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组织豪杰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34回 赵洪武

    就在韩行大叫一声的时候,那个家伙突然停住了手,嘻嘻一笑说:“韩站长呀,怎么不认识我了,我是洪武呀!”

    “你是什么……洪武,我怎么不认识你呀!?”韩行仔细看了看,确实不认识这个人,不禁感到大为惊奇。

    那人又继续说道:“我是你的手下赵洪武呀,你怎么不认识我了?走走走,到一边说话去,这里说话不方便。”说着,也不管韩行愿意不愿意,架着韩行就走。

    韩行只觉得他的力气很大,是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事到如今,挣扎也没有用处,只能被动地跟着他走,真有点儿被绑架的感觉。韩行心里想到,这个赵洪武,还自称是我的手下,真是的,我哪有这样的手下啊……不过,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先看看再说吧,这个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人,到时候自有分晓。

    这个赵洪武就把自己架到了一个茶馆里,对跑堂的说了一声:“来一壶上等的龙井茶。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说完了,就笑咪咪地看着韩行。

    韩行这才仔细地观察了眼前的这个人,生得真是头大、眼大、耳朵大,鼻子大,似乎什么都大上一号。韩行最善于观察人的眼睛,看了看,这个赵洪武的眼睛里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

    “你真的不认识我了?”赵洪武又继续观察着韩行。

    韩行摇了摇头说:“不认得。”

    赵洪武对韩行小声解释说:“怨不得我听他们说,这次南镇战斗你受伤了,看来伤得真是不轻,什么都不记得了。你是我们聊城工作站的站长,而我是你的队长赵洪武呀。上次你还下达了刺杀姚第鸿的命令,我们执行了,只是没有成功,亏对党国啊!还要不要继续执行刺杀姚弟鸿的命令,请你明示……”

    赵洪武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套。

    韩行认真地听着,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看来,那都是自己的前身干的好事!可是前身已经死了,看来这个赵洪武还不知道,此时的韩行和原来的韩行已经不是一人。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呢!是一走了之,从此再不和这个赵洪武联系,还是继续装迷糊,苦于应付这个赵洪武呢?

    想来想去,这两条都并非明智之局。而真正的主动是……干脆将计就计,把赵洪武的这支力量为已所用。可是这样一来,自己又成了走钢丝,玩不好,就把自己玩了进去……

    不管怎么说,先把赵洪武知道的情况了解一下再说吧!韩行说道:“南镇一战,确实我伤得不轻,尤其是脑子受了伤,好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你还是再给我说说情况吧!”

    赵洪武见自己的站长,确实是脑子伤得不轻,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只好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我们聊城工作站,你是站长,我是你的队长,咱们复兴社的主要任务是坚决服从委员长的领导,对党政军团进行绝对的控制。这不,电台又接到了上级的命令,说是复合兴社发展过于庞大,而失去其以暗配明的作用,又加上抗日战争要全面展开,所以要你到武汉去开会,可能要有新的任务和布置。你到底去不去呀?弟兄们实在关心着呢。”

    韩行的脑子在飞快地旋转着,确实是,要继续冒充这个聊城工作站的站长是要冒很大的风险啊!可是自己要是丢弃这个站长的话,新的站长又要被派进来,那么,赵洪武的这部分人就要被别人领导了,聊城的抗日工作又面临着新的考验。既然自己已经穿越了,早已是四面楚歌,危机重重,那么不管前途是死是活,是刀山还是陷阱,那就试一试吧!

