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组织豪杰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54回 发展十支队

    廖云山指挥着十支队和县里的武装,在一天的下午突然向土匪盘踞的一个村庄展开了进攻。十支队的战士们就和平常训练的一样,勇敢冲锋,纪律严明,进退有方,很快就占了上风。战斗一直持续到夜晚,十支队利用夜幕的掩护,匍匐前进,悄悄接近了村庄,然后一跃而起,一排手榴弹甩过去,然后杀进了村庄。土匪哪见过这样素质的队伍呀,一片混乱,十支队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就冲了上去,和土匪展开了白刃战,土匪抵挡不住,缴枪的檄枪,溃逃的溃逃。

    这一仗大获全胜,俘虏了一百多人,缴获了步枪一百多支,子弹三千多发。也有几个土匪愿意加入十支队的,就把他们编入了十支队,不愿意加入的,发给路费,打发回家。

    这是十支队的第一仗,不但大胜,而且人也多了,枪也多了,有的战士再也不用拿着大刀片子,红缨枪上阵杀敌了,还大大地增长了十支队的士气。同时,也在阳谷的民众中起了一定正面的影响,阳谷的民众感觉到这**的队伍就是和一般的队伍不一样。

    解彭年的二叔挎着匣子枪,领着几个长工带着四支步枪也找来了。解彭年看到二叔来了吃了一惊,问:“二叔,你怎么来了,还带着枪带着人的,要干什么呀?”

    二叔笑了,说:“听说你们的队伍到了阳谷,我就带着人带着枪来了。”

    解彭年吃惊地问:“你不是来找我问罪的吧?”

    “哪能呢!”二叔高兴地说,“听说你们打了土匪,二叔高兴,这不来庆贺的吗!”

    “自己来就来呗,还带着他们干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又要找我算账呢!”

    “是这样,”二叔说,“当然这几个人几杆枪也顶不了什么大事,你们要是不嫌呢,就把这几个人几杆枪留下,加入你们的队伍,一块儿打日本。”

    解彭年听了大惊,这才知道二叔这是送人送枪来了,不解地问:“二叔呀,我在凤凰集那么多天,你怎么就不配合我呢!”

    二叔说道:“是这么回事,抗日的队伍多了,谁知道成器不成器呀,都以为是打着抗日的旗号搜刮钱粮的呢!其实,你们的一举一动,二叔都在观察着呢。第一时间更新通过这一阵子观察,我看到你们的队伍还行。要不是我年纪大点儿,也到队伍上干了,打打杀杀的事儿,还是你们年轻人干吧,我也就不碍你们的事了。”说着,解下匣子枪递给解彭年说:“还有这支枪,也让他为抗日出力吧!”

    解彭年十分感动,拉着二叔的手说道:“二叔呀,原来是我错怪你了,你老也有你老的难处啊,想的总是比我想得周全。这四支步枪和人我收下了,这支匣枪,我看你还是拿回去吧,真有了土匪,也好手里有个家伙。”

    二叔还是把枪塞给了解彭年说:“众人拾柴火焰高,都来送人送枪,你们十支队也就壮大了,壮大了打鬼子更有力量。我那里,你就放心吧,你们把土匪都打净了,我那里也安全了,再说,庄稼人,大刀、红缨枪还是有的,再说铁锨、粪叉子也能叮当一气。”

    这段时间,聊城政训处又动员了二十多个青年来到阳谷,编入了十支队,许多当地青年也纷纷加入了十支队,到了1938年初,十支队已扩大到了180多人。不久,鲁西特委决定把十支队调到党的条件还要好点儿的冠县去活动。

    到了冠县以后,队伍很快发展到了四百多人。聊城政训处又把服务员们节省下来的钱买了15挺轻机枪装备了十支队,使十支队的装备大大地加强了。在冠县的师范讲习所正式成立了十支队,由政训处长张维翰兼任司令员,老红军王幼平任政治部主任,由宁都暴动过来的红军干部刘志远为机枪营营长。

    十支队具备了初步的质后,量也迅速地发展起来了。

    山东第六区管辖地还有馆陶县,馆陶县现地处河北省东南部,以卫运河为界与山东省冠县、临清市毗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在馆陶县的二区潘庄有一支地主武装,这就是李凤藻民团。当时李凤藻民团有一千多人,12个连队,但处境却非常不妙,他的北边的土匪武装吉占鳌、冯寿彭部,西边有土匪武装王来贤、王金甲部,东边有国民党的顽固势力,这些都在威胁着他的利益和存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这些武装吞并或攻击。

