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组织豪杰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47回 骷髅帮要黄金

    虽然济南市街道纵横,小胡同不少,但如果在城里,四个门一关,那真是插翅也难飞了。但是在西门城外商埠一带,这里都是和外面接触的,怎么封锁也总有几条路通着外面的村庄和田野。

    前头有一处封锁线,封锁线上摆上了几个竖着的三角架木头,木头上放上了一根大圆木,几个鬼子端着枪封锁着这个路口,还有老远,对面的一个日本鬼子就喊:“停车!停车!口令——”“东京,回令!”“奉天。”

    摩托车驶到了哨卡的位置,停了下来,过来一个日本兵敬了一个礼说:“对不起,长官,请出示证件。”

    潘小安不慌不忙地把证件掏了出来,这个日本兵查看完毕后,手一伸说:“请吧——”就在哨兵刚刚要搬开挡道的大圆木的时候,突然岗亭的电话铃响起来了,一个日本兵接了电话,听了几声,突然大叫一声:“敌袭!敌袭!挡住这辆摩托车。第一时间更新”

    这一切,潘小安,王大雷、倪时迁早就看到了,还没等其余几个鬼子反应过来,几个短枪同时射击,“叭叭!”“叭叭叭叭!”几个鬼子当场倒毙。剩余的几个鬼子就藏在简单的工事后面,用步枪封锁住了大圆木的这道关卡。

    潘小安躲在摩托车的后面闪避着子弹,心里十分焦急,要是不尽早地脱身,大队鬼子一来,就把自己的这几个人包了饺子了,可是光人冲过了这道关卡,如果没有交通工具,那也是早晚要被大队的鬼子追上,那也是死路一条。怨都怨这个该死的电话,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了。

    偏偏鬼子的机枪又响起来了,“哒哒哒!哒哒哒!”不断地点射,封锁住了摩托车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子弹圈,要是摩托车的油箱再被打着,这辆车可就真报废了。

    这时候,一个黑影窜了过来,两个黑黑的铁疙瘩飞了过去。“轰——”“轰——”两声巨响,几个鬼子被炸到了空中,鬼子的机关枪也哑了。

    其实,玉石女王秀峨已经躲在了不远处,观察着动静呢,借着夜幕的掩护,她的轻功又好,就用日本人的甜瓜手榴弹,又赏给了日本人,爆炸的强大气浪,把几个鬼子都抛了起来。

    倪时迁和潘小安赶紧搬开了挡道的大圆木,上了摩托,这时候的王秀峨也已经跑了过来,也上了摩托,王大雷油门一加,摩托车沿着土公路向西飞驰而去。第一时间更新

    远处,又传来了日本鬼子摩托车的声音,摩托车的灯光已经扫了过来,他们早已听到了关卡处的枪声,沿着公路狂奔而来。而这边摩托车的情况却不妙,驮着一布袋沉重的黄金,再说又是四个人,车是怎么也开不快,用不了多远,就要被小鬼子追到。潘小安对王大雷喝道:“你和秀峨带着黄金下去,我们把鬼子引跑。”

    潘小安说这句话也是有道理的,因为他早已模模糊糊地感觉到,王大雷和王秀娥已经有了些感情,这也是成全他俩,呆在车上,十有**那就挂了。

    王大雷坚决地说:“还是你和秀峨下去。第一时间更新我把鬼子引跑吧!”

    潘小安咬着牙对王大雷说:“你的武功比我好,任务更重,要把这些黄金完完整整地交到卫一天手里,我就拜托了。”说着,把腿下的黄金袋子用力地抓到手里,一下子就扔了出去。那布袋翻了几个滚,然后就不动了。

    王大雷一犹豫,车速稍微慢了点儿,然后停下了。潘小安对王大雷说:“我的好兄弟,保护好这些黄金啊!”一下子把没有精神准备的王大雷推下车去。潘小安又对王秀娥说:“协助独霸天,保护好这些黄金。”然后也推了王秀峨一把,把王秀娥也从车斗上推了下去。

    这时候的潘小安坐在了驾驶员的位置,对倪时迁说:“好兄弟,你坐在车斗里,狠狠地打鬼子,就看咱俩的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说完,油门稍微一加,摩托车已窜出去了老远。

    这时候的王大雷,就是想追摩托车也已经晚了,急忙拉着玉石女王秀峨提起那包黄金,躲避到一条小沟里。不一会儿,鬼子的摩托车队疾驰而过,再过了一会儿,远处响起了激烈的机关枪声。

    摩托车的灯光和枪声越来越远了,王大雷这才招唤起玉石女王秀峨,两只手把黄金布袋甩上厚厚的脊梁,然后一只手抓住背上黄金布袋的布袋口,一只手牵着王秀峨,向黑黑的田野里快速地奔去……

    王秀峨讲得这些事情,有些事是她自己亲自经历的,有的事情是听王大雷说得。可是如今,王大雷早已命丧黄泉,潘小安和倪时迁生死未知,这怎么能不叫王秀峨伤心呢,说着说着,她就流下了眼泪。

    韩行问:“有些事,我还是不明白,你的那包黄金,为什么不藏在济南府,而偏偏要放在博平县的长安旅社里。大乱隐于市,小乱隐于乡,这个道理还不懂吗?”