    于是,韩行笑了,拍了拍赵洪武的肩膀说:“哎哟,都是这次受伤太重了,好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亏着你的提醒。当然,武汉开会我们得去人,我要去,你也去,帮着我点儿,要不,很多事情确实记不起来了。”

    赵洪武受宠若惊,赶紧说:“为了党国的事业,我赵洪武万死不辞。”

    韩行又对跑堂的喊:“伙计啊,来上一盘牛肉,一盘花生米,一瓶酒。”伙计喊了一声是,抓紧上来了菜。韩行又对赵洪武说:“好久没有喝二两了,今天高兴,这段日子,也算鬼门关里闯了一遭,什么是幸福啊,咱弟兄俩今天能活着喝上一杯酒就是幸福。”

    赵洪武也说道:“自从跟了你,就是把命拴在了裤腰带子上,为了党国的事业,我们做出的牺牲都是应该的。我早就说过,你这个大哥,我算认了。”

    尽管韩行比赵洪武小,但是赵洪武还是称韩行为大哥,这也算对韩行的高看吧!

    通过喝酒,韩行又了解了赵洪武的身世,看来,也够凄惨的。

    原来,赵洪武是黄浦四期的学生,老家在湖南,家庭经济本来不错,也算是一个小康之家,但是湖南闹起了革命,被打了土豪分了田地,所以一家人变卖了家当,投靠到山东馆陶亲戚家,又重新创业。先上来,家庭还算不错,置办了几十亩地,成了温饱型小康之家,但是好景不长,馆陶的王金祥家早就看上了赵洪武家的这些田产,找机会赌博,把赵洪武的父亲请了去,先上来是输,输了最后就是赢,把赵洪武家的田产全部赢了去。

    所以赵洪武恨恨地说:“我这辈子,一是恨**,分了我家的田,再就是恨王家祥,又骗了我家的田产,致使我们成了一个穷光蛋。”

    韩行听到了赵洪武的话,心里一惊,他的政治信仰,确实不敢恭维,但是听到了他的私仇,又心里暗暗高兴,这个王金祥,看来没少得罪了人,赵洪武可用!

    赵洪武又说:“你的脑子受了伤,我刚才说的话,你也没有回答。刺杀姚第鸿没有成功,我们应该怎么办,是不是继续刺杀?”

    韩行摇了摇头说:“此一时彼一时也,现在日本人就要打进来了,**是抗日的,那他们就替我们挡了日本人的子弹。唇亡齿寒,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赵洪武点了点头说:“我听你的,站长,从此以后,我们对**的暗杀,就停一阵子了。”

    韩行又说:“你把咱们站上成员的名单,写一份给我。自从受伤后,以后的事情几乎都忘了,我还得把以前的记忆都恢复起来。”

    赵洪武听了韩行的命令,当即拿出了一张纸和笔,把站上人员的名单写了一份,交给了韩行。韩行看了一眼后,掖在了口袋里,然后又和赵洪武商量起具体的武汉之行。

    到武汉开会,韩行怎么向范筑先请假呢?韩行就说是到南方考察一下,范筑先也没有说什么,可能想到了韩行身份复杂,自己挡也挡不住,想了想,就准了假。

    上武汉的交通还算顺利,1912年修成了津浦线,1936年由连运港铺轨至宝鸡,1906年4月1日,中国京汉铁路全线通车。韩行和赵洪武就从济南上车,经过一路颠簸,倒了好几次车,终于到了大武汉。

    武汉确实非小小的聊城可比,这时候南京保卫战刚刚结束不久,大批的国民党军队驻扎在武汉附近,各种国民党的机关也在武汉设立了办事处。虽然1937年11月20日,国民党发表宣言,正式宣布迁都重庆,但是实际上重庆并不方便行使政治权力,再加上武汉原来就将近有一千万人口,横跨长江南北,是华中地区最大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所以说现在的武汉是人头攒动,商埠繁荣,各种人物纷纷登台表演。

    韩行和赵洪武就住在长江宾馆,当晚上,宾馆里就发现了各种亲日的传单,无非是说中国这也不行啦,那也不行啦,打不过日本人了。韩行对赵洪武说:“看来,武汉也和聊城一样,也是不素净,日本人的传单怎么撒到这里来了。”

    赵洪武嘿嘿一笑说:“聊城就是池浅王八多,庙小妖风大,更何况大武汉了,看来,这里也是内忧外患,危机重重。”