    终于有一天,李凤藻部遭受到了土匪吉占鳌的进攻,虽然吉占鳌被打退了,但是李凤藻也受到了不小的损失。正在这个时候,王金甲部又趁火打劫,又对李凤藻部展开了进攻。要是在平时,王金甲的进攻也没有什么,可是因为刚刚和吉占鳌打了一仗,民团十分疲劳,再遇到这股劲敌,确实民团是难以招架,眼看就要潘庄失守,李凤藻民团就要大败溃逃。

    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候,突然王金甲部的侧面枪声大作,特别是几十挺轻机枪就像刮风一样,直打得王金甲的匪军一片片地倒下,一下子就把王金甲部的火力压制住了。第一时间更新王金甲部很快就从进攻转入了退却,从退却转入了溃逃,然后撒开丫子一路狂奔,很快就跑得没了影子。

    一支部队很快就来到了李凤藻部和李凤藻会合,领头的人正是十支队的张维翰。

    李凤藻是馆陶县二区的一个中等地主,读过四书五经,旧的人伦道德,宗法观念比较强。他周围用的人多是亲朋好友,有点儿任人唯亲的嫌疑,但他本人又为人正直,没有江湖上的那一套为朋友可以两胁插刀,而于大义于不顾的恶习。他对日本侵入中国非常忧虑,对民族英雄非常崇拜,对范筑先很是羡慕,而对张维翰也很是敬佩。

    在血与火的战场上,二人热烈地握手,李凤藻对张维翰说:“大恩不言谢,我就什么好话也别说了,是十支队救了李凤藻,救了民团,救了潘庄。第一时间更新”

    张维翰也热情地说:“我也非常钦佩李团长的为人,救你也是我们应尽的责任。可是李团长啊,潘庄这个地方好是好,就是四面受敌啊,在军事上非常不利,你就不想想将来的前途吗?”

    李紧藻说:“我也想到了,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吉占鳌、冯寿彭、王来贤、王金甲早晚还得来捣乱,我潘庄民团早晚还得有一番苦战。”

    “李团长啊,明人不用说暗话,你可能早就知道了,如果加入了范筑先的十支队,可能又是另一种情况。”

    李凤藻说:“你们的解彭年、王乐亭早就给我讲过多次了。说真的,原来我真是犹豫不决,可今天这一仗,我算看明白了,弄不好,潘庄就丢了,民团也完了,我也就成了潘庄、民团的罪人了。张司令呀,你能不能再把你们的条件说一下,我再考虑一下。”

    “那好,”张维翰说,“十支队是**领导的部队,进了十支队就得按**的章程办事,十支队也是一支真正抗日的部队,不管什么时候,它也不会放下抗日的大旗。加入十支队后,你还是团长,你团里的编制一切还是按照原来的。还有,加入十支队后,部队可能就不能光呆在潘庄了,它得随着十支队到外地去执行任务。”

    李凤藻又考虑了一会儿说:“为了我们民团的前途,我同意了。不过,这么大的一件事,我还得同民团的弟兄们商量一下。”

    民团的弟兄们都围拢在李凤藻的身边,李凤藻向他们大声喊道:“潘庄民团的弟兄们,大家都看清楚了,如果没有十支队,我们今天算是真完了。俗话怎么说呢,一根筷子一折就弯,十根筷子就不好弯,人多力量才大,人多才能保家卫国,人多才能抗日。今天我就和大家商量一件事情,愿意加入十支队的,和我一块儿加入,不愿意加入十支队的,随便,我也不强留。第一时间更新”

    一听说加入十支队,底下议论纷纷,有的点头表示同意,有的不同意,说怪话:“被**收编呀,那就不自由了。”“那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吗。”“我们走了潘庄怎么办?家里怎么办?”

    李凤藻向他们解释说:“要是加入了十支队,就是和范司令绑在一起了,他要是再敢欺负潘庄,他敢,范司令就带着大队伍来打他们。我还是那句话,愿意跟着我加入十支队的,我李凤藻欢迎,要是不愿意加入十支队的,我也不勉强,就请离队。”

    虽然有许多人说着怪话,但要请他们离开队伍,他们又不离开,心里还在犹豫着。张维翰热情地鼓动着大家说:“我们十支队,是**领导的队伍,是人民的队伍,是和旧军队绝不一样的队伍。在这个队伍里官兵平等,士兵可以建立士兵委员会,代表士兵的权力。原来的军官,是排长的还是排长,是连长的还是连长,和原来的待遇一样。第一时间更新”

    李凤藻也鼓动着大家说:“大家可能也听说过,十支队纪律严明,是一支真正抗日的队伍。你们要是相信我,那就加入十支队,要是此时不把握住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李凤藻在民团中,还是有相当的威信的,亲朋好友又多,这些人也在纷纷支持:“跟着李团长干没错的。”“李团长走到哪里,我们跟到哪里。”“在家里哪有什么出息啊,还是跟着李团长闯天下吧!”