    王秀峨擦擦眼睛说:“我们也是想把这些黄金运到济南府,可是出得了城,济南府的各条道路早已经给封得死死的了。况且这里又人生地不熟,所以也就只能越走越远,东躲**,慢慢地到了博平县的长安旅社,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韩行听到了这里,点了点头,王秀峨说得也算合情合理。王秀峨讲到了这里,突然反击韩行说:“韩秘书呀,我也算求求你了,就请你把我们的黄金拿出来吧!你也算救我一命。”

    韩行心里想道:“这个小妞子还是挺精的,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拐了这么大的弯,还是要从我嘴里套出黄金啊!”于是韩行说:“其实,我真不知道你们这黄金的事情,我只是恰巧住在长安旅社时,碰巧又见到了日本人对你们袭击,我也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只是可惜的是,只救出了你,你那个大哥还是被鬼子杀了。”

    王秀峨却是不相信韩行的话,反驳道:“这么说,你和黄金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了。我怎么觉得,就是你把我们的黄金藏起来了呢?俗话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你说你和黄金一点儿关系也没有,谁信啊!你要是把黄金拿出来,你就是我的朋友,我的救命恩人,你要是不把我们的黄金拿出来,你就是我的仇人,那你只有死的份了。”

    韩行的心里大惊,这个小妞子,真是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恨恨地说:“你敢!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说刚说完,就觉得额头上挨了一巴掌。这叫拍面掌,凭韩行的这点儿功夫,根本就躲避不了,只觉得头一阵晕眩,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时候,从旁边的屋里,闪出了两个穿白大褂子的人,推过了一辆担架床,把韩行往担架床上一放,脸一蒙,就推走了。医院门口有一辆救护车,把人往救护车上一放,汽车一加油门,往远处开去了。

    玉石女的单间门口不是还有一个班的警卫吗,他们难道就一点儿也不管事吗?也不要把他们看得太重了,他们的任务是保护玉石女的安全,时间长了,也就麻痹了。玉石女经常出来散步,早已见怪不怪,这回出来,他们也没有放在心上,有了好一阵子,有人进去看看,不但玉石女看不到了,就连看玉石女的韩行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他们这才知道一定是出了事。等着再报告范筑先时,什么都晚了……

    等韩行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到自己已是在一辆救护车上,随着汽车不断地颠簸,韩行不敢乱动,只是在悄悄在感觉着周围的情况,琢磨着汽车这是到了哪里,但是外面只有呼呼的风声,黑沉沉的夜空,至于到了哪里,根本就不知道。

    自己身子的右边,车上两个抬自己的男人在微弱的灯光下,早已露出了本来的面貌,一个长得很俊俏,这是韩行见过的最漂亮的男人之一,五官,长相,皮肤按照中国人的审美观点,真是无可挑剔,就连说话都显得柔声细语,很有一副书面小生的感觉。另一个则和他有明显的对比,真是狗头蛤蟆眼,歪鼻子咧嘴大牙床,要多丑有多丑。真是的,韩行心里想,这两个人是怎么对付的,都把对方衬托出来了。

    自己的左边就是玉石女,她此时的面貌是一脸的沉静,就和一副石雕一般,沉静的外表下,则是一副焦急的心情。她问两位大哥:“潘大哥、倪大哥,你说说,帮主见了韩行,不会对他怎么样吧?”

    “哼!”那个叫潘大哥的说,“大功即将告成,我看就是这小子捣的乱。至于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咱暂且不说,至于他怎么说,就让他和帮主理论去吧!”

    那个叫倪大哥的丑子说:“就凭他这个小身板,我看,用不了三招,就叫他散了架。哼,要想不招,那就得嘴硬、心硬、身子骨硬,就凭他,我看悬!”

    潘大哥、倪大哥,莫不是戏子潘小安、万能神手倪时迁,韩行心里想道。早听玉石女说过,所以韩行也往这上面想。

    玉石女王小峨又说:“你俩是怎么脱险的啊!我还真以为你俩挂了呢!”

    潘小安又说话了:“按说应该是挂了的,可是一直往西走,就到了范筑先的地盘,小鬼子心里也打怵啊!就在马上要追上我们的时候,不知道范筑先的哪一支队伍冲了过来,朝着我们和鬼子就打,他们看来也弄不清哪些是真鬼子,哪些是假鬼子。趁着这个乱劲,我们还等什么,赶紧脚底下抹油——溜了。”

    倪时迁也说:“这就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鬼子要叫我们去见阎王爷,阎王爷还不收我们呢!说,时间未到,快滚吧。这不,我们又到阳间来了。”

    本来,玉石女雕像一般的脸,听到了倪时迁这样的说辞,也笑了一笑。

    潘小安却阴沉着脸,忧郁地说:“王大雷不幸阵亡,实在是骷髅帮之大不幸呀!”

    说到了独霸天王大雷的战死,玉石女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她的心里肯定是十分的难受。三个人都在想着自己的兄弟王大雷,一时无语。

    看来,这就是戏子潘小安和万能神手倪时迁了,韩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认同。有句话叫什么,既来之,则安之,自凡到了骷髅帮的手里,那也是命里注定要走这么一回,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自己就是不承认黄金的事,他们能把自己怎么的,真要是宰了自己,那就更没有黄金的消息了。

    拿定了主意,心里反而安定下来。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