和赵洪武的随时联系。

    工业局的工作确实是卓有志效,经过各部门的努力,三天后,招商引资会将要在聊城的金豪大酒店举行。

    在工作之余,韩行也向陈苹说起了个人的问题:“陈苹啊,别人都说聊城**的老窝子有两个,一个是政训处,另一个就是工业局了。”

    “噢”陈苹白瞪了韩行一眼说,“你也是这么想的。”

    韩行说:“那是噢,我又不傻,别人都能看出来的事啊,我更能看出来了。政训处就不用说了,张维翰啊,姚第鸿啊,不用说,就是**的头子,可是工业局你知道**的头子是谁吗?”

    陈苹故作迷糊地说道:“不知道啊,你知道是谁?”

    韩行嘿嘿一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你啊!”

    “别胡说了。”陈苹又瞪了韩行一眼。

    她不承认,也不否认,那果真就是**的重要负责人了。韩行说:“咱俩工作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有后世的缘分,我的组织关系是不是也该恢复了。”

    “你的组织关系,你的什么组织关系?”陈苹瞪起了眼睛,“你找你的市党部啊,像你这样的老国民党员,还有军统的背景,找我瞎咋呼什么,我又不是你的领导!?”

    韩行心里大呼,冤枉呀,此韩行非彼韩行,我是老**了,如今却被排斥在党的组织之外。这话可怎么说呢,要是实话实话,陈苹一定以为自己是疯了。

    好在陈苹也算通情达理:“你的所作所为,人们都看到了。不管你是哪个党派,只要你是抗日的,我们就是同志,就是统一战线的好同志。”

    “好罢!”韩行无可奈何地说,事情也只有到了这一步了,自己先表现一番,等到了一定时机,他们再不让自己恢复关系,自己就要发脾气了。

    “那批黄金还好吧?”韩行又问陈苹。

    陈苹笑了笑说:“好着哩,按照预先的约定,咱俩谁想动那批黄金,都得先要给对方打个招呼。”

    韩行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想,话是这样说,你可别说话不算话啊!

    在预订的金豪大酒店客房里,还没到三天,韩行就接待了不同寻常的三拨人,第一位先生是个小个子,小眼睛,黄黄的脸膛,戴着一个普通的呢子礼帽,进门后先给韩行恭恭敬敬地举了一个九十度的大躬。

    韩行心想不对呀,只有日本人才鞠这样的躬呀。果然,那人客气地说:“在下叫李秋,特来参见韩行局长。”

    虽然他说的中国话很流利,但是凭着多年的经验,韩行还是感觉到他身上的中国味儿不是很足,有点儿太做作了,于是,韩行点破他说:“恐怕你是日本人吧!”

    李秋愣了一下,这短短的一愣,韩行知道他不是中国人了。他说:“我的日本名叫田原二,特来拜见韩行局长。中国有句话讲,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我也不怕你笑话了,也好早早亮明了身份。”

    韩行也笑了笑说:“我喜欢胡同里赶猪——直来直去,田原二先生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就请说吧!”

    田原二微微地笑了笑说:“难道你就这样请客人站着说话吗?”

    韩行一想,也对,中国是礼仪之帮,虽说早已经开战,人家早就对你不礼仪了,但是大人不记小人过,他虽然不算人,但是大面上的礼貌还是要讲的。于是,韩行大方地一摆手,请他坐,然后喊了一声:“上茶——”

    办事人员赶紧上来了香茶。田原二左手端起碗来,右手拿着了盖,拨着碗边上的茶叶根,抿着嘴仔细地喝着茶,一边还在回味着中国茉莉香茶的味道儿。

    韩行不慌也不忙,知道他早晚要放屁。

    田原二假装斯文地矜持了半天,才说:“听说韩局长要大兴工业,不知搞得什么项目?”

    韩行若无其事地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一些医药啊,机械啊,食品啊之类的一些东西,你们大日本帝国科学大大的,还在乎我这些小玩艺吗!”

    “不知你是否能拿出一些招标的项目和资料,让我瞧瞧?”

    “嗯,可以的,”韩行就拿出了1张医药招标单,上面写着青霉素、红霉素、庆大霉素的一些招标书。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招标书上只是对这几种药有一些简单的介绍和招标的方式,核心机密,可一点儿也没有透露。

    田原二对青霉素听说过,但是对于红霉素和庆大霉素听也没有听说过。青霉素是1928年由英国细菌学家亚历山大?弗莱明发明的,但是青毒素的提纯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这使这种药物在大量生产上遇到了困难。 1935年,英国病理学家弗洛里和侨居英国的德国生物化学家钱恩合作,重新研究青霉素的性质、分离和化学结构,终于解决了青霉素的浓缩问题,使青霉素能批量生产。以后青霉素的研制和生产转移到了美国,青霉素的大量生产,拯救了千百万伤病员。青霉素、原子弹、雷达并列为当时的三大发明之一,那是后话。

    日本早叫垂涎于生产青霉素,但是终究技术还差那么一点点儿。第一时间更新如果真能生产出神奇的青霉素,那我大日本帝国岂不是又登上了一级科学的高峰。红霉素、庆大霉素虽然没有听说过,但既然它排在青霉素之后,估计也不是等闲之药。这三种药只要有一种药能生产出来,必然大大地有助于大东亚的圣战。

    田原二虽然心里激动,但是表面上仍然装着无动于衷的样子,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说:“你说得这些事如果是真的,我日本药厂愿意投标生产?”

