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组织豪杰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41回 收编土匪布永言(二)

    电话里,范筑先听到这个消息后,大吃一惊,并大骂土匪布永言:“这个布永言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就凭着这千把人,竟敢打我阳谷。徐县长,你们要好好组织,把阳谷县城给我围好了,我这就领着队伍去收复阳谷县城。”

    布永言在城里抢劫了一些商店和富豪,然后想撤出城来,到了城门口,却被围在城门口的县大队和附近民团又给打了回去。这样,布永言想出出不来城,徐茂里也不急着攻城,而是死列地堵住了他们,这样双方就成了僵持局面。

    第三天早上,范筑先亲率着卫队营和专区的机关人员,共五百多人到了阳谷县城外。这天的天气很好,通红的太阳照着,天上是万里无云,天空显得湛蓝湛蓝的,甚是干净。

    范筑先的炮队把小炮支好了,卫队营架起了机关枪,又把阳谷县城围了一层。

    韩行从武汉开会回来,当然也来了,这样的热闹平时想参加都没有机会。他就和陈苹一路上谈着工业局的工作,谈了一阵子工作,又谈到了阳谷县的布永言。韩行对身边的陈苹说:“这个布永言也真是活到头了,就看范专员怎样收拾他了。”

    陈苹也骂道:“这个土匪,真是横行乡里,无恶不作,竟敢袭击我阳谷县城,活扒了他的皮才好呢!”

    范筑先和二十多个卫士,骑着自行车,亲自到了北门城下,看到城墙上的土匪正拿着枪朝着自己瞄准着。范筑先就破口大骂:“你这个混蛋、王八蛋,有本事朝着日本人使去啊!朝着中国人瞄准,那算什么本事。我是范司令,快去告诉布永言,就说我找他。”

    守城的土匪头对其他的土匪喊着:“不许开枪!不许开枪!这是范司令。快去告诉布司令,就说是范司令亲自来了。”

    不一会儿,布永言就来到了城头上,对范筑先拱了拱手说:“不知道是范司令大驾光临,实在是抱歉!抱歉!”

    范筑先就张开嘴大骂道:“你这个布永言,真是混蛋、王八蛋,脑袋让驴踢了,脑袋进水啦!现在国难当头,你不打日本,却在打抗日的政府,你xx头上插鸡毛,算个什么鸟哇!你布家要是知道你是这样的玩艺,布家庄能让你埋进祖坟吗?你爹你妈要是知道你长大了是这样的玩艺,真是早早地就把你掐死了,扔到了茅房里,免得坏了祖宗的名誉。日本人就要打进来了,你还不走正道,当土匪,残害黎民百姓,简直就不是人类,与禽兽无异,就是个畜牲。就凭你这千把人,还想干什么,是不是觉得自己了不起啊!告诉你吧,我的炮队早就支好了炮啦,只要我一声令下,定叫你碎尸万段,你死了不要紧,你的一千多个弟兄也跟着你陪葬,值不值啊!叫你的弟兄们说说,这是被抗日政府的军队打死的,就是到了阴曹地府里也得下地狱,也得被千人唾万人骂。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像你这样无国家、无祖宗、无德性、无脑子的玩艺,还活着干什么,赶快从城墙上一头栽下来摔死了算啦……”

    范筑先一顿臭骂,只骂得布永言是垂头恭立,连声说:“骂得好!骂得好!我布永言就不是玩艺,就应该下地狱!”

    范筑先骂累了,卫士递过了一杯水,范筑先喝完了水,接着再骂,最后实在骂得没劲了,才说:“像你这样的蠢才,骂你我是看得起你。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要不,早就懒得再费唾沫了,先把你轰了再说。”

    布永言恭恭敬敬地站着:“听范司令一席话,真是胜读十年书。我也知道,今天我们已经陷入了绝境,希望范司令能不能给我指一条活路?”

    范筑先又朝他骂道:“骂了你这么一阵子,就是想救你,就是想给你和你的队伍一条活路。要不,费这么些唾沫干什么?愿意不愿意听我指挥。”

    布永言赶紧大声说:“一切愿意听从范司令的指挥。”

    范筑先大声地吼叫着说:“那好,我委任你为山东省第六区抗日游击第19支队司令,限你三天之内整编后,然后开赴濮县去打鬼子。第一时间更新”

    布永言一个立整,敬了个不大好看的军礼说:“是!一切听从范司令的指挥。”

    于是城门大开,范司令的军队又重新收复了阳谷,接收了布永言的队伍。

    韩行对陈苹说:“三国的诸葛亮几句话骂死了王朗,而范筑先的一顿骂却收服了布永言,没想到范筑先比诸葛亮还要高明啊!”

