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组织豪杰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24回 另一个时空的接口(一)

    王朋接到短信的时候,正在吃着饭,骂道:“又是垃圾短信,吃饭也吃不素净。”过了五分钟,短信又来了,王朋又骂了一句:“现在的短信太烦人了,电信部门干什么吃的,也不管一管。”王朋的老婆小李说:“那你还不把手机关了。”王朋说:“也不能关,万一要是朋友来了短信,那不就误事了。”

    十分钟后,短信又来了,王朋拿起手机,打开短信看了看,刚吃完的饭差点儿没有喷了出来,大叫一声:“这个韩行啊,在那边吃得好,穿得好,多好啊!怎么又上这里给我捣乱来了。”

    小李听说是韩行来了短信,也吃了一惊,说:“你们不是刚给韩行发过丧不长时间吗,他怎么来短信了。”抢过丈夫王朋的短信看了一遍,嘟囔道:“人吓人,吓死人,他不是死了吗,怎么死人还能发短信啊!快看看,是不是他的电话号码。”

    王朋看了看号码,说:“对呀,不是韩行的又是谁的,他刚过世,还没有掐了他的电话。”

    小李赶紧说:“那就赶快把他的电话掐了,省得让他来给我们捣乱,我们又没有得罪他,对他还是蛮不错的。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王朋想了想说:“不对呀,死人怎么还能发短信?该不是哪个骗子得了韩行的电话,来捉弄我的吧。这个混蛋!”

    于是,王朋给韩行发了一个短信,短信是这样说的:“你这个混蛋、王八蛋,在哪里得了这个电话。告诉你,你再胡说八道的,我们就报警了。”

    韩行只好又回短信了:“王朋呀,我真是韩行啊,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你就帮助我一下吧!”

    王朋回短信说:“你说你是韩行,有何凭证?”

    韩行回答说:“你忘了,上学回来后,你分在县体委工作,我在县机械局工作。”

    “你小子,知道的事儿还不少啊,我看你是越来越不简单了。”

    “那我在县体委工作,那里都有几个工作人员,都叫什么名字。”

    “一个是吴主任,体委的领导,一个叫张玉花,是办公室主任,就是管人事的,再就是你了,主管体育训练,也只有你,才是管业务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王朋当时吓得没有出溜到桌子底下,头上的汗就出来了。

    小李看到王朋这个样子,也毛了,过来就抢王朋的手机,说:“是不是韩行啊,他到底怎么说的啊!真是出了鬼了。拿过短信我看看,是不是真是他,要是真是他的话,那我……那我……我也没法他。”

    王朋没有敢给老婆看,怕吓着她,只好把手机往腰后面躲,搪塞着说:“没什么,没什么,是我太小胆了,也不知道是哪个二b货,来捉弄开老子来了。”

    越是不让看,小李越是要抢手机看,小李抢过了手机,看了一遍,也是吓得面色变黄,手脚冰凉,小声说:“是不是咱家闹鬼了,老王啊……最近,你没有做什么坏事吧?”

    王朋说:“没有啊,我做什么事,难道你还不知道吗?这可咋办,叫鬼追上门了。”

    两个人一下子都瘫在沙发上,好半天没有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王朋不亏为当家人,想好了对策,才说:“我看啊,破财免灾,韩行是我的好朋友,我没有得罪他,他也不会害我的。这样吧,咱就按韩行说的办,反正也不差这几个钱。”

    小李还是有点儿财迷,说:“凭什么呀,凭什么他在阴间说话,叫咱们破财啊!不行,这个事告诉他老婆去。”

    王朋赶紧制止她说:“千万别告诉!千万别告诉!韩行在短信里说过别告诉他老婆,我们就要尊重他。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要不然,真要把韩行得罪了,他还不知道怎样折腾咱呢!”

    小李一听也是,只是心里生气,这个韩行啊,有事折腾你老婆去,折腾我们家干什么?

    王朋不敢怠慢,立刻到了种子站选良种,他选了一番后,定下了豫麦21,这豫麦21是抗病、高产、优质中筋小麦新品种,在试验田里平均亩产433.74kg,高抗白粉病,中抗赤霉病,纹枯病,还耐湿,耐高温逼熟。

    玉米种子呢,王朋选择了潞玉36,这潞玉36特性是,适合在华北春玉米区播种,生育期125天,产量表现为,一般亩产900-950kg,高水肥条件下具有1190kg的增产潜力。栽培要点为,适宜密度为3500-4000株/亩。

    种子准备好了,电脑就更好办了。小李对王朋说:“正好你的电脑要更新换代了,这套旧的就给韩行邮了去,你换一套新的,不正好吗!”