    韩行心里骂了一句:“你想投标生产,见你妈的鬼去吧,我就是把全部资料都烧了,也不能给你啊!这是馋你呢!”可是表面上只能说:“投标可以,但是投上投不上,就不是我说了算了。”

    田原二看了看旁边没人,就从怀是偷偷地掏出一张10万元的银票来递给韩行说:“这是我的一点儿小小的心意,还请韩局长笑纳。”

    韩行的心里感到好笑,你认为我是贪官污吏呢,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穿越之人,要钱何用,哪怕收下了你的十块钱,我岂不就落了个汉奸的罪名。于是笑了笑说:“这样不好,有违公道,”

    田原二又小声说:“这个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韩行针锋相对地说:“我们做什么事情,其实老天爷都在看着呢!”

    田原二只好尴尬地收起了银票,不过还是笑着说:“像你这样的中国官员,确实少见,我愿意交你这样的朋友。第一时间更新我们必将竭尽全力投标,争取生产这些药品。”

    韩行客气地说:“那就看投标的结果了。”

    刚送走了田原二,国民政府驻鲁西行辕主任李树椿又来了。由于工作的关系,韩行热情地握着李树椿的手说:“李主任啊,哪阵风把你吹来了。热烈欢迎李主任到小庙来指导工作。”

    李树椿也笑着对韩行说:“真是丑小鸭变凤凰了,这才几天啊,想不到韩秘书就晋升为工业局局长了,听说手里还捏着不少宝贝。人才啊,真是党国的人才啊,要是早知道这样,说什么我也得把你挖到我那里去。我这个后悔呀,后悔呀,真是太后悔了,就在眼皮子底下,白白流失了这么好的一个人才。”

    宾主坐定,抽上烟,喝上茶,李树椿这才说开了正题:“我这也是受上峰指派,代表国民政府,前来看看,你老弟手里到底有什么好货,真要是好货的话,肥水不流外人田,千万,千万,你可得把握好啊。”

    好吗,李树椿先拿上架子压人了。韩行呢,也就只好耐心地应付了,先拿上来医药方面的几个标书来让李树椿观看。李树椿仔细地看了两遍,连声说:“好!好!好!据我所知,目前美国也就是只处于试验阶段,世界上还没有哪一国真能生产出青霉素。至于红霉素、庆大霉素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如果中国真能生产了其中的一种抗菌素,那真是中国幸甚,民族幸甚啊!”

    韩行听了也大为高兴,同为中国人,同为中华民族,如果国民政府真能下决心生产这几种药,对千千万万的伤员和老百姓来说,真是一种福音啊!但是韩行刚高兴了一阵子,李树椿的话头一转说:“不过,国民政府应该干的事情太多了,这些小事儿不值得我们劳神费力哎。”

    一桶凉水把韩行从头浇到了脚后跟。

    李树椿看了看旁边没人,对韩行小声说:“听说你这里有几样好的枪支,拿出来瞧瞧!”

    韩行想了想,只好拿出了中国95式5.8毫米突击步枪装配图、中国81式7.62毫米机枪装配图,交给了李树椿观看。李树椿接过了图纸,立刻就聚精会神地看起来,时间在一分一分地流过,叼在嘴里的半截烟烧着烧着就烧到了他的嘴上,疼得李树椿“哎哟——”一声大叫,吐掉了烟把又继续观看,直到看过瘾了,才大叫一声:“好枪!好枪!”

    韩行心里说,好枪还用你说吗,这枪比现在的这个时候先进了大约四五十年。

    李树椿把这两张图纸卷了卷就要带回去,韩行不愿意了:“李主任,这不大好吧,我们还没有招标呢!”

    李树椿耍开了赖:“不就是两张图纸吗,你又不光是这一份,早晚还不是国民政府的事情。我回去就向上峰汇报,你为党国立下了大功,就等着立功受奖吧!”

    韩行心话,这两张图纸你拿着也是白拿,这只是装配图,没有零件图你什么也造不出来,真要是给了你零件图,那才是麻烦事哩。含在他嘴里的肉,就别想吐出来啦!

    拿了这两张图纸,李树椿还不算完,又索取道:“还有没有别的好武器?”

