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组织豪杰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14回 齐子修的抢劫(二)

    话刚说到这里,突然从房顶上“叭!叭!叭!”地几枪打下来,其中有一发子弹贴着薄光三的头发打空了,另外两枪击中了两个薄光三的士兵。薄光三不亏为久经战阵,一点儿也不慌张,大喊道:“控制局势,”然后举枪就朝房顶上打去。

    匪兵们也都举枪射击,机关枪也朝房顶上扫了过去,很快就把房顶上的火力压制住了。房顶上打了几枪,迅速撤退。匪兵们本来要追,薄光三摆了摆手说:“穷寇莫追,赶跑了他们也就算了。”

    毕睿夫早已醒了过来,本想借着这个乱劲突围,但是一看,不对劲啊,房顶上的火力这哪里是来解救他们的啊,分明就是来捣乱的,把他们推入了更加艰难的处境之中。

    这时,匪兵们的十几杆枪还是对着他们,一旦突围,不知道又要牺牲了多少人。

    几十个服务员的眼睛都在看着毕睿夫,意思是“怎么办,拼不拼!”

    毕睿夫摇了摇头,还没有到最后时刻,要尽量保存住这些抗日的火种。

    场面很快平静了下来,薄光三挥舞着手枪,对着服务员们喊:“本来是和你们玩游戏的,没想到,你们的人还真下手啊,一下子就打死了我们两个弟兄,还伤了两个。你们说,这怎么办吧,是一命抵一命呢,还是全部抵命是,你们说说吧?”

    毕睿夫大声地说道:“这根本就不是我们的人,真要是我们的人,绝不会打几枪就跑的,一定会战斗到底。”

    薄光三挥舞着手枪说:“这就奇怪了,不是你们的人,怎么会来解救你们。”

    毕睿夫想了想说:“我们的人都在这里了,外面已经没有了我们的人。他们来的目的,就是想引起我们两派的内乱,好让你们杀了我们,这也叫借刀杀人,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

    薄光三搔着自己的头皮说:“说得似乎有几分道理,我要是杀了你们的人,那就不可收拾了,再也没有退路了是不是?可是,我们的人也不能白死啊,白死的话,不但弟兄们不愿意,我也通不过。”

    毕睿夫想到,反正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再死一次又何妨,挺了挺胸,扬了扬脖子说:“那就把我杀了好了!”

    薄光三拿枪点着毕睿夫说:“我就喜欢不怕死的!那好,游戏到此结束,你们就休息吧。”

    说着,一声令下,带领着他的那些匪兵们撤出了服务员的院子,门口还是站着两个岗,两挺机枪封锁着大门。

    到了中午饭时,为了安抚齐子修,张维翰特意从金豪饭店要了一桌子酒菜,说是为齐子修洗尘,还邀请了几个当地士绅作陪。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在宴席间,大家吃着喝着,说着冠冕堂皇的话,以抗日救国相鼓励。

    张维翰一边对齐子修陪着笑脸,一边心里生着气,骂道:“这是什么事啊,他把我们的枪缴了,骗取了我们的城池,还得跟他们陪着笑脸,好酒好菜招待着他们。”真恨不得拿枪立刻都崩了他们,才解心头之恨。但是在人家的枪口下,又不得不低头,下一步,真不知道这个齐子修又玩什么鬼花样。

    果然,几杯酒后,齐子修又给出难题了,说:“张县长啊,来到了贵县,给你们添了这么多的麻烦,实在是心里过意不去。可是,我们也有我们的难处啊,这么多人,要抗日,就得要吃要喝,要给养。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得勉为其难,给张县长张张口,再给我们预备五千块钱吧!”

    张维翰心里更生气了,给你们,真瞎了你们的狗眼,别说现在我没有权利向地方勒索钱财,就是有钱,也不能给你们这些祸害人的土匪。但是表面上,还得和齐子修讨价还价,于是笑着说:“我们聊城是个小地方,又穷,上哪里能筹得五千块钱。齐连长真是太抬举我了。”

    齐子修急忙说:“不对吧,我看到聊城县城虽然不大,但也是商号林立,买卖兴旺,怎么能说没有钱。真要是筹不得钱,我们也没有办法了,只能在聊城住下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张维翰说:“那好啊,日本人快来了,正好缺人,就请齐连长帮忙守城吧!再说,附近的民团已接到我的命令,也快来了,有你们这两帮人守城,我心里更放心了。”

    说着无意,听者有心,张维翰这是吓唬齐子修呢。齐子修心想,不管日本人来了,还是民团来了,都够我喝一壶的,聊城虽好,呆在这里总不是长久之计,还是尽快地脱离开这个险地为好。于是,只好笑着对张维翰说:“还是烦请张县长考虑到我们的难处,解决不了五千,就是三千也行啊!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队伍只能吃饱了喝足了,才能打日本人吧!给了钱我们立刻就走,也就不麻烦贵方了。”

    话到这里,张维翰也只好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就想想办法,为齐连长解决一部分吧!”