    于是,李凤藻的这支队伍基本上全员加入了十支队,人员一下子增加了一千多人。为了避免在本地纠缠过多,受亲朋好友各种消极因素的影响,部队迅速拉到了冠县去休整。

    要把这支民团改造成真正的**正规军部队,还真得下一番功夫。

    部队到了冠县后,王幼平就把12名连指导员派到了各个连队。第一时间更新这些指导员刚到了连队时,真是遇到了不小的阻力,有些连长、排长就认为这是来同他们争权利的。三连连长路摆三就说:“我是连长,这个连我说了算,指导员要想和我平起平坐,没门!”

    在连长给战士们讲政治课的时候,排长路劳二就对士兵们小声说:“这就是卖狗皮膏药的,讲这些大道理,什么用处呀!不要相信他讲得那一套。”

    但是各个连指导员还是尽职尽责,对士兵们进行了艰苦的思想政治工作,处处以自己的模范行动,来扭转士兵们对自己的看法,对**军队的看法,逐步扭转了被动的局面。

    十支队在对待李凤藻的问题上,除了在生活上保证他生活的必要条件外,在工作上也处处尊重他,和他一块儿研究问题,共同处理问题。在政治上处处关心他,帮助他进步,使他能从抗日的大局来考虑问题。张维翰和李幼平也经常来做李凤藻的工作,解除他的各种顾虑,鼓励他坚决抗日到底。

    不久,该团又成立了政治处,对李凤藻更便于加强了团结帮助工作,对李凤藻原来委任的连队军官,也尊重他们,有问题的个别交谈,多商量,不断征求意见,并借此对他们进行教育,逐步解除了他们错误地认为指导员是与他们“争权”的顾虑,军政关系逐步改善,连队政治工作地们也逐步加强。

    同时,遵照10支队政治部的要求,对部队进行了政治改造工作,要把这支民团队伍脱胎换骨,彻底改造成**的队伍。

    首先是在基层的连队进行政治宣传工作,成立救亡室,加强政治教育,具体形式是组织歌咏队,培养教歌骨干,教唱抗日救亡歌曲,如《义勇军进行曲》《大刀进行曲》《松花江上》,战士们都会唱了,不但会唱,还学歌词,不断激发士兵们的爱国热情。不但学歌,还自编自演了一些小节目,表扬好人好事,连队空气空前活跃。政治干部经常讲抗战形势,并运用鲁西特委发来的材料,宣传党的路线和政策,不断克服官兵中的“恐日病”,提高民族意识,树立抗战必胜的信心。

    再就是改善官兵关系,实现官兵平等,实行经济民主,定期公布账目,士兵们都感到很满意。关心战士的疾苦犹为突出,有的战士病了,指导员亲自送病号饭,喂水喂药,使有的战士感动得流出了眼泪,表示坚决抗战到底。行军中指导员替病弱的战士抗枪,有时候能抗到四五支枪。

    10支队还加强了对部队的纪律教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深入军心,只要是扰害百姓的事,就坚决执行纪律。政治干部发现和培养党的积极分子,各连指导员多是通过个别谈话,建立感情,在提高战士觉悟的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为发展党员成立党支部做准备条件。

    通过这些政治改造再加上严格的军事训练,使十支队李凤藻团的军事素养和政治素质迅速提高。有一天,吉占鳌的土匪又向馆陶县的潘庄一带进行骚扰,李凤藻团接到了命令,进行反击。

    这支部队很快到了预定的位置,对吉占鳌部进行了三面包围,然后三面同时发动了进攻,一连一连的部队运动有序,士兵们分别以三三制战斗小组,班、排为单位,向敌人勇猛冲击,绝对的压制火力,精准的枪法,严明的战场纪律,直杀得吉占鳌部没了脾气,顺着敞开的那条道儿一路狂奔,溃不成军。

    自此,吉占鳌部再也不敢到潘庄一带来抢劫了,李凤藻部也被正式编为10支队的主力一团。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