    韩行摇了摇头说:“没有了,有的话就是机械、食品一类的东西,想必你也不大上心。”

    李树椿点了点头说:“还真让你说对了,战争在进行着,干什么都需要钱,需要精力,需要智慧,没有钱没有设备没有人才,哪里还有心搞那些东西啊!军火,只有军火工业,这才是当前最主要的。”

    李树椿就这样抢了两张图纸跑了,韩行真是对他烦得够够的,气得闷闷的。

    政训处长兼十支队司令员张维翰的到来,又是另外一种景象。

    张维翰三十来岁,中上个子,国字脸,大眼睛,粗眉毛,长得十分精神。两个人简单地握了握手后,张维翰开门见山地说:“虽然没见过你,但是早就听说过你了。南镇一仗,你调来了**的飞机,炸得日本鬼子一败涂地。现在又听说你手里握有许多有价值的开发项目,在这中日交战之际,武器虽然不是决定的因素,但也是重要的因素。我全权代表着延安方面,咱俩商量一下,希望你能对抗日能做出贡献。”

    韩行心里一阵激动,心想,可找到组织了,就想赶紧接上组织关系。可是又一想,自己是穿越的人,老多事情确实说不清楚。但是,说不清楚也得说呀,此时不说更待何时。

    “是这样,”韩行严肃地说,“我想恢复我的组织关系。”

    “你的组织关系,”张维翰有些不理解了,“你的组织关系不是在县党部吗!”

    张维翰指的县党部,当然是国民党党部了。可是,韩行是老**员了,当然是想恢复**的关系,只好说:“我是说,我的**的组织关系。”

    张维翰哈哈笑了:“韩秘书,开什么国际玩笑,你是老国民党员,我是知道的,是不是拜神找错了地方。我可是个无党无派人士,谈抗日行,谈党派,别找我。虽然我是延安的全权代表,可那也是受人委托,不得不办,咱还是谈谈工作的事吧!”

    韩行是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来,穿越的人怎么能拿得出组织手续,说自己是90年的党员,不但张维翰觉得荒唐,自己也说不出口来。

    韩行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只好先把那些图纸拿出来让张维翰观看。

    张维翰可是个有文化的人,曾是北平育德中学的学生,他一张接一张地看着这些著名的步机、机枪的图纸,心里难免一阵子心潮涌动:如果这样的武器能造出来,质量又能过关,在和日本人的战争中,将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在轻武器方面,再也不是日本强、中国劣了,而是成了中国强、日本劣了。

    看了一会儿,张维翰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枪是好枪,只是有些材料、工艺根本解决不了。”

    “这有何难!”韩行说,“一些复杂的零件,可以通过外协厂去做,反正又没有写着军火的贴子,谁也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的。总装和检验却是马糊不得的,严格控制质量就是了,以后的企业都是这么干的。”

    作为张维翰那个时代的人,确实不知道现代的企业只要有了图纸,就连人造卫星、精确制导导弹,都可以拆成一件件零件通过外协厂生产,然后再组装起来成为成套的产品。只要控制了核心技术、总装、检验,那一切工业产品生产似乎都不成问题。

    张维翰想了想,也笑了,这么困难的问题,被韩行一句话就解决了。可是张维翰又提出了更为棘手的问题:“如果是这样,生产的产品我们就全包了。可是话又说回来了,想要货又没有钱,那可怎么办?”

    “这也好办,”韩行又说,“我们可以来个以副养主?”

    “噢……”张维翰更是来了兴趣,“何为以副养主。”

    “是这样的,”韩行说,“医药工业、汽车制造工业、食品工业,都是赚钱的,我们可以通过这些赚钱的行业赚的钱,来填补军火工业的空缺。实在不行,卖几件军火给**,也不是不可以的。”

    张维翰又追问道:“医药工业、汽车制造工业能直接服务于战争,我明白,可是食品工业是否也能直接服务于战争,我就有些不明白了?”

    “是这样的,”韩行说,“我搞的这个食品,不是一般的饼干、罐头,而是压缩食品。它们特别轻,只有普通食品的十分之一重,而且有一定的营养,且又几年不变质。如果以后遭遇到大扫荡,个别战士和大部队失去了联系,拿出了这些小食品充饥,不知道又能救活多少战士的生命啊。”

    张维翰这才恍然大悟,说:“照你这么说,这个压缩食品必须要生产罗。”

    韩行又请示他:“张处长,你说,在这些行业中,咱们军队必须掌握的有哪些,哪些行业可以交给民间去做。”

    张维翰几乎连想也没想就说:“军火工业当然得我们得亲自掌握,这么好的武器,要是送给日本人,就成了资敌了。至于其它工业吗,完全可以交给民间去做,就是不能让日本人染指。”

    韩行点了点头说:“和我想的一样。”

    张维翰眼睛看着韩行的眼睛,试探着问:“如果聘请你为聊城兵工厂的厂长,你能干吗?”

    韩行马上回答说:“要是在以前或者以后,我可能还会考虑考虑,现在没有考虑的时间了,因为中日正在交战。如果你们那么信任我,我只能毫不犹豫地接手这个兵工厂的厂长了。”

    张维翰高兴地拍着韩行的膀子说:“如果你能干这个厂长,我聊城军民幸甚,中**队幸甚,任命可能很快就下来。有空的话,希望你能尽快地考虑着聊城兵工厂的厂址,人员配备,主要生产的武器,子弹车间等等问题,你现在是专家啊,我只是个外行。”

    韩行笑了笑说:“其实,聊城兵工厂的前期工作已经在进行了,明天就是招标大会,如果招标大会开得好,我们以后会省却了许多麻烦。”

    张维翰点了点头说:“我代表延安,将会全力支持你的工作。”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