    齐子修听说张维翰为他解决一部分经费,当时大为高兴,端起酒杯说:“那我就谢谢张县长了,先干为敬!”说着,把一杯酒一饮而尽,又和众士绅们连干了三杯,当时已有些醉意。

    张维翰心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借口:“方便一下,”急忙离开了酒场,到了厕所里,厕所里的墙头也不高,张维翰翻过了墙头,朝着东街一溜小跑。从东街又绕到了南门里,在民众教育馆里藏了起来。

    当时,齐子修的脑子一时有些发涨,放松了对张维翰的看管,还光想着给他筹钱的好事来,见张维翰一等不来,二等不来,忽然悟出点来,大喊一声:“不好!”急忙叫士兵到厕所里去找,哪里还有张维翰的半点儿影子,早就黑面白面不见面了。

    齐子修惊惶失措,急忙叫士兵们到处找张维翰,士兵们也就借着这个引子,正好抢劫民财。特别是这些新编入的犯人们,从犯人摇身一变,成了**,拿着从服务员手里缴获的老套筒子,军装一披,那也是神气了百倍,从千人指万人骂,一下子就成了挽救国家于危难之中的神武军人,那种招摇劲儿是大文豪也无法用笔形容的。他们从银元到纸钞,从时髦的收音机到女人带的玉镯子,没有不要的,统统地收入自己的囊中。

    民众教育馆也进来了两名溃兵,他们哪里是来搜人的,分明是来搜钱的。什么人他们也不管,只管是翻箱倒柜,查了个底朝天。看到张维翰和几个闲人,只是浑身上下搜个遍,把张维翰身上仅有的两块银元也搜去了。

    齐子修又把聊城县打劫了一遍,把几个商号的财物干脆装上了马车,怕再呆下去被民团歼灭,所以晚上十一点钟后,带着队伍逃出城去。

    18日早晨,张维翰到街上看了看,街上冷冷清清,一个人也没有了,这才知道齐子修早已经带着队伍跑了。张维翰马上到了专员公署内,去找服务员,结果一个人也未找到,心里不禁大吃一惊,我们的服务员到哪里去了,是被齐子修裹胁了呢?还是自己走了呢?别说服务员不见了,就连勤务员不见了,一个熟人也看不到了,整个聊城县好像一夜之间成了空城。

    无可奈何之下,张维翰想到了范筑先临别嘱咐的那些话:“我到齐河暂不过河,你随时派人和我联系。”如果我们的服务员被齐子修裹胁走了,只能找范筑先请求救兵。这样,张维翰就在民众教育馆借了一辆自行车,出东门向齐河方向急驰而去。

    大约骑了三、四个小时后,在半路上突然遇见了姚第鸿也骑着自行车向这边蹬来,他也是奉了范筑先的命令,不放心聊城,特来联系的。见了面,张维翰大致说了一下聊城的情况后,姚第鸿说:“孩子哭了抱给他娘,先见范筑先再说,范筑先就在齐河的官庄。”于是,两人就一同去齐河面见范筑先。

    见了范筑先后,张维翰向范筑先详细地汇报了守聊城的经过,范筑先听了默然不语。张维翰建议道:“高唐的敌人并未南下,聊城现在已是一座空城,我们应该立即回师聊城,重新占领才是,然后追剿齐子修,营救服务员。”

    范筑先脸色抑郁,心情沉重,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辛苦了,下去休息吧,回师不回师聊城这不是个小事儿,今天晚上就开个会,研究这个问题。”

    在开会之前,复兴社的队长赵洪武找到韩行说:“站长,你交给我们的事情办妥了。”

    韩行高兴地说:“结果怎么样,齐子修的人杀了服务员们没有?”

    赵洪武沮丧地说:“这个薄光三挺精的,没有上了我们的当。那个服务员毕睿夫也挺能说的,一下子就把我们的事情说穿了。”

    韩行听了,皱起了眉头说:“奶奶的,这成了赔本的生意了。弟兄们伤亡怎么样?”

    “还好,只是伤了两个,带下来了,没有留下活口。”

    “那好,”韩行说,“你下去休息吧,没有我的命令,不能轻举忘动。”

    赵洪武点了点头,很快消失在黑暗之中。

    10月18日晚上7点,范筑先在齐河官屯召开了紧急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张维翰、姚第鸿、以及专署和保安司令部的主要官员赵玉坡、王金祥、崔芳德、张孟龙、刘佩芝、郑佐衡、苏半天、韩行等。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