    陈苹说:“我也没有想到啊,还以为又要进行一场残酷、血腥的战斗,把布永言消灭呢!”

    “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才是上策啊!”韩行说。

    真是按下葫芦瓢起来,这边刚把布永言收服了,**鲁北特委重要领导人之一金谷兰同志又被“冀鲁抗日游击司令”底下的一个支队司令盛绪亭杀害了,而这个盛绪亭接着又投靠了他的师兄弟29支队的王善堂。第一时间更新

    范筑先有些作难了,这个事情就复杂了,如果不杀盛绪亭,难以平民忿,难以平息鲁西北的**势力,但如果要杀他,又牵扯到29支队王善堂的这支抗日队伍。29支队王善堂部,也是范筑先刚收编不久的一支土匪队伍,说是收编,实际上也就是只有调动他们采取重大军事行动的权力,而人事上,很多重大问题决策上,确实难以说三道四。第一时间更新

    而29支队**的势力非常薄弱,如果强行采取行动,弄不好,就会招来一场大内乱。

    韩行对范筑先说:“范专员啊,如果你不方便出面的话,那我就去给你处理一下这个事情吧!”

    范筑先正为盛绪亭的事情愁眉不展,听了韩行的话,想了想说:“你准备用什么办法处理这件事情。”

    韩行说:“不管黑猫白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不就是除掉盛绪亭吗!要说办法吧,现在没有,只有到时候想办法了。”

    范筑先想了想,事到如今也就只好这样办了,要说韩行这个小子,看来也有两下子,就是除不掉盛绪亭的话,也可能缓解一下当前严重的**情绪。如果**情绪太重了,很不利于当前第六区的抗日平衡局面,那对延安方面来说,自己将没法交待,也没法求得延安方面的支持。于是,范筑先对韩行说:“你去吧,到时候灵活机动,注意保护自己。”

    韩行又说:“我还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让陈苹也跟着去。”

    范筑先笑了,调侃韩行说:“陈苹是你的什么人啊,怎么出门就想带着她啊!你以为她是你的女秘书呀,她还没有过门呢,我可是事先给你打个招呼,干什么事可都得悠着点啊!”

    韩行脸一红,搪塞说:“看你想到哪里去了?陈苹别看是个女同志,可是机智勇敢,脑子活,办法多,弄不好就能立下了大功。”

    其实,韩行为什么要带陈苹去呢?韩行自己心里明白,自己和党的关系还没有恢复,陈苹是**的人,也好借着陈苹这个人让党始终看到这个事件的发展。

    在去清平县的路上,韩行问陈苹说:“你看,我们应该从哪里插手这个事情。”

    陈苹说:“当然是先和29支队的二营营长李光斗联系上。”

    韩行点了点头,说:“是的。”

    韩行的心里暗暗高兴,看来把陈苹叫来是叫对了,干一件事情,指望几个人不行,还得指望一个党,指望大多数人的努力。如果陈苹不来,哪里有李光斗这个内线呀!

    清平县,现属于临清县和高唐县,1956年撤县。李光斗是1928年的党员,七七事变后,受党的委派,和几个党员打入了王善堂部,做秘密工作,被王善堂委任为二营的营长。

    二人很快来到了29支队,怕引起了29支队王善堂的怀疑,所以都是便装,先悄悄地找到了二营营长李光斗,接上了关系。

    李光斗也就是三十来岁,个子不高,但显得非常的精练,给人的印象是聪明、机智、胆量过人。

    李光斗说:“我先说说这个王善堂吧。这个王善堂就是个青红帮的头子,坐地分赃的惯匪,他的思想里什么抗日不抗日的,只要手中有人有枪就是本钱,谁的力量大就靠谁,他的思想上是倾向于国民党的。为什投靠范筑先,他觉得茌、博平有齐子修,堂邑有吴连杰,高唐有李采题,实力都比他大,要是没有个靠山,随时有被吃掉的可能。

    接受改编后,六区政治部曾派了好些干部来做29支队的政治工作,但是王善堂根本就不让他们到别的营去,只让他们在二营工作,就是在二营做政治工作,也处处受到了王善堂死党的抵制。

    这个盛绪亭更是个混蛋,也是个青红帮头子和惯匪,和王善堂还是青红帮中的师兄弟。

    我们的领导金谷兰同志在他的家乡,高唐县谷官屯组织成立了八路军冀鲁边抗日第七大队,金谷兰同志和盛绪亭的一些上层人士有过交往,就由李溯仙陪同他前往金郝庄,想说服盛绪亭队伍联合抗日,共同对付高唐皇协军的李采题。不料,盛绪亭部早已为国民党特务掌握,就在金谷兰同志与盛绪亭见面谈判时,惯匪谌化堂从背后开枪,把金谷兰杀害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