    会议在武汉的中心大礼堂里举行,来参加会议的足有几百人,都是各城市各地区的复兴社的站长和主要负责人。韩行和赵洪武顺利登记完毕,登记的军官也没把小小的聊城站的人员放在眼里。

    两个人找了座位就坐,韩行看了看台上,主席台上早早地坐好了一大溜人。赵洪武在悄悄地给韩行介绍着这些人物,说:“韩站长啊,可能有些人你想不起来了,我给你介绍介绍,这台上的人是复兴社的十三太保,依次坐着的是刘健群、贺衷寒、邓文仪、康泽、桂永清、酆悌、郑介民、曾扩情、梁干乔、肖赞育、滕杰、戴笠、胡宗南。”

    这些复兴社的堂堂人物,当然是长得各有特色,真是瘦得精神,胖得威武,没有二壶酒钱的本事,也不会坐到这个位子上。第一时间更新韩行特别地观察了一下戴笠这个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只见他长得瘦削的脸膛,大大的眼睛,浓浓的眉毛,也算是五官端正,和一般人长得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和一般人相区别的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特别亮,特别深邃,在这深深的眼睛里面,谁也不知道他想的什么,他究竟要做什么,这才是最可怕的。

    会议由刘健群出持,他来了一阵开场白后,然后说:“现在就请,中**事委员会委员长蒋先生训话。”

    立刻,全场的人员全部起立,报以热烈的掌声。当然,韩行和赵洪武也随着众人起立、鼓掌。

    韩行想到,这个蒋介石啊,多少年来,一直饱受世人的各种议论,凡是饱受议论之人,必有特别之处,且听听蒋介石是怎样发表讲演的吧!

    蒋介石一身戎装,面目严肃,戴着雪白的手套,朝下挥了挥手,底下不说话了,然后慢慢地坐下。蒋介石铿锵有力地说道:“自从去年七七卢沟桥事变以来,中国已经岌岌可危,日军已占领了我华北大部,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后,中国更是处在了危险的境地。为了保卫我中国的神圣国土,我国民革命军已牺牲了几十万的英勇将士。中正身為統帥,使國家人民蒙此鉅大犧牲,責任所在,無可旁貸;中心痛苦,實十百倍於已死之將士與民眾,一息尚在,唯有捐糜頂踵,以期貫徹抗戰到底之主旨,求得國家民族最後之勝利,以報黨國,以慰同胞。

    且中国持久抗战,其最后决胜之中心,不但不在北平、上海、南京,抑且不在各大都市,而实寄于全国之乡村与广大强固之民心;我全国同胞诚能晓然于敌人鲸吞无可幸免,父告其子,兄勉其弟,人人敌忾,步步设防,则四千万方里国土以内到处皆可造成有形无形之坚强壁垒,以制敌之死命。故我全国同胞,在今日形势之下,不能徒顾虑一时之胜负,而当澈底认识抗战到底之意义与坚决抱定最后胜利之信心。

    既明革命过程中之中国当以抗战到底为本务,到目前形势无论如何转变,唯有向前迈进,万无中途屈服之理。盖抗战虽不能必胜,而屈服即自促灭亡;与其屈服而亡,固毋宁抗战而败。所谓的抗战必亡论,实乃汉奸之理论,实乃亡国亡党亡种之理论。”

    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故声。

    蒋介石摆了摆手,底下不鼓掌了,蒋介石又说:“如今形势变了,我们复兴社已不适合于当前的形势,需要励精图治,变法图强,改变策略,为中国的抗战而做出我们精英们所应该做出的努力。”

    开完大会后,然后复兴社宣布解散,接着是分组讨论,大部分人员并入了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韩行还是被委任为军统局聊城站站长,赵洪武为聊城站副站长兼特务队队长,戴笠也只不过是个军统局特务处的处长。

    这时候的戴笠到了韩行所在的小组里参加小组分组讨论,韩行看到戴笠来了,认为这是个机会,根据自己的历史知识,要成全戴笠一下。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