    王朋一想也对:“反正他在那个地方,电脑也就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就给他邮了这套旧的去。”于是买了一套新的,把新箱子装上了旧电脑。

    种子、电脑都准备好了,就是缺快递了,这也好办,王朋拿出手机给顺丰打了个电话,很快,顺风就来人了,他很利索地接下了货物,然后让填写单子。当王朋填写完单子的时候,顺丰的吴有人不满意了:“我说这位朋友,你这个地址填得是不是有点儿问题?博平县徐大胡同村,一直往东,徒骇河西边,往北的坟地之中。这个博平县,据我所知,没有?”

    王朋一拍脑子:“噢,这个事儿倒是忘了,博平县是没有了,可是有个茌平县,也就是原来的博平县的所在地。”于是把博平县改成了茌平县胡屯区。

    可是吴有人又指出王朋的错误了:“即使这个徐大胡同村有,可是这个一直往东,徒骇河西边,往北的坟地之中。这个地址不明确,没法送。”

    王朋有点儿烦了:“我说你这个人,叫你送,你就送,送不到的话,不怨你。”

    “那可不行!”吴有人不乐意了,“如果送错了地方,或者遗失了货物,不但公司损失名誉,我还得接受处罚,或者说是就要丢掉饭碗了。丢掉了饭碗,你不会高兴吧!”

    王朋也有些不讲理:“你丢掉了饭碗,和我什么关系,那是你干得不好。”

    “所以,”吴有人说,“你这个活,我拒绝接受。”

    绕了一圈,把王朋绕进去了。吴有人说完了,抬脚就走。

    王朋稍微一愣,立刻感觉到了不是这么回事,顺丰不给送,那么别的快递公司也是不给送呀!赶紧一下子堵住了门口,拦着吴有人说:“慢着,慢着,你先听我说。”

    “对不想,我很忙,你这一耽误,已经误了我的好几个客户了。”

    “是这样,是这样,”王朋赶紧拣要紧的说,一口气把这个事情说完。吴有人听完了这个事儿,才点了点头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还以为你是故意刁难我们顺丰,故意找碴的呢。这个事呀,确实难办,按照我们的规章制度,这个活还是不能接。”

    王朋又赶紧说:“只要地方送到,有人接没人接都无所谓的。反正都是心理上的事儿,事情办了,心里也就利索了,也就是个心病。第一时间更新”

    “那还是不行,如果你真是心病的话,你不如自己送去。”

    “我真是去不了啊,一身的病,要是有你这么年轻,早就去了。你就算帮助老年人一次,我算求求你了。”

    还是给老年人帮忙这句话,把吴有人打动了。吴有人说:“我给你送是可以,只是不能打着顺丰的牌子了,单子也不用填了,就算是我自己给你帮个忙算了。另外,我还得抽时间去,要送的货真是太多了,忙啊!”

    王朋一听,也有些感动,激动地说:“那好啊,好啊,我就算谢谢你了。另外,我再多给你一百块钱。”

    吴有人不要,王朋强塞到他的口袋里说:“你这也算帮上我的大忙了。谢谢了!谢谢了!”

    吴有人接到这个私活后,白天没空,晚上开着机动三轮车装上货,一加油门,向着茌平县快速驶去。当时的天气很好,一轮弯月挂在半空,风好像也不大,微微的北风,也不算太冷。

    好在济南离茌平也不算太远,三个多小时后,就到达了茌平县的胡屯区徐大胡同村,然后按照地址上说的,向东,有一条土路,对着徒骇河开去,朝北看去,田野里亮亮的,并没有一块坟地呀!

    到了徒骇河边上,没有找到坟地,只好又开了回来,眼睛还是朝着北边看,希望能找到一块坟地。可是平坦坦的大平原,真是一马平川,没有一点儿坟地的样子。

    怪了,难道是日月的变迁,原来的坟地被平了。吴有人的心里嘀咕着,可是自己答应人家的事情总得完成啊!吴有人又开着三轮车转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坟地的样子。他只好下了三轮车,往北走了一段路,来寻找到底是不是有块坟地。

    一轮弯月蒙上了一层晕,这层晕越积越厚,乌云飘来了,越来越多,风也刮起来了,越刮越大。天空开始呈现出一片黑暗,伸手难见五指,黑暗中电闪雷鸣,火光闪闪,充满神奇的电火花一片一片,把天空涂抹得魔幻一般,出现了绚丽多彩的变化。耳朵里仿佛也出现了轰隆轰隆的响声,那响声一会儿大,一会儿小,好一阵子才出现了可怕的沉寂。脑子也感觉到嗡嗡作响,脑压迅速增加,增加,好一会儿,才逐渐降低。

    吓得吴有人差点儿瘫在了地上,腿就不由自由地向后转了,然后闭着眼睛一溜小跑,总算跑到了三轮车的旁边“妈呀,这活没法干了,早知道这样,打死也不能接这个活呀!”但是想是这样想,吴有人还是处于职业的道德,把接的这些货物迅速地搬到了刚才作怪的那个地方,然后迅速撤离。

    撤离的时候,处于职业的习惯,吴有人给接话人的手机号上发了一条短信:“货已送到,请查收。收到货后,回信。”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